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入夜“突袭”贵州省委书记省长豪宅

1911081975
今年6月16日至18日,习近平在贵州省调研。(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两个月前,习近平曾到贵州省考察,大陆媒体公开报导的是,习近平去了当地的农村,了解贫困村村民的家境情况。而港媒则披露了习近平还在夜晚“突袭”省委书记、省长等人的豪宅。之后他说,他们的住宅堪比西欧部长的住宅。

今年6月16日至18日,习近平在贵州省调研。官媒报导,习近平在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省长陈敏尔陪同下,到遵义、贵阳和贵安新区,深入农村、企业、学校、园区等地调研考察。

报导还说,习近平乘车到遵义县枫香镇花茂村考察。这个村过去是贫困村。习近平还到当地的村民家中,进房间、看院落,同村民们围坐在一起交谈。并说,政策好不好,要看乡亲们是笑还是哭等。

港媒《动向》杂志7月号披露了习在贵州考察期间的一些令人玩味的细节:6月16日晚,正在贵州视察工作的习近平突然对省委书记说:“今晚到4至5位省领导家看看。”

省委书记回答说:“没部署安保。”习近平仍然坚持说:“即启动。”

于是,习近平先后在贵州省委书记、省长、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的住宅各逗留了十多分钟。之后,习近平话中有话地说:“(他们的住宅)应该不比西欧部长住宅差吧。”

此后,随着原河北书记周本顺的落马,赵克志接任了河北省委书记的职务。

中共官员住豪宅、拥有N套豪宅以致在国外也拥有多处豪宅已经司空见惯。随着习近平当局不断出重拳反腐,大陆房地产行业的高端项目受到波及。据媒体报导,大陆很多省市的很多高端小区聚集着大量官员业主,他们不得不“弃财保身”,密集抛售手中的房屋,甚至将豪宅低价出手。

责任编辑:林锐

Advertisements

贵阳市露天汇演诽谤佛法 天降瓢泼大雨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星期三,贵州省贵阳市中共邪党市委宣传部、邪党市政法委、邪党市委防范办、市公安局、市科学技术协会、市所谓的反×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等联合主办,在贵阳市筑城广场搞了一场所谓大型文艺节目宣传露天汇演,目的是继续用虚假邪恶的宣传,诬蔑抹黑法轮功,加深毒害众生。

活动在当天下午二点开始,开始不久,天空乌云沉沉,接着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路上积水成河,大雨连续下了二个多小时,广场上邪恶的汇演活动组织和参与人员,一个个成了“泡汤鸡”,整个宣传露天汇演活动也成了“泡汤鸡”,不得不在上天的惩罚中草草收场,真是违天意遭天惩。

在此,奉劝中国大陆各级政府部门(包括中共邪党各级机构)及相关人员,赶快真正的去了解法轮功真相,真正的去认识到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一切都是建立在虚假邪恶的谎言基础上的,迫害的发生完全出于江泽民的个人嫉妒,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的修炼,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获得身心的健康,道德的升华,证明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大道,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是普世永恒不变的真理。

现在,中国大陆和世界各地已经掀起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诉江大潮,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至七月二十二日,在短短的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就收到了十万三千余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起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控告江泽民违背中国《宪法》、《刑法》等相关法律,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中所犯下的谋杀罪、反人类罪、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罪、绑架罪、酷刑罪等等罪行,要求对江泽民立案侦查、依法惩办,还法轮功真相于天下,还李洪志师父清白于天下,让公道重回人间。

上天给以人们了解真相得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不要再助恶为虐了,瓢泼大雨难道还浇不清醒吗?

周案判决后 习近平参观遵义会址释信号

19502623201
16日下午,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贵州遵义,并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期间有不少民众围观拍照上传微博、微信。(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16日下午,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贵州遵义,并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期间有不少民众围观拍照上传微博、微信。有分析认为,习近平选择周永康案判决后这个时机去遵义,显示习近平在反腐遇到体制中的阻力后,利用中共话语系统中的政治符号释放一种“让你懂”的强硬信号。

周永康案判决后 习近平连释强硬信号“让你懂”

6月16日下午4点28分,经过新浪微博认证的“遵义网”发布“习大大在参观遵义会议会址纪念馆”的消息与照片,之后还发布数条视频。

从照片和视频中可以看到,现场有不少民众围观与拍照,习近平不断与民众挥手致意,官方也安排人员拍摄。

19502623202
16日下午,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贵州遵义,并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期间有不少民众围观拍照上传微博、微信。(网络图片)
19502623203
16日下午,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贵州遵义,并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期间有不少民众围观拍照上传微博、微信。(网络图片)

