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毒药上市救上万婴 加国获勋章女医辞世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洋综合报导)著名加拿大女医生凯尔西(Frances Oldham Kelsey)上周五(7日)辞世,享年101岁。“这药有毒,不能上市。”这位当年不惧药厂压力,力阻会造成畸形胎儿的抗孕吐药沙利度胺(Thalidomide,又名反应停)上市而拯救成千上万儿童的女医生,被美国誉为英雄。

与女儿居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的凯尔西,在辞世前上周四(6日)下午,她获得安省省督颁发的加拿大勋章(Order of Canada)。当时陪在她身边的女儿克里斯汀(Christine Kelsey)表示,加拿大当局原定于9月赠勋,但由于母亲健康恶化,因此决定提前。

在上世纪60年代,在美国食品暨药物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负责审查新药工作的凯尔西,因质疑抗孕吐药沙利度胺的安全性,阻止FDA审批这种药物,让超过2万名美国婴儿免受畸形之苦。

日前《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报导了凯尔西当年力抗制药厂的经过,称她是“英雄”。

不畏药厂压力 挡下沙利度胺

沙利度胺是在1956年由西德(德国统一前)一家制药厂生产上市。在当时,沙利度胺被认为是最安全的镇定剂,作用快、不成瘾也无毒性。同时医疗界也发现沙利度胺对抑制怀孕造成的呕吐非常有效,因此使它在欧洲广为使用。但后来医学界发现,沙利度胺造成婴儿严重先天缺陷,包括肢体残缺、内脏损伤、失聪和失明等。

当时在FDA负责审查新药的审核员凯尔西发现有关沙利度胺的成分报告不够详尽,怀疑沙利度胺安全性,因此要求制药厂梅里尔(William S. Merrell)提供更多沙利度胺的毒性分析等数据,否则无法核准上市。而当时,沙利度胺已在欧洲和加拿大等众多个国家成功上市并且热销,却在美国遇到阻力,梅里尔公司为了让该药在美国能尽快上市,用各种方式向FDA施压,还批评凯尔西固执。

尽管这样,凯尔西仍坚持要求梅里尔公司提供更多证明。后来她发现了更多的证据显示,沙利度胺的安全性越来越受到质疑。凯尔西说:“我总觉得有关这种药物,他们(梅里尔)没有对我完全坦白,每一次会面都是这样。”

1961年11月,欧洲研究发现,沙利度胺可能导致胎儿罹患海豹肢症(phocomelia),许多国家也开始出现“沙利度胺儿”。凯尔西正式驳回沙利度胺的上市申请。因此沙利度胺未能在美国上市。

最终研究显示,沙利度胺可穿透胎盘,影响胎儿发育。欧洲和加拿大有近1万名婴儿因此四肢畸形。

据美联社报导,全球各地都有关于沙利度胺的诉讼案。在2010年,继同意赔偿2,000万英镑(约3,100万美元)后,英国政府也因为这种药物造成的伤害,公开向所有受害者道歉。2013年,纽西兰和澳洲受害者提出的诉讼,也以8,900万澳元(约8,100万美元)达成和解。

拯救成千上万儿童 一生获奖无数

由于凯尔西仍力阻FDA核准沙利度胺推出,使成千上万的婴儿因此获救,免于畸形。有研究指出,若不是凯尔西在最后关头挡下沙利度胺,美国可能有超过2万名婴儿因此受害,凯尔西杰出的判断力成功阻止悲剧发生。

凯尔西在FDA工作还推动了1962年的药品监管相关法令的修法,新药上市需提出严谨的成分、效果、副作用分析。

凯尔西一生获得无数奖项:1962年,时任美国总统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特地授予她杰出联邦杰出公民总统奖(President’s Award for Distinguished Federal Civilian Service),2000年凯尔西入选美国国家女性名人堂(National Women’s Hall of Fame)。

