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是法院,还是匪窝?

文/飞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法院怎么能和匪窝连在一起?您还别说,看了下面这些发生在法院的案例,您自会得出答案。

被告人家人遭殴打

1、七、八十岁的两位母亲遭殴打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半,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法院第三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于溟、李东旭、高敬群。法院说是公开开庭,还特意换了一个大点的法庭。可是到开庭时却只允许每位当事人进去四个家属。在法庭入口处,于溟的哥哥于水对此提出抗议,一个叫黄刚的法官揪住他的脖子进行威胁。于水的儿子和外甥上前理论,被法警施暴拖了出去。

争执中,一个男警一拳将近七十岁的于溟的母亲打倒在地。打得够狠的,老人当时就休克了过去。家人急忙呼叫,拿来救心丹,几分钟后才恢复知觉。

这个法警又揪着年过八十的李东旭的母亲的头发往门外拽,把老太太耳朵拽得通红。法庭里的李东旭听到母亲的叫喊声,痛哭不止:“我妈妈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你们没有父母吗?”

事后,辩护律师把庭审经过发到了微博上,一位律师在微博上评论说:“……法警暴力执法,当事人母亲七、八十岁老人家被法警殴打,当事人亲属被抓,这是法院?还是匪窝?”

那么大年纪的人,能抗得住年轻人的殴打吗?青年人打老人,发展下去,这社会会是什么样子啊?可是,在中共的法庭上,本应该是庄重的地方,却由执法的警察对七、八十岁的老人动起手来,这是什么社会?法院不就成了匪窝了!

2、法庭内迫害儿子,法庭外推倒父母

还有一起沈阳法轮功学员的母亲在法院被殴打的案例。那是在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韩春龙、陈新野。上午十点半,四个警察用轮椅将韩春龙抬下警车。此时的春龙面色苍白,身体瘦成了皮包骨,双手无力地耷拉着,头向后仰着,毫无知觉地被抬进了法庭。

开庭过程中,韩春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呼吸急促,可是四个法警却在旁边摁着韩春龙,而法官竟然说韩春龙藐视法庭。

韩春龙的父母见儿子被折磨成如此惨状,法院又不让家属旁听,气得不顾一切地往里冲,那些法警竟然将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推倒在地。老人被家人扶起后,继续往里冲,二十多个法警强行将两位老人拖走,非法拘禁一个半小时,直到开庭结束,才将两位老人放回。陈新野的父亲被十几个法警和警察从里面连拖带拽强行推搡到大门外……

这是什么公开开庭啊,法院连当事人的父母都不让进,还强行拖离,与匪窝何异!

对当事人当庭施暴者何其多

1、开庭前颈上套绳,开庭后刹车致残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七日,吉林省长春市九台看守所把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拉到法院非法开庭。上警车前,恶警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双手从背后铐上,还在脖子上套上绳子,狠狠勒紧,勒得嘴都变成紫色。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遭电棍电击。这是开庭前的暴行,那么开庭以后又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呢?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上午九点,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完陈淑兰后,法警把陈淑兰从法庭一路拖到电梯口。陈淑兰的家属在电梯口等电梯,恶警不让陈淑兰和家属说话,狠命往电梯里推搡陈淑兰,几个壮实恶警使劲往下按陈淑兰的头和肩。八月二日上午,昌平法院对陈淑兰宣判完毕后,法警将陈淑兰与其他囚犯一起押上警车。回看守所途中,法警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因陈淑兰坐在后排,戴了脚镣,双手又被反铐着,被法警猛踩刹车摔倒,致其胸椎、腰椎两处骨折。

