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法轮大法好被判刑四年 刘作娜沈阳监狱遭毒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刘作娜被非法判刑四年后,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据了解,刘作娜在狱中遭到狱警及犯人集体毒打。

二月四日,刘作娜被九监区女狱警李思慧(音)和犯人丛薇、赵平、包小辉等十一人扒光衣服后进行毒打,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又被关入小号迫害。刘作娜绝食抵制迫害,被拉到狱内医院进行野蛮灌食,然后又被关入小号继续迫害。现刘作娜已被送回九监区七小队(原四小队),但仍天天被包夹、洗脑,遭精神折磨。

刘作娜遭绑架、判刑经过

刘作娜,五十岁左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刘作娜的丈夫、法轮功学员金信年在单位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批捕。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刘作娜到甘井子区前关派出所去要她丈夫被逮捕的通知书,因没人接待,她喊“法轮大法好”,被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大连甘井子区法院对刘作娜非法开庭。辩护律师表示,刘作娜仅仅因呼喊“法轮大法好”,就被公检法人员以“扰乱社会秩序”和“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进行绑架、起诉与庭审,实在是“荒唐”、“太离谱了”,这样的起诉和判决在全国也是一个危险的先例。然而法庭硬是强行判刘作娜四年徒刑。

另据明慧网信息,刘作娜的丈夫金信年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底遭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后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出狱回家。

沈阳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育新路七号,邮编:110145
电话:024-89296521
九监区:武姓科长

做好人遭迫害 这样的悲剧何以重演?

文: 石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据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报道:大连妇产医院护士、法轮功学员刘新颖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位于沈阳的辽宁女子监狱,开始长达五年半的漫长冤狱。

刘新颖的丈夫曲辉原是大连海港理货员,二零零一年被大连教养院酷刑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导致高位截瘫,经历了十三年痛苦的煎熬后,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悲惨离世。

早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曲辉、刘新颖夫妇就进京为法轮功鸣冤,在大连机场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那时,他们的女儿才十个月,就被迫强行断奶,孩子整天不停的啼哭着。十三年来,刘新颖护理丈夫,抚养女儿,吃尽了苦头,期间还多次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中共大连政法委、610出动大批警力绑架了近八十名为当地市民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卫星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即“大连安锅案”。当天下午两点,秀月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刘新颖,从她身上抢走钥匙,闯到家中非法抄家,电脑、手机、大法书籍被抢走。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八点左右,刘新颖出门时,被守候在楼下的秀月街派出所一群警察绑架,警察于洋当着邻居们的面凶狠地给她打上背铐,然后将她劫持到看守所。丈夫尸骨未寒,妻子又遭绑架。看守所因刘新颖体检不合格拒收。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傍晚,刘新颖十五岁的女儿放学回家,看到家里一片狼藉,电脑、大法书、法像、还有其它物品不见踪影,妈妈也不知去向。孩子立即猜到是被警察抄家了,不由得大哭:妈妈又被抓走了。孩子四处打听,才知道妈妈被警察绑架到210医院。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这样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不知发生了多少起?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法轮功学员贺秀玲一家;河北省怀来县蚕房营村法轮功学员陈运川一家;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田心一家;新疆昌吉市法轮功学员白万珍一家;浙江台州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副教授邵敬梅一家;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中学教师邹国强一家;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一家。这一家家的悲惨遭遇真是罄竹难书,说也说不完。

看到曲辉一家所经历的悲惨遭遇,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悲剧何以重演?在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的今天,这样的悲剧为什么仍在重演?这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一个问号,是值得每个人都去思考的问号!其实答案很简单:中共不除,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停止,迫害就不会结束!

目前中国的政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共正处于解体灭亡的前夕,两亿人的退党大潮已经把中共推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要全人类都来关注一下中国的人权状况,关注一下这些被中共肆意蹂躏十六年之久的法轮功学员及他们饱经苦难的家庭,迫害何愁不结束,这样的悲剧何愁不再重演!

