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案例说明什么?

文: 他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七月二日,明慧网有这样的一篇报道《大连市中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宣告失败》。报道说的是,六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审判庭一庭对法轮功学员王秀香非法开庭。开庭的阵容倒是蛮大的,法官的位置上坐着四个法官,参加审判的中共人员共有八人,可这些人都着便装。王秀香严正告诉在座的人:法轮功不是邪教!师父叫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你们说哪里邪?……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大法师父是在救度众生。法院要求在非法判决书上签字时,老人写了:作废。一个女法官说;走吧,走吧,快走吧!你老伴儿早在大厅里等着你呢,赶快回家吧!

要在以往,那些法官开了庭就得判。可现在,法官开庭着便装,这和中共的要求完全相反。他们用自己的着装告诉世人,他们虽然坐在法庭上审判法轮功学员,其实他们也是被迫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本来就是非法的,他们穿便服而不着法官袍的用意就在于此。为什么要坐四个法官呢?明摆着是大家都不愿接法轮功的案子,可案子压下来了,还必须得走这么一个形式,干脆是功是过大家分摊,上头追究责任谁也跑不掉,以后法轮功得到公正对待时,今天的功劳每人也都有一份。

当然,不同的法庭判决的结果尽管相同,可采取的方式却不可能一样。例如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有这样一篇报道《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后回家》,说的是五月二十五日河南淮阳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开庭,十多分钟就结束了,开完庭王宪淮在上车时还高喊:“法轮大法好!”体检时,王宪淮血压一百八十,还有几样病,看守所不收。一审的审判长马骏说:是送你回家还是叫你家里来人接你?王宪淮说:我自己打车回家。最后家里来人把他接了回去。

要知道,王宪淮一审已经被判了三年,可一上诉竟然就让回家了。对于一般的刑事案件,也确实有上诉后改判,或被无罪释放的,而对法轮功学员的上诉案,“610”从来坚持的就是维持原判。可如今王宪淮竟然在上诉后什么也没说就让他回家了,这样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还有一个案件。今年四月八日上午九点,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吴瑞庭、朱瑞敏在营口市西市区法院被非法开庭。朱瑞敏在法庭上念自己精心写的辩护词:炼法轮功无论从中共的宪法和其它法律来讲都合法,我没有错。由于公诉人不能从法律角度上反驳当事人,非法庭审进行一小时左右,法官宣布本法庭不能当场做决定,由合议庭研究决定,随后草草收场。吴瑞庭坐着检察院的车,朱瑞敏坐着公安局的车,回到营口市看守所。到那里,看守所的医生给他们体检,说:身体不合格,等病情稳定再收。这时,公安局的人对检察院的人说,你还把他送回去。检察院的人说,人我不能拉,拉回去往哪放?领导就叫我把材料拿回去。公安局的人说,你们检察院要判人家刑,你不拉谁拉?双方互相推诿着,都抢先扬长而去。一看这情形,看守所的人也躲了。结果谁也不管两位老人了,吴瑞庭、朱瑞敏夫妇就自己找车回家了。

这些案例说明什么?一是说明迫害法轮功确实不得人心;二是说明明白真相的公检法人员越来越多;三是说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政策正在被抛弃。“610”人员不是强制公检法的人员必须枉判法轮功学员吗?可是如今这些法官、检察官坚持了正义、坚持了良知,不判又能怎么着?

那么这样的局面谁最不愿意看到,当然是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里的那些人了。就包括已经被逮捕或判了刑的周永康、薄熙来、苏荣、李东生们,他们要是得知这样的消息,必定会被惊呆的。迫害的元凶江泽民就更不用说了,自己立下的政治遗嘱不让为法轮功平反,怎么在自己还没死时镇压就推行不下去了,这不明摆着是让法轮功学员控告自己、清算自己的罪恶吗?惊醒的是哪些人呢,是那些偏听偏信了中共的谎言,一味迷信中共的愚顽之人。现在时事已到了这一步,还不听法轮功学员的良言相劝,难道非要等着和中共一起下地狱吗?希望被惊醒的中国人,认清形势,分清是非,站在正义的一边,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不要为一时的糊涂错失了千载难逢的机缘!

Advertisements

中共面临解体 邯郸法官将何去何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在当前各地腐败高官纷纷落马被审的今天,河北省邯郸中院迫于邯郸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压力,今年三月底又一次未经开庭,维持临漳县法院对宋振海的非法原判,如此执法犯法、亵渎法律,我们真为邯郸法官们的前途担忧。

法官,是依法行使审判权的审判人员,是宪法和法律的执行者,而且在审判过程中不应受任何单位及个人的干扰。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后,邯郸的法官们是如何诬判法轮功学员的呢?

