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王岐山与刘云山公开交锋

大纪元2015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岳华综合报导)长江沉船事故中,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现场解除由江派常委刘云山管控的中宣部禁令,引外界关注。近期,王岐山的中纪委获自主宣传权,被指实际已与刘云山把持的中共宣传口分庭抗礼。近年来,习近平阵营多次回击刘云山,其把控的文宣口人马也不断遭到整肃。

长江沉船事件 李克强与刘云山交锋

“东方之星”翻沉事件发生后,有35家共79名驻华外国媒体记者闻讯匆匆赶往事故发生地,欲近距离对该事故进行深入采访报导,却遭到当局的阻止。

香港《大公报》6月3日报导,在长江发生的船难惨剧上,李克强亲自批准数十家海外及台港媒体到场采访。报导说,有未透露身份的“内部人士”披露称,在“东方之星”倾覆现场,李克强曾下令,允许外国媒体记者到长江沉船现场采访拍摄。

但据《纽约时报》报导揭示,这种透明度的持续时间很短。警察检查站组织人们靠近长江,以及监利县附近的部分地区。附近酒店也被告知不许接待记者,除非他们已经在当地宣传部门官员管理的媒体中心注册。同样,医院也成为记者的禁地。

长江沉船事故发生后不久,中宣部就通过各地宣传部发出紧急通知,下令各省区市一律不准派记者到沉船现场采访,已到现场的一律召回,并要求各媒体报导一律用新华社通稿,而电视画面则一律使用中央电视台提供的画面。

时政评论员方林达认为,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此次带队赴现场指挥救援,随行班底中除了一名副总理和国务院秘书长外,还有中共总参及武警部队的官员;远比当年四川大地震后因调动不了军队气得摔电话的温家宝强势。李克强此次在沉船现场解除由刘云山管控的中宣部禁令,并被媒体高调曝光,尤其具有象征意义,表明其对刘云山文宣系统的公开交锋与突破。

而此前,习近平、王岐山等人也都曾与刘云山文宣系统公开交锋或表达不满。

王岐山的中纪委获自主宣传权

中共十八大以来,王岐山掌管的中纪委权力扩展,独立性、权威性加强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成立了宣传部。中纪委的官网“独立”率先宣布许多重大案件和高级官员被拿下的消息。

5月7日,中纪委网站刊文报导王岐山会见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代表团的消息,相关报导随后被各大官媒和门户网站转载。

美国之音报导质疑,有关王岐山会见美国政党代表的报导,先由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报导,再转由其它中共党媒及门户网站转载报导;而非按正常的官方新华社先发通稿,极为罕见。

据悉,王岐山2013年9月初力推中纪委和监察部官网上线。今年3月份,中纪委专门成立宣传部搞宣传。去年底,中共官媒曾曝光了中纪委宣传部第一任部长肖培。肖培是王岐山的心腹亲信,王岐山任北京市长时,肖培时任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华商报》报导称,中纪委网站实际已与刘云山把持的中共宣传口分庭抗礼。

香港杂志《争鸣》2015年1月号披露,来自中纪委方面的消息称,刘云山在违反中共“党的保密纪律”方面,被记录在案,其“先后向苏荣、徐才厚、周永康私下传递了调查程序里所涉及的重点问题”。

去年底,有香港媒体透露说,王岐山在最近的政治局生活会上直言“宣传腐败比任何腐败都要严重”;去年七月份王岐山去刘云山的政治根据地内蒙搞调研,“就是在做刘云山的材料”。

因迫害法轮功刘云山被追查国际多次追查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对信奉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刘云山利用其掌控的宣传机器,用谎言诋毁法轮功,在大陆以至国际社会上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加剧了迫害;是主导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刘云山也因此不断被江泽民提拔、重用,并被塞进了中共政治局常委会。

