加国会议员:期望法院聆讯诉江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综合报道)据明慧网报道,到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为止,已有十万三千余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其中有因迫害导致流亡海外的24个国家和地区的1078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诉江大潮气势洪大,各国各界人士、政要声援诉江。加拿大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表示感到鼓舞,并期望中国的法院聆讯这些控告个案;国际人权机构创始人沙菲(Majed El Shafie)表示中国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手中。


加拿大国会议员Peter Kent参加多伦多的声援诉江集会。

加国会议员:期望法院聆讯告江案

加拿大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以前当过记者,曾因对国际人权作出突出贡献而获得Robert F. Kennedy纪念奖。今年他成为加拿大国会法轮功之友组织的主席。

他说:“人们使用法律手段,正式去法院控告江泽民是好事。”肯特说,很多人可能对过去十六年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还不了解。这些诉讼信息会通过法院传到中共中央,通过法院传给社会大众。”

“我认为,加拿大政府希望法律将获得尊重,法院将聆讯这些控告个案。”他说,“这些是很严重的人权指控,包括谋杀、强奸、非法监禁、强夺个人财产、酷刑。”肯特说:“我认为,所有加拿大人都希望法院能聆听这些指控,并能基于事实作出判决。”

肯特认为,史无前例的诉江潮得以发展,是因为“中共现政府已经意识到,社会对改革有巨大的渴求”。他说,对江泽民的这些指控很严重,如果能在法庭上获得证实的话,“人们会期望政府有合适的回应”。“看到这么多人提出法律控告,很令人鼓舞。”肯特说,“现在,我们屏住呼吸,看看法院能否提供受迫害者所寻求的公道。”他说:“我相信,我们公开支持法轮功的态度,给所有中国公民发出了一个鼓励的信息。”

中共当局已经表示,他们不会干预中国公民提出的法律控告,法院要做到有案必立。对此肯特表示:“我希望,加拿大政府的同僚们密切关注此事,看看(在中国)法律能否被尊重,这些控告能否获得严肃及诚实的处理,控告者能否得到他们应得的公道。”

肯特说,加拿大政府一直在利用各种机会提醒中共当局的人权问题。“当我在中国时,当其他部长、当总理在中国访问时,当我们在加拿大与中共当局联系时,我们讲的是,一方面想改善两国间的关系,改善贸易及社会往来;另一方面,我们对改善在中国的人权状况很关注。”

肯特说,世人都应该为诉江潮感到鼓舞,并继续为中国的改变提供动力。

国际人权机构创始人:中国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手中


国际人权机构——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创会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先生参加“纪念反迫害十六周年、声援在中国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集会。

总部位于多伦多的国际人权机构——同一个自由世界(One Free World International)创会总裁沙菲(Majed El Shafie)先生表示,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是中国社会的一大进步,也为更多民众站出来做选择做出了铺垫。

“我认为中国的未来现在是掌握在中国民众的手中。中国的民众需要知道他们是有权利的!无论你是法轮功修炼者、是藏族人、是基督徒,无论你有没有信仰,你需要知道,作为一个中国的民众,你有责任给整个国家——你们的国家,带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沙菲先生说。

他表示,在法轮功修炼者无惧中共迫害的诉江大潮之下,“现在是更多的中国民众为更美好的生活、为了自由、为了真正的民主而挺身的时候了。”

“现在中国的政府和法院还是由共产党控制,那么法轮功学员诉江就是对政府和法院的一个真实的检验,到底那里有没有正义。”他表示:“我们会关注,整个世界也正在关注。到底被共产党控制的政府和法院有没有履行承诺。”

沙菲先生表示,让他难过的是,已经十六年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今天还在持续。他说:“西方社会如何对待中国,其实是对整个西方社会的一个检验。西方民主国家是否能够保持正直,是否将关注对无辜人的迫害和人权放在首要位置?”

他表示,法轮功修炼者选择的反迫害方式,包括现在的诉江大潮,都是平和的。他为法轮功的平和而感到震撼:“那么平和,从不使用暴力,从来不会激进,而是一直保持着善和友爱。”

沙菲先生呼吁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并保护所有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人”。

他说:“如果共产党能听到我今天的呼吁,那么我要对中共说:十六年来你们一直在杀戮这些人,想要清除他们。十六年以后的今天,你们没有成功。恰恰相反,法轮功日渐强大。此时此刻,你们(共产党)应该思考一下,你们在十六年中对法轮功的暴力和镇压,并没有带来任何效果。现在是将真相带给那些依然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中国民众的时候了。”

“黑夜之后总将迎来黎明,暴雨过后都会是天晴,所有的迫害都不能长久,迫害无法让我们对真理的坚持消失!”