有些法官丧失了良知,畏惧于邯郸610组织的胁迫,做了中共的工具和傀儡。为眼前一点蝇头小利,跟随中共参与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案件,要么非法秘密审判,要么诱骗家属不要请律师,要么阻挠律师为法轮功辩护,审判走过场,无视国法,践踏法律。

十六年来,被邯郸法官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达六十多人次。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们来看几例。

◇2003年7月3日,邯郸市邯山区法院将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秘密判刑,他们是:佘巧玲13年;刘军11年;李明涛11年;仝存书5年;李香玲3年。几位法轮功学员不服上诉到邯郸市中级法院。市中级法院非法做出维持原判的决定。

◇2008年12月,邯山区年近七十的老人焦淑贞被秘密判四年刑。

◇二零零九年初,邯郸市丛台区法院对近七十的退休老教师侯巧珍非法秘密开庭,判三年。

◇2010年7月、10月邯山区个体业户姬瑞岭、姬俊云兄妹相继遭中共判三年。

◇2012年3月、2013年3月、12月武安市法院判王爱英三年徒刑,邯郸市中级法院将前二次案件退回后,在2014年5月份又对王爱英开庭。

◇2014年7月8日、8月13日、10月23日,邯郸610操控丛台区法院开庭四次判王志武三年刑期。且在2014年10月28日,把患有严重高血压心脏病而且双腿不能行走的王志武送进了监狱。

◇2014年10月15日、2015年1月31日、2015年2月4日临漳法院对宋振海进行三次开庭非法判刑三年刑期,2014年12月中旬,邯郸中院将该案驳回,可是在2015年3月底,迫于邯郸610的压力,邯郸中院未经开庭,维持非法原判。宋振海被当地警察劫持到冀东监狱迫害。

其他被判刑的还有,李玉芳2000年被判刑4年,白文斌2000年4年,粟从春2001年被秘密判刑5年,陈秀兰2001年左右被判刑4年,丁茹琴2001年7年,王书军(被迫害致死)2001年3年,王风朝2002年3年,唐会2004年7年,侯海萍2007年3年,张凤芹2008年3年,张秀荣3年等等。

法轮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不但祛病健身,而且提升社会道德,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被誉为高德大法。是中共假恶暴,不容上亿的好人修炼法轮功;是中共迫害在先,才有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是中共独裁一言堂栽赃陷害在先,才有法轮功学员的发资料讲真相。法轮功学员不论是上访,还是发资料、讲真相都是合法的,是行使宪法赋予的合法权益。《宪法》第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此,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宣传品也是合法的。

自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起,中共处心积虑打压法轮功,九九年七月开始了大规模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残酷迫害,更有甚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被国际上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610办公室”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成立的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类似于希特勒“盖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组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十六年来,中共利用政法委和“610”操纵各地公安局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然后再操纵各地法院以所谓的“刑法第三百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诬判,可中共法庭从来无法指出法轮功学员到底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到底怎样破坏了法律的实施。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和《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 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二)的全文中,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法轮功”三个字。最早出现“法轮功是×教”字眼的是2000年10月江泽民对法国记者的信口雌黄,及第二天《人民日报》刊登的评论员诋毁文章,再就是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各自下达的“内部通知”,而江泽民说的话和评论员文章不是法律,“内部通知”也不是法律,更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在《宪法》、《法官法》、《检察官法》中都规定了法官的独立审判权和检察官的独立检察权,《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也规定了“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邯郸中院有几次退回案卷,要求从新审理,为什么?就是因为你们清楚:江泽民搞镇压是因为炼法轮功的人超过了中共党员人数,中国没有任何一部现行法律指出法轮功是×教组织,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是违背宪法的犯罪行为。维持原判,是中院迫于610的压力,这说明法官丧失了良知,丧失了原则,还没有完全明白真相,没有认清中共的邪教本质。

中共是地地道道的政教合一的流氓邪教。土改抢地主富农财产;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反右倾、四清、文革、“六四”镇压学生、九九年迫害法轮功等等,无数善良人成了中共的虐杀对象。今天批这个明天斗那个,多少夫妻反目,多少家庭酿悲剧!纵观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整人的历史,什么“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天天讲、年年讲”,中共执政六十多年迫害死八千万中国同胞,中共血债累累!