外媒:为什么中共政府删除了这些塑化人体照片? (图)

作者:周洁 编译

2113415999
许多人已听说过那些在世界巡回的人体展品,它们向观众展示了人体内部是什么样子。但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这些塑化人体与中国共产党的关联。

中国的网警刚刚删掉一名博客在新浪微博上贴出的这些塑化人体照片。被删除的图片标注说:“2004年,德国《明镜》周刊发表了一篇叫做‘死亡商人’的报道,讲述了大连一家尸体塑化工厂与冈瑟·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的联系”。

“它暴露了内部发生的残忍、黑暗的行为及相关秘密电邮,这些运送来的新鲜尸体内部器官不见了。”

“而且,在(大连的)这个设施里有很多的尸体。文章说,冯·哈根斯的生意与大连市政府、警察局、当地医院和监狱联系密切。直到前警察局局长王立军2012年试图叛逃美领馆后,冯·哈根斯在大连的尸体塑化工厂才真正关闭。”

冯·哈根斯拥有“人体世界(Body Worlds)”展览,并于1977年率先发明了塑化技术。他于1995年开始公开展览被塑化的人体,并于1996年成为大连医科大学客座教授。次年,他与大连医科大学合作,开设了中国第一个(生物)塑化研究中心。

1999年,冯·哈根斯成立了大连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即大连第一家尸体加工厂。时任大连市市长的薄熙来在积极寻找门路,扩展当地的经济,是薄熙来批准成立的该尸体加工厂。也是在这一年,北京政权开始镇压当时一种流行的打坐功法法轮功,该功法以“真、善、忍”为准则。

到了2001年,薄熙来被晋升为辽宁省省长,而北京的监狱和劳教所里超员关押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遭到警方的任意拘捕和酷刑折磨,以迫使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

于是薄熙来开始(在辽宁)扩展和修建大型的设施来关押这些良心犯,包括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马三家成为中国最大的监狱。同年,辽宁省也开始停止采用枪决,成为中国第一个采用注射死刑来处决所有死刑犯的省份。

当时,王立军是薄熙来手下的一名警长,也成为薄熙来的右臂人物。王立军后来因为其开创性地研究了一种特殊注射方法,使得从犯人身上摘取的器官能够保持新鲜,供器官移植所用而获奖。

同时,冯·哈根斯在大连的工厂也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塑化工厂,拥有大约250名员工来制作塑化人体,并开展研究。

然而,《明镜》周刊的曝光使得全球的注意力投向大连发生了什么,于是冯·哈根斯开始从这一形势中抽身。

这些天来,冯·哈根斯声称他的尸体来自北美和欧洲曾承诺愿意在死后捐出自己身体的人。

但是,虽然他在中国的工厂据说这些年来只是在塑化动物的尸体,在那里,仍有几家山寨工厂在运作和销售塑化人体。尤其是人体展览(Bodies: The Exhibition)已经在世界不同地区巡回展出,现在该展览被迫给出一份声明,因为该展览展出的遗体可能来自中共警方。

原文链接:Why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Deleting Photos of Plastinated Bodies?
来源:VISION TIMES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202/509058.html

叫嚣不信“恶有恶报” 王本学遭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连报道)据大连媒体和有关博客报道: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黑龙江省绥化地区望奎县王本学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二日患肝癌病死。

王本学,男,一九六三年五月一日出生,在大连经商,曾任望奎县政协常委。从二零零一年开始,王本学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邪党六一零等非法组织的策动下,全国到处串联,四处造谣,攻击法轮大法,制作许多恶毒攻击大法的徽章,在全国贩卖。二零零三年,王本学还担任过“大连社会帮教学会”的副秘书长,参与迫害大连及大陆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

曾有法轮功学员善意制止过他,此人不但不收敛,还恶毒攻击、污蔑法轮大法师父,并口出狂言:“我就不信恶有恶报!看能把我怎么的?”其愚蠢、嚣张、狂妄至极,可见一斑。

王本学罹患肝癌多年,据说后期治病的钱还是亲戚朋友帮助凑的。他在极度恐惧和痛苦中死去,只落得个可怜又可悲的下场!

我们正告那些大陆各地还在参与迫害的恶徒,善恶有报是天理!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才能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挡了谁?中共大连军港建22米高墙防窥探

大纪元2015年01月05日讯】据大陆媒体报导,为防止近距离的窥探,中共大连海军某重要军港花一千多万元人民币,修建了八百多米长、高达廿二米的围墙,将别墅挡在墙后,但距军港数百米处的一幢幢高楼仍然对军港一览无余。

《了望东方周刊》报导,除了中共军港、军用机场以及相应军事活动等与地方建设的矛盾外,中共军事设施还存在三大问题:核心要害军事设施安全恶化;军用无线电设施面临“失聪”、“致盲”危险;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设施安全环境堪忧。

报导称,在大连有一大片的欧式别墅群,紧贴着海军某重要军港而建。在别墅的三层平台上,对于军港里有多少条军舰,什么时候出航,正在装什么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为防止近距离的窥探,中共海军基地用了1000多万,建了800多公尺长、高22公尺的围墙,将这片“海景房”挡在墙后。这座22米高墙被戏称为“世界第一”,虽挡住了近处,但距军港数百米处的一幢幢高楼对军港仍然一览无余。

