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政府不能拚经济

大纪元2015年08月20日讯】最近,“台湾会不会希腊化?”议论盈庭,同时,台湾经济成长率能否“保三”、出口连5月下滑、外销订单连3黑更受到关切。为抢救低迷的台湾经济,台行政院长指示国发会汇整各部会提案,就出口拓销、扩大投资,以及产业升级转型等三大面向开药方。经邀集各部会首长开会后,虽有“新瓶装旧酒”,缺乏亮点,需再重整并端出具体、可行且能产业间复制的共同模式的指示,但还是定调朝出口、投资和产业转型三管齐下来刺激经济强化作为。

会中,央行彭总裁引国际货币基金(IMF)最近研究,表示当景气下走时,若是政府增加基础建设、公共建设投资,将可带来明显乘数效果。于是呼吁政府推动财政扩张政策,并获毛揆采纳。

我们虽想肯定官员们的想有所作为,但还是不得不泼冷水。纵观这些想法和作为,都是典型的凯因斯理念,所根据的就是将“凯因斯所得衡等式”转换而来的因果关系式,亦即将民间消费(C)、民间投资(I)、政府支出(G),以及出口(X)作为因,将国内生产毛额(GDP)视为果,让C、I、G、X增加后再透过乘数效果,GDP就可倍增。

这是1930年代以来迄今全球通用的做法,也是学校的总体经济学和经济发展、成长课程最标准的教授方式,更是最典型的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寇斯(R.Coase)所说的“黑板经济学”,只适合在课堂中演算,不可直接用在实际社会,更不能作为政府政策的依据。道理很简单,人不是机器、是活生生的,“人的行为”不可能以数学方程式来真实呈现。其次,凯因斯所得衡等式是会计帐概念,转为因果关系式很有待商榷,其内涵本是“收支相等”概念。

此外,这条等式隐含同一时间,必须有当期投资(I)等于当期储蓄(S)这个前提条件才行,可是“当期的投资应是上期或以往的储蓄所融通的”,有时间落差(time lag)。所以,这条衡等式本身就有问题了,何况由它所转换成的因果关系式,因此我们应该摒弃时下流行的这种政府创造有效需求、促进出口,以及拚经济、救经济的思维及做法。而彭总裁的建议也当然很有待商榷,何况当前政府债务严重,政府应节流、撙节支出,而且政府公共建设易演成特权、官商勾结弊端,而苗栗县诸多蚊子馆所反映的“希腊化”更应引以为鉴呢!

走笔至此,耳边响起企业家许文龙的声音:“我最讨厌听到政府说拚经济”。他指出,订单、原料、技术都和政府无关,政府要拚什么经济?公司的订单不是政府替他们争取的,低价的原料也不是政府谈来的,技术也不是政府帮忙研发的,政府能拚什么经济?许文龙举回归中国之前的香港为例,当时英国政府只规定你不能犯规而已,有关经济的事,政府一句话都不曾说。“我给你自由,所有人都不能犯法”,就这样,香港经济就自然发展了。

说到底,政府的职责不在于管控经济,应在创造并维护一个公正公平安全和谐的大环境,充其量只在国防、治安、法治上着力,当个公正无私的裁判,让人民拚经济就好了。不要忘了“错误的政策比贪污更可怕”呀!而当今台湾经济的困境,有可能就是政府的错误政策造成的。何不将既存的错误观念改正,让政府做对的事,把对的事做好呢?