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每次运动之后,中共都要抛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愤。那些“党叫干啥就干啥”,以“执行命令”、“执行公务”为由,帮助中共作恶的人,随时都面临着被中共卸磨杀驴的危险。

文革期间,原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执行毛泽东的命令迫害老干部。1976年文革结束后,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等人要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这时刘传新已不能再说是毛泽东叫干的,在追查开始前刘传新就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17名军管干部,“表现积极”的警察793人,共810人,对他们内部审讯后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单了事。

经过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懈的和平理性的发资料、讲真相,越来越多的大陆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从法律角度指出:一切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审判和量刑都是非法的,一切参与抓捕、拘押、审判法轮功学员的组织和个人都是在犯罪。

律师认为,事实上,法轮功修炼者恰恰是社会最稳定的因素,政府应该鼓励而不是打压人们的宗教信仰。而因为公民的宗教信仰就对公民定罪处罚,更是践踏人权的行为。如曾获“全国十佳律师”称号、被中国律师界誉为“中国维权运动的先行者”、“当代中国最伟大的人权律师之一”的高智晟律师,通过大量的实地调查取证,于2004、2005年三次为法轮功公开上书胡锦涛温家宝,呼吁立即停止惨无人道的迫害行为。

十多年来,越来越多的政府官员及平民百姓了解了真相,看清了中共假恶暴的丑恶嘴脸,不再与邪恶中共为伍,纷纷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少先队组织),选择新生,截至二零一五年四月,三退人数已超过两亿。许多610、政法系统人员明白真相后,悬崖勒马,暗中帮助法轮功学员,揭露邪党内部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为自己和家人留后路。

二零零二年在贵州平塘县发现了2.7亿年的藏字石,昭告于天下“中国共产党亡”。“天灭中共”是天意,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历史的大审判已经开始。中共迫害法轮功,犯下的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 对于那些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迫害的中共各层官员及其追随者,不论其职位高低、权力大小,都将受到应有的惩罚!善恶有报是天理!

央视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的制片人陈虻患胃癌死亡;掌全国财经大权的黄菊,拨国库收入的四分之一用来迫害法轮功,得了胰腺癌;中央第一任“六一零”主任刘京得了癌症;监制“天安门自焚”节目的后任“六一零”主任李东生落马;策划“天津事件”,引发“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央信访办和平上访的宋平顺自杀;播放诬蔑法轮功新闻最卖力的罗京,患癌症舌头溃烂,不能说话。二零一二年以来,中共高官纷纷在权斗中落马,绝大多数是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成员,包括活摘器官的元凶王立军、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等。

自古邪不胜正!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穷途末路,大厦将倾面临解体,在天灭中共这个历史巨变的关键时刻,邯郸法官将何去何从?是继续无视法律尊严、助纣为虐,还是守住善念良知,站在正义一边,惩恶扬善。人在做,天在看。愿法官们都能良知苏醒审时度势,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教本质,不做中共替罪羊,揭露黑幕,立功赎罪,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未来。

鞍山中级法院法官说:不要跟我讲法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官应是公平公正的象征,法院是百姓可以诉说冤情、找回公正的地方。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邢丹被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被非法判五年,上诉到中级法院,鞍山中级法院法官单亚东却对她的律师说:你不要跟我讲法律。

邢丹是高中外语教师,炼法轮功以后,教学更加认真负责,给学生补课从不收补课费,深得学生们的尊敬。听邢丹的母亲说,邢丹自小体弱多病,性格内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在很短时间内就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邢丹在家中被铁东区对炉派出所冀强等警察绑架、非法关押、构陷迫害。

鞍山市铁东区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非法对邢丹开庭,因邢丹突发心脏病而取消;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在邢丹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再次开庭。江西维权律师提出依据法律规定法轮功不是邪教组织的辩护意见时,一审法官黄进不让律师继续发表辩护意见,立刻敲响法槌,宣布庭审结束休庭,继而离开法庭。法官的行为,不但剥夺了辩护律师的辩护权利,也非法剥夺了邢丹的最后陈述权利。

家属对黄进法官把法庭视儿戏的走过场的行为提起了控告。为了维护合法权益。邢丹又聘请了北京律师为自己讨回公道。

北京律师见到邢丹后,邢丹已经绝食抗议迫害。邢丹告诉律师,鞍山女子看守所已带她多次到医院,而且在灌食的时候给她放不明药物,她看到了流食当中有没化的药片,灌食后她觉的脑子迷迷糊糊的。她警告看守所的人不要再这样做,再放药她就拔管。北京律师知道这个情况后,找到女子看守所的领导,要看一下给邢丹的看病的相关病历,看守所拒绝提供。