2、被告一出声,恶警电棍电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市法院对原吉林省结核病医院主管护师吕雅轩非法开庭。吕雅轩是被铐上手铐又被捆绑着抬上警车的,一到法院,吕雅轩高呼口号,几个恶警上来就是一顿暴打。一个约四十多岁的恶警一拳打在她的面部,当时将她门牙就打掉一颗。后面的恶警用绳子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致使她呼吸极度困难。恶警随后将吕雅轩拖到一个屋里非法开庭。开庭时,不让说话,不让辩护,几个恶警押着她,一出声就拳打脚踢,拖出去电棍电。吕雅轩被打得在地上坐着起不来。

3、拉出法庭打,拉回法庭审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吉林省农安县法院非法审判李凤鸣、韩希祥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庭审中李凤鸣不服,为自己无罪辩护,恶警将他拉出“法庭”用电棍电击、殴打,然后再拉回“法庭”审判。

4、警察出手打,书记恶声吼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一,原密山市公路管理站太平道班职工姜洪禄,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密山东安大街上行走,恰好遇上了公安局政保科孟庆启、杜永山等人开车巡逻。这伙人下车就打,把姜洪禄的裤带拽断,衣服撕坏,把姜洪禄的头、脸打得鲜血直流。姜洪禄挣扎爬起,向南跑去。孟庆启拔出手枪连开九枪,击中姜洪禄左腿膝盖骨下方六公分处。姜洪禄倒地,孟庆启、杜永山等人扑上去,抡起冲锋枪托、手枪柄、警棍、皮靴一顿暴打,姜洪禄的头被打开了一个二寸长的口子,左眼外凸,两眼流血。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密山法院对姜洪禄等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法庭上,姜洪禄陈述自己被枪击的经过时,法官却不让讲,还威逼姜洪禄承认被枪击过程中有“袭警”行为,遭到姜洪禄的严厉拒绝。恶警刘小虎(警号238675)当时就把姜洪禄毒打一顿。其他七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制止刘小虎的暴行时,市委副书记李连春蹦了起来,大叫:“你们要造反哪,重判、重判。”结果,姜洪禄被判十四年。

5、正气镇法庭,恶警狂如疯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长春中级法院非法审判十五名利用长春有线电视播放法轮大法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庭审前,警察打他们,用电棍电他们,嘴都被打破了,脸上都有伤痕。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法轮功学员还是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群恶警冲出来,用电棍疯狂地电击法轮功学员,法庭当时变成了酷刑室。

对律师的暴打

法院内何止是被告人与其亲属被殴打,连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都成了中共歹徒行凶的对象。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法院在抚顺南沟看守所,对已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的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赵积伟进行非法庭审。休庭时,律师准备收拾辩护席上的案卷材料及自己的电脑包时,听到一领导身份的人在要求法警将旁听人员请出去,律师就随口问了一句:你是法院的吗?结果一下冲上来五、六个警察,掐住律师的后脖子,抓住头发,按住律师的脑袋连拽带扯地把律师往出推,把法庭上的一大排桌椅都撞倒了,前面的铁栅栏都撞掉了,把律师一下撞到墙上,律师的西服和衬衫都被撕破了。

法庭上警察毒打被告,是受谁的指使?被告人受到这样的虐待,这样的开庭有何公正可言?连律师问询一下正在非法下达指令的领导都能遭到一顿毒打,法律的尊严何在?

请问,法院内充斥如此多的暴力,你说它是法院,还是匪窝?法庭的审判靠暴力来实现,中共所谓“法治”的画皮被它自己扯了下来。

Advertisements

辽源市法庭听命于610 警察当庭绑架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法院对六名法轮功学员田宜富、田宜凤、张桂霞、张彦刚、陈秀兰、刘庆华进行非法庭审。西安区泰安分局局长金振宇等当庭绑架辩护律师张科科。

开庭前张桂霞的女儿田惠娟向法庭要求为母亲做第二辩护人并出示了律师开的证明,在完全符合辩护人条件的情况下,却被该庭以未向610主任皮富国申请为名剥夺田惠娟的辩护权。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田惠娟当场质问在场的工作人员,我们应该遵从法律而不是某个人。工作人员却说:你们这个案子(法轮功)比较特殊。

