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新:从谷歌案的惊人猫腻说起

――释放烟雾弹:血债派惯用的伎俩

佟新

【大纪元2012年04月23日讯】随着中共高层的激烈权斗和胡温力量的上升,血债派的各种惊悚真相不断曝光。近日大纪元网站又曝来自北京的独家秘闻:百度主管已被中纪委控制调查,并供出大量惊人内幕,其中之一是为达到全面控制网络舆情、散布关于抹黑胡温和习近平的消息并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周永康、薄熙来、李长春等密谋造谣构陷了“谷歌涉黄事件”,通过栽赃来阻击谷歌,于2010年3月将谷歌赶出了中国。

这就验证了一直以来血债派惯用的释放烟雾弹的伎俩。当谷歌退出中国市场之时,大陆有许多网民表达了对谷歌的恋恋不舍和敬意,虽然网民并不了解谷歌退出中国之内幕,但大都隐约感到其中深藏“猫腻”。只是让网民万万没想到周、薄的这“猫腻”如此之大、如此之丑,释放的这烟雾弹是如此之厚、如此之黑!

其实,周、薄密谋的“谷歌涉黄事件”与包括周、薄在内的血债派因镇压法轮功恐遭清算而处心积虑释放的各种烟雾弹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当初为执行江泽民提出的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的秘令,中共血债派操控的媒体在1999年7月22日之后,对全球制造了铺天盖地的污蔑法轮功的烟雾弹。以中共中央电视台为例,在1999年一段时间内每天动用7个小时播出各种事先炮制的节目,以大量歪曲、篡改的事实,造谣构陷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加上所谓自杀、他杀、有病拒医死亡等案件,极尽能事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诬蔑和抹黑宣传,以移花接木等手段,把普通刑事罪犯的犯罪行为如神经病、杀人犯都栽赃到法轮功学员头上,利用两千多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全部超负荷开动起来欺骗世人,再通过官方的新华社、中新社、中通社和海外中共媒体等,散播到海外所有国家,挑起、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对法轮功产生无端仇恨,为不得民心的血腥迫害寻找藉口和支持者。

在江泽民一意孤行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由于没有实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目标,2001年1月江泽民授意曾庆红、周永康、罗干等导演了骇人听闻的“天安门自焚”闹剧,通过新华社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向全世界散播,嫁祸法轮功。这场闹剧,后被包括联合国国际教育发展组织(IED)在内的多个国际组织认定为虚假编造。在面对质询的时候,一名参与制作电视节目的工作人员李玉强辩称,中央电视台所播放的部份镜头,是“事后补拍”的,如果早知会被识破,就不会补拍。释放如此的厚黑的烟雾弹,成为中共对法轮功抹黑并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的重要一环,令国际社会咂舌。

为了更加迷惑民众、欺骗世人,血债派又抛出了练法轮功死亡“1400例”的烟雾弹。这是江泽民集团为诬陷法轮功而抛出的欺天大谎,当时喉舌媒体齐上,铺天盖地,用种种貌似声情并茂的画面、场景,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一组组可怕的镜头,劈头盖脸地灌入人们的视听,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仇恨。而事实真相如明慧网2001年6月14日就刊登了王喾妻子的一篇题目为“我丈夫从未炼过法轮功,却被列为一千四百例之一”的文章,文中说,其丈夫王喾1984年得乙型肝炎,在1998年肝硬化去世,本属正常死亡,却被中共江氏集团列为1400例之一,并在报上登出来说白发人送黑发人。作者称:“我丈夫纯属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他本人从未炼过法轮功。”这样的烟雾弹比比皆是。

就像为了进一步抹黑谷歌,周、李命手下炮制了虚假的“喂奶门”新闻一样,为了进一步栽赃陷害法轮功,江氏血债派编凑“炼法轮功死亡”的证据,把被中共邪恶之徒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也纳入“1400例”中。如:甘肃省武威县西阳小学女教师黄欣金,因坚持炼法轮功,被公安屡次骚扰,并被学校开除教职、停发工资。后来当地公安把她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了20多天惨无人道的残酷折磨,10多天后,被逼跳楼。然后就有了“黄欣金练法轮功练出了精神病,跳楼摔死”的说辞,连遗体没做任何法医鉴定就被火化。在中共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多少无辜的人被逼死,而杀人凶手反过来说受害者是疯子、是精神病。

