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的“诺贝尔奖”增光美梦破灭说起

作者﹕金刚行

【大纪元10月13日讯】一周以来,各项“诺贝尔奖”的陆续公布,实际上,中共对“和平奖”并不感兴趣,中共最盼望的、最迫不及待的是在自然科学方面能有零的突破,因为那样可以使自己脸上“增光”,为专制体制“描彩”。

你想,中共窃政已达60余年,超过半个世纪,竟无一项奖到手,岂不可怜?你想,占全球人数五分之一的泱泱大国,多如牛毛的专家学者,毫无作为,竟无一人获此殊荣,岂不悲哉?那小小日本此次都有两人得奖,那英国的曼彻斯特大学至今就有4人获得过“诺贝尔奖”。这怎能不使中共郁闷、纠结、焦虑和烦恼?

中华民族缺智慧、少人才吗?非也!你看在国外海外的华侨学者,从李政道、杨振宁到丁肇中、高锟,有8位科学家在物理、化学等方面荣获过“诺贝尔奖”。而1997年获“物理学奖”的朱棣文还成了美国能源部部长。是水土异也,还是制度别也?大家心里皆清楚。中国人难道不聪明、无创新吗?差矣!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和中华璀璨文化,曾领先世界,光耀全球;而当今大陆的“造假创新”,什么三聚氰胺的配方、苏丹红的掺入、地沟油的提取,以及各种毒品的伪装巧制,也绝对是世界首创。倘若“诺贝尔奖”设“造假”一项,必为中国所得,非中国莫属!

谈起“诺贝尔奖”中国屡屡被剃“光头”之原因,众人皆有共识:体制所致。中共一党专制统治及其造成的腐败化、金钱化、利益化、功利化等社会环境,以及大量人才外流,是其根本原因!

欲想获“诺贝尔奖”,得有科技创新,得有人才研究。中共天天喊制度“优越”,可却留不住人才,中国精华都流往国外。30多年来,160多万留学生中,有4成留在美国,其他大都去了欧洲与日本,回国者只有约50万人。而自费留学生学成回国者仅有4%。其影响最直接的是大陆教学与科研单位出现“断层”,再就是国家资源的流失。留学生不回,国内人才精华也外流不断。当博士生为生活在中国大地奔波时,当硕士生在领政府失业救济金,当大学生毕业就失业时,那人才外流怎能避免?那“诺贝尔奖”还会有望?
不但精英留学不归,人才外流不断,就连权贵富豪及其子女也争先恐后向外移民,并带走大量资金。据中科院《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中介绍,“第三波移民高潮”呈愈演愈烈之势,有80万官商身在其中。身为利益集团的一员,他们做出如此选择,表明他们并不认同这个社会,恰恰是对中国社会的一种否定。更为可笑与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他们不是移到平时所推崇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朝鲜、古巴等,而是移到经常抨击批判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他们不但人去国外,还带走了上万上亿的资金。现在他们认为国外是“好山好水好踏实”,国内是“好脏好乱好危险”。

那么谁是造成中国惨烈现状的罪恶之源呢?当然就是中中共的专制统治。他们认为,国内外差距甚大,国外的优势方面有:政治民主及法治制度健全;社会公平与相互尊重;政府公共服务周到;社会治安、社会保障制度稳定及食品卫生安全;教育科研和创业环境优越;工资待遇和福利高,商品丰富;人际关系好相处,争斗少,等等。总之,无论从制度、政策、环境、行为方式及生活工作诸方面,国外有大陆无法做到和实现的优势。所以他们自然要移民了,要携款外走了。从2002年到2009年,总共有26万多名18岁以上的中国人加入美国国籍,成为美国人。穷人是想去而无法去、无条件去。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现状。人才缺乏,资金外流,何谈科研?何能获奖?

中共统治前30年,知识份子与专家学者被压在社会最底层,并常被政治运动所折磨折腾。尤其是1957年的“反右”斗争和“文革”十年浩劫,他们吃尽了苦头,或被抓被关牛棚,或被打被流放,有的甚至被斗死整死。本来“人民作家”老舍,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可是“文革”中,他愣是被红卫兵的“人民”斗得自杀。结果那“文学奖”也从此作罢,与大陆无缘。还有那上世纪60年代,人工合成的牛胰岛素,也有希望得奖。但那时强调集体力量、集体作用,上报约200人,怎么评呢?那奖金又如何分?改革开放后,虽然知识份子的地位待遇有所提高,但科研经费仍少得可怜,实验室和科研设备仍缺少不全,有的基本研究条件都不具备,如何开展科技研究活动?特别是在上下腐败,一切向钱看的社会环境影响下,还有多少专家学者去研究业务,去钻研技术。无“钱途”的项目无人过问,无利益的课题不感兴趣。若要申请研究项目,操作都很困难。

一名中国研究所课题组组长、首席科学家表示,每年需要花去4个月时间从事项目申请工作,真正用于科研时间不超过三分之一。他还披露了科技界的几大怪现象,如专家评审组沦为分钱组,评审者、申请者、评估者可能是同一个人,小钱大审、大钱小审,与官员和少数强势科学家搞好关系最重要,等等。这些问题与潜规则吞噬着有限的科技资源,腐蚀着科技机体,败坏了学术道德和风气,阻碍了创新与发展。正如有人所说,“权力控制项目,上项目就为创收,科研成了唐僧肉,不出成果出富翁。”“政界黑,足球黑,连科技界都这么黑,哪里还有光明?”“金钱左右学术,关系影响成果,这样的环境能出人才吗?”