Advertisements

法新社:美国国会议员谴责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中午,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国会山西草坪举行“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法办江泽民”为主题的“七•二零”集会,呼吁国际社会制止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

据法新社七月十七日报导,星期四,美国国会议员们参加了法轮功学员在国会大厦前举行的年度集会,支持法轮功学员十六年的反迫害。

国会众议员伊丽安娜•罗斯-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在集会上对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是平和、善良和坚忍的。你们应因你们的信仰而受到尊重,而不是被中共暴君迫害。”

报导说,许多人穿着黄T恤,举着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横幅,以及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遗像。

数千万人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因炼功受到中共的监禁,关进劳教所,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上个月,罗斯-雷婷恩和其他美国国会议员提出一项决议,谴责中共侵犯人权。该决议指出,不断有可靠的报告指控中共系统性的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身体器官。

共和党国会众议员特德•坡(Ted Poe)呼吁将中共前头目江泽民关进监狱。特德•坡恳请集会参加者“不要放弃”。

四位民选官员参加了集会。还有十几位议员写信表达支持。记者无国界等非营利性组织也参加了集会。

报导说,法轮功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传出。法轮功强调重德和炼缓慢的动功。中共政权曾经鼓励人们炼法轮功,以缓解其摇摇欲坠的医疗系统的负担。

美国国会众议院曾于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和二零一零年通过决议,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

国会众议员罗斯-雷婷恩说:“我是古巴政治难民,对我来说,迫害是感同身受。”

美国国会议员、联邦参议员祝贺法轮大法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

美国联邦参议员卡丁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是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来自马里兰州的美国联邦参议员本杰明•L•卡丁(Benjamin L. Cardin)向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颁发特别褒奖证书。

2015-5-12-fldfd-01-mdsenator-1

2015-5-12-fldfd-01-mdsenator-2
美国马里兰州联邦参议员本杰明•L•卡丁(Benjamin L. Cardin)向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颁发特别褒奖证书。

以下是褒奖译文:

美国联邦参议员本杰明•L•卡丁(Benjamin L. Cardin)

特别褒奖证书
颁给
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会

值此
世界法轮大法日
祝贺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三周年及其对全世界的积极影响。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

Benjamin L. Cardin (本杰明.L.卡丁)
美国参议员
马里兰州

美国国会议员诺顿祝贺法轮大法日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是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众议员埃莉诺•霍姆斯•诺顿(Eleanor Holmes Norton)致信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12-fldfd-03-dccongresswoman-12015-5-12-fldfd-03-dccongresswoman-2
美国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联邦众议员埃莉诺•霍姆斯•诺(Eleanor Holmes Norton)发来贺信问候。

以下是贺信译文:

埃莉诺•霍姆斯•诺顿(Eleanor Holmes Norton)
哥伦比亚特区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

祝贺!!

我很高兴向所有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民众致以问候。

法轮大法日庆祝法轮大法,这一以“真、善、忍”为原则的精神信仰。法轮功对于舒缓压力和整体健康具有显著积极效果。世界法轮大法日不仅是在华盛顿特区,也是全世界,标志着团结与和平的一天。

向你们致以最好的祝愿,希望你们有精彩的庆典,并在你们所做的重要事业中继续获得成功。

真诚的,

Eleanor Holmes Norton(埃莉诺•霍姆斯•诺顿)

美国国会议员伊莱贾•卡明斯祝贺法轮大法日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是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美国马里兰州联邦众议员伊莱贾•E•卡明斯(Elijah E. Cummings)致信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12-fldfd-02-md-congressman-12015-5-12-fldfd-02-md-congressman-2
美国马里兰州联邦众议员伊莱贾•E•卡明斯(Elijah E. Cummings)致信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以下是贺信译文:

伊莱贾•E•卡明斯(Elijah Cummings)马里兰第七区国会众议员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

亲爱的朋友们,

我写信向你们祝贺世界法轮大法日。

法轮大法促进了不同信仰和文化间的学习。法轮大法维护着更加和平的社会,并且丰富了我们的社区。

神韵晚会也来到了巴尔的摩莫戴尔里瑞克(Modell Lyric)表演艺术中心上演。

世界法轮大法日展示了“真、善、忍”原则和打坐修炼的重要性,这些价值理念为我们社会做出贡献。

谢谢你们为支持宽容和世界和平作出的一切。

真诚的,
Elijah E. Cummings(伊莱贾•E•卡明斯)
国会众议员

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 美国德州多位国会议员发贺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明慧记者美国德州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三周年暨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沃斯堡(Dallas-Ft. Worth)地区法轮功学员将于五月九日在布兰诺市的Russell Creek公园举办活动。美国参议员约翰•康尼和三位美国众议员给美南法轮大法学会发来贺信。

