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斤鱼浮尸湖面 武汉南太子湖变臭水

00409232606
近日,湖北武汉城区主要湖泊之一的南太子湖又出现大片死鱼,大量堆积岸边腥臭刺鼻。至此,在个个月内死鱼总量已超10万斤。(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7月10日讯】安徽“酱油湖”事件余音未却,近日,湖北武汉城区主要湖泊之一的南太子湖又出现大片死鱼,大量堆积岸边腥臭刺鼻。至此,1个月内死鱼总量已超10万斤。

据大陆媒体报导,大量死鱼漂浮堆积在岸边来不及清理,不少鱼已腐烂发臭。据悉,这些死鱼最早出现在6月7日,随后在7日至9日3天时间里,平均每天死去的鱼达4,000斤,在1个月内死鱼总量已超过10万斤。官方称目前原因正在调查中。

不过有网民爆料称,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太子湖突遭污染,湖水呈黑褐色,大片死鱼漂浮堆积在湖面上。一个月内,出现死鱼总量约15万斤。

近日媒体还曝出安徽省五河县的“两湖”流域遭受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污染事故。

报导说,几乎是一夜之间,水美鱼肥的安徽沱湖省级自然保护区变成了“酱油湖”。安徽省五河县因淮、浍、崇、潼、沱五水汇聚而得名,由于水系发达成为安徽的水产大县,同时也饱受跨界污染之苦。渔民称,由于跨界污染频发,连日来五河境内沱湖、天井湖鱼类等水产出现大面积死亡。

污染使当地养殖户遭遇重创。9.2万亩水域被污染,鱼类等水产死亡2,364万斤,涉及渔民907户,其中专业养殖户220户,直接经济损失1.9亿元(人民币 下同)。

沱湖螃蟹跻身“中国十大名蟹”之列,螃蟹养殖户刘孟巧高密度养殖的螃蟹几乎全部死光,损失约300万元。 

目前,位于河流上下游的泗县、五河县对排放污水均采取推诿态度。据悉,2013年沱湖流域就发生过类似的污染事件,所有损失渔民自己承担,渔民担心这次仍会不了了之。

责任编辑:洪宁

Advertisements

汪金平武汉失踪 家人辗转搜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黄岗市浠水县巴河镇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男,三十七岁,于三月九日在武汉江汉区万松园街发真相资料时失踪,汪金平的家人、亲友,在武汉二十多天来苦苦寻找、往返于几个看守所、拘留所之间查看找寻他的下落,都说没有汪金平这个人,仿佛人间蒸发、无影无踪……最后,终于发现他被非法关押在位于武汉市武昌区的板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三月二十八~三十日,他奶奶、妹妹等家人来到万松园街派出所,打听、寻找法轮功学员汪金平下落时,从陈警官、王警官口中才得知,汪金平已被他们(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劫持至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迫害。

得知此讯后,他的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接连几天,不停地向周围的亲朋与邻里打听那个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在哪里、坐什么车去。可是,周围的人,谁也不清楚那个地方详细的乘车线路、准确的到达地点。只知道:蔡甸区玉笋山是个埋“死人”的地方!此时又听亲戚的家人讲:汪金平已转到“武昌区杨园法教基地”(洗脑班)。

四月二日一大早, 汪金平他老奶奶、母亲、妹妹、连忙赶往武昌到“武昌区杨园法教基地”(洗脑班,在余家头江边)那地方,他妹妹敲开大铁门说:“听人说我哥被送到这来了,我们是来找哥哥汪金平的……”那保安回话说:“我们这里现在关的都是女的,没有男的。”

至此,汪金平身在何处又音信全无。汪金平的亲人们商量后决定:妈妈、姑父、妹妹三人马上赶往蔡甸玉笋山寻找他的下落!他姑父一路上询问公汽司机,打听坐哪路公交车、又再转什么车可到达蔡甸玉笋山,在一位好心的公汽司机指点下,才顺利地到达玉笋山,他妈妈、姑父、妹妹三人围绕玉笋山转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也没找着挂有“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招牌的院落及场所!向附近的居住的乡亲们、小商小贩打听“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的地址时,大伙都说:这里只有民政局、火葬场、公墓陵园等,从来都也没听说还有这么个“单位”,也没看见过什么地方挂着这个“名称”牌子。

听众乡亲们、小商小贩这么一说,加上因车舟颠簸、晕车已不堪负重的身子和儿子失踪多日是生是死仍是了无音讯的双重折磨……他的妈妈心急如焚、立刻身如软绵站立不住。他妹妹强忍心中的悲痛、急忙扶住妈妈,一边不停地劝慰着极度伤心中的妈妈说:“妈,哥哥没事的,我们一会找到他的。”一边忍住着不让眼眶中泪溢出半点!他的姑父于心不忍,目睹这母女俩的悲愁,更不甘心、枉费力气、老大远的白跑一趟!一定要找到他的侄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姑父独自默默地穿行在路边停驶待客的出租车间,寻找着年长一点、对当地轻车熟路并能找到“此地方”的出租车司机,从前往后,挨个询问着司机们,终于寻着一位熟门熟路的能找到“那地方”的出租车司机,并租下他的车子前往。

当司机开车把他的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送到玉笋山一个偏僻的山根脚下、那围着院墙的大铁栅栏门前时,司机用手指着前面的“大铁栅栏门”说:“这里面就是的。”可他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面前看见的大铁栅栏门右边墙柱上挂着一个白牌子上面却写着“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几个黑字,而并不是什么“江汉区法教基地”呀,真的不知这司机的话是真是假?令人难以置信!

他姑父连忙上前,用手握住那大铁栅栏门上挂的“铁锁”敲击着铁门,一边大声不停地呼喊:门房的师傅、门房的师傅、门房的师傅。这时从里面那道铁门处跑过来三个保安,其中有偏瘦个子、戴眼镜的保安,左手拿个“本子”、右手拿只“笔”,眼睛盯着出租来的小车牌子,记起“号码”来,当他的亲人们询问:这是不是“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时,一个领班模样、高个子的、操蔡甸口音的保安说:“是的。谁叫你们来的?找谁?”

听到这是要找的地方,悬着的心放下了!他的妹妹对保安说:“是万松园街派出所警察叫我们来的。他们说把我哥哥送到你们这里来了,我哥叫汪金平。”操蔡甸口音的保安又说:“你哥汪金平,五天前就转走了,现不在这里了。”当汪金平的亲人们再追问:“我哥被你们转到那里去了?”另一个保安回答:“我们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市国保大队去问。”然后三保安甩袖而去。汪金平的亲人们的心一下又凉了半截!

