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途下车 逃过重庆重大车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重庆来稿〗这是几年前发生的一个真实故事。

那时重庆市内有一种中巴称作“康富来”的私人客车在营运。车上只有十几个座位。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名售票员。为了能多拉客,他们一般都要多载几个乘客才开车,没有座位的就站在车上。路上只要有人招手司机就停车,车里就会越来越挤。行业竞争激烈,如果司机看见前面站台上有人招手,这时刚好公交车也快到站了,中巴司机就会把车速尽可能提高,抢在公交车前面把乘客拉走,边开车边关车门。坐在车里的人总会提心吊胆。

那年九月底,我的一位亲戚来看望我。久未见面,我俩聊得很欢,聊家庭,聊工作,聊子女的就业等等。我边聊边从小手提包里往外拿东西,不知怎么就滑出一个法轮大法真相护身符。亲戚看到了就问:“这是什么?”我拿起来说:“可好了,保命的!”她马上说:“给我吧,我要。”我就将这个护身符放進了她的衣兜里,告诉她:“好好保护,记住上面的这句话。”

这张护身符上面的话是:“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

正是十月一日长假期间,从沙坪坝开往江北的“康富来”中巴车上的人挤得满满的,连侧身都不行。我的这位亲戚因早早就到了停车的地方,她上车早,就坐在一个座位上等着开车。车就要开了,我的亲戚突然感到非常难受,有种说不出的心慌,她就大声喊着:“我要下车!我要下车!”车上的乘客说,你有座位为什么要下车?是摸包的(小偷)吧?她也顾不得别人怎么说了,拼命从车里挤了出来。车开走了。

不一会儿,传来这辆中巴在经过石门大桥时,从大桥的引桥上翻到桥下。据说当时就死了二十来人,还有十多人重伤。这是一次重大的交通事故,经媒体报道,全国各地的人都知道了这场灾难。

过了一段时间,我的这位亲戚再次来看我时,我们自然就说起那次重大车祸。她非常激动地拿出护身符念道:“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我对她说;“这就是因为你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大法和师父保了你的命!”

亲戚说:“谢谢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

原重庆军官杜汉文控告凶犯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原重庆某部队正营职军官杜汉文,正式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投书,状告启动和主使残酷迫害包括他在内的数以千万计法轮功学员的恶首凶犯江泽民。

2015-5-28-mh-chongqing-sujiang-duhanwen
附:杜汉文寄信凭证和签收短信凭证。

杜汉文,男,五十二岁,原重庆某部队正营级军官,家住重庆市九龙坡区。杜汉文自一九九六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对自己身心和家庭带来了好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全面迫害法轮功,作为军人的他同样也难于幸免,先后多次被非法劳教、关押、体罚、抄家等。

就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只有三十几岁的杜汉文被安排在妻子所在单位,他一个正营级干部,被安排当库房保管员。但杜汉文毫无怨言,兢兢业业埋头工作,在哪里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善良、真诚、忍让,深受主管领导及同事们的称赞。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八日,杜汉文被重庆市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石桥铺派出所非法拘留于九龙坡区看守所(李家沱)。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三日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杜汉文被重庆市高新区公安分局石桥铺派出所非法拘留于九龙坡区看守所(李家沱)。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杜汉文被重庆市高新区公安分局歇台子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一月至二零零九年一月,杜汉文被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上清寺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杜汉被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七星岗派出所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过年期间,杜汉文的前妻王志葵和儿子杜荣根被重庆市九龙坡区公安分局石桥铺派出所非法关押在重庆市歌乐山洗脑班和四川石油管理局重庆和平酒店里。

杜汉文认为,在中国,即使中共掌权,但是宪法仍然规定人人有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完全合法。

杜汉文在《刑事控告状》中说,江泽民假法律之名,行邪恶之实。为了使自己见不得人的命令(“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畅通无阻的执行,他也像希特勒一样,在国家行政单位之上、在国家法律之上建立了一个类似盖世太保的邪恶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负责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拘留、关押、劳教、判刑、洗脑、酷刑等等迫害,公检法司成了它的傀儡和打手。控告人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十五次、刑事拘留二次、劳教三次、非法洗脑一次。给控告人精神和肉体上造成严重的伤害。

杜汉文说,江泽民不仅违犯了国际法,也同样违犯了中国政府的法律:《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这场残酷迫害已构成江泽民违法违宪的多项犯罪。