2015-5-7-minghui-tx-congressman-senator-01
美国参议员John Cornyn在其贺信中赞扬美南法轮大法学会组织的这个活动增加了北德州多样性的文化。

2015-5-7-minghui-tx-congressman-senator-02
美国国会德州第十二选区众议员Kay Granger称赞法轮功学员面对中共迫害时表现出的勇气,她在信中说:“你们的坚定和面对不公表现出的高尚行为激励了很多人。面对迫害,你们仍倡导 ‘真、善、忍’,震撼人心。”

2015-5-7-minghui-tx-congressman-senator-03
美国国会众议员Marc Veasey为此次活动发来的贺信,这位德州第三十三选区议员在信中赞扬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原则给人们带来了身心的健康,她非常自豪自己能对这个活动给予祝贺。

2015-5-7-minghui-tx-congressman-senator-04
美国国会众议员Kenny Marchant称赞法轮大法改善了上亿人的生活,预祝庆祝活动成功。

美国参议员约翰•康尼和三位美国众议员给美南法轮大法学法会发来贺信的原件:下载(551KB)

加国会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报道)加拿大国会记录显示,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加拿大国会国际人权委员会修订了去年十一月六日一致通过的谴责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动议声明,特别强调了受害群体——法轮功学员和新疆人。动议是在听取了大卫•麦塔斯、大卫•乔高、葛特曼和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两次关于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听证后作出的。

2015-3-27-minghui-canada-parliement
图:加拿大国会山

动议声明称:“小组委员会已经听取了令人不安的关于强摘和贩运人体器官的证词。捐赠器官供求之间的差距已引起大量的不道德和违法行为。移植名单上的个人经常必须等待多年,才能在加拿大或其它地方合法获得器官。(出于对)生存的绝望,这些人可能会决定出国,到一个他们可以购买器官,做移植(手术)的国家。可悲的是,这个全球交易中,获得的器官经常是未经(器官源)同意的——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和那些最易掠夺(器官)的人身上。”

“听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的),(人体)器官被强行摘取的证据,小组委员会感到不安,这些人是被处决的良心犯、信仰人士和少数族裔群体成员,包括但不限于法轮大法修炼者和维吾尔族人。目击者表示,在中国许多地区的警察、军事和医疗专业人士卷入非法器官摘取中,牵扯到医生、研究人员、医院和临床工作人员,以及司法部门的专业人员。”

根据听到的证据,小组委员会表示:

– 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正在为摘取和移植其器官而处决良心犯、信仰人士和少数族裔群体,包括但不限于法轮大法修炼者、维吾尔族人的可信的指控深表关切;

– 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系统的、经国家批准的从不同意(捐赠器官)的良心犯、信仰人士和少数族裔群体,包括但不是限于法轮大法修炼者、维吾尔族人身上摘取器官的持久性和可信报告深表关切。

– 谴责并呼吁立即结束从没有自由的、未知情或未经(本人)特定同意,或适当情况下,未经其亲人同意的情况下,从活着或死去的供体身上移植器官。

– 鼓励加拿大医疗专业人士、科学家、研究人员和他们专业组织以及监管机构,继续努力杜绝非法和不道德的器官移植做法。

– 呼吁医疗、科学专业和监管机构对参与的强迫摘取和贩运人体器官的个人、机构和其附属公司进行点名、鄙视和排斥。

– 呼吁加拿大政府考虑如何阻止和防止加拿大人到无法以伦理、安全和透明的方式获得器官的地区参加(器官)移植旅游。

美国会人权报告:中共仍在大规模 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发布二零一三年度中国人权年度报告。报告强调中国目前的人权在过去一年不仅没有改善,甚至在相关领域后退。报告指出,中共当局在二零一三年继续大规模和系统地迫害法轮功,酷刑和虐待普遍且严重,法轮功学员可能被强摘器官。

报告说,二零一三年中共加强了对维权人士、人权律师、中外记者、互联网和宗教机构的限制。报告点名要求中共当局“释放和平追求宗教信仰的被关押、拘留和监禁的中国公民”,包括一九九九年参加“四·二五”和平上访、被判十六年监禁的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法轮功学员王治文。

中共二零一三年继续大规模系统的迫害法轮功

报告说,在过去一年中,中共当局继续大规模的、系统的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一些案例显示,中共暴力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和修炼。报告说,中共推出一项为期三年(二零一三至二零一五年)的“决定性运动”,旨在减少法轮功活动和“转化”法轮功学员。这项新的运动在各级政府开展,中共设定了具体的“转化”名额。

“战斗”、“攻击”、“抵制”等词语出现在政府网站中,显示(迫害)运动的侵略性质以及中共继续重点对法轮功的迫害。

酷刑普遍 法轮功学员可能被强摘器官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表示,酷刑和虐待依然普遍。他们继续注意到有关中共当局和中共“六一零”办公室——这个在一九九九年六月成立实施禁止法轮功的机构,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报告。拘留法轮功学员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和其它拘留设施内酷刑使用普遍。

