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解密:大亚湾核电站不安全

【大纪元2011年08月27日讯】维基解密披露美国外交电文指,美国批评中共宁愿使用以大亚湾核电厂为蓝本的廉价但旧式不安全的国产反应堆,也不使用美国研发的先进反应堆,大大增加核事故风险。中电指相关报导为未经证实的资料,不作回应。

英国《卫报》26日引述维基解密指,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于08年的外交电文披露,中共计划在2020年前多兴建50至60座新的核电厂,美国政府原以为会为该国带来巨大商机,但其后发现中共宁愿使用以大亚湾核电厂为蓝本的廉价但旧式不安全的国产反应堆,也不使用安全程度高100倍的美国研发的最新反应堆。

另一封美国外交电文指,中共培训核电人才的速度追不上核电的高速发展,大大增加核事故风险,担心会成为高铁事故的翻版。


大亚湾核安全谘询委员会副主席李焯芬则否认称,大亚湾核电厂反应堆“整体安全”。

大亚湾核电站位于中国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大鹏半岛,是中国大陆建成的第二座核电站。上世纪80年代,大亚湾核电站筹建之初,由于国外先后发生三哩岛和切尔诺贝尔严重事故,核电安全问题引起香港人极度担忧,超过百万人签名反对兴建。但没能阻挡住。

2010年媒体曾经有过大亚湾核电站核泄漏事故报导。熟悉大陆情况的前哨杂志总编辑刘达文指出,大亚湾核电站经常隐瞒事故、不受监管,当中涉及中共官商勾结,直接触及李鹏及其妻朱琳掌控的电力系统。


前哨杂志总编辑刘达文表示,大亚湾核电厂难于监管,涉及中共高层的官商勾结。图为有关前中共总理李鹏等人在2009年参观大亚湾的媒体报导。(大纪元)

刘达文称,大亚湾核电站和前中共总理李鹏有密切关系,由于李鹏家族控制着中国电力系统,当中涉及到官商勾结。他说:“因为大亚湾核电厂是中港合资,很多高层管理人员和北京有关,当年大亚湾核电厂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就是李鹏的老婆朱琳。”

责任编辑:林锐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1/8/27/n3355826.htm

维基解密:美曾批日本核电站反恐训练走形式


日本静冈县浜冈核电站俯视图 图片:Reuters/Kyodo

共同社昨天(8日)报道说,根据“维基解密”网站公开的美国政府外交电报显示,华盛顿曾对日本各地核电站的反恐对策表示担忧,并批评东京的核电站反恐训练从头到尾都在走形式。

报道说,美国驻日大使馆2007年2月26日发送的电报显示,美方曾询问日本政府能否在各核电站部署武装警卫,日本文部科学省表示,这将由核电站企业和警方作判断。另外,就美方要求日方改变“主要的钚保管设施”未部署武装部队的状况,日本文部科学省则认为,“不存在可使部署武警具备正当理由的威胁”。

美方还要求调查在核电站重要区域出入的劳动者的身份。日方则表示,调查个人身份在日本是敏感的个人隐私问题,政府希望避免引起纠纷。但是,日方承认政府有可能“非正式”地调查身份。

另据雅加达消息,第十八届东盟首脑峰会周日讨论了有关核能安全地区合作的问题。日本共同社注意到,本届东盟峰会主席声明的最终草案中,表明了对遭遇核电站事故的日本人的同情及团结。草案表示,核能相关设施的事故可能会带来跨越国境的影响,有必要就核能问题共享信息和确保信息的透明度。东盟在新建核电站时必须遵守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安全标准。

在东京,日本周日宣称,不放弃核能,但可能会重审核能发展目标。路透社报道说,日本官员当天表示,尽管首相菅直人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关闭一座位于日本中部的核能发电厂,但东京还是会继续发展核能发电,只是必须重新考虑原定在2030年将日本核能发电比率提高到50%的目标。另外,路透社报道还提到,就有记者提问,日本是否还会关闭其他核电厂,菅直人首相周日做了否定的回答。

来源:法广

人类面临的环境灾难

作者: 郑义

我们所继承的地球,是一个山清水秀、土地肥美的地球。直到我这一代人,在青少年时期尚未听说过什么足以改变我们生活的环境灾难,什么艾滋病、毒肉、农药超标蔬菜水果、地下水污染,等等。也就是说我们没有什么可以怨恨祖先的,他们不仅生养了我们,还给我们留下了可以用诗歌来赞美的大自然。

现在让我们来设想这样一个预言,假设情况不是这样、而是恰恰相反,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地球是一个有水不能喝、有地不能种、有山没有树、有鱼不敢吃、有空气不能呼吸的地球,我们将做何感想?

还有,我们的教科书将增设种种应付环境灾难的学科,社会还将增设一个特殊的防止魔鬼出笼的部门;世界地图将标示出囚禁在深海、在地下、在山洞的无数可怕的魔鬼,不能接近、不能有丝毫的松懈;还要不断地加强巡逻,深怕这些万年不死的魔鬼逃出牢笼毁灭人类。

如果这不是一个预言、而是我们这一代以及我们子子孙孙将面临的现实,我们该做何感想?尤其是当我们知道这些魔鬼并不是上帝造的、而是我们祖先造出来的,我们更会责问他们:如果有灵魂的话,你们为什么要给我们留下如此可怕的遗产?

