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阔:恳请各界正义力量关注营救危难之中贾甲

我的父亲贾甲自在北京国际机场被非法逮捕到今天,已经6个多月了。我作为贾甲的直系亲属,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由于我本人的健康状况一直欠佳,所以直到今天才有这个机会发出这封求助信。

目前中国正处于历史大变革的前夜,那些反对社会进步、阻碍社会发展的落后力量正在疯狂的对民主人士、进步人士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迫害手段无不用之人类有史以来邪恶之最。

然而历史的发展不会因为落后力量的阻碍而停止,反而会更加迅速的前进着。中国实现民主化,中国走向新的文明与复兴是历史的安排,是不由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历史进程。

我的父亲贾甲为了实现中国的民主化,为了早日结束中国人杀害中国人、中国人迫害中国人、中国人欺骗中国人的恶性历史,他抛家舍业,奋不顾身,一切所做所为都是顺应历史潮流的正义之举,任何落后势力对他及所有正义人士的迫害都将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在这里我恳请各界正义力量能够伸出援手,关注我父亲贾甲的安危,并积极给予营救,你们的帮助和支持不仅仅是在帮助贾甲本人,更是在促成中国的民主大业,更是在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为中国的民主大业和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尽早的结束中国人杀害中国人,中国人迫害中国人和中国人欺骗中国人的恶性历史。

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

来源:大纪元

Advertisements

贾阔:感谢你们对贾甲的关注和支持

在纽约“声援贾甲义举”研讨会发言
作者:贾阔

【大纪元11月6日讯】大家好!

我是贾阔。首先向所有参加研讨会的朋友们表示我的感谢。感谢你们对贾甲的关注和支持。

到目前为止,我仍旧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我父亲贾甲的消息。尽管很多媒体都报道了我父亲在北京被捕的消息,新西兰政府也向中国外交部询问了我父亲的情况,但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做出任何答覆。

作为子女,我非常担心父亲的安危,但作为一个个体来讲,我又深感能力有限,不能够有效的去解救父亲,感觉非常的遗憾。

我父亲返回祖国之前,他已经预知中共当局会将其逮捕并关押。我想说明的是:中共当局逮捕我父亲的行为是非法的,因为我父亲所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让中国实现民主,让中国人享有更多的人权。何罪之有呢?他的所有行为在中国的宪法里都可以找到依据,他的所有行为都可以被证明是合法的。

在这里我有必要把他过去三年的经历作一个简短的介绍:

我的父亲贾甲是于2006年10月22日到达台湾,宣布与中共决裂,并代表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的部份理事声明退党,来支持当时的1400万退党运动。他是在党内改革派普遍要求实现民主和1400万退党潮的感召下,离开的中国大陆,并在海外进行争取民主的政治活动的。

由于中共政权向我父亲所抵达的各国施压,使得他在离开中国大陆后无法及时地得到政治保护。他不得不被迫游走于亚洲的几个国家,那是一段非常苦难和辛酸的日子。尽管当时的环境是那样的险恶,条件是那样的恶劣,但他还是成功地行使了很多使命:他号召广大党员干部退出中共组织,建立中华民主核心党,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还与海内外著名的民主人士们共同运作了中国过渡政府。可以说,他圆满地实现了他出走时的预期。

2007年9月25日他正式获得了联合国发出的政治难民证书,2008年6月26日安全抵达了新西兰,并成为了新西兰的永久居民。新西兰当地政府给予了他极大的帮助,提供了免费的住房、教育及一切生活必需品。而且当时我们父子在历经了20个月的磨难后,又团聚在了一起。那段日子是非常幸福、开心和无忧无虑的。

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到了新西兰才懂得什么叫幸福,我深深理解那是他发自内心的幸福感言。然而他并没有因为新西兰的幸福生活而忘记了他所承担的使命。他是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出来的,在他离开大陆三年后的日子,他同样选择了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返回去。面对回国将要面临的危险,他说:“只要中国能够早日实现民主,多大的危险我都甘愿承担。”

说实话,做儿女的,谁会眼睁睁看着父亲回去受迫害,我也曾劝阻过他,我不愿意让他回去。但是,毕竟最了解他的人是我,在生活中,他是一个很简单和朴素的人,在物质上,他没有过多的需求。他唯一的需求就是要实现中国的民主。当他决定要返回祖国的时候,我还是无条件的去支持他了。因为我深深知道,我支持的不仅仅是我的父亲,而是中国的民主事业。

