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敌人 法国风行无糖饮食


法国人注重饮食健康,继前几年的无麸质、无乳糖饮食后, 也开始流行“无糖饮食”,书市出现数本提倡无糖的著作。(中央社)

大纪元8月7日报导】(中央社巴黎7日专电)法国人喜爱美食,不忘关注饮食健康,继前几年的无麸质、无乳糖饮食后,也出现了“无糖饮食”风潮。

法国有万千外观精致、内在细腻的甜点,令人很难抗拒。不过,注重健康的人渐渐意识到糖分对身体的危害,无糖饮食蔚然成风。

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糖分的摄取量不应超过每日总热量的10%,更理想的是降到5%;过度摄取糖分,容易有糖尿病、肥胖和龋齿,对健康的伤害不下于盐分和油脂。

法国书市有数本著作提倡无糖饮食,像是澳洲作家威尔森(Sarah Wilson)的“我戒糖”(I Quit Sugar,暂译)、Elle杂志记者杰肯思(Daniele Gerkens)的“零糖分”(Zero Sucre,暂译),书报杂志上也陆续出现无糖潮流的相关报导和实践者的现身说法。

这些实践者尝试数周、甚至整年不吃糖,拒绝蛋糕饼干,不喝含糖饮料,也不吃添加糖分的面包、酱料和菜肴。

他们说,人天生爱吃糖,虽然一开始很难抗拒甜食诱惑,但只要撑过几周,就很自然地不会想吃甜,也会发现身体的变化,除了瘦下来以外,也感觉更有精神。

有的甜点师傅不把无糖趋势视为威胁,反而研发出减糖或无糖甜点来抢市场,这样的店在巴黎已有好几家。

甜点师傅康提齐尼(Philippe Conticini)刚出了一本食谱书“无糖蛋糕和甜食”(Gateaux et gourmandises sans sucre,暂译),利用各种水果的甜味取代砂糖。

他在书中自述,身为甜点师傅,他很喜欢糖,但有一天决定挑战无糖饮食,为此他得放弃许多习惯,开始咖啡不加糖,早餐不涂果酱,餐后不吃甜点;他发现,停止吃糖,反而觉得更有活力、更轻盈。

这些在饮食中屏除某些成分的潮流,效果也许因人而异,但至少显示人们越来越注重食物品质,他们确实想要知道食物里含有什么成分、是用什么方式料理,而不是只求味蕾欢愉。

Advertisements

法国大律师:世界性合作起诉江泽民法律上完全可行

文: 法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从2015年5月至7月23日,短短二个多月的时间,明慧网已收到10万3千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其中包括因迫害导致流亡海外的24个国家和地区的1078名法轮功学员)真名实姓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的诉状副本,这一数字目前还在以每天超过2000人的速度增长。

法轮功学员迅猛的诉江大潮引发国际社会、包括律师界的高度关注。法国大律师威廉•布赫冬(William Bourdon)近日表示,国际社会合作在中国以外起诉江泽民是完全可行的;他本人十分愿意接手此类案件,并做好了与各国律师合作的准备。

2015-7-31-france-lawsuit
2004年12月16日下午5点,法国法轮大法协会与法国大律师William Bourdon(后左)和比利时大律师 Georges-Henri Beauthier(后右)在William Bourdon在巴黎的律师事务召开记者会,介绍法国预审法官要求中国有关当局配合调查李岚清和孙家正在迫害法轮功当中所犯罪行。多家大媒体到场采访。

William Bourdon是法国著名大律师,特别专长受理反人类罪案件。曾任著名人权组织“国际人权联盟(FIDH)”的秘书长。

12年前,2002年12月4日,Bourdon律师接受三国四位法轮功学员委托,与比利时资深大律师Georges-Henri Beauthier联手,向法国尼斯市法院递交诉状,以酷刑罪控告途径该市、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第一副总理、“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第一任组长的李岚清。该小组是血债累累的“610办公室”在中央一级的直接上级单位。

这是法轮功学员在欧洲控告迫害主要责任人的第一案,也是在欧洲以此类罪行控告中共高官并得以立案的第一案。

2004年7月,审理此案件的法国预审准法官(Magistrat instructeur,Examining Magistrate)通过司法和外交两个通道,向中国对等当局签发国际调查委托书(CRI:Commission Rogatoire Internationale),要求中国有关当局配合,调查李岚清和时任中共文化部长的孙家正在迫害法轮功当中,对迫害政策的执行、“610办公室”的组织与运作的罪责。这是法国乃至欧洲司法史上第一次针对中共高官向中共当局发出国际调查。