六位法轮功学员被带上法庭,走在前面的张彦刚戴着手铐和脚镣面容非常的清瘦,田宜富也非常的苍老,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也都非常憔悴。

张彦刚的母亲几乎双目失明,拄着拐杖在儿女们的搀扶下来到法庭看儿子,她和身边的人说:我这个老儿子(张彦刚)最孝顺,给我洗脚、梳头剪指甲,日常生活全由他照顾,我们家生活不富裕,有点好吃的东西都留给我,自己从不舍得吃。

开庭中,便衣混到家属中探听并不怀好意的用手机录像,还不时地盘问家属。

庭长周凤舞等人以轻判为诱饵,诱骗六位法轮功学员认罪,企图达到给他们定罪判刑的目的。

为张桂霞、田宜富做辩护的律师张科科、石永胜当庭为当事人做了无罪辩护,法官引诱张科科律师,张律师说:法轮功是一种“宗教信仰”。西安区泰安分局局长金振宇伙同一帮警察以张科科律师说错话为名,公然当庭实施强行绑架,并叫嚣所有参与旁听的都不许乱动。

石永胜律师被阻止继续做辩护,并被警察以吊销律师证相威胁,庭审结束后被扣在审判庭好久,直到家属田惠娟等去找,警察才允许石永胜律师离开。

然后家属田惠娟等到泰安分局询问张科科律师的情况,金振宇说:已送市局。问什么时候放人,他说等等再说。家属一直在西安分局等候放人,直到晚上警察才允许张律师离开,并恐吓张律师不允许他再为法轮功做正义辩护,否则的话就吊销律师证。

辽源市泰安分局:区号:0437 邮编 136200地址: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泰安路2号
辽源市泰安公安分局  局长吴涛:15104378023
副局长王德立:15104378876   
副局长付*涛:13904376288
副局长李宏:13604370141
副局长金振宇(直接参与责任人)13504379000警号402186
接管此案 赵良宇:15948980990 孙福刚:13604377227

辽源市政法委:
书记刘伟18904478001办0437-3315187宅0437-3320599(兼公安局长)
610主任皮富国13351560686、0437-3317610
科长齐锐13943445919     电话:0437-4376149110
辽源市人大:李延安                    
辽源市西安区检察院:张波 窦红
司法局:0437-3278922 陆科长 齐科长
辽源市西安去法院 周凤舞(直接参与责任人)

上庭为何不让谈两个关键问题?

文/他山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三日】从各地案例看,中共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有两大核心问题是不准提的,而这两个问题,恰恰是判断法轮功学员是否有罪的关键。

一、不准提法轮功

我们先看几个案例:

不准法轮功学员提法轮功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山东烟台市蓬莱法院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对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光伟老人非法开庭。陈光伟老人衣着整齐,心态坦然,堂堂正正地来到法庭,为自己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他从法律和道德的层面讲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好人有罪的道理。可是当他讲到法轮功时,就被法官粗暴的打断说:“不许提‘法轮功’三个字”。

不准当事人亲属提法轮功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上午,江苏省淮安市清浦区法院对大法弟子陈韶进行非法庭审。在这之前,陈韶的妻子郑红霞提出自己出庭为他辩护。对此,法院无法拒绝,因为法律规定,当事人的亲属是可以作辩护人的。但是为了刁难,法院却不提供起诉书,甚至连以什么罪名起诉的都不告诉。主审法官冯建东威胁说:“到时‘六一零’的人都要来旁听,你不要在法庭上谈法轮功的事。”

非法开庭前,在法庭的大门口,担任审判长的冯建东强行从郑红霞从手中抢走了她自己写的辩护词。到了开庭时,冯建东又一次威胁郑红霞说:“今天‘六一零’的人都在场,不准你谈法轮功!”