在他到达北京国际机场以后,我曾和他通过一次话,那时他已经被拘留在北京的边防检查站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回国的时机是否成熟,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认为:只要做了,时机就是成熟的,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就应该有人权,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就应该有民主。实现民主没有时机成熟不成熟的概念,对于实现民主,任何时间都是成熟的。

在等待他消息的同时,我还是呼吁各界的朋友们,请关注和支持贾甲,帮助他免遭中共的迫害。支持和帮助贾甲,不仅仅是在帮助和支持一个优秀的民主战士,而是伟大的中国民主和人权事业。

最后请允许我用父亲临行前的话结束我今天的发言,“广大的党员、干部、军人、武警和公安国安干警他们同样都是一党独裁残暴统治下的受害者,他们都是为了生活和工作而不得不参加共产党,其实,他们也就都不是共产党,真正的共产党是北京中共党中央。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是北京中共党中央。阻碍中国实现民主的唯一绊脚石是北京中共党中央。”“返回祖国就是我以实际行动来激励和号召我们的党员、干部、军人、武警、公安国安干警和全国各族民众要勇敢的站出来,共同推翻暴政,实现中国的民主!”

谢谢!

11-02-2009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1/6/n2713146.htm

高层哗变!万里支持军方干涉贾甲事件

姜平

【人民报消息】贾甲公开回国后,由于军方正义力量的干涉,至今中共不敢给出说辞。
中共非法统治了中国60年,还要再继续往下统治另一个甲子年。中共内部数年前就有高官呼吁给「中国共产党」更名,但都不了了之。

最近,共产世界发生着裂变,俄总统梅德韦杰夫罕有的高调强烈谴责那些试图为斯大林平反的人。他指出,绝不可能为一个屠杀自己人民的做法辩护,与总理、前苏联克格勃头子普京公开决裂。

白俄主要共产党最近召开党代表大会,通过决议摘掉招牌,改名为:「白俄罗斯公正世界左翼联合党」。 该党领导人、前共产党领袖加利亚金说,他们早就打算摘掉共产党的招牌,这样将更方便同选民工作,更容易接近民众。加利亚金说,他的党18年来一直以苏联共产党的方式工作,但时代在变。年轻一代人一听说共产党,就不愿意接触他们。每当他们以共产党的名义发表演讲时,民众一听到「共产党」这个词就不愿意继续倾听下面的演讲内容,因为共产党过去的不光彩历史让人们反感。

11月3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美国国会大厦众议院会议大厅向美国参、众两院议员发表演说时,提及美国前总统里根1987年在柏林勃兰登堡门前发表的著名演说:「戈尔巴乔夫先生,打开这扇门吧!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吧!」听到此,全场起立,掌声经久不息。默克尔说,这一场面令她很感动。她说,里根的这一「推翻共产党专政」的呼吁将永远留在自己心中。

11月9日下午,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与前苏联共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前波兰团结工联主席华勒沙等东欧民主运动的先锋,携手徒步跨过波荷木铁桥,重温20年前柏林围墙被人民推倒、东德共产政权一夜垮台的光辉历史。

但,默克尔发表演说的这个主要内容被新华网全部删除,篡改成《德国总理呼吁为保护自然环境开展国际合作》。

几年前一位香港居民因起诉江泽民而被迫害致死,但最近「甘愿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出牺牲和奉献」的贾甲高调回国却让中共感到非常头痛。头痛不是为了贾甲个人,而是他身后有形和无形的力量,这让中共感到前所未有的棘手和恐惧。

从贾甲10月22日清晨回国,中共下令国内国外所有豢养和使上钱的媒体都必须回避这条新闻,把影响力减少到「零」。在此期间中共没有闲着,体制内正义力量也没有闲着,他们认为从国际国内形势来看, 推倒北京「柏林墙」的时机已经成熟。

一位军区司令说:「为了咱中国人,贾甲才放着好日子不过回来了,我打心眼儿里佩服!一百个佩服!」「哪个王八蛋要敢动贾甲,没商量,先杀他全家!」

由于贾甲的高调返国,国内体制内的正义力量、军方力量正在急剧凝聚,有人向中央部分人游说,抛弃中国共产党,仿效白俄罗斯,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部分「老干部」、「老领导」以化名退出了共产党。

