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自杀未遂

大纪元2015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先前外界已多次传出,中共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被中纪委带走调查。近日,有资深媒体人进一步透露,继周本顺落马后,河北官场余震不断,张越多次被中纪委人员带走问话,并曾趁机自杀未遂。张越曾被指是北京政泉控股幕后老板郭文贵庞大政商网中的关键人物。

7月24日傍晚,中共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被调查。8月9日,前香港《文汇报》记者姜维平撰文,引述可靠的消息来源说,继周本顺被“双规”之后,河北官场的余震不断,“政法王”张越岌岌可危,他多次被王歧山主导的中纪委人员带走问话,并曾趁机自杀未遂。

文章表示,目前张越被软禁在河北省一家医院里,他多年培植的遍布公检法司的大批死党都纷纷消毁证据,恐吓证人,四处躲藏,订立攻守同盟,企图逃避法律制裁,并通过家属亲友把不义之财转移海外,同时,他们藉助所谓的全省严打“黑恶势力”的运动,转移廉政风暴的视线,以便自救脱身。

7月30日,中共河北省“打黑除恶”工作会议在石家庄召开。官方报导中特别提到,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委托,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王立山就今年工作作了“重要部署”。会议由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崔红星主持。

姜维平透露,原本如此重要的会议,张越没有理由不露面,他算个什么官还要委托一个副书记讲话?答案很清楚,张越在7月4日专程赶赴邢台看望同僚,随即,他被中纪委控制,失去了自由,但没有走完程序之前,是不能公开报导。

此前有海外媒体报导说,中纪委对张越的侦查已经接近尾声。之后有消息说,张越被带走调查,并对内宣布正式被“双规”。

今年3月下旬,与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关系密切的政泉控股幕后老板郭文贵被陆媒纷纷起底,其中不点名地提到张越,称此人与马建同是郭文贵庞大政商网中的关键人物。

3月25日,财新传媒发表特稿《郭文贵围猎高官记》,再次提到河北政法系统,文章称郭文贵和以马建为代表的少数官员结成同盟,联手扳倒了原北京副市长刘志华。4月,郭文贵通过媒体向财新网总编胡舒立宣战。

当时有海外媒体报导称,郭文贵手中掌握胡舒立等人的微信、短信,这些信息就是来自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报导称,张越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投靠周永康,还通过郭文贵投靠令计划,后期在令计划支持下与傅政华争夺北京市公安局长的职务,但在这场争夺战中败北。

另有媒体报导,张越过去是周永康手下的“大员”,在调任河北公安厅厅长以后,更加有恃无恐,称霸一方。张越在河北建立了一支完全附属于他本人的私家别动队,第一支别动队就是承德市公安局。

在周本顺落马后,姜维平撰写的文章披露,周本顺参与了和江泽民、曾庆红的第二次政变,并炮制了一份向习近平当局发难的绝密报告,即所谓“政治核弹”,因此被习近平迅速拿下。而这份名为《河北政情通报》正是由周本顺授意,张越一手操办,组织人力撰写的。

此外,张越还被曝靠着追随江泽民、周永康积极迫害法轮功捞取的所谓“资本”而上位,因此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为追查对象。

责任编辑:刘晓真

河南周口政法委书记朱家臣遭报被判刑十八年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五年四月,平顶山中级法院宣判:因受贿罪、贪污罪判处原周口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有期徒刑十八年。表面上看,朱家臣坐牢是因“贪污腐败”,翻开他的历史,我们看到朱家臣锒铛入狱,是他长期迫害好人遭到的必然报应。

朱家臣,男,一九五五年九月出生,河南商丘人。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朱担任河南周口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职务长达七年。政法委的内设机构610办公室,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特务组织。朱家臣为了创造“政绩”升官,为了掩盖自己的贪腐罪行,极力讨好、献媚邪党,积极配合周口市委书记毛超峰,直接操纵六一零、指挥周口公、检、法、司邪党人员,对大法弟子实施监控、跟踪、劫持、久留、劳教、判刑、开除公职等各种卑劣、残酷手段,迫害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