委员会的报告引用明慧网报导说,很多案例显示,中共当局从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他们,将他们拘留在不同的设施中,包括公安局看守所、劳教中心、监狱和“再教育改造中心”(又称“法制教育中心”或“洗脑班”)。

中共采取措施以“转化”被监禁者,对他们采取剥夺睡眠、禁食、强迫进食、殴打、电棍电击、精神虐待、性虐待和其它残酷虐待。

委员会在二零一四年五月的一份报告中发现,法轮功学员杨春玲因在被关押期间(因虐待)受伤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份去世。据报导,监狱剥夺其睡眠、被用塑料袋罩住闷头, 她还遭受其它的虐待,并造成身体受伤。

国际观察人士表示,法轮功学员可能被继续强摘器官。去年的报告中亦包括这一点。

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的报导,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开始迫害以来,至少有三千七百六十九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所谓废除劳教制度后 变相迫害法轮功学员等人士

报告说,在所谓宣布废除劳动教养制度后,中共当局从二零一三年初开始越来越依赖于其它形式任意拘禁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人士。

从劳教所释放的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强制戒毒中心,包括前马三家劳教所,该设施已被改名为“药物戒毒中心”,是辽宁省监狱系统的一部份。

大赦国际的报告指出,黑龙江省的劳教所被更改为“洗脑班”(即所谓法制教育中心),用于拘留法轮功学员。

据报导,中共十几年来广泛的使用“法制教育中心”来拘禁法轮功学员,以进一步“转化”他们。

大赦国际记录显示,在劳教制度废除后,关押了超过十名法轮功学员的四川南充市劳教所变成“洗脑中心”,这些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拒绝被“转化”。

二零一四年春天,为黑龙江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的四位律师被关押和酷刑的消息曝光后,建三江的“法制教育中心”被关闭。但是,据报导,中共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强制戒毒中心来关押法轮功学员。

唐吉田律师的十根肋骨在黑龙江建三江被打断,唐后来在试图就医时受到当地安全人员的干预。

人权律师、政治敏感人在迫害之列

报告说,中共当局骚扰拘禁和酷刑对待试图帮助法轮功学员的人士,其中包括希望为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建三江“法制教育中心”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的四位律师。中共还关押和酷刑对待其他前往建三江声援的律师和中国公民。

二零一四年三月,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等律师访问了黑龙江建三江的“法制教育中心”,争取释放被监禁的法轮功学员。

据报导,地方当局从酒店绑架了这四位律师,将他们关押在当地的公安机关。

中共当局殴打律师,并造成身体伤害。中共还强迫律师签署一份声明,要他们承认“扰乱社会秩序”,并威胁“活埋”唐吉田律师。

横河:柬埔寨迟到的正义和美国国会5379法案

大纪元2014年08月15日讯】主持人: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上个星期,连续发生了两件和人权有关的大事。一件是,8月7日,柬埔寨红色高棉最后仅存的两位最高领导人,被柬埔寨特别法庭以谋杀罪、灭绝罪和另外的一些罪名,判处了无期徒刑;另外一件就是,美国新泽西的国会议员克里‧史密斯(Chris Smith),在国会提交了旨在保护中国人权的5379法案。这两件事情表明了什么呢?这个后面有什么关连呢?我们请横河先生来点评一下。

柬埔寨红色高棉这两位领导人被判决,这件事情其实应该说,发生在很久以前,就是红色高棉统治,其实在35年以前。那么很多中国人,可能目前不太了解当时的一些情况,您能不能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我们介绍一下?

横河:先简单介绍一下,我想现在中国大陆,这个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红色高棉在70年代中后期,在柬埔寨统治的时候,犯下了种族灭绝罪。当时柬埔寨有至少170万人,由于饥饿、杀戮死亡。可以说,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最严重的一次。按照人口来说,它大概有1/3到1/4的柬埔寨国民被杀害,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前朗诺政权的军人,还有就是知识分子。

当时它屠杀的时候,有读过初中的、受过初中教育的,就被定义为“知识分子”,“知识分子”就是枪毙的理由了。所以,当时它就把柬埔寨的菁英阶层,基本上杀完了。后来,越南入侵柬埔的时候,大概一周的时间,就把这个红色高棉政权推翻了。所以,红色高棉政权大概只存在了4年不到的时间,但是造成的危害非常大。

到了2003年的时候,联合国和柬埔寨亡国政府,就签署了一个决议,准备成立特别法庭,就是对前红色高棉的领导人进行审判。这个法庭从2007年开始运作,到2009年2月份正式开庭。这里,它分成了几个案子,一个是001号案子、002号案子。

