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连云港警察非法抓捕诉江民众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近日,大陆法轮功学员纷纷控告迫害他们的元凶江泽民,把控告状邮寄给最高检察院,要求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起诉。

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遭到江泽民集团的历时十六年的迫害,他们起诉这个迫害元凶,是行使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

可是个别地区的不法警察却迫害这些依法诉江的公民,这是公然违法。

六月十三日早上九点左右,江苏连云港几个派出所统一行动,非法带走起诉元凶江泽民的连云港法轮功学员,并抄家。目前已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仲崇斌、袁春丽、仲崇珍、姚兴英(下午已回家)、徐如花(下午已回家)、徐龙彪(下午已回家),到傍晚时几名警察还蹲守在夏正艳的楼下,准备抄家,并企图用钥匙强行开门。

正告江苏连云港不法警察,你们迫害依法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你们是知法犯法,违法犯罪。你们如不悔改,你们的犯罪行为必将被追究。

江泽民残害好人,出卖国土,其家族贪污腐败,你们如果尚有一丝天良,都不应该维护这样一个为国人所不齿的邪恶之徒。目前迫害法轮功的薄熙来、周永康等已经被判刑入狱,江泽民家族也面临法律的追究,你们如果尚有一丝理智,就不该愚蠢的向即将灭亡的江泽民献媚。

目前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和610人员大量遭到报应,希望你们悬崖勒马,不要步他们的后尘。

江苏省连云港市母女起诉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连云港市法轮功学员姚兴英、袁春莉母女起诉江泽民的控告状已于五月二十七日寄往北京最高法院与最高检察院,回执如下。

2015-6-1-minghui-sujiang-jiangsu-yao-01

2015-6-1-minghui-sujiang-jiangsu-yao-02

2015-6-1-minghui-sujiang-jiangsu-yao-03

2015-6-1-minghui-sujiang-jiangsu-yao-04
姚兴英, 六十八岁,职业:会计。姚兴英在控诉状中说: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控告人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三次,拘留三次(行政拘留)、给控告人造成巨大的身心伤害。

袁春莉,四十二岁, 职业:工人。袁春莉在诉状中说:控告人曾被非法抄家三次,拘留一次(刑事拘留)、劳教二年,给控告人造成巨大的身心伤害。

姚兴英、袁春莉母女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江泽民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因此,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附一:姚兴英的自述

一九九六年七月四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因为从这天起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多年困扰我的头疼、胃疼、心脏病都好了。特别是例假来了不走,人当时已经不行了,走路直打晃,虚弱的只剩八十多斤,修炼一个星期后,身体排出许多瘀血,从此无病一身轻。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一上午也不累。看了宝书《转法轮》我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书中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道德回升,做事为别人着想,多看别人优点,少看别人缺点,心里豁然开朗,以前有了矛盾心里总是愤愤不平,现在能宽容大度了!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生性要强的我,以前有着太多的不如意,而今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活了半辈子,终于活明白了。以前因为身体不好,家里笼罩在阴云之下,修炼后家里有了笑声,这个功法真是太好了!

迫害经过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以权代法,发动了对炼法轮功这些善良民众的迫害 ,我于七月二十一日和平请愿,我们一家三代五口人坐火车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我们被关进一间破屋子里,警察问:“为什么来北京?”我说:“我们来反映情况,我就讲了大法的美好和修炼的神奇。”警察记录后,又将我们押往丰台体育场,两天后,单位来车把我们接回家。到家后单位派保卫科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买菜、不许出屋,单位领导一批批来施压,怪我们给他们带来了麻烦,昔日的朋友、同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仿佛一夜之间我们变成了反革命,我们只为修心养性、只为锻炼身体,没想到却变成了众矢之的。我们压力很大,心里非常难过。三天三夜后,我们错误的认为应该为别人着想,写了所谓的“保证”。其实,不是我们炼功给谁造成了伤害,而是这场是非颠倒的迫害不该存在,因为它打击了人类最根本的说真话的美德和对善良品德的追求,是全世界最大的冤案!