就目前以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为主的迅猛的诉江大潮,Bourdon律师接受了采访。采访中他首先表示:“现在中国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这是一个全新的现象。

“而且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特殊的现象,一方面法轮功学员是被迫害者,同时他们又是控告人。”

在谈到国际社会如何加入诉江大潮,将犯有反人类罪等罪行的江泽民最终绳之以法时,Bourdon律师说:“我在法国伴随法轮功多年了,如果在(起诉江泽民)这方面我能起到什么帮助的作用,我一定会做。”

他进一步说明:“如果有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国籍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中共迫害的受害者,我们可以根据各国的有关法律和有关国际法,(在国际社会)采取相应的司法行动。”他举例说:“比如,有些国家不要求受害者在本人遭受迫害时须具有该国国籍;而有些国家则规定,受害者在遭受迫害时须具有该国国籍,方能在该国提出控告且立案。”

他充满信心地说:“很可能,会掀起一个多国参与的、富有活力的起诉江泽民的司法浪潮,并在司法程序方面得以不断扩大。”

Bourdon律师还谈到十年前法国法官发出的调查李岚清和孙家正的国际调查委托书。他说:“当初的国际调查委托书被(江泽民团伙把持的)中共当局粗暴地拒绝了,今后会怎样进展目前还不太清楚。但我们今天可以肯定的是,当今的中国当局不断确认他们对逐渐融入国际多边司法体系的意愿,这就涉及到对多边合作条款的实施。……特别是当他们需要时,就毫不犹豫地要求国际司法合作,比如当涉及到大型企业、大宗款项时。所以中国当局今天需要(向国际社会)显示其有能力和意愿进行相互对称的国际司法合作。”“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期望一个在(起诉江泽民等迫害责任人)这方面的国际性的发展态势。”

Bourdon律师还表示:“我的团队完全做好了准备,参与国际性合作,无论是渥太华、蒙特利尔、伦敦等地的律师们。我们完全可以想见(起诉江泽民等迫害责任人)这样的世界性的合作。”

他重复道:“某种形式的国际性的协商、合作是完全可行的,我本人已做好了准备。各国律师大家可以一起分享资料、证据、论据、大家的研究成果等,以使工作更有效率,并增大、优化取得最终结果(将江泽民绳之以法)的可能性。”

他并确认说,退位的江泽民 不享有国家元首豁免权。

他最后表示,法轮功学员和中国民众遭受着不能容忍的迫害,全欧洲、全世界支持人权的人士都应该行动起来,捍卫中国民众的自由与人权。

采访中,Bourdon律师还提到了最近在中国发生的对维权律师团体的打压:“我看到中共最近对我的中国同行、中国律师的迫害,那是一些非常有勇气、非常英勇的律师。他们当中很多人捍卫法轮功学员的权益,捍卫记者的权益,捍卫不知名普通百姓的权益。”

他批评说:“出于经济利益,今天欧洲的某些领导人降低了谴责中共践踏人权的声调。”

他希望:“欧美的大律师工会更广泛地动员起来,支持、援助这些中国律师。……我会思考、会联系一些我所认识的法国的相关组织,如大的律师工会组织等,商讨如何支持这些中国律师。”

法国平安度过60年一遇的酷热

4055917581
法国遭受严酷热浪侵袭,巴黎甚至达到摄氏39.7度。图为孩子们在巴黎公共喷泉玩水消暑。(DOMINIQUE FAGET/AFP)

大纪元2015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婉清法国综合报导)6月30日以来,法国各地持续出现高温天气,截止到7月3日为止,法国共有51个省份因高温天气进入橙色警报状态,首都巴黎也在其中。法国卫生部表示,面对早到的酷暑天气,民众健康状况稳定,医院等医疗部门工作有序,没有出现因中暑而失控的状况。根据法国天气预报,从下周三起,气温开始下降,预计白天最高温度为28℃。

巴黎高温 近60年一遇

进入七月以来,很多城市的气温瞬间飙升。7月1日,巴黎最高气温达到39.7℃,创1947年以来同期的最高水平,高温导致巴黎市区的Saint-Lazare火车站曾一度断电,经由该车站的车次晚点多达一小时。