也许大家已经听明白了,我所说的万年不死的魔鬼就是核废料、就是那些已经遍布全球的核废料埋藏地。为什么说核废料是万年不死的魔鬼呢?因为用来当燃料的放射性物质太稳定了,我们目前所处的这个大自然无法消解它。

这次日本福岛核电站使用的钚,其半衰期是24000年;24000年之后,它的放射性才衰减一半;而中国核电站使用的铀、半衰期则是7.1亿年。换个说法就是钚衰减一半需要1200代人的时间,而铀衰减一半则是3500万代人的时间。

我们中国的文明史一般说法是上下5000年、以20年算一代,不过才250代;整个人类的文明史也大致是几千年而已。我们用了二、三百年的时间发展出核电站,然后我们留下的核废料将危及上千代、甚至上万代,这是一个多么可怕、多么不道德的毁灭性的发展!

即便从现在开始,我们停止利用核能发电,现有的核废料已经足够我们后代消受了。就算是我们给后代子孙留下详细的核地图、留下了完备的监管技术,核泄漏仍然是防不胜防的。世界上没有万无一失的事,每一座核电站在建造的时候不都是万无一失的吗?苏联切尔若贝利怎样?美国三哩岛怎样?日本福岛又怎样?

核电是一个奇妙的提款机,我们通过这个提款机预支了我们万代子孙的财富、幸福、甚至生命。被认为是最完美、或最不坏的现代民主制度,也没有代表我们后代利益的机制,他们是沉默的、没有发言权的、被掠夺、被损害的绝大多数。我们一两代、三四代,掠夺成千上万代,这是何等残忍的事情!

说起来还是和平利用,相对于互相扔核弹,看上去是和平的;但让我们的后代永远处于核阴影之下,永远要不眨眼地看管着这些核魔鬼,实际上这不是和平,而是永恒的战争状态。

让我们为自己的贪婪忏悔吧,幸福不来自能源与财富的崛起,而来自于爱。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RFA

从日本的核电事故看中国的核电发展

郑义

日本核电站危机至今尚未解决,消息时好时坏,前景还不是很明朗。这场核电站事故从目前看,还没有超过前苏联切尔诺贝利,但在全球都引发了强烈的关注和讨论。

几天之前,《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南方都市报》等南方报系发表文章,披露中国也存在极大的核隐患。因处理不当,中国各地核乏燃料逐年堆积,安全隐患极大。

文章说,中核集团公司首席快堆专家、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快堆工程部总工程师徐銤近日在谈到日本核污染时表示,中国国内也存在类似的隐患,表现为核电发展头重脚轻——目前国内重视核电站建设、铀矿资源开发,对核电发展下游重视不够。

徐先生具体所指是前期核乏燃料尚未处理,新建成核电站又产生大量乏燃料。核乏燃料逐年堆积,安全隐患极大。

乏燃料是指核反应堆用过的反射性物质,继续使用效力不大了,但堆积起来,一旦失去控制,同样造成毁灭性后果,这次日本福岛核事故就包括核废料发生的连带问题。

从经验事实来看,人类目前还没有真正妥善处理核废料的能力,无非是埋到地底下、山洞里、深海底,继续发出强烈的辐射,多少万年地危害环境。

最近网上热议核电灾难,又兜出了一件我们毫不知情的核事故。1957年的9月29日,在苏联乌拉尔山以东,发生了一场核废料储存场大爆炸。30多年以后,苏联政府才承认有这么回事儿;将近40年后,才允许国际社会参与调查。

事件是这样的: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不久,苏联政府就开始了和美国的核竞赛,在乌拉尔以东建立了一个核试验区,叫“马亚克”,产生的核废料就近处理,密封到不锈钢的桶里,掩埋到地下水泥沟槽里。

为防止核废料热量不断积累发生核爆炸,每一个大缸桶里头还有降温设备。看上去已经是万无一失了,却不料其中有一个大缸桶的降温设备发生故障,热量不断积累,终于导致爆炸。

就爆炸本身而言,威力并不算很大,大约相当于不到十吨的TNT炸药;但释放出70至80吨的核废料,使数十座村庄成为无人区,一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变成不可耕种的荒园。

简而言之,核废料的处理一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福岛核事故发生以后,美国重新检讨核废料问题。在3月30号的国会听证会上,美国核管理委员会主席格雷戈里‧ 杰索科承认美国并没有处理核废料的终极办法,美国的核电站仍然把乏燃料浸在日本福岛那种核废料池里。但他强调了这些核废料池的可靠性,说核废料池应该能承受各种意外,核废料池的安全标准是非常高的,可以和反应堆本身媲美。

这些话听上去很令人放心,议员范士丹质询道:“那么日本没有类似的高标准吗?他们的核废料池不也没能承受住海啸和地震吗?”对这个简单而尖锐的问题,主席先生只好说“不知道”、“不清楚”、“不能确定”。

