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汉驾车撞死老妇逃逸 死者竟是其母

大纪元2015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综合报导)8月2日晚7时50分许,湖北大冶47岁的熊某骑摩托车载着10岁的儿子,将前方的2名老妇撞倒后,阻止儿子上前救人后逃逸,造成其中1名老妇不治。事后熊某得知死者竟是自己的母亲。

据大陆媒体报导,事发地点位于大冶还地桥镇和平机械厂路段,案发当晚,熊某下班后骑着一辆二轮摩托车到岳母家接儿子回家,由于夜色暗且没有路灯,他载着儿子撞上了前方行走的2位老妇人。

熊某与儿子同时摔倒在地,儿子爬起来后欲上前扶起老人,遭熊某制止,后他带着儿子驾车逃逸。

回家不久,熊某听说母亲和同湾一个老人刚在路上发生了车祸,他当即又返回事故现场,发现躺在地上的正是自己的母亲。另一位受伤的老妇因肋骨骨折,已送医治疗。

据报导,当地警方称,目前对熊某先行取保候审,待处置完丧事再追究其刑事责任。

上述事件非仅此一案,今年4月,安徽芜湖曝出一男子在回乡探望母亲时路遇车祸,他当时未施救。之后他发现躺在血泊里的伤者竟是自己的母亲,其母亲在送医途中死亡。

此外,大陆各地还频上演路遇摔倒老人出手相救反被讹、儿童落水大人看到见死不救,最终得知溺亡儿童竟是自己的儿子等悲剧。

2006年,南京市民彭宇因扶起一名被人撞倒的老太太,反遭控告索赔约4.5万元人民币。

网民发表评论表示, 肇事者要一辈子生活在害死自己亲人的阴影下,这是社会的悲剧,而造成道德沦丧、人心不古的根源,正是中共治下破坏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恶果。

责任编辑:高静

Advertisements

湖北麻城市原610头目陈远亮遭恶报

会议现场被带走查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上午,在湖北省麻城市委常委会议上,曾经任610头目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远亮,被黄冈市纪委带走调查。另据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陈远亮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他的老婆郑礼菊同时被抓。

陈远亮,男,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出生,湖北麻城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一月,他任麻城市委常委、办公室主任期间,是麻城市610头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至二零零二年,是麻城迫害法轮功最血腥的时候,麻城市长张家国(遭恶报成植物人已死)、政法委书记占泽贵(遭恶报中风卧床不起)、610主任陈远亮(现遭恶报被调查)指挥操控当地公、检、法、乡镇、办事处及机关单位,对麻城地区法轮功学员血腥迫害,绑架、关押、勒索、酷刑、劳教、判刑,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惨案。

一、组织、强迫企事业员工、学生观看诽谤大法的电影、展板

麻城610、公安局一科组织、强迫企事业员工、学生观看诽谤大法的电影《深渊》等、展板,并收费。它们在麻城电影院搞首映式时,法轮功学员发正念停电,它们气急败坏,非法抓捕在电影院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曾献奇、在电影院门口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晏萍等,送黄冈市洗脑班迫害。

二、“进京上访,当场打断腿脚,不负法律责任”

“进京上访,当场打断腿脚,不负法律责任”,这是麻城610在会议上口头传达的命令,这不只是威胁,他们也是这样干的。白果镇法轮功学员、蘑菇养殖专业户阎绪领就是被当场打断脚的,先后三次被抢走人民币七万一千六百五十元。由于长期被非法关押不在家,家中数万袋菌种被污染,损失五万四千元。

三、在任职期间,在陈远亮的亲自督办,白果镇政法委书记徐世全和白果派出所所长邱源清直接下令非法抓捕迫害白果镇法轮功学员。

白果猴子山本是赡养天年的敬老院,被他们变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白果镇对所有只要炼过功的法轮功学员,统统都予以非法罚款,少则三千元,多则上万元不等。罚完款后,便问:“还炼不炼了?”只要说还炼,就被送往猴子山关押,从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六开始,到二零零一年九月,最多时达三十多人。