2014-12-3-minghui-kuxing-guanshi-1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邢丹被非法关押鞍山女子看守所后,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的病状。家属聘请律师后知道这个情况,多次要求女子看守所让邢丹回家治病都遭拒绝。在一审过后,家属看到法庭上邢丹的身体状况,又找到看守所,看守所撒谎说她身体很好,却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背地里带邢丹到医院看病。

北京律师到鞍山中级法院找到单亚东法官,鉴于邢丹的身体状况,希望单亚东法官能让邢丹取保,回家休养身体。单亚东法官说,那你拿出证据来证明。北京律师说:女子看守所多次带邢丹去医院看病,病历不让我看。请单法官去了解一下这个事实,人命关天。单亚东法官说:你不能说取保就取保,把证据给我拿来!北京律师说:看守所不给我呀!而且刑事诉讼法在这方面有规定,我把书拿来给你看。单亚东法官马上说:你不要给我讲法律,你的书我不看,你就给我拿证据! (邢丹以前有心脏病,炼法轮功后都好了)。北京律师说:作为法律人,我们不讲法律讲什么呢!单亚东法官说:我就是要证据,别的别说了。你还有事吗?我还有事呢。我没有时间。

北京律师说:一审严重违法,我已申请二审发回重审。单亚东法官说:我看过录像了,不违法。家属说:律师一提到法轮功的问题,一审法官黄进转身就走,说庭审结束!单亚东法官说:律师应该配合法庭,配合审判长的要求。北京律师说:法庭应该让辩护人及当事人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审判长应该认真听取,怎么还能配合审判长的要求呢!单亚东法官马上大声对北京律师说:你这是危害国家安全!北京律师马上说:危害国家安全不是你说的,是法律上有严格规定的!旁边看着的百姓都很气愤。单亚东法官没有理了,马上耍起横来:你们还有事吗?我没有时间,我还有很多事呢……说完转身就走了。

鞍山有一个法官在文章中写道:在很多百姓眼里,法院就是个可以让他们说理的地方,也许我们做不到让当事人的每个诉求都得以实现,但我们至少可以用我们的耐心和良心让更多的人高高兴兴地回家去。鞍山的另一名法官说:“法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可以挽救一条生命甚至是一个家庭。法官一时的疏忽、丝毫的懈怠都可能酿成大的事件”,鞍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法官们,你们不仅知法犯法、肆意践踏法律,而且肆意践踏自己的良知与灵魂。

鞍山市铁东区法院在四个多月中非法冤判五名法轮功学员,包括七十多岁的孤身老人和五十八岁的残疾人,并在法轮功学员郑国栋的上诉期间,把他送到沈阳大北监狱。有的知情人说:鞍山中级法院对法轮功的问题明确说了,不开庭,就是维持原判!请律师一点用都没有?没有让你们说理的地方!

善恶必报。纳粹德国法官们视“希特勒就是法律”、“法院成了血腥政治的附庸”。这些曾经身披法袍、手握法槌纳粹德国法官们,于一九四七年站到了审判台上并被送进了监狱。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等待他们的不仅是人间正义的审判,更有天理的层层惩罚。

(鞍山地区通用邮编:114000) 鞍山电话区号0412
鞍山市政法委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胜利南路25号邮编114001
政法委领 导 梁 冰 5512288 13941245555 642169

鞍山市政府 地址: 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胜利南路36号 邮政编码: 114000
鞍山“610”主任谢荣芳0412-2225062、13644200338

鞍山市中级法院地址;鞍山市铁东区千山中路46号 邮编; 114010
鞍山市中级法院代理院长:刘敬东(2015年新任)
法官单亚东:电话15694128623
鞍山市检察院地址:鞍山市铁东区胜利南路31号甲电话:0412-2252000
鞍山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军

