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法轮功学员的三位警察

文: 山东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很多人受邪党谎言的欺骗,为了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泯灭良知,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危险的境地,这些年已有很多人遭到了恶报。也有一些对大法有一些了解,在邪党的淫威下,能坚守自己的良知,善待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人,得到了福报。下面我和大家讲述一下我接触的几个警察得福报的故事。

年轻善良的姜所长

九九年法轮功被邪党残酷打压,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和同修们几次进京上访。每次都被绑架,拉回后就被非法关押在本市内的一个派出所里。姜当时是这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比较年轻。那时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这个派出所被反复非法关押过。那里的警察们多次听到学员们讲的大法真相,姜所长听的能更多些。

当时六一零安排他包看我,他经常叫我到办公室和他聊天。我也借机和他讲大法的真相,讲我炼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讲同修们道德升华后,发生的各种感人的实例。他每次都很认真的听着,并诚恳的说:我就愿听法轮功的事。他心地善良,从不打骂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我们之间象朋友一样的相处,每次都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交谈。

二零零零年,我两次进京上访都是他接我回来的。中途吃饭时,他端着满满的一大碗米饭菜递给我。当时我身边的同修们是一人一勺的分着吃的,有同修见状,误认为我们是亲戚。

后来,我被六一零非法关进看守所,他顶着压力又去看守所看我,他趴在小铁窗上,很关心的对我说:还好吧?家里挺好的,不用担心。我听后心里有些发酸。

一次,我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因为我市去的学员很多,六一零成立了三个专案组。他们怀疑我是组织者,在没有通知我家任何亲人的情况下,把我秘密的绑架到了乡下饭店的一个三楼房间,七个人轮流看管。家里人到处打听我的下落,我绝食反迫害。市局六一零恶警头头说;不行就强制灌食。

第四天,姜所长来了,一会儿就转身走了。时间不长,他又回来了,给我买来了我需要的东西。后来专案组转变了态度,对我客气了些,答应了我的要求,我可以自由的炼功,并通知了我丈夫,我结束了绝食(我想姜所长从中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遇到了姜所长,他对我说:本来上面要把他调到市六一零的,就因为上北京接我,别人代替了他去了“六一零”。我听后高兴的对他说;这就对了,因为你能善待法轮功学员,我们师父给你福报,让你避开那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组织,远离那个死亡的位置,生命能有个好的未来。他有些不解的说:可别人说那是往上爬的好机会,你看某某(本市最邪恶的恶警,已遭了几次报应了),他就是踏着你们的肩膀上去的。我说:爬的多高,摔的多重,历史上迫害佛法的没有一个好下场的!他沉思了一会儿,然后看着天上下的蒙蒙小雨,表情有些严肃但诚恳的对我说:上天都在为你们冤屈落泪,愿你们能尽快澄清冤屈,尽早结束这无意义的伤害!我说:谢谢你的善良,历史会证实这一切的。

后来他任过几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所长,工作顺利,口碑也很好。

一次,我和丈夫领着孙女给他送去真相光盘和小册子。他乐呵呵的顺手搬出一个小箱子,指着告诉我们说:这些我们这不缺,你看你们都往这邮,我经常看,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听后我很感动,真为这个善良明智的生命而高兴。我相信他的未来一定是光明美好的。

正义的王警官

在邪党迫害大法的初期,王曾是市区某派出所的一位普通警察,年岁较大一些,看的出别人对他有些瞧不起,但他爱听大法真相。一次,我在派出所不配合邪恶拍照,忽然晕了过去,当时我的意识是清醒的,我听到他很焦急的大声喊着我的名字,到医院时,还和那个很邪恶的警察证实我几天没吃饭了,医生也说胃里一点饭也没有。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所长最后请示市局让我回家了。

那次,我因进京打横幅被拉回本地,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和王、李、专案组副组长住一个房间,房间里只有三张床,那天晚上他们四个人玩扑克,我坐靠在床头上。很晚了,他们以为我睡了,只听老王和其他几人说:我们只有三张床,总不能把老杨放在这不管吧,她们都是很善良的好人,真不忍心。而那个年轻厨师却说;给她个椅子就不错了,有什么好可怜的(几年前,此人被单位辞退)。老王却说;她那么大岁数了,我们不做对不起良心的缺德事。最后他们决定就让我在床上休息。我被他们的善心而感动,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们。