他们调集全镇的民兵连长和最邪恶的所谓“退伍军人”来充当打手,轮番毒打法轮功学员,并用专制的杨木棒打学员的下身,用削尖的条子抽打上身,打坏了好几捆的条子,不够用就用竹扫把抽打,打坏了换新的。凡是从猴子山出来的学员身上无一块好肉。就是从麻城看守所放出也要重新进他的“洗脑班”,各种酷刑重新用上一遍。

白果镇的广播、电视天天不断地播出奖励条款,举报一个奖二千元。凡看到炼功的,相互讲话的,串门的都是举报的对象。用金钱的诱惑,把一些无知的人们推进了罪恶的深渊。

四、绑架、抄家、关押、勒索、酷刑、劳教、判刑、虐杀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二年短短的三年半时间内,麻城多名法轮功学员被610酷刑致死。

1. 黄建勇。二零零零年三月黄建勇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由于路费不够中途下车,后靠打工挣得路费,继续上北京。被非法抓捕后,在麻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三个月,由于遭受残酷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后被无条件送回家,第四天就死去,死时年仅二十八岁。

2. 李学春。二零零零年八月酷暑,六十三岁的轻工业局干部李学春因进京上访被麻城市鼓楼派出所强迫坐老虎凳三十六小时。派出所分六班人轮番审讯,且在此期间不给吃喝,不让睡觉。又非法关押他三个多月。老人受尽折磨,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离开了人世。

3. 王华君。麻城市白果镇三十五岁女青年法轮功学员王华君被殴打得奄奄一息后,被活活焚烧致死,并被诬蔑为“自焚升天”。地点是麻城市政府办公楼前的金桥广场,时间是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深夜至十九日凌晨。

4. 何行宗。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八日半夜二点,麻城市宋埠镇法轮功学员何行宗被宋埠派出所暴徒活活打死 。脖子上有两个深凹的用手掐的深印,后脑勺有重伤,下身睾丸被捏破,暴徒真是丧尽天良。

二零零二年以后,任麻城市委副书记、人大常委主任、党组书记,主导推动麻城市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迫害民众,手段残忍恶劣,犯下大罪,如今陈远亮身败名裂,正在接受查处。

陈远亮
陈远亮

原湖北麻城副市长胡直洪遭恶报车祸后被免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零六年一月三日上午,湖北省麻城市副市长胡直洪从武汉回到麻城途中,在318国道武汉新洲段发生重大车祸,他所驾驶的别克君威与一辆红色吉利牌出租车相撞。胡直洪受伤,肠子断了一节。

出租车上四人全部遇难,四名死者为三男一女,均为新洲区李集街滕榨村人,其中有一对父子、一位女子杜某,为中学教师。

据了解,胡直洪属违规私自带车到武汉“办事”,早上匆匆赶回麻城上班,途中,发生车祸的。其车祸后,给死亡人员的赔偿金大概一百多万,由于胡直洪利用职权,都是麻城政府“想”办法赔偿的。

虽然麻城邪党官官相卫,想保住胡直洪,但车祸惨烈,遇难死者家属不断上告,胡直洪因此被新洲看守所关了几天,并因此在二零零六年底换届时,被免职,开除党籍和工作。

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时,他是麻城市南湖办事处邪党书记。胡直洪有亲友炼法轮功,曾多次向他讲真相。可是他权欲熏心,迎合江氏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九月的一天,他命令南湖办事处所辖的企事业单位、各社区居委会将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统统被押送到南湖办事处(旧址)一楼开会。法轮功学员和各单位领导大约有几十人。

