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起诉一家孔子学院 叫停一切活动


近年来全球各地孔子学院面临关闭潮;外界认为孔子学院是中共对外输出意识形态和新冷战的工具。图为 2014年10月29日,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外,民众呼吁取消孔子学院。(周行/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南综合报导)周一(7月27日),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Blagoveshchensk)市检察官向法院要求关闭一所大学校园内的孔子学院,理由是该孔子学院分支没有向有关当局申请注册,与此同时,监察部门并将其定为“国外代理人组织”。这是近年来全球各地孔子学院面临关闭潮的最新一例。

遍布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隶属于中共政府,由中共教育部下属的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导。被外界认为是中共对外输出意识形态和新冷战的工具。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曾关闭了雅库特孔子学院,原因是其帮助中共在俄罗斯领土上进行意识形态渗透。

俄监察部门将孔子学院告上法庭

根据该法院周一公布的一份声明,布拉戈维申斯克市的检察官说, 孔子学院提供的课程、讲座、书籍和多媒体资料,不是BSPU大学课程的一部分。作为一家外国文化中心,需得到正式注册许可。检方要求暂停该孔子学院的一切活动。

法庭将首个庭审定于2015年8月4日进行。

声明说,该孔子学院未注册为一个非商业组织,也没有税务注册,因此违反了俄罗斯法律。诉状说,找不到法律依据允许那些外籍教师在那里工作。

这家孔子学院是俄罗斯18家分支之一。其办公室设在布拉戈维申斯克州立师范大学(BSPU)校内。这家孔子学院在其网站上称,他们雇用了11名中国本土教师,其中4名是义工。

除此之外,该孔子学院被认定为“国外代理人组织”,因为“布拉戈维申斯克州立师范大学反覆收取国外资金”。

《生意人报》报导,2010年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曾在雅库特地区关闭了一家孔子学院,联邦安全局指控,该教育机构帮助中共在俄罗斯领土上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并促进中国经济在俄扩张。

孔子学院在全球各地纷纷倒闭或遭抵制

这是近年来全球各地孔子学院面临关闭潮的最新一例。

2015年1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宣布将关闭孔子学院。

2014年10月29日,多伦多教育局终止与孔子学院继续合作。

2014年9月25日,芝加哥大学宣布中止与孔子学院继续合作;10月1日,宾州州立大学跟进,宣布将在年底中止与孔子学院长达5年的合作。

2014年9月,《经济学人》指出孔子学院在美国招致越来越多批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黄进兴表示,《经济学人》刊登的该文章引起欧美学术界的广大回响。

2014年5月,著名学府芝加哥大学100多名教授日前送出联合签署请愿书,呼吁芝大校方不应与中国“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汉办)继续签订孔子学院合约。请愿书指出,芝大孔子学院的中文教师聘用、教学以及研究计划资金,都由汉办掌控大部分权力,对一个美国高等学府来说,由外国政府来决定学校项目,“完全不合理,更不符合学术研究原则”。

2013年12月17日,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在网站上刊文,呼吁加拿大各大学和学院切断与“中国威权政府资助、监督的机构”的联系,呼吁各高校终止与孔子学院的合作。该协会是加拿大众多高校教师工会的联合组织,会员六万多。协会执行总监托克(James Turk)批评:“孔子学院本质上是中国政府的政治机构。他们限制讨论中国政府认定有争议的话题,因此,不应该出现在我们的校园。”

2013年11月,芝加哥大学教授 Marshall Sahlins 在《国家》杂志发表文章,指出孔子学院以政治敏感为由干预学术的几个例子:如2009年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因孔子学院反对而取消达赖喇嘛的访问;2013年雪梨大学因孔子学院反对而一度考虑取消达赖喇嘛的访问;滑铁卢大学的孔子学院动员学生声援中国镇压西藏抗暴;麦克马斯特大学与台拉维夫大学因为孔子学院的反法轮功活动而遇到法律问题。

