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奶制品新毒物:“皮革水解蛋白”

2011年2月15日 星期二

两年前就有人举报不法商人继添加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在奶粉中加入新款有毒物质“皮革水解蛋粉”,中国农业部近日说要抽检牛奶中的皮革水解蛋白。

继后三聚氰胺毒奶后, “皮革水解蛋白”是中国奶制品里发现的新毒物,检测难度比三聚氰胺大。中国农业部2月12日发布 “2011年全国生鲜乳品质安全监测计划”和“农业部生鲜乳品质安全监测工作规范”,要检测包括三聚氰胺、皮革水解蛋白和堿类物质。

2009年2月即有人举报浙江金华市晨园乳业有限公司向奶粉中添加皮革蛋白粉来提高蛋白质含量的违法行为。2009年3月18日,浙江省质监局检测出金华市晨园乳业生产的多批次牛奶中含有“皮革水解蛋白粉”的物质。

据报导,皮革水解蛋白粉的生产原料主要来自皮革厂的废料,皮革本身含有重铬酸钾和重铬酸钠,用这种原料生产水解蛋白,重铬酸钾和重铬酸钠自然会被人体吸,久而久之会导致癌症,或是使关节疏松肿大,甚至造成儿童死亡。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81459-1.asp

为了孩子的奶粉,大陆妈咪跪求香港同胞

致香港同胞

香港人民:
我求求你们。
我们的孩子也是人,
若非万不得已,
谁去香港买奶粉?
虽然祖宗曾说:
“男儿膝下有黄金”,
但我不是男儿,
我是母亲,
我愿跪下求你们,
尽管我绝不会跪权贵们。
你们可以恨我们不挣,
但请同时哀孩子不幸。
何况本是同根生。
若我们全部死绝,
中共又会去害何人?
请你们高台贵手,
设法多多进口奶粉。

此致
敬礼!
一位痛苦的大陆人

大陆人疯抢 香港妈妈买不到奶粉愤怒至极

大陆人在香港抢购奶粉,导致香港奶粉供应出现短缺,买不到奶粉的香港家长愤而在网上发动“奶粉税革命”,要求港府向携带未开罐奶粉回大陆的人征收“奶粉离境税”,税率为奶粉原价的10倍。

一名妇女打电话到电视台节目中反映:“要逐个轻铁站去扫那些万宁、屈臣氏等(药房),都没有货,要去到第二个区,即那些老人区,搬那些奶粉回来。”

  她引述药房负责人说:“总之现在就是缺货,你不要,我就留给那些客。人家一箱箱买,你们那些香港人,就买一、两罐,那我都不用做你们的生意了。”

  另一名妇女投诉,因买不到奶粉,她的两岁孩子已没有奶粉食用三个月,被迫转喝牛奶。

  大批大陆游客及水货客(走私)到香港疯狂抢购奶粉,使奶粉价格屡创新高,更导致香港经常出现奶粉荒。

  港九药房总商会理事长刘爱国表示,多间药房出现大陆人购入全部奶粉的情况,由于这些大陆顾客愿意付出每罐多约50元港币,导致奶粉供不应求。

  他说,其实药房已增加了两成进货,但每天该会仍接到10多个电话,投诉买不到奶粉。商会已要求药房尽量留货给本地客,但不排除过完农历年后,才可恢复正常供应,婴儿可能要被迫转喝牛奶。

  数百名香港家长日前在亲子网站留言,建议港府开征“奶粉离境税”,以保障香港婴孩有足够的奶粉供应。

港府:出口税须小心研究

  不过,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昨天指出,商品的出口税必须很小心研究,很少政府只局限带走某种物品而征税。此外,对出口奶粉征税,也要考虑到会否影响香港在世界贸易组织方面的协议等,必须很小心研究才行。他说,最重要的还是增加奶粉的供应。他指出,业界表示市面的奶粉供应充足,只是一些牌子供应紧张。

  虽然家长们承认,征收奶粉离境税的建议很难获得港府的采纳,但不到一个星期已有数百名家长在网上支持这个建议;更有网民形容,这是香港历来最大规模及成功的网上联署行动。

  香港消委会总干事刘燕卿表示,已经联络奶粉供货商,要求他们稳定奶粉供应。被问到是否发现有人将奶粉囤积居奇时,她表示没有证据,但会加以留意。

  她说,消委会将与供货商继续沟通,了解情况,并要求供货商设立热线,让市民查询何处有奶粉售卖。

  大陆人突然纷纷到香港抢购奶粉,除了因为年前的毒奶粉事件仍令家长对国产奶粉恐慌外,也因为中国最近调整政策,打击活跃在各大网站的海外代购业务。

  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发布通告,决定从去年9月1日起调整进出境个人邮递物品管理政策,关税免征额度从现在的港澳台地区400元、其他国家和地区500元,降至50元。因此,透过网站经营的海外代购商品,就必须涨价。这也导致水货客将商品带过关,比网上的海外代购更合算。