重庆一高校宿舍楼着火 数百学生跳楼逃生

253221201
5月21日凌晨,重庆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一栋宿舍楼发生火灾,由于安全通道被堵死,有部份学生从2楼跳窗逃生。(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5月21日凌晨,重庆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一栋宿舍楼发生火灾,由于安全通道被堵死,有部分学生从2楼跳窗逃生,数人脚被摔伤,整栋宿舍楼有两面墙烧黑。事发后校方封锁消息,禁止学生网络发布图片、评论等。据学生透露,火灾原因为宿舍楼下电瓶车充电发生爆炸引发火灾。

该校李姓学生与同寝室的8人在21日凌晨3时被一阵嘈杂声弄醒,他们打开宿舍门,一股呛人的浓烟迎面扑来,他们意识到是着火了,于是每人用一条湿毛巾捂着嘴,顺着通道往楼下跑。李姓学生说:“跑到2楼时,那里通道已被堵住,出不去,一大半学生是从二楼窗户跳下去逃生。”他跑到楼下之后看到宿舍楼1楼火势凶猛,楼外站满了逃生的学生,有的学生因为跳楼把脚摔伤,他发现自己鼻孔完全变黑。

据李姓学生透露,整栋宿舍楼共住有学生1000余人,当天晚上跑出来的学生估计有七八百人,住在四五层的学生由于未受到多大影响,有许多学生没有跑出来。

他还表示,在他们逃生期间,不仅逃生通道门锁死,而且没有人拉警报,也没有老师或保安相关人员疏散学生,都是学生自己想办法逃生。

大火把该宿舍楼的两面墙全部烧黑,一楼部分寝室学生的衣服等东西被烧毁。李姓学生庆幸没有造成学生死亡。

火灾现场当时被警方拉起警戒线,直至4时30分大火扑灭,学生们陆续回到寝室休息。

据学生透露,事发原因为一楼电瓶车充电导致电池爆炸而引发火灾。事件发生后,校方封锁消息,禁止学生网络发布图片、参与评论等。

重庆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前身是重庆市水利电力学校,学院总面积936亩,在校生7700余人。

责任编辑:李晓清

最新三大信号 薄熙来余党或被进一步清洗

11302403
日前,中共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重庆老巢接连出现三大异常现象。分析称,或显示出当局可能将进一步展开对薄熙来在重庆残余势力的清洗。图为薄熙来案在济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5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日前,中共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重庆老巢接连出现三大异常现象:传习近平当局否定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王立军手握一份重庆高官贪腐名单;新疆纪委书记调任重庆。分析称,这三大信号显示出当局可能将进一步展开对薄熙来在重庆残余势力的清洗。

传习近平否定薄熙来的“唱红打黑”

5月1日,前香港《文汇报》驻大连记者姜维平在自由亚洲电台刊发《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的文章透露,敢言法律学者童之伟在近日参加的一系列会议中获知,习近平对薄熙来在重庆严重“违宪违法行为”持坚定批判态度。

姜维平说,这是他目前得到的最可靠,最权威的有关习近平对重庆历史问题态度的消息,他推断薄熙来徇私枉法造成的众多冤案平反的申诉大潮将有望被推动。

文章称,薄熙来被判刑时,其党羽周永康,徐才厚等人还在位,对薄案反弹的压力过大。所以,对其起诉时切割了有关重庆的“唱红打黑”的大问题。现在,习近平已明确表明彻底否认“唱红打黑” 路线的态度,是一个清晰而明确的政治信号。

王立军手握一份重庆官员贪腐名单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最新一期《巡视专刊》披露,中共中央第五巡视组十八大后首站巡视重庆与干警例行谈话时,有干警无意中说:“王立军早就知道雷政富的一些事,只是他装作不知道,关键时候把它们拿出来要挟雷政富。”

经盘问,随后该干警承认王立军手中掌握一份包括重庆市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谭栖伟在内的省部级官员名单。巡视组在管“打黑”专案组档案的干警家中电脑里找到了这份名单,最后在一个看守所的卷宗里找到有关谭栖伟的“犯罪”证据——一个“黑社会”头子一次性送给谭几百万元。案子进入检查阶段后,谭栖伟交代了更多犯罪事实。

目前,中共官方还未披露,这份名单中是否还有更多重庆市委常委、市委委员等高官的材料,但报导援引该干警透露的消息称,王立军就好干这个事,要挟别人要与他配合。他说:“常常是一桌人在一起吃饭,王立军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某个人的鼻子说,你心里清楚啊!你的事,你知道我知道,我跟你说,你得好好与我配合。”