责任编辑:南风

Advertisements

京城大变 北京市政府将“迁府”

大纪元2015年0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中共北京市府等将在今年10月前全部由城区迁往通州区,届时北京将大变样。据此前报导,中南海决定将北京市政府等部门迁出北京,却遭到北京市高官抵抗,在中南海高层施压后,北京市开始筹备搬迁。

香港《文汇报》6月13日披露,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将在今年10月1日前夕全部由城区迁往通州区,具体搬迁方案不日即将正式公开。

中共官媒中国网、财新网及地方网站、中国门户网站新浪、腾讯、搜狐、网易等纷纷于当日转载了该文。

《文汇报》获悉,部分医院、大学以及央企总部等或将迁出北京市核心区,北京城六区拟减少15% 左右的人口。北京和天津未来拟实现同城化管理。业界人士表示,北京市政府等党政机关迁往通州,打造北京城市副中心,将纾解首都非核心区功能。

据凤凰网报导,河北省长近日称,《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不日将正式颁布实施。到时,北京的教育、医疗、出行、产业、环境都将发生大变样。如预计今年内,北京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资源到天津、河北举办分校或校区,同时北京市属高校在河北省适度扩大本科招生规模等;看病不用扎堆往北京跑等。

去年以来,北京不断被雾霾袭击,令中南海高层决定不是迁都,就是迁府。今年以来,习近平多次提到“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据报,中南海决定将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等搬往五环之外的通州,但北京政府一直在否认,内里一直在抵抗。

海外中文媒体6月3日报导称,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和市长王安顺,因为抵抗搬到通州,已惹怒了中南海。据称,习近平放话称:“你们不搬,我们搬”,这话把郭、王吓了个半死。于是北京当局马上开动机器,筹备搬迁。

责任编辑:李晓清

牛刀:政府欠的债人民50年还不清 外储消耗殆尽

牛刀

虚假的繁荣,就是以通胀来拉动经济为主要特征。但是,这种模式在上个世纪无一例外地遭遇经济危机,或者政权崩裂或者经济陷入大萧条中,最典型的就是津巴布韦和前苏联,津巴布韦遭遇经济负增长8%的悲惨境界,前苏联共产党组织彻底垮台苏维埃联邦一分为十七,陷入今天的处境。

中国经济学界有句名言:半小时后。“半个小时后”就是当遇见发问时不好回答,只要回答“半小时后”就够了。意思是,很多自然灾难可以预测但谁也说不准准确的时间,就用“半个小时后”来表述,意思是灾难一定会来,但都是在突然之间爆发的。我们都知道的2011年4月发生的日本大地震,1951年的阿尔卑斯山大雪崩,都是半小时以前还是阳光灿烂,“半小时后”危机爆发,许多人因此而丧生。日本政府灾后公布的数据只是造成15843人死亡、3469人失踪,而民间在日后统计包括失踪人数至少有10万人以上;阿尔卑斯山大雪崩死亡人数325人,45000人无家可归。

中国的经济灾难远胜于自然灾难,那是中国政府的贪欲和疯狂产生的错乱,整个社会都陷入一种癫狂之中,这种灾难绝非是自然灾难所能比拟的,所造成的后果也绝非中国人民十几甚至二十几年所能补偿。可以这样说,中国政府这几年堆积起来债务中国人民未来五十年也无力还清。也许,现任政府从未想过还债。但是,人民的血汗钱可以不还,或者以别的方式来还,这都不会造成特别大的灾难,但是,大量的外债是逃不脱的。现在谁也不知道,中国人民背负多少境外债务,这个只有经济危机全面爆发后才会知道的。

中国央行现在已经疯狂到了极致,完全不顾中长期利益只顾维护眼前的利益,是一种典型分赃式印钞。央行所采取的的方式和手段:一再贷款。所谓再贷款就是央行给某些商业银行的贷款,这个钱是不用还的,以后会有新的债券可以冲抵,这个前提是中国不会发生经济危机,而一旦发生危机,中国政府将难辞其咎;二是定向降准。所谓定向降准就是对指定银行实行降准释放流动性,这只能挽救部分将要倒闭的农商行和城商行,对市场毫无用处,但是,这些钱也是以基础货币形式投放的,其作用在放大信贷效用上有杠杆效应;三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2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多措并举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央行推行PSL.PSL实际就是全面降息,利率政治化,利率为稳定社会,不刺破泡沫而被严格管控。有网友评论说:PSL让银行这个最大的利益集团上天堂,让没有背景又不会送礼的企业下地狱。