上北京打横幅后,我被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再送回派出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这样反复关押。一次,王警察从警管区叫出了我,让我上了他自己的车。他说:按规定我是不能一个人开自己的车送你上看守所的,我是自己请求所长来送你的,这样做我是违法的。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只见他眼含热泪,声音有些哽咽的说:我为你们鸣不平,你们做什么坏事了要被这样反复关押?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被他的正义和善良深深的感动,诚心的对他说:谢谢你对我们的理解,善恶有报是天理,不是不报,时机不到,希望你一定要多了解大法真相,守住善念,在任何情况下,千万别参与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说:我会的。

到了看守所办公室,那里的警察象疯了似的把我的被子、衣服扔了一地,说是看有没有带进法轮功的东西。王警官口气很硬的说:她连家都没回,能有什么东西带来!说完,他默默的把扔在地上的东西一件件的整理好,又亲自帮我拿到了监室的门口,然后目送我走进了监室,他才离开。

从那以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大概五、六年后,一次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他,说某某派出所王所长为当地民众解决了很多问题,成了一名受人尊敬的好警官。他善待法轮功学员真的得福报了!我真为他高兴。

凭良心做事的小李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还认识一位联防队的姓李的警察。那时,他年龄不大,只是一个临时工。他和其他的联防队员不一样,从不打骂法轮功学员,不参与任何迫害活动,他是一个不太善言辞的人,但我给他讲真相时,他很喜欢听,并诚恳的对我说:我是凭自己的良心做事,不会去伤害任何无辜人的。他对我象对长辈一样尊敬,毫无戒备之心,几次认真的跟我说他的床底下有吃的,也有用的,让我需要时尽管用,不用客气。我能感到他的真诚,虽然没有用过他的任何东西,但我也发自内心的谢谢他。希望他好人能得好报。

几年后,我们在大集上相遇,他说:你不认识我了?我是某某啊!我说:真对不起,真的没想到能碰见你,这缘份可真大呀!我赶忙问他现在的情况。他高兴的告诉我他已正式在某派出所上任了,各方面都挺好的。我说:恭喜你!但千万别迫害法轮大法,别迫害法轮功学员,他说:这个你还不放心吗?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吗?我不会丧失良知做害人的事的。趁机我给他讲了三退大潮,劝他退党。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用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我为他明智的抉择感到欣慰。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愿更多的人能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真相在传播 警察在觉醒

文: 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我修炼法轮功二十年,身心受益太大了,过去体弱多病、性情烦躁、厌世。现在无病一身轻,总是神清气爽,忘却了生气、忘却了发火。虽然我在大法中这么受益,却受到中共的多次迫害。而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完全是由江泽民一手导致。在这场迫害中很多人却因谎言违背自己的良知做了很多迫害好人的坏事,并因自己期间的行恶而殃及自己及家人。

然而在这期间我所接触的很多公安、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中确有一些在欺世谎言中仍然能清醒的明辨是非、有正义感的人,真了不起!为了唤起良知和正义,为了唤醒还在被谎言蒙蔽的人,也为了让良知未泯的人从束缚中解脱出来,我在今年的6月初向两高投诉了起诉江泽民的诉讼状,并签收。

现举几个我在迫害中亲身遇到的几个实例。

一、派出所的变化。九九年迫害刚开始时,我地派出所的警察对我们说,上边来指令了,对法轮功政策升级了,不能手软,要打。二零零零年初,过大年时,我们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在这里遭到辱骂、折磨,几个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很厉害。我心里并不恨这些警察,他们是被江泽民集团欺骗、胁迫的,他们本身是受害者。

到了二零零零年夏天,我被绑架到北京看守所后,转到我地派出所时,我切身感受到这里的警察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变化太大了。因为这期间他们接触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并且不断的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所长、几个副所长和片警不再是仇恨、辱骂,而是说话和气、面带微笑,尽他们所能的关照我,我非常感谢,也真为他们的变化感到欣慰,他们一定会得到神的护佑的。虽然指导员还是执意迫害,使我心理承受很大的欺辱,当时是很难承受,可过后真的不恨他,总觉得他太可怜,因为他不明白。他要知道真相,肯定不会这样干了,江泽民邪恶集团把他们害的太深了。

二、二零零零年春夏之交,我到北京为法轮大法鸣冤,和几个各地同修一起被绑架到北京市公安局十三处看守所,直接管我们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警察,他说,他以前也看过《转法轮》这本书,他非常理解我们,对我们很客气、很尊重,像朋友一样,尽他所能的善待法轮功学员。在那个迫害很严重的形势下,在北京市公安局那个特殊环境下,还有这样明辨是非的正义警察真令人感动。我真希望他以后能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

