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公安厅副厅长谢晖的恶行和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谢晖涉嫌严重违纪,目前被调查。谢晖落马表面上是因为在中共黑帮内斗中落败所致,但更是因为他迫害好人而招致的报应。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谢晖长期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劳动教养管理局、监狱管理局书记、局长职务。在新疆各地劳教所和监狱等黑窝,中共恶徒长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种种酷刑迫害: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吊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等。

经民间调查核实,截止二零一一年,至少有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在新疆被迫害致死,导致众多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谢晖是新疆地区劳教所、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罪恶累累。

一、谢晖在劳动教养管理局任党委书记、局长期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强行堕胎

1、法轮功学员柴勇被昌吉市劳教所迫害致死

柴勇,男,时年约二十九岁,汉族,新疆昌吉市个体户。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饱受迫害,于二零零一年八月离开人世。

2011-4-14-chaiyong
柴勇生前照片

在昌吉劳教所,柴勇长期遭警察和犯人毒打,伤势严重。大约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后,柴勇被发现肚子里有肿块。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劳教所把柴勇拉到新疆五家渠市一家医院检查,经医生诊断,柴勇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劳教所怕担负法律责任,由恶警顾建海等人把柴勇拉回家,顾建海故意对柴勇妻子说:“看,柴勇已经送到家了,人好好的,以后再出事和我们没关系了。”说完,连柴勇的家门都没敢进,转身慌慌张张坐上车就跑了。

家人看到柴勇,原本一个乐观、结实的小伙子,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肚子鼓得厉害,几乎不能走路。二零零一年八月,柴勇的病情开始恶化,在家人送他去医院的途中,柴勇离开人世。后经医院检查,柴勇的两个肾已经坏死。

2、新疆昌吉市马巨军被迫害致死

马巨军,男,四十一岁,原新疆昌吉市法轮大法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九年十月,马巨军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昌吉劳教所,后被无理延期八个月,二零零二年五月回家后,又两次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马巨军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强制洗脑,后被劫持到乌鲁木齐市第四人民医院(即精神病医院)继续迫害,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

3、葛利军被昌吉市劳教所迫害致死

葛利军,男,一九七六年出生,新疆某大学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学校无理开除学籍,被迫流离失所。葛利军曾先后三次被非法劳教,共六年,关押在昌吉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一月,葛利军在劳教所打坐炼功,被恶警管教科长张延、顾建海用电棍电击全身敏感部位。昌吉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包括:教唆犯人殴打、侮辱法轮功学员,安排两名劳教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强迫高强度奴役劳动,如每天奴役劳动达二十小时之多,经常通宵达旦,睡眠严重不足;干活期间,恶徒的叫骂声、耳光声、砖头砸背声没一刻停歇。

二零零七年三至四月,葛利军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年仅三十三岁的葛利军含冤离世。

4、赵爱国被石河子劳教所毁尸灭迹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九日报道,新疆石河子大法弟子赵爱国在石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石河子殡仪馆一工作人员日前证实,“这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劳教所把骨灰都拿走了。赵爱国好象是外地人。”

5、新疆八一农学院教授焦天肆含冤离世

焦天肆,女,新疆八一农学院教授,约六十多岁。一九九九年底去北京上访,被新疆自治区“610”绑架回新疆后非法劳教,关押在新疆乌拉泊乌鲁木齐劳教所,遭到严重的迫害;被迫害几个月后,焦天肆的肝部出现疼痛,肚子开始肿胀,变得越来越大,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赶忙将焦天肆送回家,焦天肆回家不久,很快含冤离世。

焦天肆的儿子王利丰,医生,法轮功学员,曾经被中共新疆恶党三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

6、岳秋雨怀孕七个月被乌拉泊女子劳教所强行堕胎

岳秋雨,新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押在乌拉泊女子劳教所,当时她已有七个月身孕,劳教所恶警竟强行做掉她的孩子,岳秋雨的身体被摧残折磨到了极限,精神受到了严重刺激。在解除劳教回家后,邪恶人员仍不断骚扰迫害,岳秋雨被迫离家出走。