2013年9月,法国里昂第二大学及里昂第三大学关闭孔子学院,因为孔子学院是中方意识形态输出的工具,孔子学院干扰西方学术自由,中方以政治立场来影响学术自由。

2013年2月,加拿大哈密尔顿的麦克马斯特大学宣布于当年7月31日关闭校内的孔子学院,因为招聘过程涉及宗教歧视,违反了加拿大法律。公告表示,该校与北京语言大学合办孔子学院,中方负责在中国招聘教师,然而招聘标准不符合加拿大大学的标准,存在信仰歧视与言论控制的问题。

2012年5月17日,美国国务院向全美的孔子学院发布公告称,目前在美国持有J-1签证的孔子学院中国教师必须在6月30日离境,并不会得到签证续签,但可回到中国再申办适当的交流项目签证。美国官方2012年年初曾对持有J-1签证人员情况进行过调查。5月27日,经中方与美方交涉和磋商,美国务院承诺采取灵活态度,妥善解决有关美国大学孔子学院的中国教师签证问题。

专家:孔子学院有政治任务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of Democracy)在日前一个访谈节目中采访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教授布雷迪(Anne- Marie Brady)认为,孔子学院有其政治任务。

布雷迪教授认为,孔子学院与其他国家推广本国文化(例如德国政府的歌德学院)的学院有很大的不同,其他各国的学院都是独立观点的学院(independent opinion institutes),因此这些孔子学院都出现在很多大学和小学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她说,因为这些学院是(中共政府)专为改变,引导甚至打造人们对中国(中共)看法和讨论而精心设计的一些项目,而大学本身是一个可以自由讨论各种观点的学术环境。在孔子学院的讨论是受到限制的,孔子学院对于什么问题可以在孔子学院讨论的问题上确实是有限制。

芝加哥大学教授拒绝学科项目被外国政府掌控

组织著名学府芝加哥大学100多名教授请愿书连署行动的该校宗教历史教授林肯(Bruce Lincoln)表示,100多位教授连署严重关切芝大孔子学院问题,首先包括三名现任孔子学院中文讲师,依合约都是由汉办聘请并支付薪水及交通费,而汉办众所周知隶属中共政府官方机构,换言之,芝大的学科项目,竟然由外国政府掌控。

此外,请愿书也针对要取得孔子学院研究经费,所有研究计划都必需获得汉办核准表示异议 。林肯表示,除了教师人事由汉办操控外,学生在上中文课时,隶属汉办的三位老师,对于学生一旦提出敏感的天安门、台湾、西藏等问题时,是否都可以“自由”回应,也让芝大教授们存疑。请愿书指出,除了各大学的孔子学院外,在各中小学设立的孔子课堂(Confucius Classroom),在汉办中文教师决定课程、书籍的情况下,更容易把台湾、西藏等政治议题刻意忽略,甚至“罪名化”,而芝加哥地区就有42所公立学校推出孔子课堂中文课程。林肯强调,北京要推动其语言、文化、历史、政治,就应该成立属于自己的机构及管道,而不是透过这样的方式来运作。

责任编辑:林诗远

Advertisements

BBC调查:法国里昂孔子学院关闭的背后

150126151840
中国国家汉办的网页上已经没有了里昂孔子学院的信息

2015新年伊始,斯德哥尔摩大学关闭欧洲首家孔子学院的新闻使关于孔子学院的讨论持续升温。事实上,欧洲关闭孔子学院的大学不止斯德哥尔摩一家。早在2013年9月,法国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中断了与中山大学合办的里昂孔子学院,这是法国第一家与汉办中断合作的孔子学院。

孔院争议

根据中国官方定义,孔子学院是中国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汉办)在世界各地设立的推广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与国学的教育和文化交流机构。

汉办官网显示,自2004年11月21日在韩国首尔成立全球首家孔子学院起,到2014年12月7日,全球共有475所孔子学院。

但是,孔子学院发展十余年来,一直备受争议。尤其在2013年秋天到2014年夏天,在加拿大和美国引发了社会各界关于孔子学院的广泛讨论。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孔子学院是不是中国政府推行意识形态的工具,以及孔子学院是否干涉了海外合作学校的学术自由。