三、在二零零零年夏天,我被绑架到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三中队。有一天让我出去在院子里去见两个女警察,是所内某科室的,说要和我聊聊,询问一些情况。聊了一段时间后,我突然发现她们两个人都流泪了,我看到了她们对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情、敬佩的心。她们身在劳教所大院里,可是她们内心不迷惑、不糊涂,深知大法好,深感法轮功学员善良,这是多么了不起的生命。

我在的那个小队队长非常理解法轮大法。我第一天就跟他说,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被非法关押的,我不参加这里的劳动。他即刻同意。他对法轮功学员都很客气、很友好。我不久就被统一转到严管班了,但我一直很想念他,相信他和他的家人都会得到福报。

四、二零零一年年末,我去亲戚家的途中,被绑架到哈尔滨铁路看守所。据说这里曾经非法关押过很多法轮功学员,曾经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浓盐水迫害。经过这两年多的法轮功学员不断讲真相,使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态度显然改变了,多数警察都能明白真相,善待法轮功学员。每天早晨,警察排着队到各监室巡视,因室内很冷,我穿着大棉皮鞋,双盘端坐,他们见到笑了,还让那些犯人也学着我的样坐。那里的所长、几个副所长,还有一个年轻的三十来岁的警察,对我非常好,非常尊重,后来每顿饭派专人送一份他们吃的饭菜给我。这个小警察还当着监室十几个人的面喊我妈妈,说认我当妈妈。他说他胃痛不止,一到我跟前就不痛了。还公开宣布,让我以后教他炼法轮功。他几次给我送来些吃的东西,我说所长已派人给我了,他说这是他的孝心。我也真的把他当儿子一样一直在惦记他,不知他现在在哪,是不是得法修炼了?我真的很想念那个看守所的人,有机会去看望他们。他们肯定都是有神护佑的,他们会得到大福报的。

愿有缘人都能明白真相,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警察在派出所“待遇”不如小偷?(图)

作者: 花玉喜

7205005187
洛阳警察在和西安警察的拉扯中衣服被扯破

看中国2015年08月08日讯】近日网络热传:7月26日晚,河南警察李辉峰在西安游玩时因友人手机丢失报警。在等待出警过程,李辉峰还抓获一偷手机女小偷。在莲湖区北院门派出所,李辉峰因不满接警警察态度,说了一句“我靠”,被警察一打且扣留20小时。据西安警方官微消息,李辉锋反映问题基本属实。值班副所长吕勇、民警白晋襄被停职调查(2015年8月6日人民网)。

西安当地警方接警后将李辉峰、失主陈女士及疑似小偷两男两女带回北院门派出所。在派出所李辉峰向西安警察表明自己身份。期间,先后三位失主报警;北院门派出所值班警察态度消极;有一失主说他手机已定位,请警察帮忙找手机却无人理睬。警察白晋襄打官腔要“走程序”。“程序”本指事情进行次序,这里可引申为请示、等待批准过程。也是按规矩办事的一种“程式”。像请警察帮忙找已定位手机是举手之劳,更无需请示领导。显然,警察白晋襄的“走程序”之说从彻底的打官腔。人们想不到按规矩办事的“程序”,在这里竟被警察扭曲为推诿不办事的“托词”?

警察对充满期待的群众竟然是如此冷漠,难怪身为警察的李辉峰对接警警察“怨愤”?只是李辉峰忍不住说一句“我靠”?民警白晋襄不容了,以致白晋襄“发飙”,李辉峰被打一拳,李辉峰也回了一拳,衣服也被扯烂。假如李辉峰不是因警察身份?完全可能被打得鼻青脸肿还要拘留多少天,当然,不以袭警为由对李辉峰开枪就算恩赐了?李辉峰你以为你是谁?你怎么就不知道“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极端简单的流氓理论呢?

李辉峰被关在候留室外屋,隔着铁门里屋是小偷。警察当着小偷的面,讯问李辉峰姓名家庭住址等信息。李辉峰被扣留期间,没有坐的地方没有饭吃。而小偷“有吃有喝有烟抽,还有垫子铺着睡”。尽管李辉峰是警察,照样尝到被警察扣留滋味。在北院门派出所警察眼里的,李辉峰警察的位置远不如“小偷”?此时,李辉峰一定觉得很憋屈,很委屈,很郁闷,很无助,很无奈!