二、谢晖担任新疆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 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实例

1、年轻才子谢正功被迫害致头发胡须斑白,含冤离世

新疆乌鲁木齐八一钢铁有限公司(简称八钢)法轮功学员谢正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长期被中共邪党迫害,八年冤狱致使这位擅长绘画的年轻才子头发胡须斑白,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被新疆第五监狱迫害离世,年仅四十二岁。

2、高级工程师曹洪奇被迫害致死

乌鲁木齐市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退休高级工程师曹洪奇,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在新疆第五监狱被迫害致死,终年七十六岁。

3、王林江被迫害只剩下八十多斤,骨瘦如柴,含冤离世

新疆法轮功学员王林江,在北京被绑架、非法判刑六年后,劫持到新疆第五监狱迫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王林江在监狱被迫害出现糖尿病和肺结核等病状,无法行走,生活不能自理,被送到新疆监狱医院治疗。家人去探视,看到原本一百四十多斤白白胖胖的满面红光的王林江,被迫害的只剩下八十多斤骨瘦如柴,双眼视力模糊看不到东西。其家人向监狱要求保外就医,被狱方拒绝。

二零一一年一月家人将他从监狱接回家,当时他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不能吃东西,身体消瘦咳嗽。王林江于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4、新疆牛桂芬女士被迫害致死

牛桂芬女士,一九四七年出生,生前居住在新疆沙湾县。二零零零年四月牛桂芬,在新疆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劳教迫害二年零三个月。恶警连续十八天不让她睡觉、吃饭、喝水,数次被打得昏死过去,而恶警却说她装死,各种酷刑无所不用。长时间的迫害及摧残致使她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身体出现多种疾病并发症。

二零零七年秋天,牛桂芬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送往新疆女子监狱迫害。

在送往新疆女子监狱时就显现癌症晚期症状,可监狱仍然对牛桂芬继续迫害。经历四年半的苦难岁月,牛桂芬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出狱。由于长期的非法关押等迫害,使得她在出狱时已瘦的皮包骨头,几乎认不出模样,于二零一三年皇历十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报道,到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三日为止,已有十万三千余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其中有因迫害导致流亡海外的24个国家和地区的1078名法轮功学员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自古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谢晖积极追随江泽民参与组织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业深重,等待谢晖的必将是更严厉的惩罚。


凶嫌谢晖

新疆石河子610副主任王永康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1999年6月10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王永康,男,现是新疆石河子“610”副主任,曾是新疆石河子市北野监狱的一个头目。法轮功学员钟凯被酷刑折磨致跳楼而死跟他有很大关系。

2008年12月,北野监狱为达到转化钟凯的目的,特地组成了一个强制转化小组,王永康为转化小组的组长,其他成员有:张琦(音),男,30多岁,当时任北野监狱教育科科长。二监区教导员杨建国、副教导员余峰、狱警于新琦(音,30多岁)、二监区监区长徐建国、管教干事任帅(20多岁)。在强行转化过程中,恶人不让钟凯睡觉,一睡觉就把盆、桶套在头上用棒子敲打噪音折磨,每天只给很少的馒头,经常拳脚相加、辱骂体罚。

因钟凯是个孤儿,曾与他相依为命的姐姐被迫害得失踪,所以恶警迫害起他来毫无顾忌。2008年12月26日上午9时许,钟凯在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下从三楼跳下,当场死亡。王永康等人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对外说“钟凯是走火入魔,自己跳楼而死”来嫁祸钟凯。石河子检察院来人调查此事,因钟凯是孤儿,家中没有一个亲人,此事就不了了之,后来监狱急匆匆将钟凯尸体火化。

如今,王永康不但没被追究责任,竟摇身一变升为石河子610副主任,仍为中共卖命,充当其打手。强制转化小组的其他成员也非但没受处分,还连连升官,这跟当时的驻监狱检察官不作为有关系。