中共十八大后,负责文宣口的中共常委刘云山是江派对抗习近平阵营的前台人物。刘云山一直对习近平当局的政策进行抵制、封杀,并多次挑衅习近平讲话,不断制造事端。

之前,习近平曾多次回击刘云山,其把控的文宣口人马也不断遭到整肃。刘云山的丑闻被频繁曝出。

时政评论员吴少华表示,刘云山的权力将进一步被削弱,直至完全被边缘化,未来不排除刘云山在职位上被抓捕的可能。

刘云山2004年、2005年曾多次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列入追查对象。2014年6月11日,“追查国际”发布通告,继续对中共前宣传部长刘云山进行立案追查。

责任编辑:孙芸

什么是宣传?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世界上只有二种国家有宣传部,一个是纳粹德国,一个是共产党国家。

宣传的目的是把所有人思想往一个方向引,比如大跃进好、人民公社好、文化大革命好、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等等。它不容许有反对意见,不管事实对错,只要你反对,就会被消音、镇压。

而我们是摆事实,讲道理,对我们真实情况加以陈述,让听众和读者来评价,好还是不好,不强制你接受我们意见,所以,这就不是宣传。

中共说炼法轮功不让人吃药,我们就把法轮功书送给你看,看看我们老师是怎么讲的,有没有让人不吃药,这样你就清楚了炼法轮功没有不让人吃药。

中共说炼法轮功的人自杀、杀人,我们就把法轮功的书给你看,我们老师讲自杀是有罪的、炼功人不能够杀生(包含杀人、自杀、杀动物等),你就明白了中共拿出来的那个杀人犯、自杀的,不是炼法轮功的人。

中共说炼法轮功的人自焚,可是《华盛顿邮报》记者到自焚的刘春玲的家乡调查,邻居说根本没有看到过她炼法轮功。那个王进东脸烧糊了,头发还好好的。你就知道了自焚是中共导演的一出戏。

再比如,在美国啊,公民可以自由获取信息,你信什么政府不干涉,只要你不犯罪。而在中国,只有讲共产党好的书,没有反对共产党的书、没有民主的书,张志新因为怀疑文革,怎么死的你肯定知道,那么这不反映出差别来了吗?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不是宣传,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权利,更是维护您知情的权利。

中共党媒“大变脸”的背后

作者﹕华风


伴随中共的激烈内斗,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即党的喉舌们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不断“变脸”。(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2年04月13日讯】王薄事件发生后,伴随中共的激烈内斗,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即党的喉舌们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不断“变脸”。3月31日,北京市委党报《北京日报》发文称,“总书记不能凌驾党上”,公开挑战中共一号人物,然而4月5日,又突然刊出社论《牢记总书记的嘱托》,对胡高调表忠心。180度转变的背后,是江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为周永康站台,虽然胡结束出访回国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共高层及各地方大员,纷纷表态效忠,见势不妙,《北京日报》也即刻变脸,但影响已出,且刘淇安然无恙,此一回较量,胡温实处下风。

薄熙来被击倒后,要求民主和政治改革的言论一时大兴,媒体也没作壁上观,《中国青年报》《环球时报》等纷纷发表文章,中共的网路封锁也出现松动, 六四、赵紫阳、法轮功、活摘器官等敏感词一度解禁。然而昙花一现,当局很快又收紧了网路,4月9日,中共各大媒体大规模的发表“辟谣”的文章,《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北京日报》等作政治表态,对“网路谣言”进行舆论围剿。此一变脸反映出胡锦涛的困境,又想击败江周又怕乱,然而“维稳”和封网只能失去民心。

4月10日,中共宣布了对薄熙来的处理决定,但显然又出于维稳考虑,将一个“政治谋反”淡化成了刑事案。薄熙来案涉及周永康策反和重大罪恶,除了王立军揭出周薄联手夺权,民间和海外媒体对周永康的贪腐和命案等爆料也越来越多,尤其周永康接手政法委后,涉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法轮功自焚伪案中的重大人命。形势逼人,江系势力和胡温处于最后摊牌,薄熙来案最后如何定性,鹿死谁手,再看党媒“变脸”。