会上,胡直洪上蹿下跳,狂飙发尽,极尽最邪恶的语言疯狂咒骂法轮大法创始人及法轮功学员。除了重复邪党电视台的污蔑诽谤外,又丧心病狂的指名咒骂三医院医生刘桂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胡直洪威胁要撤销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官职、不准子女上学、参军、招工、转干等等,威逼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不串联、不上访”的保证书,不写就不放人。

胡直洪还指使办事处、南湖派出所及各单位、社区对法轮功学员包保监视,一到“敏感日”就乱抓人、打人、罚款、抄家。

胡直洪贪腐糜乱,乱搞男女关系,乱收费,打白条。最终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湘鄂中共政法委书记、610头目遭恶报而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中共政法委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610办公室”更是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恐怖组织。这两个机构操纵公、检、法、司陷害法轮功学员。而自古“善恶有报”的天理是永恒的,因此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政法委、“610”人员遭恶报的事件也无计其数,因此,被称为“死亡位置”。

下面是发生在湖北省和湖南省的几个恶报事件。

湖北省洪湖市原政法委书记刘书祥死亡

湖北省洪湖市原政法委书记刘书祥,在其任职期间,积极执行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并直接组织、领导、参与对本市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劳教判刑等迫害。

特别是二零零一年,刘书祥曾对去北京上访的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進行长达六个月的非法关押,后来因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怕出现生命危险,才同意放人,但其中还是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给法轮功学员家属及亲人们带来极大的痛苦和伤害。

刘书祥的恶行给他带来恶报,还殃及到他的子女。在几年前,他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理智不清,跳河死在外地。刘书祥本人也在二零一四年因中风,半身不遂,不到半年,死亡。

湖北省洪湖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李大桃遭恶报

洪湖市“610”办公室副主任李大桃,女,是洪湖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多年来充当帮凶,毁谤大法,污蔑师父,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李大桃遭恶报出车祸,至今已残废,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天理的报应真实不虚,希望李大桃及洪湖市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及时醒悟吧,天惩的序幕已拉开,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善待大法弟子,立功赎罪,或许还能拥有未来。

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政法委书记严力强遭恶报死亡

湖南省洞口县高沙镇政法委书记严力强,六十多岁,参与迫害法轮功,已遭恶报得癌症,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死亡。

【庆祝513】忆湖北广播电台直播室邀请李老师之往事

文: 湖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据当年曾有幸参加师父讲法班的老学员回忆说:慈悲伟大的师父应武汉市气功协会的邀请,于一九九三年三月三十日至四月八日来武汉讲法传功,效果非常好。在传功过程中,应广大市民的要求,师尊于一九九三年四月六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参加了湖北省长江经济广播电台“健康顾问”的特别节目。

一九九三年四月六日上午九点三十分,湖北省长江经济广播电台邀请师父到直播室做客,受到湖北地区广大民众的热烈反响。这是当时热线咨询、师尊为听众实时祛病的部份录音摘录:

播音员:听众朋友,这里是长江经济广播电台中波1053千赫,今天是一九九三年四月六日上午九点三十分,这里是我们“经济大交响”里面的一个“健康顾问”的特别节目。最近我去参加了一个气功学习班,在这个学习班上发生了许多我们常人不能理解的稀奇事,下面我跟大家说几件:

第一件事是有些学员是从我们省的偏远地方乘车、搭船辗转了很多地方来到了武汉,就是为了来参加这个学习班。另一件事是在学习班上一些多年治不好的疾病,经过气功师的一句话、一个动作,或者一场报告就神奇的好了。

昨天晚上在气功讲座现场有一位功友想把大师讲的话录下来,大师说:“我想让你录就能录下来,不想让你录就录不下来。”这位功友当时就坐在我旁边,他说:“不可能,怎么能左右录音机呢?”说完后他就跑到前面去看他的录音机,结果发现录音机的磁带被磁头搅住了。这位功友觉得非常稀奇。

我自己参加了这个气功学习班后,也有许多明显的感受。我昨天晚上嗓子非常痛,大师往我身边一站,马上就感到好了。今天我把这位大师请到了我们直播室,他就是中国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