周建国,男,52岁。生前是新疆石河子农八师地区监狱检察处处长,在石河子北野监狱驻所任职。周建国虽没有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钟凯的迫害,但钟凯被迫害死时他正是驻北野监狱的检察官。监狱害死了人,相关参与者不但没被追究责任,受到惩处,相反有的还高升了,这是他这个检察官的不作为,掩盖了罪恶,让行凶者更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地再迫害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自有安排。2012年9月30日,周建国和妻子及周建国的堂弟周建勇(40多岁,北野监狱二监区中队长)和妻子共四人坐车去木垒县途中,车后胎爆胎,车立起并高速旋转,甩出三人当场死亡,堂弟周建勇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据说这次车祸死相很惨。

在这里正告那些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者,赶快悬崖勒马,善恶有报自古以来都是不变的真理,为自己,为家人留条后路吧。

新疆昌吉市麻巨梅再次被非法抓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夜间,新疆昌吉市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麻巨梅在自己承包的托老所被绑架。麻巨梅曾经多次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迫害。

麻巨梅女士,是新疆昌吉市人,曾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她的弟弟麻巨军(马巨军)二零零四年被劫持到乌鲁木齐市精神病医院迫害致死。当时,麻巨梅还被非法关押在新疆女子监狱,他们没有让她见上弟弟最后一眼(据知她的父母已经离世,只有一个弟弟,而当时弟弟的遗体都没有人去办理)。

大约在二零一一年麻巨梅冤狱期满后,回到当地后,各处打零工,今年承包了托老所。麻巨梅女士对托老所的老人(有的是残疾人),照顾得非常细心,每顿餐饭都很讲究营养搭配,生活上总是为他们着想,为他们的方便着想,其中对一个瘫痪的老人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的家人看到后都非常满意。

可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绑架、非法关押。当地派出所、公安局、社区人员等参与了绑架。

麻巨梅的弟弟麻巨军,原系昌吉市法轮大法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两年,在昌吉五家渠劳教所遭到恶警张炎及顾建海、宁涛等人多次电击,因绝食抗议迫害、炼功,被铐在床上四个月,后被无理延期八个月。二零零二年五月回家后,又两次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被当地六一零绑架到乌鲁木齐市南山板房沟乡自治区法轮功洗脑基地迫害,后劫持至乌鲁木齐市第四医院(精神病医院)遭受非人的折磨,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一岁。

托老所所在辖区是新疆昌吉市绿洲路(以前已经上过网)
新疆昌吉市绿洲路派出所
民警 赵爱萍 15886929619
民警 杨润茂13095069909
监督电话 0994-2896711
绿洲路街道办双河社区 0994-2341863,0994-2343657
新疆昌吉市绿洲路派出所
董琳 15699232334
沙小卫 15292592235

乌鲁木齐市退休干部使用真相币被非法庭审

文/新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郝尔钦,男,七十五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气象局退休干部,家住乌鲁木齐市。郝尔钦因为使用印有法轮功真相的钱币,近日被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庭审。

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喉舌媒体诽谤法轮功,并野蛮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被剥夺发言权的情况下,通过钱币传播真相,是行使言论的权利,也是维护其他民众的知情权。

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郝尔钦被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沙依巴克区分局非法抓捕,因血压高达一百八十,公安局采取了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郝尔钦被移交沙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日郝尔钦被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法院区非法庭审。非法庭审的借口是:二零一四年三月至七月三日,郝在本市商贸城、仓房沟、青年路、南门、幸福路、文化巷等地以购物的方式使用真相币三百二十七张。

当日上午在非法庭审时,郝尔钦申请合议庭组成人员要求由两名人民陪审员参加,休庭五分钟后,驳回。法院只安排了一名人民陪审员。审判长苏永焕对律师态度生硬、恶劣,不让律师多说,把律师当犯罪嫌疑人,告诉律师只允许回答是,还是不是。律师因苏永焕的态度问题提出让她回避,休庭二十分钟。重新开庭后苏的态度有所改变。最后律师做了无罪辩护。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郝尔钦曾因进京上访被乌鲁木齐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中共罪恶的劳教制度已经被废除)非法劳动教养两年。