为了寻找到汪金平,四月三日,他的姑父、妹妹一大早,又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寻找他的下落,他姑父、妹妹上前敲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说:“我们是汪金平的姑父和妹妹来给他送换洗‘衣物’的。”可里面的人连门都不开说:“没有这个人。”就再也没理睬他姑父、妹妹的询问与问话。他的姑父、妹妹俩交换着敲门一次、二次、三次……

无数次敲门,父女俩轮流向着里面喊话!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大约快到中午十一时,才有一个男子来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口接过他姑父和妹妹送给他的换洗“衣物”。姑父、妹妹俩问他:我侄子是不是被你打伤了?我哥是不是被你们打毒针、下药了?你们为什么“这里关了,又往那里关”到处转也不告诉家人莫非想“活摘”我哥哥的“器官”?那个男子说:你们不要听这些个“传言”。

“我哥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善良的人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不让见面、不放人?”那个男子:“你哥参与了‘政治’反党!”说完就关上大门!

次日,四月四日上午九时许,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的父母双亲,再次来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敲开大门,要求与儿子见上一面、说一句话!一位姓张的干部说:等你儿子“学习好了”再见面、放人!你们回乡下等着,不要在这里“闹”了!就关上大门,不理睬他父母俩。

盼儿心切的父母俩又不停的敲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不愿离去、一定要见上儿子一面!可怜他母亲一边敲门、一边哭喊着“儿呀!儿呀!儿呀!”敲累了哭累了!他父亲换他妈接着再敲一阵门,也不知敲了多久,大门开了,里面出来个人,他父母一看却是他们村里的中共支部书记,连忙上前询问儿子是不是在这?他身体如何?村支书说:“我在这陪他,这里生活很好,我们干部吃什么他吃什么,别担心,‘学习’一个月后就回。”他父母说:“我们想看他一眼”,“这个我们做不了主,你们回乡下吧。”村支书说完转身进去,大铁门就马上关上了。

至此,他的家人才确知汪金平被劫持到这“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里遭受强制洗脑迫害!虽近在咫尺、一墙之隔却如隔天涯!令父母与儿子不得相见!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从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陈警官、王警官询问家人“汪金平有无精神分裂病史”的话中,可以推知:汪金平在拘留所关押期间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从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那里得知“汪金平不吃不喝,十多天不洗澡、一身异味”,可以判断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被迫害的身体症状加重!从“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干部告诉他父母的话“你儿子得胃溃疡,得送医院检查”中,反映出汪金平现已被迫害的生命危急!这不禁令人联想起过去“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里发生的种种恶行,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用“药物迫害”的案例,这其中是不是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更邪恶的企图呢?

因此家人非常担忧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的生命所处于危险境地!也恳请全世界善良正义人士密切关注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被迫害一事,共同制止那邪恶的迫害。

附上参与迫害、及相关单位、责任人名单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邮编:430023
电话:027-85393500;8539360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 办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处长刘南华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张宁027-85393569
中队长蔡恒13971015811办027-85393569
江汉区政法委书记:辜建桥
办公室电话:02785481689 住宅电话:02785789968  手机:13907133233
江汉区610办公室主任:肖国雄
办公室电话:02785481692         02785481802(610办公室电话)
万松街办事处党办       027-83603762
万松园派出所         027-85777382
主管迫害所长: 周志卫(现已调往机场派出所任所长)   027-83666429
武汉市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
陈警官 18071552281
王警官 13037118295
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
联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红旗渠路8号
邮政编码:430023 举报电话:027-85882000
江汉区检察院监所检察科警察:刘桂红、李顺来
江汉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李平、贺学忠
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魏芹
江汉区检察院主诉检察官:耿涛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头子屈申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陪教: 18062455772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人员: 13507175420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地址:武汉市蔡甸区玉笋山(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
乘车线路:市内乘车858,596,607,42,727,至汉阳大道汉阳火车站下车。转乘至蔡甸区纱帽街的266公交车至蔡甸体育场下,再转乘巴士、或出租车到玉笋山,下车后,询问(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或“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怎么走?
注意:从体育场方向过来的下车后,别过马路沿公路前寻或后找有条向右拐的约三、四宽的水泥马路、前行约一千六、七百米时,就看到道路左边有一排与路平行的平房,再往前行五百米有条向右拐的道,路口左道竖着一个标牌上写:“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从路口前行一百五十米就见那山根脚下、围着院墙处、路的尽头是一个大铁栅栏门右边墙柱上挂个白牌子上写:“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里面就是~“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
黄冈浠水公安局
总机电话:07134233980 07134233981 办公室电话:07134234183
饶成林 电话:07134226188 07138905088 13907252136
王文清 电话:07134226186 07133804186 13607250470
黄海军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 电话:07134226298 07138900600 13907252201
杨健 一科科长 电话:07134224008
黄明律 电话:07134236128 07138908128 13807255196
闵从林 电话:07134233856 07138901856 13807255302
鲁力 电话:07134234117 07138904117 13339952997
游海波 电话:07134234791 13807255899
周长林 电话:07134226136 13607251528
程艳华 电话:07134226218 13339965577
晏巧菊 电话:07134223768 07138900008
黄冈浠水公安局巴河派出所:
张文其18040615868
黄冈村委书记:陈定红13971733147
注①请黄冈浠水同修收集最新公、检、法、司系统人员信息反馈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
邮编:430064
乘777路车在保利心语下前至丁字路口右行,前行至丁字路口,一条新修的马路向西1000多米行至大路向南拐的小丁字路口时过马路。路口右边竖着一牌子上写:湖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沿小路行至尽头左侧便是。
乘901或91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50米左右,有条向南拐的小丁字路口,路口处右边竖着一牌子上写:“湖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①沿小路行至尽头左侧便是“湖北省法制教育所”②。
①就是湖北省(原女子劳教所)
②就是湖北省(原板桥洗脑班)

25岁武汉姑娘赴韩隆胸出现脑死

08421417582
越来越多追逐“韩流”的的中国粉丝团粉丝来到韩国不只是购物和观光,同时也做美容和整型。图为首尔地铁站一幅整形广告。(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3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文龙韩国报导)一名25岁的武汉女孩日前赴韩国做隆胸手术,麻醉结束不久便出现呼吸心跳骤停,在韩国抢救数日仍生命垂危。近日被包机送回中国,但仍然要靠升压药维持血压,也一直无法脱离呼吸机,而且一直处于深度昏迷中。