凯尔西在美国FDA工作了45年,在2005年从FDA退休。2010年,FDA设立凯尔西奖,用来表彰FDA中的优秀员工。

生命最后时光 获颁加拿大勋章

美联社报导,加拿大安省省督多德斯韦尔(Lt.-Gov. Elizabeth Dowdeswell)周四(6日)下午向凯尔西颁发加拿大勋章。她说,能向凯尔西颁发勋章是她的荣幸。

之前多德斯韦尔以为凯尔西长期居住在美国,所以未能早些时候向她颁发这个勋章。

凯尔西的女儿克里斯汀说:“母亲一直认为她是加拿大人。我很高兴,省督办公室能在她有生之年颁给她这个奖项。”

加拿大总督约翰斯顿(Gov. Gen. David Johnston)办公室周四说,在凯尔西的职业生涯中,她帮助美国改善药物监管程序。

1914年法兰西丝‧奥尔德姆‧凯尔西出生于加拿大卑诗省(British Columbia),1935年拿到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理科硕士学位,隔年进入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攻读药理学博士学位。完成学业后,凯尔西在美国多所大学任教,在1956年入籍美国。1960年,凯尔西进入FDA工作,主要负责审查即将上市的新药。

责任编辑:苏漾

Advertisements

女医生肺癌晚期 修大法重获新生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岁,是某直辖市市级医院的女医生。二零一二年八月,突然腰阵痛,发展到刺痛到剧痛,不能下蹲了,睡在床上就起不来,更不能翻身。住院一查是晚期肺癌。已经转移到脑(三处),肝(四处),骨(胸椎九、十、十一,腰椎一、二、三、五),已不能手术。

主治医生(我的同事)向家属发了病危通知书:“生命只有三个月的期限了,做好后事的准备。”噩耗传来,丈夫惊慌,茶饭不思,九十岁的老母伤心落泪,儿子从日本回来也无良策,托亲朋好友打听良方,求得生命的延续。

医院化疗、放疗对全身的摧残,导致我恶心呕吐。抗癌药对我无效,我耐药!一闭眼就见鬼魂抓我。

就在我呼天无路,无可奈何,生不如死的情况下,我的一个好友(法轮大法弟子)来看我来了。她问我有一线的希望愿不愿抓住,我坚决的点头。我问她的师父是什么人?她背诵《洪吟三》〈还原〉。我一听心中一震,觉的有救了。当即作了“三退”(退党、团、队)我手捧“生命护身符”,不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我在黑暗中见到光明,升起了生命希望。

我天天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天下来,能下床了,轮椅不要了,说话有力了,三个月过去了,六个月过去了,两年过去了,我还活着,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走路跟健康人一样。我从内心深处感谢李大师,给我第二次生命,感谢他教导的弟子时时关心我,给我送来了大师的书,教功光盘,令我喜出望外,终于见到了大师的慈容,行云流水的功法。我要认真学,好好炼,也想成为大法弟子。

大法的神奇让我老母亲(老党员)、丈夫(团、队)以及亲人都做了“三退”,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

大法的神奇让同室七、八个癌症病人重获新生,其中有一个女孩(肺癌),不但病好了,她原来工作过的一个私人家具厂,还给了她几万元的生活补助费,这是她们厂从来没有过的事。她叫我代笔也向李大师表达感恩。

我的神奇经历震动了医院。二零一四年二月底,我的同事(包括院长)、同学(都是其它医院的医生),在南滨路酒楼请我,他们说不是亲眼所见,是根本无法相信的。我跟他们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发了大法真相资料及神韵光盘,我真心希望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我想让更多的人得到大师的光辉普照。”

江苏省溧阳市女医生黄文琴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溧阳市清安医院医生黄文琴,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屡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法制科、卫生局等部门迫害。

