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恒:天津爆炸和天安门之火照出的黑幕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人类学会用火之后,开启了文明时代。然而正如昼夜相伴,古往今来,火与罪恶如形影相随。俗话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多少阴谋邪佞与恶用火相关。古罗马以大火灾嫁祸基督徒、希特勒炮制国会纵火案、六四时中共策划所谓“暴徒焚烧坦克和公交车”……火光照亮了人类文明,火光也照映出无数惊天黑幕。

一、天津北京两把“火” 中共反应对比鲜明

最近天津滨海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化工品仓库连环大爆炸,最初也是由深夜现场的一辆卡车诡异起火引发。此次大爆炸规模惊人,蘑菇云,冲击波,不计其数的人和动物被气化、烧焦碳化,现场留下的数千汽车残骸、居民小区只剩熏黑的楼躯干,宛若末世灾难大片。

爆炸发生后,中共官方本能般封锁消息,关闭网站。电台、电视、媒体第一时间噤声,有句话“世界在看天津,天津在看韩剧”就是当时的写照。伤亡人数、涉事企业背景、事故问责、善后安置、生态环境污染,至今捂着盖着,仿佛国家机密。天津爆炸官方的反应缓涩,对比另一把震惊中外的“火”,形成了首当其冲的鲜明的对照。

中华大地另一场触目惊心的“火”燃烧在2001年1月23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发生了所谓“自焚”案,当时中共当局迅速灭火,新华社打破层层上报,关关审批的惯例,仅一小时后已“神速”向海外发布消息。紧接着官方喉舌铺天盖地在全国播放有关现场录像,电视、电台的黄金时段及报刊头条做重大报导,各层展开“揭批法轮功”运动。正是通过这场“火”,中共对法轮功的抹黑不断升级,更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对比今天天津大爆炸当局的吞吞吐吐、讳莫如深,2001年处理天安门所谓“自焚案”,中共官方和新华社、央视、新闻审查机制可谓创下高效率之巅峰。然而“纸包不住火”,2001 年8 月14 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明确指出,“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是对法轮功的构陷。

二、天安门伪火不堪一击

国际人权组织早已将“天安门自焚”假新闻录像破绽明示:例如天安门广场警察巡逻何以身背灭火器?央视何以那么凑巧当时以多台摄影机多角度地对准“自焚者”?现场死亡的刘春玲,何以电视慢镜头中清晰显示是被一个身披军大衣的人掷物击中头部而倒下?烧伤病人要裸露,不能包扎,而电视上何以显现出包扎的一层又一层?切开喉咙的小思影何以会唱歌?……多方确凿的证据使中共官方14年来哑口无言,不敢正面回应。

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 年5 月公开传出,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法轮功教人向善,严禁“杀生”,相信自杀是有罪的,真修者怎么会去“自焚”?法轮功任何一篇著作中都没有此类言论,而在迫害之前中国已经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却没听说过一起所谓的自焚案,海内外也没听说过有学员“自焚”,“自焚说”纯属险恶杜撰。

是法轮功的纯正像一面镜子,照出了现实社会阴暗面,将假、大、空的中共照得体无完肤,当时的执政者江泽民心理变态发狂,于1999年7月20日,失去理智的倾一国之力发起这场镇压运动。江氏集团铤而走险,复制古罗马以火灾栽赃基督徒的手法,重重预谋下炮制出天安门自焚伪案,挑起群众仇恨法轮功,掀起“斗争”高潮。

三、天津大爆炸和天安门伪火黑幕相连

时隔14年,天津港被大火引爆,灾难性后果无法估量。无助的人们泪眼望苍天,尚有余地思考的人首先意识到的或许是官方,媒体的应对迟缓。然而,香港《动向》杂志曾在今年七月号披露:八月北戴河会议期间,一部份高规格、保密性强的会议,可能在天津滨海新区召开。天津大爆炸,恰恰就发生在八月的天津滨海新区。据大纪元独家消息,这次爆炸其实是江泽民、曾庆红集团孤注一掷,企图针对习李政权的一场另类政变谋杀。

