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想入党”跟“还想死”有啥区别?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下午,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派出所李峰到法轮功学员家里问“诉江”事宜。当学员问李峰及另一警察都入过什么,李峰说他还想入党呢。

我为李峰悲哀,人可以说大话,但不可以说毒话。所有加入邪党的人,必须同意把生命献给邪党,从此生命就不属于自己了。三退(退党、团、队)就是赎回自己的生命权。

为啥现在有二亿多民众选择了三退?而且数字还在不断的攀升?因为三退是生命在天灭中共中能得救的保障。现在人们三退还来不及呢,李峰却说还想入党。也许他是在开玩笑,可是上天不开玩笑,灾难中遇难的人几乎都发过为中共“献命”的毒誓。由于父母是小孩子的监护人,结果一些孩子也跟着遭了殃。

希望跟李峰有同样想法的人,赶快转变思想,因为“还想入党”的潜台词就是“还想死”。你的亲人可不希望你为中共而亡,他们也不想跟着一起遭殃。

解体中共“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狱”字从表面直观上看是“言”被左右两条狗包夹着。两条狗看着不让说话。如果说话恶狗会撕咬,甚至被活活吃掉。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吉林省四平监狱,就把这“狱”字诠释和表演得淋淋尽致,登峰造极。

二零零六年四平监狱就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教育监区”。将法轮功学员编入连坐的劳动、生活、休息同步移动的“互包组”之中。由刑事犯“包夹”法轮功学员,不让学员之间交谈,绝对不许正面说法轮大法及其相关话题。如果不服从他们,轻则非打即骂,重则拖入厕所水房群殴或施以皮带头抽打或其它酷刑。当“610”组织所谓“攻坚转化”时,他们就按住学员手脚,由“610”人员施以酷刑。

我曾两次遭到十名左右包夹罪犯的群殴,一次被几名罪犯用脚踩住手脚,在水房的水泥地上裸体被罪犯陈闯用腰带铁头抽打背面,再翻过来抽打正面,打得的只有出气的感觉,极其痛苦。

罪犯陈闯曾在水房公开叫嚣“打死他们最多加刑五年”。长春一名法轮功学员不知姓名,被罪犯群殴,导致脑骨塌裂,七根肋骨折断,活活被打死。为此,四平监狱向家属赔偿二十万元,罪犯邸少权,陆小风分别被加刑十年、九年。之后不久,二零零九年入狱的通化市姓赖的法轮功学员,九个月后就被姓金的罪犯活活打死。金犯因此加刑五年。

二零一二年正月十五刚过,吉林省劳改局教育处长一行到四平监狱布置所谓的“转化攻坚”,当时的十一监区长恶警周继佳,召集包夹罪犯开会说:这次省局给我们两个死亡指标,你们给我往死里整,出了事我负责。于是一场血腥镇压开始了,最没人性的是:恶警周继佳把电棍插到石国良的嘴里电。

那是一座人间地狱,我们精神上被恐怖、谎言和暴力景象摧残着,身体遭受酷刑折磨,生活上没有自由,缺食、缺水、缺乏基本的生活保障。整个过程是难以表述的痛苦。用我的话说:活着都不怕,还害怕死吗?就是生不如死,而且感受上是无限漫长的痛苦历程。

这就是中共“狱”。是由中共及其人间帮凶制造出来的空前绝后的“狱”。虽然在监狱是由司法系统相关人员实施执行的,但是这一结果不是由社会上的常人、公安、公国、检察院、法院相关人员举报、参与、抓捕、起诉、审判的吗?所以,中共狱是他们共同制造的。

他们有的人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是物理学上不是有一个“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相等”的定律吗?就是说,你给一个物体施加了多大的力,你的身体也会得到相同的反作用力。那么你们参与的人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精神伤害、肉体痛苦和死亡,你们也一定会得到这样的结果。

你不信吗?你看,当年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积极分子不正以“腐败分子”或“贪官”的名义落入法网了吗?周永康和薄熙来不都被判了无期徒刑投入监狱了吗?这不就是红色恐怖给我们制造的监狱,同时自己也得到了同样的结果吗?