从朱家臣任政法委书记那年起,周口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陡然升级,由过去的非法拘留、劳教,变成了非法判刑。七年时间,仅周口市所辖的川汇区一地就有三十多人被非法判刑,项城被判刑的大法弟子有十余人,淮阳被非法抓捕判刑的更多。那些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修心向善、一心为别人着想的好人,其所言所行,完全在《宪法》规定的范围之内,是当今社会中最好的一批人,其中有周口体校高级讲师任学英、周口市中医院优秀麻醉师李妍慧、周口外贸局副经理、劳动模范顾学敏、亲邻皆夸的贤惠媳妇王雪荣、周口市检察院清廉检察官冯子俊等。

这些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敢说真话,而遭到残酷迫害,大都被非法判三年以上重刑,其中项城粮食系统职工胡建华被判刑七年,周口房产局退休女职员王爱芝被判刑八年。数名退休的老年大法弟子被开除公职,老无所养,生活贫寒。有的年轻大法弟子被判刑后家庭破裂,子女身心受损。

朱家臣在幕后部署、操纵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严打”、监控、骚扰、绑架、判刑,甚至曾亲临公安恶警劫持法轮功学员的现场,以示对迫害的“重视”。周口市公安局每年两次“严打”,都把法轮功列为重点目标。周口610曾两次办邪恶的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参加,被逼辞职,失去饭碗。

朱家臣是个什么人呢?他一方面标榜“清廉”,高调反腐,一方面拼命捞钱,大肆受贿,在所属单位报大量发票变相贪污,仅查实的贪腐金额就达七百余万元。朱家臣生活有伤风化,与多名女性有染,连中共内部通报都斥其为“害群之马”。

中共邪党的一贯伎俩是卸磨杀驴。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依然是故伎重演:给那些积极配合迫害大法的党政官员、公、检、法人员大大的特权,任你尽情贪污腐败,风光辉煌一时,一旦这些人没用的时候,再以“贪腐”的罪名狠狠收拾他们,轻者夺官,重者抄没家产,打入监牢,克以重刑。

如今,朱家臣与追随江泽民迫害大法落马的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等等“老虎”一样,被共产党“卸磨杀驴”,偿受十八年牢狱之苦,身败名裂。希望那些处在迫害大法岗位的党政官员冷静深思,引以为鉴,分辨善恶,停止迫害,莫为转眼即逝的功名利禄而助纣为虐,毁了自己的一生。

青海省海西州政法委书记金海宁“坠楼身亡”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五月二日凌晨,中共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金海宁“坠楼身亡”,年仅五十六岁。新华网报道称:从青海省西宁市公安局获悉,经警方查证,认定金海宁系“自杀”。

青海官方通报称金海宁此前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抑郁症,身心长期遭受疾病折磨,曾于二零一三年十月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调养至二零一四年四月。此后金海宁一直处于一段时间工作、一段时间休息状态,术后身体状况较差,精神焦虑。但据中国法学会官网消息,就在四月十六日举行的海西州法学会成立暨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金海宁还“当选”为会长。

如果青海官方通报是真实的,也就是说,金海宁升任政法委书记四年多的时间里,没有过上几天舒心日子,是在经历百般煎熬之后“坠楼身亡”的。

在中共官场中,有一个职位是“死亡职位”,只要坐上这个位置,出意外暴死的机会很高,这个职位就是大陆各地各级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盖世太保组织)的头目,各地各级610办公室由当地政法委(副)书记主管或直接兼任头目。各级政法委和610办公室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金海宁身居“死亡职位”四年多,执迷不悟,最终当了中共的陪葬品。