血债派释放的关于法轮功的烟雾弹,一个接着一个,似乎非常逼真,的确蒙蔽了许多中国人的眼睛,许多被骗者还自以为心明眼亮、真理在握,以至于为了驱散血债派释放的关于法轮功的系列烟雾弹,挽救被欺蒙的中国人,迄今法轮功学员经历了长达近13年艰苦卓绝的讲真相、反迫害的历程。

毛泽东曾说过:“我们共产党闹革命就是靠造‘舆论’。”民众普遍认为,造“舆论”说白了就是造假,而为了造假,就要时时放烟雾弹。中共靠造假、说谎起家,同样靠造假、说谎维持其统治,中共自建政以来,为了愚弄民众,所释放的烟雾弹数不胜数。

今天,随着重庆事件的曝光而揭开血债派的层层黑幕,法轮功的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无数的中国人必能驱散迷雾、拨云见日,擦亮眼睛、辨明善恶,从善如流、迎来觉醒。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4/23/n3572175.htm

Advertisements

美支持打破网络封锁 为何干打雷不下雨?

华盛顿邮报记者Applebaum

《华盛顿邮报》发表了记者阿普勒鲍姆(Anne Applebaum)的评论文章“为何国务院在互联网自由问题上自己撞到防火墙?”指出美国政府虽然有决心支持自由网络,但是在实施中顾虑重重举步维艰。同时受到中共政府打压的信仰法轮功的工程师开发出有效的冲破网络封锁的软件,并且在专制国家中受到了极大欢迎。指出美国政府在对待这一问题上的弊病,并表示了对法轮功工程师的信心。

支持打破网络封锁为何干打雷不下雨?

评论写道,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2010年1 月在她称为关于重要议题的重要讲话中说,“我们支持一个单一的互联网,网上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获取认知和想法。”“我们也支持开发新的工具,使公民能够绕过政治审查行使自由表达意见的权利。我们提供资金给世界各地的团体,以确保这些新工具能够被需要它们的人使用。”

克林顿的听众:利比亚人、埃及人、伊朗人、中国人在鼓掌。

因为她的承诺似乎是可信的:她提到一些“工具”,如帮助个人逃避政权防火墙而不被发现的软件,已经在使用。

赞助资金也是现成的:三个月前,即2009年10月,国务院从国会得到3000万美元,专门用于打击网上审查。

然而,在随后的一年半中,这笔钱并未动用,没用在利比亚,没用在中国,没用在任何地方。

不幸的是,我无法解释原因。我问起原因时,一位官员回答我,国务院缺乏技术人士,呼吁提出建议之前必须重组本身以“统一政策”。(一月份终于出台了一个,结果应可在一个月内出来)。

局外人则看到不动作背后的阴暗面:软弱、怯懦、不想得罪设置防火墙的政府,特别是中共政府。中共官员例行地声讨“网络自由”是反华阴谋。

成功的反审查软件“自由门”和“无界”

这时两家公司开发了一些最成功的反审查软件:“自由门”和“无界”,是由法轮功工程师开发的。

同时另一家美国政府机构广播理事会(the 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成功地推广了这两家公司的软件。

广播理事会经营着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和自由欧洲电台(现在对伊朗、阿富汗和中亚进行广播)。其广播电台都有配套网站,人们可以听广播,也可以从网站阅读消息。