不准律师提法轮功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上午,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法院对李海军、刘惠萍、王晓辉、曾丽华、刘先菊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辩护律师当庭指出:法轮功学员无罪。评审的法官非常害怕,只要法轮功学员一提到“真、善、忍”三个字,就立即制止,或者指使武警威胁。李海军在法庭上说:“我修炼真、善、忍,弘扬社会正气,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道德高尚的人,最好的人,何曾犯法?又何罪之有!”一女法官气急败坏地冲到李海军面前,拖着他的手铐不准他说话。

这就怪了,法轮功的案子却不准谈法轮功,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其实法官不是不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而是怕法轮功学员及其辩护人讲出法轮功的真相来。法轮功就是一种好功法,要是把法轮功的真相讲明白了,还怎么诬判他们?

不让提法轮功本身就是违法的,可是这个违法是为他们进一步违法枉判法轮功学员作铺垫的。从这个角度上讲,法官不让谈法轮功,正是他们心虚的表现。

二、不准讲法律

法庭就是讲法律的地方,这个地方不讲法律,那不等于把法庭当儿戏了吗?其实也真是这样。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中,连法轮功都不允许提,还能允许他们提法律?我们看下面这个例子。

二零一三年九月,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张德艳、孙海峰、穆国栋、王玉梅、汪桂华进行非法庭审。家人为张德艳请了辩护律师。在开庭时,主审法官与张德艳的律师有一段对话,女法官说:“不要跟我讲法律。”律师甚感诧异,反问:“不讲法律讲笑话吗?”

中共所谓的“法官”不允许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时讲法律,一个方面是为了畅通无阻的枉判法轮功学员,另一个方面则是受到上面的压力。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湖南郴州市北湖区法院企图秘密审判法轮功学员李辉。李辉的亲友前往法院旁听,并问法官:国家宪法是母法, 宪法规定有信仰的自由,也有不信仰的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任何组织或个人,连国家主席也要遵守,那么镇压法轮功不是违法的吗?法官听了说:我们对法轮功的事不清楚,只是看了电视、报纸的宣传。但市“六一零”办头目彭冠华却说:“在这里不讲法律,不与你们探讨法律!”

其实,这一类例子非常多。河北省迁安市法院审判长冯小林面对法轮功学员家属的质疑时坦言:法轮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四川省西昌市政法委副书记刘某公然对律师称:“不要跟我讲法律,我们不讲法律。”吉林省农安县“六一零”办公室马主任说:“在这我们说了算,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你们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

还有一种情况,在法庭上,法官也让讲法轮功和法律,也允许你作无罪辩护,可是却抱着一种“你辩你的,我判我的”态度。例如: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六日,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公检法联合陷害法轮功学员邱立英一案时,辩护律师告诫长安区法院副院长王旭“别干脏活儿”,谁知王旭却语惊四座:“不干,你给我发工资啊!”庭审前,法官对邱立英的律师说:“你该怎么辩,怎么辩;我该怎么判,怎么判。”

中共用法律的形式迫害法轮功,本身就是在践踏法律。审判法轮功的案子,却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及其辩护人提法轮功和法律的问题,中共的流氓无赖嘴脸暴露无遗。

阿根廷诉江案上诉成功 法轮功吁司法正义

阿根廷刑事高等法院驳回联邦刑事上诉法院 “一事不再理”之结案理由

016011002
阿根廷刑事高等法院第三分庭法官今年4月17日投票作出决定驳回联邦刑事上诉法院以保证“一事不再理”(double jeopardy) 的原则作为结案理由,并判决案件发回原审联邦刑事法庭第九分庭重审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及罗干对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者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及反人类罪等罪责。(图片:大纪元)

【大纪元2013年05月10日讯】阿根廷刑事高等法院第三分庭法官莉莉安娜‧卡徒其Liliana Catucci和爱德华‧利己Eduardo Riggi在2013年4月17日投票作出决定驳回联邦刑事上诉法院以保证“一事不再理”(double jeopardy)的原则作为结案理由,并判决案件发回原审联邦刑事法庭第九分庭重审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及罗干对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者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及反人类罪等罪责。