深挖天津大爆炸背后的阴谋黑手,必须将目光超越官僚腐败、企业管理不当、条文手续不备、资讯不流通、救灾队不专业等社会性因素。稍加分析即可知,天津大爆炸,究其手段、目的、残忍度、毒害性和14年前构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1)天津这场堪比小型核爆的大爆炸,把现场各类繁多量大的危险物、大批救灾人员、甚至周围最近的居民小区都炸的灰飞烟尽,很难找到真相线索、人证物证如石沉大海。而天安门自焚伪案中,那几个被利用的所谓“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杀害灭口,有的被关押至今,严禁外界接触,连那个在医院采访小思影的神秘“女记者”都多年来不知去向。天津大爆炸,很多第一批进入现场的非编制消防队员至今生死不明,是否有被周边医院接受后被转移或被灭口的可能?(有分析指出,滨海和塘沽周边几家医院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那么其间安插大批江氏人马的可能性很大。)

2)天津大爆炸,700吨氰化钠下落难觅,居民区地下水、空气的安全令人心惶惶;海河泛起一眼望不到边的死鱼;大雨后的街道上浮着不易刺破的白泡;毒物质流入海洋,对周边地区土壤的破坏影响需几十年才能逐渐消弭……这生态污染将危害几代人。而“天安门自焚伪案”,漏洞百出的世纪伪火欺骗了无数的众生,当时使多少中国人对法轮功修炼群体产生误解仇视,对中共施加给他们的迫害听之任之。这心灵的毒害至今弥漫在中华大地。

生态毒害可以寻找对策,多加小心,或者举家移民,心灵的毒害有几人抗拒,几人醒悟?岂不知,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对法轮佛法的仇视、对修炼人的误解、对他们遭受迫害的冷漠麻木,都是不知不觉中和神佛结“恶缘”,损福折寿,危害无穷。

近年来,很多中国人于大年初一排30万人的长队去名寺上头香为自己和家人祈福,有几人醒悟,高德大法——法轮功正在全世界弘扬,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谎言毒害,使被蒙蔽的中国人福分损害至深?可悲可叹。

3)如果说当年“天安门自焚伪案”目的是挑动公安干警和普通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来给镇压法轮功升级,那么十八大以来江泽民集团不断制造各种动乱和恐怖事件和习李政权对抗,更是紧紧围绕着对法轮功十几年来的迫害。

江泽民集团因为迫害而惶惶不可终日,因此不惜一切代价提拔腐败而迫害“有功”的官员,并用腐败收买官员,不断干政,甚至阴谋政变。这与现任者形成不可调和的矛盾。

天津爆炸发生于敏感的北戴河会议期间。江派高官落马迭起、中共内斗你死我活,包括《人民日报》发出“人走茶凉”的各种暗示,官媒不断透出信号针对江泽民进行舆论造势。江泽民血债帮江河日下,大势已去,于是孤注一掷,不惜以流血事件制造混乱,妄想牵制政局变化,故而引爆了天津港。

四、中共邪恶本质导致国家恐怖主义行为

天安门伪火和天津大爆炸时隔14年,规模、场地、表面发生原因都不尽相同,但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两把火都照映出中共本质上的邪恶与狰狞面目。无论为了迫害法轮功,还是为了掩盖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老百姓的性命无非是江派人员手中的筹码,随时拿来抛掷。

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

恐怖主义是实施者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通过将一定的对象置于恐怖之中,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的行为。掌握军队、武警、媒体、等综合社会资源的政府机构,有组织地采取绑架、暗杀、爆炸、空中劫持、扣押人质等恐怖手段,企求实现其政治目标的行径,就是国家恐怖主义。

我们看到,天津大爆炸同样符合联合国对于国家恐怖主义的定义。 联合国指出,由于国家恐怖主义事实上是政府对其本国民众实施的恐怖主义,所以被称之为:自上而下的恐怖主义。它所造成的对人权的严重践踏远远超越任何其他形式的恐怖主义。

《九评共产党》揭示中共九大邪恶基因:邪、骗、煽、痞、间、抢、斗、灭、控。可以说这九大邪恶基因贯穿中共党史,不仅渗透在天津大爆炸和天安门自焚伪案的方方面面,也涵盖在所有诸如镇反、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四清、文革、严打、四五、六四、新疆事件等无数次血腥恐怖大事件当中。

结语:中共的本质从未改变。自从它篡政,中国人民就生活在中共全方位的,或明或暗的国家恐怖主义的控制中,无论哪一个人,从心灵到肉体都在它的胁迫之下。有人说:“迫害法轮功于我何干?多赚钱过好日子就行”。可是,全世界都看到,如果说天安门伪火直接伤害的是法轮功群体,那么今天天津大爆炸已经伤害到了一般民众。在恐怖主义的独裁统治下,哪一个人是平安自由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中共的受害者。

老百姓生活在中共制造的危险的边缘,生命随时可能被吞噬。有组照片显示:天津大爆炸后散落在小区楼下的百元大钞无人捡。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人,才知道比钱更重要的是生命的平安。

14年前,天安门伪火早已“烧”出了中共原形,把中共的邪恶本性彻底的暴露出来。今天天津大爆炸能否炸醒尚在沉睡的中国人?