新疆纪委书记调任重庆常委、统战部部长

4月21日,中共新疆党委常委、纪委书记宋爱荣调任中共重庆市委委员、常委;4月27日前后,宋爱荣兼任市委统战部部长。这是重庆市委统战部自今年2月至4月的3个月内已更换的第3任部长。

前任部长是53岁的原重庆副市长张鸣,张于2月11日才接任年满60岁的刘光磊的职务,刘光磊于去年1月转任重庆市政协副主席,而53岁的张鸣目前去向不明。

姜维平的文章认为,宋爱荣先在统战部长的位置上可能是个过渡,熟悉一段时间情况后,可能转任重庆纪委书记。

省级纪委书记由中共最高层指定尤为重要,从周永康的老巢调到薄熙来的大本营,寓意深远。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在当前其他江派窝点江苏、海南、云南不断被习近平当局清洗的同时,重庆作为江派要员薄熙来的政治老巢,现在接连释放出上述三大信号,显示出当局可能将进一步展开对薄熙来在重庆残余势力的清洗。

夏小强称,薄熙来在重庆多年,不仅培植了很多亲信,而且期间的“唱红打黑”更是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抢夺民资等案例。如果当局开始整治重庆,重庆或将掀起一场反腐风暴。

责任编辑:李晓清

姜维平: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作者:姜维平

据敢言法律学者童之伟透露,近日他参加了一系列非常重要的会议,收听2月2日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专题研讨班开班仪式上的讲话,终于知道中央坚持的一些理论观点,了解到中央对薄熙来在重庆严重违宪违法行为持坚定批判态度,他很有收获。这是我目前得到的最可靠,最权威的有关习近平对重庆历史问题态度的消息,虽然,更详尽的细节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它将有力地推动薄熙来徇私枉法造成的众多冤案平反的申诉大潮,也是我们观察重庆问题的一把锁钥。

由于薄熙来判刑时,他的党羽周永康,徐才厚等人还在位,对薄案反弹的压力过大,他的案子判得太轻,留下了一个尾巴,就是重庆的唱红打黑如何评价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王立军坐轮椅出庭和郭维国和王鹏飞等“四大金刚”都一起判刑的原因,当时,习胡联手破解周永康在全国政法委系统残余势力的阻扰,能把薄熙来送进监狱相当不容易,所以,对其起诉的贪腐罪行不仅严重缩水,而且切割了有关重庆的“唱红打黑”的大问题,这就在思想上造成了严重的混乱,似乎他的“打黑”是正确的,他的对法治的破坏是公正的,既使他垮台了,习也要坚持他遗留的极左路线,海外的薄粉余党也利用这一困局,大做文章,为薄翻案,实际上,并非如此,现在,终于到了彻底否定薄熙来徇私枉法罪行的时候了。习近平的讲话是一个清晰而明确的政治信号。

毫无疑问,任何国家和党派的领导者都是凡人,都会犯错误,都可能言行不一,都会对事物的认识有一个过程,比对习近平当年去重庆视察和今天的讲话,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国官场形势的严峻和诡异,我过去写文章已讲过,2010年习去重庆应是例行公事,他以党内最高权力竟争者之一的身份访问山城带有一定的政治风险,不仅需要思想定力,还得有政治智慧,既便他对薄持否定态度也不可能流露,他必须按照胡主持的政治局会议的集体决策而发言,所以,薄熙来充分利用了这一点,重庆官媒夸大和渲染了习对“唱红打黑”的肯定,这就给外界一种错误的印象:习与薄都是一个“红二代”思路,其实这根本不切实际,习上任后解散了“091专案组”,停止了“唱红打黑”,就有力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其实,“唱红”是什么,就是用“唱红歌”的方式把老百姓骗“傻”,唤醒人们对薄一波的回忆,傻得只认薄熙来为“老大”,确认薄上位接班的野心;“打黑”是什么,就是把不认同薄的人,主要是有钱人,或百万富翁,或亿万富豪,把他们打成文革式的“反革命”,现在的流行语叫“黑社会”,再合法地掠夺他们的财产,让他们人财两空,家破人亡,而抢到手的“真金白银”,一部份用于笼络不知情的底层百姓,搞假“廉租房”,骗取愚民的支持,一部分用于奖励和豢养公检法等专政公具,再指使他们狠狠地镇压不满的人,维护自己的统治;另一部份用于进京向腐败的上级行贿,买官和卖官,既然一切都商品化了,买到官位之后一定要对下级大肆索贿,不仅要把成本收回来,而且还要变本加厉,所以,“唱红打黑”的主要参与者,必然是贪腐和枉法结合起来的贪官污吏。这就是为什么抢夺重庆民企数千亿元,而进了国库的钱才9,2亿的真实原因。