金海宁“坠楼身亡”前在国内一名不闻,但从二零一四年六月下旬开始,因金海宁管辖区海西州发生绑架冤判法轮功学员胡红的案例,金海宁的信息在海外明慧网上就一次次出现了。

背井离乡到远在一千多公里的德令哈市打工的善良农村妇女胡红,二零一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患的各种疾病痊愈,性格也开朗了,她经常把自己身心变化的神奇经历高兴的告诉亲友。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胡红在海西州德令哈市怀头他拉镇给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公安便衣和怀头他拉镇派出所的霍文璐、刘海宁等绑架,打工处的住所被抄,法轮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手机、银行卡等私人物品被抢走。霍文璐、刘海宁等押着胡红在怀头他拉镇曾散发过真相资料的地方指认现场,逼迫民众交出资料,并调查所有与胡红接触过的人;当天,胡红的工友有八人也被绑架到派出所逼迫挨个交代胡红的“罪行”,给当地民众造成极大恐慌。怀头他拉镇派出所又指使诺木洪派出所警察到诺木红农场胡红的住所搜查,抢走了手机等私人财物。随后,德令哈市公安局副局长邢汝军带领一帮人把胡红劫持到德令哈公安局,当晚关押在德令哈市看守所。不久,德令哈市公安局开始在网上通缉胡红的弟弟胡建才(法轮功学员),胡建才无奈流离失所。

自胡红被绑架后,儿女哀嚎啼哭、其他亲友到处奔走;大量海内外法轮功学员通过打电话、邮寄真相资料、发彩信等多种方式给青海省参与迫害的各级人员讲真相,其中就包括金海宁,相信金海宁也一定收到过。然而,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胡红被非法开庭。两位正义律师为胡红做了无罪辩护,公诉人及法庭在场人员面对两位律师的辩护最终无言以对。但二零一四年四月初,胡红被冤判四年。

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明慧网又发表了一篇文章《看清当前形势 不当拔橛子的人》副标题为《就宁夏胡红遭迫害给德令哈市公检法人员的公开信》。文章从天下大势、因果报应、法律条款三方面强烈呼吁参与迫害的人悬崖勒马、弥补过失;其中还列举了青海省公检法司系统参与迫害者何再贵、曹栋、丁秀兰、李文军、周海林、谈小平、杨永宁、毛小兵等人遭恶报的事实。作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金海宁必然也知晓或者收到过这封信。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内容大致包括:法轮功有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在救人、《宪法》规定信仰自由、参与迫害者在犯罪、自古至今迫害正信的没有好结果、善恶有报是天理等等。无论金海宁收到了哪一种真相,其中都传递着法轮功学员的真诚善良和对参与迫害者的慈悲呼唤。如果金海宁内心尚有对神佛的一丝敬畏、尚有一丝良知、尚有一点点职业操守,一个电话就可免除胡红四年的牢狱之灾。如果他相信修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也走入修炼,即可免除自己的病患痛苦,更可避免自己的万劫不复。

可惜的是,金海宁调任政法委后,身患多种疾病备受煎熬,却不信善恶有报,任由公检法人员在当地兴师动众的践踏法律、迫害善良,同时使这些参与迫害绑架、抄家、关押、批捕、判刑、羁押的派出所、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法院、监狱等部门的人员造下了天大的罪业,在大劫难中将面临淘汰。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明慧网报道的因参与迫害,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系统等遭恶报的人员已有两万多人。近年刮起的反腐败风暴,从表面上看,是中共上层生死较量的结果。因为以反腐败名义处理的大部份人都是江泽民的人马,实际上这些人都是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包括: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李东生、苏荣(曾任青海省省委书记)、徐才厚等。

尽管法轮功学员历经磨难,尽管法轮功学员目前仍在遭受迫害,但恶报是法轮功学员不愿意看到的,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就是为了救度他们。金海宁“坠亡”后,相信所有看到消息的法轮功学员和他的亲人一样也倍感伤痛。但一个生命的结束带给人的不应当仅仅是哀思和惋惜,更多的应该是反思和警示!

某市政法委书记退出中共

文: 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六日】我今年七十八岁。每天,我从明慧网上抄下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电话号码,给他们打真相语音电话,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人,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犯罪,要承担责任的。

一次,我打真相语音电话,拨通后,对方听完了语音“政法委办案终身负责制”,接着他回过我电话,问我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语气不善。我说:我打电话给你,是为了救你,打电话自己花钱,并担着风险,完全是为你好,我想你也不能有歹意吧?