  据海关总署《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完税价格表》,奶粉的完税价为每公斤200元人民币,税率为10%,也就是说,每公斤奶粉的税额是20元人民币。

  以大陆妈妈们喜欢的日本奶粉为例,按过去的规定,每寄25公斤以上的奶粉才达到征税标准,相当于27罐左右。但去年9月1日之后,一次只能寄两罐才可以免于征税。

“毒奶粉”阴魂不散 大陆父母偏好洋奶粉

  2008年中国大陆发生的“毒奶粉”事件轰动中外,经有关部门紧急处理后,事件已告一段落。但奶粉含有三聚氰胺的阴魂始终不散,家长们总是提心吊胆。

  过去两年,虽然有一大批问题企业被查处,但“毒奶粉”还是借尸还魂,经过各种包装,以各种含有乳品的食品形式出现,令人防不胜防。

  此外,“毒奶粉”受害者的集体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被控以“寻衅滋事”罪,虽然最终获得“保外就医”,但大陆的公信力大受影响。

  由于婴幼儿肾脏发育还不成熟,奶粉中含有过量的三聚氰胺,会危害到婴幼儿的健康;五公斤重的婴孩,每天喝250克,连续四周每周喝六七百克,就会肾生石致死。

  有关专家指出,频频发生的奶粉质量安全危机,只能说明在此过程中,大陆有关部门屡屡失职。

  此外,失责者没有被追责,更导致局面失控。因此,大陆在奶粉行业的地位和在食品安全领域的信用,受到重挫。

  过去两年,大陆的父母在购买奶粉时,偏好舶来品。这反映他们对大陆监管部门彻底失望之后的无奈。

  据中国农业部统计,去年,大陆进口奶粉与国产奶粉仍平分秋色;但今年,洋奶粉占有率有望超过50%。

  农业部发言人坦言,对有关发展感到非常担忧。产业链一旦遭到彻底破坏,中国婴幼儿奶粉价格将完全受国际市场控制,并影响大陆的养殖业和就业。

来源:联合早报网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130/article_117889.html

粤媒与北京唱反调 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


广州《时代周报》评选出100名影响2010年中国时代进程的100人,遭中共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年度民间人士。(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0年12月11日讯】日前遭大陆当局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及维权代表赵连海,获选广州《时代周报》2010年度民间人士。主办方认为其个案反映民间依法维权的艰苦。不少大陆网民对大陆传媒终敢为赵连海发声感到欣慰。

《时代周报》的颁奖辞以“赵连海: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为题,详述赵被拘留及判罪的经过,以及维权之艰辛,指赵连海和其他孩子家长都是“合法维权诉讼”。

文中说,“三聚氰氨毒奶粉事件处理的有头无尾和赵连海的遭遇,反映了民间依法维权的风险和困境,也反映了对公平正义的执著信念,非镣铐和囹圄能阻挡”。

现年38岁的赵连海在前年毒奶粉被揭发后,成立结石宝宝之家,调查、公布2008年中国奶制品污染事件相关信息,为毒奶粉受害家长进行合法维权。去年11月赵连海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上个月10日被北京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

看守所多番阻挠律师与其会面,令赵未能在限期前提出上诉。官方其后宣称赵已与代表律师彭剑和李方平解约。上月 23日,官媒新华社称,赵连海已认罪及放弃上诉,“司法机关已经受理对赵连海保外就医申请”。正当外界期盼赵连海早日出狱时,当局“重兵”禁止赵家人与 外界接触,赵连海身在何方至今无人知晓。

《时代周报》隶属广东省出版集团,是一份综合性周报。“时代100人”评选活动由华文媒体圈的100名媒体人担任评委,选出10个类别的100位“时代人物”,每个类别的最高票获得者自动当选该类别的年度人物。获选者其中一个共同准则,是能以个人力量提升社会公平正义,唤起社会共鸣。

其余入选的年度人物还包括,大陆新闻界被喻为“全国第一揭黑记者”的王克勤,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据悉,艾未未原本被选为年度艺术家,但在官方要求下出版前抽起报导,不让其得奖。

赵连海案此前在大陆一直被禁止报导,不少大陆网民对《时代周报》将赵选为年度人物感到欣慰。有网民在时代周报网站留言:谢谢让我看到国内对赵连海公正公开的肯定。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2/11/n3110156.htm

三聚氰胺现身闽湘 两省受害患儿家长募捐自救


毒奶粉患儿所用的奶粉。(结石患儿家长/RFA)