其实,这还不是结束,只是刚刚开始。他们作为宇宙垃圾在人间痛苦而死后,还要下地狱无期痛苦而死。

现在法轮功学员已经开始起诉恶首江泽民。他已罪大恶极,死有余辜。那么你们参与者就没有罪吗?不该起诉你们吗?太应该了。不过,生命是可贵的,你们有的人或许尚有一丝人性,所以网开一面,暂时没有起诉你们。为的是让你们“放下屠刀,立地反正”。

要想远离就在眼前的可怕下场,你们只有停止迫害,立即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立即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劝他们三退,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立功赎罪。

对你们而言,这种选择太难了。在光明与痛苦无期的死亡两者之间,你们选择什么呢?可想而知。你们人不是“现实”吗?你们应该穿越假现实,选择真正的“现实”。

只有这样才能解体自己制造的“中共狱”。解体中共狱只有从自我做起。

刘云山提九个为什么攻击习近平 习抛刘家罪证

大纪元2015年08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据港媒披露,中共换届工作启动,各派系闻风而动。江派常委刘云山下台在即,为了防止被清算,其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以退为进,提出“九个为什么”攻击习近平。习近平也不断进行反击,本月初,刘云山家族涉恶意做空中国股市的罪证被公开。

港媒:刘云山向习近平发难

《动向》杂志今年8月号披露,中共“十九大”的筹备工作启动,党内各派系闻风而动。被列为带病晋升的江派三常委之一、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刘云山任期还剩两年多,担心任期满后是否被追究主管宣传领域十余年严重失职、渎职、家族依靠其特权成了亿万富翁的财富来源、长期和令计划、周永康的不正当关等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刘云山在党内做过2次自我检查,实是测试习、李、王的反应,以退为进、以进为保。

刘云山借自我检查,分别在6月、7月的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的会议上向习近平发难。其提出“五大挫折”和被动局面未扭转,实是攻击、贬毁习近平及其新的领导核心。中共“十七大”时,习近平就坐在今天刘云山所在位子及负责分管的工作职权。

7月初,在政治局学习会上,刘云山作了“体会和反思”自我批评、总结、自问自答地提出九个为什么,对习近平上台三年来的政绩“反攻倒算”,意图一目了然。

北戴河会议前夕 刘云山家族丑闻被抛出

随着习近平阵营对江派残余势力的清洗,江泽民集团在台面上的最高代理人——江派三名常委时时与习近平对抗,甚至撕破脸公开对决。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来,中国股市持续暴跌,江泽民集团几大家族涉恶意做空,摧毁市场信心,其中刘云山家族首当其中。他们的目的是搞乱股市令中国经济形势恶化,在北戴河会议上对习近平进行“逼宫”。

今年围绕是否中共要开北戴河会议,各路媒体也是不断放风。此前有海外中文媒体援引消息称,北戴河会议8月3日召开。据透露,本次北戴河会议的几个重要议题之一是研究如何深化经济改革,进一步推动市场经济的问题。

就在8月2日傍晚,当局公布了与刘云山父子关系密切的位于上海的司度贸易有限公司A股被暂停交易。

中共公安部此前称“上海个别贸易公司涉嫌做空”,司度贸易有限公司成为关注点。司度贸易原来的股东背景涉中信证券。刚刚辞去新华保险董事职位的刘云山之子刘乐飞与中信证券关系密切。

7月21日晚,新华保险披露,公司董事刘乐飞辞去非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委员、董事会提名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正值习近平当局严查股市故意做空黑手之际,刘乐飞辞职引发外界关注。此前,刘乐飞的中信证券曾在今年年初靠A股和H股平衡得利。还有外媒消息说,刘乐飞与前央行行长、天津市长戴相龙女婿车峰案有关。

今年7月7日,中国人寿发表股票交易异常波动通告,称在7月3日、6日和7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对比上证综指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次日晚上,中证监发出通知,即日起6个月内严禁所有上市公司持股5%或以上的股东、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公司股票。