或许,李辉峰会为他这个警察,在北院门派出所警察眼里位置远不如“小偷”而想不通?显然,这些“小偷”和北院门派出所多少警察是“一伙”的,这谁也不会怀疑?显然,“小偷”是相关警察的一种创收渠道,也是白晋襄们的滚滚财源。如此,你李辉峰能和“小偷”比吗?显然,这里的警察和“小偷”的关系非常友好,他们配合很默契!如此也不难解释李辉峰抓获“小偷”后因一言不合被扣留?如此也就解释了李辉峰被扣留期间不如“小偷”待遇?如此更解释了失主请求警察帮忙已定位手机遭遇拒绝?如此也解释了小偷团伙竟然敢于试图搭救被李辉峰抓获的小偷?可见这里的小偷很张狂?原来小偷也是很有官方“背景”的?

其间,李辉峰朋友向西安公安局督察部门投诉。7月27日上午9点多,有督察前来了解情况,直到下午5点多,李辉峰才获释。人们不知西安公安局督察部门在“督察”什么?如此“督察”能起什么“督察”作用?这是否暴露我们多少部门的工作状态?

北院门派出所长对李辉峰说:民警工作难免有些失误;双方都动手了,要处理都得处理。好一个双方都动手的“歪理邪说”?北院门派出所长怎么如此是非不分?这简直是日本人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霸权理论?这是否暴露这位派出所长和民警白晋襄、“小偷”团伙同属于一根利益链条?李辉峰因耗不起被逼和解离开!

李辉峰将西安被盗抓小偷经历网上曝光;北院门派出所长打电话问是不是他发的帖子,说有什么事情可通过组织、领导协调处理?北院门派出所长所说的“组织、领导协调处理”是什么呢?是继续耍官腔、“推横车”、和稀泥?还是袒护、包庇?显然,李辉峰已领教了走“组织、领导协调处理”“程序”是什么结果?这样的“组织、领导协调”真的让人不敢恭维?如此也不难让人看出北院门派出所长究竟是什么角色?

河南警察李辉峰在陕西的遭遇,暴露当今社会警察一种什么样的现状?现实中有多少警察和“小偷”保持一种默契?且不说“小偷”,现实中盗窃案件屡屡发生,多少盗窃案件被破总不见有赃物被发还?更有多少“盗窃案”不了了之?这背后岂能没有猫腻?这真的让人不敢想象?民警白晋襄似乎才是一些警察真实的一面。此时,李辉峰真正算领教了西安警察,假如李辉峰是普通老百姓,那结局将是何等的不堪?现实中老百姓将遭遇多少憋屈和无助?

河南警察李辉峰在陕西的遭遇,如果不是因网络发酵,陕西警方等多部门官微被大量网友“围观吐槽”,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相关警察会被停职调查吗?北院门派出所警察的问题,未必仅是对警察和“小偷”态度这一表面现象?这背后潜伏的东西才是可怕的?当地警方处理结果会不会只敷衍于表面?

基层派出所警察的选择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大陆法轮功学员持续讲真相反迫害十多年来,我们地区基层派出所的警察在觉醒,他们说:我们知道迫害法轮功学员,上级只是口头一句话、一个令,而具体执行都是我们基层派出所的警察去抓捕、绑架,到后来真的有清算的那一天,罪过、法办都得我们自己去承担,上级只负一下口头的领导责任就完事了。由此看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们基层派出所警察的罪是最大的、受害又是最深的,所以,在如何对待迫害法轮功这个重大的问题上,就是在自己辖区、职责范围内,公开正义的去保护法轮功学员,这就是我们的宗旨和选择。

所长的宗旨:就是不给法轮功找麻烦

前些年,某乡派出所新调来一位所长,上任一年多了,多次接到对法轮功学员的恶意举报,他每次都去,但是从没抓人。

后来,他又接到对某一位法轮功学员的恶意举报,听后他开车直接来到这位法轮功学员家,进屋就对这位学员说:“我这是第一次来你家,可我认识你,因以前有人告过你,我开车去了,车就停在你附近,我看见你在贴、在发(东西),但我都当没看见,等你贴完了,发完了,我也完成任务回所了。今天,我来你家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同时也告诉你,这是我第一次来你家,也是我最后一次来你家,让你放心。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吗?因为我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所以我有一条宗旨:就是不给法轮功找麻烦。”