2010年8月他们得到了一笔国务院早期授予他们用于打破网络审查的赠款150万美元。他们立即将这笔钱用于支持“自由门”和“无界”。

使用“自由门”和“无界”的人现在可以进入美国之音或自由欧洲电台的网站,但可以继续浏览任何其他网页,包括使用Facebook或Twitter。

广播理事会可以跟踪软件的成功:首先,在伊朗、中国和越南对这两个软件有大量的使用,有8万用户。

最近,从12月17日到1月12日,即从绝望的水果贩自焚到总统本阿里正式结束突尼斯的互联网审查之间,软件“无界”在突尼斯的使用增加了7倍。

从1月21日至27日,在埃及软件“无界”的使用增加了61.25倍。

事实上,截至1月30日,超过1千1百万人通过“无界”上网,广播理事会进行首次投资后,数量增加了一倍。但有可能不会继续扩大。

目前,自由门和无界缺乏服务器,因此必须限制访问,使系统不超载。

美国政府自身的壁垒

尽管成本只相当美国国务院没有花掉的3000万美元的一小部份,但是,广播理事会工程师预计他们可以使5千万人每天自由浏览互联网。

可是尽管国会有明确的要求,国务院似乎决心不给他们拨款。

官员们现在说他们不能把钱给另一个政府机构,说他们有一个范围更广的任务,他们希望投资在持不同政见者的网上培训方面。

基本事实是:一部份美国政府有反审查技术,但是没有钱扩大其使用。另一部份美国政府有钱可资助反审查技术,但没有使用这笔钱。

美国的政治制度功能是失调的,换句话说,难以打造“一个单一的互联网,网上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获取认知和想法。”

但是美国企业没有功能失调,或者至少现在还没有。几百万美元只是谷歌或Facebook年度预算的一个舍入误差。

我怀疑这些为被剥夺自由浏览网络民众提供破网软件的公司是否会得到大型财政资助。他们的行政总裁需要比政府官员更大胆,更能承担风险。鉴于上述情况,他们应该不难做到。

(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

谷歌未提交地图牌照申请 涉嫌避税又遇麻烦


谷歌在中国命运多波折(Getty Images)

【新唐人2011年4月1日讯】(新唐人记者综合报导)谷歌去年3月宣布退出中国大陆搜索市场后,今年因未提交在中国市场地图牌照申请,谷歌公司运营将被禁用。同时,中国各大新闻网站纷纷转载了中共官方查处谷歌在华公司涉嫌「涉税违法」的报道。有来自门户新闻网站的编辑称,是来自国新办网路局的指令。中国网民则担忧谷歌在中国的命运。

自谷歌去年3月宣布退出中国大陆搜索市场,其运营情况似乎不断受挫。星期二,中国国家测绘局新闻办公室主任寇京伟表示,谷歌仍未向国家测绘局提交网际网路地图牌照申请。而谷歌发言人杰西卡.鲍威尔则拒绝对该公司是否将提交申请发表评论。

按照中国测绘局发言人的说法,星期四是谷歌公司提交申请的截止日期,对于到期不提交,则将于7月1日采取「行政手段」。 星期四,也就是申请截止的最后一天,谷歌仍未就地图服务牌照提出申请。

网民关注谷歌申请地图动向

目前,中国测绘局已经向105家企业颁发了网际网路地图经营牌照。对此,很多网民对谷歌地图表示关注。

博客作家龙威廉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谷歌地图在中国的网站map.google.cn是符合测绘局规定的审批资格,上面也没有用户标注的一些信息,应该不会有泄密方面的问题。

网路技术专家东小兴分析认为,如果谷歌申请地图的话,他有很大的机会是能够通过这个请求的。不过,根据当前中国的形势来看,不通过的可能性也有。

东小兴还指出一种谷歌不申请请求的原因:谷歌在中国没有运营这方面的服务,而且google要申请这方面的服务的话,测绘局可能会要求谷歌从国际版本上取消掉一些内容。这个很有可能不被谷歌国外的机构同意。

不少专家认为,地图牌照申请对外资企业要求十分严格,除测绘部门审核之外,还必须经过安全部门审核。

谷歌在中国的份额下滑,使得用户的利益大大受损。中共当局对网际网路的审查,对信息自由的封锁,使得这被不少网民称为良心企业的搜索引擎巨头在中国的运营不断受挫。

国新办要求媒体渲染谷歌税案报道

3月31日,在中国各大门户网站都在报道谷歌公司在华企业再次被查出涉税违法的消息。据报道,税务部门在進行税务检查时发现,谷歌在华企业——咕果信息技术 (上海)有限公司、上海构寻广告公司和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存在涉税违法行为,有关税务机关已对这3家公司予以查处。部分企业疑涉逃税问题仍在调查中。

据《路透》报道:有来自门户新闻网站的编辑称,收到了据说来自国新办网路局的指令,要求将一篇来自官方媒体《经济日报》的报道《谷歌公司在华企业再次被查出涉税违法》做重点处理。