黄文琴,女,大学学历,主管药师,今年46岁,是1999年6月走进大法修炼的。从前她患有心脏病,神经性头痛,失眠,胃窦炎,腰痛等疾病,头疼严重时连拉带吐,眼睛也不敢睁,头象要爆炸似的,全身无力,脸色苍白。修炼法轮功不到半个月,多年的顽疾不翼而飞。

2007年10月,黄文琴被西门派出所警察管卫彬等人暴力绑架到西门派出所,被非法和吸毒、盗窃男犯人关押在一起。2010年7月5日黄文琴被国保大队、610绑架后再被非法劳教一年。

2010年6月3日,黄文琴正在医院上班时,被国保大队长王海马和虞文彬、韦燕及清安排出所警察周建民强行绑架到清安派出所迫害,他们对她连夜进行长时间非法审讯,对她进行抽血化验,让她在全是蚊子的地方过夜。

6月4日,王海马带着院长任学祥、警察韦燕、赵兆、张斌强行抄家,并且抢走了黄文琴的钥匙,恶警张斌扛着摄像机,就象黑社会土匪一样多次闯入黄文琴的住宅,强行打开房门和单位办公室抽屉,非法抢走了电脑、MP3、A4纸、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把她家的衣服翻得乱七八糟,她的住处被翻得一片狼藉。

2010年7月5日,虞文彬、韦燕、蔡进、赵俊等5人再次闯入医院,强行将黄文琴绑架到溧阳市看守所门口,虞文彬、蔡进、韦燕暴力强迫黄文琴在拘留书上签字,黄文琴拒签,他们按住黄文琴的手强行她签字,在暴力迫害过程中,致使她血压升高,心跳加快。狱医姚水元建议去人民医院做心电图,虞文彬、蔡进、韦燕、赵俊等几个人又强行给她戴上手铐押送到人民医院检查。在看守所里,狱警目无法纪,毫无人性的管理。她所关押的牢房多次被严管,天热只给少量的水喝,天天洗冷水澡,有些男警察在女关押人员洗澡时,借机巡回、偷看她们洗澡。许多女关押人员例假来了也没有热水洗漱,她们被中共体制下的看守所迫害的月经不调、大量出血、经期延长,血压升高。看守所每天强迫关押人员从事高强度的工作,做电脑键盘、搓具有毒性的二极管。很多人搓二极管手指搓得出血、出脓,指甲脱落,皮肤红肿,还被强迫继续搓,每天奴工14多个小时。因为多做可以给看守所多创造经济效益,狱警可以多拿奖金。

虞文彬、韦燕、蔡进和法制科警察董建新、马闯华、朱甜恬多次恐吓、诱骗、非法提审黄文琴,虞文彬在非法审问她一边无耻地说:“你混得比我们还好,在阳光城市买了这么大的房子,你有什么本事啊。”一边诱骗她说:“你只要认错了,承认给了潘凤金法轮功资料,我们就不处理你”。他们威胁和恐吓她高三年级的儿子,说:“你态度好点,我们就不处理你了。”看守所医生姚水元、恶警沈志娟、徐帅林和姓向的恶警积极配合恶党迫害她,最后她被非法劳教一年。沈志娟和恶警朱甜恬等非法剥夺她向法院起诉的权利,不准她请律师,沈志娟没收了她上诉到法院的诉讼书。董建新诱骗她说:“你先向常州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如果没有结果你才可以再去法院上诉”。黄文琴相信了他们的谎言,中了他们的圈套,最后市公安局、市610伙同溧阳市看守所和恶警沈志娟秘密地将她送往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句东劳教所)继续迫害。她被秘密送走时,因担心她的血压升高劳教所拒收,狱医姚水元、恶警沈志娟和姓向的恶警强制她吃降压药。