法国里昂第三大学副校长,中文系主任利大英教授作为时任法国里昂孔子学院的负责人,接受了BBC中文网记者的邮件采访,详细讲述了当时里昂孔子学院中断与汉办合作的始末。

里昂孔院

法国里昂孔子学院成立于2009年,法方由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联合承办,中国的合作高校是中山大学。

利大英教授说,孔院成立之初法方(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在坚持不影响学术独立和高校研究机构独立的原则下,很积极的与中山大学开展合作。并明确提出,孔子学院只能作为“继续教育”性质的机构独立运营,不能成为里昂第二、第三大学及内部机构,更不能干涉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相关汉学研究中心的教学和学术研究活动。

法国里昂孔子学院作为“非盈利性慈善性机构”前三年运营良好,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汉语教学和文化交流活动,确实提高了法国里昂地区学生及当地居民的汉语水平,以及对中国文化的了解。

但是,从2012年9月起,法方承办学校与中国汉办之间开始在教学内容、运营方式以及资金问题等方面出现分歧和矛盾。利大英教授表示,由于中方态度强硬,双方无法达成共识,最后造成了一年后(2013年9月23日)里昂孔子学院中断了与汉办关于孔子学院的合同。

汉办强硬

利大英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从2012年开始,汉办因无法容忍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对其孔子学院学术研究以及教学自由的自主性和独立性的坚持,开始调整政策,并对法方采取强硬态度。

2012年9月,中方派来的新负责人带着汉办的直接指示,质疑法方的教学内容,并要求里昂孔院与法方承办高校汉学研究中心之间加强融合;并提出建议,让里昂孔子学院参与里昂第三大学中文系相关学位课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利大英教授对BBC中文网记者说,法国公立大学的学位课程教授属于公务员范畴,必须经过法国相关国家委员会的批准才能任教。所以汉办的要求根本不可能被法方高校接受,并遭到一致反对。

利大英教授透露,法方做了很多努力,尝试与汉办沟通协调。但是汉办一直以“削减经费”来试图改变法方立场。

经费方面的削减影响了里昂孔子学院的运营,里昂孔子学院不得不解雇其法国经理,并导致了当地招聘的兼职中文教师的裁员。

于是,2012年11月,汉办主任许琳直接要求法国里昂孔子学院的相关负责人辞职,并在没有任何警告的前提下单方面中断了资金的提供。

中方反驳

利大英教授说,他本人并没有亲自见过汉办主任许琳。 但其他法方负责人在2012年年底以及2013年夏天在北京与许琳会面时,基本都是不欢而散。最终只能通过法国法院相关法律程序,将里昂孔子学院清盘关闭。

去年十二月底,汉办主任许琳在接受BBC驻上海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专访时,也表现出了强硬态度,反驳孔子学院干扰西方学术自由,并表示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

许琳说,“我们的项目在外国校园中都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和支持,那里的校长,教授等等从来都没有为难过孔子学院。可能有很少数的人,他们的声音非常强烈——什么孔子学院不让做这个,不让做那个。不是这样的。我总是让一些媒体给我举一个例子,是哪家大学,哪家孔子学院面临这样的挑战。”

至于利大英教授则提到了当时与汉办合作的一个细节,他说,当时中方认为里昂孔子学院在策划“颠覆活动”,因为该院要邀请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艾未未到访。但他也表示,“即使我们真想请他(艾未未),在当时也没有条件实现啊,他那时候正被软禁在家”。

利大英教授认为,正是汉办的强硬态度造成了里昂孔院的关闭,“如果汉办能更通情达理一些,根本就没必要关闭。在里昂孔院发生的这一切都不能算是‘软外交’了吧?”利大英教授说。“我同意Marshall Sahlins和Victor Mair的说法,我觉得孔院确实是意识形态输出的工具”。

过于乐观

法国里昂第三大学的汉学研究中心历史悠久,并在欧洲很有影响力。其中文系还开设了粤语课和闽南语课。利大英认为,中文系不应仅仅只是中国文学、汉学和汉语而已,而是全面的中国语言与文化的空间。