001号,就是对当时金边的S21集中营的指挥官康克由进行审判,这个审判已经完成了。2010年的时候,判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处35年徒刑。结果,康克由就上诉,要求把他释放。法庭驳回了他的上诉,又把他的35年增加到无期徒刑。

现在审判的是002号案,002号案就是对残存的红色高棉几个人物:一个就是农谢,他是红色高棉二号人物;一个是英萨利,是三号人物;乔森潘是五号人物;还有一个就是英萨利的妻子,这4个人进行审判。后来,英萨利在2013年审判期间死了,所以就不再判了;英萨利的妻子是老年痴呆,就免于起诉。等于红色高棉的高级领导人里面,最后的两个──农谢和乔森潘,因为危害人类罪被判终身监禁,这个可以说是一个“迟到的正义”。

这个审判比较遗憾的是,这次审理的这两个人的罪行,只是第一阶段。就是审理的是由于强制从金边疏散人口,而导致的大量人口死亡这个罪。真正的反人类罪,就是那种屠杀,第二阶段才刚刚开始,所以很多人担心,就是被告活不到那么久。而且很多人认为,这个案件的罪名和范围过于局限,并没有真正清理到红色高棉的罪状。而这个主谋波尔布特(Pol Pot),是1998年死于被困的山林里面,没有接受审判,这是这些审判的遗憾的地方。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红色高棉它是在70年代后期,在柬埔寨犯下了这么多罪行,那它的统治也只有3年就结束了。那么到现在为止,已经30多年过去了,就算从红色高棉彻底投降,到现在也已经10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就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来追究他们的罪行?

横河:那这里有几个因素,可以说红色高棉政权彻底垮台,是自1998年波尔布特死了以后,剩余的残部就投降了。但是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当年红色高棉清洗自己人清洗得很厉害,当时有一部分人包括后来的洪森,他当时是红色高棉的一个师长,后来逃到越南。所谓“越南入侵柬埔寨”,实际上是红色高棉当时的旧部投奔越南以后打回来的,打头阵的其实是柬埔寨人。

这样一来,后来柬埔寨政权包括现在的所谓“民主政权”在内,都跟前红色高棉政权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这些人并不主张把罪名扩大,因为一扩大,跟现在的政权就有分不清楚的关系,很多人就怕追究到自己身上去。在整个过程当中,国际社会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包括给它的经济援助、帮它重建。这是一个问题,所以拖了很久,而柬埔寨的工作效率也特别低。

另外一方面就跟中国有一定的关系,中国并没有公开阻碍,但是一直表示对国际社会在柬埔寨设立特别法庭不满意,认为红色高棉事件应该属于柬埔寨的内政,不应该外来干扰。而且它有担心,清算红色高棉,说明了是要清算共产主义暴行,中共特别担心清算共产主义暴行会使人联想到它自己的共产主义暴行,它也会担心清算过深会暴露当时中共在柬埔寨所起的作用。所以在这几个方面,中共实际上是不希望柬埔寨的审判如期进行,也不希望它能够深入进行。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中共在柬埔寨当年起的作用。关于这一点您能不能详细的说一说?因为在红色高棉的罪行曝光之后,中共开始辩解:“没有支持红色高棉。”但是从我们小时候一直就知道,中共跟柬埔寨的关系非常密切,特别是西哈努克亲王一直是中国的贵宾;西哈努克、红色高棉和中共之间,三方是什么样的关系?

横河:这个关系比较复杂。西哈努克最早期是统治柬埔寨的国王,后来朗诺政权把他推翻以后,他就和红色高棉结合起来想把朗诺政权推翻,夺回他的王国。红色高棉起来以后,把朗诺政权推翻,自己建立了共产主义政权,并不买西哈努克的帐,西哈努克就只能一直待在中国,但他的家人在柬埔寨也遭到了清洗。所以这个关系很复杂,关键问题是中国。

我们当时在中国的时候,所看到的中共的这些宣传,包括《人民日报》的重头文章、社论都是支持柬埔寨红色革命的,我们当时并不知道红色高棉在进行大屠杀,红色高棉在中共的宣传当中一直是正面的。

另外一点,越南当时打柬埔寨的时候,实际上是柬埔寨那些怕被波尔布特清洗的将领们,带着柬埔寨原来的军队打过去的。为什么一周之内就占领了金边呢?带头的部队就是洪森的部队,是柬埔寨人。他们打过去的时候基本上没有碰到阻力,别人一看到是洪森的部队打回来了,就全部倒戈投降了。一周的时间,实际上就是从越南边境进入柬埔寨以后,到达金边的行军时间,基本上就没有打仗,前面的军队全部都崩溃了,真正的战争是在把波尔布特的军队赶到山林里以后,才进行过一些清剿的丛林战和游击战。