当有人去征求万里意见时,万里说:我要说的话在《谈话》里都说清楚了。我这把年纪了,还怕什么,我支持你们!希望你们让我在有生之年,就能看到一个真正让人民安居乐业的政府。我等不了,人民更等不了!△

(人民报首发)

集体发懵!中共找不出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

肖庆庆

091027jiajia01s
贾甲在新西兰忧国忧民。

【人民报消息】这是一张贾甲在新西兰的生活照,乍看挺悠闲自得,但仔细看,他心里有事。

果然,2006年10月22日晚贾甲抵达台湾后脱队,2008年6月26日早晨,出走共20个月的贾甲安全抵达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机场,2009年10月22日清晨,贾甲买单程飞机票返回北京,去了却他的心事──唤醒国人。

贾甲在新西兰一共住了近一年零4个月。他说:「来到新西兰这短短一个多月,我终于懂的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我现在感到自己很幸福,发自内心的幸福。」贾甲没有让这种幸福感继续下去,因为他越幸福越想到中国大陆还有十几亿同胞没有幸福,这是他无法「幸福下去」的原因。

2006年10月在香港脱身的贾甲公开表示,非常多的中共官员和中国民众咒骂中共,但身陷恐惧之中。他说:「我今天愿意做一个示范,公开决裂中共、公开脱离中共,并呼吁中国官员都用真名退党,我要代表我所领导的山西科技协会相当部分的会员公开表达退党的愿望。」

对于「没中共政权,中国可能动乱」的荒谬说法,贾甲说:「中共是中国一切动乱的根源。没有共产党,中国一定是稳定的,因为中国一切动乱都是共产党造成的,一切动乱,共产党是根源,我们大家可以看,哪个动乱不是共产党发动和领导的,哪个动乱都有共产党的文献,都有高官的签字,没有一个动乱是人民主动发起的,人们发动不起来,人们没有这个兴趣。人们还解决不了吃饭的问题,现在摆在中国大陆人民面前有三座大山──上学、看病、买房子,这还解决不了,还有机会动乱,怎么可能呢?一切动乱都是党中央发出来的,党中央是中华民族动乱的最根本根源,所以没有共产党了,中国肯定不会有动乱。」

在贾甲说这话的三年之后,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在2009年8月公开发表的讲话中证实了贾甲说的所言不虚,万里说:「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去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2006年,贾甲就说:如果,把退党中心的网站,一个公开、合法的网站放在天安门广场,让中国大陆7,800万党员自由的来退党,叫联合国来公开监督,没有迫害,自由选举,自由选择,到那时候共产党剩不下几个。目前在中国大陆想退党的人,我认为应该占所有党员95%。

他强调:「大家都公开决裂中共,中共就没有藏身之地。」,「我要做示范」。贾甲是一个真正说到做到的男子汉。

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韩国分部部长武振荣说:前几年也有一些民主人士悄悄回国,这次不同的是,贾甲旗帜鲜明的高调声明回国激励各界正义之士「共同推翻暴政,实现中国的民主」。这标志着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已经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中国民主化进程确实已经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80 年代,几个年轻人往天安门城楼的毛像上扔盛满墨汁的鸡蛋壳就被捕入狱,其中一人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还不肯释放。而2009年8月8日贾甲高调宣布为实现中国的民主将回国,10月22日他高调回了国,没了调儿的是非法统治中国的中共。不但所有的官媒失了声,而且还把海外新唐人电视台的亚洲地区盖了台。

10 月27日,新西兰知名人权律师凯伊•高尔先生打电话到北京公安出入境管理局,一个女工作人员告诉高尔先生,贾甲正在接受调查。大纪元记者也电话联络北京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询问贾甲的下落,工作人员说,「上级有规定对外要统一口径,不能接受媒体采访,不能透露关于贾甲的情况。」贾甲的儿子贾阔27日与北京出入境管理处和北京国际机场边防联系,要求他们提供父亲的情况,但都被拒绝。

高尔先生表示,新西兰是一个边远的西方小国,人民本来不是很了解目前中国发生的退党大潮,而贾甲这件事的延续会让更多的新西兰人民和政府更深去关注中国大陆正在发生的退党大潮,也让更多的中国人加入退党大潮,加速中共的解体。

高尔先生说,新西兰国际特赦奥克兰的负责人玛格丽特•泰勒通知他,国际特赦已经通知了一些国际媒体如美国之音、亚洲自由电台等等,贾甲的事件会让更多的人和组织关注。

080415miegong02s
天灭中共、中华永存!