虽然法国里昂第三大学的闽南语课程和台湾问题研究也曾经遭到批评,但利大英教授坚持认为,虽然法国作为第一个承认中国的国家,是中国重要的战略伙伴,但不能因为政治立场影响学术,应该“让政治归政治,学术归学术”。

利大英教授同时指出,正是因为法国里昂第三大学有多年的中文教学传统和丰富的经验,所以教授和学者们都格外强调要尊重历史事实。因此,汉办通过孔子学院来推广中国的历史文化的方式方法可能不太容易被与里昂第三大学全盘接受。

利大英教授还表示,那些英国、法国一些相对来说没有任何传统或缺乏中国问题研究教学经验的大学,也许更容易接受孔子学院。因为很多学校把孔子学院当做没有充足资金独立开设中国问题研究的“权宜之计”。他说,“我觉得他们也许对汉办与之合作想达到的目的想得过于简单,也过于乐观了”。

不过,利大英教授教授强调,虽然和汉办的孔子学院之间的合作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里昂第三大学一直与中国大陆的很多学者以及高校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将继续开展丰富多样的学术以及文化交流活动。

撰稿:季昃雯 责编:李文

渗透不灵:探访孔子学院的欧洲窘境


北京在西方大学里开办的孔子学院。(图片来源:微博)

希望之声2015年01月15日讯】随着欧洲首座孔子学院宣布即将关门,中共的文化渗透牌出现残局, 孔子学院在欧洲面临生存困境。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的终结引发了新一轮的关注与议论。BBC记者对位于伦敦的几家孔子学院专门展开调查,试图一探这些利用“软性影响力”進行海外渗透的学术机构的更多细节。

危害学术被逐出瑞典

孔子学院是十年前中共开始上演的一场文化戏。作为全球第二家、欧洲第一家孔子学院,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孔子学院曾经为中共赚取了众多关注的目光和广告效应。不过,这一切都即将成为过去。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德国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 (GfbV)亚洲事务部负责人德利奥斯先生(Ulrich Delius)的话说:“斯德哥尔摩大学副校长已经公开宣布,六月三十号,斯德哥尔摩大学将关闭二零零五年建立的孔子学院”。关闭的原因是“基于对意识形态和政治是否独立的怀疑”。

德利奥斯先生积极评价了瑞典大学的做法。他认为,在纳税人资助的供自由研究的大学机构里,“存在一个由极权主义政府资助的、有很多禁忌并且对汉学研究者有很多潜在的严重的威胁和恫吓作用的机构”,是个不正常现象。瑞典逐出孔子学院的做法“不但对德国的大学是一个信号,而且也应该在整个欧洲提出这个问题,汉学系和孔子学院的合作是否危害到学术的独立性?”。

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提到:任何人都发现孔子学院有很多“禁忌的题目”,如:法轮功问题、西藏问题、维吾尔族文化问题。显然,这不是学术自由原则的做法。

伦敦孔院的神秘管控

与学术自由相背离的弊病在BBC记者的相关调查中得到了佐证。记者采访伦敦各个孔子学院的中外负责人的过程中,受到普遍的“搪塞”和回避,这显然与坦诚磊落的自由学术研究机构的态度相去甚远。

记者发现了另外一些奇怪现象。如,记者发现伦敦商务孔子学院教学楼内的孔子雕像“不翼而飞”,而记者按照保安人员告知的去处寻找,甚至找遍整个校园也并未发现。安保人员给出的“因空间狭小而转移”的理由令人生疑。

另一个显示孔子学院被“神秘”管控的表现是,除了教学楼使用门禁系统,必须刷卡進入之外,教学楼前台咨询人员还称,想要在孔子学院学习中文的学生“不能直接接触汉语老师,也不能向学习中文的学生询问课程内容与质量”。

孔子学院看似中方与西方大学合办,但真正的管理和决策权完全控制在北京手中。一名在伦敦的中国留学生曾申请过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孔子学院的中文教师志愿者,但被告知必须联系中国人民大学的相关负责人,特拉维夫大学无权决定此事。