鞍山市中级法院地址;鞍山市铁东区千山中路46号 邮编; 114010
院领导:刘新:电话15694128998 5509098
淳建国:电话15694128992 5509092
陈殿成:电话15694128995 5509095
雒容广:电话15694128997 5509080
张忠月:电话15694128887 5509077
王剑颖:电话15694128993 5509093
曾思宇:电话15694128991 5509091
王克文:电话15694128886 5509090
李继军:电话15694128866 5509055
院级:曾凡英:电话15694128996 5509096
王京全:电话15694128985 5509085
曹兆春:电话15694128748 5509076
董世昌:电话15694128658 5509065
沈福森:电话15694128666 5509066
费显贵:电话15694128939 5509072
王娟:电话15694128958 5509079
立案一庭:李文范:电话15694128878 5509060
朱安:电话15694128831
杨俊福:电话15694128799
于群:电话15694128825
李恩铁:电话15694128829
李克宁:电话15694128861
赵忠诚:电话15694128840
于淼:电话15694128820
张瑞虹:电话15694128812
卢长阁:电话15694128702
于占安:电话15694128823
杨兴棠:电话15694128902
张彤:电话15694128961
郭盈:电话15694128962
贾开萍:电话15694128815
孙古宁:电话15694128963
孙丹:电话15694128810
立案二庭:李伟:电话15694128837
周艳:电话15694128828
王婧:电话15694128957
马凯:电话15694128808
顾颖:电话15694128662
孟喆:电话15694128626
刑二庭:秦政:电话15694128868 5509001
胡颖:电话15694128775
施晓鹏:电话15694128778
张薇:电话15694128768
廖晓燕:电话15694128789
吴甲:电话15694128786
沈千秋:电话15694128736
郭文伟:电话15694128737
欧阳高葳:电话15694128690
金华:电话15694128682
单亚东:电话15694128623
王翰闻:电话15694128751
吕鸿斌:电话15694128782
胡欣:电话15694128859
刑一庭:钱雷:电话15694128877 5509007
王季颖:电话15694128727
张代勇:电话15694128719
邓育维:电话15694128715
闯绍梅:电话15694128718
刑一庭:侯新刚:电话15694128716
王叶:电话15694128721
张宇:电话15694128730
刘元玲:电话15694128611
马迪:电话15694128723
刘文娜:电话15694128732
王柳丹:电话15694128731
程继国:电话15694128717
陈希:电话15694128733
黄晶:电话15694128725
孟晓凡:电话15694128760

鞍山市铁东区委地址:辽宁省鞍山市铁东区解放东路33号
鞍山市铁东区政法委书记:杨永林
鞍山市立山区委地址:鞍山市立山区北胜利路340号电话:0412-6612554
立山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贾海军 办6636699宅5231799 手机13304128800

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委地址: 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人民路171号 邮政编码: 114011
鞍山市铁西区政法委书记范连宝 办8257676 宅5815737 手机13514228108

鞍山市公安局铁东分局地址:鞍山市铁东区民生东路电话:0412-2265012
单位 姓名 办公室 住址电话 移动手机(移动) 虚拟号 联通手机号 虚拟号
局长 吴刚壮 0412-5541111 0412-2229222 13904201111 0412-641111 15698904444 0412-644444
国保大队 薛若东 2265088 5919595 13942280067 642673 15698905351 645351

法律成了法官的绊脚石?

谈中共诱骗家属辞退律师

文: 心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三十日】法官应该是严格执法的典范,可当今,在面对法轮功学员被冤审的处境时,中共的法官还留有多少真诚正直和公平正义呢?

我们看到的是法庭内外的骗术屡演。且看几例:

一、王志武案中的法官骗家属

河北省邯郸市二零一四年四次非法庭审在路边给人修自行的善良老人王志武。 第一次庭审,律师和王志武依据法律,据理力争,丛台区法院法官赵华无语。因为迫害法轮功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从法律角度怎么能判得了法轮功学员呢?

赵华的“无能”和法轮功的能量强大使610头子坐卧不安,再次与丛台区检察院、法院、丛台分局等单位,造假“新证据”欲构陷王志武。

八月十二日,丛台区法院在610头子的监督下对王志武第二次非法开庭。庭审刚刚开始,当律师对材料中王志武的劳教时间提出质疑时,公诉人就立即提出休庭再重新调查核实的要求(其实是盖章的地方看不太清楚所致)。