中国的核废料处理相信不可能做得比苏联、美国、日本更好,安全性只能更差。但是在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中共国家环保部、发改委、能源局和核应急协调委员会的官员们都异口同声地表示,中国发展核电的决心和安排不会改变。

我在想有没有可能也举行一场人大听证会,让民众有一点儿知情权。虽然可能于事无补,改变不了中共当局疯狂发展核电的大政方针,但至少让我们知道点儿什么,有一天出了大事,死也明白是怎么死的。

大亚湾核电站氚释放量正累积增加

【大纪元2011年04月19日讯】(自由亚洲电台冯日遥报导)由香港环保团体成立的大亚湾民间监察会发现,从大亚湾核电站释出的辐射性物质氚正累积增加,虽然仍未超出安全标准,该组织表示关注。

日本核泄漏事故再次掀起世界对核辐射危机的关注。香港民间近日亦成立专责组织,加强监察大亚湾核电站的运作。由香港环保团体成立的大亚湾民间监察会,近日发现大亚湾核电厂网页上公布的监察放射性物质中,自去年中增加的监察项目氚,其排放量虽一直未有超出标准,却一直累积增加。

监察会发起人绿色和平项目主任古伟牧向记者指,核电站运行数据中有关放射性物质的排放量,一向只监察惰性气体、卤素及气溶胶等三个项目,这些物质的排放量占 每年许可限制的百分比,大部份时间均低于0.1%。

然而,自去年6月开始加入监察氚,其每年许可限值定为24太贝克,6月的排放量占每年许可限值为 2.07%,12月已累积升至5.26%,相当于香港卫生署所订,人体每年摄入气体氚上限的八分之一,古伟牧指,有关数据提供的资讯太少,加上氚的存活期长 达12年,且属放射性物质,担心对人体有影响。

他说:“现时所公布的数据实在太少,例如点解会排放出放射性气体氚?排放的浓度几多?其存活期约12年,会对人体造成几大影响呢?这些最起码的资料,港核头都没有披露。”

古伟牧又指,去年5月23日,大亚湾核电站二号机组反应堆核心的一根燃料棒,疑因质量问题出现小洞造成泄漏,令反应堆冷却水的放射性碘核素和放射性气体均上 升,同年10月27日,核电站发现冷却反应堆的喉管出现裂纹,渗漏出带有辐射的化学物质,属国际核事故级别中第一级的异常事件,古伟牧质疑多番事故出现, 相信并非巧合,当局一定要交待个中因由,他们会于本周内去信相关部门,跟进事件。

他说:“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有不少专家,甚至有属于大亚湾核安全谘询委员会内的专家成员,均认为若大亚湾运作完美的话,理论上是不会有任何放射性气体泄露出来的,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现时核电厂会持续排放出放射物氚的蒸气呢?相信有需要跟进反应堆的运作情况。”

监察会相信大亚湾去年先后发生泄漏及喉管出现裂纹事故与此有关,正搜集更多的资料及数据分析后,再考虑有何行动。

对于核电厂排出放射性物质氚,香港工程师学会核子分部主席、现职城大工程学系教授陆炳林向记者指,氚主要出现在核反应堆的水中,估计大亚湾核电站或因压力太大,排水时有程序不当,所以才会测量出氚,他认为当局有需要跟进反应堆的情况。

他说:“我估计释放的不止一种放射性物质氚,因为反应堆内还有其他的放射物,如鏎、铯等放射性物质,当中以氚对人体的危害性较少,一些微量放射性物质亦会一起被释放出来。”

陆炳林又指,氚可破坏基因组织,会对人体内脏造成影响。他说:“氚的存活期约12年,由于氚不能穿透人体,即在空气中不会对人体构成太大损害,但若其在水中,人食了或饮了落肚会影响肺部,但氚在人体积存祇有10多日的时间,其后就会被排出,所以影响不会太大。”

记者致电多名大亚湾核安全谘询委员会内成员,如委员会主席何钟泰、香港大学副院长李焯芬教授等,至截稿前他们都未有回复。
营运大亚湾核电厂的香港核电投资公司,透过书面回复记者提问,声明指去年六月起在其公司网站公布大亚湾核电站氚排放量,是由于国家环保部当月起,监控氚的排 放量,港核加强透明度而上载资料,声明强调,氚是核能发电过程中自然产生的物质,存在于反应堆的冷却水中,排放氚的程序严格跟从国家规定,属压水式核电站 运作的正常程序,并非排水程序出现问题,亦与反应堆压力过大,或去年五月的燃料棒事件无关。

公司声明指,大亚湾核电厂排出的氚份量极少,排放量相当稳定,远低于国家所订的准许年限值,不会对人体健康或周边环境构成影响。

而香港保安局亦透过书面回复本台,内容大致与香港核电投资公司的声明相近,指香港核电投资公司早已在提交港府董事报告中加上有关资料,并上载至公司网页供公 众参考。当局一直监察有关数据,排放量未有超出安全水平,气体氚的排放远低于每年许可限值,对周边环境及人体健康不会构成影响。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4/19/n323238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