据悉刑事高等法院2012年底合议表决,但由于本案高度政治敏感,司法界受到诸多政治压力,直到目前才公布判决。此案件除了将调查被告在中国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实行灭绝的迫害事实外,也将调查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馆在阿国煽动仇恨法轮功学员的诸多违法行径。

阿根廷诉江案件回顾

2005年底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常委、“610”办公室主要负责人罗干,访问阿根廷时,阿根廷法轮大法协会于当年12月9号向布宜诺斯艾利斯联邦刑事法庭第九分庭递状控告发起灭绝性镇压的元凶江泽民及来访的罗干。

当时受理本案的法官奥达卫‧阿绕思‧拉马德里 ( 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 )经过四年的调查,搜集众多受害学员的证词,最后裁决本案应适用“普遍管辖权原则”(universal jurisdiction)并于2009年12月发出国际逮捕令,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出访的被告江泽民、罗干予以逮捕并引渡到阿根廷受审。

当时中国驻阿根廷大使馆对阿根廷法官所发出的国际逮捕令大为震惊,立即给阿根廷外交部,法院和各个国家机关的部长发出了外交信函,要求“结束与法轮功有关的所有案件”,并威胁此诉江案将破坏中阿双边关系。不久之后,拉马德里法官被迫辞职,转由执政党有意安排的法官在上任的第一天撤销了此项国际逮捕令,并以证据不足结案。

当年中使馆的外交信函已由法轮大法协会代表律师要求列入案件档案, 法轮大法协会并于当时随即向联邦刑事上诉法院提出上诉。时至2010年12月,该上诉法院作出裁决,认为本案适用普遍管辖原则,原告所提之受迫害证据亦足以采信。然而,因西班牙已起诉江泽民、罗干等被告,因此援引‘一事不再理’原则驳回此案。

法轮大法协会于是再向刑事高等法院提起上诉,指出由联邦刑事上诉法院第一分庭以 ‘一事不再理’原则驳回此案,乃是因为中国政府的政治压力所致。在被告被定罪前,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不应适用“一事不再理”原则。

国际特赦组织亦支持法轮大法协会的此项上诉,并以第三者身份向刑事高等法院提出大量国际法关于反人类罪案例的处理、发展及分析,认为‘一事不再理’原则对此案不应适用。国际特赦组织向法院陈述“基于阿根廷的国际法律义务,司法判决为主要元素 – 请下令 重审此案,并诚意地,独立地,公正地彻底执行司法调查,以确认被告对法轮功犯下的国际罪行是否成立。而罗干和江泽民,在被推定无罪的原则下,得确认其在那些事实中应负个人刑事责任 ……”

刑事高等法院2013年4月17日判决书表示﹕“仅仅为了保证 ‘一事不再理’,是不足用以决定是否该对本案进行调查,更不足用以决定结束本案”。 “严格的讲,在面对所列事实,是必须尽最大努力做出裁决﹔这是最高法院所承诺并应坚持的……” 。

阿根廷法轮大法协会律师亚历山大‧科威斯亦表示希望法院很快地恢复被撤销的国际逮捕令。

由于目前阿根廷执政党在积极进行所谓的司法改革,引起国际社会对于阿根廷司法独立的疑虑及关注。此次刑事高等法院判决重审诉江案不惧中共压力,不仅使得中共明显受挫,并且此项独立判决亦让阿根廷司法界感到欣慰。