大师,您好!非常欢迎您到我们直播室做客。我感到我们武汉人特别幸运,今天能够打电话進来的都很幸运。……

资料中详细记载了伟大慈悲的师父给市民祛病健身的感人事例,下面仅摘几例:

一位打進电话的热线听众说:我们是医院的职工,我们听说了李大师在接受采访,我们都在收听这个节目,我们因为职业关系,很多人血压高、血脂高,怎么治也不见好,想请李大师帮我们统一治一治。师父接电话后说:“你让你们那里的听众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把头稍微低一下,放松、放松、放松……好啦!活动一下你们的脖子。”结果他们都好啦!

另一个打進电话的听众说:“大师,我是一个学生,我患有鼻炎,很严重,已经几年了,总是不通气,能不能帮我治一下,很多听众朋友也有鼻炎,能不能一起治一下?”师父接完电话后说:“好吧,你就拿着电话,把眼睛闭一下,不要想鼻子了,想一想别的东西,(略停一会)好啦!感觉怎么样?鼻子畅通吗?”这位听众说:“感觉鼻子很舒服,谢谢您!”

再下一个热线听众说:“我有冠心病,想请李大师给我治疗一下。”师父说:“现在你放松,听着我的话做,放松、放松……好啦!怎么样,稳下来没有?你现在心脏是清凉凉的,对不对?”这位听众说:“稳下来了,心里非常舒服,是清凉凉的,是的。请问大师在哪办班?我能不能参加?”

当年一位老同修回忆说:她们当时一个车间班组全体人员那天都坐在收音机旁,听师父回答听众热线咨询。其中有一个男士说右手上有一个很大粉瘤,曾到医院治疗不能好,当时他意念想了一下,粉瘤不翼而飞了。

很多人都见证了师父的慈悲与功力,因而有很多人走上了修炼路。在武汉办班期间,全省各地闻讯来参加学习班的人数相当多。通过学功以后,大家都能够按照师父说的心性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仅改变了自己,还带动了本单位、本部门的风气。

师尊在《转法轮》第四讲〈提高心性〉中讲到的:“某市一个辅导站站长到一个工厂去看炼法轮大法的学员炼的怎么样,那个厂的厂长亲自接见他们: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他们这样一做,把整个厂的精神面貌全部带起来了,厂子经济效益也好了。你们这功这么厉害,你们老师什么时候来,我也去参加。”说的就是当时武汉某工厂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学功以后的变化。

一九九八年夏季,湖北地区遭受了特大洪灾,其中嘉鱼县簰州湾出现长江干堤溃口,造成严重灾害。在这期间,广大法轮功学员主动捐钱、捐物支援灾区民众度难关,是当时大家有目共睹、众所周知的。当时武汉地区也遭受了洪灾,出现险情,很多法轮功学员自发捐款,他们不留名、不留工作单位和住址,在工作人员的再三要求下,只署名“法轮大法弟子”。在当时每天的电视新闻节目中有滚动的文字报道,记载了这一切。当时很多新闻媒体都相继报道过,各个单位、领导也充分肯定和表扬。

一九九八年九月,国家体育总局对修炼法轮功的人群進行抽样调查,结果发现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九。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部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進行了数月的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就有一亿人修炼。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教人向善,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颠倒黑白、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迫害修炼者。现在十四年过去了,法轮功没有被打压倒,而且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法轮功至今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很多人因此认清了中共恶党本质,退出党团队的人数迄今(二零一五年五月)已达两亿人,有的明白真相后还走進了修炼行列。