这时候,中共为了支持红色高棉,发动了1979年的对越战争,因为1979年正是越南打柬埔寨的时候。所以那一次1979年的战争跟中越的边境冲突没有任何关系,完完全全就是为了支持一个非常邪恶的红色高棉政权才打的战争,导致中国这么多年轻的军人丧失生命,其实就是为了帮助红色高棉。

中共现在解密了一些文件,这些文件是中共领导人和红色高棉的领导对话,有很多人就用这些解密的文件来为中共辩解。我相信这些文件内容是选择性的解密,真正支持柬埔寨的,包括军火、包括对它所有的供应都是从中国大陆去的。就从这一部分,它为中共辩解的内容里头也可以看出来,中共当时是支持的。

1975年红色高棉开始清洗金边的时候,毛泽东接见了波尔布特,他讲了一段话,他说:“中国没有资格批评你们,50年犯了10次路线错误,你们基本上是正确的。至于有没有缺点?我不清楚;总会有,你们自己去纠正。”那些人就说,这是委婉的批评。我是看不出来这句话有什么“委婉的批评”,这就是全力支持嘛!所以当时有一种说法:柬埔寨实际上是毛泽东的一个实验地、试验场所,因为他在中国搞不了,在一个小的国家可以搞。所以他在心理上是完全支持的。

而且可以看到,在意识形态方面,红色高棉是共产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而它的这些做法跟中共最极端时候的做法是接近的,像“大跃进”的时候吃“大锅饭”、“人民公社”,这跟柬埔寨后来搞的是很接近的;文革当中也有些行为是很类似的。所以它并没有偏离毛泽东的路线,只是毛泽东没有走到这么极端,柬埔寨把这条路线走到极端去了。

今天的中共,不得不承认红色高棉的邪恶,但是否认对它的支持。我认为中共政权在这个问题上,中共现在和以前的政权,它的思想方法、思想路线是有继承关系的,它政权的延续性实际上继承了毛泽东时代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这个“合法性”是从那里继承过来的,并没有建立起新的合法性;既然继承它的合法性,就要继承它的罪行。今天否认,不等于当年没有支持。这是两回事情。

主持人︰您刚才也讲道,中国政府一直在阻挠红色高棉事件的被清算,因为它担心清算共产主义暴行,会在中国人民的心理引发共鸣。实际情况确实是这样,柬埔寨审判“红色高棉”的消息虽然官方也在报导,但是民间更是大家互相转载。您觉得这件事情,对目前中国人民有没有启示?

横河:我觉得当然有启示!刚才讲,中共的报导把它集中在种族屠杀方面,却避开了它的意识形态;至少是轻描淡写的说它的意识形态。这对中国有几个启示呢?第一、正义尽管太迟而且很不够,但是一定会来到。农谢现在是88岁,乔森潘83岁,他们是一直在战争,生活条件极其艰苦,而且后期一直在监狱里面,能够活到这么大年纪我觉得就是为了让今天的审判能够进行,能够让全世界人看到正义虽然晚到了,但是也会到的。国际上认为,仅仅能够进行审判就很鼓舞人了。1990年代或者更早,很多在柬埔寨的人根本就想不到审判真的能够进行;审判本身就是有意义的。

第二、审判有很多局限。为什么有局限?我觉得是对共产主义的罪恶清算得不够彻底。所以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相信将来中共倒台以后,这个课一定要补,要清算共产主义的罪恶,当然现在实际上已经在进行了。从《九评共产党》开始,到退党大潮,实际上是提前进行了对共产主义罪恶的清算,但是最终的一次大清算还是需要的。

还有一个,从现在看来,一些柬埔寨政府的官员们担心和当年红色高棉的联系。这个对中国也有启示,跟共产党还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现在就应该退出,在它倒台之前就要退出,包括中共的官员。脱离共产党越早越好,省得以后到了真正清算的时候讲不清楚。我觉得对中国最少有这么几个启示。

主持人:刚才我们讲的是发生在地球另外一边对共产主义罪恶的清算,在美国也发生了一件类似的事情:7月31日美国国会5379法案。这个法案您能不能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横河:好的。这是新泽西州的国会议员克里.史密斯(Christopher H. Smith)提出来的,他在7月31日提交了国会。这仅仅是第一步,这个法案的另外一个名字是“中国人权保护法案”(China Human Rights Protection Act),很清楚是针对中国的。8月7日,美国国会公布了草案内容,和最早的草案内容已经有所改变,改变的是什么呢?把提出草案的理由给删掉了。因为最后要立法,不需要讲理由;理由是在立法的时候解释给大家听用的。

