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结石宝宝可安好?

结石宝宝的病状并没有如卫生部曾经说的喝水或者运动会慢慢消除,请看家长今天刚发来的信息:

陆玉新 广州 17:15:50

大哥,你好!我是浙江省兰溪市叶欢的母亲陆玉新。我今天带女儿去医院做B超。结果我女儿现在还是双肾结石!上次我在新统计表里填的是右肾结石。麻烦你帮我改一下。现在结石还比以前大了,由最初的2*2毫米变成左肾4*3mm,右肾3*3mm!

附今天(2011-6-3)QQ聊天的截图:

经过最近的简单统计就已经发现这样的情况非常多,太多孩子依然有结石或者恶化的家长已经怕再被当地公安机关谈话懦弱到已经不敢再接触我,太让我痛心!仅仅反馈的几十份结石宝宝统计表就发现了太多的问题!

太多结石宝宝依然结石存在,并且有的更加恶化!我6岁多的儿子的肾内结石至今依然存在!

这都是我们要求卫生部等部门必须无条件给所有孩子进行更深入细致检查及救治的依据!

最近我的家中情况有些紧张,感觉混蛋们随时会用无耻卑鄙的方式对我,所以最近我们全家彻底不出门以防不测,最近10来天我正好安心在家中整理结石宝宝资料,本月中旬再去卫生部要求无条件的及时救治很多需要救治的孩子以及为更多的孩子启动更好的细致检查,如果要失踪我或者怎样对我,那天尽情的来吧!

不论卫生部等部门管不管孩子们,本月之内我们将正式启动结石宝宝民间公共捐助行动。相关部门如果就是不管,那我们只能通过捐助来救助孩子们,如果管了,我们也将启动这个公共捐助行动给太多手术过的以及非常困难的家庭,具体捐助账户届时公布,并公布查询密码及每一笔收支接受全社会的监督。请关注!

请帮助转发本文章到更多的地方让更多人了解这些情况!

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 赵连海
2011-6-3傍晚于北京家中

快讯:六一儿童节 赵连海一家遭国保追堵

(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六一儿童节,毒奶受害家长代表赵连海一家准备出门过节,遭到了国保的疯狂阻拦。国保欲将赵连海带走,遭到赵连海一家人的拒绝,他们在附近小吃店的角落死守。赵连海发给朋友的求救短讯很快在网络上流传开,引起了网友的关注。

六一儿童节,大陆很多家长带着孩子们上动物园等地游玩,享受家庭的温馨。因为为毒奶受害儿童和家长们维权,赵连海蒙受二年半的牢狱之灾,目前正是其保外就医期间。赵连海想带孩子外出过儿童节,再度受到国保的骚扰,他发短讯向朋友求救说:“我是赵连海,我们一家人今天要出门去玩,但被一群国保疯狂堵截,他们要把我强行弄走,不让我带孩子去玩。我们现在大兴区长途站北侧的京客隆超市内的一个吃小吃的角落死守,我们一家四口都在一起,今天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

下午2点多钟,记者联系上赵连海,他证实现在他们一家情形确实非常危险,很有可能他会被带走,他周边有一些国保围着,他需要再发些短讯,希望记者过会再联系他。

据知情者介绍,现场有两辆警车和二十多名警察以及一些“不明身份人员”堵截老赵一家,很多网友气愤表示:“这就是天朝特色的儿童节!”

前不久大陆媒体报导,2亿“三聚氰胺赔偿基金” 去向成谜,相关行业组织称之为“机密”,不宜对外公布。26日赵连海和另一位结石宝宝家长因到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了解毒奶案赔偿基金运作情况被公安带走,一度下落不明。当时乳制品工业协会没有人出面回答赵连海他们的质疑,旁边当时有大批公安及便衣人员监视和拍摄赵连海接受的采访情况,公安还并要求记者出示证件。

赵连海表示很多“结石宝宝”受害儿童和家长都得不到基金赔偿,就连申请也遭遇波折,希望当局道歉,公平对待受害儿童及家庭,不再以“机密”等理由推托。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6/1/n3273662.htm

中国奶制品新毒物:“皮革水解蛋白”

2011年2月15日 星期二

两年前就有人举报不法商人继添加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在奶粉中加入新款有毒物质“皮革水解蛋粉”,中国农业部近日说要抽检牛奶中的皮革水解蛋白。

继后三聚氰胺毒奶后, “皮革水解蛋白”是中国奶制品里发现的新毒物,检测难度比三聚氰胺大。中国农业部2月12日发布 “2011年全国生鲜乳品质安全监测计划”和“农业部生鲜乳品质安全监测工作规范”,要检测包括三聚氰胺、皮革水解蛋白和堿类物质。

2009年2月即有人举报浙江金华市晨园乳业有限公司向奶粉中添加皮革蛋白粉来提高蛋白质含量的违法行为。2009年3月18日,浙江省质监局检测出金华市晨园乳业生产的多批次牛奶中含有“皮革水解蛋白粉”的物质。

据报导,皮革水解蛋白粉的生产原料主要来自皮革厂的废料,皮革本身含有重铬酸钾和重铬酸钠,用这种原料生产水解蛋白,重铬酸钾和重铬酸钠自然会被人体吸,久而久之会导致癌症,或是使关节疏松肿大,甚至造成儿童死亡。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81459-1.asp