【大纪元2010年12月08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采访报导)近期福建和湖南先后发现三聚氰胺严重超标的饲料和奶品,屡禁不止的情况令人震惊。而毒奶粉受害患儿家长赵连海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渠道被阻断。面对维权无助,结石宝宝之家展开募捐自救的活动。

毒奶粉被揭发至今已经两年多,三聚氰胺却继续出现在动物甚至人类的食品中。据福州新闻网报导,福州和长乐有关部门上周五晚,从长乐文岭镇一家水产品加工厂中,检查出150吨含三聚氰胺的鱼粉成品、半成品。化验结果显示,超标达400倍以上。该厂被查封,厂长和一名员工被刑拘。

本台星期二致电文岭镇政府值班室查询,对方称不知情。

记者:前两天查获一起鱼粉里面含三聚氰胺的是吧?

官员:我这儿是值班室不知道这些,你拨28695901问一下,是党办。

记者致电党政办公室,回答却依旧:“我不是很清楚。”

10天前,湖南省也发现奶品中的三聚氰胺含量超标,超标产品已流向湖北、江西等地。据红网11月25日报导,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通报了有关湘潭远山乳业有限公司三聚氰胺超标乳品清查情况。调查显示,据远山公司向湘潭市工商局提供的数据,生产的问题玉米奶861件,已经销售824件,流向江西、湖北、湖南长沙等地。

然而北京的毒奶粉受害患儿家长赵连海,11月10号被判刑2年6个月后,突然解除代理律师,令外界担忧。香港等地的民间组织及政协委员,多次要求当局释放赵连海,却没有任何回应。记者多次致电赵连海的妻子李雪梅,但显示“关机”状态。一直关注赵连海的河南维权人士刘沙沙周二告诉记者,“赵连海那边没有什么消息,与他家里人失去联系,电话总是打不通,总是在关机中,然后外面总有人监视,不管是谁,网友、记者过去看都进不去,手机一直处在关机状态。”

“结石宝宝之家”代理负责人蒋亚林说,目前,家长们只能展开自救,“现在老赵谁也联系不了,谁也找不到。现在因为周雄的孩子发起了社会救助,找了传知行(研究所)正在救助。现在救助到第三个孩子了都是重症的。”

蒋亚林说,北京的家长张戈前往河南探望一位患儿,而新增患儿还在增加,“昨天张戈跑到郑州去看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也是动过一次手术的,现在尿道狭窄,家长跟她一边说一边哭。现在就说只能发起家长跟社会的这种互助,你要是说政府出钱给你干点什么,不可能,而且结石宝宝一直都在增加,多美滋的还在增加。”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召开前接受新华网等记者采访时首次表示,全国受到三鹿奶粉影响的儿童达到3千万,国家花了20亿元(人民币),同时,给受到奶粉影响的儿童上了保险,为期20年。对此,家长张戈说:“家长至今没看到什么钱,反正互助互救,一个是我这边在社会上募集资金,再一个就是家长捐款。”

张戈说,许多家长都难以负担医疗费,“目前报销比例最好的是(江苏)东台市,他是所有的检查费用、治疗费用都给报。剩下的就是接受一次性赔偿方案的那些家长,基本上都只给报销手术的相关费用,比如治疗、门诊检查什么费用合起来可能是几万块钱,他最后报下来可能就是手术的相关费用大概是一万多。”

记者:家里都要负担相当一部分。

张戈:对,有的是很大一部分。所以说现在签字都费劲,你比如说签了一次性赔偿协议报销医药费的时候,需要医生签字,但是医院都不给盖章,不给签字。

蒋亚林告诉记者,当天又收到江苏南通一位患儿家长李先生的求助,他的女儿今年11月7号被医院确诊为肾结石,“今天这个又给材料我没计算,反正是238(个)左右吧,给材料的。”

对于三聚氰胺屡禁不止,蒋亚林说,根本原因“就像上海的大火一样,最后抓了几个没有证的焊工,三聚氰胺抓了几个奶农。主要是没有拿出对消费者真正的态度,没有尊重人,如果说你真的拿人当为人来尊重的话,不会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全世界有那么多个国家为什么就在你这个国家,这么多的有害食品泛滥,屡禁不止,为什么这么多奸商这个样子的理直气壮。”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2/8/n3107261.htm

中国海关“五星级”危险指数警示(图)

黄天辰


赵连海被判刑,其子在法院外打着“爸爸回家”的纸条。(网络图片)