据悉,这名女孩当时在韩国接受脂肪自体移植隆胸术。患者起初保持俯卧,在局部麻醉状态下提取脂肪。院方在给患者翻转身体的时候,发现患者已停止呼吸、失去了意识。

这起整形事故再次引发外界对韩国整形市场的担忧。随着韩国整形技术不断发展,大量外国人特别是中国人涌向韩国整形美容,但是真正具备整形技术资格的韩国医生只有一、两千名,为数不少的“江湖郎中”也趁机拿起了手术刀。

据韩国著名整形专家、医学博士李殷政3月27日在朝鲜日报透露,去年来韩国接受整形手术的中国人达56000多名,占去年韩国国内所有整形患者的27%。可真正具备专业整形资格、具有整形专业医师编号的医生只有2053人。

这2053名整形外科专业医师当中,在大学医院和大型医院供职的专业医师有600多人,其余只有1500多人经营整形医院。然而在全国的整形医院里执刀的医师却多达几万人。由此可见,有很多执刀的整形医师并无整形资格。

另一方面,由于大部份中国整形患者语言不通,再加上对韩国整形市场缺乏了解,只能靠中介商的介绍来选择整形医院。由于中介商与各整形医院存在着利益关系,究竟能否找到理想的医院和具备整形资格的医生,也很难说。

责任编辑:莫琳

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4)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接上文)

(六)遭恶报的武汉地区大中小学人员

科痞文痞打手五十人遭查处:从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 来,武汉地区高校一批科痞、文痞披着科学、法律和宗教的外衣,替中共充当文字打手,与邪恶“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狼狈为奸,组织污蔑 法轮功的展览,编写攻击歪曲法轮功的书籍,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作报告,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洗脑出谋划策等等。致使武汉地区高 校成为迫害法轮功重灾区。其中:武汉大学原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和原邪党常务副书记龙小乐涉嫌巨额受贿被批捕;武汉科技学院院长张建刚被“双规”,武汉科技大 学原校长刘光临、原邪党党委书记吴国民,武汉理工大学原副校长李海婴,三峡大学原邪党党委书记陈少岚,湖北大学原副校长李金和等近五十名高校领导干部被查 处。

武汉科技大学恶报案两例:武汉科技大学原邪党书记尤泽贵,副书记吴国民,二零零二年协助警察将金光振教授绑架到湖北省“610”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尤泽贵妻子遭遇车祸;吴国民查出贪污七十万元,被判处七年徒刑。

迫害打手被鸡骨头卡死: 付运生,武汉市湖北大学原人事处处长。九九年以来,积极直接参与对本校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致使该校法轮功学员被迫提前退休或被开除学籍、公职、不分配 工作、停职。此外,付运生对所有被劳教或被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停发工资、奖金、不准晋级、提升工资。一天付运生吃饭时,竟被一根小小的鸡 骨头卡住了喉咙,立马送医院抢救。一医生主张把骨头压下去,结果,不但压不下去还划破了食管。另一位医生主张把骨头夹上来,结果不但夹不上来,还使伤口更 为恶化,感染几种病毒,付运生整整昏迷两周,饱受痛苦的煎熬后断了气。

不信恶报,突发脑溢血:吴佰佳,武汉某大学校卫队队长。二零零二年吴佰佳绑架法轮功学员金某某到汤逊湖洗脑班。这位学员给吴讲真相,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会遭报应。吴说“我不怕报应。”二零零五年,才四十出头的吴佰佳突发脑溢血,经抢救免于一死,但现在只能凭拐杖走路。

作恶不停祸及家人:武汉市华中农业大学保卫处保卫科科长侯利宏(音),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其父亲已于二零零四年患病而亡,其小孩也被确诊为癌症晚期。

助恶为虐,母亲暴死:湖北某高校保卫处王处长,二零零二年配合邪恶“610”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并对法轮功学员说:“十天后我来找你。”结果,十天后王处长自己的母亲暴死。

指挥迫害,翻车身亡:张安德,湖北大学外语学院院长。多次指挥对学院法轮功修炼者迫害,致使该学院三位研究生两人被迫放弃信仰,一人被开除。另一人提前退休。二零零二年,张安德在自己驾车行驶途中,因紧急刹车导致翻车身亡。

编造谎言 晚期癌症:武汉某大学老师欧阳,曾在全校干部会议上攻击大法,诬蔑法轮功学员金某某,企图借此来表功。二零零五年,欧阳得了晚期癌症。

诽谤大法,厄运屡生: 二零零四年,武汉江岸区邪恶““610”在江岸区七一中学,搞了一个在全市中小学赠送诽谤大法的学生读本的仪式,许多老师学生配合发言或签名。二零零五年 九月,初三(十六)班一学生患淋巴癌死亡,初三(十一)班一学生又患骨癌住进了医院,还有初一(四)班班主任、教师陈群在产后突然昏迷,几天后死亡。

配合“610”,妻子死于车祸:焦向民,武汉市东西湖区四中校长。参与迫害该校法轮功学员,配合邪恶“610”送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扣发法轮功学员工资,不写保证书就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岗。二零零四年,其与妻子坐车看望其儿子时,轿车突然撞到护栏上,其妻当场死亡,他本人当场昏过去,脑部受重伤。

害人者一夜病亡:王祥达,武汉市江夏区郑店中学邪党支部书记。对本校修炼大法的老师、学生进行打击、排挤,安排四个恶党干部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并将法轮功学员强行送洗脑班迫害。其人二零零二年,一夜之间得病死亡,死时六十岁。

武汉市新洲区中学综治办主任车祸身亡:李宏胜,男,三十二岁,原武汉市新洲区中学教师兼学校综治办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下深重的罪业。二零一零年,李宏胜骑摩托车带着妻儿外出与一电动车相撞,将肋骨撞断后插入心脏,当场死亡,妻儿伤重住院。

诽谤大法,祸及亲属:马爱武,武汉百步亭社区校长。积极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在校区内挂攻击诽谤大法的横幅,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十一”期间,马爱武及家属租车去九江旅游,遇车祸。马爱武的妻子等三名亲属死亡,其本人也因重伤后失忆,生不如死。

诋毁大法,肺癌死亡:汪建华,男,将近五十岁。二零零四年,汪建华担任武汉市新洲区汪集街安仁村小学校长后,极力跟随恶党,诽谤大法,多次在学校广播中诋毁法轮大法,煽动学生仇视法轮大法。二零零四年,汪建华被诊为肺癌,于二零零五年死去。

(七)遭恶报的武汉普通人

狱中的现世现报:武汉市戒毒中心,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经常受“包夹”犯人的打骂,连睡觉都要经常被踹几脚。有一天,该毒犯刚打完法轮功学员一耳光,她自己的脸就莫名其妙的肿起来了