该指令要求各网站,在两首页(网站首页、新闻中心首页)要闻区转发《公司在华企业再次被查出涉税违法》,并保留至4月1日8时。

针对税案报道,谷歌表示:「我们认为我们现在和以往一直完全遵守中国税法。」

谷歌在中国面临新一轮压力

《经济日报》关于谷歌在华企业涉嫌避税一事分析,税务部门正在進一步调查中,即使报道不属实,也可能意味着谷歌在中国面临新一轮压力。

上周,谷歌公司发出声明,指控中国(共)当局干扰公司在中国境内的电子邮件Gmail服务。谷歌表示:「这是一次政府屏蔽行动,它经过精心设计,以便看上去像是Gmail出了问题。」

去年是谷歌在中国频受挫折的一年,去年三月,谷歌公司因其信箱服务Gmail受到来自不明力量的攻击。因不满中国(共)政府过滤敏感信息的要求,而退出中国搜索市场。谷歌不得不把简体搜索搬到不受审查的香港,此后,官方的GFW对其服务开始不断的干扰。

虽然谷歌公司表示并没有放弃中国大陆场,但自去年退出后,一年来其市场份额不断降低。据报导,谷歌去年第四季度市场份额已经下滑到19.6%,而2009年同期份额则高达35.6%。

日前,新浪宣布终止同谷歌的搜索引擎合作,新浪的站内搜索业务从2007年至今已经与谷歌合作了近5年。

http://www.ntdtv.com/xtr/gb/2011/04/01/a513178.html

大陆整顿网上地图删除敏感及涉密资讯

中国十三个部门联合整顿互联网地图巿场,要减少互联网上标注敏感及涉密资讯,并将关闭违法的互联网,但有导航系统公司指,未有接到新措施的通知。


上海拍摄的Google地图网页。2011年3月31日是中国国家测绘局申请地图服务许可证的截止期。但Google尚未提出申请。按照中国的规定,在中国提供地图资讯服务的外国公司必须将存放有关数据的服务器在中国境内,而且和中国合资的公司或者有合法的中国合夥人才能申请许可证。(Imaginechina)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国家测绘局等13个部门成立小组整顿问题地图,将于今年展开行动,主要整治内容是,减少互联网上标注敏感及涉密资讯、检查不按规定送审、修改及备案的地图。此外,还会强化巿场监管,对问题地图网站依法调查处罚其违规行为,亦会关闭问题严重的地图服务网站,全部销毁问题严重的地图产品等。

国家测绘局负责人指,通过整治行动,使违法违规行为得到遏制,公民的国家版图意识和安全保密意识增强,以保障国家安全利益。

这个名为“全国国家版图意识宣传教育和地图市场监管小组”,由国家测绘局、中共中央宣传部、外交部、教育部、工业和资讯化部、公安部、民政部、商务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国务院新闻办、国家保密局等组成,制家地图巿场专治方案,

国家测绘局地图管理处一名官员回应指,军事设施不能标注在地图,因涉及国家安全,地图应标注老百姓日常生活的需要。他说:主要涉及国家主权及安全,如这个名称涉及国家的主权或安全,在地图上不能够在地图上进行表示,我们有一些国内规定,有具体的名称规定。

四川电脑工程师蒲飞表示,中国各城巿的官方电子地图内,都会把军事地点或政府敏感单位标注为公园或草地等,当地民众都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例如附在四川官方网站上的成都巿商微电子地图便使用这种方法。另外,他们在大陆购买官方允许出版的地图,不会发现有军事设施的标记。

他说:例如我工作附近有一处军事设施,但是在地图上它标明是花园,另外,你购买任何官方允许出版的地图,不会发现任何军事设施的名字,因为有些地方,当年城巿规划的原因,有些部队的司令机关在巿中区,仍然不会进行任何标记。

蒲飞又指,中国明年开始在家用汽车上,使用北斗卫星所配合的地图作导航,因为中国掌握一项技术后,一定会开发为国有企业,整治的目标不排除也包括现时的电子导航系统,他们也是自行采集地图,因此要加强监管。

就整治新措施,深圳凯立德电脑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公关职员表示,该公司获得国家测绘局批淮资格制作互联网地图,以配合导航系统,他们巳通过国家测绘局互联网地图审核机制,并获颁发执照;但近日没有接到最新的规定,也不清楚有新措施,如涉及军事或敏感单位的规定,他们有专人负责。

她说:从我这里没接触到相关规定,我不太清楚这方面内容,具体什么能标、什么不能标,我不太清楚;但是你说的事情,应该很早去年就开始,它有互联网地图机制审核,就是你这间公司是否允许做互联网地图。