主审法官宣布休庭,说“什么时候开庭,择日另行通知”。既然是“择日”,那最起码就不是当日了,然而他们的开庭却偏偏就在当日。

休庭后,法警就把参加旁听的人和王志武家人都赶走了。可是没停多长时间,主审法官要重新开庭。律师提出要王志武家属参加,并建议他们等家属来了再开庭,主审法官很蛮横就是不等。律师就给王家属打电话说:“法官要马上二次开庭,你们立即到庭!”王志武家人走到去法庭的第二道门时就被法警拦住了,说啥也不让进法庭。家属向法警申明了情况,“是二次开庭,律师通知立即到庭!”法警说:“停一会!”停了一会儿,家人又要进去,法警仍阻止不让进,说“停一会”。一直是停一会儿、停一会儿,一直停了一个多小时。在法警同意家人进去时,第二次开庭已经结束了。王志武被枉判三年。王志武不服,上诉到邯郸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接受了此案,由刑二庭审理,庭长白秀峰,主审法官苏军良(少年庭副庭长),定于在十月二十三日开庭。

开庭前,苏军良会见了当事人王志武,王志武是被用轮椅推出来和苏见面的。之后,王志武的妻子找到了苏军良谈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苏军良对王志武家属表现得非常“同情、善良、关心”。他说:“王志武我已经见过了,是用轮椅推着出来的,他身体很不好,他在那里(指看守所)太受罪了,我非常同情他。你就不要再请律师了,我就用保外就医或缓期的方式让王志武快点回家,这个我是能做到的。你请律师得按正规程序来,拖的时间长不说,效果也不一定能达到预期的目的,万一中间出现什么差错,那我可作不了主了。”(这番话在王志武家属没见苏军良之前就有人捎信给她)苏军良的一番话把老王家属说得暖乎乎的,就完全听从了苏军良的哄骗,拒绝了继续请律师辩护的想法。

苏军良为了加强王志武家属对他的信任又说:“为了照顾王志武,这次把法庭就设在看守所,这样让你们家人也能直接见见面说说话。”这更使其家属对苏法官感到万分感激,更坚定了自己再次聘请律师的想法。

二十三日的邯郸第二看守所开庭(那天苏到二看后临时收拾整理的房间),苏军良没有宣布结果,只是说休庭。当时王志武家属问他怎么办?当时在旁听席上坐着市检院的一个男人冒出了一句:维持原判!苏军良说不一定,我让分局尽快给王志武检查身体,等结果出来后再定。之后,王志武家属曾多次找和打电话问苏军良案子结果,但苏军良一直在欺骗家人说没定。

十一月三日,王家属给苏多次要电话不接,四日又接着要,苏军良很不耐烦地回答:“维持了!”家属又问:“王志武现在在哪儿?”苏军良一反常态,完全变成了另一付嘴脸,冷冰冰地回答:“这个我不知道!你找丛台区法院吧!”

王志武家属带着女儿又到丛台区法院找到赵华办公室,赵不开门,家属就在他们口给他要电话并问他王志武情况、送到哪儿了?赵华说:“送到哪儿了我不知道!你去看守所问吧!”

王志武家属和孩子又跑到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一女的说已经送走了!问他送哪了?她说听说送唐山了,你到办公室问吧。家属找到办公室,一女人让在窗外说话。家属问啥时候送走的?送到哪儿了?那女的说:“二十八日就送唐山监狱了(从开庭到送监狱共五天时间,这五天中还有两天是星期六和星期天,这么仓促的了结说明了什么?不值得深思吗?)。”

这件事给家属一个很大的教训:共产党的法官是傀儡、官员都在行骗,法警也在骗;大官教小官骗,大骗子教唆小骗子骗;串通一气行恶行骗,中共的流氓本性在610、检察院、法院大小官员身上败露无遗,共产党能信吗?其实它们最惧怕法律,不就应该用法律来制止邪恶吗?

二、秦皇岛徐永凡案,610伪善哄骗家属辞退律师

河北省秦皇岛青龙县法院原定于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上午九点开庭,图谋对法轮功学员徐永凡非法判刑。

青龙县国保警察与县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检察员、法院、乡镇、派出所在当天布置了多辆警车,至少四十~五十名着装或不着装的警察在法院周围监控家属亲友,虽然表面说公开审判却只允许三人进入法庭,其他人不准进入。并以律师不准带包、还要搜身阻止律师进入法庭作无罪辩护。

在律师与法庭交涉准备投诉法院的空当,青龙县610人员乘机以伪善的面孔教唆、哄骗家属,让家属辞退律师,否则就不开庭;还诱骗家属有律师就会给徐永凡判的更重,不然就会让徐永凡早回家,家属被诱骗后在法庭内外又打又闹坚决辞去律师,使九日开庭无法继续。