文人帮凶,恶报身亡:夏雨田,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二零零零年,夏雨田创作了相声《坑人记》和另外两个诽谤法轮功的节目。这三个节目全部被武汉举办的主题晚会采用。二零零四年,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助纣为虐的文人夏雨田因患肝硬化等多种疾病死亡,终年六十六岁。

助纣为虐,死于脑溢血:徐宏明,武汉铁路局襄樊供电段保卫科职工。供电段成孝宝向徐宏明讲述大法真相。徐宏明根本不听,并威胁要举报。徐宏明守在保卫科监视屏前,一发现成孝宝出现,立即出门阻挡,助纣为虐。于二零零九年患脑溢血死亡,

货车碾倒,死状极惨:唐荣生,湖北省中医院麻醉科医生和妻子方××一直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积极参与迫害医院法轮功学员。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到省洗脑班洗脑。二零零六年,唐荣生在宿舍大门口被一辆大货车碾倒,当即不省人事,死状极惨。

劈扇两耳光:里文兰,湖北省中医院职工。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当过犹大的里文兰正在买菜,冷不防,被一个老太婆扇了她两耳光。那老太婆嚷道:你不让我修“真、善、忍”,做好人,在洗脑班死命的打我,非把我打得转成恶人才罢休,我今天就恶给你看看!

遇车祸,肩骨扭伤:徐大万,湖北中医院保卫科科长。积极配合迫害法轮功,利用雇佣的职工,挨家挨户从门上猫眼孔偷看,看职工家里有没有人炼法轮功。徐大万后遇车祸,肩骨扭伤。

挖眼、死于膀胱癌:赵早英,女,七十五岁,家住武昌小东门附近。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因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得膀胱癌,开刀两次,现已扩散。配合邪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另外两人许大菊,七十多岁,患脚痛;严某,被挖去一只眼睛。

狱警十二个月 长恶性肿瘤十二个: 秦玉仙,女,五十二岁。武汉市汉阳区江堤乡村民。二零零零年被该乡“610”派到汉阳区洗脑班当陪教,主动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学法炼 功,打小报告。更加邪恶的是她经常挑拨法轮功学员与亲友、子女、夫妻关系。二零零一年她病倒了,经医院鉴定是恶性乳腺癌。医生在她的乳房中取出了十二个肿 瘤,印证了她在洗脑班作恶的十二个月,平均每月增生一个恶性肿瘤。

血管爆裂死:王安和,男,五十七岁,对大法和大法师父不敬,胡言乱语,非法收缴大法经文,现已暴死。

血管爆裂而亡:李业冰,男,三十一岁,孔埠社区警务室值班员。散发邪恶报刊,毁大法真相条幅,监视法轮功学员。一天抹撕大法标语时血管爆裂而死。

中风:李兰英是武汉钢铁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某年七一前曾写“小结”,她在小结里诽谤、诬蔑大法。有人看到她写的“小结”后,劝她不要诽谤大法,并劝她删去这段,她不信,结果眼睛红肿,嘴歪中风。

脑溢血死亡:武汉市洪山地区有一五十岁的妇女,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出于对这位邻居的慈悲之心,跟她和她儿子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她不但本人不听,还叫儿子也不要听。不要看,并且在邻里散布一些大法不好的话,污蔑法轮功学员。九月中旬,该妇女得脑溢血死亡。

害人者害己: 彭运祥,男,四十岁。武汉市汉口企事业局门卫。配合邪恶长期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王桂芝经过此门卫时,彭运祥突然从值班室里面冲出来拦 住,抢走手上的包,拿走里面的大法书,然后又伙同硚口区汉水桥街派出所警察强行将其绑架到额头湾洗脑班进行迫害。不久,彭运祥即得重病住进了医院。

突发脑溢血身亡:黄俊强,男,四十八岁。武昌区中山路紫金村人。该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一一年协助武昌区粮道街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杨园洗脑班、劳教所。黄俊强后突发脑溢血死亡。

陷害好人遭恶报:岳红斌,男,三十多岁,武汉市江汉区姑嫂树市民,曾与姑嫂树水仙里居委会人员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岳红斌被债主用铁锤猛击而死,放在席梦思床下压了四天,直到尸体腐烂发臭后,才被人发现。

怪病、中风死: 硚口区长丰乡城中村有修炼法轮功的,居委会指使邻居对他们进行秘密监视,并给一定的低保补助和奖励。甲户夫妇俩都修大法,夫妇俩谁上街,有什么动静,邻居 的长子都到居委会汇报。有一年冬天下雪,夫妇俩因被邻居诬告被非法抓到派出所冻了一晚上。第二年,这位邻居的长子就得怪病死了。接着居委会又指使另一家充 当“眼线”,乙夫妇俩上街买菜,倒垃圾,他们都扒开袋子看里面有没有真相资料。不久,邻居男主人却突然中风,也死了。 丙户家的妻子炼法轮功。他们的邻居是其丈夫的大哥,他大哥总是对大法不敬,并不许她炼功,其侄儿,老是暗中盯梢、背地里揭发和告密有关情况。其大哥在二零 零七年死了,侄儿身上长满毒疖子。

昧着良心干坏事,暴死在家:武汉市汉阳区某科研单位家属院的一女人,几年来受中共邪党的欺骗,一直监视隔壁的法轮功学员。平时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家、不在家,什么人来过,平时和谁说什么等等,她都时刻注意,昧着良心干坏事。二零零三年,突然暴死在家里。

配合迫害患骨癌:陈家生,武汉石化厂退休办。陈家生积极配合厂邪恶“610”参与迫害本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全身疼痛,被医院诊断为骨癌。

压断四根肋骨,大脑变形死亡:华世江,男,五十岁,家住湖北武汉江夏区金水农场。由于受邪党及党文化毒害太深,仇视大法。扬言抓住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要往死里打。一天,华世江被三轮车撞倒,大脑变形,死在送医院的路途中。

洗脑班打手遭恶报:梅刚红,武汉铁路局洗脑班恶人。在武汉铁路局办的非法“转化班”上,梅刚红处处干扰法轮功学员炼功学法,并常打小报告。法轮功学员劝他做好人他不听,二零零一年初开摩托车外出时,把别人撞成脑震荡,自己的面部也被撞骨折,缝了三十多针,赔偿近三万元的医疗费和损失费。