截至2015 年8月22日,已有212,252,862的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天灭中共的大劫难没有来临时,对每一位中国人来讲都还有机会,在剩下有限的时间里,快找真相。了解真相,选择良知,是走向未来希望。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周晓辉:或涉天津大爆炸 环保部官员落马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在国家安监局局长、曾任天津市副市长的杨栋梁落马后的次日,即8月19日,中共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司长熊跃辉亦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在笔者看来,熊跃辉的快速落马与杨栋梁一样,都与天津大爆炸涉事公司天津瑞海国际存在某种关联。如果说杨栋梁与有中化背景的瑞海国际有利益输送关系,那么熊跃辉对于外界质疑的瑞海为何可以通过环境评估或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大陆媒体报导,对于瑞海国家跃进路堆场改造工程的评估,该公司曾在报纸上进行了公示,并称采用发放调查表的形式进行公众参与,发放的主要对像为项目周边环境保护目标。公示期间没有收到任何反馈意见,而且调查表显示100%的公众认为项目位于北疆港区内,选址合适。然而,附近小区居民却称,从未收到过调查表。此外,根据2013年的环评简本信息是:“改造后项目危险品货物年周转量2万吨左右,普通货物年周转量5万吨左右。”但2014年在天津滨海新区行政审批服务网上却显示,危险品仓储从2万吨变更为了5万吨。在这方面,天津环保局应付什么责任?熊跃辉又与之有什么关联?

公开资料显示,熊跃辉曾长期在环境监察岗位上工作。2008年前任国家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副局长,2008年8月到2013年10月,熊跃辉任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主任,2013年10月后才转任环保部科技标准司司长。让其与天津产生最明显交集的正是他在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任主任期间。

依照官方的公示,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是受环保部委托,负责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河南省等区域的环境执法督查工作,主要职责是:监督地方对国家环境政策、规划、法规、标准执行情况;承办主要污染物减排核查的技术性工作;提出有关区域限批、流域限批、行业限批的建议;承担国控污染源日常督查工作;承担环境执法后督察工作;参与建设项目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等等。

从已有的环保部的公开信息,环保部曾多次委托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和天津市环保局,对天津港东疆集装箱码头等工程环境影响进行监督检查和管理工作,对于仓储危险化工品的瑞海国际,如果华北环境保护督查中心真正履行职责的话,一定会发现其中的漏洞的。但是,熊跃辉主政下的督查中心似乎忘却了自己的职责,从而为今天的惨祸发生埋下了伏笔。而这背后必定有着权钱交易。

在笔者看来,尽管天津大爆炸背后有着江泽民集团的黑手,但董培军、杨栋梁、熊跃辉之流的权力、金钱至上观,也是让诸多无辜民众付出了宝贵的生命的一大重要原因,而他们的一路高升与江泽民的腐败治国又密切相关。他们在害了别人的同时也最终害了自己。

责任编辑:高义

陈思敏:天津爆炸新消息曝现任石油帮主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天津爆炸案最新消息,8月19日两官方部门一前一后公布瑞海公司背景,一是新华网记者进入看守所采访的独家报导,一是天津市当局在第10场新闻发布会上的现场回答,两者不约而同(或许也非巧合)证实瑞海公司的第一二大股东分别为董事长于学伟、董事董社轩。

官方说法,于学伟曾任国企中化集团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2012年辞职后与董社轩成立瑞海公司,董社轩是去年因癌病逝的原天津港公安局长董培军之子。

随后其他媒体接此消息进一步起底两人。二股东董社轩的父亲董培军,媒体一言以蔽之他生前与津门首虎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交好。

至于大股东于学伟,彼时离职原因疑卷入当年中化天津高管王飞案,曾为王飞左膀右臂的于学伟在案发后带走一票中化人另起炉灶瑞海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于学伟在香港也另外注册一家由他自己百分百持股的瑞海公司。同时,于学伟曾在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底下工作的经历也被媒体曝光。

媒体续挖18日落马的杨栋梁,虽然官方未明原因,但媒体曝其原任职单位与瑞海有业务往来,指的就是杨栋梁在天津官场的起步、担任副总一职的天津市联合化学有限公司,由这家公司再连带曝光杨栋梁与时任中海油副总吴振芳(已于今年6月被移送)过去合作密切的关系,以及杨栋梁目前在中海油下属公司(气电集团思想政治部总经理)任职的儿子杨晖亦被带走调查。