七月初是法国民众每年夏季渡假的开始。7月2日起,有上万民众在酷暑中驾车旅行。

早到的酷暑天气对不少法国民众来说有些措手不及,Rosa女士表示,酷暑降临前,出门工作总会带一件薄外套备用,仅一天后已减少行头,特别是酷暑进入第三天,即7月2日以来,早上出门前甚至会冲澡数次;自称属“骆驼”的李小姐表示一向很少喝水的她,数天来也不自觉地增加饮水;Christophe先生则称晚上会热醒数次,清晨醒来气温稍降后,还希望可以再补补觉。

来巴黎旅行的游客们也感到今年来巴黎购物、观光之余,炎热似乎也给他们增加了格外的负担。

让人惊奇的是,酷暑似乎反而增加了法国人的定力,13号地铁线是巴黎地区最为拥挤的地铁线,连日来,有在该地铁线上的乘客表示,大部份乘客表情淡定,酷暑反而给巴黎人心理上降温了。

何谓酷暑天气

法国的大部份地区属于海洋性气候,冬暖夏凉,特别是巴黎,不少旅行行家称赞巴黎是全球气候最宜人、美丽的大城市。

据法国气象局的解释,当白天和夜晚的气温连续三天达到20℃以上,被称为酷暑降临,也应了中国人对酷暑天气更形象地描述“三伏天”。

法国不同地区对酷暑天气的界定指标也不同。例如位于中南部的上卢瓦尔省(Haute-Loire),白天和夜晚的气温为32℃和18℃,南部的马赛是35℃和24℃,巴黎则是35℃和21℃。

责任编辑:德龙

媒体报道法国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活动(图)

文: 法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一日,美国媒体Vice News在其网站刊登驻法国记者Matthieu Jublin 的文章,图文并茂报道法轮功真相、及在法国巴黎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向大量中国大陆旅游者揭露中共迫害、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的活动。总部位于纽约的Vice News在全球四大洲二十六个国家设有分部。

文章说,每天成团成团的中国游客在巴黎的奢侈品店拉法叶特(Galeries Lafayette)紧张购物后,手里提着满购物袋走出商店,等待他们的大客车,这是他们与时间赛跑似的整个旅游行程中能得以小憩片刻的几分钟。一组女士也正是选择这样的时机向中国游客们分发一份很特殊的报纸。这是在中国大陆被禁的《大纪元时报》,它提供法国、国际和中国的新闻,还有很多关于一个宗教信仰团体——法轮功的报道。

2015-6-4-minghui-france-media-01
图1:文章刊登照片,每天一拨接一拨来巴黎奢侈品店Galeries Lafayette购物的数百上千中国大陆旅游者。

文章随后介绍了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在中国创立的,以“真、善、忍”为原则。文章引用法轮大法网站falundafa.org上的简介:“法轮大法是修炼一个法轮。法轮是有灵性的旋转的高能量物质体。李洪志大师给修炼者下在小腹部位的法轮……每天二十四小时旋转不停,自动帮助修炼者炼功。”文章继而提供了一个法轮功学员炼功的录像短片。

2015-6-4-minghui-france-media-02
图2:文章引用明慧网照片说:本图片展示了法轮功五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法轮桩法、贯通两极法、法轮周天法和神通加持法。

文章说,法轮功于九十年代末在中国被禁。但在法国,一个跨部的政府反邪教委员会认为法轮功并非邪教。文章并引用该委员会网站上发表的一位法国国会议员二零零九年给法国外交及欧洲事务部长的书面提问说:“除了中(共)国自己,没有任何国家、包括跨部的政府反邪教委员会,把(法轮功)这一精神运动视为邪教。他只是一个面向大众、自由、免费的锻炼方法,是一种单纯、智慧、并没有紧贴着中共政治路线的运动。法轮功的修炼者是一场真正的(中共)群体灭绝罪行的受害者。两位加拿大籍的人权律师的调查确认,法轮功学员不仅是残暴酷刑的受害者,他们的器官还被(中共)活体摘取以牟取暴利。”

2015-6-4-minghui-france-media-03
图3:文章刊登照片,一位Galeries Lafayette店前的中国大陆旅游者专心阅读《大纪元时报》。

文章还介绍了法轮功学员在Galeries Lafayette店前分发《大纪元时报》及劝三退的活动。一共有约二十位劝三退义工女士每天互相轮换。

作者采访了几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三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说,她的母亲至今仍被关押在(中共的)监狱中。“自一九九九年起,我妈妈被数次关押”,“曾因绝食抗议迫害而被十字型绑在桌子上强迫灌食”。文章说,这不是唯一的指控。联合国经济社会委员会、大赦国际、欧洲议会等都有报告或决议揭露并谴责中共的行径。