在我的身边有两位新学员,他们就是明白真相、亲身受益后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其中一位是年过六十的男士,在前年突然双目看不到东西,无钱医治。在这时,他想起了过去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危难关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于是他坐在自己小房间里,手结着印,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半个小时后,他的双目见亮了,能看见东西了,他激动不已,万般感谢李大师。从此以后,他也走進法轮大法修炼中来了,现在他已修炼两年多了,家庭、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他逢人就告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还有一位女士,年近六十,两年前患有癌症和多种疾病,曾在武汉同济医院化疗医治数日,无好转,医生也说无法治愈。在危难关头,一位好心的大法弟子告诉她修炼法轮大法,她接受了大法弟子的好意,开始修炼,在老学员帮助下,认真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好转,三个月后到同济医院去检查,医生惊呆了:怎么好了,真是不可思议。她告诉医生是法轮大法救了她,是李大师救了她。

从此,她更加勤奋的学法炼功。通过她身体上的变化使医生、邻居、亲朋好友及社区街道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她毫不掩饰的向人们宣讲大法的美好,用自己的亲身感受揭露中共邪党的谎言,告诉人们用理智明辨是非和善恶好坏。

读者朋友们,请你们静下心来思考一下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共强权暴力打压下会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他是修炼“真善忍”的,是正法。在目前多灾多难之时,请您冷静了解一下法轮功真相。我们祝愿明了真相的您幸福平安!

湖北麻城市中共官员遭恶报几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为什么湖北麻城市官场频频出事?因为这些官老爷们大多是追名逐利,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佛法的急先锋。他们不仅没有实现梦想,反而丧失了名声、权力、健康、自由、甚至是宝贵的生命。

1、副市长孙丽燕车祸死亡

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下午,麻城市副市长孙丽燕的丈夫戴某驾驶一辆富康私家车,一行四人从武汉返回麻城,孙丽燕坐在后排左边。下午六时左右,小车途经武麻高速红安到麻城路段时,撞上护栏。车门撞开后,孙丽燕被摔出车外又重重撞上护栏。孙丽燕因伤势过重送往医院救治,当晚不治身亡。高管部门介绍,这是一起单方事故。

孙丽燕,生于一九六八年,教师改行从政,二零零五年任麻城市南湖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期间,亲自去武汉洗脑班充当“帮教”和“包夹”,直接参与迫害转化麻城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她不声不响,不动声色,但严密监控法轮功学员,积极汇报。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零一二年十月,孙丽燕任麻城市副市长,在文教系统诽谤大法,对在职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包保转化责任制”,不许晋级加薪;禁止职工修炼法轮大法。

孙丽燕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人,最终在二零一二年十月遭了恶报。

2、原政法委书记占泽贵中风瘫痪

占泽贵二零零三年前后任政法委书记,是麻城迫害法轮功的首恶之徒。在他任期内, “王华君被自焚”、“摩托车拖人”等惨案震惊世界;黄建勇(二十多岁)、李学春、王华君、何行宗、李继菊、罗开军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虐杀。迫害最疯狂的时候,有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到他家面对面讲真相劝善,他一意孤行,给江泽民团伙充当打手和替罪羊,现在中风三年,卧床不起,老伴中风偏瘫坐轮椅。

3、麻城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金立章心脏病手术

金立章,麻城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黑打手,四十出头就到北京做心脏手术。麻城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批捕判刑几十人次,最长刑期十年。此外,金立章的妻子朱超平是麻城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指导员,负责配合610阻止法轮功学员办理港澳通行证及护照,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

4、原公安局副局长吴敬妻子患乳腺癌五年,女儿没有生育

二零零四年,麻城市国保大队试图在法轮功学员胡灵芝邻居家安装监控器监视胡灵芝,被拒绝。吴敬与胡灵芝家相距不远,他亲自出面做胡灵芝邻居的“工作”,安装了监控器,并非法绑架胡灵芝家三口人。

还有一年,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截回关在鼓楼派出所,吴敬的老婆刘浪花(音),是龙池桥办事处工作人员,发了疯似的冲到鼓楼派出所,猛抽法轮功学员的耳光,又打又骂。刘浪花一九五八年生人,患乳腺癌已五年。其女儿不能生育,结婚后又离婚。