说到底,PSL是为挽救岌岌可危的中小银行,央行不断地加大中小银行降准力度,然而但降准效果并不明显,中小银行依然处在崩溃边缘;央行的第二招就是对中小银行实施PSL,允许中小银行将资产(那些银行里能有优良资产?有的话,它们也无须又降准又降息来支持了)抵押换取超低利率贷款,一方面中小银行无须担心呆账坏账,可以一起打包转给央行,另一方面,中小银行等于定向降息,因为PSL的利率很低;央行的第三招就是对所有商业银行提供PSL支持,等同于全面降息。这个降息不是针对贷款企业的降息,是针对银行的,让银行可以以劣质资产(央行当然不会承认的)换低息再贷款。

这三招在美元贬值周期还有用,因为在美元在贬值周期央行还有机会印钞,但是,在美元升值周期不仅毫无用处,而且可能会加剧美元出逃从而引爆大中型银行债务危机,具体会引爆中国大中型银行危机在此我不多说。中国金融业已经很危险,可能会因此迎来“半个小时后”。但是,这个“半个小时后”是李中堂引爆的。

背景是中国有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笔钱将会在金融风暴中全部消耗完毕,具体过程是在美元大量出逃中,除了要出逃4万亿美元外,我们还将要欠下大量外债,不会少于2万亿。这个结果我们会在美元加息后看见。央行在本年2月后已经抛空1300亿美元以上,才勉强维护人民币汇率的平稳,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审计署公布政府债务总计超30万亿

2013年12月30日16:36
来源于 财新网

12月30日,国家审计署公布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结果显示,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6988.65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256.49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04.56亿元。

其中,截至2013年6月底,中央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98129.48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600.72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23110.84亿元。

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108859.17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6655.77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43393.72亿元。

从政府层级看,省级、市级、县级、乡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分别为17780.84亿元、48434.61亿元、39573.60亿元和3070.12亿元。

从举借主体看,融资平台公司、政府部门和机构、经费补助事业单位是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主要举借主体,分别举借40755.54亿元、30913.38亿元、17761.87亿元。

从债务资金来源看,银行贷款、BT、发行债券是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主要来源,分别为55252.45亿元、12146.30亿元和11658.67亿元。

附:国家审计署公布全文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审计法》规定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工作的通知》(国办发明电〔2013〕20号)要求,在国务院各部 门、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有关单位的大力支持和积极配合下,审计署于2013年8月至9月组织全国审计机关5.44万名审计人员,按照“见人、见账、见物, 逐笔、逐项审核”的原则,对中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5个计划单列市、391个市(地、州、盟、区)、2778个县(市、区、旗)、33091 个乡(镇、苏木)(以下分别简称中央、省级、市级、县级、乡镇)的政府性债务情况进行了全面审计。审计内容包括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以及债务人出现债 务偿还困难时,政府需履行担保责任的债务(以下简称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债务人出现债务偿还困难时,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以下简称政府 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

此次共审计62215个政府部门和机构、7170个融资平台公司、68621个经费补助事业单位、2235个公用事业单位和14219个其他单位, 涉及730065个项目、2454635笔债务。对每笔债务,审计人员都依法进行了核实和取证,审计结果分别征求了有关部门、单位和地方各级政府的意见。

审计结果表明,政府性债务是经过多年形成的,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政府性债务的现状和资产与负债的相互关系看,目前我国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有的地方也存在一定的风险隐患。

现将审计结果公告如下:

一、近年来加强政府性债务管理的主要措施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政府性债务问题。2011年以来,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完善相关制度,化解存量债务,清理规范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等,取得一定成效。

(一)政府性债务管理制度逐步完善。

2011年以来,国务院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出台多项制度,规范和加强政府性债务管理。财政部完善了国债和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相关管理办法,组织清理规 范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建立了地方政府性债务统计报告制度,动态监控地方政府性债务情况;金融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公司的信贷管理,贷 款规模得到有效控制;地方各级政府相继出台债务举借、偿还、使用和管理等方面制度2793项。截至2013年6月底,有23个省级、298个市级、 1736个县级(分别占省级、市级、县级总个数的63.89%、76.21%和62.49%)出台了综合性的政府性债务管理制度。