不过两天后,中国人寿被爆出于7月10日减持所持有的中信证券A股3,000万股,套现逾8亿元人民币,持股量由6.05%降至5.74%。虽然事后中国人寿称总持股不足5%“不违规”,不过,其公然减持的取态,颇有挑战习近平当局的意味。

知情人士透露,刘乐飞和掌控宣传的刘云山,在股市中联手,利用内幕消息与操作套取利益,而且早有前科。

刘云山主管的新华社接连与习近平救市唱反调

7月27日,大陆股市沪指大跌8.48%,是八年来最大的单日跌幅,而深圳股市指数则下跌了7%。新华社当日在其经过认证的Twitter帐号上发帖称“崩溃再现!”并称,在抛售中,所有在大陆上市的公司,大约有2/3的股票暴跌超过每天10%的下限。此动作被视为对股市暴跌冷嘲热讽。

在上一轮股市暴跌过程中,习近平当局不惜代价紧急救市,包括连续出台多个利好消息等举措。据报导,估算中共共筹划了5万亿元资金来制止市场的恐慌性抛售,资金额占到了中国GDP总值的约10%。

7月7日上午,新华社客户端发布的市场直播文章称,中国银行股和“两桶油”的“救市无效”。当日A股早盘再度大幅下跌,沪指盘中跌破3,600点;大盘股拉升救市的背后,中小盘股成为了杀跌的重灾区。

新华网的背后有刘云山。而在股灾中逆市大涨的股票,中国人寿、新华保险以及中信等,都和刘乐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当时大陆媒体口径一致唱升股市,而新华社所发的东西似与当局的救市努力唱反调。港媒指,新华社竟使用“救市无效”四字,外界见之愕然,与李克强“有信心、有能力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等誓言截然相反。

刘云山父子都在政变名单上

7月24日,周永康的铁杆周本顺落马。周本顺是去年海外流传的薄熙来、周永康政变的18人名单中的一员,政变成功后,周被许诺将出任中共最高法院院长。这份名单中还包括刘云山父子。

目前,这份名单中的大部分人都已落马,他们或被判刑,或被羁押,有的已死亡,而暂时“没事”者也一蹶不振。有分析认为,如今政变名单上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周本顺、蒋洁敏等先后落马。当局的反腐成果似乎使这一政变“名单”逐渐验证。

在这个18人名单中,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是目前还未落马的最高级别江派官员。

责任编辑:李晓清

中共与全人类为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谁是中共的敌人?有人说是美国,有人说是西方反华势力;在中共每次的运动中,中共也把一部分人划分为敌人,例如文革中的知识分子。那么中共的敌人究竟是谁?是全人类!

中共官员知道美国不是它的敌人,不然中共高官们也不会把妻子儿女以及财产都弄到美国去;西方也没有什么反华势力,只是民主国家的人们在反对中共的滥杀无辜;至于法轮功,那是修炼,跟中共本来不沾边,中共也知道法轮功不要人间的任何权与利,只是学的人多了,江泽民因为妒嫉而残酷迫害。

马克思是魔教教徒,中共的理论来自撒旦教,就是魔教。神佛是救人的,魔鬼是害人的。列宁直接提出用暴力革命毁灭人类现有的一切。了解中共历史的知道,中共为了能生存,其原则千变万化。不论是谁,只要被怀疑挡它的路了,就会被当作敌人消灭,内部人也不例外。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整死了很多人无辜的人。

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把中国宪法和刑法等踩在了脚下,动用了全国的宣传工具和国力对法轮功进行抹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迫害与虐杀。而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准则,教人做好人。实践证明,紧跟中共做恶的人大都丧失了人的本性,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不属于人类了,因为他们与魔鬼为伍。

有中国人说自己不信神佛、魔鬼什么的,其实是上了中共的当,因为这些人根本不懂得神佛与魔鬼的含义。一天我跟一位大姐讲法轮功真相,大姐说:“我啥也不信。”我笑了,问道:“你相信一加一等于二不?”大姐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不信”,说完自己都乐了。我说:“人不可能啥也不信,如果真的那样也活不成了。共产党把好人当成敌人打,就相当于把羊啊、小兔啊,长颈鹿都关起来,满大街遛达的都是豺狼虎豹、毒蛇、蝎子,你愿意社会这样吗?”于是大姐明白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是在把“救生圈”递给落水者。中共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无理的,就是不叫百姓得好,就是与全人类为敌。