正式公布的内容里面有19页,内容很多,最简单的说,就是用“拒绝入境”的方式,不给签证或者是有了签证以后取消签证,用不让他们入境的方式,或者是经济制裁的方式来惩罚严重迫害中国人权的中国官员包括他们的家属。克里.史密斯曾经谈道:“这些人在中国迫害人权,然后把他们的财产转移到美国来,他们的家属在美国接受教育,上了哈佛、耶鲁大学,他们的家人继续在中国迫害人权。这种现象是不能够容许的。”也就是说,这个法案牵涉到家属。

5379法案有几个特点,我们不讲内容,因为内容逐渐会有中文翻译出来。特点是什么呢?第一、是美国国内的立法,不是一般的决议案。我们知道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到现在为止美国国会通过了三个决议案,决议案──resolution主要是一个道义上的支持;现在正在讨论的是281提案,也是一项决议案。281决议案是针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在美国国会的外交事务委员会已经通过了。我们上次讲过。

这一次的5379提案不是决议案(resolution);是法案(bill)。法律上有三步骤,第一步是提交国会,然后是众议院讨论,然后参议院讨论,如果都通过了以后,交给总统签字,就成为法律,法律就要强制执行。这一次在提案里面有四个部门,这四个部门牵涉到将来执法。这是第一,它是国内的立法。

第二、针对个人。内容描述是这样的: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和他们的家庭成员,严重和持续的人权侵犯或者粗暴的人权侵犯,对于侵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以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的普遍的自由和其它的目的。”所以完全是针对个人进行制裁。如果侵犯了人权,符合这些条件就禁止入境。

主持人:所以5379法案是针对个人,并不是针对国家。当时“六四”,美国有一项类似法案是针对国家的经济制裁。

横河:对,这是针对个人的。具体做法是建立一份名单,中国严重侵犯人权的官员的名单。

主持人:这份名单怎么去制定、怎么去建立呢?

横河:它这里面还没有很具体的,但是在第一版的草案中,我听说是有一些具体的部门的,这一些部门是属于侵犯人权的部门;另外一些部门,仅仅领导人是属于侵犯人权的。有一个范围。

另外,如果立了法以后,是要求总统制定名单。也就是说,美国政府行政当局有责任来制定这份名单。至于来源,我想无非是受迫害的群体可以提供;如果立了法,美国的情报部门是有责任的,政府部门是有责任搜集的。你想想看,美国现在每年公布这么多,国务院、国会还有国会和行政当局的中国委员会每年都会正规地公布这些侵犯人权的案例和中国人权的状况。这一些,在它后面会有很多案例支持的,尽管他们可能在报告的时候不提。我相信他们已经搜集了很多,美国政府肯定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主持人:再想问一个细致的问题。如果哪一个部门被认定是侵犯人权的话,任何在这个部门工作的人,是不是都有可能被认为是侵犯人权的罪犯?

横河:是这样的。就像美国把纳粹定为是一个犯罪组织一样的。只要是纳粹成员,就是犯罪组织成员,就要承担这个组织犯下的罪行和责任。所以美国不是一直追到现在?前几年还把纳粹集中营的看守给抓了出来要递解出境。一旦立了法以后,执行起来是非常严格的。

当然会有例外的、也可以改变的,如果是被定在名单里面,要从名单上取下来的话就必须要证明,我想是有一些立功赎罪的做法、有一些条件可以取下来;如果真的定了一个组织比如“610办公室”,那你得证明你没有罪,或者你证明你立了功,才能够从这个名单上赦免。

主持人:它所谓法案中提到的严重和持续侵犯人权是包括哪一些范围呢?

横河:它有两个说法,一个叫“严重和持续侵犯人权”,这个包括侵犯言论自由、互联网审查、侵犯宗教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这个很多,用逮捕、恐吓、任意居留、财产没收、巨额罚款,用这种方式来剥夺人们的自由,这些都属于严重和持续的侵犯人权。

它另外还有一个定义叫“粗暴侵犯人权”,这个就包括酷刑、强制失踪、法外杀人、强奸、长时间恶劣条件的监禁、强迫堕胎或者节育,还有包括精神或医学实验,或者强制摘取因行使国际保障的人权而被监视人士的器官,就是强行摘取器官,这个也包括在内了,所以它分成两类。

一类就是非常具体的属于酷刑这一类的,包括强摘器官都是属于这一大类的,杀人这些;还有一类是基本的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这方面的,这两大类。

主持人:我们想问一下,美国以前有没有制定过类似的法律?他们能够真正的实施吗?