报导中的这一句话也侧面证实杨吴两案有交集,那就是天津爆炸事故只是杨栋梁落马契机,其被秘密调查已半年,也就是约在今年3月。

众所周知石油系统反腐在周永康案底定后沉寂一时,但在今年4月3日又见一波小高潮,媒体报导中海油退居二线两年的原副总吴振芳被查,吴振芳不但是中海油落马的一号高管,还是“三桶油”首被调查的退休高官。而4月3日这天新闻大头条是周永康被天津市检院第一分院起诉移送。

事实上,在8月18日媒体曾对瑞海负责人被控制的报导时称,瑞海公司董事长于学伟、董事长董社轩等10人在8月13日上午已被警方控制。8月13日就是爆炸翌日,外界难免职疑既然那时警方对瑞海负责人早就有底,为何直到5天之后才被媒体报导,而警方的通报名单还显有故意之嫌的出现了“李某某等”这种隐去关键人名让外界浮想的描述。

尤其是官方早在爆炸第二天就知道负责人是谁,却还在关停、抓捕所谓“造谣”的网站与网民时,放任某类传言把舆论质疑往其所爆料的方向上引,那就是网上小道消息鱼龙混杂漫天飞舞的放风瑞海公司名称来自江泽民的死对头李瑞环之弟,名为李亮的李某某是其儿子等等。

瑞海公司的政商关系网,就目前官方非官方媒体的披露,杨栋梁、杨晖又是一对仕途起自且深耕石油系统的父子档,而这一对同时双双落马的父子档的案件重要关系人,都是中海油原副总吴振芳,而吴振芳不但也是浸淫石油系统33年的老海油,更是曾庆红在执掌国家能委办公厅以及中海油总公司期间一路尾随而上的老部下。

石油系统在十八大后至今清洗了快三年,石油帮大佬周永康都覆灭了,头号帮主曾庆红也在步其后尘,怎么瑞海公司目前浮出水面的都还是石油系的人?不要忽略同帮不同线,杨栋梁在天津的顶头上司张高丽,也是油系统出身的石油帮一员,在广东石油系统工作14年多的张高丽顺理成章接收曾周在石油帮的利益。

公开资料显示,瑞海公司2014年年货运吞吐量100万吨,是天津地区业务量市占率过半的最大化危品仓储公司,直接打破此前国企中化天津的垄断地位。瑞海在中央与地方层层打通关的能量,以及在危化品经营市场惊人的利润,都不是已故的公安局长董培军、另立门户有案底的前国企主管于学伟以及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这三人所能撑起来与吃下去的。

从新华网19日报导与各方讯息来看,牵涉天津爆炸的官员还有不少,甚至级别非常高。而19日人民网就习近平治国理政1000天发文称“反对改革力量顽固凶猛诡异超出想像”,言外之意此次追责绝不可能到安监局局长为止。

责任编辑:高义

清华万字号校友谈天津爆炸应对措施

1170423201
8月18日,天津下了一场大雨,一周前的危险化工品爆炸后的污染问题开始浮现。澳洲昆士兰大学高级研究员的化学专家谢卫国对中共当局的处理生态危机的措施极为忧心。图为,8月16日,从爆炸中击穿的墙壁看远处的爆炸核心区还冒出烟。(AFP PHOTO)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8月18日,天津下了一场大雨,一周前的危险化工品爆炸后的污染问题开始浮现。原清华大学万字号人物、现为澳洲昆士兰大学高级研究员的化学专家谢卫国对中共当局的处理生态危机的措施极为忧心,认为人命关天,中共当局必须采取五大措施应对。

人命关天 中共当局危机处理令人忧心

“人命关天啊!中共当局必须要对民众的生命安全负责。”澳洲化学专家谢卫国先生担心地说。

他表示,从中共媒体的报导中看到中共当局应对危机的处理非常不专业,没有为进入爆炸现场和周边地区处理危机的武警、士兵、公安等工作人员提供足够的保护装备,没有重视民众的生命安全。

谢卫国先生说:“这是一个开放式的污染系统,各种化工危险物质、剧毒物质出现混合,非常难处理,这几天一直在思考处理这场生态灾难的方法。”

原来是专攻泡沫研究方向的谢卫国先生说,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建立一个大的泡沫池生成泡沫去覆盖污染物泄漏点,用以隔离空气防燃防爆隔雨,争取时间去收集清除污染物,不过现在已经太晚了。现在下了一场大雨,情况非常严峻,氰化物和其它水溶性有毒物质进入水体系统,会形成灾难性的破坏,随时会危及生命。

之前,有记者在天津爆炸新闻发布会上问及如何应对下雨,当局回答称可以事先进行遮挡防雨。谢卫国先生表示,当局这种随便回应的态度,真是让人忧心。他说,现在中共连危险物在什么位置、有多大的范围都不敢公开,而且核心区到处是危险品,爆炸后到处都有混合物,人员都不能随便进去,那如何进行一个大规模的遮挡呢?泄漏在外面的又如何遮挡呢?