忘恩负义,开水烫: 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警察的授意下,某犯人强行要求法轮功学员“学习”报纸上诽谤大法的文章,法轮功学员们集体背诵师父的经文加以抵制。她恼羞成怒破口大 骂,恶毒攻击大法,一些犯人上前指责她:“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分配给你干的活,你都摊给了人家法轮功学员,现在还忘恩负义的骂法轮功!”次日晚上,该犯人 被烫伤。

突发心脏病:武汉女子监狱包夹胡容,曾拼命殴打法轮功学员庞丽娟(后被迫害致死),之后突然出现了心脏病发作的症状,脸色惨白,呼吸困难,不能动弹。

恶告者肠癌死亡:陈新明,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人。村委会派陈新明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还非法监视,积极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此人患直肠癌,于二零零三年死亡。

(全文完)

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三)遭恶报的武汉法院院长、检察院人员

制造冤案,法官五十六人遭查处: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武汉市中级法院在中共各级“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操控下,公开践踏法律的尊严,肆意歪曲、伪造事实,诬陷、栽赃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先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重判。在二零零零年,该院就有三名法官涉嫌职务犯罪被查处,二零零二年,又发生涉案人数多达五十三名法官集体贪赃枉法串案。二零零四年,该院原常务副院长柯昌信和副院长胡昌尤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和六年零六个月。涉案人员中,还包括三名副庭长、七名审判员、一名书记员,各被判刑二年至十三年不等。此外,该院还有九名法官受到纪律处分,三十名处级以上干部调离岗位,被调整者占全院七十余名处级以上干部的近一半。

审判员倒地身亡:李要兵,男,武汉市洪山法院刑事审判庭正科级审判员。二零零九年参与非法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件,被中共当局树为“洪山模式”,并在武汉市法院系统内推广。所谓“洪山模式”的真相是: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洪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胡慧芳、陈曼、周肖军。庭审中案件多处不合法,律师强烈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当事人。但洪山区法院知法犯法,无视这一切,秘密将陈曼、周肖、胡慧芳重判。二零零九年一天,李要兵倒在了办公室门口,心脏骤停,抢救无效死亡,年仅四十九岁。

两任法院院长的下场:刘亚文、周文轩先后任武汉市中级法院院长期间执法犯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致使冤狱遍地。该法院还勾结武汉各大医院长期涉嫌参与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后刘亚文、周文轩因贪腐受贿案获刑,其中周文轩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

听命“610”患肝癌死亡:张伯源,原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批捕科科长。听命于610机构,批准逮捕了许多上访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致使当地大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遭受严重迫害,造下了深重的罪业,后因肝癌死亡,年仅50多岁。

(四)遭恶报的武汉监狱长、看守所长、劳教所警察

三十二岁怪病亡:肖琳,武汉市武昌区青菱女子看守所第一看守所副所长。期间,肖琳直接指挥并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死人床”,强制人呈十字形每天二十四小时躺在木板上,手脚用铁件固定,臀部下面挖一个洞,大小便就从洞中排下。至少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遭受过此酷刑,王莉、刘佑清、周玉琴分别连续睡“死人床”十九天,一个多月,两个多月,还指使犯人对学员施以毒打、吊铐、灌食、关小号、长时间罚站和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等等。二零零四年,肖琳得了一场怪病,高烧一月不退死亡,仅三十二岁。

杀人凶手遭天惩:李勇,男,武汉市武昌青菱看守所狱警干部。是打死武汉法轮功学员彭敏的凶手之一。李勇二零零一年乘车外出办事时,车门突然开了,李勇从车里摔到马路上,当即不省人事,死亡。

打人者骨折:武汉某法轮功学员曾因进京上访,二零零一年被强行送“妇教所”即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某天遭一警察扇了两耳光。第二天,只见那警察打人的手缠着纱布不能正常活动,发现已经骨折。

监狱头目脑溢血身亡:孙文全,武汉市洪山监狱监狱长兼邪党书记。孙文全一直追随中共邪党集团迫害法轮功,虐待关押在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身亡。

监狱头目重病、恶病缠身:武汉女子监狱长期迫害法轮功。韩汉云,监狱原政委,二零零一年其丈夫出车祸摔断了腿;王木年,原教育科长,二零零三年,突然倒地昏迷不醒;狱警王某,监狱邪恶“610”办公室恶人程智的妻子,参与迫害身患重病;孙耀红,监狱“610”办公室恶人,现也是病魔缠身; 闻孙,七监区副教导员一直流产,二零零八年还做了阑尾切除手术; 舒燕燕,曾任“直教队”(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设立)的改造队长,患上了癌症; 陈瑞红,狱警,“直教队”成立之初就参与迫害,二零零五年得了糖尿病;蒋春,副政委(是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二零零八年罹患结石病,她父亲也是重病缠身。

劳教所恶警恶疾上身:原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的分队长刘彤钰,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二零零三年得了绝症;何湾戒毒所队长杨毅青二零零二年身患重病;黄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 “转化”迫害,经常诽谤法轮功和明慧网,后来她长期口腔溃疡。警察付峥嵘污蔑法轮功之后,大病不断。

(五)遭恶报的武汉各区镇街居委会书记、主任、工作人员

恶言诽谤得喉癌:张成安,男,五十多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居委会主任,听信江氏谎言,敌视法轮功,黑白不分,常恶言秽语诽谤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得了喉癌。

跟踪者被公汽撞死:王冬梅,武汉市武昌区青石桥社区工作。王冬梅几乎每天都忙于监视、跟踪、盯梢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在青石桥辖区本不通公汽的一条街道上,王冬梅被一辆公汽撞死。

参与迫害 全身奇痒:朱祥玉,武汉市青山区红卫路五十三街聚友社区主任。她到青山区“610”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表现自己,全身长了红颗粒,奇痒。朱祥玉回家不几天,又被汽车撞了。她的十几岁的儿子有脑积水的病,从膀胱插管子排水。可是就在这期间,膀胱排水管也坏了,又重新安装。

监视跟踪,腰椎痛不止:武汉市青山区冶金街三零街坊居委会书记王为民,配合当地警察监视、跟踪、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久他就得了腰椎盘突出,住院做手术。

街道头目猝死:武汉市洪山区狮子山街道副书记张茂萍,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指使下属迫害法轮功学员,还亲自出马勾结其所辖单位,将法轮功学员从家中骗出绑架至洗脑班。二零一零年张茂萍猝死。只有五十一岁。

参与绑架,死于肺癌:程炳山,武汉市洪山区关山街街道干部。曾多次协助邪恶“610”绑架辖区法轮功学员,后患肺癌,于二零零五年死亡,只有四十岁。

追随迫害终被免职:卢跃华,武汉市江汉区妙墩社区书记。因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她与社区主任张忠明骑摩托车穿过人行道时,被汽车撞得头破血流,肋骨撞断了几根,张忠明的腿也被撞断。后来他二人又被免去邪党书记、主任的职务。