许多专家教授稍有名气后,得到的不是科研经费,而是行政级别,是官衔,有官有车有钱花,还会研究啥?有的在道德人格上更是与世俱下,所以专家成“砖家”,教授变“叫兽”,已无权威与名望。《中国青年报》调查显示,39.5%的人认为专家言论只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31.9%的认为专家言论需要判断辨别;20.4%的人认为专家言论根本不能相信;只有6.5%的人认为专家是权威,值得信赖。那地震专家不能预报地震,反能“辟谣”,而“辟谣”却成了预报;那气象专家也是不辨风雨,常常出错。民众还敢相信谁?

再看看当今中国培养人才的学校,更是令人心酸心痛、感慨愤慨不已!你看那教授队伍,像那“超女”谭维维、“快男”10强王铮亮,都成了原母校四川音乐学院的副教授。还有那“三俗”代表赵本山、想成什么龙的等所谓明星,都戴上了“客座教授”的头衔,拿着不低的工资,成了一种摆设。人品如何不重要,学识如何不重要,只要能“出名”,就可以戴上这顶“帽子”;只要为学校“增光”,其它都无所谓。这些人当教授,难道不是学校的悲哀吗?能培养出人才吗?更有奇闻的是,云南文山州西畴县一名小学男教师,强奸了3名10岁左右的学生,庭审时竟称他是在进行教学方式改革,希望通过亲吻和抚摸的方式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世上还有比这更无耻的吗?禽兽不如!还有广东汕头一实验学校的名校校长,十分嚣张,狂言要玩死女教师。另有某地乡镇一教委主任,儿子结婚,13所学校停课放假一天,因为教师要去喝喜酒。某小学校长病故,学校竟停课4天,安排学生送葬送殡。这些事情,大陆各地经常出现,人们对此已麻木,见怪不怪了。最近,国内一色情网站被端,其注册会员高达332万人。而黄网“高管”有老总有大学生。其中有东南大学、上海大学、贵州大学和宁波大学等高校的在校大学生。看看教育机构的领导与管理,看看“灵魂工程师”和“园丁”的所作所为,不摧残学生就不错了,还能盼其培养出精英人才?

大陆不能得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功利主义作怪与投机取巧、造假作弊所致。

瑞典皇家工学院院长佛勒斯特姆教授说过:“科学的重要性并不在于是否获奖,重要的是做有趣的科学研究。诺贝尔奖得主们自己也许都没意识到今后会获奖,他们只是在研究上充满好奇心,执著地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英国华裔“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高锟,从前都没打算申报“诺贝尔奖”,甚至不曾为他的发明申报专利。他在推出光纤通信传输理论之后40年才获奖,而非闹哄哄地赶着申奖。高先生1966年发表了《光频率介质纤维表面波导》的论文,那是正是大陆十年“浩劫”的开始,他若在国内,恐怕正在被批被斗被整,自命难顾,岂能有科研论文发表。此次“物理学奖”获得者荷兰籍安德烈•海姆得奖后感到“意料之外,震惊”,还忘了当天是“物理学奖”揭晓的日子。而当问及当天后续安排,他回答“回去工作”。评审委员会介绍,把研究工作视为“游戏”是海姆及其团队的特点之一。“在过程中学习,谁知道,或许有一天会中大奖”。平常之心可见!

假如大陆某天某人获奖,恐怕就不是此情景了。说不定那“党魁国首”要发贺电、亲自接见,各大媒体会一哄而上大“吹捧”,全国要大庆祝,全民要大折腾。得奖者会名利双收,奖金少不了,什么“劳动模范”、“先进代表”等等帽子都会戴上,恐怕比那宇航员杨利伟还要“明星”,还要出名。不过,大陆想要得奖,现在只能是“梦想”!

看看中国的精英品质、学术风气、独立精神与创新能力,如何与国外相比?而“精英官员化”、“学术行政化”、“官本位”理念更成为学术独立与创新的一大障碍;涉及论文剽窃抄袭,学历学术造假,考试作弊事件不断;利用学术权威、技术手段以及金钱与影响力等资源,甚至不惜诉诸暴力来达到个人目的之事,各地皆有;从“学术功利化”到“博导黑恶化”,已成趋势。宽松、自由、学术至上的氛围与环境安在?我有一朋友曾在药材公司工作,他对中药颇有研究,写了篇有关论文,发稿还得要领导审阅,最后领导就成了第一作者。有的学术论文,稍有价值,往往党政一把手、正副领导竞相签名,而第一作者常退之后数位。如此环境风气,怎能得那科技巅峰之“诺奖”?

正如网友所评:“一个满是学术造假,论文只要有银就可以肆意发表,导师乱用学生论文,地位关系大于实力、扼杀创造力的国度,你叫人家怎么相信它能出人才。”“就连国家的社会制度和政治理念,都是从国外学来的——虽然主义已经被包括发源地在内的几乎全世界抛弃,却被我们国家拿来当成天条供奉,矢志不渝!从这个角度上说,那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已经脑死亡,现在的这个只有60年历史的新国家没有任何资本称雄于世界,它是一个思想的矮子,创造力的矮子,只会索取的矮子!”“中国人确实不能拿诺贝尔奖,因为那的确是一种玷污!”