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法院
乌鲁木齐市滨河中路655号 09914512441
李建华 书记 09914535336(办) 13579817369
王汉胜 院长 09914535811(办) 13609912665
审判长:苏永焕
承办法官:路淼,
电话:0991——4592215(办)

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检察院
经二路东巷8号 电话:09915842000 09915845834

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区号0991) 传真6139917 6139619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扬子江路101号 邮编:830000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 住宅电话 移动电话
程建军 书记 6139901 4601350 13999166911
乌买尔江 区长 6139601 4662366 13319836789
?买买提
王军 副书记 6139908 13899816565
张卫东 常委 6139903 13999988277
帕尔哈提 常委 6139913 13579220065
?沙来
王爱民 常委、宣传部部长 6139550 13565820646
魏健 常委、组织部部长 6139529 13999129612
王孝勇 常委、人武部政委 5811556 13579811252
周国士 常委、纪委书记 6139558 13629926688
孟根荣 常委、副区长 6139705 13009661800
苏国仁 常委 6139916 13319881616
张龙 常委(挂职) 6139918 13999269319
曹斌 副区长 6193615 13319855988
辛俊伟 副区长 6139777 13325587788
李虹 副区长 6139703 13999129818
侯咏 副区长 6139712 15999159777
孟凡林 副区长 6139707 13109961373
刘卓 区长助理 6139612 13319881066
韩炜 区委办副主任 6139905 6215883 13139672441
6139906
张卫星 政府办主任 6139607 5862098 13325580068
张金春 政府办副主任 6139617 13199898567
曲永霞 政府办副主任 6139613 13209909668
艾克拜尔? 政府办副主任 6139605 13579956660
阿不都克里木
政府办(应急办) 6139611
6139609
6139702
(传真)
值班室 4503763
(24小时)
6139702
曹亮 OA管理人员 6139555 13999887070
郭文祥 OA管理人员 6139506 13899977173

乌鲁木齐法轮功学员孔秋阁被中共迫害致死

大纪元2014年11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纪晓萌综合报导)今年10月22日,新疆乌鲁木齐法轮功学员孔秋阁老人被中共恶警迫害致死,终年67岁。因家属拒绝在死亡证明书上签字,目前孔秋阁的遗体仍被存放在冰柜里,家属被监控。

据明慧网报导,今年6月下旬,二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孔秋阁在乌鲁木齐市新市区苏州花园的家中,将其绑架。警察还非法抄走孔秋阁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为抗议中共的迫害,孔秋阁在被关押期间开始绝食。新疆乌鲁木齐公安厅的恶警则狠狠地说:“绝食,你就绝吧,绝食也不放人,死也让你死在监狱里。”在其后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孔秋阁老人就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后被送入新疆乌鲁木齐公安监狱医院。

孔秋阁被迫害得瘫痪在床 仍被迫带着沉重脚镣

孔秋阁老人瘫痪在床上,终日靠点滴维持生命,不到两个月,孔秋阁人已经瘦得皮包骨,完全脱相,大小便失禁,双目几乎失明,无法下地行走。就这样,她在住院期间还一直被迫带着沉重脚镣。孔秋阁的女儿质问恶警,为何人都无法下地了,还戴着脚镣。恶警竟说,脚镣解来解去很麻烦。

孔秋阁的家人多次向恶警李晓鹏和白玉城提出取保候审和转院治疗的要求,但均遭到拒绝,而且恶警还扬言死也都不会放她。

9月份,孔秋阁老人身体进一步恶化,出现胃黏膜脱落和肾功能衰竭。在此期间,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将孔秋阁交付市检察院,并拒绝家人探视。

