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国保头目肖宁建遭恶报被特警暴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日

口出狂言骂佛法 遭鼻咽癌折磨喝药身亡

辽宁海城市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听信了中共的欺世谎言宣传毒害,迫于对共产邪党的恐惧,对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的亲人不理解,听不进去亲人讲真相劝善,口出狂言骂法轮大法(佛法)、骂法轮功创始人,结果得了鼻咽癌痛苦万分,在痛苦中明白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是悔之晚矣。近日,不堪病痛的折磨喝药自杀身亡早逝。

南京市国保头目肖宁建遭报被特警暴打致伤

据知情者爆料,一贯对法轮功学员殴打、施暴的南京市国保大队头目肖宁建(肖宁健),在南京市“青奥会”期间,被南京特警暴打致伤住院。据悉,特警一边打,一边骂:“我打的就是你‘610’!”

二零一四年八月,南京“青奥会”期间,肖宁建去江宁区所谓“上班”(蹲点),背着背包过地铁站,安检时,被要求例行检查。肖宁建不接受检查,口出狂言,说:我是公安局的、我是“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的。特警说:我们不管是公安局的,还是“610”的,都要检查。

肖宁建不肯安检,与特警发生争执,遭特警殴打。肖宁建被特警甩嘴巴子,一只耳膜被打坏。

我们不赞成暴力,但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施暴惯了的肖宁建,现在反过来遭暴打,对法轮功学员甩嘴巴子,现在被人甩嘴巴子,决非偶然。任何人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何人做恶都要偿还。肖宁建以往殴打、暴打法轮功学员时,就曾出现过现世现报,手立即动不了,但他并没有警觉醒悟,仍继续做恶。

再次善意地劝告肖宁建悬崖勒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善待佛法修炼之人,不要再为中共邪恶团伙卖命,将功赎罪,为自己和家人赎回一条希望之路。

Advertisements

纪虹飞:农妇牵特警的那点事

农妇牵特警的那点事
福建泉州市惠安县东桥镇近千村民围攻南湖村委会,与警察一番大战后,俘获一名特警。(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3年05月14日讯】这两天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图片,福建泉州惠安县东桥镇,一名农妇牵着一个被俘的防暴警察,正要去交换13名被抓的村民。

事情的起因是当地三万多亩海域滩涂2004年起被官方以填海造田为名强行征用,影响珩海、珩山、南湖等村居民13,000人的生计;补偿款又遭截留,2,000多万元转到村委会仅剩四分一。以海维生的村民几年来不停抗议,曾有人因此被捕判刑。

眼见政府把这些围垦地卖给中石化建油管通道和炼油厂,民众3月起掀起新一轮维权。5月4日百名特警突袭,抓捕殴打维权村民;10日晚和11日上午,公安再进村抓人,村民愤怒了,在南湖村委会前,向防暴警投掷石块和砖头,并“俘虏”了一名警察,据称还扣押了镇长、县长和两名女公务员,更脱光两名女官员衣服以防逃跑。

有网友“王永明5678”在微博中说:我是这里人,事情的本质是1、填海造地美其名曰围垦工程,为民造地,到后来就变成中化的重油深加工项目了。2、上这样的高污染项目,当地政府事先并没有征求当地村民意见,就这样被代表了,3、当村民们赖以生存的海域及滩涂被征用时,政府并没有任何的补偿及安置措施,4、当村民们四处奔波讨要说法时却被冠上(聚众闹事)罪名。警察强行进村打人、抓人。5、村民迫于无赖到政府讨要说法,遇到的确是全副武装的特警及雇佣来的保安公司人员,不反抗,等死?

看到这张图片很吃惊,这是什么概念。往常这游街示众都是共产党整人时用的手法,当他们想要威慑群众的时候,就使用这招。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游街就像吃饭喝水一样平常。即使所谓“严打”的时候,往往也是搞这种游街示众,许多人在这个时候因为警方为凑够抓捕人数达标而被冤判重刑。

现在竟然出现了一张特警被俘,并且是被一农妇牵着。看那特警,护腿、护胸、护裆一应俱全,这些全掩饰不住这名特警的无奈和沮丧。

我觉得应该感到害怕的不是特警,因为有些特警也是明白人,他们和我们一样,也不是特权阶层,也吃过转基因、有毒食品。

网友“云众心语”说:一个是工具,一个是百姓,当有一天工具想明白了-其实自己也是百姓的时候,一大堆乌龟王八蛋就开始害怕了。

农夫牵着特警的景象,要放在过去是不敢想像的事情。如今,共产党为了维护其统治,武装军队、警察的装备比过去更加精良。但是,从这件事可以看到,无论装备多么精良,在觉醒的民众那里,都使不上劲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5/14/n3870001.htm

北京特警总队长被免 与去年“政变”有关?