他的态度缓和下来,这些电话号码都是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的,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告诉他,中华民族老祖宗就叫子孙后代行好、积德行善、做好事。你不要参与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真、善、忍”是普世价值,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就连香港、澳门、台湾都有很多人学炼,唯有中共在搞迫害。

我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破绽百出,有谁看见警察拎着灭火毯巡逻?都知道汽油点着,“呼”一下就着火,上哪拿灭火毯能赶趟?谁“自焚”还通知电视台给录像?并告诉他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根据“焦点访谈”的录像分析,得出结论:“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

能有机会和公检法人员直接通电话,也是难得。我讲到藏字石,天意警示世人和退党大潮,神要清算中共时,党团队员都属于它组织的成员,是它一伙的,怎么区分?就看这个印记。退出它的组织,神当时就把印记给抹掉,清算恶党时,与这些抹去印记的生命无关,退出中共的组织就能得到神的保佑,不花钱买了个平安大保险,何乐而不为呢?

说到这,他思考了一下说:我就是干这个的。我说干这个的也不要紧,人是有良知的,工作不能选择,善恶可以选择。你千万别迫害大法弟子,因为善恶必报是不变的天理,他不语。

我说,我帮你退出邪党,保个平安吧?他想了一下,问怎么退。我告诉他到大纪元网站退,他不说话。我说,我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也听了语音电话,共产党做恶向来抓替罪羊,“文革”后,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七百多名文革中卖力执行所谓任务的警察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给家人一纸家书称因公殉职了事,就是最典型的实例。你不要再犹豫了,赶快退出来保个平安吧。

他又问怎么退?我说你要是相信我,就把你的名字告诉我,我可以帮你退,你真心退出,起个化名也管用,因为神看的是人心,你是发自内心的,就管用。

我感觉得到他仍有顾虑,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真的很可怜,被中共恶党整的怕心很重。我说那这样吧,把你的声明写在人民币上:某某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花出去就行。他说那好,我就写到一百元上吧。

他一再感谢我,我说,你感谢我师父吧。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感到欣慰,谢谢师父加持我,劝退了这个生命。

我又嘱咐他: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告诉你的亲人朋友也退出邪党组织,天灭中共时,才能保平安。

回家后,上网一查,此人是某市的政法委书记,为了让这个人進一步明真相,我又给他寄去了劝善信,我想这个人以后不会迫害大法弟子了,他为自己的生命做了正确的选择。

鉴恒:纳河囚犯和警嫂的“情事”何以被遮掩?

大纪元2015年01月29日讯】1月26日央视报导:官方公布调查结果,在押犯王东狱中以微信聊天骗取女性财色一案,纳河监狱14名涉案民警被处分。调查组人员在节目中否认王东和女性在狱中发生性关系,称证据不足,当日监控视频无法还原。

本已“名声大噪”的纳河监狱这下更引发网评热议。

之前多家媒体曝光,王东用过5部手机,以谈恋爱为名骗7名女性信任,其中以裸聊视频要挟一名警察的妻子“探视”会面,狱警收好处费后安排其二人在警察值班室发生关系。媒体报导称,根据微信聊天纪录显示,王东和警察妻子均承认在会见时发生了性关系,且狱警也看见了。

调查结果令很多网民吐槽:“铁窗情圣”和“警嫂”本人都承认了“情事”,调查组却上央视否认,有权就这么任性?

一、警察代表国家机器,“维护警察形象”

中共的荒淫无度,举目皆是。中纪委对落马官员通报中几乎人人头冠“通奸”一词;女官员落马后包养“女婿”情人的事广为传播;周永康和央视女主播“车震”、打造“央视后宫”等事被官媒描绘的有声有色;薄熙来在庭审时面对全国人民主动给自己戴上绿帽子……纳河监狱事件,怪就怪在黑龙江省司法厅、省监狱局联合调查组矢口否认王东和女性在狱中发生了关系。区区一个囚犯王东,官方为何有意给他遮丑掩盖?用心良苦何在?