之前6月11日,官方公布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周当庭认罪悔罪。官媒《人民日报》迅速发表评论文章说,“无论权力大小、职务高低,没人能当‘铁帽子王’”。并强调,“一定能打赢这场攻坚战、持久战。”之后,多家媒体以“没人能当‘铁帽子王’”为标题转载报导。

第二天6月12日,陆媒澎湃新闻网报导传记《庆亲王》出版,其刊登的传记封面上下标题以醒目的“你懂的”释信号。之前外界一直解读“庆亲王”就是指中共前常委曾庆红。

北京时政观察员华颇先生说:“遵义会议在中共话语系统中是有特殊意义的,习近平在这个时候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是在释放一种强硬信号。”

公开史料显示,1月15日才是中共纪念“遵义会议”的日子,按中共的说法遵义会议是中共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发动了“一次不流血的兵变”夺取军权,此后毛掌控中共的最高权力。

华颇先生分析认为,目前习近平面临最大的问题是“经济问题”,由于反腐是“苍蝇、老虎一齐打”,而中共官员几乎无官不贪,那些官员不知习近平、王岐山的这条反腐底线在哪里,所以人人自危,都不知怎么做了,结果就出现“消极怠工”放任经济恶化。习近平遇到这种来自体制内的阻力,就必须调整一下战术,暂时平衡各方势力,放缓反腐的力度,先去解决经济问题。

华颇先生进一步分析,反腐这个利器习近平是不可能放弃的,只是反腐的力度与角度需要更讲究。习近平现在是在走钢丝,他要做一个政治强人,就得让各派系服从和支持他,但是在中共这种“人人腐败”的体制下,反腐是难以服众的。所以,在外界认为周永康案是反腐力度放缓的这个时候,习近平去遵义是要释放一种强硬信号——打击阻碍他执政的权贵集团是不会手软的,而且是多管齐下,尤其江泽民是一个“闷声发大财”的标志性人物,是必须要打击的,如现在的诉江大潮就是在起到一种敲山震虎的作用。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说,习近平参观遵义会议会址,不排除他是借中共这种政治象征性符号来释放一种“让你懂”的政治信号,继续借反腐清算江泽民集团。

王岐山曾去红旗渠明志

3月27日至28日,王岐山到河南省调研专程去了“红旗渠纪念馆”。据《大河报》报导,王岐山在调研时称:“我在不同岗位上到河南来过多次。”这次实地看了,“确实感悟颇深”。

香港文汇网的报导称,在当地的纪念馆,当讲解员唱起相关记录片主题歌时,王岐山也和着旋律“咏唱”,并称对此印象很深。

据报导,“红旗渠”工程是当地民众在很艰难的条件下开挖了一千多座山头,在太行山的悬崖峭壁上凿洞,并架桥,历时10年才建成。

此行期间,王岐山指着一株树苗说,石头缝里也能长出树,这多像太行山人执拗的性格。

此前 ,王岐山曾称现在反腐处于“两军胶着”的阶段。《长白山日报》也曾在去年引用习近平内部讲话称,反腐“个人生死,个人毁誉,无所谓”。

胡锦涛、习近平曾多次借中共政治符号释放信号

2012年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局常委人事安排中,江派出人意料地占有三席,胡锦涛也全退交权。当时,几乎所有的分析都认为胡锦涛的团派大败。过后局势发展显示,胡习政治联盟在人事布局上作了精心的安排,既安抚了江泽民阵营不搞自杀性的鱼死网破,达成了暂时的平衡,又在之后的权力架构调整中将江派常委架空。

中共“十八大”后的胡锦涛首次公开露面是2012年12月1日到贵州遵义参观遵义会议会场,当时有很多民众围观,现场图片也被网上热传。数日后的12月7日,习近平上台后首次出巡则选择具“改革开放”标志的深圳。之后,印证了胡习的政治联盟稳固。

19502623204
12月1日胡锦涛前往贵州遵义,并与民众见面,这是胡十八大后的首次公开露面。(网络图片)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分析说,当时胡锦涛全退后选择去贵州参观遵义会议会址,也是借用中共这种政治符合对外界释放信号,对当时亲江派媒体负面报导他“十八大”输得一败涂地进行反击。

2014年6月30日,徐才厚被公布调查后,习近平在10月31日于福建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并在会上提到徐才厚案,18名军头也在会上发言挺习近平。这次会议被外界称为中共新古田会议。

中共的古田会议同样是中共党史上一个重要的政治符号,当时是中共连续搞暴动乱华被国军围剿,打得到处流窜,在此情况下毛泽东在1929年12月中共红四军第九次全军党代表大会上夺取了军权。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中共的政治斗争历来都是非常凶险的,一直以来都是互相残杀。遵义会议、古田会议都是毛泽东夺取军权具有象征性意义的历史事件,习近平、胡锦涛是在借用这些中共话语体系中的政治符号来释放他们的信号,懂中共政治的自然明白其含义。

责任编辑:李晓清

杨支柱:毕节4兄妹到底为何自杀?