二、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新南派出所几个警察突然闯入家中,当时,我两条腿痛得不能动,已经一个星期了,天天躺在床上,上厕所自己都去不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非法抄了我的家,强行将我绑架到看守所,一路上痛的我大汗淋漓,到了看守所拒收。可是在十月二十六日,他们又把我抓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放回家五天后,警察又找到我,逼我说和谁联系了,强行把我绑架到华联一个派出所,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夜,我终于想起来是去医院看了一个病号。

三、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天,我上街讲真相,被人举报,新南派出所将我绑架到派出所,同时被非法抄家,又被拘留十五天。

四、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我因发真相资料,被新海派出所绑架,当时审了一夜,被拘留十五天,家里八十八岁的老人无人照顾,两个上学的孩子无人照顾。

这几次抄家、拘留给我本人及家庭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惶恐不安,整天提心吊胆,承受了这么多年巨大的压力!是江泽民发动了这场迫害,他应负主要责任!作为受害者,我起诉江泽民,追究他犯下的一切罪行!对于各级公检法的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他们也是受蒙蔽者、也是受害者、牺牲品,我们大法弟子能体谅他们的难处,同情他们,给他们改过归正的机会。

希望执法机关查明事实,给善良民众一个公正的裁决!

附二:袁春莉的自述

一九九七年我看到母亲一身疾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感到非常震惊,因为从我记事起,她在我们面前总是有气无力、脸色苍白、一会头疼、一会又腰酸,尤其到了一九九五年,她只剩了八十几斤,满头白发,别人都以为她八十多岁呢!其实才五十多岁。可是修炼法轮功一个星期,脸色红润,走路脚下生风,神采飞扬。这翻天覆地的变化,令我好奇。我也打开了《转法轮》这本宝书,一看,这是教人向善的书,我也被师尊的教导深深折服,我感慨师父的慈悲,我感慨在金钱至上的今天有人教我们做一个好人、做个无私的人、一心为别人好的人,一个吃了亏还无怨无恨的人,我被这种境界感动了,我愿意做一个这样的人!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年的肝炎、鼻炎、全身乏力等疾病好了,皮肤白里透红。精神状态特别好,多年的抑郁不见了。当时工作上的业绩是很不错的,老板很满意,跟同事、朋友处的都很好,从不多占一分钱便宜。在家庭里,孝敬公婆,经常把他们接到家里照顾,给他们买衣服,带他们去检查身体;将积蓄拿出来供小姑子上大学,也资助小叔子开店,和丈夫相敬如宾。

迫害经过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以权代法,发动了对炼法轮功这些善良民众的迫害 ,我于七月二十一日和平请愿,我带着一周岁的儿子和父母、妹妹一同去北京和平请愿,到了天安门就被抓到派出所,警察问:“为什么来北京?”我说:“我们来反映情况,我母亲一身病炼功好了,我师父教我们处处做一个好人,如果人人都自己约束自己不做坏事,那这个社会不就稳定了,你们的工作也好干了。”警察记录后把我送到丰台体育场。两天一夜没吃没喝被遣送回当地,单位将我非法关押在单位的一间平房里,派两名职工二十四小时监控我,单位领导、居委会的及其他人轮番施压,让我放弃信仰。当时正值盛夏,气温高达四十多度,晚上蚊子把我们三个人咬得浑身是包,那两人受不了了,他们怨我害她们受苦,其实我比她们还苦;单位领导也受到上级的批评,也怨我们给他们带来麻烦,三天三夜后,我们错误的认为应该为别人着想,违心地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其实,不是我们炼功给谁造成了伤害,而是这场是非颠倒的迫害不该存在,因为它打击了人类最根本的说真话的美德和对善良品德的追求,是全世界最大的冤案!

二、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因发真相资料被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枉判两年劳教,孩子当时只有两岁半,整天哭着喊妈妈,丈夫单位都知道了这件事,都劝他离婚,否则,工作也难保,当时我们单位的人对我们也充满歧视。正值元旦,妈妈虽然在家中,三天两头也会被居委会、政法委、派出所等很多人问她“还炼不炼?”丈夫也在离婚与不离婚的压力中挣扎。尽管顶着巨大的压力,丈夫最终选择了相信我、等待我。他对我的评价是:她是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她不应该一无所有,所有的苦难,我愿意和她一起承担!在孩子年幼、父母年迈、社会歧视的压力、工作压力四座大山下,他依然去劳教所看了我几次,在那艰难的岁月中,是他用良知善念撑起了一个飘摇在暴风雨中的家。

三、从劳教所出来的十几年中,经常有片警或“610”人员突然到家中“问话”,或直接非法抄家,或跟踪等形式的侵犯人权。在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下午三点左右,不知什么原因,七、八名警察突然闯入家中,抄了一下午,孩子被吓得直哭,丈夫正好也在家中,事后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哪天家就会被拆散,妻子就会被抓走。