那么,既然这场“二次文革”运动,如此黑暗,为什么至今未平反一些受到“黑打”的受难者呢?第一,中南海领导人,主要考虑的是社会稳定问题,薄王乱法破坏了重庆经济,留下了财政上的多达几千亿的“无底洞”,堵住这些“洞”首先要知情,而黄奇帆一直追随薄熙来,比较了解重庆的五花八门的融资情况,在全国,重庆市地方举债是名列前茅的,据因受郭文贵操控马建等人诬陷而滞留澳洲的天津民企老板郑介浦透露,重庆的薄熙来曾想利用一些关系,通过他融资,当然,类似这些情况没人比黄奇帆更知情,如果马上换人,也找不到敢于接手和有更高能力的官员。所以,黄奇帆等人还在位,他在位的好处是业务上可以保留原先的关系,稳定一些来自不易的融资渠道,避免资金链断裂,经济崩盘;坏处是薄熙来的余党可以重新集结在他的旗下,毁灭证据,负隅顽抗。习近平可能两相权衡取其轻。

第二,薄熙来利用人性的趋利避害的弱点,一方面用“抢钱买官”诱惑了一大批人,如王立军,郭维国等,一方面用张弢案,乌小青案吓傻了一些人,他以强势全面绑架了公检法司,在公安,国安,司法局,法院,检察院,监狱和看守所内,几乎每个人都是“唱红打黑”的受益者,公务员不是抢到了钱财,就是骗取了荣誉,名利双收的干警很多,试想,多达640个专案组,互相保密,独立办案,就是640个经济实体,从数以千计的百万富翁手里抢走的票子大都是现金,容易私吞和挥霍,既使是转账的支票,也可以巧立名目贪占挪用,黎强的太太出具的一张转往政法委的支票信息,就是佐证,这些“真金白银”喂饱了公检法,过去,既给他们刑讯逼供的激情,也给他们徇私枉法的动力,后来,既给他们带来日夜不宁的恐惧,又给他们狡尽脑汁阻扰平反的胆略,因此,重庆形成的破坏法治的犯罪集团,是一个荣辱与共的群体,力量强,本事大,当然会千方百计地抵制上级的决策。习的讲话从2月2日至今已过去两个多月,政令难出中南海,原因在此。

此外,第三,长期以来,中国整个社会弥漫一种仇官仇富的思想情绪和社会心理,较之一般的老百姓,人们对于被“黑打”的富人平反态度比较麻木,甚至明知是错案也幸灾乐祸,所以,几乎没有局外人愿意为重庆的所谓“黑社会”讲公道话,“为富不仁”的观点,普遍成为人们对民企老板的成见,既使是身受其害的民企法人及家属,因受到前所未有的恐吓,心理的伤痕难以医治,目前未从薄熙来的阴影中走出,他们出于自私和胆怯而保持沉默,同时,由于平反冤假错案是一个巨大的社会司法工程,不仅意味着追责,而且带来经济赔偿,重庆财政赤字5000亿,已经捉襟见肘,揭不开锅了,一些涉案人员又惶恐不安,故此,既怕得罪人,又不懂经济的市委书记孙政才只能左右为难,等待观望,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习近平已明确表明彻底否认“唱红打黑”路线的态度,将有力地推动重庆的政经难题破局,近日,估计彭治民从贵州监狱调回重庆,可能是重庆高法为受理其家人委托律师提出的申诉案件做准备,而4月18日上午,中国法学会会长王乐泉在渝召开座谈会,调研法学会建设发展情况,参观西南政法大学,实地考察“中国-东盟法律研究中心”,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实际上,他的使命是去安抚和敲打遍布政法系统周永康余党的,这一行动对王乐泉来讲,是受中央指派戴罪立功,而对黄奇帆,张轩,钱锋,余敏等人,则是一种巧妙的吹风:你们别再硬顶了,下一步没好果子吃,果然,4月21日,中南海做出新的人事调整:原任新疆纪委书记的宋爱荣任中共重庆市委委员、常委,29日被任命为重庆市统战部长,而重庆的徐海荣不再担任中共重庆市委常委、委员职务。显然,宋爱荣先在统战部长的位置上过渡,熟悉一段时间的情况,可能转任重庆纪委书记,从重庆在3个月内换了3任统战部长看,官场内斗非常激烈,而纪委书记是尚方宝剑持有者,尤为重要,从周永康的老巢调到薄熙来的大本营,寓意深远,我想,大概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吧,不过,宋爱荣捧得可是一本难念的“经”啊。下一步,参与薄王“黑打”的官员要被王歧山用来“祭旗”。既使他们接连搞出一些类似“烂尾楼维权事件”的麻烦,也无法转移火力,因为中国已经发生了变化,并且会变得比过去法治要健全。