警察的选择:拒绝抓捕法轮功学员

前一段时间,该地区“610”以所谓“认真落实维护稳定”为名,指使警察对本地区在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抓捕。

某城镇派出所的一名警察,以前曾经因不明白真相,迫害过本辖区的法轮功学员。被他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不但不恨他,后来还慈善地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他每次来法轮功学员家执行所谓上级给的抓捕、绑架“任务”时,都能受到法轮功学员热情的款待,听到法轮功学员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如何祛病有奇效、如何净化人的心灵,使社会道德回升的事例。他从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身上,体会到法轮功善的力量,看清了中共造谣诬蔑的骗局。

这次,他的上级指名让他去抓捕他辖区的法轮功学员,他当时就公开拒绝说:“他们(指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抓他干啥?我不抓。”他的上级回答说:“你不去,我带其他人去。”他一听,人一定得抓,这我挡不住,可我在他们来之前给法轮功学员通个信,还是能做得到的。结果警察抓人时都扑空了。

有道是:“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举意已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在千载不遇的大法弘传之时,每个人的善恶表现,都被上天一点一滴的记录着,善待大法,保护法轮功学员,维护自己的良知,就是在给自己造福。

派出所警察明真相 善待法轮功学员

文: 河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我市一同修甲前些天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某派出所。

警察一开始表面上很和气,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同修回答:“我不能告诉你。”警察马上翻了脸“不出三天,我就能查清楚,你信不信?”

同修没有慌也没有害怕,慢慢的说:“不是我不告诉你,因为我做的事是最正的事,我是在救人。法轮功是佛法。历史上迫害佛法的都没有好下场,你们可以查一查历史,我是不想把你们推到不好的那一边去。”那个警察马上不凶了,有的警察还点头,谁也不问了,各自办别的事去了。

过了一会,那个警察来问同修:“你吃饭没有?”同修说:“没有。”警察很和气地说:“你上街吃饭吧!”同修上街吃饭的时候,没有一个警察跟着。同修吃完饭,心想:“我要是不打招呼就走了,那警察怎么交代呢?”就又回到派出所坐在那里。一会那个警察又过来说:“你上街吃饭去吧!”同修心想:“他明明知道我刚吃过饭,怎么又叫我去吃饭呢?”又听那警察低声说:“别回来了!”

同修这才站起来微笑,回家了。

中共伸黑手 芬兰法轮功学员护照被泰警没收

大纪元2015年07月08日讯】继拘留一些法轮功学员之后,中共操纵部份泰国警方人员阻止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行为仍在继续。7月,已先后有两名在泰国芭提亚讲真相的芬兰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没收护照并罚款,警察直言“是中国大使馆让我们这么做的。”据了解,自2014年8月至今,已有21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泰国关押。

据新唐人电视台报导,7月6日下午19点30分左右,3名法轮功学员在芭提亚码头向中国游客派发真相资料。不远处,有几个基督教徒在那派发圣经。

突然一位西方人形象的基督徒走了过来,用中文说自己是警察,给两位法轮功学员拍照后,让他们离开,并在中国游客面前诬衊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陈女士说:“当时我问他,你说你是警察,你的证件呢?对方不回答,只是不停地打电话,不断地诬衊法轮功。”

二十分钟后,2名泰国警察出现,抢走陈女士手中的报纸,同时强行翻她的包,将里面的资料全部拿走,禁止陈女士等人讲真相。陈女士询问原因,警察表示,你们在这发资料,违反泰国法律。

陈女士非常诧异:“我在泰国呆过好几年,当时泰国警察都与我们一起打展板拍照,对我们非常友好,可见我没有违反泰国的法律,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这样说?”

泰国警察回答:“是中国大使馆要求我们这样做的。”同时要陈女士出示护照,给陈女士和护照拍完照后表示:“你们将不能再来泰国。”

虽然陈女士的护照是芬兰政府所发,但是泰国警察仍然将护照没收,并开罚单,要求陈女士第二天到芭提亚市政府去拿自己的护照。7日陈女士到芭提亚市政府领回了自己的护照,却被罚了500泰铢(约15美元)。

7月7日,巴提亚副市长亲口对芬兰的法轮功学员讲出了“来自中国使馆的压力”的真相。

在此之前7月2日从芬兰到泰国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杨女士也遭遇过同样的事情,警察抢去了她的资料,没收了她的护照,并开出500铢(约60美元)的罚单。