贾甲持中国护照,只买了单程机票回国,这意味着贾甲回国的愿望是留在中国,让更多的人关注退出中共,早日解体中共,实现没有中共的新中国。

有人说:贾甲傻了,你回国干什么?回去中共就把你抓起来。但贾甲可不是这么想,2006年10月他曾在香港说:如果1400万三退的人使用真名退出,我就不出来了。

2008年6月26日早晨,贾甲安全抵达新西兰的奥克兰国际机场,他说,「我感谢神对我的保护,对我们父子的厚爱。我现在想做的是向神叩拜,向天表示我的感恩之意。……我将会继续为退党呼吁,不辜负神对我的安排。」

现在贾甲回国了,他不是抱着蛮干和牺牲自我的念头回来的,而是抱着必胜的信念回来的。中共傻眼了,集体发懵,找不出最后解决问题的办法。

10月中旬,母亲对我说,她作了一个梦,梦中,胡锦涛无可奈何的说:「势如破竹啊!」就在我听到母亲说起这个梦没几天,贾甲就回国了。△

(人民报首发)

长风万里送秋雁 有心补天男儿慨

作者:尉迟飞

【大纪元10月23日讯】* 丝丝露湿凝望眼

近日没有看到贾甲的什么消息,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昨天听到朋友议论起贾甲的话题,只听了两句,也没太在意,及至今天又上网一查,坦白说,我的内心太震惊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个境界,这个格局,俨然就是古人再现的风度、亮节,我的眼里噙着泪,多少中华儿女,铁蹄、神州、王朝、锦绣河山、和平、悲壮与苍凉、念我故乡、望我大陆,这一个个无限深厚的情感、夙愿,与中华国土难解难分的厚爱,这样的深情厚谊让我没法讲,他呀,贾甲,他如今回去了,我唯有泪长流。

红叶黄花秋意晚,谁知今夜,门横金锁,疏星渡云汉。

在如我这样人的心目中,感同身受难以形容。贾甲,当然是没有我爷爷岁数大,大概相差二三十岁罢,不过他们都长的有点像。人们都说我爷爷是个大好人,他毕业于西安陆军军官学校,国民党少校军医,北平被中共占领后,二十八岁的他被派遣到西北去组建省级医院,文化大革命中他是活下来的仅存的建院元老之一。他的故事,将快要随着轻尘和邪恶共产党有意造就的社会怪异文化氛围而渐入历史了,然而,他在儿孙辈和师友辈的心目中,自有永远的一席之地。爷爷祖籍山东德州,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年少投笔从戎,娶妻朱氏,本来美满的婚姻恰恰就到了中共窃国,家人离散,没有过过好日子,最终在他们人生的黄金岁月勉强渡过四十载劫难的我的爷爷奶奶先后脑溢血去世。我的父亲,一生都在骂共产党,可笑年少时的我幼稚至极,不懂父辈的沉痛,还以为是父亲觉悟太低,完全是类似今天的大陆青少年一样的被洗脑,而且他们现在比我们那时,道德沦丧的成度还要大,传统,一日千里的下滑。当我在中共的牢狱里渡过了三年多的劫难时,电话里,父亲只是轻轻的说了句:我的一生中两个亲人坐牢,一个爷爷一个你。所以前文我说,感同身受难以形容。