责任编辑:古清儿

敲不开的门

文/辽宁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有一扇门,曾经每天为一群天真烂漫的学子开放着,在门的里面,总是能传出一位老师风趣、生动的讲课声,学生们的求学梦想,在老师的谆谆教导之下充满希望地绽放着。而如今,这扇门却无法敲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因一场冤狱而停留在二零一二年的七月六日。

这位老师名叫郝跃珊,是大连开发区一位颇受家长和学生好评的物理老师,她办的培训班口碑非常好,许多学生慕名而来,每年招生名额都超出计划。郝跃珊为人善良、热情,从教二十多年,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她教的学生成绩优良,有的还曾获得过全国物理比赛一等奖。她不但教导学生知识,也教导学生做人的道理,时常在精神上启迪学生,学生们都喜欢和她谈心,许多生活中想不明白的事情都愿意和郝老师交流。

有一对双胞胎姐妹,平时总爱攀比,本来应该最亲密的俩个人,却总是有分歧。郝老师告诉她们,能成为双胞胎姐妹是莫大的缘份,她们应该珍惜这缘份,俩个人不应该是对手,而应该相互扶持、共同提高。还有一个学生考上了大学之后,放暑假时来看望郝老师,一看老师上课忙的做不上午饭,总是糊弄,就主动留下来帮忙做饭,虽然手艺不是那么太好,但这份浓浓的师生情谊却让人感到非常温馨。

对于郝跃珊教过的学生们来说,她就是一位良师益友。可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老师,如今却因为所谓的大连“安锅案”被非法判了四年冤刑。

有这样一则报道,在朝鲜看韩剧属于犯法,要被入狱。当今中国人觉得极其荒谬、可笑,认为朝鲜当局精神不正常,没有理性。那么,发生在中国的“安锅案”和朝鲜当局禁看韩剧又有多大的区别呢?中共判郝老师的刑,其目的也是害怕中国人收看到国外的电视节目,尤其是新唐人电视台。新唐人电视台是一家立足于社会的全球性华语卫星电视,是一家公平、正义的电视台,敢于揭露中共邪党的种种败迹和其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证据,这些都让中共邪党如芒在背,害怕中国人终究能认清它的恶魔本性,从而摆脱它的束缚,唾弃它。

或许您已猜到,郝跃珊老师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是的,郝老师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已将法轮功“真、善、忍”特性深深的溶到了自己的生命中,“真、善、忍”这三个字为生命开启了一扇返本归真的门,因为懂得了这三个字,生命显得更加充实和有意义。法轮功被迫害以来,郝老师象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坚定的走上了向民众讲清真相、揭露迫害之路。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郝老师被金州新区哈尔滨路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家里被抄,私人物品被抢。她将近八十岁的母亲郭玉英老人从外地匆匆赶来,为了想见女儿一面,多次去派出所、看守所协商,可是都遭到无理的拒绝,还被监视居住。后来,老人顶着压力为郝老师请了律师,律师到那几天,老人刚刚送走了突发白血病去世的妹妹,在这种失去至亲的悲痛中,郭玉英老人咬紧牙关, 平静的接待了律师,因为她知道,虽然自己年岁已大,但是自己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为了法轮功的清白,为了女儿的清白,再苦、再难都要坚持,老人的善良和真诚也感动了律师,律师了解了郝老师的情况之后,从法律的角度列出了几项无罪条款,这让郭玉英老人充满期待。可是,在这个失去法律的国度里,一切为维护正义的行动都更能证明中共邪党对老百姓是根本不讲法律的。在当今中国,当官的可以贪成千上百亿,老百姓不能摆地摊糊个口;当官的随便欺骗百姓不违法,老百姓说句真话有可能就“犯法”。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大连开发区法院在一号法庭对郝跃珊老师进行非法庭审。法庭上,郝老师慈善的陈述,律师正义有力的辩护,令法官、公诉人及在场的人都静静的听着,律师为郝老师做了无罪辩护,然而,庭审结束后,郝老师依然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

从二零一二年七月到二零一四年五月,将近两年的时间,郭玉英老人没有见到女儿一眼。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老人和家人多次遭到迫害,一桩桩苦难往事,一年年剜心透骨的等待,老人倒下了,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这一天,郭玉英老人带着遗憾,带着对女儿的期盼悲凉的离开了人世。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大连开发区法院对郝老师非法宣判四年冤狱,连宣判的罪名都莫须有。

虽然在当今的中国,正邪、善恶被中共邪党混淆,但是相信这个世界上依然存在着公理,迫害善良与正义的中共邪党注定被历史的公正所淘汰。真心的祝愿郝老师能早日回到想念她的学生身边,让那扇敲不开的门再次敞开,让门的里面再次充满着希望和阳光。

沈阳监狱用饿饭折磨曲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目前,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滨妻子,正急迫要求沈阳监狱:停止让曲滨挨饿!