中国若想有“零”的突破,拿到“诺贝尔奖”,那也有许多办法。一是可以自己设立“诺贝尔中国奖”,自己设项目,自己搞评审,自己发奖金,不亦热闹乎?另一个是可向“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提出建议,建议增设诸多项目,如“无人权奖”、“少民主奖”、“缺自由奖”、“暴力奖”、“谎言奖”、“造假奖”,以及“最腐败奖”、“最无信仰道德奖”和“最多天灾人祸奖”。这些项目中国都有绝对的“优势”,“获奖”非大陆莫属,可能还会“一锅端”!

日前,美籍华人科学家杨振宁曾预言,中国十年内将出现“诺贝尔奖”获得者。我想也有可能,但那必定是中共解体后,中华民族重生和中华文明再现时!

2010年10月12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0/13/n3053111.htm

Advertisements

朱长超:缪勒的诺贝尔奖与DDT的污染

朱长超

1944年,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发给了一个名叫缪勒的科学家。他得奖的理由是发现了DDT的杀虫功能。这次颁奖,强化了这样一种认识,DDT帮助人类解决了各种农业的害虫和昆虫传播的传染病问题,DDT的巨大的灭虫能力给人类带来了福音。

缪勒是瑞士科学家。他的家乡在瑞士国勒河畔的奥尔滕。那里的作物经常被害虫吃得七零八落。缪勒后来进入巴塞尔大学,攻读化学,获得了博士学位。36岁那年,在乡下的妹妹来信说,家乡又爆发了的虫灾。缪勒听到这个消息,决心寻找高效杀虫剂。

他对多种化学试剂进行杀虫试验,看看什么试剂能消灭害虫,什么杀虫的效果最好。试来试去,缪勒终于发现,有一种名叫二氯二苯三氯乙烷的化学物质,有很好的杀虫效果。跳蚤,蚊子,棉蛉虫等等,一遇到它,都会死去。接触它会死,吸食也死。很少有昆虫能躲过摄食和接触的。

这种物质并不是缪勒首先合成的。是由化学家齐德勒在1874年合成的,但齐德勒一直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是缪勒首先找到了它的实际应用。缪勒经过2年多的试验,终于发现了它的杀虫功能。但是,这种物质对人体、对生态、对环境有些什么破坏作用,缪勒连想都没有想过。

DDT很快成了首选的害虫剂。DDT的应用,使农业增加了产量,使人类减少了疾病。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把1944年的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奖给了缪勒。

连诺贝尔奖都评了,全世界的人们都放心地使用DDT,以为它给从类带来了福音。DDT很快成了全世界第一个热门杀虫剂。全世界都在大量地制造和使用DDT,其数量相当惊人。这是个非常稳定的物质,直到今天,地球的每一个角落,都发现了它的存在。由于它的超稳定性,它还将长期继续存在。

但是,出乎缪勒的意外,也出乎诺贝奖评奖委员会的意外,DDT有着可怕的另一面,它对自然和人类,有着极大的损害作用。它是自然的大敌,也是人类的大敌。

1976年,美国洛杉矶动物园的小河马因为饮用了农药厂排放的含有DDT废液的河水而全部死亡。人们又发现,美国的珍稀动物秃鹰,渐渐地走向了灭绝的边缘。研究后发现原因是因为秃鹰的体内含有了DDT 而生下了软壳的蛋,这种蛋根本不能孵化出小鹰。美国科学家还发现,美国波普卡湖区原来野鸟成群,但是,后来鸟群渐渐变少,鸟蛋的孵化率原来达70%,后来变成了20%,许多鸟到了灭绝的边缘。获得过诺贝尔奖评奖委员会肯定的化学制剂DDT,成了生物界的杀手。

人们还发现,DDT还是诱发病虫害爆发的催化剂。使用DDT后,病虫害会更迅速地大爆发。原来,DDT杀死了害虫,但是,它同时又杀死害虫的天敌。天敌的杀灭,等于为害虫的疯狂生长创造了条件。残留的病虫会迅速地繁殖,由于缺乏天敌的制约,害虫迅速爆发。例如,使用DDT在草原上打死了蝗虫,但是,它使蛙类,鸟类大批死去。结果,蝗虫再度袭来时,会以后以不可阻挡之势疯狂繁殖,在短期内就可泛澜成灾。

DDT对人类也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DDT使男性女性化。动物试验表明,雄鼠因为DDT而长出了乳头,鳄鱼因为DDT而阴茎短小。与60多年前未使用DDT时的情况相比,世界上老虎的精子减少了一半,鳄鱼的精子减少了一半,人类的精子减少了一大半。原来一次射精中有2亿个精子,现在只有几千万个精子。怪不得现在世界上男子汉越来越少,英雄气越来越短。英雄也者,与雄性是有关的。而DDT是雌性激素的前体,它会在体内转化成雌性激素。

而由于DDT的大量使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地球上的每一种生物,体内都积累了多少不等的DDT。DDT的结构非常稳定,能长期存在。现在,在母亲的乳汁里,在婴儿的脑子里,在南极的冰山上,在珠峰的积雪中,都发现了DDT。世界第一峰——珠峰山坡的雪莲中有DDT,南极企鹅的蛋中有DDT,北极的海豹乳汁中有DDT,世界超级美女生下的女儿,一出生身上也带有DDT。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情景啊!

