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层层谎言正在被迅速剥离

文: 廖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最近中国大陆媒体,特别是网络,对八一电影制片厂为电影《开罗宣言》制作的海报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口诛笔伐。根本就没有参加开罗会议的毛泽东,与丘吉尔、罗斯福、斯大林以同样的姿态出现在海报上,而真正参加开罗会议的蒋介石却被排斥在外。这样的海报具有明显的误导作用。

真正的事实是,美国总统罗斯福,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和英国首相丘吉尔,于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在埃及首都开罗举行会议。会上,中、英、美三国坚持对日作战直到日本无条件投降为止,并确定了战后日本必须归还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在太平洋区域所占的一切岛屿,归还在中国所得到的所有领土。这次会议涉及到战后国际秩序重建的问题,包括朝鲜的独立。因为苏联与日本订有苏日互不侵犯条约,斯大林没有参加有蒋介石参加的开罗会议,而是在开罗会议后,与罗斯福、丘吉尔在德黑兰进行了会晤,斯大林对会议制定的公报表示完全赞成。

众所周知,一九四三年,是中国的抗日战争最为艰难的岁月。整个的抗日战争,最主要的正面战场全是国民党军队在作战。而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却在趁着国民党抗日背地里大肆发展武装。八年抗战,共产党参加的战役屈指可数。当时的毛泽东巴不得中国的抗日战争长久的拖下去,目的是耗费国民党的军力。蒋介石与国民党在抗战中起到的是中流砥柱的作用。毛泽东没有资格参加开罗会议,更不可能左右得了开罗会议。可是现在的电影海报却与事实大相径庭,单从海报上看,毛泽东在开罗宣言中起到的作用不容小觑。

参加会议的人被剔除,没有参加会议的人却出现在海报上,这显然是一个有意的误导。这样一个在世界历史上都被载入史册的开罗会议,在过去七十多年后,却能在中国被如此扭曲的宣传出来,中共的欺骗宣传何等猖獗。

那么,如此和事实完全相反的谎言为什么能在中国大陆出现?显然,这样的谎言之所以能够出现,对大陆人来说已是一种常态了。从另一个角度说,中国人生活在由谎言编织的社会生态之中。

当然,要是只这一个谎言,人们很好辨别。而要想让谎言不被辨别出来,需要满足几个条件:一个是封锁所有的信息渠道;另一个就是制造一系列的谎言,让谎言形成一个链条,从而把真相掩盖起来。比如,这个《开罗宣言》的海报,有些中国人一看,可能就觉得毛泽东真的参加了开罗会议,即使没有参加开罗会议,毛泽东的政治主张也影响了中国乃至世界的抗日战争。这些中国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们早就接受了毛泽东和共产党领导了中国的抗日战争这类谎言。在这些人的思想意识中,他们就觉得没有毛泽东,中国的抗日战争根本就胜利不了,蒋介石在抗日战争中起的作用完全是干扰和破坏。

这样的说法放在八十年代以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人可能都会这么想。就是放到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仍然是这种想法。一个与事实完全相反的谎言为什么会被人接受?因为在这些人的思想中,他接受的这方面的谎言太多了,这些谎言还能够互相联结,形成完整的谎言链条。如果谎言形成了思想的链条,那么它就会象一个机器一样自动的运转,由此形成的思维所得出的结论,正是谎言灌输者乐意见到的谎言结论。

当然,要保障谎言能够大行其道,还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暴力。在暴力的恐吓下,人们不敢有其它选择。这样,封堵了所有的信息渠道后,又用暴力逼你接受中共制造的谎言,时间长了,人们就会用中共制造的谎言去判断事物的对错和是非。那么,靠谎言作基础推导出来的结论必然也是谎言。

中共制造的谎言早已充斥了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拿中共迫害法轮功来说,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系统的制造出了完整的谎言链条。当这些谎言被反复宣传后,接受了谎言的中国人就会用这些谎言去思考问题。

当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时,其实就是打开了中共封堵的信息渠道。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暴力镇压就开始了。中共为什么如此恐惧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因为民众了解了真相后,自然就不会站在中共的立场上了。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的广泛传播,让民众看清了中共历史上编造的一系列谎言。当一个政党说什么都不被人相信的时候,它还能长久吗?这就是中共恐惧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根本原因。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法轮功学员搞了一次电视插播,让近百万市民观看了《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两部影片。大家一下子明白了真相,第二天就街谈巷议开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太无耻了;原来天安门自焚是演的一场戏啊!中共不让炼法轮功,可是世界上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修炼法轮功啊;知道不?电视上演的那个弑父杀妻的傅怡彬原来是个精神病人,根本就不是法轮功;这共产党尽骗人,啥时候说过人话!

这就是人们明白真相后的反映!当谎言被层层剥离,真相的力量是如此的巨大!

