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法轮大法好被判刑四年 刘作娜沈阳监狱遭毒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刘作娜被非法判刑四年后,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据了解,刘作娜在狱中遭到狱警及犯人集体毒打。

二月四日,刘作娜被九监区女狱警李思慧(音)和犯人丛薇、赵平、包小辉等十一人扒光衣服后进行毒打,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又被关入小号迫害。刘作娜绝食抵制迫害,被拉到狱内医院进行野蛮灌食,然后又被关入小号继续迫害。现刘作娜已被送回九监区七小队(原四小队),但仍天天被包夹、洗脑,遭精神折磨。

刘作娜遭绑架、判刑经过

刘作娜,五十岁左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刘作娜的丈夫、法轮功学员金信年在单位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批捕。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刘作娜到甘井子区前关派出所去要她丈夫被逮捕的通知书,因没人接待,她喊“法轮大法好”,被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大连甘井子区法院对刘作娜非法开庭。辩护律师表示,刘作娜仅仅因呼喊“法轮大法好”,就被公检法人员以“扰乱社会秩序”和“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进行绑架、起诉与庭审,实在是“荒唐”、“太离谱了”,这样的起诉和判决在全国也是一个危险的先例。然而法庭硬是强行判刘作娜四年徒刑。

另据明慧网信息,刘作娜的丈夫金信年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底遭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后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出狱回家。

沈阳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七号,邮编:110145
电话:024-89296521
九监区:武姓科长

做好人遭迫害 这样的悲剧何以重演?

文: 石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据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报道:大连妇产医院护士、法轮功学员刘新颖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位于沈阳的辽宁女子监狱,开始长达五年半的漫长冤狱。

刘新颖的丈夫曲辉原是大连海港理货员,二零零一年被大连教养院酷刑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导致高位截瘫,经历了十三年痛苦的煎熬后,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悲惨离世。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曲辉、刘新颖夫妇就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大连机场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那时,他们的女儿才十个月,就被迫强行断奶,孩子整天不停的啼哭着。十三年来,刘新颖护理丈夫,抚养女儿,吃尽了苦头,期间还多次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中共大连政法委、610出动大批警力绑架了近八十名为当地市民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即“大连安锅案”。当天下午两点,秀月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刘新颖,从她身上抢走钥匙,闯到家中非法抄家,电脑、手机、大法书籍被抢走。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左右,刘新颖出门时,被守候在楼下的秀月街派出所一群警察绑架,警察于洋当着邻居们的面凶狠地给她打上背铐,然后将她劫持到看守所。丈夫尸骨未寒,妻子又遭绑架。看守所因刘新颖体检不合格拒收。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傍晚,刘新颖十五岁的女儿放学回家,看到家里一片狼藉,电脑、大法书、法像、还有其它物品不见踪影,妈妈也不知去向。孩子立即猜到是被警察抄家了,不由得大哭:妈妈又被抓走了。孩子四处打听,才知道妈妈被警察绑架到210医院。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这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不知发生了多少起?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法轮功学员贺秀玲一家;河北省怀来县蚕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一家;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田心一家;新疆昌吉市法轮功学员白万珍一家;浙江台州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副教授邵敬梅一家;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中学教师邹国强一家;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一家。这一家家的悲惨遭遇真是罄竹难书,说也说不完。

看到曲辉一家所经历的悲惨遭遇,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悲剧何以重演?在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的今天,这样的悲剧为什么仍在重演?这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一个问号,是值得每个人都去思考的问号!其实答案很简单:中共不除,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停止,迫害就不会结束!

目前中国的政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共正处于解体灭亡的前夕,两亿人的退党大潮已经把中共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要全人类都来关注一下中国的人权状况,关注一下这些被中共肆意蹂躏十六年之久的法轮功学员及他们饱经苦难的家庭,迫害何愁不结束,这样的悲剧何愁不再重演!

外媒:为什么中共政府删除了这些塑化人体照片? (图)

作者:周洁 编译

2113415999
许多人已听说过那些在世界巡回的人体展品,它们向观众展示了人体内部是什么样子。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这些塑化人体与中国共产党的关联。

中国的网警刚刚删掉一名博客在新浪微博上贴出的这些塑化人体照片。被删除的图片标注说:“2004年,德国《明镜》周刊发表了一篇叫做‘死亡商人’的报道,讲述了大连一家尸体塑化工厂与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的联系”。

“它暴露了内部发生的残忍、黑暗的行为及相关秘密电邮,这些运送来的新鲜尸体内部器官不见了。”