大纪元2015年06月16日讯】2015年6月9日,贵州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4兄妹在家农药中毒身亡,其母三年前被人拐走了,其父张方启在外打工联系不上。官方第一时间报导说,他们是自杀。

最初我对自杀说是相当怀疑的。回想一下自己的童年就知道,小孩子冤屈感和报复心往往很强,但也很健忘,许多报复他人的想法因为淡忘或注意力被转移而未实施,自杀的想法极其罕见,更不要说4个一起自杀了。4个人一起自杀,老大还留遗书,遗书的字体还像练过书法似的,贵州连最穷的孩子都上书法培训班啊?依我看,误食或被人下毒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如果是自杀,那么自杀前一定发生了我们所不知道的事,而这个事情是孩子们无法承受的。

央视被迫承认自己伪造遗书打印件拍摄后仍不承认自己伪造遗书本身,说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隐私没拍原件。保护未成年人隐私能作为伪造证据的理由?如果不是伪造的,是原意照抄下来的,那么这能保护隐私吗?原来隐私不在内容而在笔迹啊?莫非这孩子像盖茨、巴菲特一样富有怕人模仿了他的笔迹去签单?即使真这么富有,全世界都知道他死了后模仿笔迹还能签单吗?再说他已经死了,未成年鬼也受未成年人法保护?

后又有财新网进一步爆料,4个孩子死亡前一个半小时,乡镇政法委书记带着十几个人去过他们家,翻箱倒柜半个小时才把四个孩子全找到,有两个孩子脸上红肿。(《毕节儿童自杀当晚曾被家访》,2015年6月13日)财新网报导说政法委书记分管教育,绘声绘色地编了个党国基层官员的爱民故事来解释这个悲剧,企图用“事实”为基层官员鸣不平。这个“事实”之所以要打引号,因为它完全来自三个去“家访”的领导单方面的说法,孩子们是永远也无法表示反对了,其他参加“家访”的人从其自身利益考虑说出相反真相的可能性也极小。唯一的希望是存在真遗书并且没有被毁掉。尽管不排除有政法委书记兼管教育的可能,但是需要兼管教育的乡镇政法委书记去劝孩子上学吗?这应该是班主任、校长的事情吧?而且劝学何须十多人?何须从后门进入?孩子们为什么见了他们很恐惧,要躲起来?为什么自杀前一个多小时的“家访”这么重要的事实最初被刻意隐瞒?为什么要动用央视公布伪造的遗嘱?联想到全国各地特别是落后地区“地皮财政”不行了,“肚皮财政”取而代之,绑架勒索“社会抚养费”的运动在全国各地如火如荼地开展,我高度怀疑这些人根本就是去勒索“社会抚养费”的。如涉基本国策,那就更不会给你真相了。

许多人说,养不起生那么多干什么?言下之意这些孩子当初在娘肚子里就该被堕胎。然而如果不是计划生育对收养的限制,这些孩子跟徐纯合的孩子一样,很容易找到人收养。有多少人在福利院排队等着收养机会?有多少人铤而走险从人贩子那里买孩子养?但是在计生中国,送养之前必须缴纳无力抚养孩子的父母不可能交得起的巨额“社会抚养费”、落户,很可能还得做绝育手术,才能给办理收养登记。正是计划生育让无力抚养孩子的人没法把孩子送养,让热切盼望养孩子的人无法把孩子收养。

许多人批评户籍隔离。户籍隔离当然是既不人道也不经济的,但这个个案还真不是户籍隔离的问题。母亲失踪,一个父亲怎么可能在陌生人的世界里既打工又照顾4个孩子?只能是父亲留在家里而不是一起去北上广,或者政府给些救济,或者将孩子送两三个给别人养。如果没有很好的儿童福利,也没有继承一大笔遗产,普通单亲家庭(其母失踪)养4个孩子在任何时候都是极端困难的。就个案而言,真正的灾难来自“社会抚养费”和计划生育对送养、收养的限制。由于计生国策,不缴纳巨额“社会抚养费”是无法将孩子送人的,“超生”的、特别是没户口的孩子也是得不到政府救济的。