面对DDT的危害,美国生态学家卡逊写了一本名叫《寂静的春天》的书。书中用大量数据表明,如果不禁止DDT,人们将听不到虫鸣,听不到鸟啼,听不到青蛙的歌唱。未来的春天将是没有生气的寂静的春天。

诺贝尔奖评委评了奖,一些大企业生产着DDT。卡逊受到各种各样的压力。因为DDT已经不仅仅是科学意义上的DDT了。它的身上,凝结着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声誉,凝结着DDT农药生产商的巨大的利润,凝结着科学的一份荣耀。如果它被证明危害了人类,虽然这种失误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它毕竟是科学家的一种失误,是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一种疏忽。如果,相关法律领先一步的话,DDT的受害者——它产生的健康损害,(包括内分泌失调,不育,致癌,等等)不仅生产商有责任,广告商有责任,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也多少有责任,不仅有法律的责任,更有道义的责任,是你把严重损害人类健康的化学品,在未经详细研究的情况上,给他的发现者颁发了诺贝尔奖,这等于为它签了一张绿色的通行证,为它做了一次昂贵的大广告,表明它是有益无害的。全世界的人因此放心使用,谁知道,它却使生态恶化,生物灭绝,人类深受其害。其造成的严重后果,与那次评奖失误不无关系。那一次参加评奖、投了赞成票的人,是有亏于人类的。

卡逊对DDT的揭露,走过了艰难的道路。因为她损害了许多相关者的利益。DDT已经成了强大的产业,与DDT有关的原料供应商、生产商、批发商、供应商、组成了强大的利益链集团。卡逊对DDT的危害的揭露,等于毁了他们的滚滚财源,他们死死地坚守着DDT的防线,对卡逊进行了猛烈的攻击。卡逊一个弱女子面对着强大的压力,不放弃,不后退。最后,人们终于相信她作出的科学结论,在美国总统肯尼迪的支持下,美国停止了DDT的生产和使用。中国在又过了二十多年后,也停止生产和使用(悄悄的使用者除外,因为当时生产得太多了)

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评了一次错误的奖。它对地球对人类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失误的呢?

这其实并不太奇怪。第一,人的认识能力在一定的条件下是十分有限的,即使是科学家,也有着认知的局限。第二,有些事物本质的表露有一个过程,而真相有时被假象遮盖着。DDT的危害很大,但是,它不是直观的、直接的,要经过一定的时间后才会逐渐暴露。第三,即使是公正的科学家,内心想要保持客观和公正,也受着个人认知、情感、社会关系等方面的干扰,作出错误的评判和错误的选择是完全可能的,这是由认识论等方面的因素造成的。培根曾认为人的认识受到剧场本相、洞穴本相等几种因素的局限。发现DDT作用的缪勒被评得奖,认识的局限是一个重要因素。

DDT杀虫剂被评上诺贝尔奖的一段往事告诉我们许多深刻的道理。对“科学”不能迷信。“科学”的大旗下,也会有非科学的东西。对诺贝尔奖,也不能迷信。因为它也是人评出来的,人毕竟不是上帝。上帝有时也会出错呢。100多年来,诺贝尔奖的评定,总体上是正确的,奖励了有价值的科学发现,推动了科学的进步。但是,推荐的人,是人;评奖的人,也是人,他们不是上帝。即使是上帝来评奖,上帝也会可能犯错误。对客观事物的理解已经如此不易,对人和社会的理解就更不容易。要理解中国人的权谋、阳谋和阴谋,就更加不容易了。中国特色的文化实在是太博大精深了。

不过,DDT杀虫功能的发现者的获奖和它终于被禁止生产的历史表明,时间才是检验真理最有权威的因素。卡逊经过大量的观测研究,终于揭露了DDT的问题,把DDT身上的诺贝尔奖的光环剥落了下来。历史有时候比伟大的奖项更伟大。历史就如一个威严的法官,它要对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严格地反复地检验。今天大红大紫的东西,会不会成为未来的被禁止生产的DDT呢?历史这本大书会慢慢地披露出答案来。

诺贝尔奖基金会的真正金主共济会

何新

最近媒体的话题之一是诺贝尔奖。媒体宣传,公众被误导──都以为所谓诺贝尔奖是一位瑞典发明家诺贝尔用自己的遗产所设立的一项无关政治、客观公正、体现普世价值的科学文化的世界性大奖。

殊不知,这个奖的背景来历其实非常复杂。诺贝尔基金会资金的来源,早已不是诺贝尔死后留下的区区遗产。其当今的多元金主都是欧美共济会的金融基金───主要是罗斯切而得金融家族。

1
检索《维基百科》的词条”诺贝尔经济学奖“,人们会惊讶地读到以下这一段文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诺贝尔经济学奖:

瑞典国家银行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一般通称诺贝尔经济学奖、瑞典银行经济学奖。此奖项并不属于诺贝尔遗嘱中所提到的五大奖励领域之一。而是由瑞典国家银行在1968年为纪念诺贝尔而增设的,其评选标准与其它奖项是相同的,获奖者由瑞典皇家科学院评选,1969年(该银行的300周年庆典)第一次颁奖,由挪威人朗纳·弗里施和荷兰人简·丁伯根共同获得。