黄文琴被绑架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就被强迫裸体验身,强制剪发,把她的头发剪得男不男,女不女。她刚进劳教所时,年轻、漂亮。不到半个月被恶警张静、王红、吸毒卖淫犯人夏永芳(江苏省女子劳教所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怂恿犯人牢头狱霸,用“减刑”来引诱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恶人夏永芳是南京江宁人,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原劳教一年获减期两个多月)迫害得不成人样,血压升高,头发花白、视力下降,眼睛视物模糊。经常被罚站、不让大小便,不让洗脸刷牙。因她拒绝吃利尿类降压药,王红就叫包夹夏永芳、汤希、孟艳芬将她拖到操场上在烈日下长时间曝晒,不让她喝水,不让她上厕所。最后她被强迫服药,服了这种药以后,口干舌燥、尿量增多,王红指使恶人夏永芳不让她多喝水、肚子憋得痛也不让她上厕所。为了逼她“转化”,王红安排夏永芳、汤希、孟艳芬、乔仲锦等5个包夹监视她,对她搜身、逼她写检讨书、抄“所规队纪”,王红指使汤希24小时记录黄文琴的一言一行。她每天被逼迫7小时“训练”——站军姿、踏步走、正步走、跑步走,天天重复这个动作,她的大腿被迫害的水肿,变粗,脚肿得不能穿鞋,但这种魔鬼式的训练也必须坚持,稍有反抗就被罚站到夜里12点,早上5点必须起床。不到半个月,在烈日下的她被迫害的又黑又瘦,脸上全是黑斑,头发花白,眼睛模糊,血压高达180-110,体重不到40公斤。在这种情况下,恶人对她的迫害反而变本加厉。法轮功学员每天一人一瓶热水(包括喝水、洗头、洗漱),恶人夏永芳也不让黄文琴用,夏天只让她喝少量的水,天冷只让用自来水洗头、洗漱,冬天盖一条又脏又薄的被子,她常常冻醒。

夏永芳在劳教所为所欲为,经常欺压别的劳教人员,以恶警的口气教训、谩骂其他人,记得在牢房里,有个20岁的女孩例假来了,血一滴一滴往下流,裤子上全是血,恶人夏永芳都不允许她用马桶,任凭血往下流。这就是中共劳教所教育出来的毫无人性的牢头狱霸。

劳教所恶人、恶警不仅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更毫无人性的不让大小便。早上二百七、八十人必须在20分钟内上完仅有的十个坑的厕所(有二坑,牢头狱霸专用),有时刚轮到,起来慢一点,“厕所所长”卖淫女周梅芳(溧阳市南渡人)就把一盆冷水泼过来淋透全身。

法轮功学员例假来了,恶警不让买卫生巾。早上刷牙洗脸,只能用一小杯水。夏天洗澡七、八个人一个水龙头,从脱衣到洗完,不能超过2分钟,洗完,身上还是臭味。大热天三、四十人住在十六个铺位的房间里,一米宽的床上睡三个人,午休时睡4个人。

黄文琴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溧阳市610主任史革新(现已经调走)、国保大队多次穿梭于劳教所,披着伪善的面纱去“看望”黄文琴,当他们看到黄文琴的模样时大吃一惊,半个月前的她和现在判若两人。黄文琴在被迫害的一年里,儿子正在读高三,丈夫由于要照顾儿子被迫放弃上海的工作,她的母亲孤身一人经常以泪洗脸。黄文琴被非法劳教期间,溧阳市卫生局邪党书记冯伟民、人事科科长马建芬和清安医院院长任学祥非法停发她一年的工资,致使她一家三口没有生活来源。任学祥,此人原清安医院院长,现调到别桥乡镇卫生院,他在清安医院任职期间,对善良、正直的法轮功学员黄文琴非常苛刻,药房新年值班,他从来不发加班工资给黄文琴。黄文琴从黑窝回来的第二天,常州市610头目季黎明和清安排出所警察周建民再次去黄文琴家继续骚扰。2011年7月,卫生局人事科长马建芬、清安医院院长任学祥、财务会计梁学红为了讨好邪党,非法降低她的工资,扣除部份降温费、公休假补贴费、生活费,给她年终考核不及格,在经济上再一次迫害她。