2015-6-4-minghui-france-media-04
图4:文章刊登照片,展示《大纪元时报》有关揭露中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及三退人数突破两亿的报道。

文章最后说,基于加拿大前亚太事务国务秘书乔高、人权律师麦塔斯的调查工作,许多欧洲议员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两人的调查报告虽然没有列出具体的受害人数,但令人信服地表明,中共关押着数十万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摘取了其中数万人的器官。

巴黎旅游景点 中国游客三退热(图)

文: 法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日】冬去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大陆游客前来巴黎旅游、购物。在艾菲尔铁塔景点,或拉法耶特百货商场,每天都有法轮功学员帮助大陆同胞办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远离中共邪灵,选择光明未来。

2015-4-19-minghui-falun-gong-paris-01
巴黎埃菲尔铁塔下的真相退党点,每天都迎来众多的中国大陆游客

2015-4-19-minghui-falun-gong-paris-02
中国大陆游客认真观看巴黎埃菲尔铁塔下退党点的真相展版

2015-4-19-minghui-falun-gong-paris-03
中国大陆游客路经巴黎埃菲尔铁塔下的法轮功真相横幅和展板

一位游客问法轮功学员:“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劝三退)?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长期在景点劝三退的苏女士告诉游客:“为什么全世界有三退大潮?就是上天要保护中国人,这是天象的变化。因为我们入党团队时,对着血旗发过誓,要为它奋斗终身。中国人说话算数,这个誓言是要兑现的,生命就会跟邪恶捆绑在一起。现在大家退出中共邪恶组织,内心的这一念,就是选择了善,我们的生命就是神佛所珍惜的,就会受到神佛的保佑。”

游客明真相,不与邪恶为伍

一对夫妇和苏女士攀谈起来:“我们都知道,法轮功开始在中国传出,炼的人太多了。共产党体制是容不下与它有不同理念的团体的。”谈到天安门自焚伪案,那位先生说:“天安门我去过,那么大的广场,怎么可能拿着灭火器巡逻?割了气管还可以唱歌?!”

苏女士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他说:“我才不入那些呢,我不相信它。”苏女士又问:“系过红领巾吗?”他说有。苏女士用“智华”这个名字帮他退出了入过的少先队。

一位上海游客说:“信真、善、忍有什么错啊?(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不就因为信法轮功的人太多了?” 他当即声明退出了共产党。

集体登记“三退”

以往很多游客了解真相后,愿意单独登记三退,不愿让别人知道,现在很多游客愿意结伴和相助登记,退出中共党团队。

一车大陆游客在铁塔下集体留影,法轮功学员方女士站到前方说:“大陆同胞好,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现在明白真相的两亿大陆同胞,已经在大纪元网站登记退出了中共党团队,说明民心选择了善,远离邪恶保平安,建议大家三退保平安,做干净的中国人,希望老乡们在巴黎集体结善缘好不好?”“好!好!”大家响应着,一起登记退出了中共党团队。

北京公安登记退党

法轮功学员管女士在拉法耶特商场门前讲真相,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士,听着真相突然严肃地对管女士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北京公安的。”管女士回答:“那正好,我们是老乡,祝福你在巴黎结善缘,以后不要给恶党当工具了,退出中共,取消毒誓,不做陪葬品,退党保平安,平安才是福。”这位北京公安登记了三退后,脸上有了笑容,还谢谢法轮功学员。

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游客受益

法轮功学员君女士在给一位游客劝退时候,另一个游客走过来说:“你退吧,她告诉你的都是真的。我从到了这儿就没睡过好觉,失眠。他们(法轮功学员)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这一宿睡得可好了。我确实受益了。”

老年游客:你们做的太好了

来自四川的一位老年游客主动对法轮功学员方女士说:“你们做得太好了,现在大陆很多人都看清了,中共邪党的三个特点: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贼娃子养公安。江吃民的三个代表:贪污腐败,日嫖夜赌,残害百姓。”说着,还写在了方女士的小本上。

明白真相、办理三退后的大陆游客面部表情都会改变,变得微笑、放松,临行时特别感谢法轮功学员,珍重道别。一次一群游客走过,唱起了“法轮大法好”。

一位男游客看见法轮功学员宝姐在纸上记三退人的名单,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宝姐回答:“来, 退党!”并告诉他:“您要知道喔,三退保平安,您看这纸上的名字,这么多人退了,来,我给您也取名字退!”