虽然经济学奖在1969年设立之后,成功整合进入了诺贝尔奖的评选体系里,但实际上根据诺贝尔奖的正式官方立场,经济学奖并不是诺贝尔奖。

诺贝尔后人对于瑞典国家银行的作法,也多所批评,认为这是经济学者企图提升地位和声誉的手段,其侄孙Peter Nobel更称有关奖项是占诺贝尔之名的布谷鸟。“

───原来,所谓”诺贝尔经济奖“并不是诺贝尔设立的,并且根据诺贝尔奖委员会的官方立场:”经济学奖并不属于诺贝尔奖。“

2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1833.10.21—1896.12.10),瑞典军火商。他在中国媒体的介绍中,常被描述为“大化学家”和“大发明家”。其实他没有发明过任何东西。

诺贝尔1833年10月21日出生在斯德哥尔摩,11岁时他与家人迁居俄国的圣彼得堡。他的父亲是一位化学工程师,接受了为俄罗斯海军研制“鱼雷”的工程。诺贝尔只读过小学,15岁起即参与父亲的军火研制。

诺贝尔发现,只要把传统的炸药硝化甘油和硅土之类的惰性吸收剂相混合,加工为爆炸物就可以制成便于携带运输的安全炸药。1867年,诺贝尔把这种混合配方注册专利,并命名为“代纳迈”(Dynamite),Dynamite来自希腊文的“力量”。这就是他的全部发明。

诺贝尔本人是一个成功的军火商人。但是诺贝尔只读过小学,文化很低,不懂科学,生平对于科学也并没有任何发明或贡献,他至今被人们记住的原因是他建立的“诺贝尔奖金”。

阿尔伯特·诺贝尔于1896年去世,身后留下了遗嘱,即最初的五项诺贝尔奖。

事实上,诺贝尔的遗嘱有好几个版本。1895年11月27日在法国巴黎的瑞典-挪威人俱乐部上立下最后遗嘱,用其遗产中的3100万瑞典克朗成立一个基金会。基金所产生的利息每年奖给在前一年中在自然科学领域、生理学或医学领域有最重要或具有开创性发现的学者,不论男女,不论瑞典人和外国人,都有资格享受。

在诺贝尔的这个遗嘱里,并没有提到设立文学奖和和平奖。诺贝尔奖也没有数学奖───因为他本人不懂数学,认为数学是玄想性的形而上学的,对人类意义不大。

诺贝尔1896年逝世。诺贝尔没有子女,所以遗嘱的主要执行人是他生前的情妇、女秘书伯塔(Bertha Kinsky)女士。伯塔女士是德国共济会会员,在晚年对诺贝尔影响极大。她也是诺贝尔在金融证券投资上的合伙人,为他引进了罗斯切而得金融家族的合作伙伴。

诺贝尔遗嘱将遗产委托斯德哥尔摩私人银行照管,并在巴黎瑞典俱乐部公证。
诺贝尔死后,伯塔将诺贝尔留下的资产引入其他股东组建为诺贝尔基金会。最重要而必须注意的一点是:现在的诺贝尔基金并非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是单一的诺贝尔遗产,而是吸纳了包括罗斯切尔得金融家族入股的众多合股人的资金。只是用诺贝尔的名义命名。

诺贝尔死后,由于诺贝尔的遗产数额大,遗嘱处理牵涉到许多合伙人的利益,瑞典的有关机构花了几年时间才分配清楚。与诺贝尔评奖有关的机构挪威议会、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瑞典文学院和皇家科学院分别于1897─1898年通过了遗嘱。这样,诺贝尔遗嘱才算正式确立。

1900年6月29日,诺贝尔基金会的章程正式确定,这一天,也正是诺贝尔基金会正式成立的日子。
伯塔女士主持诺贝尔基金会工作。伯塔女士也是诺贝尔神话的主要制造者。

最初的诺贝尔奖金仅分为4份:
奖给在物理方面有最重要发现或发明的人;
奖给在化学方面有最重要发现或新改进的人;
奖给在生理学或医学方面有最重要发现的人;
奖给在文学方面表现出了理想主义的倾向并有最优秀作品的人;

1901年12月10日即诺贝尔逝世5周年时,诺贝尔奖第一次在瑞典皇家音乐学院颁发。从1902年起,诺贝尔奖每年由瑞典国王亲自颁发,成为瑞典的国家奖。瑞典王室与德国共济会关系紧密。自从瑞典国王古斯塔夫6世起,瑞典国王都是共济会会员。

3
英国共济会、瑞典共济会、德国共济会都是18世纪近代欧洲共济会的创始者。

(注:目前所知最早的石匠建筑师共济会,是1250年德科隆成立的第一个石匠总会所。这个会所最早使用圆规、矩尺作为石匠行会标志。15世纪末斯特拉斯堡举行的各地石匠总会的集会上,正式颁布了石匠行会会徽。从此科隆和斯特拉斯堡石匠总会分管南北德国各地会所。这种共济会是真正的石匠建筑师的手工业者行会组织,与1716年以后英国的“精神石匠”共济会组织并不相同。)

18世纪德国共济会与苏格兰共济会合流,吸纳了贵族成员。冯·昆得伯爵(Karl Gotheif, Baron Von Hund und Alten-Grotkau 1722-1776)在1742年加入来自苏格兰的圣殿骑士团共济会组织。