曲滨:“给吃的东西有限,不让吃饱,故意的”

2013-8-8-minghui-dalian-qubin
曲滨

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滨、佘钺等人被非法送入沈阳第一监狱已经两个多月了,当时他们的家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送往沈阳第一监狱,九月十九日,曲滨的妻子去姚家看守所存衣服,看守所收了。当她看到有往外转人的时候,就问看守所的人,看守所的人说“有没有重名的?”这才说“转辽南第一监狱了”,这样,曲滨的妻子才把衣服拿回来。随即打电话给辽南第一监狱,答复是“不知道”。经过曲滨妻子想方设法的打听,得知曲滨已被转走,但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

九月二十九日,家属们去沈阳探视,但监狱不许会见,不许存衣服,不许存钱。家属只能失望而返。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曲滨家人去探望,看到曲滨走路是扶着墙走,很艰难,头发被剃光,指甲有一厘米多长,没有剪。极端缺乏营养,面黄肌瘦。曲滨告诉妻子:“感觉就是饿,给吃的东西有限,不让吃饱,故意的。”他的妻子才知道是狱方故意不让吃饱饭。她要给曲滨存钱,一个叫金旭的狱警说没有卡,不能存,办卡也得半个多月能办下来。回来后,曲滨的父亲经常给监狱打电话,询问办卡和存钱的事,监狱方面不接电话。接了也是推诿,说等通知。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没办下来。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曲滨的妻子到沈阳第一监狱十九监区探望丈夫,狱警说:“曲滨违反监狱规定,不让见。”曲滨妻子问是什么规定,狱警说不出什么规定,让她去找领导。曲滨妻子就到旁边的楼找领导。

在一楼,门卫帮她打通主任的电话,一个姓赵的主任出来答复:“曲滨不听管教的,不让见。”曲滨妻子见丈夫心切,就跟着这个主任要求见领导的时候,他突然暴跳如雷,大声吼叫:“你回去!”这突然的变故,把曲滨的妻子吓一跳,同时也为曲滨捏把汗:原来丈夫就是在这样的“主任”管理的监狱中,可想而知,丈夫的境遇有多艰难。

曲滨的妻子自己孤单一人照顾着上初中的儿子,还要工作,养家糊口,从大连到沈阳,去一趟真不容易,结果失望、难过的回来,坐在回大连的火车上,想着这十四年与曲滨结婚以后家庭所遭遇的一切,禁不住泪流满面:她的儿子刚出生,还在坐月子期间,曲滨被警察抓走、非法劳教。

曲滨屡遭迫害经历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十五年来,年仅四十岁的曲滨,历经魔难,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曲滨在大连教养院遭受吊铐,电棍电击等各种迫害,满身长满疥疮。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教养院警察王军、姓朱的等领着四个犯人(用减刑利诱犯人)象疯了一 样把曲滨、曲飞、常城衣服扒光,用胶皮棍一顿乱打,高压电棍猛电,好几个电棍同时电一人,电脚心、腿弯、腋窝、脸两颊、嘴、生殖器……残忍至极。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号,大连中山区公安分局到曲滨的原单位大连某印刷厂绑架曲滨,关押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六区11号。为给迫害制造借口,中山区公安分局曾三次提审曲滨,每次都使用极其卑劣、残酷手段,对曲滨进行恶毒折磨。曲滨身体极度虚弱,眼睛被警察打坏。曲滨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七十九名大连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到绑架。据称主要针对帮助居民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当天早八点,曲滨在单位金州东方渔港酒店旁的车站等车,被大连青泥洼派出所警察绑架。曲滨以绝食抗议绑架,看守所在强行灌食的过程中将食管插到曲滨的气管里并灌入食物,曲滨虽然极力将食物呕吐出来,但身体依然受损,瞳孔放大,危在旦夕,看守所这才不得不放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曲滨被大连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再次绑架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七天后由于身体问题人被放回。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曲滨再遭绑架,因生命出现危险,于年底被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曲滨在金州被绑架,接着被非法判刑六年。

现在在沈阳监狱中,这个因为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竟遭“饿饭”折磨。这就是中共监狱的所谓“人性”化管理。目前,曲滨妻子正急迫要求沈阳监狱:停止让曲滨挨饿!

监狱管理局:
电话:024-31967126
局长单成繁024-31967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