四、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我和丈夫带两个孩子准备坐火车去北京,为他签工作合同,在候车室被抓,非法抄家,关押在铁路看守所。丈夫因我出事,合同签不了,因是国外劳务,要求夫妻双方到场签合同。当时,他心急如焚,一边要配合警察三天两头“问话”,一边跟单位领导商量,如果拖延的时间长,人家肯定要找别人干了,不能因为他耽误人家工程进展,他的心情非常懊丧,几次提出与我离婚,被徐州铁路的警察劝阻了。警察在这件事情上明辨了是非,因为他们看到的是:有信仰的人确实处处为别人着想,确实是善良、守法的公民,在这种不公正的待遇下,在全家面临无端的迫害中,她们依然理智地告诉人们真相,依然面带微笑,没有怨恨任何人,并且能够理解和帮助别人!

这几次抄家、拘留、劳教给我本人及家庭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惶恐不安,整天提心吊胆,备受歧视,亲人都感到抬不起头,我也因为坚持信仰承受着多方巨大的压力!江泽民作为当初主政的人,是他发动了这场迫害,他应负主要责任!作为受害者,我起诉江泽民,追究他犯下的一切罪行!对于各级公检法的执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他们也是受蒙蔽者、也是受害者、牺牲品,我们大法弟子能体谅他们的难处,同情他们,给他们改过归正的机会。

以上所说,句句属实,请明鉴。

江苏陆敬渊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于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南京市法轮功学员陆敬渊,五月二十五日就十几年来被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的事实,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刑事控告状》,状告迫害法轮功的凶手江泽民,五月二十六日,他收到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签收控告状的回复短信。

陆敬渊说,由于江泽民十六年来对上亿的善良民众来的迫害,动用了国家大量财力、物力和人员,给整个社会、民族造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使中华民族的道德跌入无底深渊。为了重塑中华之道德,能使中华民族再次振兴傲立于世界,把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是每一个具有良知和正义的中华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和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为此我将尽个人的一点绵薄之力。

陆敬渊,男,四十七岁,原在南京市煤制气厂工作,自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修炼,做好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的权力,利用国家的权力、政治、经济、军事、政法、宣传、外交等,利用法律之外的非法组织“六一零”疯狂迫害法轮功,陆敬渊遭到的迫害简述如下:

1、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当时辖区派出所(原下关区小市派出所)现鼓楼区小市派出所,上门非法没收《法轮功》书籍、音像磁带、讲法录像带、图片等个人物品。

2、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陆敬渊去京上访,同月被非法关押于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南京市原下关区小市派出所(现鼓楼区小市派出所)警察华××和小市街道办事处谢××带回南京,家被抄,随即拘禁在小市汽轮电机厂招待所,由于陆敬渊拒绝放弃信仰,后又被非法关押在下关区看守所(现已和鼓楼看守所合并),还是由于陆敬渊拒绝放弃信仰,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

3、在江苏省方强劳教所期间,陆敬渊被非法劳役(下大田干农活),强制“转化”(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方式)其中参与迫害的警察有王飞、魏红惠等。被强制“转化”后,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回家。

4、二零零二年,由于擦掉在南京线路器材厂家属区黑板上污蔑法轮功创始人的内容,陆敬渊和妻子蒋莉娟同时被绑架,家再次被抄,后再次被非法关押在下关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放回家,参与迫害人员有当时辖区警察刘安胜(现为鼓楼区六一零办公室教导员)等。

5、二零零三年,陆敬渊被辖区民警刘安胜和小市街道谢××从家中绑架到下关区洗脑班,在下关区洗脑班,被下关区六一零主任陈东晓等强制洗脑“转化”后才被放回家。

6、后来长期街道安排人员盯梢,汇报陆敬渊的日常生活,陆敬渊的岳母杨翠萍原来因为身体患糖尿病而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康复,由于迫害开始后,她不敢再炼功,加上陆敬渊和妻子几年来不断被非法关押和抄家,造成岳父和岳母精神压力太大,岳父蒋思尧、岳母杨翠萍分别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和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离世。