5、万家堰社区干部上班时间带彩打麻将被警告

麻城南湖办事处万家堰社区干部是非不分,黑白颠倒,为了“创优争先”,分别于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配合610与国保大队、南湖派出所恶警一起绑架万家堰社区内三名法轮功学员到麻城市拘留所洗脑迫害,多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

万家堰社区干部迫害善良遭到恶报,自己丑行被曝光。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四日南湖派出所干警陈凡、万家堰社区干部聂全斌、袁宏炎、叶世炳在万家堰社区办公楼上班时间带彩打麻将,被市纪委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其余的官员们能以此为戒,悬崖勒马,停止迫害,选择维护法轮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汪金平武汉失踪 家人辗转搜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黄岗市浠水县巴河镇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男,三十七岁,于三月九日在武汉江汉区万松园街发真相资料时失踪,汪金平的家人、亲友,在武汉二十多天来苦苦寻找、往返于几个看守所、拘留所之间查看找寻他的下落,都说没有汪金平这个人,仿佛人间蒸发、无影无踪……最后,终于发现他被非法关押在位于武汉市武昌区的板桥“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三月二十八~三十日,他奶奶、妹妹等家人来到万松园街派出所,打听、寻找法轮功学员汪金平下落时,从陈警官、王警官口中才得知,汪金平已被他们(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劫持至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迫害。

得知此讯后,他的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接连几天,不停地向周围的亲朋与邻里打听那个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在哪里、坐什么车去。可是,周围的人,谁也不清楚那个地方详细的乘车线路、准确的到达地点。只知道:蔡甸区玉笋山是个埋“死人”的地方!此时又听亲戚的家人讲:汪金平已转到“武昌区杨园法教基地”(洗脑班)。

四月二日一大早, 汪金平他老奶奶、母亲、妹妹、连忙赶往武昌到“武昌区杨园法教基地”(洗脑班,在余家头江边)那地方,他妹妹敲开大铁门说:“听人说我哥被送到这来了,我们是来找哥哥汪金平的……”那保安回话说:“我们这里现在关的都是女的,没有男的。”

至此,汪金平身在何处又音信全无。汪金平的亲人们商量后决定:妈妈、姑父、妹妹三人马上赶往蔡甸玉笋山寻找他的下落!他姑父一路上询问公汽司机,打听坐哪路公交车、又再转什么车可到达蔡甸玉笋山,在一位好心的公汽司机指点下,才顺利地到达玉笋山,他妈妈、姑父、妹妹三人围绕玉笋山转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也没找着挂有“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招牌的院落及场所!向附近的居住的乡亲们、小商小贩打听“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的地址时,大伙都说:这里只有民政局、火葬场、公墓陵园等,从来都也没听说还有这么个“单位”,也没看见过什么地方挂着这个“名称”牌子。

听众乡亲们、小商小贩这么一说,加上因车舟颠簸、晕车已不堪负重的身子和儿子失踪多日是生是死仍是了无音讯的双重折磨……他的妈妈心急如焚、立刻身如软绵站立不住。他妹妹强忍心中的悲痛、急忙扶住妈妈,一边不停地劝慰着极度伤心中的妈妈说:“妈,哥哥没事的,我们一会找到他的。”一边忍住着不让眼眶中泪溢出半点!他的姑父于心不忍,目睹这母女俩的悲愁,更不甘心、枉费力气、老大远的白跑一趟!一定要找到他的侄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姑父独自默默地穿行在路边停驶待客的出租车间,寻找着年长一点、对当地轻车熟路并能找到“此地方”的出租车司机,从前往后,挨个询问着司机们,终于寻着一位熟门熟路的能找到“那地方”的出租车司机,并租下他的车子前往。

当司机开车把他的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送到玉笋山一个偏僻的山根脚下、那围着院墙的大铁栅栏门前时,司机用手指着前面的“大铁栅栏门”说:“这里面就是的。”可他妈妈、姑父、妹妹等亲人面前看见的大铁栅栏门右边墙柱上挂着一个白牌子上面却写着“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几个黑字,而并不是什么“江汉区法教基地”呀,真的不知这司机的话是真是假?令人难以置信!