许多人批评政府对于穷苦孩子救济不力。但是在中国,要求政府救济多子女家庭太奢侈了,政府不来勒索“社会抚养费”就该烧高香了。当地政府事发当时就通过媒体宣称“三个超生的小孩的社会抚养费共9900元已于几个月前交纳”,乃是做贼心虚,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摆着是编造谎言。“社会抚养费”是根据孩次递增的。第二个9900元都可能下不来,第三个绝对不止此数,遑论第四个,更遑论第二、三、四个的总金额。当地政府那么迫不及待地撒这个谎,极大地增加了4个孩子是被“社会抚养费”死的嫌疑。
--原载北京之春

责任编辑:南风

参与迫害法轮功 贵州、江苏恶警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

贵州省遵义市赤水市大同镇派出所指导员徐福华遭恶报死亡

徐福华,贵州省遵义市赤水市大同派出所指导员,因迫害法轮功,于二零一四年腊月二十九左右,遭恶报得癌症死亡,二零一五年正月初三埋葬。

赤水市大同镇法轮功学员罗向其(音)老人,七十多岁了,原来在半山腰上住。几年来,徐福华每个季度都去找罗向其老人,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徐福华还向罗向其老人的儿子儿媳施加压力,让他们共同逼迫罗向其老人放弃修炼法轮功,给罗向其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几年前,有一老年女大法学员在大同镇发神韵光碟时,被恶人举报,徐福华带了几个人去绑架了她,徐用手铐把她铐了几个小时,然后又送到赤水国安,导致该学员被赤水市戒毒所非法关押十天。

贵州省贵阳市原大营派出所恶警卢云荣遭恶报死亡

贵州省贵阳市原大营派出所(现与贵乌派出所合并)恶警卢云荣,在2010年,参与骚扰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多次与他讲真相,都不听劝,结果在2013年,因故(原因大概是贪污)自杀死亡。

派出所长无知签字害好人,大学生儿子受累患癌症

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墟沟派出所长吴新忠,是个内心善良的人,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也是有自己的见解,内心无意忠于上级,然而因长期生活在无神论的圈子中,不太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因此在迫害法轮功时,沉默认同,碍于面子、友情、贪小利,受恩惠、无知签字,致使辖区内许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但是,善恶有报是天理,吴新忠无知中对法轮功学员造成伤害而遭恶报,殃及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得了绝症——癌。

儿子是他的唯一的精神支柱,目前,吴新忠意识恍惚不清,确诊为精神分裂,家庭、幸褔、前途乃至健康一切无望。

恶报是天定的,也是自己作恶定下的果报,象吴新忠,因无知遭报实在不值得,为了一顿吃请而搭上儿子性命,为了饭碗糊口而丧失良知,为了爱于情面不敢得罪上级,而在犯法的路上越走越远。但是吴新忠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真心悔过,因为佛法是无边的,心存善念才有未来。

贵州石崖生石蛋(图)

021924600
贵州石崖生石蛋(网络图片)

石头也能生蛋?这几乎是天方夜谭,但在贵州三都水族自治县境内有一壁石崖上有多个石窝,其中有一个石窝每隔30年就会有与恐龙蛋相似的石蛋自动脱落,千百年来这一座山崖不停地生出石蛋来。三都县旅游局披露:从1999年以来,这壁产蛋崖已经产出石蛋5枚,目前还有一枚进入了“预产期”。

021924601
产蛋崖上有很多个会产蛋的石窝(网络图片)

“产蛋崖”位于三都县三合镇姑鲁寨背面的登赶山上,这座山很奇特,满山绿树成荫,芳草萋萋,唯独山腰上裸露出一块崖壁,更奇怪的是,这块崖壁每隔三十年就会自动脱落出一些与恐龙蛋相似的石蛋,因此当地人都习惯把它叫做产蛋崖。这块崖壁长20多米,高6米,表面极不平整,在高处,几块巨大而尖利的岩石横亘着,极为险峻。而石蛋就在相对凹进去的崖壁上安静地孕育着,有的刚刚露头,有的已经生出了一半,有的已经发育成熟眼看就要与山体分离。据村里的老人介绍,同一个凹进去的石窝每相隔30年就会产出一枚石蛋,产蛋崖上有很多个会产蛋的石窝。

021924602
有的已经发育成熟眼看就要与山体分离(网络图片)