(二)债务风险防范措施不断强化。

截至2013年6月底,18个省级、156个市级、935个县级建立了债务风险预警制度;28个省级、254个市级、755个县级建立了偿债准备金 制度,准备金余额为3265.50亿元。同时,中央和地方政府采取明确偿债责任、建立财政奖补机制等措施化解存量债务,其中通过对公益性乡村历史债务的清 理,化解农村义务教育债务973.89亿元。

(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偿债能力有所增强。

2010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发〔2010〕19号),要求地方政府对融资平台公司进行清理规 范。各地按照国务院要求,通过增加注册资本、注入优质资产、改制重组和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等方式,提高融资平台公司的资产质量和偿债能力。与2010年相 比,2012年省市县融资平台公司平均每家资产增加13.13亿元、利润总额增加479.98万元,平均资产负债率下降4.90个百分点。

二、政府性债务规模及结构情况

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各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206988.65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9256.49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66504.56亿元(详见表1)。

1035510680

(一)中央政府性债务情况。

截至2013年6月底,中央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98129.48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600.72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23110.84亿元。具体构成是:

——中央财政债务。

1.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97360.94亿元,主要是由中央财政资金偿还的国债债券、国际金融组织和外国政府贷款81511.05亿元,占83.72%。其中特别国债18202.28亿元,分别用作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资本金15502.28亿元、用于补充国有商业银行资本金2700亿元。

2.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506.89亿元。包括转贷给中央单位由非财政资金偿还的国债债券、国际金融组织和外国政府贷款1416.89亿元;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用于商业银行配股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注资,由财政部提供担保的债券1090亿元。

——中央部门及所属单位债务。

1.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768.54亿元,主要是以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偿还的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贷款537亿元,占69.87%。

2.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93.83亿元,主要是中央单位举借由非财政资金偿还的债务。

3.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161.12亿元,主要是中央所属高校、医院、科研院所的债务,分别为85.80亿元、23.11亿元和5.58亿元,合计114.49亿元,占71.06%。

——中国铁路总公司(原铁道部)通过发行政府支持债券或以铁路建设基金提供担保等方式举借22949.72亿元,用于铁路项目建设。如果铁路总公司出现偿债困难,政府可能承担一定的救助责任。截至2013年6月底,该公司汇总财务报表反映资产总额46631.59亿元,负债总额29182.15亿元。

(二)地方政府性债务情况。

截至2013年6月底,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108859.17亿元,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6655.77亿元,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43393.72亿元。根据近年来地方政府性债务在举债主体和融资方式上出现的新情况,本次审计,在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中,包括了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为其他单位提供担保形成的债务383.52亿元;在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中,包括了地方政府通过国有独资或控股企业、自收自支事业单位等新的举债主体和通过BT(建设-移交)、融资租赁、垫资施工等新的举债方式为公益性项目举借,且由非财政资金偿还的债务19730.13亿元。

地方政府性债务具体情况是:

——从政府层级看,省级、市级、县级、乡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分别为17780.84亿元、48434.61亿元、39573.60亿元和3070.12亿元(详见表2)。

1035510681
——从举借主体看,融资平台公司、政府部门和机构、经费补助事业单位是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主要举借主体,分别举借40755.54亿元、30913.38亿元、17761.87亿元(详见表3)。

1035510682
1035510683

——从债务资金来源看,银行贷款、BT、发行债券是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主要来源,分别为55252.45亿元、12146.30亿元和11658.67亿元(详见表4)。

1035510684

——从债务资金投向看,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公益性项目,不仅较好地保障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资金需要,推动了民生改善和社会事业发展,而且形成了大量优质资产,大多有经营收入作为偿债来源。在已支出的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101188.77亿元中,用于市政建设、土地收储、交通运输、保障性住房、教科文卫、农林水利、生态建设等基础性、公益性项目的支出87806.13亿元,占86.77%(详见表5)。