参与迫害,四村官被查处:武汉市江汉区姑嫂树村的部份村干部积极配合邪恶“610”恐怖组织,迫害辖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原村长高国建、邪党总支书记董明鹏、妇女主任刘玉枝均因“经济问题”被撤销职务,没收非法所得。二零零二年,侥幸在上次的“经济问题”审查中漏网的第二任村长邓跃进突然被另一偏远郊区检察院逮捕。邓已被查出贪污上百万元,面临重判查处。

恶告者疾病身亡:武汉市东西湖区祁家山居委会成员李光明,紧跟东西湖区“610”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五年由血吸虫引起其它病症住院,于二零零五年死亡。

充当特务被车撞死:张淑莉,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居委会主任。从一九九九年以后,张淑莉开始紧紧跟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面前阳奉阴违,当着法轮功学员的面说得比蜜还甜,背后却又暗中派人盯梢、监视法轮功学员言行,充当中共邪党的“线人”,收集所谓法轮功情报,她还经常恶毒攻击谩骂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奸诈狡猾的张淑莉被车撞死在大年三十。

绑架者摔碎胯骨瘫痪:刘耀华(音),武汉市汉口某社区原治安主任,曾多次将该社区法轮功学员绑架至洗脑班,并亲自参加胁迫洗脑,二零零四年,因骑自行车追赶一讲真相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摔碎胯骨而瘫痪。

盯梢好人自己中风:杨珍珠,武汉市蔡甸区新农镇黄陵村妇联主任。杨珍珠受邪恶“610”指使,非法监视盯梢、骚扰和恶告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杨珍珠伙同新农街派出所和蔡甸区国保大队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迫害。恶人杨珍珠已中风。

害人者如今入狱:刘晓明,原武汉市新洲区潘塘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充当邪党迫害法轮大法的急先锋,多次带人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后因贪污受贿一百余万元,东窗事发,被判刑十一年。

车毁人亡:彭永和,男,四十多岁。武汉市黄陂区王家河镇镇长,经常指挥派出所到处查找、撕毁真相传单和资料,白天黑夜都有警车在各乡村公路巡视,经常通知各乡村干部注意法轮功学员动向,经常有警察和镇乡村干部到法轮功学员家干扰,多次亲自参与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开小车钻到大卡车底下,当场车毁人亡。

(待续)

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二)遭恶报的武汉地区公安局、派出所警察

武汉市公安局长被判死缓:杨世洪,原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二零零二年,刚上任的武汉市“610”头目杨世洪执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灭绝性的迫害政策,并下令全市及各区继续绑架法轮功学员,强行进行精神洗脑,还硬性规定各洗脑班“转化率”必须达到百分之八十五以上,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可以采取各种残酷手段进行折磨。在此期间,全市无数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迫害致伤、致残,死亡。事隔不久,杨世洪便因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财产一百三十万元。关押期间,杨世洪三次畏罪自杀未遂。

作恶累累,突发脑溢血死亡:李家勇,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副局长。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中,李家勇紧紧跟随邪党积极参与迫害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得到邪党的重用,一路升迁到市公安局文保分局副局长,制造所谓的大案要案,参与多起绑架、抓捕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洗脑班、看守所、劳教、判刑。二零一三年,四十九岁的李家勇突发脑溢血死亡。

四恶警遭恶报:胡礼贵,武汉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科长,警察张富忠,吴志军,李荣等人极力追随江氏流氓集团,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他们在当地邪恶“610” 组织的指使下,纠集基层派出所的警察和一些不法之徒对全区法轮功学员跟踪监视、肆意绑架、非法拘禁、抄家、劳教、强制洗脑和任意体罚打骂以及敲诈勒索,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二零零一年,胡礼贵等人在查抄一家私人鞭炮作坊时,因搬运鞭炮原料不慎发生爆炸。国保警察李荣的下肢当场被炸没了,抢救无效死亡,胡礼贵、吴志军、张富忠等四名国保警察当场被炸得粉身碎骨、血肉横飞。这次事故共炸死十八人,除四名村民外,其余均为当地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党官员和警察。

自杀身亡的派出所副所长:陈德学,武汉市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副所长。唐家墩派出所是武汉市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之一,其辖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进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残酷迫害。陈德学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二零零六年,四十七岁陈德学因贪污受贿、聚赌〔涉及金额八千多万〕的恶行被暴露,开枪自杀身亡。

五警翻车死亡:唐泽民 ,武汉市江夏区大桥派出所所长。该所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大桥派出所所长唐泽民一行五人乘坐一辆富康轿车,在驶出一零七国道路面时,翻在路边水塘中,五人当场死亡。

派出所副所长被高压电死:周鹏 ,一九七零年生,原武汉市硚口分局宝丰派出所副所长,两年前调荣华派出所任副所长。十多年来,周鹏一直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周鹏在钓鱼时,渔竿触及高压电线,当即被电死。

派出所长出车祸死亡:刘昌付,时年三十九岁 武汉市武昌区新河街派出所所长,一直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五年,出车祸当场死亡。当时车上共有四人,除刘昌付当场死亡外其余三人均负重伤。

当帮凶患绝症:迟铮,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派出所副所长。自从九九年以来,迟铮一直充当邪党帮凶和打手,非法抄家、抓人,经他的手徐家棚地区众多法轮功学员均遭受了各种迫害,拆散了许多幸福的家庭。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重判,如:石磊、杜华初、李国华、陈光远分别重判十一年、八年、七年、四年,还有劳教、拘留和强制洗脑等。迟铮曾狂妄的对法轮功学员家人咆哮:我要让你们家破人亡、如今迟铮身患癌症。

洗脑班恶徒患肠癌死亡:惠华生, 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派出所副所长 从江岸区邪恶“610”开始办洗脑班,惠华生就一直在那里充当帮凶,被邪党当作工具,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臭名昭著的谌家矶洗脑班助纣为虐,长达八年。二零零九年,惠华生被查出患有肠癌,不到一个月便死了。

一人作恶祸及全家:杨济军 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第二派出所警察。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帮凶,二零零一年在武昌区邪恶“610”举办的杨园洗脑班做狱警期间,杨某常常酒后魔性大发,毒打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其妻携子过马路时被公汽撞倒,妻子当场死亡,儿子重伤;杨某的父亲也因此事受刺激中风痴呆;二零零五年五月,年仅四十二岁的杨济军突发脑溢血,做了两次开颅手术。