对于19日下午,天津当局在第十场新闻发布会上称三公里半径内的危化品已经全部搜寻完毕。对此,谢卫国表示怀疑,12日的爆炸中,冲击波使得十公里外的门窗都受损,三公里内有众多的门窗受损的住宅区,有毒物质不可能只散落在路面上,所以短短一周内就能清理完,这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1170423202
8月13日,北京的防化团在爆炸核心区取水样时,一个穿重型防化服,一个只是戴着防毒面罩和橡胶手套,颈部皮肤露空,不远处还有燃烧产生的黑烟。(视频截图)

谢卫国给清华化工系校友习近平支招

谢卫国介绍,习近平也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他希望习近平能谨记清华校训“严谨、勤奋、求实、创新”中的求实,敦促天津当局实时向公众公布危化物污染扩散的真实情况,不要再让周围的公众处在危险之中。

谢卫国说:“习近平是学化工的,他当然知道这场大爆炸的后果是什么。相信他会比公众掌握更多的信息,至于下面具体执行的官员是否会出于个体的利益等原因瞒报,这个就比较难说。”

谢卫国表示应对如此严重的生态灾难,减少危化品造成的死亡损失,习近平应该敦促天津当局至少要实施五大措施。

一、要在更广的范围增设更多的检测点,动态更新检测数据,公布危化物的污染范围、程度等各种危化物的检测结果。让公众能够及时做好防护。

天津环保局公布数据显示,目前水质监测点仅40个,其中警戒区内点位26个、警戒区外点位14个。警戒区内监测点检出氰化物最大超标277倍(一号泵站雨水管口)。

之前13日,爆炸发生后,当局曾称空气没有严重问题,没有检测到氰化物,然而据距离爆炸核心地点西南3公里的民众反馈,在西南风上风口都能闻到强烈的气味。

18日,北京公安消防总队副参谋长李兴华则表示,到爆炸核心区现场采集的结果与前两天一样,还是氰化钠和神经性毒气的指标都达到最高值。

由此可见,当局检测结果的真实性目前还很难让人信服。

1170423203
2015年8月16日,在中共当局未完全公布有什么危化品污染的情况下,只戴着简单口罩的作业人员就进入爆炸核心区场景。(大纪元资料室)

二、要加大划定禁区的保险系数。

谢卫国说,一般在实验室做化学试验的反应釜,都要加上30%的安全系数,而且是在一个可控的环境中进行。天津爆炸后,这个危险区是开放式的,面临风、雨的影响,安全系数得要按倍数来计算。这个范围有可能要十公里,甚至更大范围。

三、对爆炸区周边人群致病、致死的案例建立数据库进行跟踪,分析致病、致死原因和分布情况,由病理专家确定是否跟危化品的污染有关。若因接触危化品致病、致死的,要追查受污染的传播途径,查找污染源,及时公布实情,提醒公众防御。

谢卫国分析说,从爆炸的规模和后续污染的情况看,污染情况是严重的。爆炸时,危化品散布空中,有不少人在逃生时就接触到,爆炸产生的有毒烟雾和后来的降雨使危险物进入水体系,严重污染会超过十公里。

不过,过往中共对这种不利政权稳定的情况,多数是采用隐瞒的手法处理,最典型的是2003年爆发的高传染性致命萨斯病时,中共就是罔顾人命,窜改致死原因,隐瞒实性。

四、要保障进入禁区的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要提供足够的防护装备。

谢卫国表示,武警、防化兵、警察虽然是为中共当局服务的,但是他们也是人,也是有家人的,但是,从陆媒新闻中看到,进入核心地区取水样的防化兵有的装备简陋,皮肤外露。这是对人命安全的漠视。

据陆媒拍摄的照片显示,8月16日,在当局还未完全摸清氰化物分布情况下,就安排完全没有穿着防护装备的士兵在爆炸点附近的高速公路上用水清洗路面,直接将不明化工污染物冲入排水系统。