该组织主要成员来自被苏格兰驱逐出境的詹姆士党Jacobite贵族。据说昆得被一位红羽毛骑士发展入会,此人就是苏格兰共济总会会长爱格灵顿伯爵(Alexander Montgomerie, 10th Earl of Eglinton)。昆得加盟后引入了中世纪圣殿骑士团Templar Masonic Order 的绝对仪式体系。
昆得宣称共济会是圣殿骑士团Knights Templar的继承者,在欧洲大陆引导各国共济会组织的建设。

昆得于1751年在德国建立了圣殿骑士会所Templer Chapter。圣殿骑士体系很快传遍德国,很多上层贵族都加入了会社宣誓效忠,尤其普鲁士王国有很大影响力,最著名者如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大帝 Friedrich der Gro?e。

1777年瑞典共济总会会长Grand Lodge of Sweden与瑞典国王卡尔十三世Karl XIII在柏林建立了德国共济总会Mutterloge Zu den drei Weltkugeln,将具有玫瑰十字团传统的瑞典体系Swedish system共济会与德国共济会结合。

德国诗人施罗德 Friedrich Ludwig Schr?der是德国共济会的重要改革者,他依照英国共济会宪法重建德国共济会体系,并说服歌德和魏玛公爵奥古斯杜Karl August采用他的体系。

1782年6月16日至7月 16日在威斯巴登Wilhelmsbad召开的共济会大会上,德国共济会宣布与圣殿骑士团分道扬镳。此后德国的圣殿骑士共济会便让位给比较世俗化的近代共济会。

4
1904─1905年伯塔女士提议补充设立诺贝尔和平奖金,该奖由挪威国会组织评选,奖给为国与国之间的友好、废除使用武力作出贡献的人。她本人于1905年作为第一人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由上述可见,“诺贝尔奖金”和诺贝尔本人的生活一样复杂,实际是欧洲王室、贵族、银行家们的一面旗帜。
瑞典中央银行(瑞典语:Sveriges Riksbank、Riksbanken),又名瑞典国家银行、瑞典银行,始创于1668年,是瑞典的中央银行,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中央银行。
在1968年成立三百周年时,为纪念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瑞典央行出资设立了瑞典银行经济学奖,即诺贝尔经济学奖。 “瑞典银行”是瑞典的股权并不是瑞典人拥有,也不是由瑞典国家拥有,而是由“国际出资人”拥有。

(瑞典中央银行的前身为约翰·帕姆斯特鲁奇于1656年成立的斯德哥尔摩银行(Stockholms Banco),为瑞典第一间银行。斯德哥尔摩银行是私人银行,发行了欧洲第一批钞票,但由于公众对这批钞票缺乏信心,银行于1664年倒闭。
4年后,瑞典国会成立国会银行(Riksens St?nders Bank),直接由国会规管。国会银行资助了瑞典对外用兵,如斯科讷战争和大北方战争。1701年,银行发行名为transportsedlar的票据,即现代钞票的前身。

1866年,瑞典议会取代旧有国会,国会银行改为现名。1873年,瑞典加入斯堪的纳维亚货币联盟,实行金本位,并开始发行瑞典克朗。1897年,《国家银行法案》(Riksbankslagen)通过,国家银行成为瑞典的中央银行,享有独家发行钞票的权利。)


奖牌

分类

特点


物理学

瑞典皇家科学院负责颁发


化学

瑞典皇家科学院负责颁发


生理学或医学

瑞典卡罗琳医学院负责颁发


文学

瑞典学院负责颁发


和平

挪威议会诺贝尔和平委员会负责颁发


经济学

诺贝尔奖大量被授予了犹太裔学者,超过10人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比如:1927年的亨利·伯格森(法国)、1966年的阿格农(以色列)、1958年的鲍里斯·列昂尼多维奇·帕斯捷尔纳克(苏联)、1966年的奈莉·萨克斯(德国)、1969年的萨缪尔·贝克特(法国)、1976年的索尔·贝娄(美国)、1978年的艾萨克·布什维斯·辛格(美国)、1981年的埃利亚斯·卡内蒂(英国)、1987年的凯瑟夫·布罗茨基(美国)、1991年的内丁·戈迪默(南非)、2002年的凯尔泰斯·伊姆雷(匈牙利)……

愚蠢的中国主流精英是多么渴望西方化,对西方主流文化的每一个名堂趋之若骛,却很少追本溯源,问个为什么,不了解西方文化的背景是多么复杂。

6
诺贝尔基金会的理财方式:

诺贝尔基金会的一项重要任务是如何让钱生钱,这样才能保证诺贝尔奖的金额。管钱是很累的,如何让钱生钱而又不致造成损失,这让基金会很伤脑筋。根据1901年瑞典国王批准通过的评奖规则,这笔基金应投资在“安全的证券”上。对“安全的证券”,当时人们将其理解为“国债与贷款”,也就是以固定的财产作抵押,中央或地方政府作担保,能支付固定利息的国债或贷款。那时有许多国债都以黄金来支付利息。股票市场则碰都不能碰,因为它风险太大,弄得不好会“血本无归”。

1946年瑞典国会同意基金会享受免税待遇。美国国会于1952年也立法通过,诺贝尔基金会在美国的投资活动享受免税待遇。

1953年,瑞典政府允许基金会独立进行投资,可将钱投在股市和不动产方面。20世纪60、70年代,如以瑞典克朗计,诺贝尔奖金数额增加了许多。80年代,股市增长迅速,基金会的资产不断增值,不动产也在不断升值。1987年基金会将所有不动产转到一家新成立的上市公司名下,后来,基金会将持有的公司股票全部出售,于是大大发了一笔。