此外,一位曾就职英国某孔子学院的中文老师透露:孔子学院“束缚”太多,教师少有发挥空间。

孔院统战戏正在落幕

事实上,孔子学院在欧洲遭遇闭门羹的境况并非个案。在北京向世界各国大力推介孔子学院的十年里,一直伴随着学术界和法律、人权领域的质疑之声,而被终止合同、扫地出门的情况也成为近年的趋势。

2014年10月,在众多教授的联名呼吁下,美国芝加哥大学宣布终止了与孔子学院的续约合同。

此前,加拿大多伦多市教育局在众多学生家长的强烈呼吁和持续抗议下,决定终止与北京合作开办孔子学院。

2014年12月4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曾专门召开听证会,讨论北京对美国大学的影响已经“威胁到了学术自由”。

BBC的报道还引述国际媒体的批评声音说,“孔子学院是中国政府意识形态输出的工具”。

文编:李怀恩
编审:安然

欧洲一孔子学院将被关闭 民间团体表支持

184719734
资料图片:孔子学院。(微博图片)

一月六号,“德国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发表声明,积极评价了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将关闭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认为这对维护整个欧洲的学术自由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一月六号,德国最著名的人权团体,“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GfbV)对德国媒体,及在它的网页上发表了声明,积极评价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将关闭孔子学院的决定。

该协会网页报道的标题为,“基于对意识形态和政治是否独立的怀疑,斯德哥尔摩大学将关闭中国的孔子学院”。关于这个消息,及该协会的看法,记者七号中午采访了该协会亚洲事务部负责人德利奥斯先生(Ulrich Delius)。

德利奥斯先生首先对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

他说:“这个消息刊登在斯德哥尔摩大学的网页上,我也在瑞典的一些大的报纸上看到。这是去年年底,十二月二十九号登载出来的。这已经是一个事实,我们也在昨天发表了声明。斯德哥尔摩大学副校长已经公开宣布,六月三十号,斯德哥尔摩大学将关闭二零零五年建立的孔子学院,关闭的理由是,在大学中存在一个由外国资助建立的机构是有问题的。”

据记者了解,二零零四年中国政府在韩国汉城成立了全世界第一所孔子学院,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八号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成立了全世界是第二所孔子学院,这在欧洲是第一所。当时不但中共外交部特别为此发表了声明,而且中国驻瑞典大使吕凤鼎,国家汉办副主任张国庆都出席了成立仪式并且发表了讲话。

据德国媒体报道说,现在全世界已经有四百五十所孔子学院,在德国有十五所。《支援受迫害族群协会》曾经在去年十二月中旬要求德国议会就孔子学院是否是独立的学术机构举行听证。为此,德利奥斯先生非常积极地评价了瑞典大学的这个做法。

对此,他说:“这不但对德国的大学是一个信号,而且也应该在整个欧洲提出这个问题,汉学系和孔子学院的合作是否危害到学术的独立性?”

孔子学院不是非政治性的,这一点中共政府他们自己都不回避。中共政府的最高领导人,前统战部长刘延东就曾经多次公开谈到这点。事实上谁都看到在孔子学院中有很多禁忌的题目,如西藏,维吾尔族文化生存遇到的问题,法轮功问题。

为此,德利奥斯先生说,在德国的大学中,一方面是纳税人资助的大学机构的自由研究,另外一方面却存在一个由极权主义政府资助的、有很多禁忌并且对汉学研究者有很多潜在的严重的威胁和恫吓作用的机构,这绝对不是一个平常现象。孔子学院的问题在德国社会应该引起更多的注意和讨论。

RFA(特约记者:天溢责编:申铧)