1170423204
2015年8月16日,在中共当局还未完全摸清氰化物分布情况下,就安排完全没有穿着防护装备的士兵在爆炸点附近的高速公路上用水清洗路面,直接将不明化工污染物冲入排水系统。(大纪元资料室)

五、要组建国内外的专家团队,对禁区进行评估,有针对性进行处理。

谢卫国说,处理危化品污染区至少分别要有化学专业中的泡沫、沉降、絮凝、固化、化学反应方面的专家,针对不同的危化品进行处理。

最后,谢卫国说,现在中国社会早就民怨沸腾了,若是继续隐瞒实情只会造成更多后续的人员伤害。之前,萨斯、汶川地震等天灾加人祸,中共当局还能赖到天灾上面,这次天津大爆炸就是百分之百的人祸,中共当局是无法回避的,不是抓几个人就能平息。如果还不把人命当回事,只会加重社会的不稳定。

谢卫国现为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高级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化工系,1998年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获得者,是清华万字号人物。后再获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理工学院博士学位。

责任编辑:刘晓真

天津大爆炸总祸根究竟是谁?

2015-08-19-tianjin
外媒认为江泽民的亲信和得意门生张高丽被认为是天津大爆炸祸根(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15年8月19日讯】8.12天津大爆炸,中共媒体绝口不提张高丽,但外媒认为,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张高丽,此人才是天津各类人祸的总祸根,“拿下张高丽,正是绝佳时机”。

冲天大火,连环大爆炸,爆炸威力相当于至少24吨TNT、53枚战斧式巡航导弹;蘑菇云,冲击波,地震;不仅现场留下巨大坑洞,周围区域,包括停车场、高速公路、轻轨车站等,尽都遭到严重毁损;附近居民楼,门窗震裂、震毁、震塌。大灾难的场景,甚至在外太空的美国科研镜头下,都清晰可见。

事发一周后,中共官方公布的伤亡数字是,死亡114人,失踪57人,受伤700多人。

自由亚洲电台则认为:实际死亡数字,至少是官方数据的十倍以上,数以千计。

文章反问说:起火后,最初赶赴现场的9个消防中队和3个消防专职队,其人员编制是多少?在现场遭遇连环大爆炸之后,这些消防队员下落何在?还有,随他们出动的35辆消防车,下落何在?

文章说:“天津大爆炸的背后,是否有政治阴谋主导?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但大爆炸前,习近平掌控的官方媒体,正频繁点名或影射江泽民,”就在习江濒临摊牌的关键时刻,“发生天津惊天大爆炸,至少暂时转移了舆论视线。”

文章还就香港《动向》对中共8月的北戴河会议、以及滨海新区将会是新的开会地点来印证大爆炸的发生并非偶然:这纯粹是巧合?还是果然有阴谋?比如,江泽民、曾庆红集团的孤注一掷,企图一举端掉习近平班子?

对于大爆炸的引发,文章也提到是由一辆汽车“着火引起”,但意外还是人为,却迟迟不见交代。

有网友匿名给本台发来分析称,以爆炸的规模来说, 有些朋友以地震程度估算是20吨TNT, 有些以破坏程度估2000吨TNT, 但只要看看TNT的密度是1,654Kg/立方米, 以一个40呎标准货柜来说大约可装60立方米TNT, 即99.24吨。若是20吨就太少, 2000吨就太多,因为就要20多个柜同时爆炸,根本不可能,唯一是以电石遇水引爆一个装满TNT 的货柜! 至于为何有一个炸药柜在那里,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托运及运输公司走私禁运火药到其他地区; 另一是如阴谋论者想暗杀某一人。

原天津港公安局局长董培军的儿子瑞海国际物流公司副董事长董社轩被控制。18日,中共纪委又宣布曾经担任天津市副市长,时间长达11年的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严重违纪”被查,文章认为杨栋梁任职副市长时,市长是戴相龙,恐怕都难脱干系。

但文章在分析上述既定事实后认为:中共现任正国级高官张高丽才是肇事元凶: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张高丽,此人才是天津各类人祸的总祸根。2012年6月,天津发生商场大火,死伤惨重,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的张高丽,不仅没有承担任何责任,仕途未受任何影响,反而平步青云,在随后召开的“十八大”上,按照既定安排,升任政治局常委。仅仅因为,他是江泽民的亲信和得意门生。眼下,拿下张高丽,正是绝佳时机。