如今的中国人确实不那么好欺骗了,谎言在一个一个的被揭穿。《开罗宣言》的海报一出来,网络上马上引来一片骂声,连中共的官方媒体都说这样的海报不负责任。

再如最近发生在天津的大爆炸,官方说空气质量良好,没有检测出氰化物。看看老百姓怎么说的:农民焚烧秸秆他们不让,说监测到环境重度污染;过年燃放鞭炮他们不让,说监测到环境重度污染;就连马路边烧烤也不让,说污染环境;来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化学有害物大爆炸,却说到处监测都正常,我就纳了闷了,炸的是空气清新剂呀!

别总以为老百姓好糊弄,他们心里透亮着呢。谎言一旦被撕开了口子,他们自己就能找出真相来!

如今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人数已达十五万之多。广大的民众,包括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只要一听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没有说不该告他的。现在讲法轮功真相,只要开个头,民众自己就议论开了,没有不说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中共历来用谎言包装自己,打击异己,欺骗的伎俩被民众识破后,谁还会相信它呢!原来它用谎言美化的全是它自己啊,它诬陷好人的目的是怕对照出它自己的丑陋啊!

慈悲和真相的力量

文: 河北保定地区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这是迫害初期红色恐怖气氛最严重时的事了,我至今记忆犹新。

一天早晨,我骑自行车去乡下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在回家的路上遭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这些警察看上去非常粗野,张口就是骂人。一个自称武功高强的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暴打一顿之后又无理的抢走了我的自行车和半书包真相资料,最后把我绑在派出所院子里的树上。他还抢走我上衣口袋里仅有的五元钱。

一个年轻警察骂道:“费了半天劲,你就带了五元钱,看我不狠狠的罚你的钱。”我说:“你千万别这样做,我们发真相资料是为了救人,也包括你们一家人,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我们全家受益了,我也想让你们全家受益。”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拿着五元钱出去买了一个西瓜回来。之后他们把我从树上放下,让我進屋里。

看着几个警察一人拿一块西瓜,狼吞虎咽吃起来的这种模样,我心里很难受。因为我深知,在邪党领导下的这些小警察工资很少,那些有权的警察,有机会贪污腐败,甚至于住豪宅、开豪车,而小警察只能听命令或当走卒。

最可悲的是,他们不知道,抓、打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在犯天法,也是在触犯人间的法律,如果不明真相,就会遭恶报,甚至于祸及家人。想到这些,我看着那些被抢的资料,心疼的泪水直流,因为我知道这些资料能救很多人。

这时,打我的那个警察,拿着半块剩下的西瓜,走到我面前骂着问:“你哭什么,是不是想吃西瓜?”我说:“不想吃。”他说:“那你想怎样?”我说:“你把那些真相资料还给我,放我回家。信仰自由,我没犯法!”

他大喊:“你傻呀,我打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掉一滴眼泪,那些资料不能吃也不能喝的,你还因为这些被抓、被打,也许还会被判刑,你这样做值得吗?”

我提高了一点声音,为的是让所有在场的警察都听到,说:“我告诉你,那些资料比你的命都值钱,你知道吗?法轮功学员,为了救你们,为了多做些救人的真相资料,我们自己省吃俭用。有的法轮功学员自己生活很困难,就到街上捡废品,卖了之后。一元一角的凑在一起,这些真相资料都是我们救人的一颗颗诚心。不信你们去看看这些资料上写的是什么,看了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的了。”

听了我的话,有一个警察,走过去拿了一些资料在他们中间传看了起来。

警察们去吃午饭时,来了两个新警察接班。一男一女,男的守在外面,女的走進屋来,她睁大眼睛盯着我看,突然对我说;“怎么是你?我找了你好长时间了都没找到,你不认识我了?”我说:“你是……?”她说:“你忘了吗?那天你捡到了我的两千多元钱,我回去找,你一直在那等我回去,把那钱交给了我。我说谢谢你,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你还说我不要谢你,要谢就谢你师父,是你师父教你做好人的。”

这时,我才想起来,确实是有这回事。我说:“你相信我是好人吗?”她说:“相信!我真想放你走,可是我不敢。”说完她出去了,回来给了我一个馒头和一瓶矿泉水,说:“快点吃吧,我只能为你做这些,就怕下午他们要把你送到看守所,你自己一定要小心。”我看到她的眼里含着泪。

其实,我那时很害怕,我知道中共邪党什么坏事都能干的出来,因为它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所以它就敢无恶不做。但是,我更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这句话,于是我坚定地对她说:“谢谢你今天为我所做的,你一定会有福报的。回去你一定要告诉你的家人,法轮大法是好的!修真善忍没有错。让他们都不要相信中共宣传上的谎言。”她说:“好,我记住了。”

吃完午饭,那个打人的警察先進了屋,快步走到我面前,大喊着:“快,我们要送你走。”他顺手将五元钱塞進我的上衣口袋里。压低声音说:“如果你早让我看看你们这些真相资料,我就不会打你了。”这时其他警察也都進来。此时,我忽然感到自己变的高大和强壮起来,我知道这就是善(慈悲)的能量,是真相的作用。我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我为两个得救的生命而高兴。

此时,我一点都不害怕了,我不想知道他们把我送到什么地方,因为无论我走到哪里,我都会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真善忍的信仰告诉世人,包括所有的警察。

派出所警察明真相 善待法轮功学员

文: 河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我市一同修甲前些天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某派出所。

警察一开始表面上很和气,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同修回答:“我不能告诉你。”警察马上翻了脸“不出三天,我就能查清楚,你信不信?”

