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神秘证人身份8月12日揭晓(图)

121030617491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失去新中国》的作者伊森‧葛特曼表示,找到了证明中国法轮功学员器官被中共当局成批出售的“确凿证据”。(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辰报导)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失去新中国》作者、独立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新书《屠杀》英文版将在8月12日正式上架,同时在亚马逊(Amazon)上公开发售。

葛特曼表示,新书中披露了大量的新证据证实中共强摘人体器官,他在调查发现,中国当局在数个月前依然强迫法轮功学员接受以器官移植为目的的体检。葛特曼还将在8月12日正式对外揭晓一位神秘的外科医生身份,这位医生将以亲身经历说明一切。

神秘证人身份将在8月12日揭晓

葛特曼在新书发售前接受“医生反对强摘器官”(DAFOH)国际组织的专访时说:“这本书《屠杀》,我访问了超过100人。他们之中,有一位是性格非常正直和坦率、声誉很好的外科医生。”

“在中国大陆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上,他有着亲身和直接的了解。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故事。有关他的经历和他的身份将在这本书的发布之日--2014年8月12日揭晓。”

神秘医生以事实说话提供大量新证据

中国有关医疗机构至今极力否认摘取良心犯器官的严重罪行,葛特曼说:“我们需要一个单一的数据点,一支‘冒烟的枪’,我相信,这位医生将能提供这些,我同时相信《屠杀》将提供更多--故事的开始;摘取维吾尔人和藏族人器官的铁证;一个深深不安的结局亦或是一种连续性:我刚刚采访的一位证人的证词显示,不到一年前,法轮功学员依然在接受以器官移植为目的的体检。”

他表示,即使是一些批评者也接受了中共对死刑犯、良心犯进行器官摘取用于移植的事实,但是这些人更加关心的是中国当局为什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他们为什么会犯下这么大规模的暴行?”

葛特曼说:“这些问题一点儿不愚蠢,实际上,这些问题是我的新书调查的关键困难所在。”

披露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失控

他也介绍,新书“十章中有六章致力于说明(中国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是何以失控且为什么失控的。”

“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乔高和麦塔斯,追查国际(WOIPFG),英文大纪元记者Matthew Robertson影响深远的报导,还有其他人…… 我们都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乔高和麦塔斯在《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中列举出了52项证据的关键点,其中很多基于中国政府文件。这很好,不同的(证据)来源让我们的集体的结论更加强有力。”

对中共强摘器官 由不相信到相信的转变

葛特曼介绍,当他在采访一位来自中国的法轮功幸存者时候,对方不经意的一番话令他一股“寒意”席卷全身。

他说:“这是一位中年妇女,一位中国阿姨,她在劳教所中接受过一个高度专业的体检。唯一可能的医学理由是--这将用于评估她的肾脏、肝脏、眼角膜、或许是她的心脏--(用于)器官零售。什么令她的证词如此可信?这是因为我当时并没有在寻求器官强摘的证据,而她本人不认为这个体检具有任何重要性。事实上,如果我不采访她的话,她甚至不会提及。”

他说,当时自己刚刚走进对中共强摘器官的调查,内心持怀疑态度,证人的“如此未经(预先)草稿的内容对于我来说,是调查的金子。”

他进一步说,真正令人不寒而栗的是,他从不同地点的彼此没有关联的不同人群身上都获得一致的结论,他举例,从“亚洲、澳大利亚、欧洲、北美--从不同的彼此没有关联的个体身上--一个年轻的法轮功男学员,一位维吾尔护士,一位西藏的僧侣,(都得出类似的结论)。那么,这种质疑的外壳一定就会卸下了。”

“世界各国关注他们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经济和人权之间令人感到(取舍)的竞争,即便政府公开讨论人权问题,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捆绑并束缚了他们的语言和行动。”

葛特曼说,在公开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问题上,“我们不能只依靠政治家,需要精英阶层的改变。”

葛特曼表示,中国自2012年以来爆出的中南海政治海啸,令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在全世界曝光,“王立军是薄熙来的亲信,他直接参与了强摘器官,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说,在中国强摘器官的问题上,“美国国务院知道发生了什么”。

葛特曼认为,在如何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问题上,需要民众良心和道德上的觉醒,“政府不是答案。道德上的行动是可行的。”他表示:“医生反对强摘器官国际组织(DAFOH)能够在这方面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屠杀》一书在8月12日公开发行,亚马逊开始预售,详情请见:

http://www.amazon.com/The-Slaughter-Killings-Harvesting-Dissident/dp/161614940X

(责任编辑:李缘)

Advertisements

河北秦皇岛法院指使警察绑架毒打证人

证人:曾遭毒针注射长达七十三天

文/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大陆各地法院在中共政法委和610的操纵下,陷害法轮功学员,还指使警察绑架毒打证人,企图强迫证人改口。以下是一位河北法轮功学员自述自己做证人而遭迫害的经过。这位证人曾经被中共毒针注射七十三天。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河北秦皇岛市海港区法院再次开庭,非法庭审一位法轮功学员。我以证人身份赶到庭审现场,向一年轻检察官递交了揭露中共迫害的录音证据(装在mp3里),内容有李长春指证周永康是活摘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的主要恶首、以及薄熙来八年前外出访问时对德国大使馆亲口承认活摘人体器官罪行的录音证词。

该检察官允许十点开庭时当庭播放。谁知几分钟后,来了个老检察官,不仅蛮横地拒收证据,还与一法院女人强行复印我的身份证,随后宣布清理现场,要非家属人员离开。

当我刚刚走出法院大楼时,背后突然窜上三名黑衣特警,凶狠的扭过我的双臂,上了背铐,接着不由分说的把我推入一辆咖啡色冀C—7789号小汽车内,在那个不明身份的穿西服便衣警察指挥下,将我绑架到东环路派出所迫害。

在派出所姓魏和姓米(音)的警察负责迫害,抢走了我身上所带的所有真相资料和钱物,整理完黑材料后,对我一阵暴力殴打,并强制用玻璃划破皮肤采集血液标本。之后反复诱供,逼迫我签字画押,承认从未受过公安机关的劳教迫害。

他们指的是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中共召开十八大之前,当地邪党部门曾动用大批武警对我家进行抄家,以粘贴揭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真相为借口,非法劳教我一年。

在送唐山劳教时,我申明公民信仰自由受国家宪法保护,身边的抚宁县“610”苏姓警察说:“你别做梦了!”那次被关押期间,我曾遭连续四天的毒打,右腿被打折。同时也由于被迫害,好端端的家族企业被搞垮,损失惨重。

其实邪党对我的迫害不只是那次非法劳教,更令人发指的是,在二零零八年,他们对我进行毒针注射长达七十三天,有时药量高达一般常人的十倍,使我一次次陷入死亡的边缘。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现在他们企图否认以前对我的残酷迫害,遭到我的坚决抵制,不签字、不画押,一律不配合。警察们并剥夺我亲人的知情权,不许我告知海外家人,在半夜将我绑架到第二看守所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的十五天中,我遭到残酷的毒打,几乎被夺去生命。

信仰自由,传播真相无罪,我的所做所为都是堂堂正正的。奉劝那些参与迫害的中共公检法司人员,你们的迫害上逆天理,下违宪法,是严重的执法违法,对此历史一定要清算的。同时请良心未泯的胁从人员,保留好证据,揭露迫害内幕,将功赎罪,给自己的未来留下一条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