2000年1月1日,基金会的投资规则有了新的改进,允许将资产投资所得用于颁奖,而不像过去那样,用来发奖金的钱只能来自于直接收入,即利息和红利。这意味着基金会可将更高比例的资产用来投资股票,以获得更高的回报和更高的奖金数额。现在,诺贝尔基金已增长到40亿瑞典克朗。

由于诺贝尔基金会理财有方,世界上许多国家也纷纷效仿。设于1985年的日本两项大奖“日本奖”和“京都奖”,以奖金数额论,与诺贝尔奖属一个档次。他们就是根据诺奖的模式设立和操作的。为此,他们还为诺贝尔基金会捐了巨额的资金。

1985年4月20日,日本科学技术基金在举行首届颁奖仪式后,为瑞典诺贝尔基金会设立一项特别奖,奖金为4500万日元,以“认可诺贝尔基金会自1901年以来在促进科学与国际理解上所起的作用”。

1985年11月10日,京都的INAM0RI基金会将首届“京都奖”颁给了诺贝尔基金会,以“按照诺贝尔奖的精神推动科学、技术和艺术发展”。另外,瑞士的巴尔赞(BALZAN)基金会,也将其设立的首届大奖,约100万瑞士克朗奖给诺贝尔基金会,恭贺诺奖成功运作60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穆勒造访大纪元书展展位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做客大纪元时报设于法兰克福国际书展的展位。左一:赫塔·穆勒;左三:流亡诗人贝岭;左四:欧洲大纪元时报总编周蕾(摄影:吉森/大纪元)

支持异议作家 批评共产专制

【大纪元10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晓辉法兰克福报道)10月15日下午,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Herta Mueller)女士造访《大纪元时报》设于法兰克福书展的展位,以此表示对敢于揭露共产专制真相的独立媒体和华人异议作家的支持和鼓励。穆勒的出现引起巨大轰动。

从这位新出炉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昨日(10月14日)首次在展会露面之后,这位原籍罗马尼亚女作家就像一块磁石一样,无论她什么时候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立刻就会被人群团团包围。

10月15日下午三点半刚过,位于法兰克福国际书展3.1馆的《大纪元时报》展位前人头攒动,赶来一睹本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风采,看穆勒与大纪元以及华人异议作家见面的记者和观众瞬间把展位前的通道堵得水泄不通。

四点整,人群中突然出现一阵骚动,紧接着闪光灯像密集的雨点一样响成一片,身材瘦小的赫塔·穆勒挤过一排由摄影记者的长焦镜头组成的屏障,满面笑容地出现在观众面前。

德语媒体早有报道说,赫塔·穆勒喜欢用文字与读者交流,却不太喜欢在公众场合露面。今天下午,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也显得略有一丝腼腆。欧洲大纪元时报总编周蕾女士赞扬赫塔·穆勒用小说的形式,把一把钥匙交到每个读者的手中,帮人们开启了一道通往一段封闭历史的大门。

在罗马尼亚出生的穆勒在共产极权下生活了大约三十年的时间,她的作品题材大多是对在共产极权下的生活经历的回忆以及对那段灾难性的历史的反思。“穆勒女士的语言风格简洁,却有极为优美,她把一大群被人遗忘、苍白而又模糊的共产极权受害者的形象还原成一个个有血有肉,有苦有笑的活生生的人,让我们感受到他们无言的痛苦和求生的欲望”,周蕾称赫塔·穆勒是一位“拒绝忘记的女作家”,“她的获奖是对在生活在中共极权统治的阴影下坚持写作、敢于打破中国特有的集体失忆现象的所有作家与记者的鼓励”,周蕾在对穆勒致贺时说。来自美国的流亡诗人贝岭表示;“穆勒女士获得本届诺贝尔文学奖是所有流亡作家的共同荣誉。”

赫塔·穆勒称共产国家是一个庞大的监狱,她表示自己的福气在于,“活得比一个专制政权长”。她在发言中说:“我的一些朋友去世了,对于他们来说,齐奥塞斯库政权倒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专制终归是要倒台的,但是如果人的生命没有那么长,那么对这个个体的人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人生的意义体现在他活着的这段时间里,如果他的生命没有专制的时间长,那么他的一生就是一个被一个极权剥夺了的一生。很遗憾,这样的事情仍在发生,比如在中国、古巴和伊朗,而北韩就更别提了,他们生活在另外一个星球上,他们根本就不在人性的范围之内,那里是一个庞大的监狱。”

2009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今年是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同时也是天安门大屠杀二十周年以及中共镇压法轮功十周年,赫塔·穆勒批评中共当局通过言论控制抹杀民族的记忆,她说:“中国在经济和其它领域的发展令人眼花缭乱,但是对人权问题却不闻不问,当局禁止谈文化大革命,更不许谈天安门六四屠杀学生的事件,他们不明白,意识形态有可能走得太远,而完全违背了正常人的状态,把整个民族控制在手中。”

赫塔·穆勒在谈到自由媒体时,对大纪元表示:“我能够想像您们所有人为此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而且要为此承担怎样的风险。希望您们能够因为您们所做的事情而得到回报。希望不久以后在中国出现一个来自内部的或者是来自外部的强制力量,改变(中国的)人权状况。”穆勒吐露,在罗马尼亚生活时,每天听境外的“自由欧洲电台”: “我当时听自由欧洲电台,一天不是只听一次,而是听好几次。在罗马尼亚,不听自由欧洲电台的人就是傻瓜。”