* 朱颜都变尽,只有丹心难灭

因为我亲身经历过迫害,经历过集结了各种社会思潮,各种社会阶层都整治过了的中共集数十年运作经验手段大全的迫害,莫说午夜梦回,那样没有人性的迫害是难以语言形容,甚至艺术也难以再现那种邪恶成度的,万万不幸的是,那种邪恶还是发生过了,而且,也还正在发生着,从这样的角度讲,我能不为贾甲先生流泪么。当年被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也还在想,跟疯子讲什么道理呀,这些披着人皮的家伙已经没有人性了。袁红冰所著《金色的圣山》也讲白了这种肉体极致的迫害,譬如将女人手脚捆在一起整个人呈弯弓状横吊起来,下面烧一口锅,一点一点的烤。要真能破除这种对人身肉体的迫害从而达到对你精神的强奸的邪恶目的,只有一条:视死如归,从这条路上走过,走过来的我深深的知道,你已经不怕死,死,对你也便失去了威胁的意义。这是一条艰难的路,而且,你还将有很多人类正常心理的创伤需要平复,换句话说,这样邪恶的考验是不应该存在的;因为,就是从死中求生,那样狼狈的设局的智慧如果说称之为智慧的话,只有现世的中共才会有吧,好在六千多万的退党已挖去了它气势汹汹的当年狂状。然而,死而不僵的状况也需要人们去留意,因此,中国社会人渣败世的情况使我为贾甲先生担忧,不是一个可堪对话的正常政权,是一个流氓充斥,人渣横行的人权状况极为恶劣的残忍的社会。

伤痕文学中的诗中有这样的句子:中国,我的钥匙丢了。诗人北岛也写过:“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在一个卑鄙无耻的社会意识的长久的强权意志的贯穿和引领下,中国大陆社会的整个方方面面都受到了巨创,道德文化艺术领域也好,经济政治人文环境,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乱象和败坏至极的复杂状况。只有人心向善的清流,使得这个庞大的庞贝古城维系着,然而,脓包和烂疮已经在发作和要偿还危害中华民族的方方面面的道德,法律,经济,文化方面的犯罪了;在这样的现状下,似乎已经不需要像文革后期那样的“扬眉剑出鞘,我哭豺狼笑”,也不需要像当年杨曦光(杨小凯)那一问 “中国向何处去?”,中国已经出过了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中国已经有了众多探索中国命运和前途的仁人志士,包括在海外流亡、追寻和在大陆风刀霜剑中的。然而,中国毕竟出了个贾甲,他如今就是这样了,一般人难于理解这样高远的情怀,我辈看来,内心之震惊,真是出乎意料,而又在意料之中。国土的沦丧谓之金瓯缺,道德的沦丧何尝不是金瓯缺,天塌地陷的中国啊,怀有一颗深情厚爱的补天心的贾甲,就这样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国门。

尽管是据说中国大陆是关押律师、记者最多的国家,那里没有自由,然而我还是想,吉人自有天象,愿老天保佑你,愿世界上正义善良的人们关怀你,贾甲。今天,人们已经经历了王文怡事件、高智晟事件,众多的等等等等的事件,尤其中国社会的人们已经具备了抑制邪恶、反迫害的智慧与经验。既然当年毛贼也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么,至少海外可以跟踪你的消息,至少海外的各国可以关注你的消息。大概每个人来世间都有他(她)一生要做的事,每个人或许也都有他(她)的使命,希望理性和群体的关注能使每一件跟中国命运和前途相关的人事都能有更加平顺的结局和进展罢。

送贾甲两句话:世路如今已惯,此心到处悠然。

于己丑年九月初五日,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星期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23/n2698464.htm

公开真名退党勇士贾甲返京(图)

辛欣 看中国 2009年10月21日

贾甲
真名退党勇士贾甲

【看中国记者辛欣报道】三年前从大陆出走的前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于2009年10月21日搭乘新西兰航空公司从奥克兰直达北京的航班返回中国北京,预计09年10月22日清晨7时20分到达中国北京。

为了呼应全球华人掀起的退党、退团、退队潮,賈甲用真名公开退出曾经加入的一切中国共产党组织,出国后曾出任海外首届过渡政府的副总统。

据消息人士称,贾甲在临飞机前曾发表声明指出:“只有返回中国大陆与中共独裁政权去交手、去搏击!去抗争!才能实现中国的民主!

“返回祖国”就是以实际行动来激励和号召我们的党员、干部、军人、武警、公安国安干警和全国各族民众要勇敢的站出来,共同推翻暴政,实现中国的民主!”

贾甲此次回国则引发海外华人多方关注和担忧:已真名退党的贾甲此次回国是否遭受中共报复行动?

本文网址: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315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