加拿大前情报官:孔子学院是间谍机构

0240611171
图: 就在多伦多教委10月29日将就中止和孔子学院合作做出最后投票决定之前,中方忽然以邮件形式通知教育局要单方面取消合作事宜。图为10月1日,多伦多民众在多伦多教育局门外集会。当晚教委的一个委员会投票通过取消孔子学院的动议。(周行/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滕冬育多伦多报导)10月23日,一封来自湖南省教育厅的邮件通知多伦多教育局,中方将单方面终止孔子学院协议。前加拿大情报局官员表示,在被多所大学和学院“解约”后,孔子学院首次主动退场,并不让人感到意外,这是大势所趋。

前情报官:孔子学院是个间谍机构

前加拿大情报局(CSIS)亚太事务总监胡尼奥‧卡瑞亚(Michel Juneau-Katsuya)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他表示,他已经在多个场合说过,且许多西方国家公开文件明确点出,孔子学院就是一个间谍机构,为中共所操控和利用。“孔子学院多年来在许多国家一个常用策略就是,通过政治上的渗透,操控其政治观点和言论。 ”
  
他说:“很明显,中方和孔子学院在争取与多伦多教育局合作的事情中进展并不顺利”,10月初,教育局下属委员会的教委已经以压倒性的投票通过在10月29日(下周三)——本届教委最后一次会议上,就“终止与孔子学院合作”进行投票的动议。而孔子学院选在此时先发布声明,“是看到了当前形势,为了挽回颜面的举动,”卡瑞亚说,“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特大好消息。”
  
他表示,孔子学院对加拿大是一种威胁,对多伦多、多伦多教育局和多伦多的学生们也是一种威胁。
  
“要知道,孔子学院不仅教学校学生,还在海外大公司内开设课堂,打着教中文的牌子,背后物色人或干脆收买这些公司内部的人来搞商业间谍活动。孔子学院就像中共在海外培植的许多其他华人团体一样,组织严密,向外兜售中共软实力,已被西方情报机构确认为中共间谍机构,为中共服务。 ”
  
“孔子学院退出,这对(多伦多)整个社区而言都是好消息,抗议孔子学院的声音很成功,我们整个社区应该分享这个时刻。”

孔子学院不受欢迎

在过去的一年中,加拿大和美国的多个教育机构决定终止与孔子学院合作,而这次孔子学院自己提出终止协议还是首次。
  
对此,胡尼奥‧卡瑞亚表示并不奇怪,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不意外,因为这是一个发展趋势。有人宣称孔子学院的数量在不断增加,其实恰恰相反,很多教育机构,甚至与孔子学院合作多年的机构,不断提出与孔子学院终止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的曼尼托巴大学就明确拒绝与孔子学院合作,不想跟其扯上任何关系。”
  
卡瑞亚表示,此次孔子学院自动退出,“对加拿大和世界上其他国家那些准备与孔子学院合作的机构会造成影响,会影响他们的决定。这次孔子学院的自动退出不仅仅是多伦多的胜利,对全球其他地方而言,也是一样的。这件事情的本身已经证明了孔子学院是不受欢迎的。”

点名多伦多部份华人团体亲共身份

在10月1日多伦多教育局委员会讨论孔子学院时,多伦多华联会代表(中国专业人士协会前会长)曲涛、加拿大福建华联总会执行主席吴益民、加拿大华人同乡会联会总会执行会长俞荧代表支持孔子学院一方发言。并有加拿大福建华联总会、北京协会等团体和个人在多伦多教育局外面示威支持。同时,由多伦多华联总会会长(加拿大福建华联总会主席)魏成义、中国专业人士协会现任会长杨静、北京协会会长(多伦多华联总会副主席)杨宝凤出面收集支持孔子学院的签名。之前,还有全加华联会的前执行主席、多伦多华联会名誉主席陈丙丁写信给多伦多教育局委员会要求批准孔子学院。
  
作为反对孔子学院进入多伦多公校的发言人之一的,前加拿大情报局(CSIS)亚太事务总监卡瑞亚在其口头以及提交的书面发言和证据中披露,中共为了输出和支持其政策,利用多个组织完成其情报和间谍工作,其中两个主要部门是统战部门(United Front)和侨务部门(Overseas Chinese Affairs Office)。他表示,许多华人团体发声,它们是遵从中国政府的要求,而不是加拿大选民的要求。他亲口点名受中共控制或影响的加拿大或多伦多华人团体包括:全加华人联合会、多伦多华联总会、加拿大福建华联总会、北京协会和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他说,其中一些团体在公开信息上就可以查到其与中共的关系。
  