1035510685

其中,用于土地收储债务形成大量土地储备资产,审计抽查的34个重点城市2本级截至2013年6月底储备土地16.02万公顷;用于城市轨道交通、水热电气等市政建设和高速公路、铁路、机场等交通运输设施建设的债务,不仅形成了相应资产,而且大多有较好的经营性收入;用于公租房、廉租房、经济适用房等保障性住房的债务,也有相应的资产、租金和售房收入。

——从未来偿债年度看,2013年7月至12月、2014年到期需偿还的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分别占22.92%3和21.89%,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到期需偿还的分别占17.06%、11.58%和7.79%,2018年及以后到期需偿还的占18.76%(详见表6)。

1035510686

三、全国政府性债务负担情况

与一些国家的政府债务主要用于消费性支出不同,我国的政府性债务主要用于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条件改善相关的项目建设,大多有相应的资产和收入作为偿债保障。目前,国际上对政府性债务负担状况尚无统一评价标准,参考一些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通常做法,本次审计以负债率、政府外债与GDP(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债务率和逾期债务率等指标,对2012年底我国政府性债务负担状况进行分析,结果表明,全国政府性债务各项风险指标均处于国际通常使用的控制标准参考值范围内,风险总体可控。

(一)负债率。

截至2012年底,全国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与当年GDP(518942亿元)的比率为36.74%。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大多有相应的经营收入为偿债来源,只有在被担保人和债务人自身偿债出现困难时,政府才需承担一定的偿还或救助责任。审计结果显示,2007年以来,各年度全国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当年偿还本金中,由财政资金实际偿还的比率最高分别为19.13%和14.64%。考虑以上因素后,2012年底全国政府性债务的总负债率为39.43%,低于国际通常使用的60%的负债率控制标准参考值。

(二)政府外债与GDP的比率。

截至2012年底,全国政府外债余额为4733.58亿元,占GDP的比率为0.91%,低于国际通常使用的20%的控制标准参考值。

(三)债务率。

截至2012年底,全国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债务率为105.66%。若将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按照19.13%、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按照14.64%的比率折算,总债务率为113.41%,处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确定的债务率控制标准参考值范围之内。

(四)逾期债务率。

截至2012年底,全国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逾期债务率为5.38%,除去应付未付款项形成的逾期债务后,逾期债务率为1.01%;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的逾期债务率分别为1.61%和1.97%,均处于较低水平。

四、政府性债务管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增长较快。截至2013年6月底,省市县三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105789.05亿元,比2010年底增加38679.54亿元,年均增长19.97%。其中:省级、市级、县级年均分别增长14.41%、17.36%和26.59%。

(二)部分地方和行业债务负担较重。截至2012年底,有3个省级、99个市级、195个县级、3465个乡镇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债务率高于100%;其中,有2个省级、31个市级、29个县级、148个乡镇2012年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的借新还旧率(举借新债偿还的债务本金占偿还债务本金总额的比重)超过20%。

从行业债务状况看,截至2013年6月底,全国政府还贷高速公路和取消收费政府还贷二级公路债务余额分别为19422.48亿元和4433.86亿元,债务偿还压力较大。

(三)地方政府性债务对土地出让收入的依赖程度较高。截至2012年底,11个省级、316个市级、1396个县级政府承诺以土地出让收入偿还的债务余额34865.24亿元,占省市县三级政府负有偿还责任债务余额93642.66亿元的37.23%。

(四)部分地方和单位违规融资、违规使用政府性债务资金。审计发现,部分地方违规通过BT、向非金融机构和个人借款等方式举借政府性债务2457.95亿元;地方政府及所属机关事业单位违规提供担保3359.15亿元;融资平台公司等单位违规发行债券423.54亿元;国发〔2010〕19号文件下发后,仍有533家只承担公益性项目融资任务且主要依靠财政性资金偿还债务的融资平台公司存在继续融资行为;财政部等4部委2012年底明确要求地方政府规范对融资平台公司的注资行为后,仍有部分地方将市政道路、公园等公益性资产和储备土地等以资本金形式违规注入71家融资平台公司,涉及金额544.65亿元;部分地方违规将债务资金投入资本市场22.89亿元、房地产市场70.97亿元和用于修建楼堂馆所41.36亿元。