党媒是中共高层权斗的风向标,各派为争夺话语权都要控制,每次转向都反映了交战双方的态势,变脸的背后,看得见江周的拼死挣扎,也显出胡温的顾忌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困顿,目前是内有生死权争,外加民众抗暴,重庆和福建相继发生警民冲突,内外交困,如何取胜周永康,端掉政法委这个毒瘤,真正给人民一个交代,已经刻不容缓,但靠权谋、隐忍都不是办法,只能是处处掣肘,内乱加剧。

真相是最有威力的武器,胡温要想在十八大前拿下周,就应向外界公布江周集团犯下的全部罪行,尤其是对法轮功的迫害事实,让民众和国际社会知道江周制造世纪伪火大案、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真相的传播会震动世界,血债帮要偿还血债,必将在人民的醒悟和清算中灭亡。让人民知道真相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然,共产党也必随之完蛋,天意不可违,罪恶不能延续,只有解体中共中国才有未来,如果只是想斗垮江周完成十八大交接,从而维护中共政权,那可是极危险的死路,共产党还该不该存在,就问问中国老百姓。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13/n3564602.htm

章天亮:中共仇恨宣传的反噬

章天亮

新疆万人抗议要求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目前以乌鲁木齐党委书记栗智被解职而告一段落。这一事件标志着,中共的仇恨宣传已经开始反噬自身。

在建政之初,中共一直用阶级矛盾来掩盖民族矛盾,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由于中共自身已成为最邪恶、腐败和堕落的“有产阶级”,此时继续宣扬阶级矛盾无疑等于鼓动民众起来推翻自己。因此,中共的宣传便转向了民族主义。

如许多学者所指出的,民族主义宣传是一柄双刃剑,因为这也会唤醒其他少数民族的民族意识,从而引发“统一”与“分裂”之争。在中共看来,民间的“斗争”正是它玩弄权术,从中渔利的好机会。于是,中共开始煽动民族仇恨,这造成了汉、藏和维吾尔人的相互仇视。

中共的如意算盘是,把自己扮演成了维护国家统一的正义力量,从而赢得汉人的支持;把自己扮演成为一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力量,从而赢得少数民族的支持。因此中共一方面向西藏与新疆注入大量资金(同时也以“开发”为名,掠走了大量不可再生的资源),另一方面则以剥夺宗教信仰自由和灭绝少数民族文化来达成对西藏和新疆的控制。

结果中共两边都未讨好。汉人对中共在经济上的倾斜政策、乃至普通刑事案件上对少数民族的宽纵极为不满;而少数民族则更无法容忍中共对其宗教与文化的灭绝,以及以大量汉人移民改变当地人口结构的政策。

中共不但对此心知肚明,更是在放纵和引导这种结果。2008年3月14日的西藏事件,就成为中共趁机拉拢汉人、对抗西方社会和要求西藏自治的力量的绝好机会,并在“奥运会”之前给中共注射了一支强心剂。一些被中共组织起来的、以及对中共数十年来罪恶的民族政策缺乏了解的华人,在海外游行示威,支持中共,忙得不亦乐乎。

今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各地民间抗暴已呈风起云涌之势,中共再度利用新疆事件转移视线,欲收到与去年西藏事件一样的功效。与信奉佛法、反对暴力的西藏人不同的是,维吾尔族与汉族之间爆发了暴力冲突。不仅是维吾尔人,普通汉人也置身于危险之中。此时汉人就把抗议的矛头对准了中共。

中共制造民族仇恨,以期从中渔利的做法,终于导致民间的相互暴力冲突出现(而不仅是中共军队和警察实施镇压的单向暴力),从而也引发了汉人对现政权的不满。这实在是中共在民族政策上“玩火”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共解不开的一个死结。

今年四月,我在〈《中国不高兴》中共更不高兴〉一文中曾经指出“中共一向是既要利用民族主义转移对国内矛盾的注意力;又要防止民族主义的抗争矛头对准政府。《中国不高兴》越流行,中共的担心就越大。迟早有一天,《中国不高兴》,中共更不高兴。”

想必中共现在就已经很不高兴了。它只要存在下去,让“中共不高兴”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