2015年4月25日于多伦多大学。

迫害善良 重庆市璧山县派出所长肝癌丧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璧山县大路镇派出所所长任家富(四十多岁),二零零八年恶报上身,患上肝癌,最后在肌肉层层萎缩的极度痛苦中死去。

任家富,男,重庆市璧山县丁家镇人,一九八一年重庆警校毕业后,分在璧山县某派出所工作,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邪恶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后,其担任大路派出所所长期间,为了升官发财,出卖良知,组织绑架了至少五名法轮功学员,如璧山县大路镇六塘的谭红利等,致使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肉体与精神的迫害。

善恶有报是天理。从二零零七年八月到二零零八年五月,任家富因患肝癌在极度痛苦中丧命。死前曾自费去广州大医院花费三十多万元,结果医治无效,最后死时只剩下一张皮,肌肉全无。

在璧山县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致死的还有原重庆市璧山县依凤乡派出所所长张金华(因张金华特别爱好赌博“炸金花”,乡民们给他取了个绰号“张金花”)。张金华在担任璧山县依凤乡派出所所长期间,口碑极差,组织绑架了至少三名法轮功学员,如璧山县依凤乡的胡天勇、范其芳等,后因晚上去偷人家建筑工地上的钢材,被乱棍打死,死时年仅三十多岁。

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中共恶党的指使下,丧失良心的警察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仅在执法犯法,也逃不过天理的惩罚。

中共警察抓老者 绑架子孙做人质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中共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其流氓手段比绑匪有过之而无不及,竟然绑架儿孙来抓捕他们的父母和爷爷,这种违背人伦的手段,证明其毫无人性和道德底线。

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下午,重庆市江津区国保大队、610人员等一伙闯到七十二岁的罗泽会家里抓人,扑了一个空,次日国保警察便抓走她的儿子江宏斌,要挟他:只要交出你妈,你就可以回去。

罗泽会以前是个被医院拒收的人,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多种顽疾痊愈。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老人多次遭迫害,二零零八年被江津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被非法押送到重庆女子监狱迫害,三次昏死,家属到监狱要求放人被拒绝。

罗泽会的丈夫江锡清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被劳教,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大年初三),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在尚有体温的情况下被强行火化。消息披露后震惊海内外,监狱迫于国际压力,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同意让罗泽会保外就医。

此后,老人一直在逃亡中度日,她的儿子江宏斌多次被国保带着抓捕他母亲。最近一次是二零一五年的二月十三日,当时罗泽会住在重庆三女儿家,江津区德感镇的龙永利、胡姓书记等带着江宏斌来抓他七十多岁的老母亲。

十四岁的孩子被铐了一昼夜

仝瑞卿原是河北邯郸市劳动局的干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上十余种病都不治而愈,为国家节约数十万元医药费。迫害后,仝瑞卿坚持修炼,中共公安为了抓捕他,曾把他的几个孙子作为人质。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河北大名县公安局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非法闯进仝瑞卿的家,公安不但抢走了他家的电脑、打印机,还抢走了五万多元的现金、六万多元的存折,及皮衣服等贵重衣物,当时仝瑞卿不在家,公安便绑架了他的儿媳白顺峰、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

更为恶劣是,公安把只有十四岁的仝铁龙用手铐铐了一天一夜。三月九日下午,公安把仝瑞卿的儿媳白顺峰和二孙女仝小宁送进了大名县万堤看守所,把大孙女仝晓凯和孙子仝铁龙放回找他们的爷爷,并扬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换回二孙女仝小宁。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仝瑞卿在河南南乐县遭公安绑架,被枉判七年,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河南新郑监狱。

威逼孩子供出父亲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郝村派出所五、六名警察无缘无故闯入西邢台村法轮功学员魏保全的住所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魏保全当时不在家。警察就把魏保全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带走,吓得孩子直哭,警察威逼孩子说出他父亲的工作地点,结果魏保全被抓走,孩子整日生活在愧疚与恐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