为了孩子的奶粉,大陆妈咪跪求香港同胞

致香港同胞

香港人民:
我求求你们。
我们的孩子也是人,
若非万不得已,
谁去香港买奶粉?
虽然祖宗曾说:
“男儿膝下有黄金”,
但我不是男儿,
我是母亲,
我愿跪下求你们,
尽管我绝不会跪权贵们。
你们可以恨我们不挣,
但请同时哀孩子不幸。
何况本是同根生。
若我们全部死绝,
中共又会去害何人?
请你们高台贵手,
设法多多进口奶粉。

此致
敬礼!
一位痛苦的大陆人

大陆人疯抢 香港妈妈买不到奶粉愤怒至极

大陆人在香港抢购奶粉,导致香港奶粉供应出现短缺,买不到奶粉的香港家长愤而在网上发动“奶粉税革命”,要求港府向携带未开罐奶粉回大陆的人征收“奶粉离境税”,税率为奶粉原价的10倍。

一名妇女打电话到电视台节目中反映:“要逐个轻铁站去扫那些万宁、屈臣氏等(药房),都没有货,要去到第二个区,即那些老人区,搬那些奶粉回来。”

  她引述药房负责人说:“总之现在就是缺货,你不要,我就留给那些客。人家一箱箱买,你们那些香港人,就买一、两罐,那我都不用做你们的生意了。”

  另一名妇女投诉,因买不到奶粉,她的两岁孩子已没有奶粉食用三个月,被迫转喝牛奶。

  大批大陆游客及水货客(走私)到香港疯狂抢购奶粉,使奶粉价格屡创新高,更导致香港经常出现奶粉荒。

  港九药房总商会理事长刘爱国表示,多间药房出现大陆人购入全部奶粉的情况,由于这些大陆顾客愿意付出每罐多约50元港币,导致奶粉供不应求。

  他说,其实药房已增加了两成进货,但每天该会仍接到10多个电话,投诉买不到奶粉。商会已要求药房尽量留货给本地客,但不排除过完农历年后,才可恢复正常供应,婴儿可能要被迫转喝牛奶。

  数百名香港家长日前在亲子网站留言,建议港府开征“奶粉离境税”,以保障香港婴孩有足够的奶粉供应。

港府:出口税须小心研究

  不过,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昨天指出,商品的出口税必须很小心研究,很少政府只局限带走某种物品而征税。此外,对出口奶粉征税,也要考虑到会否影响香港在世界贸易组织方面的协议等,必须很小心研究才行。他说,最重要的还是增加奶粉的供应。他指出,业界表示市面的奶粉供应充足,只是一些牌子供应紧张。

  虽然家长们承认,征收奶粉离境税的建议很难获得港府的采纳,但不到一个星期已有数百名家长在网上支持这个建议;更有网民形容,这是香港历来最大规模及成功的网上联署行动。

  香港消委会总干事刘燕卿表示,已经联络奶粉供货商,要求他们稳定奶粉供应。被问到是否发现有人将奶粉囤积居奇时,她表示没有证据,但会加以留意。

  她说,消委会将与供货商继续沟通,了解情况,并要求供货商设立热线,让市民查询何处有奶粉售卖。

  大陆人突然纷纷到香港抢购奶粉,除了因为年前的毒奶粉事件仍令家长对国产奶粉恐慌外,也因为中国最近调整政策,打击活跃在各大网站的海外代购业务。

  中国海关总署去年发布通告,决定从去年9月1日起调整进出境个人邮递物品管理政策,关税免征额度从现在的港澳台地区400元、其他国家和地区500元,降至50元。因此,透过网站经营的海外代购商品,就必须涨价。这也导致水货客将商品带过关,比网上的海外代购更合算。

  据海关总署《入境旅客行李物品和个人邮递物品完税价格表》,奶粉的完税价为每公斤200元人民币,税率为10%,也就是说,每公斤奶粉的税额是20元人民币。

  以大陆妈妈们喜欢的日本奶粉为例,按过去的规定,每寄25公斤以上的奶粉才达到征税标准,相当于27罐左右。但去年9月1日之后,一次只能寄两罐才可以免于征税。

“毒奶粉”阴魂不散 大陆父母偏好洋奶粉

  2008年中国大陆发生的“毒奶粉”事件轰动中外,经有关部门紧急处理后,事件已告一段落。但奶粉含有三聚氰胺的阴魂始终不散,家长们总是提心吊胆。

  过去两年,虽然有一大批问题企业被查处,但“毒奶粉”还是借尸还魂,经过各种包装,以各种含有乳品的食品形式出现,令人防不胜防。

  此外,“毒奶粉”受害者的集体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被控以“寻衅滋事”罪,虽然最终获得“保外就医”,但大陆的公信力大受影响。

  由于婴幼儿肾脏发育还不成熟,奶粉中含有过量的三聚氰胺,会危害到婴幼儿的健康;五公斤重的婴孩,每天喝250克,连续四周每周喝六七百克,就会肾生石致死。

  有关专家指出,频频发生的奶粉质量安全危机,只能说明在此过程中,大陆有关部门屡屡失职。

  此外,失责者没有被追责,更导致局面失控。因此,大陆在奶粉行业的地位和在食品安全领域的信用,受到重挫。

  过去两年,大陆的父母在购买奶粉时,偏好舶来品。这反映他们对大陆监管部门彻底失望之后的无奈。

  据中国农业部统计,去年,大陆进口奶粉与国产奶粉仍平分秋色;但今年,洋奶粉占有率有望超过50%。

  农业部发言人坦言,对有关发展感到非常担忧。产业链一旦遭到彻底破坏,中国婴幼儿奶粉价格将完全受国际市场控制,并影响大陆的养殖业和就业。

来源:联合早报网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130/article_117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