10月16日,孔秋阁老人开始吐血。恶警才通知家属探视、送饭。然而在家人给孔秋阁老人喂饭时,恶警白玉城竟然当着家属的面羞辱孔秋阁老人:“你不要再演戏了,装什么装?”当孔秋阁老人昏迷失去意识后,恶警还说她是装的,死不了。

10月21日晚9点,孔秋阁老人已基本无生命迹象,全身冰冷。她的女儿要求陪护母亲,却遭到韩姓恶警的拒绝。

10月22日凌晨1点半,恶警通知家属尽快到医院,当孔秋阁老人的家人1点50分赶到医院时,医生说孔秋阁的瞳孔已扩散,没有呼吸,靠呼吸机维持。2点50分,李晓鹏和韩姓恶警逼着孔秋阁老人的大女儿在《取保候审通知书》上签字,想推脱责任。遭到拒绝后,韩姓恶警又打电话诱骗孔秋阁老人的二女儿来签字,并且欺骗她说“你大姐不在”。

6点55分,医生宣布孔秋阁死亡。恶警要求家属在死亡证书上签字,被家属拒绝。目前,孔秋阁的遗体存放在冰柜里,被恶警控制。此外,恶警还切断了她家的网络,监听其家人的手机。楼下还有很多便衣,对其家人实施监控。

坚决不放弃修炼法轮功 孔秋阁多次遭关押

孔秋阁退休前是石河子八一棉纺织厂医院的儿科医生。修炼法轮功前,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有时上班也打吊瓶,不能坚持上班,因此不得不提前退休。修炼法轮功后,孔秋阁的心脏病症状完全消失,心电图正常,从此不再需要打针吃药。她孝顺父母,相夫教子,与他人相处也是不记个人得失,总是乐呵呵的。

1999年7月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后,孔秋阁因不放弃信仰、揭露中共迫害而多次遭到抓捕关押:

1999年10月,孔秋阁在石河子广场炼功时,被非法行政拘留一天。
2000年6月,孔秋阁乘火车去北京上访,要求还法轮功清白。当行至柳园时被劫持回石河子,遭到拘留迫害一个月。
2000年7月,孔秋阁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回石河子,并被非法劳教18个月。
2001年后,孔秋阁及其家人不断受到公安、“610”的骚扰和监控,使她不得不多次躲到外面,不能回家。
2003年11月,孔秋阁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捕,又被非法关押了45天。
2009年9月,孔秋阁又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了33天。

编者按: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中共自己的《宪法》在第35条也明确规定中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此,法轮功学员制作、发放法轮功真相宣传品都是合法的,没有违犯任何中共的法律。相反,中共建政以来,利用谎言和暴力大搞政治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民众,从没有讲过法律。

责任编辑:林妍

新疆玛纳斯县“610”头目及派出所干警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新疆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中共人员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绑架、非法拘捕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其中乐土驿镇政府妇女专干、法轮功学员吕少芬被迫害致死。

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遭了恶报。

玛纳斯县“610”办公室主任王吉荣,四十岁刚过,指使全县各乡镇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喝酒后猝死。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设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乐土驿镇派出所所长吕海庆,四十岁出头,带着派出所干警到处绑架、非法拘捕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酷刑,关到地下室,不给吃饭、喝水。二零零五年,开车时突感不适,停车后趴在方向盘上就死了。

乐土驿镇副镇长江炳春积极配合“610”和派出所迫害法轮功,一天就说“对这些人整,往死里整”。二零零九年,一次喝酒后突然死亡。

乐土驿镇派出所协警阿合买提和李春军,两人从部队转业后被乐土驿派出所聘为协警,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每次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酷刑时,他俩都冲在前面。二零零二年春天,二人喝酒后骑摩托车到水库抓鱼,返回途中从路边悬崖上摔下来,阿合买提当场死亡,李春军摔成重伤,老婆带着幼小的孩子跑了,后来李成了植物人,二年后死亡。二人均三十岁出头。