同修没有慌也没有害怕,慢慢的说:“不是我不告诉你,因为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我是在救人。法轮功是佛法。历史上迫害佛法的都没有好下场,你们可以查一查历史,我是不想把你们推到不好的那一边去。”那个警察马上不凶了,有的警察还点头,谁也不问了,各自办别的事去了。

过了一会,那个警察来问同修:“你吃饭没有?”同修说:“没有。”警察很和气地说:“你上街吃饭吧!”同修上街吃饭的时候,没有一个警察跟着。同修吃完饭,心想:“我要是不打招呼就走了,那警察怎么交代呢?”就又回到派出所坐在那里。一会那个警察又过来说:“你上街吃饭去吧!”同修心想:“他明明知道我刚吃过饭,怎么又叫我去吃饭呢?”又听那警察低声说:“别回来了!”

同修这才站起来微笑,回家了。

向往“真善忍”的人们

文: 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遇到了很多人发自内心的感人言行。写几个片段和大家分享,并为这些在逆境中向往“真善忍”的人们深深的祝福。

那年,单位同事考上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临行前到我办公室辞行。我对他说:“本来想请你吃顿饭,看来来不及了,我给你盘法轮大法真相光碟吧,回家看看,很好的。”没想到他听了这话,激动得脸通红,说:“谢谢你,大姐,这比请我吃十顿饭都好,我回家就看,让我媳妇也看,我留着让我孩子大了以后也看。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经过这场磨难,更显示出法轮功的伟大。如果将来兄弟能混出个样来,一定会为法轮功鸣不平!”

一次,大家中午在单位食堂吃饭,一桌子人在议论共产党的腐败,有一人说“六四”暴乱怎么怎么的,同事小任马上制止他说:“‘六四’不是暴乱,是学生和平请愿。”小任接着说:“法轮功为什么打不垮?因为法轮功说的都是对的。”

一次,我给一名出租车司机讲大法真相,他很愿意听,一个劲儿的说“法轮功真好”,最后跟我要《转法轮》宝书。我那时只有一本书,有点舍不得给他,但是他近乎用哀求的口吻对我说:“现在社会这么乱,我想看看法轮功的书,我要用书上的话教育我的两个儿子,好不让他们学坏了。”见此情景,我就将宝书送给了这位司机。

一年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晚上,我在路上给一名出租司机讲大法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邪党迫害的残酷,他很愿意听,最后干脆把车停在路边听我讲了近一个小时。这时来了一辆警车,车里的巡警用步话机喊着:“赶快离开!这不能停车!”等警车过去后,这名司机摇下车窗,把头伸到车外,大声喊道:“喊什么喊?法轮功就是比你们警察好!”

不是认错人,是来三退的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讲真相时,如果我们正念足,师父会安排许多有缘人主动找你得救,很神奇的。

春季的一天下午,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马路上有一个看上去很绅士、高个子的中年男士,从对面向我走来。他跟我打招呼说:“哎呀,咱们二十多年没见面了吧?今天见面了。”可我真不认识他。我想他是有缘人,是来得救的,我就主动搭话附和他,问他姓啥?他就说了姓名。然后,聊了几句后,我就转入正题,给他讲真相。他对三退的事儿一点也不知道,根本没听说过三退的事儿。我讲完之后,他高兴地点头同意了,说过“谢谢你”,然后就离开了。旁边的同修看在眼里,激动地抱着我哭了起来。

有一年夏季五月一日放假,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一个很绅士的男子主动和我打招呼,说:“咱们是同学吧?”我说:“好象没印象。”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可是他坚持说和我是同学。我问他在哪儿工作?他说在长春市政府部门工作。我说:“那咱们还是有缘人,既然咱们是有缘人,那我就和你说一件事。我要是不说呢,对你不负责任,但你要不听呢就错过了机会。”他问什么事儿呢?我说:“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听说一些,但不接受。我说:“我今天就给你退了。你今天就成熟了,就该退了。”他说:“好吧,那就退了吧。谢谢你。”我说:“电话号码留给我吧,以后有机会再见面。”之后,我们就道别了。

同修们都感到神奇。常人是理解不了这些事情的,从常人角度看,可能觉得是认错人了,可是对大法弟子来说,我们清楚的知道,这是师父安排他来到我身边得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