他姑父连忙上前,用手握住那大铁栅栏门上挂的“铁锁”敲击着铁门,一边大声不停地呼喊:门房的师傅、门房的师傅、门房的师傅。这时从里面那道铁门处跑过来三个保安,其中有偏瘦个子、戴眼镜的保安,左手拿个“本子”、右手拿只“笔”,眼睛盯着出租来的小车牌子,记起“号码”来,当他的亲人们询问:这是不是“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时,一个领班模样、高个子的、操蔡甸口音的保安说:“是的。谁叫你们来的?找谁?”

听到这是要找的地方,悬着的心放下了!他的妹妹对保安说:“是万松园街派出所警察叫我们来的。他们说把我哥哥送到你们这里来了,我哥叫汪金平。”操蔡甸口音的保安又说:“你哥汪金平,五天前就转走了,现不在这里了。”当汪金平的亲人们再追问:“我哥被你们转到那里去了?”另一个保安回答:“我们真的不知道,你们到市国保大队去问。”然后三保安甩袖而去。汪金平的亲人们的心一下又凉了半截!

为了寻找到汪金平,四月三日,他的姑父、妹妹一大早,又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寻找他的下落,他姑父、妹妹上前敲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说:“我们是汪金平的姑父和妹妹来给他送换洗‘衣物’的。”可里面的人连门都不开说:“没有这个人。”就再也没理睬他姑父、妹妹的询问与问话。他的姑父、妹妹俩交换着敲门一次、二次、三次……

无数次敲门,父女俩轮流向着里面喊话!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大约快到中午十一时,才有一个男子来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口接过他姑父和妹妹送给他的换洗“衣物”。姑父、妹妹俩问他:我侄子是不是被你打伤了?我哥是不是被你们打毒针、下药了?你们为什么“这里关了,又往那里关”到处转也不告诉家人莫非想“活摘”我哥哥的“器官”?那个男子说:你们不要听这些个“传言”。

“我哥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善良的人有什么错?你们为什么不让见面、不放人?”那个男子:“你哥参与了‘政治’反党!”说完就关上大门!

次日,四月四日上午九时许,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的父母双亲,再次来到“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敲开大门,要求与儿子见上一面、说一句话!一位姓张的干部说:等你儿子“学习好了”再见面、放人!你们回乡下等着,不要在这里“闹”了!就关上大门,不理睬他父母俩。

盼儿心切的父母俩又不停的敲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的大门不愿离去、一定要见上儿子一面!可怜他母亲一边敲门、一边哭喊着“儿呀!儿呀!儿呀!”敲累了哭累了!他父亲换他妈接着再敲一阵门,也不知敲了多久,大门开了,里面出来个人,他父母一看却是他们村里的中共支部书记,连忙上前询问儿子是不是在这?他身体如何?村支书说:“我在这陪他,这里生活很好,我们干部吃什么他吃什么,别担心,‘学习’一个月后就回。”他父母说:“我们想看他一眼”,“这个我们做不了主,你们回乡下吧。”村支书说完转身进去,大铁门就马上关上了。

至此,他的家人才确知汪金平被劫持到这“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里遭受强制洗脑迫害!虽近在咫尺、一墙之隔却如隔天涯!令父母与儿子不得相见!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从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陈警官、王警官询问家人“汪金平有无精神分裂病史”的话中,可以推知:汪金平在拘留所关押期间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从蔡甸区玉笋山“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那里得知“汪金平不吃不喝,十多天不洗澡、一身异味”,可以判断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被迫害的身体症状加重!从“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板桥洗脑班)干部告诉他父母的话“你儿子得胃溃疡,得送医院检查”中,反映出汪金平现已被迫害的生命危急!这不禁令人联想起过去“湖北省法制教育所”里发生的种种恶行,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用“药物迫害”的案例,这其中是不是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更邪恶的企图呢?