周晓辉

905082039
在江泽民授意下,北京市公安局巡察总队于2001年11月上旬率先换上了全新进口最先进装备,其装备之精良,足以与任何国际防暴警察相媲美,而其目的却是为了对付民众。(AFP)

【大纪元2013年03月16日讯】3月15日,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公布了一批最新的北京市人事任免,其中包括免去肖勇北京市公安局特警总队总队长职务,但保留副局级;任命原特警总队政委孙连辉任总队长。通常来说,在中共官场,官员被免职却保留级别传递的意思就是:犯了某种错误因此被免去职务,但因不到退休年龄,所以保留其级别,继续享受某种待遇,直至退休。

这个肖勇的来历、背景,外界应该说是知之甚少。那么,他究竟犯了什么错误?从有限的资料可以知晓,他曾在北京市公安局巡察执法总队担任队长,主要任务是维护社会治安;还曾在《人民公安报》上发表《与时俱进 探索和完善首都巡逻防控网络》一文。2010年至2013年被免职前担任北京市公安局巡特警总队总队长。

北京市公安局巡察执法总队是1995年成立的。1999年7月,江泽民掀起镇压法轮功的狂涛后,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源源不断,各地民众抗暴维权也是此起彼伏,如1999年就超过3.2万起。这让时任中共最高党魁的江十分恼怒。在其授意下,北京市公安局巡察总队于2001年11月上旬率先换上了全新进口最先进装备,其装备之精良,足以与任何国际防暴警察相媲美,而其目的却是为了对付民众。

除了进口配备了一支高压水炮及多支水枪的防暴车、防暴服和防暴盾牌、先进的对讲系统外,防暴警察还配备了10多只凶悍威猛的德国牧羊犬;此外,防暴队还配备了通讯指挥车,车上装备有摄录影、通讯设备和照明灯光,可将现场瞬息万变的情况实现图像、资料、话音三网合一,并通过卫星、微波、有线和无线等通讯途径,将现场画面及时传输到远方的处置骚乱指挥中心,为指挥员的决策提供依据。

2002年2月1日,公安部召开北京与河北省公安系统会议,部署防范、堵截传统新年期间“法轮功学员、恐怖份子、上访人员”进京事宜。时任公安部副部长的罗锋称这是警方的“重中之重”,要坚决把这些人拦在北京之外。北京市公安局巡察总队等负责人参加了会议。肖勇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们不难想像。

而北京特警总队是在2005年根据公安部的指令成立的,队员来自巡警、刑侦、治安、安检等各警种,此外还招募了阻击擒敌、核生化处置等专业人才。据其内部人员介绍,其工作职责主要为反恐防暴,包括处置暴力恐怖犯罪、严重暴力性犯罪、暴乱、骚乱事件以及大规模流氓滋扰等重大治安事件。

此前有消息称,早在江当政时期,武警就开始急剧扩张。一方面,江利用裁军,直接把军队改成武警以迅速扩充武警部队;另一方面,江不断提升武警地位,使其享受军队同等待遇。尤其在江2002年下台、2004年失去军委主席位置后,担心因迫害法轮功被清算,更是急剧扩张武警势力,并将其作为“第二权力中央”的武装力量,与胡温对抗。

截至2011年,武警总兵力约120万人,并成为遍布全国各地、具有相当规模的武装力量。虽说武警部队是由军委和国务院双重领导,但实际上,武警中的公安现役部队直接由公安部管辖,地方上出事调动武警也是找公安,直至政法委。在过去的几年中,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一年就要使用武警15次,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北京的特警。

2012年王立军踢爆中共高层内幕后,薄熙来在两会期间被拿下。3月19日深夜,北京街头附近不仅出现了大批武警、军人、装甲车,而且还出现了零星枪声。北京资深媒体人李德林当日在微博上描述北京长安街“军车如林,长安街不断管制。每个路口还有多名便衣,有的路口还拉了铁栅栏”,北京发生“政变”的传言在网络上频现。

据纽约知名的民运人士唐柏桥透露,“谣言是真的”。他引述中共内部的可靠消息称,周永康确实调动过北京地区的武警,包围了新华门和天安门,规模非常大。周称这是为防止民变。而不知内情的胡锦涛听说中南海的新华门被围,遂紧急调动了卫戍部队进京,并命令武警撤出北京。不愿撤离的武警在与军队对峙了一段时间后,被驱离。

对于周永康调动武警,身为北京公安局特警总队总队长的肖勇不可能不知情。至于其在中间发挥了什么作用,我们并不清楚,但他没有阻拦和向胡锦涛或其他上级汇报是显而易见的。

从十八大前后,胡锦涛、习近平持续削弱江系在政法委、公安局、宣传口等方面的力量来看,肖勇不到退休年龄而被免职并不简单,至少知情不举或听从不适当命令还是存在的。至于其是否是因与周永康过于亲近而被免,也未可知。无论是哪种情况,肖勇被免职,都可以看作是习近平再一次针对周永康等江系人马的举措。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3/16/n3823753.htm