善恶有报是天理。报道这些现世现报的实例,不是幸灾乐祸,作为修炼者没有敌人,写出这些为的是唤醒仍然执迷不悟的世人,那些还在跟着邪恶的江氏集团一起迫害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那些被蒙蔽的人,快醒悟吧!大法是救人的佛法,法轮功学员告诉你真相,为的是让你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兰州铁路西村派出所梁宗刚恶报身亡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梁宗刚,男,46岁,兰州市榆中县人,兰州市城关区铁路西村派出所副所长,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五日晚八点左右,在铁路西村派出所附近过马路时,被一辆疾驶而过的车撞倒,肇事司机逃离,被撞倒的梁宗刚接着又被另一辆疾驶而过的车再次撞击,当场死亡。

梁宗刚,从部队转业后,二零零九年左右从兰州市皋兰路派出所调到铁路西村派出所任副所长、并任铁路西村街道办副主任,主管综合治理、街道、学校、社区安全联防、巡警等,主要任务是被邪党利用来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梁宗刚积极随从兰州市城关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对所在辖区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摸底、建立迫害档案,进而操控协警、综治员,非法监视、绑架、拘留法轮功学员,对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胁迫社区、法轮功学员家属施加压力,实施“转化”,对回到家中的法轮功学员定期进行所谓的“回访”、暗中指使协警、综治员骚扰学员的正常生活等一系列追踪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先后伙同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城关区“610”董建民、高丽娜等人,将被非法判刑、长期非法关押在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牛万江、张振敏夫妇接回家后,协同龚家湾洗脑班恶首祁瑞军、城关区“610”主任高丽娜进行所谓的“回访”、非法拍照,长期进行监视、骚扰;并于二零一二年伙同城关区国保大队、城关区“610”再次将牛万江夫妇从自己经营的小吃店,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在城关区政法委、“610”的直接操控下,伙同铁路西村街道邪党工委、办事处下属六个社区的主任、书记和相关工作人员,在兰州市城关区铁路新村什子、兰州铁四小门前,操办污蔑法轮大法的宣传展板,欺骗民众,被法轮功学员刘秀萍当场揭穿其谎言,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梁宗刚绑架,转交给城关区国保大队,导致长期被中共迫害、后流离失所的刘秀萍再次遭非法拘留迫害。

在此之前,铁路西村派出所一直在到处追踪刘秀萍的住所,企图强加迫害,这次刘秀萍被非法拘留后,他们又企图和城关区“610”将刘秀萍关押到龚家湾洗脑班加重迫害,因刘秀萍绝食抗议八天和家属的强烈要求等反迫害下,使他们的计划未能得逞。

其实在这之前,法轮功学员一直给他讲真相,开始他被谎言迷惑的很深,极力的参与迫害,后来明白真相后,尽管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他采取无可奈何的态度,却说:我是共产党员,我是干这个的,我只能听共产党的。

在刘秀萍被迫害期间,铁路西村派出所的恶行被曝光后,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向街道、社区、派出所纷纷打电话揭露邪恶、讲真相。梁宗刚接到法轮功学员发的短信:警示他为了自己的儿女和父母家人的未来,立即停止迫害,否则要遭报应时,他却回短信不承认自己的恶行,反而认为法轮功学员在咒他。

其实,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善恶有报是天理。怀着慈悲救人的心愿,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善恶有报的天理,正是为了人们能够分辨善恶,从而为自己的未来种下善因。

遗憾的是象梁宗刚这样明知法轮功在教人向善,法轮功学员都是修心向善的做好人,却一味跟着中共邪党做恶,不愿做出明智选择的人,最终成为中共邪党的陪葬品,不但自己身遭惨报,而且给家人留下无尽的悲痛和沉重的负担(梁的母亲在农村刚动完手术不久,生活宭迫,无人照顾,哥哥身患残疾,孩子只有十六岁),这才是法轮功学员最痛心和最不愿看到的悲惨结局。