2013年1月,溧阳市卫生局局长王海保、邪党书记冯伟民、现任院长仍然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政策,继续在经济上迫害法轮功学员黄文琴,将她应得的一年财政补发工资全部扣除。黄文琴多次找到局领导,对他们说法轮功在中国现行的法律是合法的,非法克扣工资是违法行为,他们都以各种借口回避她,因曝光了他们的非法行为,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对黄文琴进行打击和报复,并且多次向610举报报复。

溧阳市公安局610局长:手机13906145202;综治办主任:吴旭辉
溧阳市610主任:手机:13906145024;13301497020;
溧阳市政法委前任书记赵国兴:手机:13801490036;
溧阳市现任政法委书记,手机:13906140222;
常州市法制科:尚建荣;常州市610主任:季黎明;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
溧阳市国保大队:王海马,手机:13906141208;
教导员:赵兆,手机:13915883788,
虞文彬:手机:13801495117,
韦燕:手机:15806142008,
蔡进:手机:13813533555,
法制科科长:董建新,手机:13915882598;
朱甜恬,手机:13701592928;
马创华,手机:13901497818
溧阳市西门派出所,电话:0519-87222110,董一平,手机:13801493399;
管卫彬,手机:13801492511
溧阳市看守所传真:0519-87110358,所长:缪正方;副所长李海军,手机:13861095808,
狱警沈志娟:宅电:0519-87232233,丈夫余云峰手机:15051998188;
狱医:姚水元,手机:13814768926;电话:0519-87328323转8050,溧阳市清安排出所警察周建民,手机:13961280268,溧阳市卫生局局长:王海保,手机:13901498682,办公室电话0519-87201966,
纪委书记冯伟民:手机: 13861095168;
卫生局人事科:电话:0519-87223183
科长:马建芬,手机:13861160812,宅电:0519-87262179;
清安医院院长室电话:0519-88305120、传真:0519-87100955,现任院长:顾献忠,手机:13862690907;
前任院长:任学祥,手机:13861200038;主办会计:梁学红,手机:13961286432;

兰州“六一零”谎称急诊 绑架善良女医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半左右,路玉英医生正在外面办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一个烧伤病人等待救治,要她赶快回来。她听到后,立刻返回诊所。当路玉英赶到诊所时,兰州市安宁区“六一零”办的史怀忠,带着安宁区银滩派出所、安宁国保大队、安宁堡街道办事处几个单位共十五人左右一拥而上,将她绑架。

四十八岁的路玉英是烧伤专科医生,家住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街道居民路,心地善良,关爱患者。十一月二十二日,家人到处找人,才得知路玉英已被绑架至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据悉,路玉英为了抗拒非法关押,自十二月八日开始至今一直绝食抗议,洗脑班恶警已经将路玉英从一个健康的身体迫害成高血压、心脏病的症状,现在身体非常虚弱。

现在家人万分着急。每天慕名来找路大夫看烫伤的病人络绎不绝,还有许多外地病人,病人满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愤恨之心而去,痛斥公安的流氓行径,质问这些绑架路玉英的公安们,是谁在制造不稳定!一个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何罪之有!

家属要人 洗脑班当面迫害

近一个多月了,路玉英的丈夫(汽车司机)因此无法正常上班;儿子(中专学生)为此无法学习、生活;烧伤的病人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更严重的是时至今日,无任何个人和组织告知路玉英为何被抓,也没有见到任何抓人的司法手续。