史达:习江决战后 一场舆论运动将全面展开

0392926643
习江决战过后,按照中共内斗的惯例,一场清算江泽民的舆论运动和党内表态运动即将全面展开。(大纪元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12日讯】有人说,看“习江之斗”比看韩剧有意思,因为这场中共内斗的连续剧是政治写真版。真实的人物、中国和全世界的舞台,旷日持久、高潮迭起;而且演技了得,情节曲折离奇:人类史上可能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巨型杰作了!

这台现实政治舞台剧,从2012年演到今天,也算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因为“习江之斗”连续剧在将要结束前,进入了最后的大决战。这个决战的战场就在2015年七八月的北戴河。

这次,江派几乎倾尽所有的力量,计划好了要在北戴河会议上与习阵营决一雌雄。奇怪的是,最近发生的蹊跷事也特别多。算算看,6月开始的股灾,周本顺政治核弹,令完成外交事件,7月初的大范围抓律师事件,还有三位江泽民对头元老几乎同时去世等等;这些事也都集中出现在北戴河会议前夕,可能会是偶然,但也不能排除那是江派发起的“最后一搏”中的必然环节。

首先,江泽民年初发出“东山再起”、6月初刘云山再发“东山再起”信号弹,开启了这场大决战。他们作了许多准备,集中在北戴河会议期间向习发难。然后,就发生这一系列非常蹊跷、看似偶然的事:

第一,6月7日,江派头面人物刘云山刚刚在福建“东山县”露面不久,大陆股市就开始大幅直线下跌,到7月已经形成股灾局势,习阵营不得不出动“国家队”救市。股灾的突然出现,一来让习阵营忙得焦头烂额,二来可以被当作“反腐导致经济严重问题”的一枚“经济核弹”。

第二,7月28日,前香港媒体资深记者姜维平发博文,点明周本顺落马的原因是他的一枚“政治核弹”。在上半年,周本顺主导炮制了一份《河北政情通报》,用其中所谓“反腐导致河北省经济严重下滑”的结论,准备在北戴河会议上“亮剑”。

第三,7月9日开始,几天内中国大批“维权律师”被公安抓捕。截至17日的统计,有222人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或短期限制人身自由,涉及省份多达23个。此引起全世界震惊的事件在北戴河会议前出现有点蹊跷—“大抓律师”如果是江派爪牙的统一行动,确实是给习阵营当局出了一个难题:不出面制止的话,习当局就会遭到全球的一致谴责;但出面制止,又让习阵营陷入在北戴河被江派指责的困境。

第四,乔石、万里、尉健行,这三位能够在北戴河会议上对抗江泽民的中共元老级人物,分别在6月14、7月15、和8月7日相继去世。这极可能是凑巧的偶然事件;但是,太凑巧的事也不能百分之百地排除另外的可能性。不管怎样,他们的去世对习在北戴河会议上没有好处。

第五,7月25日,隐居在美国加州的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突然首度发声,声称自己没有“核弹”。但是,《纽约时报》报导却说:熟悉这一案件的几位美国官员表示,令完成将可能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叛逃者,或将成为美国情报领域的一项非凡成就。也就是说,令完成在北戴河会议前已经成功释放“外交核弹”,把大批绝密的中共文件交给了美国。这一外交事件也可以被江派拿来作为攻击习阵营“打贪引起副作用”的口舌。

总之,这一系列事件,在北戴河会议前或期间“偶然”集中出现,可能真的是为了一起“亮剑”。

习阵营的策略是,取消了原来意义(老人干政)的北戴河会议。同时,极力淡化北戴河夏季休假,甚至发出“别等了,北戴河无会”的公开讯息。习阵营的做法让江派的“亮剑”决战安排“付之东流”。江派死党人马现在唯一的做法是不顾一切,按原计划齐聚北戴河,死皮赖脸、孤注一掷要开会。但这样做下去的后果是,江派死党将全部暴露、甚至面临全军一起覆没的前途。