一周前,福建华联总会致信多伦多教委,就卡瑞亚的发言要求卡瑞亚提供证据。
  
卡瑞亚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他36年的情报官员生涯中,每次发表揭露中共的报告或演讲时,都会有来自“支持中方”团体的投诉和抗议,“这是一个恐吓他人止音的管用手段。”对此,他已经见怪不怪。
  
他表示,已经重新检查了提供给多伦多教育局的书面和口头证词,“我的话非常清楚,而且都是有可验证的证据支持的。”
  
他说,如果加拿大福建华联总会认为,被指与中国政府合作或有关系是诋毁名誉的话,那么这个团体怎么会去全力支持由中国政府出钱出力办的孔子学院,非要与中方扯上关系呢?
  
卡瑞亚说,现在加拿大国内情报部门仍在调查,孔子学院员工试图访问政府机密文件、政府帐户和邮箱,有的还要求给他们配政府邮箱,这样他们就能够进入系统。这类行为,完全就是间谍行为。

责任编辑:岳怡

恐被多伦多公校否决 孔子学院自行终止(图)

2225125001
今年6月,多伦多数百民众在多伦多公校教育局大楼外抗议孔子学院进入多伦多公校。(周行/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0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Omid Ghoreishi,滕冬育多伦多报导)10月23日,在多伦多教育局准备投票停止孔子学院的6天前,一封来自湖南省教育厅的邮件通知多伦多教育局,中方将单方面终止孔子学院协议。就在本月初,多伦多教育局计划委员会教委们压倒性多数决定在10月29日全体教委会议上提出终止与孔子学院的合作。

这封用中英文发出的邮件中称:“鉴于多伦多市教育局未能正常履行孔子学院协议,我们双方无法再继续下去,我正式提出,双方自即日起终止关于孔子学院项目的合作。”

多伦多教育局发言人Ryan Bird告诉《大纪元》,他们确实是收到湖南教育厅关于孔子学院的信件,这个议题仍将在10月29日由全体教育委员来讨论。

信函措辞不符合事实

多伦多教委主席路特卡女士(Mari Rutka)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既然是双方的合约,那么其中的任何一方,都有权根据自己的意愿终止合约,“我确信他们有权利这样做,同样我们也将进行,在即将进行的教委会议上,我们会讨论这个议题,最终会做出决定”。

路特卡女士表示,对多伦多教育局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委员会能就此做出决定,我希望我们能够这样做”。

一些教育委员则认为这封来自湖南省教育厅的邮件不得体,且毫无外交策略。

多伦多教育局教育委员Pamela Gough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包括她自己在内的一些教育委员对这封信的内容并不认同,“我知道好些教育委员都对‘鉴于多伦多市教育局未能正常履行孔子学院协议’这句话不认同,因为这并不是事实”。

她说:“多伦多教育局并没有‘未能正常履行’合约,多伦多教育局一直都根据程序做事,想要投票决定是否有必要继续这份合约,而且与(孔子学院)的合约根本没有开始。”

Gough女士表示,相反的,多伦多教育局一直都在就此尽职的调查和研究。

终止孔子学院是为了挽回面子

多伦多教育局教育委员Pamela Gough女士说:“我认为这封信非常苛刻刺目。”“我认为看起来很可能教育委员们会投票终止与其(孔子学院)的合作,他们(孔子学院)先发制人,在多伦多教育局决定之前先终止合约,来挽回颜面”。

“我认为这纯粹是挽回颜面的做法”。

“我认为这封信非常刺目,而且好些教育委员都不同意他们的观点。这是完全不得体的做法,毫无外交策略。”Gough女士说:“ 看起来(孔子学院)他们想要离开这个房间,而且摔门走了,看起来就是这样。”