国际社会咸认西班牙国家法院起诉前中国领导人江泽民及阿根廷法院对江泽民所发出国际逮捕令案是廿一世纪在国家级法院层次上适用普遍管辖原则的最重要的国际人权诉讼案。

尤其阿根廷前法官奥达卫‧阿绕思当时不畏中共压力及检察官的反对,坚持适用普遍管辖原则对本案被告发出国际逮捕令的裁决更令国际社会振奋及称道。

阿根廷法轮大法协会表示希望此诉江案发回原审法院审理的法官能秉持司法正义的精神,做出正确的判决,重新恢复对江泽民及罗干的国际逮捕令,让阿根廷的诉江案成为国际人权史最重要的历史案件之一。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3/5/10/n3867705.htm

支开律师 浙江温岭市法庭诬判林惠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浙江省温岭市法院、台州中级法院日前先后在对法轮功学员林惠国进行的非法庭审过程中,大耍欺骗手段,支开律师及家人,强行判林惠国三年零六个月徒刑。据悉,鉴于法庭声称林惠国发放神韵光盘、触犯“破坏法律实施罪”,林惠国的律师在作无罪辩护时指出,法庭不播放神韵光盘,本案事实不清,依法不能量刑。

其实,不论林惠国是否发放了神韵光盘,发放神韵光盘者都是无罪的。享誉国际社会的美国神韵艺术团的演出,是一台壮观辉煌的大制作,她以完美的艺术,再现了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的精粹,包括传统的价值观念,直接解体中共苦心经营数十载的邪党文化。神韵闻名世界,并受到中国民众的广泛认同,令中共非常惧怕。中共法庭不敢播放神韵光盘。

林惠国被绑架经过

法轮功学员林惠国,男,六十一岁,家住浙江省温岭市太平街道东辉小区。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二日下午,林惠国与妹妹林云霞一起去温岭市政府十四楼工业经济局办公室办理退休手续。

之后,中共温岭市委统战部人员陈卫平发现办公室门上有一张二零一二年神韵光盘,急忙打电话给温岭市“六一零”办主任戴宪法,通过监控录像,看到林惠国在走廊经过。

温岭市“六一零”指令温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林惠国。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晚上六点三十分左右,温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波、太平派出所陈夏斌等十多人闯民宅绑架了林惠国夫妇,并非法抄家。林惠国的妻子后被放回家,林惠国被非法关押在温岭市看守所。

三月二十八日,林惠国被非法批捕。

温岭市法院耍欺骗手段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温岭市法院对林惠国进行非法庭审。审判长应荣辉先诬陷林惠国犯有“破坏法律实施罪”,公诉人程勇明再称林惠国发放神韵光盘,证人证明林惠国经过十四楼。据悉,其中证人、东辉社区人员胡云娥根本不认识林惠国。

律师为林惠国无罪辩护时指出,林惠国遭警察多次非法提审,都是零口供、零签字;作为主要证据的神韵光盘没有在法庭播放,本案事实不清,而所谓证人均没有到庭,其证据无效,依法不能量刑。

林惠国在非法庭审中讲真相,却遭到审判长应荣辉一次次的无理制止。最后应荣辉说:今天休庭,大家都回去。

而当旁听者都离去、辩护律师也已离开温岭市后,应荣辉却突然打电话给辩护律师,说要在上午十一点多钟开庭判决。致使律师来不及赶到法院,律师只好通知林惠国家人立即去法院。就这样,所谓法庭在没有公诉人、没有辩护律师、没有旁听者的情况下,用欺骗手段非法判林惠国三年零六个月徒刑。

林惠国上诉到台州中级法院。

台州中级法院再耍流氓手段

台州中级法院原定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上午八点五十分对林惠国进行非法庭审。但八月二日却突然通知律师,提前在当日上午十点三十分开庭。

林惠国的家属得到消息时已是八月二日上午八点五十分。当家人急忙赶到台州中级法院时,门口保安说庭审已经结束了。

法庭当日没有宣判。八月十五日,台州中级法院通知辨护律师,非法维持原判。

参与迫害者
温岭市“610”办:主任戴宪法13958693198
温岭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波13957616066
温岭市检察院公诉科:程勇明0576-86086181
温岭市法院:审判长应荣辉13858635725;陪审员:许声萍、方玉春
温岭市太平派出所:陈夏斌
温岭市委统战部:副部长陈卫平
温岭市妇联:何颖
温岭市东辉社区:胡云娥
台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陈泽彪0576-88553033;审判员:朱仁跃、朱坚13957601672
台州市检察院:检察员张国宏