另外,厦门网民小潘则表示,网民近日发现谷歌地图难以打开,不知是不跟整治措施有关。小潘又指,他常使用谷歌地图,因为比较详细,一般用来看行走路线,没注意谷歌地图是否有敏感单位标注。

他说:现在上谷歌地图速度非常缓慢,打开或移动什么,可能有意识地做了手脚或怎样,像有些网友说谷歌被屏蔽掉,有些网友如郭宝锋说的,巳经被屏蔽,没法使用。

国家测绘局行业管理处官员早前向本台表示,互联网地图服务是新兴的事务,但有关活动行为涉及国家安全问题,地图内容或会涉及个人隠私问题,所以要依法规范。目前巳经有一百多间互联网地图服务网站,获得牌照,但截至今年一月,谷歌中国没有向该部门提出申请。(海蓝报道)

来源:rfa

中共GFW用大奖赛招揽人才 各方关注

中共国家网络应急中心发起“正则表达式大奖赛”,许多专家表示这是为长城防火墙GFW招徕相关人才,并预示着更高级别的升级,同时也将大大增加预算需求。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根据中国知名的科学资讯网站Solidot星期一的消息透露,中国国家网络应急中心(CNCERT)正在举办一项名为“正则表达式匹配技术评比大赛”的活动,该中心在去年被暴露是中国长城防火墙GFW的实体组织。被称为GFW之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是这个机构的实际负责人,也是此次大赛的首席评审专家。

大赛共设置一等奖一名,奖金为人民币三万元;二等奖两名,每队奖金为人民币壹万元;三等奖三名,每队奖金为人民币伍仟元。此外,获奖单位还将优先获得与CNCERT继续合作的机会。

著名博客作者龙威廉星期二向本台表示,“正则表达式是一个技术性很多的,实际上是一串运算符号,实现比较复杂的过滤和查询功能。现在一些关键字,比如说‘法轮功’,我们通常会在几个关键字中间加一个星号或者加一些其它符号,过滤系统就无效了,如果用正则表达式,它可以把中间的符号清除掉,所以,即使中间加了那些符号也能够判断关键字。”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正则表达式是一项数学符号算法,由美国科学家发明。采用这项技术之后,就可以设置更多准确判断。例如,目前如果在中国用谷歌搜索“胡萝卜”,就会出现网页被切断的问题,因为GFW设置了“胡”字为敏感字(因为关联中国领导人姓名),但是可能会误判和错杀胡萝卜。星期一,大量中国QQ用户发现“长春”这个地名在QQ中无法谈论,因为涉及到另一中国领导人的名字。之后大量网友围观后,QQ对此解除了封锁。有了正则表达式,在防止讨论“胡锦涛”、“李长春” 的同时,也可能更精确避免错杀“胡萝卜”和“长春”这样的用词。

了解技术动向的网友们对此活动发表大量评论,有网友说,“这明显是为升级防火墙做准备”。过去GFW对关键字过滤只有特定关键字和特定关键词组两种。如果要更深一层更广泛地过滤,就需要正则表达式了。

针对网友们的疑虑,本台记者致电CNCERT,向一位负责技术咨询的许金鹏先生查询,
记者:透过这个比赛最主要做什么?
许先生:就是推动信息安全方面的技术,因为现在正则表达式是一个途径,所以想通过这个表达式增进网络安全的关键技术,这是一个技术,当然你用在哪里都行。
记者:那么网络安全是不是包含敏感信息过滤?
许先生:这是个技术,当然你用在哪里都行,那是应用的问题。

不少技术专家分析表示,利用正则表达式判断关键词当然更加智能,但是也会降低计算的效率,因此需要更大规模的计算设备来支持。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GFW的背后是数百台曙光4000L服务器,而每台服务器价值数万元以上,利用这种新的技术,中国长城防火墙可以向官方索要更大规模预算,用于招徕人员和购买更多硬件设备。

网络技术专家东小兴认为,除了增加预算之外,当局也为储备人才做准备,“因为方滨兴主持了中国国家网络防火墙这个建设项目,还要受到一些外在的压力,比如WTO 的压力,所以从一些角度来说这个部门很难招到新人,或者说招到有技术含量的人。因此就想了一个办法,就像现在这样进行一个比赛,然后筛选,然后看谁写的算法表达式比较好,好的话,第一可能会拿来采用;第二可能会问这个人的意向愿不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队伍里面来,然后来完善或者增强GFW工程更多功能。”