三、河北三河市法官欺骗当事人解除对律师的委托,涉嫌滥用职权罪

据明慧网报道,三河市法轮功学员王占青、文杰、马维山、康景泰,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被中共当局绑架,两位教师王占青、文杰被非法关押已近一年,其余两人被非法监视居住。在市610主任国立臣、国保警察石连东密谋施压下,四人于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三河检察院蓄意错用“刑法三百条”非法起诉。

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上午,两位律师冯延强、陈智勇受当事人委托,来到河北廊坊市检察院控申处,控告三河市检察官芮爽和肖凤芝非法起诉,涉嫌徇私枉法罪; 陈智勇律师提交王占青亲手写的《刑事控告状》,控告三河市法官石少林欺骗当事人解除律师,涉嫌滥用职权罪。

法官的哄骗是违法的,在法律面前正义之剑一定会劈向邪恶和伪装。

以上在河北省各地上演的伪善诱骗家属辞律师的事例足以说明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根本是站不住脚的,在劳教制度被迫取消的今天,想变换成这种非法判刑的方式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可能会一时得逞,但也必然会让大家更快的了解事实真相,更深刻的明白共产党“骗”的本质。

法律竟然成了中共司法官员们要极力躲避剔除的障碍,只能说明中共江氏时代留给司法官员们太多的阴影,面对法轮功,法官成了伪法官,法院成了伪法院,这与当今当政领导人提出的依法治国是背道而驰的,这就是国将不国的具体表现啊!这是中共司法系统的最大耻辱。摆脱这些阴影,正确对待法轮功,才会有澄澈的法治,才能找到人类回归善良的希望。

法官枉法冤判 难逃现世现报

河北武安市现世现报故事三则(三)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河北武安市活水乡有个搭衣岩村。当年宋太祖赵匡胤《千里送京娘》 曾路经此地,并留下诗词和传说故事。如今这里被开发成了京娘湖旅游区。

武安市搭衣岩村人郭某民国后期曾任武安县法院法官,掌管刑法裁判。郭某在任时收黑财枉法冤判多人(据其亲属亲讲)。离任后在武安市曹公泉村居住。晚年时郭某经常大白天看见家里有曾经被其枉法冤判之鬼魂找到家里索命。初时郭某讲述看见谁来到家里要找其报冤仇,家人不信。后来家里人白天竟然也能听见铁链声和鬼哭声,白天有时也能见到冤魂。一家人日夜不得安宁,找人安置也无法解决,只说冤气太重解决不了。无奈之下举家迁回武安市活水乡搭衣岩村,想躲避冤魂讨债。没想冤魂依旧找到搭衣岩村住处索命。法官郭某在极度恐惧中日夜呼喊大叫持续很长时间才死去。

冤魂索命的情况在郭某死后其家里人才得到安宁。家里时光也从此败落。

当今中共各级法官枉法裁判法轮功修炼者,违背天理道德,迫害法轮大法竟敢给佛法修炼乱定罪名。其不知已犯下大罪。等待这些枉法法官的下场真不敢想象会如何。

当法官的表哥退党了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表哥是我姨的儿子,是个法官,为人直爽、风趣,敢仗义执言。以前见到我就说:“法轮功,炼两个动作,我看标准不标准?”我说他“你又不炼,你怎么知道标准不标准?”他就说:“我看着人家炼的动作好看,你要炼的不好看,就是不标准。”我给他找来《转法轮》,他却说:“我欣赏你们法轮功。叫我看书,嘿嘿……”他话锋一转说:“我没有时间。”

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开始,他给我打电话,说:“那功好,就在家炼,千万别出来,也不要去北京,上面给我们下的指令,可是一个接一个。注意,这可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风暴,被刮着,不死也得脱层皮。”

以后再见面,表哥私下里就问我:“还炼吗?你要能把共产党炼完蛋,你就使劲炼。”

我给他讲共产党的邪恶。他说:“你别给我讲这个,共产党的邪恶,我比你清楚。但是它掌着权,我只是个小法官,它说啥,我心里再烦,也得假装听着,不然我就得靠边站。”

我给他《九评》,他看后说:“写的真好,法轮功里有能人啊,共产党的本质都被你们揭露出来了,真不简单。”我说:“那你还不把那个党员退掉,没听说过退党保平安吗?”他说:“咋退?我要是找组织去退,上午退,下午就得开我的批斗会。妹子,你劝别人去。”我说:“不是叫你找中共的组织退,是叫你在心里退,我给你起个化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一登,就是退党了。”他说:“这样退啊,咋不早说。”说着就举起双手说:“我自愿退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相信法轮大法。”还边说边问我:“你看这样行吗?”