2014年5月,四川省合江县交警副大队长许江带女下属开房丢失配枪,官方合江县公安局调查结论是:许江不是“丢枪”而是“枪支失去控制”。

警察丢了枪,无异于“当官的丢了印”,为了挽回影响官方无奈造词——“失去控制”;同理,囚犯王东胁迫女性探监会见,却被掩盖成“没有发生关系”,是因为她的丈夫是警察。警察妻子献身犯人,颜面扫地,所以和“丢枪”一样需要“弱化影响”。

那为什么周永康的“车震”,官方不给他辟谣呢?警察的官衔地位虽然远远低于那些落马高官,但是警察身份,代表了国家机器。世界上大多数民主国家,政党靠投票竞争对手,也就是数人头获得执政权,而中共靠暴力起家,通过砍人头建政,维持一党统治也是靠国家机器维稳。所以警察蒙羞,就是国家机器蒙羞,国家机器是整人治人的,怎么能被犯人反制,是必须要掩盖过去的。

二、政法委面临大清洗,调查组有意淡化事件

此外,1月20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掌握“刀把子”。江泽民时代,中共的“枪杆子”军队和“刀把子”政法系统都掌控在江派手中。徐才厚、郭伯雄等人掌握军队、政法委由江派大员罗干、周永康先后把持。徐才厚已倒,军中江派势力元气大伤,日前习近平专程到昆明视察第14集团军,似乎在向江泽民宣告他已经掌握了“枪杆子”。

而“刀把子”的政法系统被江派做大形成“第二权力中央”,曾令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周永康主管政法系统11年,已将中国司法系统瘫痪,警权失控、嚣张跋扈、大量司法人员知法犯法、严重违法。纳河监狱风云只是冰山一角,监狱内监守自盗、蛇鼠一窝,有律师披露监狱内部囚犯换人、死囚犯调包等这类事情都可能高达5%~10%的比例了。

黑龙江省司法混乱的根源,就在于周永康掌控的政法委凌驾于法律之上迫害法轮功,造成的权力失控、司法崩溃。自1999年7月以来,黑龙江省公、检、法、司和“610”系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性迫害,司法系统作为执法机构,公然剥夺公民的信仰权利,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待、庭审、无罪判刑,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致死。特别是警察等执法人员公开犯罪,其性质已黑社会化。

黑龙江省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省份之一。据“追查国际”2010年通告,据不完全统计,黑龙江省被酷刑致伤、致残、被非法判刑14,081人,有78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仅哈尔滨市一地就达332人。被黑龙江监狱系统迫害 致死就有64人,其中很多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临终前才要家属接回,让其死于家中,而监狱拒绝承担任何责任。

黑龙江省委书记王宪魁、黑龙江省公安厅厅长孙永波、司法厅厅长滕晓光,都在“追查国际”的追查通告名单上。

去年12月29日,财新网曝出令计划的妻弟谷源旭已被带走调查。谷源旭正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他的背后江派势力强硬,比如提拔他的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就和刘云山过从甚密,吉炳轩在中宣部和蔡武等一并被称作令计划的“朋党大员”(蔡武已被免去文化部部长职务)。

习近平要掌握“刀把子”,意味着继周永康倒台,中共政法委系统面临大清洗。臭名昭著的黑龙江政法委、“吉林帮”都将面临震荡。特别是黑龙江省几个月之内监狱乱象不断,去年还发生了延寿县三名死刑犯越狱杀警事件等,在此民意和媒体关注聚焦当口下,省公安厅、司法厅的相关人员难逃责任追究。此次纳河监狱案背后或将要牵扯出更多政治人物,“牵一发而动全身”,从纳河监狱调查组的遮遮掩掩、刻意淡化的处理方式来看,更不排除这种大震荡的前期迹象的可能。

责任编辑:朱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