十二月五日早,当路玉英的家人到银滩派出所要人,指出他们抓人是违法的,要求无条件放人时,派出所副所长韩桂玲(女)说:“我们没有绑架、抓人,我们只是‘送她’到教育转化学习班学习”。路的家人说:“她是妻子需要照顾家庭,她是母亲需要照顾孩子、她是大夫许多病人需要治疗。你们违背本人意愿,不通知家属,强制的让她失去自由、给她强制洗脑,你们不是绑架是什么?她在家里做饭、洗衣、操持家务、给病人尽心地送医送药,犯了哪条法?”韩桂玲回答说:“路玉英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是×教,所以我们要给她办学习班,强制转变她的思想,不转化不行。”家属说:“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你说法轮功是×教,请拿出法律文件来!中国现行法律法规中哪儿写了法轮功是×教?”韩副所长回答不上,气急败坏地说:“你也是法轮功,你走!你走!我不跟你说。”就这样连推带搡将家属从二楼推到一楼。

路玉英的家属只好又去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去要人,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十一点,正碰上恶警剡永生、祈瑞军、杨东晨、医生马欣(音)等多人,将路玉英绑在椅子上用塑料管给灌食。路玉英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她对家人说:“帮我请律师,将我被迫害的事实上告法院!”当时家属追问恶人们为什么把人整成这个样子,医生马欣却说:“她都是装的,你请律师上告,我是医生,如果出现任何事情,我能承担任何责任。”

中共公安、政府部门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情况下,随便私闯民宅、随便绑架抓人、非法关押、强行洗脑,甚至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家属的面强行灌食迫害。

善良的“法轮功大夫”多次遭迫害

路玉英医生二零零零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身心受益,从本质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修炼前她是一个性情暴躁,大大咧咧的人。修炼大法后,她决心要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她开的专治烫伤、烧伤诊所里,每天都有不同程度烫烧伤的病人,有些病人烫伤面积大,烫伤程度深,给这些病人每天换药是件很头痛的事,由于剧痛,病人根本都不让接触创面,哭喊叫嚎什么样的都有。在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前,她根本不管这些,直接用力猛的一下就将创面上的敷料纱布撕下,痛的病人屏住呼吸,半天喘不过气来,头上豆大的汗珠往出冒。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常说:作为一个医生要有端正的品性和良好的医德,要能感知病人的痛苦。以后她给病人换药时先用药水浸泡敷料纱布,再用镊子一点一点的轻轻的剥离,一边剥离一边安慰病人,有时给病人放一些如同天籁之音一般的歌曲,来减轻病人的疼痛。病人对这个时时为自己着想,工作认真,态度和蔼可亲的大夫,亲切的称她为“法轮功大夫”。

修炼大法后,路玉英事事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对人对事的热心非同一般。谁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心结她都会及时帮助排除。由于烫伤很突然,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外来打工的人根本没钱,烫伤又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路大夫都是会说:先治病,看好病了再说。现在医院费用高,烫伤面积稍微大一点的,在医院要花费二、三万,而且会留下疤痕。而在路大夫那里只花一、二千元,且不会留疤。就是这一、二千元,有些人也是拿不出来。路大夫经常免费诊治,对于病人的千恩万谢,她总是真诚的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我是不会这样做的。病人在她那里看病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方便,随意。

路玉英这样一个时时、事事、处处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好人,却在修炼大法后,多次遭非法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因说句真话,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市天地派出所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关押了四十多天,然后返送到兰州市安宁区沙井驿派出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五月底被兰州市安宁区分局恶警韩明绑架到七里河西果园看守所(关押在十四大队十号监舍,迫害人:石所长、孙队长、田队长),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告知家属把人接回。二零零二年被送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路玉英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被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绑架,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兰州市安宁区银滩路派出所吴所长、程片警等到桃海市场大法弟子路玉英家进行骚扰,逼迫她搬家。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兰州市“六一零”人员、警察、街道人员联合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至今。

相关信息: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地址: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
邮编:730050  联系电话0931-2868792
校长:剡永生  副校长:赵剑  书记:祁瑞军  医生:马欣
值班警察:许志红(女) 杨东晨 13399315065
陪员:孔庆英(兰州504厂退休工人)
银滩派出所报案电话:09317671319
安宁堡乡街道综治员:朱宗军 朱佛祖 豆明德一直参与迫害路玉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0/-250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