本次审计发现并已依法移送有关部门处理的涉嫌违法违纪案件线索51件,涉案人员69人。有关处理结果将适时公告。针对上述情况,审计机关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建议:

一是建立规范的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健全政府性债务管理制度。二是建立健全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责任制,严肃责任追究。三是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稳步推进投融资、财税等体制机制改革。四是建立健全债务风险预警和应急处置机制,妥善处理存量债务,防范债务风险。

有关部门和地方按照国务院部署,已经或正在研究制定相关制度和办法,并采取措施积极整改审计发现的问题。相关情况将由有关部门和地方适时向社会公告。(完)


财新讨论:

杨京栋v:这对2014年的A股市场无疑是悬在头上的重磅炸弹,比钱荒还厉害

财新网://@胡舒立:这事比社科院的预计还高,上升太快了!不改革的成本,显然高于改革的成本。

波Paul:银行承担的风险太集中,太高了

古堡剑影:全国平均每人2万多元的债务!哪一笔债务的借贷,哪一笔债务的使用,经过了相应级别的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但是债务的偿还,却是由人民来承担。

Jutyn:时寒冰说企业债比政府债更危险,尤其是房地产行业。中国次贷杠杆化太高了,所以房价还会涨,直到泡沫破裂,下一个危机到来。

AL阿拉丁:王福重曾言,靠查账统计不出结果,除非贴出告示:“所有债主某月某日前到某处申报,过期一概不认”

Various_雷磊:钱都去哪了?

大胡子胖哥哦:有多少地方政府实质性破产?

腊小蛤:一片报20的媒体,只有财新敢说30。所谓担保和救助,说白了最后都要依赖财政兜底,都应纳入债务核算并公开。

caixin:现在的人大预算审计倒是包括了年度审计和预算赤字,惜乎没有支出预算的详细内容,也没有跨年度平衡机制和债务预警机制。新一轮财政体制改革至为关键。

中国政府采购信息已成国家机密

任有财

【大纪元2013年02月27日讯】2013年2月25日,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法治蓝皮书《中国法制发展报告》披露,地方政府去年1月至9月的采购商品,8成高于市场平均价,超过一半的商品价格高于市场平均价1.5倍以内。

目前中共官员的三大收入来源包括:卖官、亲属办产业、政府采购。政府采购中的利益有多大只要做下简单的减法就可以了,政府采购价减去市场批发价就是中共官员们的利润了,看一下政府采购招标公告的信息就知道有多么惊人的利益存在了。

2003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政府采购法第一条:“为了规范政府采购行为,提高政府采购资金的使用效益,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保护政府采购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廉政建设,制定本法”。可是每次的政府采购并没有维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纳税人的钱怎么花,花到哪里去了仍然是一笔糊涂账。

中共官员不愿意主动公开政府的采购信息,中国民众申请公开时,政府机关却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搪塞,被不断追问的没有退路了竟然以属于“内部信息”、“秘密级信息”为由来直接拒绝公开。真是让人难以理解,什么时候百姓的知情权就被这样一句话给取消了?又几何时政府官员应当负责的工作又用了这样一句话就成了国家机密?

其实随便看下媒体报导,能发现不少因政府采购过程中黑幕过多引发的争议,因为中共官员在政府采购过程中始终坚持“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就拿铁道部的订票网站12306来说,百姓辛苦一年就盼着能有个团聚,春运是现代人类最大规模的自发迁徙,可一票难求的情况困扰着每个想回家的老百姓,铁道部推出了订票网站本来应该是个大好事,但是其混乱的网站架构、时时瘫痪的订票状况实在糟糕。不仅于此,根据被曝光的承接网站项目的合同,12306网站的花费就超过5亿元人民币,而IT业内人士称用一亿元就足够了。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浪费纳税人的行为,财政部政府采购管理办公室主任王锳在政府集中采购工作会议介绍说,政府采购法颁布实施10年来,政府集中采购节约资金138.08亿元……。