真心希望仍在被中共邪党利用的来迫害法轮功的人们,悬崖止步,赶快了解真相,退出邪党,停止迫害,保护善良,为自己和家人赎回未来。

新疆出大事 针对习近平的大阴谋(图)

大概是一年前开始在东突厥斯坦南部各城镇出现了一些神秘的维吾尔中、青年伊斯兰宗教学者,他们几乎是半公开的进行‘迁徙’、‘圣战’宣 传;一位维吾尔警察悄悄透露,别自找麻烦妨碍那些宣讲‘迁徙’‘圣战’宣讲者时,老者的疑虑顿消,也明白了这些人的特别来头! 这些人号称当穆斯林的家乡被异教徒占领后,如果当地穆斯林无法抵御异教徒的镇压、迫害,应该毫不犹豫地遵行穆罕穆德圣人教导的‘迁徙’圣行,不应该留 恋家乡;并且暗示可以向东进入中国,再由云贵边境进入东南亚,最终抵达西亚、南亚穆斯林国家。

阿波罗网网友“在水一方”推荐并点评:看看世维会发言人透露的新疆动态,很大一个阴谋,没有受到媒体重视。习近平放新疆,按中共官方报道,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事件的8天前就专门做了策划,习的行踪是保密的,这些人是如何知道的?昆明血案漏洞一箩筐,网友都看出来了。而法新社报道,上月中共法院在新疆穆斯林地区的露天下,在3000民众面前宣布判决9名被控犯下恐怖主义罪行嫌犯3到14年不等的关监坐牢,其中只有数人的名字是维吾尔人名,这是为什么?

搞乱新疆,不符合习近平的利益。这只有是习近平的反对力量做的。在习近平和江系的决斗中,这件大阴谋只能是江系所为。

9014057778
路透社图片


作者:伊利夏提

五月底去土耳其看望儿子,顺道也拜访朋友、同道及伊斯坦布尔的维吾尔社团。大概是在最后几天,一位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朋友告诉我,有个来自家乡的老者想见我;朋友告诉我老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伊斯兰宗教学者。

我一听特别高兴,每次来土耳其就想找人了解一点家乡的情况,但一直苦于找不到愿冒风险接触我们讲实情的人;特别令我高兴得是能够和一位德高望重的伊斯兰宗教学者交流,那真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就算是在家乡也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更何况是在离别了家乡十几年以后的今天,而且是在土耳其。

会面安排在一个朋友的维吾尔餐厅。我们在门口见面,朋友介绍我们认识后,引我们进入餐厅地下室,并告诉我,不会有人进来打搅我们;然后,朋友找了个借口也出去了,里面只剩我们两人。我们一边喝茶一边开始了交流。

老者在和我寒暄了一番之后,长叹一口气,开始了其叙述。

老者先是告诉我现在共产党政府是如何鼓励安排、退休且可靠的维吾尔共产党员进入清真寺寺管会,掌控清真寺;这些共产党员如何装作虔诚教徒和礼拜群众套近乎、引诱套话,如何监督阿訇及进寺礼拜群众,如何每天向上级汇报阿訇及礼拜群众在寺内说什么、做什么等等。

老者又告诉我现在中共已经停止出版默罕默德∙萨利∙阿吉(Muhemmed Saly Hajim)八十年代末翻译的《古兰经》维吾尔文版,因为中共政权认为穆罕默德∙萨利∙阿吉翻译的《古兰经》有问题;现在,共产党代之以由其控制下的、一个有所谓‘伊斯兰学者’组成的《古兰经》翻译委员会翻译的维吾尔文版《古兰经》。

老者告诉我翻译委员会成员近一半都不是穆斯林,其他成员也都是听党的话的‘五好’宗教学者,这个翻译委员会所翻译出版的《古兰经》维吾尔文版,有意将一些经文曲解,将一些经文按照中共意图进行翻译解释,这令所有有良知且虔诚的维吾尔伊斯兰宗教学者汗颜、不安,不知所措。

谈话最后,老者稍有点犹豫地问我到:”伊利夏提,你知道东南亚国家为什么会突然冒出那么多逃难的维吾尔人吗?”我毫不犹豫地、还带点激昂地回答:“那还不是因为中共政权的长期迫害、镇压及对维吾尔人的滥杀无辜!维吾尔人已经是无法在自己的家乡求生存了,东突厥斯坦已经是容不下维吾尔人了!”