不过东小兴也认为,面对越来越多网民们想方设法突破封锁,不断发表更积极的言论来看,就算官方真能如此升级,是否能够真正奏效,让人怀疑。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9/n2932544.htm

央视焦点谎谈最新政治构陷再遭当事人戳穿(组图)

——央视构陷知名博客目标再指谷歌

中国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报道知名博客龙威廉利用谷歌地球工具标记军事相关信息,但遭当事人否认,网民们批评央视构陷。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报导


图片: 网友奋起抗议央视“陷害”博客作者 (记者心语屏幕截图)

星期一晚,中国的央视“焦点访谈”节目播出一期节目“警惕互联网地图泄密”,矛头指向知名科技博客作者龙威廉(William Long)。该专栏用“27岁的小龙”称呼他,并说他5月6日受到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的调查,说他的“月光论坛”网站在谷歌地球上标记中国的一些军事基地的位置信息,涉及国家机密,并对“小龙”作出5000元罚款的处罚。央视报道说,“和普通的军事论坛相比,月光论坛最显著的特点是它直接连接到国外一家地图网站的搜索引擎上,用户们可以通过客户端软件免费浏览全球各地高清晰卫星图片,并在上面标注出军事地点的地理坐标和相关信息”,央视在报道中同时反复出现龙威廉的博客网站页面来佐证自己的“发现”。

在网友们迅速在微博客推特上发布了央视的报道消息后,龙威廉也打破沉默,发布了两条声明,他首先声明自己的“月光博客”网站和“月光论坛”根本不同,而且“月光论坛”访问量非常小,差不多“平均每天28人访问”,而央视则反复混淆访问量大的“月光博客”和访问量很小的“月光论坛”,试图说明论坛中的信息造成很大的影响。

随后龙威廉回顾了当时的调查过程,他说5月6日上午,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打电话要他过去调查一下情况,去了后发现有记者在录影,问他们是什么单位的,对方不回答。在问询过程中,对方说龙威廉的网站涉嫌有包含“中国国家军事机密”的Google Earth地标文件,要求进行自查,删除我网站上所有的“国家军事机密”,之后开了一份行政处罚告知书,要罚款5000元。一个女记者还问了几个问题。龙威廉说,自始至终,这些采访的人都没有透露他们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的,他要是知道这一点,肯定会拒绝采访的,因为这摆明了是要陷害谷歌地图”。


图片:网友发现百度正在参与制定国家网络地图标准 (记者心语屏幕截图)

龙威廉星期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们采访时没有说是什么媒体,就直接问我问题,我觉得他们的目的可能还是为了封杀谷歌地图,想借助一些案例来说谷歌地图有危害性,然后进行一些封杀,对共同的信息说是保密,很难说得通,在地图上随便什么人都能够看到的图片,都是公开的,然后说这是国家秘密,这是很难理解的”。

知名博客作者时昭认为这样的节目都是为政治铺路,不是为了继续批判谷歌,就是为后续的《保守国家秘密法》做舆论铺垫。时昭告诉本台记者,“对于现在的网络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原来的隐私和泄密概念就应当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自己也相应发生变化,CCTV做这个报道是不是和新的保密法出台有关,作为舆论宣传,不得而知”。

据网友搜索发现,近期中国相关部门正在研发自己的地球信息程序,或禁止中国用户查看谷歌地球软件。另外网友也发现,百度公司参与中国国家测绘局互联网地图服务专业标准制定工作,与此“月光论坛”事件不无关联。

网友默难向本台表示, “这件事情其实真的非常丢人,我们这么伟大的人民军队竟然把信息公之于众,还告诉大家在软件里可以看到我的军事机密,很可笑,我最近还看到他们要制定一个互联网地图绘制规范,可能和这个也有一些联系,从一贯的作风来看,有点像《1984》小说里面所讲,他们从来没有制定过一套地图规范的标准,而是不断把这个标准模糊化,然后让我们内心建立一套审查机制”。默难认为,“咱把地图改了,自己国家的人看不到了,结果被外国人看了个通透”。

星期二,龙威廉在推特频道上还进一步声明,“我并不是80后的,我是70后的,我都把自己身份证给他们看了,他们还把我“变成”80后,实在不知道这么做的居心是什么”。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