因为没有了向习发难的场所和机会,所有的“亮剑”都成为“亮丑”。其中,股灾、抓律师、政治核弹等等事件中,不顾一切而抛头露面的江系死党,不久就会被“秋后算账”。这都是习阵营最拿手的“打老虎”好戏,这些老虎排队一只只的被打,最终一直将打到最大的大老虎。

不仅如此,8月10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的一篇题为“辩证看待‘人走茶凉’”的文章称,有些中共领导人,已经退下多年,但不愿撒手,还安插亲信,拉帮结派,让新领导难以开展工作。

这篇文章的内容可以说是直指江泽民,是发出了打江泽民这只老虎的讯息。但是,在《人民日报》如此高调刊登,透露了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习阵营已经占领了官媒要地。

这次北戴河会议内外习江之斗的较量,其实基本上已经结束。而其意义非常重大,因为所谓决战,是江派倾尽全部力量出击,结果以全败告终。而习阵营在北戴河会议决战后,没有了以前的后顾之忧,所谓“该来的都已经来过了”。

所以,习阵营才开始出手占领官媒要地,而解决江派死党中的任何人和机构,甚至江泽民本人,已经不再有任何顾虑可言。决战过后,按照中共内斗的惯例,一场清算江泽民的舆论运动和党内表态运动即将全面展开。

责任编辑:唐青

谢天奇:7月7国级高官去世 中共气数已尽

005440916642
种种天象巨变显示,中共解体正在加速,最终消亡的日子已不远。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李莎/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8月09日讯】8月6日,隐身多日的中共政治局七名常委悉数出现在北京八宝山公墓参加7月31日去世的中共中顾委原常委张劲夫的遗体告别式。8月7日,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前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因病去世,终年85岁。

8月上旬,按惯例是中共北戴河会期。8月5日,中共官媒发表文章表示,“别等了,北戴河无会”。如今,被官媒强调“今年无会”的北戴河会俨然成了中共老人送终会。

今年迄今为止,已有7个中共“国级”高官去世。此前去世的分别有: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张万年1月14日因病去世,终年87岁;中共中宣部前部长、前中央书记处书记、中顾委委员邓力群2月10日去世,终年100岁;已经落马的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3月16日因癌症恶化去世,终年72岁;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乔石6月14日因病去世,终年91岁;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7月15日因病去世,终年99岁。

去世7人的年龄跨度72岁至101岁,平均寿命有91岁,这表明中共高官保命延年确实“有一套”;却同时也表明,7个月内7名国级高官密集去世非同寻常。

1976年,中共三巨头朱德、周恩来、毛泽东相继死亡,随后“四人帮”被抓、“文革”结束,中国政局及社会大变。而今年迄今已有7名国级高官去世,这在中共历史上前所未有;也是中共气数已尽的显现。

6月30日,中共建党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版发表清华大学外籍教授贝淡宁(Daniel Bell)的文章《中共应该“正名”》,文章建议中国共产党应该改变名称,认为中国共产党或许不久之后就将不复存在,而应改换一个至少在名义上更现实的名称。

不少海外媒体转载该报导时,标题均突出贝淡宁是“习近平母校教授”。贝淡宁当年曾在英文杂志《Dissent》上撰文,谈及他来清华教书的动机,是因为“清华培养的都是中国的政治精英,我可能通过教这些精英而带来变化”。

贝淡宁这篇文章中还表示,中共目前不能改名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一些老一辈“革命英雄们”和中共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等老一辈“革命英雄们”去世之后,中共不改名的理由就会又少一条。

身份背景不寻常的贝淡宁在敏感时间点发表这篇文章,大陆网络上相关的“中共不久以后就不存在了”的敏感帖文能被当局容忍而未删除,这些均暗示背后应有中南海高层授意因素。

这些言论,一方面已明显点出中共改名的阻力所在,另一方面也释放出中南海掌权者与中共的切割信号。这与近期习近平当局实施宪法宣誓制度没有要求“向党效忠”及一系列“去马克思主义”动作一脉相承。