“不过我觉得(孔子学院单方面终止合约)让我松了一口气,”她说,“在双方都无意合作的情况下,我不认为多伦多教育局,以及大多数教委希望继续(与孔子学院)合作。”

事件回顾

多伦多教育局与孔子学院之间的合作办学,最初由前教委主席波尔顿(Chris Bolton)一手推动和操办,其他教育委员对于合作计划细节均被蒙在鼓里。今年6月,众多学生家长和多位教育委员对孔子学院试图入驻多伦多公校表示担心和质疑,并有学生家长等数百人在教委举行会议期间,在场外抗议。

在教委投票决定孔子学院去留前,教委主席波尔顿突然宣布辞职。5天后的6月18日(周三),全体教委投票,决定暂缓与孔子学院合作的计划,并要求教育局职员提交有关与孔子学院合作办学的报告。

继暂缓与孔子学院合作决定后,多伦多教委原定在下周三(10月29日)的全体教委会议上就是否“终止”这个协议进行投票,届时如果动议获得最终通过,多伦多教委将成为继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和Sherbrooke 大学之后取消与孔子学院合作的另一家加拿大教育机构。而在此之前,湖南省教育厅发函主动终止合约,部分教委认为是对方为了挽回面子,但表示,信函中所述终止协议的理由并不符合事实。◇

责任编辑:文凤

美国一周叫停两孔子学院

23562724172
继美国芝加哥大学在孔子诞辰周年纪念日前夕关闭孔子学院,宾州州立大学10月1日也宣布搁置孔院计划,令中共增强软实力的企图再次受挫。图为芝加哥大学。(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4年10月03日讯】今年是孔子诞辰2565周年,也是中共在全球各地建立孔子学院的10周年。继美国芝加哥大学在孔子诞辰周年纪念日前夕关闭孔子学院,宾州州立大学10月1日也宣布搁置孔院计划,令中共增强软实力的企图再次受挫。

10月1日,宾州州立大学宣布,因与中国方面管理机构意见不合,决定在年底期满后,结束与孔子学院长达5年的合作关系。这也是一周以来第二家美国高校决定搁置孔院计划,

9月25日,芝加哥大学宣布搁置该校孔子学院第二期合约的签订,英国《每日电讯报》与路透社报导,宾州州立大学随之也宣布了计划关闭孔子学院的消息。

目前全球100多个国家共有400多所旨在宣传中文和中国文化的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开办至今的10年中,遭到各国的多次反对。北美和欧洲一些学者担忧孔子学院将鼓励校园内的自我审查,代表着中共政府潜滋暗长的影响力。

最近几年,全世界学术界关闭孔子学院的呼声甚高,特别北美,称该学院没有遵守基本的学术原则,比如言论自由,孔子学院在课堂上避谈如西藏问题、达赖喇嘛以及天安门事件等敏感话题。

2013年,芝加哥孔子学院成为此种担忧的焦点。当时芝加哥大学人类学教授和元老Marshall Sahlins在《国家》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曝光孔子学院作为中共政府的影子机构妨碍美国大学学术自由的秘闻。

随后在2014年四月,有100多名芝加哥大学教授联署请愿信呼吁学校关闭校园内的孔子学院。

在六月份,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呼吁大学取消他们跟孔子学院的合约,除非他们可以重新谈判确保某些条件得到满足。

今年夏天,在欧洲一个中文研究会议上有关汉办命令审查的报导引发进一步担忧。

在2013年,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终结跟孔子学院的关系,因为有关“禁止聘用法轮功学员”的担忧。北京多年来压制并迫害法轮功团体。其他一些组织包括美国大学教授联合会和加拿大大学教师联合会都认为跟孔子学院的合作应该改革或彻底取消。

2013年12月,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执行总监托克(James Turk)公开批评孔子学院,称其本质上是中共政府的政治机构,限制讨论中共政府认定有争议的话题,不应该出现在加拿大校园。

2012年5月,美国国务院曾发布公告,要求所有孔子学院的中国教师在6月30日离境。

责任编辑:孙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