因此家人非常担忧法轮功学员汪金平的生命所处于危险境地!也恳请全世界善良正义人士密切关注法轮功学员汪金平被迫害一事,共同制止那邪恶的迫害。

附上参与迫害、及相关单位、责任人名单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邮编:430023
电话:027-85393500;8539360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 办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处长刘南华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张宁027-85393569
中队长蔡恒13971015811办027-85393569
江汉区政法委书记:辜建桥
办公室电话:02785481689 住宅电话:02785789968  手机:13907133233
江汉区610办公室主任:肖国雄
办公室电话:02785481692         02785481802(610办公室电话)
万松街办事处党办       027-83603762
万松园派出所         027-85777382
主管迫害所长: 周志卫(现已调往机场派出所任所长)   027-83666429
武汉市江汉区万松园街派出所
陈警官 18071552281
王警官 13037118295
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
联系: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红旗渠路8号
邮政编码:430023 举报电话:027-85882000
江汉区检察院监所检察科警察:刘桂红、李顺来
江汉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李平、贺学忠
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魏芹
江汉区检察院主诉检察官:耿涛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头子屈申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陪教: 18062455772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人员: 13507175420
武汉市“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地址:武汉市蔡甸区玉笋山(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
乘车线路:市内乘车858,596,607,42,727,至汉阳大道汉阳火车站下车。转乘至蔡甸区纱帽街的266公交车至蔡甸体育场下,再转乘巴士、或出租车到玉笋山,下车后,询问(园林局老办公楼大院内)或“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怎么走?
注意:从体育场方向过来的下车后,别过马路沿公路前寻或后找有条向右拐的约三、四宽的水泥马路、前行约一千六、七百米时,就看到道路左边有一排与路平行的平房,再往前行五百米有条向右拐的道,路口左道竖着一个标牌上写:“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从路口前行一百五十米就见那山根脚下、围着院墙处、路的尽头是一个大铁栅栏门右边墙柱上挂个白牌子上写:“武汉市江城绿化工程公司苗圃基地”里面就是~“江汉区法教基地”(洗脑班)
黄冈浠水公安局
总机电话:07134233980 07134233981 办公室电话:07134234183
饶成林 电话:07134226188 07138905088 13907252136
王文清 电话:07134226186 07133804186 13607250470
黄海军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 电话:07134226298 07138900600 13907252201
杨健 一科科长 电话:07134224008
黄明律 电话:07134236128 07138908128 13807255196
闵从林 电话:07134233856 07138901856 13807255302
鲁力 电话:07134234117 07138904117 13339952997
游海波 电话:07134234791 13807255899
周长林 电话:07134226136 13607251528
程艳华 电话:07134226218 13339965577
晏巧菊 电话:07134223768 07138900008
黄冈浠水公安局巴河派出所:
张文其18040615868
黄冈村委书记:陈定红13971733147
注①请黄冈浠水同修收集最新公、检、法、司系统人员信息反馈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马湖村特2号
邮编:430064
乘777路车在保利心语下前至丁字路口右行,前行至丁字路口,一条新修的马路向西1000多米行至大路向南拐的小丁字路口时过马路。路口右边竖着一牌子上写:湖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沿小路行至尽头左侧便是。
乘901或916或587路车在板桥下,沿板桥中学南边的一条新修的大路向东走50米左右,有条向南拐的小丁字路口,路口处右边竖着一牌子上写:“湖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①沿小路行至尽头左侧便是“湖北省法制教育所”②。
①就是湖北省(原女子劳教所)
②就是湖北省(原板桥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