自从2014年8月以来,中共胁迫、操纵部份泰国警方人员已经抓捕多位到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的法轮功学员,不顾他们受联合国(UN)保护,执意将他们送进监狱。

欧洲议员恩斯特曾给泰国当局写信,呼吁泰国政府释放法轮功学员,在信中他写道:“自中共于1999年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政权一直企图通过外交,政治和经济手段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过去十多年来,中共对泰国政府的持续施压的行径致使泰国警察和其它泰国政府部门严重侵犯了泰国境内的(中国籍)法轮功学员的人权。”

恩斯特在信中表示忧虑:“为此,我现在尤其关注在泰国寻求(联合国)政治庇护的中国籍法轮功学员的处境,他们正遭受着抓捕和关押,并面临着被遣送回中国的真实危险,这是在中共施加的巨大的政治压力的情况下发生的,泰国警察和其它泰国政府部门都承认了这一点。另外,有很多证据表明,中共政权采用各种手段唆使胁迫(泰国政府部门)侵犯了这些中国籍法轮功学员和(在泰国)寻求政治庇护的法轮功学员的人权,比如通过经济施压与诱惑手段企图将他们遣送回中国。”

一位在泰国的法轮功学员说:“每天到芭提雅旅游的大陆民众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景点上向大陆游客讲述中共的邪恶,因此每天都有大量游客明白真相,为了不和中共同流合污,他们纷纷声明退党、退团、退队,此举引发中共恐慌。近期泰国抓人事件,均是中共在背后操控,企图在海外制造恐怖气氛。”

2015年3月13日,芭提雅曾有6位法轮功学员被抓,他们分别是赵国梁、桂百玲、王静波、王志勇、林燕、徐梦兰。当时法轮功学员善意地向泰国警察讲真相时,泰国警察表示,不是我们想要这样做,不是我们要抓你们,是上边,上边给的压力……。据了解,这几名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都不同程度遭到了警察暴力对待,目前已被转送到曼谷的移民监狱。

2015年4月10日,泰国移民局警察在芭堤雅又抓捕了中国籍法轮功学员王虹和吴晓燕,随后,他们被关押在一个当地天海滩警察局四平米左右小黑屋里长达48个小时(2人并非夫妻)。

2015年6月15日当地法院开庭,判王虹和吴晓燕缴纳罚款2000铢(约60美元),拘禁3个月,缓期2年执行。因缓期2年执行,按正常程序缴纳罚款后即可当庭释放,但是没有人想到,早在1个多月前,在法院还没有做出判决之前,泰国移民局就发出扣留单要求法院警察将两人送到移民监狱。

责任编辑:高静

济南谷祖红被非法抄家传唤 警察称阅兵维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济南今年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谷祖红女士被警察非法抄家、传唤。警察对谷祖红同事声称,传唤及抄家的理由是:国家要阅兵,要维稳,对法轮功学员抽查。

济南法轮功学员谷祖红女士,是济南一家私企建筑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多,她女儿独自在家,中午叫来外卖,开门后闯进两个便衣陌生人,自称建筑新村派出所的,随后又闯进五个便衣男人。

谷祖红女儿受到惊吓,大声抗议,来者朝她大吼,并开始录像、抄家,翻箱倒柜,劫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及全套大法书籍,装了两个纸箱,还有笔记本电脑、刻录机和切纸刀各一台。

随后来的这三男一女胁迫谷祖红女儿一起去谷祖红的单位,到了办公室,女便衣冒称是街道办事处的,男便衣晃了晃他的吊牌工作证,就要谷祖红跟他们去派出所。因没有出示传唤书遭到拒绝后,他们把谷祖红强行劫持至建筑新村派出所,关押在地下室。

几小时后,警察拿来空白传唤书要求谷祖红签字,谷祖红问犯了那一条?她随手在第一条“违反治安条例”某条上面打了个勾,谷祖红问女警察条例内容,她答不上,就拒绝签字。

后来,警察来要谷祖红的身份证、要求指纹留底,被她拒绝。期间有个警察还从抽屉里摸出手枪玩弄一番。

谷祖红女士跟警察讲江泽民对法轮功迫害被全球起诉,周永康已经被判无期,告诉他们认清形势,别做江的替罪羊。

警察又胁迫迫害女儿做了笔录,问她妈妈的炼功情况和跟谁交往,没问出啥事。

二十四小时候后,谷祖红回家了,刻录机和切纸刀还给她,警察说电脑要过两天还,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资料暂时不还。谷祖红要求他们尽快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