横河:美国的法律是这样子的,美国法律很难查的,很多人不知道的,美国的立法不是国会立法吗?立法以后按照时间顺序就一堆一堆,就堆上去了,具体的哪一条法律在哪一年通过的谁也搞不清楚。所以美国国会有一个机构专门去分类,就把通过的法律分类,分成类以后就叫United States Code,就是《美国法典》,所以你要分类去查。

比如说有没有对入境方面惩罚侵犯人权的,你得到美国法典的入境的栏目去查,这个栏目里头有两条,两条的来源一个是针对计划生育的,在1999年11月份美国国会立法,通过了一个法律,它不是专门一个法律,它是一大堆法律里头的一条,禁止设立和执行强迫堕胎和节育政策的外国人进入美国,这种在中国是最多的,所以实际上影响最大的是中共的官员。

另外一个是强摘器官,大家都以为强摘器官最近才立法的,不是的,2002年九月份就立法了。立法也是一个大的法律条文里头其中有一条说:“禁止参与强制器官或人体组织移植的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人进入美国”。也就是说这一条和上一条不一样的地方是计划生育这一条里面没有提国家,但这条强摘器官是提了中国或其他国家。

要知道这是2002年9月的立法,这个是美国以前类似的法律,但是它不是一个单独针对中国人权的法案,像5379法案都是针对中国人权侵犯的,而这些是在别的法案里加在里面的,然后经过分类大家才知道。

这些法律以前实施情况并不是特别好,其原因是你不知道谁犯了这样的罪行,比如说克里斯‧史密斯就说他对禁止计划生育官员入境执行情况很不满意,像1999年就立法,到现在十多年了,他说大概只禁止了不到20个人入境。

这有几种情况,我相信人家也不是不愿意执行这个法律,而是这些法律没有人提供相关的资料,就是如果你自己不填写的话,美方不会知道的,除非重要人物在媒体上出现过,或者是报导上出现过,只要是报导上出现过很可能就被拦住。

计划生育官员有多少啊!你根本不可能知道,美国不可能去掌握这么大的计划生育官员的(数据)库,而这些犯罪的也没有多少人是盯着的。但是现在侵犯人权,我举个例子,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在国外已经建立了非常非常详细的数据库,就是这些罪犯,民间人士也建立了一个(数据)库,是建在美国的,不是法轮功的。

现在侵犯人权的官员也有建立一个(数据)库叫酷吏网,虽然很不完善,但是我相信随着美国政府法律的完善过程当中,这些(数据)库也会更完善。这就不一样了,这些罪犯是有人盯着的,现在迫害法轮功的也好、迫害其他宗教团体的,美国也有中国的宗教自由团体在收集这些证据,收集这些罪行。

这些人出访的话就会有人盯着的,像迫害法轮功的高级官员在国外被起诉就有40多起,也就是说这些人是长期有人盯着的,你只要一出国或者办签证,有人知道的话就会反应给美国政府,一查他在名单上的,签证就会去掉。

有人盯着和没有人盯着是不一样的,以前那些计划生育怎么去盯?没有受害者在国外布下天罗地网在盯他们,这个是在国外布下天罗地网在盯的。战后犹太人对纳粹的追踪,就属于这种类型的,纳粹逃犯有整整一个犹太民族在盯着。

主持人:如果5379法案通过的话,它虽然是美国的法律,但是它会给中国这些官员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但是我们以前也分析过,因为现在很多中国的官员其实他都是给自己留后路留在美国的。

横河:如果这个法律通过以后,甚至中国的变局如果进行得很快的话,世界各国可能都会采取相应措施,这样对中国的人权侵犯者实际上是有实质性的影响的。中国人权侵犯者往往都是一些贪腐的官员,他们挟带资金和让子女移居国外的倾向要比普通中国人的比例要高得多的多,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中共不可能对这些官员长期进行保护,不可能说一个中低级的官员退休以后移居到美国来被禁止了,中国会提抗议,我相信中国可能一声都不会作。中共这么多逃亡的官员,对他们转移出去的资产,它也不会进行保护的,它保护不了,再加上受害者的持续追踪,这个法律一旦通过以后,它实施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主持人:是不是说如果这个法律通过了,中国就可以依赖这个法律来实现它的司法正义呢?

横河:这不是的,这个法案即使通过以后,而且实施的话,它只是美国在他国内法的范围之内做了应该做的,实际上并没有牵涉到司法正义的问题,只是阻止他们入境。它有制止或者减少官员做恶的作用,它有震慑作用,但是它并没有对这些官员本身的罪行进行法律制裁。

现在对迫害法轮功那些罪犯,包括一些主犯都在被中共调查或者是被判刑,但是他们并不是以反人类罪被调查,也不是因为反人类罪被起诉的,所以在中国即使这些已经被抓的官员来说,司法正义也没有真正的实现,真的要伸张就是以他们的反人类罪名来起诉他们,而不是以贪腐罪来起诉他们。

中国的问题我觉得最终还是要在中国去解决,最好是在中国以他们的反人类罪进行审判,而且我相信也一定会的。

主持人:好,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就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责任编辑:赵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