文编:冷杰夫
编审:唐洁

祝振强:当下的“人祸”其实就是权力腐败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每当出现重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或重大自然灾害事故致多人的生命及偌大的、无可计量的国家财产灰飞烟灭之时,人们总是用“不是天灾,是人祸”,来概括事件的本质属性,来直指事件的要害。

的确,“天灾”不过只是触发事故出现的元素,不过只是祸端的起点。这个元素、起点,完全可以被掐灭在萌芽状态中。

“天灾”每年都会发生,但人之为人、国之为国、政府组织之为政府组织,其存在,就是为了抗拒“天灾”以及尽最大限度地减低灾害造成的损失的。微小的灾害即大面积波及无辜,或无端、人为造成近乎灭顶之灾以及触目惊心的重特大人员及财产损失。或者,突发的一切重特大灾害、损失,都用“天灾”来搪塞,来藉口,来挡箭牌——这无论如何是过不过去的。

那么,“不是天灾,是人祸”,就果真一语道破了事件的本质吗?笔者以为,不尽然。

在“天灾人祸”的特定比对语境中,人们往往会由于否定了前者,而削弱了对后者的批判、思考力度。似乎是,“人祸”只是一种人为的懈怠、疏忽,只是失职渎职、不负责任。或者,只是由于“路线、方针”的错误、由于蛮干、胡折腾而由之。比如,对于既往历史中出现的“三年自然灾害”的认知,等等。

显然,这样的思维、语词模式与惯性,阻滞了人们对于当下“人祸”本质上的探究与认识。

当下,与“天灾”直接对应的“人祸”,既不是因为懈怠、疏忽,也不只是因失职渎职、不负责任,更可以排除什么“路线、方针”错误以及蛮干、胡折腾的因素,而是——枝繁叶茂、盘根错节的权力腐败、权力堕落,与“人祸”有着最直接的、最密不可分的关联。

径直说,当下的“人祸”,就是权力堕落、权力腐败的代名词。对此,人们理应由充分的、清醒的、客观的、全面的认识。

譬如,刚刚发生的令国人及世界震惊的天津滨海爆炸事故,即如是。在事故责任尚未有所认定的情况下,媒体几乎毫无例外地指向了“人祸”的因素。这背后,已隐隐约约地闪现出堕落的、腐败的、连环套般不受法律约束的权力魅影。

——肇事公司瑞海国际官网称,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5000万元。但是,工商档案显示,公司成立时间为2012年11月28日,注册资金目前已变更至1亿元。

——瑞海国际官网称,公司是天津口岸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业务的大型中转、集散中心,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但是,天津市安监局官网发布的《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名单(2015年)》中,却未见瑞海国际的名字。

——2001年,国家安监局就颁布了《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其中,明确规定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m。但是,瑞海国际爆炸点仓库500多米处,就是公路主干道海滨高速、津滨轻轨;600多米处,则是万科海港城三期居民楼。

——瑞海国际的跃进路堆场改造成危险品堆场,是在2014年,而在这之前,周边的海滨高速路、万科海港城、津滨轻轨等专案均已竣工。

试问,这些诸多谜团的背后,有多少权力部门、权力机构被绕过、被搞掂、被收买、被腐蚀?而肇事公司瑞海国际,又有着怎样的神通广大,可以越过这么多层级的权力部门、权力机构?其背后,又是哪一股势力及其权力,在左右、定夺着大盘子?

在刚刚召开的滨海爆炸事故第二次新闻发布会上,有现场记者向主席台大喊:“只峰是谁?”,可惜未获回应。

蹊跷的是,爆炸已过去几天时间,只峰的身份仍是个谜。

与此同时,网路上开始流传只峰系天津市原副市长只升华之子的说法。有媒体称,只升华的叔叔只茂顺告知,只峰并非只升华的儿子,只升华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此外,他称自己并不认识只峰,只峰也不是只升华的亲戚。

只峰到底是不是天津市领导的儿子,尚有待进一步确认。但是,民众与社会对于两者自然而然地进行关联,这个大方向是没有错的,这个路数是对的——只峰即便不是领导的儿子,也必定和相关多个权力部门的领导,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与往来。否则,很难解释,为何他能横趟、摆平那么多的权力部门、权力机构。

我们有必要充分认识在此前十几年的时间里,权力腐败渗透进中国社会的严重程度——之广、之深、之上下其手、政商勾连;有必要充分认识权力腐败对于我们正常的社会生活造成的显在的、潜在的重大危害与影响;有必要充分认识权力腐败对于我们的国家、社会与民众造成的毁灭性的灾难。