中共用货币超发刺激投资和消费,想用这个方法激活中国经济,但引发货币贬值、通货膨胀,使老百姓手里的钱缩水,人民币的购买力下降。与此同时整个官员利用政府采购大肆挥霍老百姓的钱去中饱私囊,更加重了老百姓的经济负担。如果不能从根本的制度上解决这个问题,慢慢的中国老百姓能知道的事情会越来越少,因为国家机密可不是普通百姓应该知道的事情。

责任编辑:高谦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2/27/n3810569.htm

张维迎:政府权力像癌细胞 不抑制即扩散(图)

来源: 中国企业家网

一旦领导人没有理念,这些政府权力就像癌细胞一样。你会没有办法抑制它,你没有与之对抗的力量,没有健康的细胞不断吃掉它,它就不断扩散。

中国企业家网近日报道,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在接受搜狐财经专访时围绕“理念改变中国”发表了对改革的看法。张维迎指出,政府主导经济情况下形成的机制,现在正成为阻碍改革的力量,而政府权力就像癌细胞,不加抑制即自动扩散。张维迎认为,政府大量投资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国进民退的现状。

以下为张维迎观点摘要:

关于阻碍改革的力量

以前的改革是理念战胜利益,现在是利益战胜理念。现在阻碍改革的“利益”,是政府主导经济情况下形成的机制。首先政府官员,改革本身就是权利不断从政府手里交给老百姓的过程。最初我们的定价权、买卖权都在政府手里,这时候把这些权利交还回来,对政府官员来讲一定是一个损失,至少它认为是一个损失的。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一个有很强理念的领导去推动的话,改革就很难进行。

政府官僚系统有一种自然膨胀、自然扩大权力的冲动。如果我管的很少,理我的人就很少。我可能不在乎别人是否给我送红包,是否贿赂我,但我很在乎别人是不是尊重我。你权力越大,你走到哪里越牛气。为什么中央政府一个处级干部下去,就是前呼后拥,警车开道?因为他手里有权。同样中央部门,有些权力小的部门,下去的待遇就完全不一样。所以他们有一种扩大自己权力的本能。一旦领导人没有理念,这些政府权力就像癌细胞一样,你会没有办法抑制它,你没有那与之对 抗的力量,没有健康的细胞不断的吃掉它,它就不断地扩散。

关于国进民退

国进民退表现在,比如说投资,本来政府投资越来越少了,国有企业投资越来越少了,但是在这几年在金融危机之后,大量的投资变成政府投资,大量贷款都是流向国有企业。你看看统计就知道,这两三年政府预算的投资增大了。

你再看各地的各种政策,越来越倾向于国有企业,甚至广东、浙江这些地方,传统上是非国有企业比较强大的地方,现在也在争先恐后怎么讨好央企,怎么吸 引这些央企去投资。具体比如煤炭,本来煤炭是一个以非国有企业为主体的一个产业,但是现在又变成了完全由国有主导了。还有其他的一些行业,比如说航空、石油、钢铁,原来有些民营企业进去,现在都被赶出去了。

你看整体的社会里面,国有企业好像变得越来越神气,九十年代可不是这样的。九十年代国有企业都是烂账、坏账很多的,人们担心这些烂帐导致整个金融崩溃,所以才有后来的改制、处理坏账。这几年是完全不一样了,像一个组织一样,有时候这个人是一把手,但是你发现另外一个人天天在那里说话,比他还管用。你看看我们的非国有部门创造的GDP是60%多,但是整体的话语权在国有企业的手里面,它说出来的好像就是正当的,就好像是代表国家利益的。国有企业老以 国家利益代表这样的姿态出现。