表妹的女儿丽娜考研究生,我给她两本真相小册子。她晚上给她的同学一本,她同学就说她:“你咋还信这个?!我不要。”说着就把小册子还给了她。

第二天,一進考场,那同学就肚子疼得要命,考得一塌糊涂。出了考场,就找丽娜,说:“真后悔没有带那本小册子。”丽娜那次发挥得非常好。后来,丽娜考博士时,提前就给我打电话,让我给她找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表哥对这事知道的一清二楚,一到亲戚朋友聚会,他就说:“丽娜,给大家讲讲你考试的神奇经历。”

我姨以前被打成过右派,对我炼法轮功非常惊恐。我劝她退党,她就说:“你咋敢反党?”我说:“不是反党,你退出中共就和中共完全撇开了关系,咱干干净净做个好人,多好。”可是她就是不敢退。表哥就说:“你到一边去,看我咋说你姨。”

表哥就说:“妈,你说共产党好不好?”老太太说:“怎么不好?”表哥说:“我看你是叫共产党迫害怕了。谁打你的右派?那一打就是二、三十年,你还说它好?这说明你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不清。明明共产党是个十恶不赦的东西,你说它好,你这不是被共产党迫害怕了吗?妈,你别不承认。现在的人提起共产党来,有几个不骂的?!其它的我不说,就凭它迫害咱全家来说,你也得退出它。再说了,是叫你在心里退出来,又不是叫你找党委书记去退,你怕啥?我妹子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其它的不说,你现在就当着我俩的面点点头就算。”我姨还真笑着说:“好,好,我退。”

我姨身体不大好,一有病,表哥就给我打电话。我一来,他就说:“妹子,你别看我当了一辈子的法官了,可你姨一有病我就心慌,你一来,我就象有了主心骨。”到了表哥家,我就讲法轮功真相,讲着讲着,我姨的精神也就缓过劲来。

一次,我姨住院。我到病房才呆了一会儿,表哥就指着同病房的那两个铺位上的病人说:“你给他们也讲讲法轮功,劝他们也三退。”

有一次,我姨做心脏搭桥手术,因年龄太大,医生担心手术有风险。我就对我姨的家人说:“没事儿,只要大家都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保证没事!”

手术前,表哥要求所有在场的亲人都带上法轮功的护身符。大家在手术室门口边等边念。一会儿,表哥说:“我喊一、二,大家同时念,这样威力大。”我姨的手术出奇的顺利。医生做完手术,出来告知表哥这一消息时,表哥情不自禁的举起双手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谢谢李老师!”

潍坊法院庭审善良农妇 法官说无罪无错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三月二日,山东潍坊潍城区法院非法对善良农妇、法轮功学员李茂莲进行庭审。法庭上,律师作无罪辩护,要求释放李茂莲。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论证,整个过程法官们几乎哑口无声,最后只说了一句:“没有说你们有错,也没说你们有罪。”然后只好宣布休庭。

庭审结束后,关注此案的民众向律师询问李茂莲是否已被释放?律师说:“释放是我们的目的,就看法院的选择了。”

李茂莲是潍坊市潍城区符山镇北乐埠村人,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在卧龙街与腾飞路讲法轮功真相时,被人诬告,当天被绑架到潍坊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至今非法关押。家人送棉衣看守所拒收,不让家人看望,还勒索家人生活费。

李茂莲被非法关押后,家中八十岁的婆婆和孩子无人照顾,婆婆终日以泪 洗面,睡不着觉,担心孝顺的儿媳妇在看守所被迫害成什么样,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度日如年,盼望李茂莲早日回家。

2015-3-4-minghui-persecution-shandongweifang

直接责任单位责任人: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法院地址:潍坊市潍城区福寿西街2799号邮编:261021
电话:0536-8185230  0536-8185259  0536-8185092
院长:郭宝信
副院长:张金华 宋金华 孙少华 陆羽(纪检书记) 窦金奎(执行局局长) 裴智璞(办公室主任)
刑事庭法官:宋世强(0536-8789289  0536-8185132)
监督电话:0536-8185225
举报邮箱:wcfyjcs2009@sina.com
潍坊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志才 (13906367166) 曾照亮(13863648770)

潍坊市看守所: 电话: 0536-8911161 8901110、8902110 8916333 8916597
所长:王克祥:0536-8911161 宅 0536-8107038 13806363390
政委: 秦广森:13506496000
女所长:彭云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