旧金山打人案首开庭 法庭签发禁止令(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明慧记者李若云旧金山报道)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美国旧金山高等法院首次针对六月十日与十六日发生在唐人街的中共帮凶打人事件开庭,法官唐纳德•苏利文(Donald Sullivian)在听取三位被打的法轮功学员的陈述,与打人凶徒Jingjun Chin(中文译名:秦境均)及其律师的辩护后,做出判决,给打人凶徒秦境均签发了六个月的禁止令,秦境均不得靠近受其攻击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即日起生效。

事件回顾


暴徒攻击、殴打法轮功学员的罪证

六月十日,当法轮功学员王大方与Derek 王等在旧金山中国城都板街与华盛顿街口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时,受到中共帮凶有组织的围攻,其中一米八的Derek王被Yongyao Wu挥拳两次击中脸部,当得知已经报警之后,YongyaoWu试图逃离,被法轮功学员阻止,中共帮凶秦境均在帮助打人同伴逃离时,抓伤法轮功王大方的脸部,及胸肩部位,嘴唇也被抓破。警察到场观看了打人过程的录像,当场取证立案,给行凶者开出罚单。

一周后,六月十六日,当另外两名法轮功女学员Christine Yang和Helena Li 在都板街与华盛顿街口向路人揭露六月十日的打人事件的时候,被中共帮凶秦境均用其手中木质展板连续多次攻击,导致头部及手臂部位受伤。警察闻讯赶到,在取证后,立即给秦境均发出逮捕令。

八月一日,旧金山法院首次对此案件首次开庭。法官听证后,给凶徒签发了禁止令。规定凶徒秦境均在此六个月内,不得靠近受害的这三位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必须保持五英尺的距离,不得靠近受害者生活和工作的地方,不得已书信、电话、电子邮件等形式骚扰受害人,同时不得持有或购买枪支、武器等。

法轮功学员:这些攻击行径是仇恨犯罪

据不完全统计,在最近的八个月中,在旧金山发生了至少十起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和攻击的事件,其中有八次发生在唐人街。

法轮功学员代表张雪容指出,这些不是孤立的事件。这些攻击行径是仇恨犯罪。发生攻击的唯一原因是,那些暴徒是受中共领馆宣传的影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击。

自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迫害和酷刑折磨。在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也受到中共帮凶的骚扰。

打人凶徒秦境均自九九年迫害开始后,一直在旧金山中国城街头散布中共污蔑法轮功的仇恨宣传,谩骂、诋毁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并指出,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控制国安及“六一零”特务机构,一直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至美国,旧金山中领馆及中共政法委控制并以华人协会名义,长期在背后支撑在美国旧金山唐人街对法轮功学员百般辱骂的中共帮凶。

法轮功学员敦促警方和执法单位将这些攻击事件作为仇恨犯罪进行调查。

市议员艾华乐表支持

在打人案开庭前一天,七月三十一日,曾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的旧金山市议员艾华乐表示,他对有人采取暴力试图让法轮功学员消声感到震惊,他说:“我期待对骚扰和暴力攻击法轮功学员的暴徒的起诉,并将持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艾华乐于七月二十六日上午经过市政厅前,看到受袭事件的受害者在征集签名。艾华乐仔细阅读了征签表的内容,在上面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还询问上月打人事件的进展。

征签表要求旧金山市府整治唐人街治安,杜绝暴力;要求旧金山市府彻底调查在中国城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系列暴力攻击事件,惩治恶人,整治唐人街治安,并保障人们的信仰自由和人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