关于官员逐利

利益总是一个现实的约束。你追求自己的利益本身不是问题,每个人追求自己的利益,如果游戏规则好,你就必须对社会有贡献,这个没有错的。麻烦在于,政府追求自己利益的时候,经常不是给社会做贡献。为什么?它没有竞争的约束,它的收费是强制的。政府与企业最基本的一个差别是,他们的收入来自税收,企业的收入来自价格。价格是自愿的支付,这瓶矿泉水卖两块钱,人家一定认为值两块钱以上,他才会买。但政府收你两块钱税的时候,能给你提供的服务值几块钱,你不知道啊,有可能是三毛,甚至有可能是负的,但它照样能拿到这两块钱。因为他们没有竞争约束,这种权力才变得危险。

当政府官员在追求自己利益的时候,可能给社会带来负的价值,这和市场竞争当中个人追求利益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你必须有一个很强的理念。当然,你可以说理念也是一种利益,更长远的利益,他想名垂千古。但也不完全是这样,有的人就是有一种信念,他对社会有基本的是非感、基本的正义观,满足这种信念,他觉得心里就舒服了。昧良心的事有些人感到不舒服,有些人却是心安理得,觉得我只要拿到财富就可以了。有些人不愿意干坏事,也是有一个很强的 理念在里面。

利益和理念是混在一块的,有时候理念会显得比较弱,就是因为利益真的很实在,与理念产生很大的对抗。你有很强的理念,你自己完全说服自己,完全相信它,这个时候你也不一定坚持,因为可能看到一些比较现实的利益诱惑你。为什么有的人说“出卖灵魂”?灵魂怎么出卖?就是为了现实的利益出卖自己的信仰。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2/08/22/463875.html

英国利兹市政府聆听法轮功真相(图)

文/英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在英格兰北部的重要城市利兹市政府的全体议员大会上,英国法轮功学员向与会的利兹市长、近百名市议员以及几十位市政府高级官员,讲述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并请求利兹议会做出声明,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团体的迫害。该提议受到议员们的一致举手通过,顺利进入下一讨论阶段。此次全体议员大会正值伦敦奥运前夕中国奥运代表团在利兹集训期间,法轮功学员向利兹市议员呼吁制止中共迫害一事因此备受当地媒体关注。


英国利兹市议员大会(资料图片)

利兹全体市议员大会是利兹市最隆重的大会之一,一、两个月举行一次。当地居民可以就其关注的问题,组成五人以内的代表团,以五分钟的发言时间,向上百名议员和市政府官员陈情,市议员将当场举手表决,决定是否认为居民提出的问题值得关注与讨论,从而进入下一步讨论程序。

法轮功学员组成的代表团由利兹当地三名英籍华裔学员和两名西人学员组成。学员玛丽作为本次五人法轮功团体的发言人,在会上向政要及全体议员讲述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持续十三年来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事实真相,包括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残暴行径,并列举了发生在利兹的姐妹城市杭州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呼吁议会做出严正声明,制止发生在中国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的发言,引起会场上全体议员的极大关注,会场气氛肃穆而凝重,每位议员都专注聆听玛丽的演讲。玛丽结束发言时,全场报以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并一致举手通过接纳就该议题开展讨论。

此次市议员大会正好赶在中国运动员抵达利兹进行奥运集训后的几天举行。此前有市议员担心接受当地法轮功学员在全体市议员大会上陈情的要求会惹怒中共当局。对此,玛丽在信中回复表示:“这实际上是一个机会,使你们有机会在利兹市的历史上留下光耀的值得骄傲的一页。”经过全体议员的紧急讨论和再三思量,最后,市议会的最高执行长决定,接纳法轮功代表团到会讲述真相。

同时,从七月六日到十六日,当地法轮功学员还在利兹市中心的谷物交易中心举办“真善忍国际美展”,英国圣公会利兹大主教约翰•帕克尔为画展剪彩,多位议员前往观看,并被画展深深震撼。

法轮功学员在议员大会陈述真相也引起了当地媒体的极大关注,《约克郡晚报》、《利兹市民》等当地媒体,纷纷对法轮功学员将在市议会上发言及“真善忍国际美展”进行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