退党点的法轮功学员每天每人都能劝退少则四、五十人,多则一百五十人。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复活节周日那天中午,有至少三千大陆游客经过铁塔退党点。两亿中国人三退大潮,带来了大陆游客在巴黎的退党热。

研究:埃博拉病毒已变异 恐更易传染

大纪元2015年01月30日讯】就在世卫组织报告西非三国埃博拉疫情已趋缓之际,法国有研究称,埃博拉病毒已经出现变异,可能会变得更容易传染,但目前还没有证据显示已发生这样的情况。

据BBC报导,法国巴斯德研究院的研究人员说,正在调查埃博拉病毒变异是否导致传染性更强。去年3月埃博拉疫情爆发,就是由那里的研究人员最先发现。在西非的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超过2.2万人感染埃博拉病毒,8,795人死亡。

研究人员正在研究来自几内亚埃博拉患者的数百个血液样本,调查埃博拉病毒如何改变,以及这种变异是否变得更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染。

病毒经过一段时间发生变异并不罕见。埃博拉是一种RNA病毒,和爱滋病毒、感冒病毒一样,发生变异的机率很高。病毒经过变异就变得适应性更强,而且可能更容易传染。研究人员说,现在已经发现几个没有症状的感染病例。

报导称,没有症状的病毒带菌者更容易传播病毒,但研究人员对此还不是特别肯定。研究人员说,病毒也可能经过变异,不再那么致命。

研究人员担心埃博拉病毒经过长时间的发展和更多的宿主,有可能变异,最终能透过空气传播。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证据表明上述情况已经发生,病毒仍是通过感染者体液,直接接触传染。

国际卫生组织的资料显示,之前在塞拉利昂做过的一个类似研究表明,埃博拉病毒在疫情爆发最初的24小时内,变异显著。

在巴黎进行的研究还有助于让研究人员了解,为什么一些人感染上埃博拉病毒后,仍然得以幸存,而另外一些人则因感染死亡。目前埃博拉疫情患者的存活率是40%左右。

此外,英国牛津大学研究人员日前公布早前研发埃博拉疫苗的成果显示,60名志愿者注射疫苗之后28天,成功刺激到体内产生抗体,但抗体效果未达预期目标。此外,28人中仅2人出现发烧等副作用,证实疫苗安全。据称首批疫苗已于上周运往西非,再作临床测试。

责任编辑:李洋

BBC调查:法国里昂孔子学院关闭的背后

150126151840
中国国家汉办的网页上已经没有了里昂孔子学院的信息

2015新年伊始,斯德哥尔摩大学关闭欧洲首家孔子学院的新闻使关于孔子学院的讨论持续升温。事实上,欧洲关闭孔子学院的大学不止斯德哥尔摩一家。早在2013年9月,法国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中断了与中山大学合办的里昂孔子学院,这是法国第一家与汉办中断合作的孔子学院。

孔院争议

根据中国官方定义,孔子学院是中国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汉办)在世界各地设立的推广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与国学的教育和文化交流机构。

汉办官网显示,自2004年11月21日在韩国首尔成立全球首家孔子学院起,到2014年12月7日,全球共有475所孔子学院。

但是,孔子学院发展十余年来,一直备受争议。尤其在2013年秋天到2014年夏天,在加拿大和美国引发了社会各界关于孔子学院的广泛讨论。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孔子学院是不是中国政府推行意识形态的工具,以及孔子学院是否干涉了海外合作学校的学术自由。

法国里昂第三大学副校长,中文系主任利大英教授作为时任法国里昂孔子学院的负责人,接受了BBC中文网记者的邮件采访,详细讲述了当时里昂孔子学院中断与汉办合作的始末。

里昂孔院

法国里昂孔子学院成立于2009年,法方由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联合承办,中国的合作高校是中山大学。

利大英教授说,孔院成立之初法方(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在坚持不影响学术独立和高校研究机构独立的原则下,很积极的与中山大学开展合作。并明确提出,孔子学院只能作为“继续教育”性质的机构独立运营,不能成为里昂第二、第三大学及内部机构,更不能干涉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相关汉学研究中心的教学和学术研究活动。

法国里昂孔子学院作为“非盈利性慈善性机构”前三年运营良好,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汉语教学和文化交流活动,确实提高了法国里昂地区学生及当地居民的汉语水平,以及对中国文化的了解。