助纣为虐暴病亡:冯小红,女,四十多岁,武汉市东西湖常青花园派出所片警,昧着良心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先患乳腺癌,后转化成肝癌。二零零四年死亡。

出卖良心患癌身亡:曹友珍,女,四十多岁,武汉市公安局硚口区易家墩街派出所女警。一九九九年以来,曹友珍多次参与迫害。二零零零年,曹被邪恶“610”抽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相当卖劲,后曹调到硚口区陈家墩任片警,多次没收法轮功学员书籍,磁带等。二零零七年,曹友珍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未能得逞。之后,曹友珍得了癌症,于二零零八年死亡。

参与迫害车祸身亡:二零零七年,江汉区某派出所接到电话:在某小区有法轮功学员发《九评》和真相传单,要派出所赶快去抓。当时值班的警察看过真相,不愿意去抓人。这时,派出所新来的三个警察没看过真相,立功心切,便迫不及待的开车前往绑架法轮功学员。当车开到汉口新华下路时,突然与一辆车相撞,当场死亡两人,另一人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参与迫害终成孤寡:杨娟,女,武昌区首义街派出所管段户籍警。从一九九九年起就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二年杨娟和派出所副所长周厚坤四处打听被恶人追找的法轮功学员。杨娟还到学校威胁其未成年女儿,威胁其亲戚不交人就下岗。其恶行祸及家人。杨娟的儿子二零零三年四月在海难事故中身亡,不久她丈夫也去世了。杨娟成孤寡之人。

作恶途中遭车祸:钟铺清,武汉铁路公安警察。二零零零年底,钟铺清开车押送法轮功学员去所谓的“转化班”,在返回的路上出了车祸,二零零一年又出车祸,导致面部毁容。

迫害打手患不治之症:李建桥, 武汉市武昌区公安局政保科特务。他多次去北京抓捕、押送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李建桥因迫害法轮功被升迁为科长。李建桥不断的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多次绑架抓捕法轮功学员,非法判法轮功学员。后得不治之症,生不如死。

两任片警的恶报案:硚口区长丰乡城中村第一任户籍警参与迫害法轮功,其父被汽车撞伤;第二任女户籍警不听劝告,继续迫害、绑架法轮功学员,现已得癌症。

儿女灾祸渊源:雷立普,武汉市新洲区凤凰镇派出所警察,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吊铐毒打,并到处乱窜撕毁大法标语、污蔑大法。二零零二年,新洲区洗脑班搞诬陷法轮功的展览,他坐在车内指挥该车沿街两头奔跑,播放攻击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谎言。就在当天,他未满十八岁的儿子在电大将体育老师打死,后被判无期;他的女儿也长年卧病在床,不能断药。

车祸丧命有缘由:郭义生 ,曾任武汉市新洲区凤凰街安保队队长。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追随江氏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绑架、监视、骚扰法轮功学员,进行违法抄家,撕毁、涂抹大法真相标语。二零零九年,郭义生被一辆大巴客车撞倒死亡,时年五十四岁。

三士兵被劳教: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周建刚在武汉汉口空军雷达学院装修时,给业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业主诬告。周建刚被抓后,空军雷达学院几个北京籍士兵把这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完成,毒打周建刚,一个姓杨的北京兵打的最厉害。没有过多久,这个姓杨的北京兵和另外两个老乡晚上违纪跑出去吃宵夜与人发生争打,还抢了对方五百元。后来三人被送汉阳劳教所劳教。

(待续)

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1)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武汉市无论是公检法司、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还是其它部门单位和个人,大量恶报案例不断出现,是凡参与者都遭到了应有的报应。

当 今中共高官不断落马,其实就是他们罪恶的报应开始,因为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下面列举的这些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更彰显了善恶有报的天 理,希望那些为了自己的名利还在参与迫害的人,能真正明白真相,立即停止迫害,不要重蹈覆辙,选择良善,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一、概况

据明慧网公布的有关信息统计,从1999年起到2014年底,武汉各地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案例至少338人,包括本人和祸及家人。由于中共迫害和严密封锁真相、恶报案例和实际比起来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恶报案例涉及338人
其中:
本人遭恶报共有296人 。死亡 68人 ;身患恶疾 62人 ;车祸10人;枪击自杀、被打、肢体伤残11人;被判刑、被捕、劳教、加期、移送司法14人;被查处107人;被撤职、控告、开除、免职、停职反省、破财等24人。
祸及家人世人遭恶报42人。死亡20人;车祸、判刑、抓捕、癌病等22人。

二、遭恶报类型、人数情况

恶报案例338人。其中:

在 296例本人遭恶报中:死亡68人,占本人总数的23%;身患恶疾62人,占本人总数的21%;车祸、自杀、枪击21人,占本人总数的7%;被判刑、劳 教、加期、被捕、移送司法14人占本人总数的5%;被查处107人占本人总数的36%;被撤职、控告、开除、免职、停职、破财等24人占本人总数的8%。

祸及家人世人遭恶报42人。

遭恶报的类型和数量如下面的表1、图1所示

表1:遭恶报类型和数量

本 人 遭 恶 报 死亡 癌症 9 68 296
心、脑、中风、血管爆裂 11
怪重病、暴死、猝死 11
车祸 18
炸死、电死、毒死、卡死、自杀、被杀 19
患恶疾 癌症 16 62
心、脑、中风、瘫痪等 14
开刀、重病、挖眼 14
怪病、精神打击、失常等 18
车祸 10
枪击、自杀、被打、肢体伤残 11
被判刑、劳教、加期、被捕、移送司法 14
被查处 107
被撤职、控告、开除、免职、停职、破财等 24
祸 及 家 人 死亡 20 42
炸死、车祸、判刑、抓捕、癌病等 22

2015-3-18-minghui-hubei-ebao-statistics-1
图1.湖北武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恶人遭恶报按类型分布

三、遭恶报人员系统分布

遭 恶报案例338人。公检法、六一零、部队(各级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国保人员、检察院、法院、看守所、劳教所、监狱)人员152人,占恶报总数的 45%; 行政部门(各级政府部门、基层街道社区、镇村委)人员28人,占恶报总数的8.3%;企事业单位(学校、工厂、医院、其它单位)人员89人,占恶报总数的 26.3%;受毒害世人(居民村民)69人,占恶报总数的20.4%。