“而且,在(大连的)这个设施里有很多的尸体。文章说,冯·哈根斯的生意与大连市政府、警察局、当地医院和监狱联系密切。直到前警察局局长王立军2012年试图叛逃美领馆后,冯·哈根斯在大连的尸体塑化工厂才真正关闭。”

冯·哈根斯拥有“人体世界(Body Worlds)”展览,并于1977年率先发明了塑化技术。他于1995年开始公开展览被塑化的人体,并于1996年成为大连医科大学客座教授。次年,他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开设了中国第一个(生物)塑化研究中心。

1999年,冯·哈根斯成立了大连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即大连第一家尸体加工厂。时任大连市市长的薄熙来在积极寻找门路,扩展当地的经济,是薄熙来批准成立的该尸体加工厂。也是在这一年,北京政权开始镇压当时一种流行的打坐功法法轮功,该功法以“真、善、忍”为准则。

到了2001年,薄熙来被晋升为辽宁省省长,而北京的监狱和劳教所里超员关押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遭到警方的任意拘捕和酷刑折磨,以迫使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

于是薄熙来开始(在辽宁)扩展和修建大型的设施来关押这些良心犯,包括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成为中国最大的监狱。同年,辽宁省也开始停止采用枪决,成为中国第一个采用注射死刑来处决所有死刑犯的省份。

当时,王立军是薄熙来手下的一名警长,也成为薄熙来的右臂人物。王立军后来因为其开创性地研究了一种特殊注射方法,使得从犯人身上摘取的器官能够保持新鲜,供器官移植所用而获奖。

同时,冯·哈根斯在大连的工厂也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塑化工厂,拥有大约250名员工来制作塑化人体,并开展研究。

然而,《明镜》周刊的曝光使得全球的注意力投向大连发生了什么,于是冯·哈根斯开始从这一形势中抽身。

这些天来,冯·哈根斯声称他的尸体来自北美和欧洲曾承诺愿意在死后捐出自己身体的人。

但是,虽然他在中国的工厂据说这些年来只是在塑化动物的尸体,在那里,仍有几家山寨工厂在运作和销售塑化人体。尤其是人体展览(Bodies: The Exhibition)已经在世界不同地区巡回展出,现在该展览被迫给出一份声明,因为该展览展出的遗体可能来自中共警方。

原文链接:Why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eleting Photos of Plastinated Bodies?
来源:VISION TIMES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202/509058.html

叫嚣不信“恶有恶报” 王本学遭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连报道)据大连媒体和有关博客报道: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黑龙江省绥化地区望奎县王本学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患肝癌病死。

王本学,男,一九六三年五月一日出生,在大连经商,曾任望奎县政协常委。从二零零一年开始,王本学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邪党六一零等非法组织的策动下,全国到处串联,四处造谣,攻击法轮大法,制作许多恶毒攻击大法的徽章,在全国贩卖。二零零三年,王本学还担任过“大连社会帮教学会”的副秘书长,参与迫害大连及大陆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

曾有法轮功学员善意制止过他,此人不但不收敛,还恶毒攻击、污蔑法轮大法师父,并口出狂言:“我就不信恶有恶报!看能把我怎么的?”其愚蠢、嚣张、狂妄至极,可见一斑。

王本学罹患肝癌多年,据说后期治病的钱还是亲戚朋友帮助凑的。他在极度恐惧和痛苦中死去,只落得个可怜又可悲的下场!

我们正告那些大陆各地还在参与迫害的恶徒,善恶有报是天理!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才能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挡了谁?中共大连军港建22米高墙防窥探

大纪元2015年01月05日讯】据大陆媒体报导,为防止近距离的窥探,中共大连海军某重要军港花一千多万元人民币,修建了八百多米长、高达廿二米的围墙,将别墅挡在墙后,但距军港数百米处的一幢幢高楼仍然对军港一览无余。

《了望东方周刊》报导,除了中共军港、军用机场以及相应军事活动等与地方建设的矛盾外,中共军事设施还存在三大问题:核心要害军事设施安全恶化;军用无线电设施面临“失聪”、“致盲”危险;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设施安全环境堪忧。

报导称,在大连有一大片的欧式别墅群,紧贴着海军某重要军港而建。在别墅的三层平台上,对于军港里有多少条军舰,什么时候出航,正在装什么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为防止近距离的窥探,中共海军基地用了1000多万,建了800多公尺长、高22公尺的围墙,将这片“海景房”挡在墙后。这座22米高墙被戏称为“世界第一”,虽挡住了近处,但距军港数百米处的一幢幢高楼对军港仍然一览无余。

责任编辑:古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