赫塔·穆勒与大纪元编辑和部份在场华人异议人士合影。(摄影:吉森/大纪元)

她对在场的中国异议作家表示:“如果我能通过任何一种形式给您们提供任何一种支援的话,如果我得到的奖项能够为您们起到一种保护作用的话,我将非常高兴。”

专制下的勇气和责任

出生于罗马尼亚,亲身经历过齐奥塞斯库的专制政权的穆勒,由于1979年拒绝和罗马尼亚秘密警察合作,失去了工作。在谈到面对强权的勇气时,她表示,因为害怕自己无法对自己做的不好的事情负责的这种恐惧,使她敢于拒绝这个专制政府。“勇气是恐惧的另一面。在一个专制之下,人们需要勇气和责任感。当然每个人都会害怕。一个人应该经常问自己,我能不能对我所做的事的后果负责。我不想说的,我就不说,即使是一种意识形态要求我说,我也不说。”


欧洲大纪元总编周蕾向赫塔·穆勒赠送《九评共产党》和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传记《神与我们并肩作战》(摄影:吉森/大纪元)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为了表示感谢,欧洲大纪元总编周蕾将大纪元出版的《九评共产党》和博大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传记《神与我们并肩作战》的德文译本赠送给赫塔·穆勒。


赫塔·穆勒在呼吁营救高智晟的征签表上签字(摄影:吉森/大纪元)

赫塔·穆勒在呼吁营救高智晟的征签表上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贝岭、还学文、仲维光、阿海、茉莉、傅正明、廖天琪、徐沛等异议作家参加了当日的见面会。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16/n2690707.htm
_blank”

高锟的得奖和杨振宁的马屁

朱学渊

【大纪元10月16日讯】原香港中文大学校长、英籍华人科学家高锟因对光纤技术的原创性贡献,而获二○○九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杨振宁先生在庆祝会上说:“高锟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是香港中文大学、全香港乃至所有华人都非常高兴的事情。”

  光纤信号传输技术不仅为网络通讯,而且还为医用内窥镜技术奠定了基础,今天无论是电话网络,还是诊病求医,高锟先生的发明无处不在。瑞典皇家科学院为他颁奖,实际是世界人民对高锟的感激,因此也就远远超越了杨振宁指出的高锟得奖之于华人社会的狭隘的民族主义的意义。

  诺贝尔奖分物理、化学、医学、和平、文学、经济六类,从一九○一年以来,全世界已经有几百人获得这个人类公认的最高奖赏。但来自大陆、台湾、香港的仅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李远哲、高行健、崔琦、朱棣文、高锟等八人,这之于人口占世界四分之一的中华民族来说,贡献未免太小了,而今年高锟金榜题名,总算还为中国人争得了一点面子。

  身为诺贝尔奖得主的杨振宁对新华社记者说:“很多年来很多人再三追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中国本土上还没有出现过得诺贝尔奖的研究成果?我一直回答说,这是因为时机不成熟。做最有贡献的科技研究工作需要有很多条件。资金是重要的一个,中国正在高速地追赶上去。另一个条件是,需要有传统,……我觉得在二十年内,中国本土一定会有诺贝尔奖级的科技成果出现。”

  杨振宁向来讲话的宗旨是要使中国政府高兴,他也知道有中国血统的诺贝尔奖得主在得奖时统统持有外国国籍,而且除法文翻译出身的高行健外,其余统统是在西方得到博士学位、在西方从事研究工作而有成就的学者。因此杨振宁不止一次讲,未来二十年内一定会有本土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级的科技成果出现。为了证明这一点,他不惜从高等教育说起,二○○六年他说:“中国高校对中国发展作出的贡献远远要比美国最好的高校对美国作出的贡献大。”

  那年国内有一篇评论说:“(杨振宁)为我国的高教体制叫好,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住着清华的别墅,在现有体制下安享晚年,就屁股决定了脑袋……我们并不需要为现有高教体制大唱赞歌的‘喜鹊’──有教育部大言不惭就足够了──我们缺少的恰是对着现有体制不留情面、鸹噪不已的‘乌鸦’……作为德高望重的大师级人物,杨振宁最有资格做这样一只‘乌鸦’。因此,杨振宁先生,收拾起你的‘喜鹊音’吧,我们需要你的‘乌鸦嘴’”。

  杨振宁是极具天份的学者,一九四六年他从昆明来到纽约,到处寻找费米,最后在芝加哥大学课堂里见到这位天才的意大利物理学家。十年后,他就与李政道分享了当年诺贝尔物理奖,事后他曾经总结自己的成功原因,大概是说自己在物理学最好的时代,得到了最好的课题和最好的导师。杨振宁没有提到为什么费米也来到美国?美国又为什么能让敌国意大利的科学家参与原子弹的研究?事实上,只有在制度优越人才荟萃的美国,他才能遇到费米,才能施展自己的才能。

  杨振宁知道为自己牟利的最好的办法,是用美国功名来为中国共产党当一只“喜鹊”,高锟得奖又为“喜鹊”制造了一次鹊跃的机会,至于二十年后中国究竟是不是洪水滔天?八十七岁的杨振宁是管不了的了。

二○○九年十月十一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16/n269062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