湖北武汉遭恶报人员按所在系统的分布如表2、图2和所示。

表2 遭恶报人员系统分布
系统 人数 百分比(%)
公检法610部队 610、政法委、公安、 国保 66 152 45%
检察院、法院、 军院 63
看守拘留所、劳教所、监狱 23
行政部门 各级政府部门、基层(街道社区、镇村委) 28 8.3%
企事业单位 学校、工厂、医院、其它单位 89 26.3%
受毒害世人 居民村民 69 20.4%
总计 338 100%

2015-3-18-minghui-hubei-ebao-statistics-2

图2:1999年至2014年湖北武汉参与迫害者遭恶报按所在系统分布

四、恶报案例

(一)遭恶报的武汉各级单位中共书记 、政法委、“610”等人员

父母煤气中毒死亡: 程康彦,武汉市政法委书记和市委副书记,主管武汉市邪恶“610”办公室。自从一九九九年,他积极贯彻执行中共邪党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政策, 导致武汉地区至少有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跟踪、监视、抓捕、关押和抄家、妻离子散、家破 人亡。二零零五年冬,程康彦父母双双在家煤气中毒,父亲当场死亡,母亲抢救无效也死亡。二零零六年,程康彦家又被小偷盗走巨额财产。

指挥迫害遭控告:杨松,原武汉市委书记,后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湖北省邪恶“610”领导小组长,指挥全省邪恶“610”系统采取酷刑折磨、强制洗脑、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等灭绝人性的手段。在访问台湾时,一下飞机就接到法轮功学员的控告诉状,

脑溢血死亡:李家勇(音)武汉市“610”头目。大约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下旬,李家勇(音)遭恶报,脑溢血死亡,只有四十多岁。

车祸毁容: 吴天祥,一九四四年出生,曾任武汉市武昌区信访干部、副区长、区政府巡视员,湖北省“邪会”的副理事长,武汉市“关爱协会”(也是邪会)副理事长。 二零零零年起,吴天祥多次到湖北范家台监狱和沙洋劳教所、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以及各地洗脑班各种大型活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转化” “报告”,他极尽造谣谩骂之能事,恶毒地诬蔑、诽谤大法。二零零八年冬天,吴天祥在公交车站滑倒,头被撞了一个大包,二零一一年,到医院检查,脑部瘀血严 重,开颅做手术,脑部瘀血喷了护士一身。后又出车祸,导致面部毁容。

迫害黑手获刑八年:蔡建明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先后担任武汉市武昌区区长、汉阳区区委书记、江汉区区委书记,蔡建明迫害法轮功一直躲在幕后发文件、下指标,指挥迫害,蔡建明因涉嫌受贿于二零零五年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没收人民币五万元。当年妻子在三月因煤气中毒去世。

疯狂绑架,自己被抓: 胡勤华,男,武汉市武昌区委副书记、代区长。曾任硚口区副书记、区长。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武昌地区邪恶政法委疯狂绑架法轮功学 员,先后有近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胡勤华在硚口区牵扯到多宗长丰乡土地案,涉案金额达六千多万。胡勤华与夫人一起被抓。

遭恶报 被双规: 肖作义,男,五十九岁,东西湖区政法委书记,二零零五年任东西湖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肖作义跟随恶党执行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灭绝政策。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 四年,东西湖“610”举办了十几期洗脑班,至少有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洗脑班,三十多人被非法劳教,几百人被监视居住。指挥公安、司法、派出所、居 委会相互勾结,采用跟踪等二十几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无数家庭生活在血泪之中。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公告,肖作义是首批被“追查国际”发出追查通告的中共官员之一。 二零一零年十月,肖作义因受贿被举报,并被“双规”。

“610”主任遭枪击:林正兴,武汉市东西湖区原“610”办公室主任。二零零二年元月,外出时在小车中被黑社会成员枪击,子弹击中腹部,住院治疗。

恶徒得肝癌:魏道章 武汉市东西湖区“610”头目,上任以来,执行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违宪政策,在其指挥下,办了两期洗脑班,非法抓捕关押大法弟子共八人。在第二次洗脑班期间,魏道章出现发烧现象,后确诊为肝癌。

作恶多端死于绝症: 袁杰 原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民政科科长(兼管街“610”)任职期间,积极贯彻执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指示精神,参与策划、指挥和跟踪、监视、绑架,全 街道先后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和劳教所,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十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袁杰于二零零六年得绝症死亡,年仅 四十六岁。

作恶多端得怪病:刘有守,原水果湖街邪恶“610”头子,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胁迫辖区内企事业单位、社区居委会 以办学习班的名义,勒索各单位出人出钱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造成水果湖地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和劳教十余人,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 强行非法送看守所,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新年期间,刘有守突患一种不知名的怪病住院。

“610”头目器官衰竭:程前忠,武汉石化厂“610”主要负责人。二零零三年,程前忠突然全身器官衰竭,查不出任何原因,花去医药费三十多万元。

主动迫害 被捕入狱。 黄明安,湖北省中医院原党委书记。朱明方,湖北省中医院原党办主任。 自九九年七月以来,二人先后在全院召开“揭批大会”、举办“百万签名活动”、主动将医院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上报“610”,多次将本院法轮功学员绑架进洗脑 班和非法劳教。此外还采取在院内办洗脑班,监视法轮功学员,降工资和不予晋升职称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六月,因涉嫌犯罪朱明方被捕,黄明安交 款十万元。

武汉钢铁公司的恶报案例: 武汉钢铁公司计控厂厂长王卫平,曾举报构陷该厂法轮功学员等人,致使多人被绑架、非法关押和判刑。二零一一年王卫平和其刘姓妻妹因受贿和骗取公款还债,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和八年。

车翻人伤:付新平是长江水利委员会办公室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头头”。一九九九年以来,对本单位上访法轮功学员一律以“自动离职”扫地出门;对在职职工不放弃修炼者,送洗脑班强行关押,并擅自停发工资做洗脑班的伙食费。二零零一年,开车回老家,在半路上车翻人伤,赔上一大笔修车费。

突发心脏病死亡:欧阳宗权,武汉医药设计院党委书记,在很多场合公开诬蔑法轮大法,多次逼炼法轮功的职工写“三书”。二零一四年一天,欧阳宗权突发心脏病死亡。

迫害黑手被抓捕:王世益,原中共武汉新洲区委书记,新洲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是一个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黑手。后王世益因经济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

作恶患肝癌:喻水斌,男,四十多岁,武汉市江夏区法泗镇邪恶“610”专案组头目。他不遗余力的跟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曾带领派出所民警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抄家,没收大法书籍及资料,绑架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二零零三年他患肝癌。

得癌症、烧锅炉:武汉青山区“610”头子张助军 、何南平,追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2006年左右,张助军患了癌症;何南平因为经济问题,被调去烧锅炉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