【人民报消息】有这么一则笑话。一老外走在中国的马路上,不慎跌入一个施工的大坑,老外大怒,对导游说,我们国家但凡有危险的地方都要插上红旗作为警示标志,你们却没有。导游笑了笑说,你进海关的时候没看见那么大一面红旗在迎风飘扬,明确警示危险指数为五星级吗?
不幸的是,这并非完全是笑话。

本周三(11月10日),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被北京大兴区法院判处两年半徒刑,罪名是“寻衅滋事罪”。据非权威名词解释:“寻衅滋事罪”俗称“口袋罪”,是一种难以明确界定、因而可以随意适用的罪名,古代称之为“莫须有”罪。

闻判后,赵连海情绪激动,当庭将囚衣扔向法官,高声抗议:“我不服,我无罪!”声言绝食抗议;家属痛哭喊冤,决定上诉,律师指判刑不公;许多在法庭外声援赵连海的维权人士和结石宝宝家长怒斥法院“不要脸”。

赵连海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家长,2008年,他的幼子被发现左肾有2毫米结石。后来,赵连海以民间网站的形式调查、公布中国奶制品污染相关信息,发起“结石宝宝家庭同盟”,号召家长们联合起来进行合法维权诉讼。

2009年11月13日,赵连海被刑拘,12月17日被批捕。全家经济开销全靠赵的母亲微薄退休金。如今六岁的儿子经常肚子痛,体重还不到15公斤。

辩护律师李方平和彭剑对判决结果表示愤怒,李方平认为,这个判决是不公正的,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唯一被允许入场旁听的结石宝宝家长相庆玉说,法官没让律师说话,律师彭剑当时眼泪都下来了。

据李方平透露,判决书中指控,一是在路边接受记者采访;二是举着A4纸在石家庄中院和三鹿奶粉门口抗议,喊了一些口号。还有毒奶粉事件一周年结石宝宝家长们有个聚会。李方平认为,赵连海所做的事都是非常正常的,不应该认定为犯罪,他更没有造成公共秩序的混乱。

有网友认为,毒奶粉事件酿成三千万儿童被毒害的悲剧,当局不但没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反而对敢于为受害儿童讨公道的维权者判刑,世界上恐怕没有比这更无耻的政府了。

就在赵连海因莫须有的罪名获刑之际,国家质检总局自豪地宣布:中国食品合格率已超90%。

中国食品真有那么多已经合格了吗?光婴幼儿食品就事故不断,“合格率已超90%”,说给谁听的呢?

前一阵闹得沸沸扬扬的圣元奶粉性早熟事件还没消停,就传来江西抚州一名四个多月大的婴儿,食用“明一”奶粉后半个月,双乳发育可挤出奶汁,下体出现浅绒毛,经医生诊治后证实是性早熟。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表示,儿童性早熟在临床上应有严格的、科学的诊断标准,它分为真性性早熟和假性性早熟。更有专家说,从出生到一岁多的婴儿,在临床上有一种“小青春期”。换言之,专家的意思是问题奶粉顶多造成婴儿“小青春期”症状,属于假性性早熟,没什么事儿。

食品出了这么多安全问题,还没听说哪个官员为此承担责任的。对于无良厂商,有国检部门放任纵容,有专家护短。而受害家长要维权,则由法庭来判他们刑,跨入这个国门可谓处处陷阱。

也许,正像开头那个不是笑话的笑话所说的,这个国家的危险指数已经是五星级,民众一不小心,随时会被“莫须有”。

中国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开支仅GDP6%!(图)

亚洲开发银行在日前发布的《2010亚洲发展展望更新》中表示,财政政策在促进中国经济转变发展方式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建议通过再分配将国有企业利润更多地用于社会开支。

亚行报告认为,目前国有企业给国家分红不足,使得不断增长的利润并没有通过再分配回馈给社会。建议国有企业向政府上缴更多红利,以缓解公共财政的紧张状况。

根据亚行的统计数据,目前,中国教育、卫生、社会保障等公共方面的开支仅相当于GDP的6%,而发达国家该比重高达28%。报告指出,应将公共财政支出的重点从投资转向公共服务。加大对公共服务的支出,以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减少预防性储蓄,促进消费增加。

此外,亚行认为,引入物业税可以减少地方政府收入对土地转让的过度依赖,并为公共商品和公共服务提供可观和稳定的收入来源。对此,亚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保罗·海登斯说:“通过征收物业税提高房屋持有成本,不仅解决地方政府财政融资问题,还可避免地方政府靠出卖土地来融资的模式。”

在中国加强财政转移支付方面,亚行指出,中央对省级政府的转移支付无论从规模上还是时机上都是不可预测的,制约了地方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建议中央政府一方面保持对现有公共服务供给的分散化安排,另一方面增大各省融资份额,可以通过支持落后省份的再分配和均衡化机制来实现。

文章来源:新京报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70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