发生在天津滨海的爆炸事故,实乃再一次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不彻底清除既往的存量腐败,不全面肃清权力堕落、权力腐败,不抓出“大老虎”,不拍干净“小苍蝇”,则国无宁日、政无宁人、民无宁日。甚或说,只要“大老虎”“小苍蝇”还在,则我们就不会有正常、平静的生活,就不会有可期许的任何光明的未来。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杨涛:天津爆炸或成为改朝换代的潜在因素

大纪元2015年08月18日讯】1986年4月,切诺贝尔核电站发生爆炸,并导致严重的核泄漏事故,举世震惊。对当时处在困境中的苏联经济社会造成严重的伤害,民众对政府在灾难中的危机处理能力感到彻底失望,对执政党苏共的信任度降到历史最低点,政府的不作为与资讯的不透明,围追堵截的打压寻求真相的民众,加深了国际社会对苏共的不信任。五年之后苏联解体,时任总统戈巴契夫感慨地说道:“切诺贝尔核事故可能是导致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

纵观此次“天津爆炸”事故,有着太多与切诺贝尔核事故相似的地方。无论是处理危机事故的能力,还是应对危机事故的策略,甚至资讯的透明度等等都与切诺贝尔核事故的处理方式高度契合,这不得不说或许会成为改朝换代的潜在危机。

事故发生之后,最先参与扑火的不是专业的防化队员,而是毫无应对危化品经验的青年消防官兵。切诺贝尔核事故因为同样的原因,死伤最多的是消防官兵和和救护员,因为他们并不知道野外中含有辐射的危险。苏共当局为控制核电辐射尘的扩散,下令将方圆30公里的11.5万人撤离家园。然而,“天津爆炸”发生后的第三日有消息声称:场方圆3公里要求撤离,准备开始用双氧水处理氰化钠,双氧水是易燃易爆品,与氰化钠反应会产生刺激的氨气,也防止有任何化学反应造成不良的后果。可是,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龚建生说,经过核实,该资讯不实。没有发布撤离要求,附近人员也未撤离。

不管怎么样,这场灾难发生背后的原因亟待弄个清楚明白。然而,当局至今仍然没有弄清楚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究竟存放多少危化品,这些危化品的种类、数量、性质依然是一个莫大的秘密;更让人无法想像的是,连瑞海公司的真正老板是谁都没搞清楚,各种稀奇古怪的传言让民众津津乐道,这本身就是巨大的危机。

截至16日晚,爆炸事故已造成112人遇难,24人确定身份,88人身份尚未确定。经确认,失联人员计95人,其中,消防人员85人,包括现役公安消防人员13人,天津港公安消防人员72人。造成如此重大的伤亡事件,可事故发生的原因依然是一个无法破解的迷,这种期待“真相”的焦虑恐怕久久不会消失。

有媒体人士连续追问四个部门,都未获得与爆炸相关的任何资讯。爆炸发生四个小时之后,当局才发出第一个消息,可见政府在重大灾难事故面前的应急反应能力实在不敢恭维。此后,天津方面召开了5次发布会,每当开始记者提问环节,天津卫视和央视的直播便会中止。这几次发布会中,记者提问的许多问题被官方以“我不清楚,需要问一下同事”、“我不知道”、“相关单位没参加这场发布会”等理由未予回应,有时甚至保持沉默。试想,民众最为关注的资讯,官员却不了解、不回答,甚至以各种可笑的形式敷衍,这些王八蛋官员简直是在直接抹杀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谣言”一个不可忽视的成因,当局遮遮掩掩隐瞒不报,造成各种资讯不全、东拼西凑的不实资讯到处传播。这其中,不可否认的是有部分是造谣生事,可最多的还是追责、挖掘真相的言论。可当局不仅不寻找自身的存在问题,反而是用尽一切手段封杀民众追寻真相的言论,不知廉耻地以“零容忍”的态度封杀了数百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发声者,这种欲盖弥彰的处理方式只会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也会导致国际社会对政府的不信任。

“得民心者得天下”当局一直在强调的核心内容,此时此刻无疑是显得有些苍白,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也变得力不从心。天津爆炸,有着那么多亟待挖掘的真相,有着那么多不可告人之谜,有着那么多不忍直视的危机,却无法引起官员们的良心发现,反而是一再隐瞒、逃避,这样的潜在危机绝对会降低民众对政府的信任,一旦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未来不用想即可知…

(原标题:天津爆炸,一旦民众失去信任后果不堪设想 )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