紧靠石头下蛋的产蛋崖而居的姑鲁寨,是三都县一个典型的水族村寨,自从一千年前水族的一支迁入至今,这个村寨也已历经了千年的风雨。水族人房子一样、衣着一样、生活方式都一样,而唯独姑鲁寨还有一个其他水族村寨所没有的特点,就是各家各户几乎都收藏着从石头下蛋的产蛋崖上生出来的石蛋。2005年的统计显示,在姑鲁寨125户人家中,一共保存着100多颗石蛋。可是,后来由于石头下蛋的“名声”远播后,许多外地客商慕名来到这里高价收购,带走了不少珍品石蛋。

021924603
水族村寨石头下蛋的“名声”远播(网络图片)

千百年来,这些神秘的石头不停地孕育出生,源源不绝。从1999年开始,姑鲁寨的石头下蛋的产蛋崖分别于1999年3月、2003年5月、2005年6月、2007年3月、2009年1月产出石蛋一共5枚。目前产蛋崖上有一枚石头已经摇摇欲坠了,进入了“预产期”,这期间如果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守候的话,说不定还可以亲眼看见石头下蛋的这真实一幕。

021924604
“石蛋”最重可达300余公斤(网络图片)

石头下蛋的产蛋崖长20多米、高6米,表面极不平整,近百枚“石蛋”错落有致地镶嵌在陡崖上,直径约30-60厘米,最重的达300余公斤。石头下蛋的产蛋崖成因至今尚无定论。

021924605
石头下蛋的产蛋崖成因至今尚无定论。(网络图片)

来源:360doc

贵州警方荒山解剖尸体 引偷盗器官质疑

大纪元2015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晓真报导)贵州省望谟县复兴镇18岁男青年黄淼世,与朋友在酒吧聚会离开时被人殴打。其后,在家属不知情的状况下,当地公安局将黄淼世尸体拉到附近的荒山上进行解剖。对此黄淼世家属心中充满疑问:为何公安局不通知家人就做了解剖?解剖对于案情侦破是不是必须的?网民亦表示:“盗窃器官的嫌疑极大”。

据中国广播网7日的报导,1月27日,黄淼世和另外几个朋友参加完同村人的婚礼后,一起去县城的一家酒吧喝酒。

同去的韦业松回忆说:“不知道为什么,走在前面的黄淼世与另一个朋友被七八名男子拦了下来拳打脚踢,后来,又有几个朋友赶过来,打人者就跑了。”10分钟后,警察赶来并带走他们一方的其余人,现场只留下躺在地上的黄淼世一人。

听说黄淼世出事了,黄淼世的家人便急忙先后赶往医院、派出所及出事地点,但未见黄淼世。警察告诉他们,黄淼世死了。

直到第二天11点,辖区派出所警察才通知他们,可以到望谟县殡仪馆看黄淼世的尸体了。但是,据黄淼世的的堂兄黄鹏世说,他最终是在一个山坡上看见了弟弟,头部和腹部都有解剖痕迹。

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就解剖,黄淼世的家人无论如何都想不通。黄鹏世表示:“我家里到案发现场也就十来分钟,他们都没有通知。我们就害怕什么器官嘛。”

黄鹏世表示,他们至今仍有不少疑问,人是刀刺死的,也不用解剖那个脑吧?黄淼世身上究竟哪一个伤才是致命的。

7日晚10点,望谟县委宣传部在官方网站声称,办理此案的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已被停职处理,并否认此事涉嫌“摘取器官”。

网民强烈质疑“摘取器官”

此案曝光后引起民众热议,纷纷聚焦当地警方为何荒山解剖尸体。

“如果不是别又用心那么积极干嘛?而且还拉到荒山上去?别的案子求爹爹告奶奶的要尸检,推三阻四,今天突然打鸡血了?这么积极?”

“解剖是法医的事吧?”

“法医解剖是有程序的,整个解剖事件就非常诡异,盗窃器官的嫌疑极大。”

“望谟警方,能帮搞个肾吗?”

“大费周章将尸体搬上荒山上解剖,这算哪门子‘及时解剖’?”

“死者这么年轻,零件应该很抢手。”

“为什么要荒山解剖?自己查自己会查出什么?查出了会承认吗?承认了会私了吗?私了了还会向社会公布真相吗?”

“我就不明白了,为啥捅死的、压死的、打死的这么明显的死亡方式,还要尸检呢?难道,不尸检就不能证明对方有罪?这简直是侮辱尸体。”

“谎都编不圆!太黑暗了!”

“只有老百姓想不到,没有你们做不到的!”

责任编辑:李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