深圳城管堵政府大门讨薪 被特警围捕

2011年12月28日下午,约70名深圳城管在罗湖区委政府前静坐示威。城管把政府大门堵塞,并拉起大横幅:「东门街道办 剥削劳务工 还我血汗钱」。

当局出动近百特警将城管制服,押上警车离去。

城管属于东门街道办,近期被辞退,城管要求赔偿,但街道办称他们是属于保安公司派遣的临时工,没有劳动合同。城管投诉无门,只好堵塞政府大门希望能讨一个公道。

来源:中国茉莉花革命

视频:中国特警在拉萨附近村庄逮捕藏人

总部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网络电视台-Tibet Online TV获得一段录像,显示中国特警到西藏首府拉萨附近一个叫夺底乡的村庄逮捕被怀疑参加了2008年3.14事件的西藏人。

据人权组织分析,录像拍摄的事件大约在2008年4月;可能是由警方人员自己拍摄。

这段22分钟的录像显示大批荷枪实弹的特警进入夺底乡,用步话机互相联系,敲门进入民宅抓捕嫌疑人、押上警车的过程。

请看视频:

来源:美国之音

上海五百小贩与城管对峙上千人声援 当局动特警

作者:乔龙

  上海普陀区连日发生数百小贩与城管及公安对峙事件,有小贩拉起”还我公道”的横额,至少五名小贩被打伤,多人被抓。据目击者星期四对本台表示,现场有逾千市民声援小贩,当局则出动特警驱散人群。

星期三,普陀区东新路武宁一村门口发生大规模群体事件。近五百名街头小贩不满城管人员日前在取缔小贩过程中,打伤数人及当天又雇佣社会闲杂人员对他们大打出手,将城管车辆团团包围”讨公道”。据陈姓目击者告诉本台,现场有大批市民不满城管打伤小贩,而围堵他们的车辆,整条东新路挤满人群,造成交通瘫痪:” (当天)城管打人,(小贩)肯定受伤了,应该至少有四、五个人被打,要不怎么会闹事呢”。

记者:有没有发生冲突、对峙这种情况?
陈先生:至少有四、五百个人跟(城管)、警察打起来了。后来特警过来把他们抓走了。

记者:抓走多少人?
陈先生:这个我不太清楚,确实被抓走了,说他们打警察,违反治安。

据上海新民网报道,当天下午17时许,在武宁一村门口,四辆城管执法车辆被附近多名小商贩团团围住,动弹不得。期间,有小商贩爬上城管车辆,拉开白色横幅,上书”还我公道、要求严惩”等字样,并向过路行人展示一些照片(受伤照片)。随着围观者越聚越多,东新路渐渐水泄不通,警车、急救车也陆续到场。现场一度聚集了近百名围观群众。

记者致电普陀区政府办公室,对方称”不了解情况”,记者又致电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办公室查询,接听电话的职员反问记者:”你是记者,是什么报的记者?”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职员: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职员向一旁的男子耳语:我们现在这桩事件怎么答复?男子答:不接, 那是反动电台,是海外的,什么自由亚洲电台,我们只对解放日报、人民日报负责)我不太清楚这个事。

记者:刚才您旁边的那个人说,自由亚洲电台是反动电台,您能让他接电话吗?
职员:他是外面到这里来办事的呀,他又不是我单位的人,他可能也不太懂这个事情。

据另一目击者张先生说,当局至少出动五十名特警,拘捕殴打城管和公安的人,也有小贩被打伤,最多时有一千多人声援小贩,警方至夜晚驱散人群。他还说:”当时最少有一千多人,也抓了很多人,来了很多警车,特警最少有五十个人,有人受伤,是被城管打伤的”。

记者:听说市民把东新路都堵上啦?
张先生:对对,从下午一直堵到晚上,昨天晚上九点一刻左右才散去。

据了解,星期一晚,有人在天涯社区和宽带上发出消息说,当晚8点30分,在武宁路西,城管开始”扫摊大行动”,大概有80至100个身穿迷彩服的执法人员,先是把地摊搜走,后来又进入小区进行地毯式搜索,结果搜到许多躲在小区内的小贩,他们与穿”迷彩服”的人发生冲突,有人受伤。

一位市民表示:”其实那个事件前两天就发生了,小商贩把普陀区的城管打了,城管到外面叫了一批人,把商贩打了,打人的是临时雇佣的,现在又被小商贩打了”。

事件引起大陆网民的关注,有人发帖说,穿迷彩服的是城管请来的无业人员和外地到上海谋生的农民。也有网民称,国家还没有给予他们温饱,做小贩也是他们的生存方式。

据网友在新浪论坛表示,6月24日晚,该区城管大队出动60余名临时雇佣的执法人员,扫荡宜川路、华阴路的商贩,有好心的市民上前制止,却遭到殴打。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