7、后来陆敬渊一方面考虑到女儿在南京市第九中学上初中,一方面也想换个环境避免盯梢,就换到珠江路来居住,就是这样,还是于二零一三年南京召开亚运会期间,妻子由于使用真相币(钱上有法轮功信息的字)被恶人举报,在单位被绑架,后被非法抄家,家中大量私人物品被抢,同时也把陆敬渊绑架到小市派出所,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由于妻子后来被非法关押南京市看守所,女儿未成年需要人照看,才把陆敬渊放回家。参与迫害人员有市国保肖林建、小市派出所孙指导员、新街口派出所胥警官等。

8、二零一四年,青奥会期间,恶警肖林建找陆敬渊去新街口派出所谈话,让他说上明慧网站内信箱等等事情,遭到拒绝后,玄武区分局六一零李建华等又再次来陆敬渊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神韵光盘、《转法轮》书籍和李洪志师父法像,后陆敬渊被放回。没过几天,陆敬渊去一功友家安装电脑系统,又被鼓楼分局六一零刘安胜带人在功友家绑架到湖南路派出所,后又被非法关押在鼓楼看守所一个月,放回后,又把陆敬渊的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

陆敬渊认为,这些迫害事实都是在江泽民一手指挥下造成的,所以,罪魁祸首是江泽民,直接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陆敬渊提请司法机关: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绳之于法。

投书:八旬老人出狱仍遭迫害 申诉至今没有立案

江苏省睢宁县陈会祥老人是睢宁县中学退休教师,今年已经79岁。

012年11月因他老伴修炼法轮功,睢宁县国保大队没有出具合法手续到他家搜查抓人时,与国保大队警察理论被抓,随即伪造编造证据,将睢宁县境内反覆出现的法轮功宣传标语等所谓的〝反标〞诬陷指称为他所写,被睢宁县法院和徐州中院判刑三年,于2014年11月底刑满释放。

出狱后,该县国保恶警对其继续迫害,将其退休工资全部停发,致使其生活极其艰难。为此,陈会祥老人对其冤判向徐州中院提起申诉,从3月份提出至今已经二个月时间没有立案。询问经办人,被告知其2013年徐州中院审判的案卷至今没有归档,所以没法立案。家人多次联系徐州中院刑二庭,均以经办人刘明伟没在搪塞。

目前,江苏睢宁国保对法轮功迫害依旧,前几天,陈会祥老伴,八旬老人魏婉如再次被抓捕,随即释放。

http://www.ntdtv.com/xtr/gb/2015/05/20/a1198098.html

参与迫害法轮功 贵州、江苏恶警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贵州省遵义市赤水市大同镇派出所指导员徐福华遭恶报死亡

徐福华,贵州省遵义市赤水市大同派出所指导员,因迫害法轮功,于二零一四年腊月二十九左右,遭恶报得癌症死亡,二零一五年正月初三埋葬。

赤水市大同镇法轮功学员罗向其(音)老人,七十多岁了,原来在半山腰上住。几年来,徐福华每个季度都去找罗向其老人,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徐福华还向罗向其老人的儿子儿媳施加压力,让他们共同逼迫罗向其老人放弃修炼法轮功,给罗向其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几年前,有一老年女大法学员在大同镇发神韵光碟时,被恶人举报,徐福华带了几个人去绑架了她,徐用手铐把她铐了几个小时,然后又送到赤水国安,导致该学员被赤水市戒毒所非法关押十天。

贵州省贵阳市原大营派出所恶警卢云荣遭恶报死亡

贵州省贵阳市原大营派出所(现与贵乌派出所合并)恶警卢云荣,在2010年,参与骚扰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多次与他讲真相,都不听劝,结果在2013年,因故(原因大概是贪污)自杀死亡。

派出所长无知签字害好人,大学生儿子受累患癌症

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墟沟派出所长吴新忠,是个内心善良的人,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也是有自己的见解,内心无意忠于上级,然而因长期生活在无神论的圈子中,不太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因此在迫害法轮功时,沉默认同,碍于面子、友情、贪小利,受恩惠、无知签字,致使辖区内许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但是,善恶有报是天理,吴新忠无知中对法轮功学员造成伤害而遭恶报,殃及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得了绝症——癌。

儿子是他的唯一的精神支柱,目前,吴新忠意识恍惚不清,确诊为精神分裂,家庭、幸褔、前途乃至健康一切无望。

恶报是天定的,也是自己作恶定下的果报,象吴新忠,因无知遭报实在不值得,为了一顿吃请而搭上儿子性命,为了饭碗糊口而丧失良知,为了爱于情面不敢得罪上级,而在犯法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是吴新忠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真心悔过,因为佛法是无边的,心存善念才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