老者脸色沉重、直盯盯地看了我一会儿,摇摇头说到:“不是,伊利夏提,不是。家乡的情况对维吾尔人来说是非常恶劣,共产党滥杀无辜也是真的;但那不是大批维吾尔人拖家带口逃亡东南亚的真实原因!”

我急切地问老者道;那是什么愿?什么原因使大批维吾尔人拖家带口逃亡?

老者环顾了一下四周,又将坐着的椅子向我拉进了点,开始了其陈述。

老者说,大概是一年前开始在东突厥斯坦南部各城镇出现了一些神秘的维吾尔中、青年伊斯兰宗教学者,他们几乎是半公开的进行‘迁徙’、‘圣战’宣传;这些人号称当穆斯林的家乡被异教徒占领后,如果当地穆斯林无法抵御异教徒的镇压、迫害,应该毫不犹豫地遵行穆罕穆德圣人教导的‘迁徙’圣行,不应该留恋家乡;并且暗示可以向东进入中国,再由云贵边境进入东南亚,最终抵达西亚、南亚穆斯林国家。

最为诡异的是这些人还半公开大胆叫嚣先要‘迁徙’进入穆斯林国家,然后一定要加入国际圣战组织行列,支持伊斯兰世界的国际大‘圣战’,要和世界上最大的撒旦‘美国及西方’进行‘圣战’;而且,这些人还特别强调真正的穆斯林不应该特别强调自己的祖国,只为自己的祖国战斗的穆斯林不是虔诚的穆斯林,最好忘掉东突厥斯坦这个名称,要先和人类最大的撒旦‘美国及西方’进行‘圣战’,最后再来解放其他穆斯林土地家园等。

我急切地问老者到,在东突厥斯坦共产党暗探密布,这些人就不怕被抓捕、被当作宗教极端分子而遭到枪杀吗,他们胆子就这么大吗?敢于这么赤裸裸地进行宣讲吗?

老者说:“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伊利夏提。他们不仅不怕共产党,而且几乎是半公开的进行宣讲;而且也很奇怪,共产党的警察、密探似乎对他们没有一点嗅觉!?”

老者继续说道;他以及其他一些维吾尔学者试图阻止这些人的这种极端宣讲,所以他们暗中派了几名自己的弟子去给群众讲不要轻信这些人的宣讲,不要抛弃家乡,圣行‘迁徙’也是有条件的,保护自己的祖国家园是每个维吾尔穆斯林首要的义务,迫害、镇压维吾尔人的是中国政府而不是美国和西方等。

老者说这些人的神秘就显现在:老者的弟子宣讲了还不到一两天,警察就开始抓捕老者的弟子们了;而且,老者特别强调,警察只抓老者的弟子;而对那些高调宣讲‘迁徙’‘圣战’者,中共的警察、密探却视而不见!?

老者说当警察当中的一位维吾尔警察悄悄告诉老者的一位弟子,别自找麻烦妨碍那些宣讲‘迁徙’‘圣战’宣讲者时,老者的疑虑顿消,也明白了这些人的特别来头!老者明白这些人是有人安排来对维吾尔穆斯林进行极端主义传播的!

我听得瞠目结舌,嘴里喃喃地嘀咕道:没有想到呀,没有想到;,中共政权真不愧是玩弄阴谋鬼计高手。

老者最后说:“伊利夏提,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们警惕,我们的敌人非常强大,不要被一些事情的表面现象所迷惑;我们往往太单纯,尤其是一些年轻人,年轻气盛,很容易被敌人利用;这些神秘宣讲者中隐藏着中共的惊天大阴谋!维吾尔人又要大祸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