乔石、万里等人去世后,官方讣告中,少了以往对已去世的中共高层的一个称号,没提“马克思主义者”。

6月8日,北大教授在党喉《人民日报》撰文,罕见称不能全盘接受西方马克思主义观点。

6月6日,大陆澎拜新闻发表一篇英国作者西蒙‧克里切利写的文章,其中谈到马克思疾病缠身、临终前痛苦不堪的情景。

历史事实披露,马克思曾是个基督徒,信奉上帝和神灵,之后加入魔鬼撒旦教。他创立的共产邪说是魔鬼撒旦教义的翻版,目的是要把信奉共产邪说的人拖向地狱,毁灭人类。马克思私生活放荡混乱,最后在浑身是病、满身生疮的痛苦中死去。

贝淡宁文章《中共应该“正名”》发表前后7个月时间内,7名中共国级高官密集去世;似乎与文章中“等老一辈‘革命英雄们’去世之后,中共不改名的理由就会又少一条”相呼应;也暗示中南海高层与中共切割的可操作性正在加强。

2002年6月14日,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惊现距今约2.7亿年的巨石,上面浮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至此,“天灭中共”这个天象变化在海内海外,从高层到民间,均已有所彰显。

2004年底,《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深刻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历史罪恶,引发了大陆民众汹涌的退党大潮,迄今退出中共党、团、队人数已逾2亿1千1百多万。目前,每个月至少有300万人退出中共相关组织。

中国民众彻底觉醒、唾弃中共的过程,也即是中共逐步解体的过程。种种天象巨变显示,中共解体正在加速,最终消亡的日子已不远。

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发表的郑重声明: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

声明呼吁,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大纪元2015年8月9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朱颖

传黄奇帆正在办理离任审计

11831562051
坊间盛传黄奇帆将出任证监会主席。有消息说,黄确实已在做离任审计,但具体去向不得而知。(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5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晓真报导)有关重庆市长黄奇帆近期又传出新的消息,坊间盛传黄奇帆将出任证监会主席。此消息未获官方证实,但有消息说,黄确实已在做离任审计,但具体去向不得而知。

近两个月,大陆股市剧烈波动,当局虽然几番大力救市,但仍未能阻止股市不断下挫,投资者信心几近崩盘。一些媒体和民众纷纷指责证监会在股市开始下跌时应对策略不当,证监会主席肖钢可能因此下台的传闻在坊间流传。

此后,有消息说,黄奇帆将调离重庆,出任证监会主席。随着消息的传出,各种关于黄奇帆的留言、传闻,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

实际上,黄奇帆出任证监会主席的传言已非首次出现。2008年黄奇帆任重庆市副市长时,外界就有传言说他将接替尚福林出任证监会主席。

那么,此次的传闻是否属实呢?港媒《明报》7日披露,黄奇帆确实已在做离任审计,但具体去向不得而知。

报导称,让黄奇帆多次成为传言中的证监会主席,与他的经历不无关系。黄奇帆长期涉足金融资本市场等领域,被认为是懂经济、懂金融的官员。

另外,黄奇帆的相关言论和文章受到业内和网民的认同,例如近期其关于股市“出牌顺序”的言论在网上热传。

但港媒的报导最后评论说,不管此次传言真实与否,将中国股市的兴衰系于一人之身,都是一种旧式思维。不管是尚福林、郭树清,还是肖钢,他们在上任之初都被寄予希望,而一旦股市出问题,又都被股民指为无能或失误。黄奇帆如果真的出任证监会主席,能逃出这样的宿命吗?

另据报导,经济学家吴祚来曾表示,中国股市是政治股市,是政治经济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正因如此,它的悲剧性与喜剧性都暗藏于中,股民们闻风起舞,有关方面半夜鸡叫,好戏永远在后头,但凡是戏总有落幕的时候。

人大法律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教授则直言,中国股市等于大规模有组织的金融诈骗集团,中共证监会角色深受民间厌恶。

此外,广泛的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正在急剧放缓。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在这样的股市中,凭藉证监会主席换人就能改变局面吗?难也。

责任编辑:李晓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