但是,从2012年9月起,法方承办学校与中国汉办之间开始在教学内容、运营方式以及资金问题等方面出现分歧和矛盾。利大英教授表示,由于中方态度强硬,双方无法达成共识,最后造成了一年后(2013年9月23日)里昂孔子学院中断了与汉办关于孔子学院的合同。

汉办强硬

利大英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从2012年开始,汉办因无法容忍里昂第二及第三大学对其孔子学院学术研究以及教学自由的自主性和独立性的坚持,开始调整政策,并对法方采取强硬态度。

2012年9月,中方派来的新负责人带着汉办的直接指示,质疑法方的教学内容,并要求里昂孔院与法方承办高校汉学研究中心之间加强融合;并提出建议,让里昂孔子学院参与里昂第三大学中文系相关学位课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利大英教授对BBC中文网记者说,法国公立大学的学位课程教授属于公务员范畴,必须经过法国相关国家委员会的批准才能任教。所以汉办的要求根本不可能被法方高校接受,并遭到一致反对。

利大英教授透露,法方做了很多努力,尝试与汉办沟通协调。但是汉办一直以“削减经费”来试图改变法方立场。

经费方面的削减影响了里昂孔子学院的运营,里昂孔子学院不得不解雇其法国经理,并导致了当地招聘的兼职中文教师的裁员。

于是,2012年11月,汉办主任许琳直接要求法国里昂孔子学院的相关负责人辞职,并在没有任何警告的前提下单方面中断了资金的提供。

中方反驳

利大英教授说,他本人并没有亲自见过汉办主任许琳。 但其他法方负责人在2012年年底以及2013年夏天在北京与许琳会面时,基本都是不欢而散。最终只能通过法国法院相关法律程序,将里昂孔子学院清盘关闭。

去年十二月底,汉办主任许琳在接受BBC驻上海记者沙磊(John Sudworth)专访时,也表现出了强硬态度,反驳孔子学院干扰西方学术自由,并表示孔子学院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

许琳说,“我们的项目在外国校园中都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和支持,那里的校长,教授等等从来都没有为难过孔子学院。可能有很少数的人,他们的声音非常强烈——什么孔子学院不让做这个,不让做那个。不是这样的。我总是让一些媒体给我举一个例子,是哪家大学,哪家孔子学院面临这样的挑战。”

至于利大英教授则提到了当时与汉办合作的一个细节,他说,当时中方认为里昂孔子学院在策划“颠覆活动”,因为该院要邀请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艾未未到访。但他也表示,“即使我们真想请他(艾未未),在当时也没有条件实现啊,他那时候正被软禁在家”。

利大英教授认为,正是汉办的强硬态度造成了里昂孔院的关闭,“如果汉办能更通情达理一些,根本就没必要关闭。在里昂孔院发生的这一切都不能算是‘软外交’了吧?”利大英教授说。“我同意Marshall Sahlins和Victor Mair的说法,我觉得孔院确实是意识形态输出的工具”。

过于乐观

法国里昂第三大学的汉学研究中心历史悠久,并在欧洲很有影响力。其中文系还开设了粤语课和闽南语课。利大英认为,中文系不应仅仅只是中国文学、汉学和汉语而已,而是全面的中国语言与文化的空间。

虽然法国里昂第三大学的闽南语课程和台湾问题研究也曾经遭到批评,但利大英教授坚持认为,虽然法国作为第一个承认中国的国家,是中国重要的战略伙伴,但不能因为政治立场影响学术,应该“让政治归政治,学术归学术”。

利大英教授同时指出,正是因为法国里昂第三大学有多年的中文教学传统和丰富的经验,所以教授和学者们都格外强调要尊重历史事实。因此,汉办通过孔子学院来推广中国的历史文化的方式方法可能不太容易被与里昂第三大学全盘接受。

利大英教授还表示,那些英国、法国一些相对来说没有任何传统或缺乏中国问题研究教学经验的大学,也许更容易接受孔子学院。因为很多学校把孔子学院当做没有充足资金独立开设中国问题研究的“权宜之计”。他说,“我觉得他们也许对汉办与之合作想达到的目的想得过于简单,也过于乐观了”。

不过,利大英教授教授强调,虽然和汉办的孔子学院之间的合作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里昂第三大学一直与中国大陆的很多学者以及高校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并将继续开展丰富多样的学术以及文化交流活动。

撰稿:季昃雯 责编: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