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矿区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 66人被埋

10041910022
8月12日,陕西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8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报导)8月12日零时30分左右,陕西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将陕西五洲矿业公司生活区15间职工宿舍和3间民房掩埋。据初步测查,此次山体塌方土石量约130万~150万方。有14名工人脱离险境,66人被困,生死不明。

据陕西消防12日消息,当日1时47分,商洛119指挥中心接警:山阳中村镇烟家沟村五洲矿业公司附近山体发生滑坡,有人员被埋。消防人员在现场得知,厂区15间工棚和3间民房被埋,约40人被困。至记者发稿时,大陆官方报导的消息称,塌方现场失踪人员增加至66人。

陕视新闻称,经过专家初步核查,滑坡土石量约为130万~150万方,并表示:“我们所说一方土是长、宽、高各一米,也就是一立方米。150万方土石量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10041910023
8月12日,陕西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网络图片)

事故发生当夜,天空下着雨,塌方地点位于两山之间,由于塌方体积太大,救援工作极其困难。陕西消防消息称,现场可见一宽上百米、高几十米的塌方体,被困人员埋压较深,且山体不稳定,继续有山石滑落,给救援带来很大难度。

10041910024
8月12日,陕西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网络图片)

中村镇烟家沟村委会一名李姓工作人员告诉大纪元记者,早晨还在下雨,现在雨已经停了,伤亡情况不清楚。

12日下午4时左右,在中村镇税苑宾馆负责接待被困家属的王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我负责接待被困人员家属,目前已经有十几位家属来到中村镇等候消息。我在中村镇,不知道山上的事情。这里距离山上7、8公里,现在路已经封了,电话也打不通,手机电话也打不通,通信都断了,不知道上面的任何消息。电都没有了,整个村子都断了。至于现场有没有人逃出来,我也不清楚了。”

据新浪陕西消息,幸存工人回忆,晚上有工人听到山体异响,呼喊大家转移。14人向对面山上跑,幸免于难。但向山下跑的约40多人全部被掩埋。

据华商头条消息,在这起滑坡事故当中,附近一处民宅被埋,一家四口失踪。据附近村民介绍,失踪的是熊玉江夫妻及母亲和小女儿。熊玉江夫妻今年40岁左右,他的母亲70来岁,还有个小女儿十多岁,出事的时候大女儿没在家。

据工人彭少斌向华商报记者介绍,事发时,大部分工人都已经入睡,只有少部分上夜班的工人听到了山上石头滚落的声音。“当时我听见山石滚落往下滑的声音后,逃出门不到两分钟,几乎半个山体便垮塌下来。”几名幸存人员中也有人受伤。

据华商头条绘制的现场图片显示,事发地是一个沟带状山体,垮塌的是采矿山体。附近的一所值班室、三所工棚和一户民宅都被淹埋,事发地为两山之间,其间的河道亦被掩埋阻断。

据一位在矿上打了三年工的工人介绍,垮塌的山体是被连续十多年的采矿掏空了,才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针对中村镇烟家沟村发生山体滑坡事故,市民“正义仙子”议论:“这应该是开矿造成的生态不平衡所导致的水土流失而酿成的特大事故。山阳有多少地方因为开矿而毁坏的生态,请资源厅领导实地考察下。”

市民“咸阳热门”悲哀地表示:“说真的,我不愿意看到任何人出事故,但是真要被活埋,也应该是开矿挣钱的老板,而不是穷苦百姓。这些年,山体被挖空,酿成今天的大灾难是一种必然。说是岩石和泥土把人埋了,倒不如说是钱把人埋了。不加节制毫无规划地过度开采,老板把钱赚了,工人却把命搭上了!建议合理开采矿物资源!”

责任编辑:林诗远

10041910025
8月12日,陕西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网络图片)

10041910026
8月12日,陕西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民众聚集议论。(网络图片)

10041910027
8月12日,陕西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突发大面积山体滑坡,民众聚集议论。(网络图片)

周晓辉:王岐山调研释张春贤岌岌可危信号

大纪元2015年07月13日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7月8日至10日在陕西调研,再次引起了外界极大的关注,这是因为他在中共持续两年多的“打虎拍蝇”行动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铁腕作风也让众多官员莫名恐惧。坊间更有“老王亮相,必有大动作”的说法,而其在某地调研前后,通常都会有高官落马。是以,海内外媒体都在追问,此次会有哪个高官落马?

大陆有媒体大胆推测,“西北狼”郭伯雄或许会是目标之一。除了山西是郭伯雄的老家外,郭的儿子、多名部属此前被抓捕以及不久前,郭的弟弟、陕西民政厅厅长郭伯权所在单位挪用救灾款项一再被曝,也都可以看作郭伯雄被祭出的信号。对此,笔者并无异议。不过,笔者觉得很可能还有一个人岌岌可危。

根据大陆媒体报导,王岐山此次调研的一个重要活动是主持召开部份省区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座谈会,部署反腐行动。透过电视画面,可以知晓参加会议的省区主要是西部五省区:陕西、甘肃、山西、西藏、新疆。参加的高官有四个省区委书记、五个纪委书记,即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西藏党委书记陈全国,山西纪委书记黄晓薇、甘肃纪委书记张晓兰、陕西纪委书记郭永平、新疆纪委书记徐海荣和西藏纪委书记王拥军。最为不同寻常的是新疆一把手张春贤缺席会议。

从理论上讲,作为新疆一把手,对于身为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的调研,张春贤是没有理由不参加的,其他四省一把手参加就是证明,而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他没有接到邀请,因此只有新疆纪委书记与会。公开报导也显示,7月8日,张春贤在乌鲁木齐会见了中国地震局副局长修济刚一行,这说明他确实被排除在会议之外,而原因并不难解释。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其现任妻子、中共央视新闻联播播音员李修平退居幕后,就释放了张春贤大事不妙的信号。当时,还传出他将被停职受查的消息。

根据此前披露的消息,新疆也是江系铁杆周永康盘踞多年的地盘。新疆据称是薄、周政变计划中三条退路之中的一条。而在新疆掌控多年、被称为“新疆王”的王乐泉,因有江泽民、周永康撑腰,在2009年新疆“七五流血事件”中未被追究,此后被调任中央政法委。而当年张春贤获周永康竭力推介,接替王乐泉出掌新疆。2012年周永康被安排在新疆当选中共十八大代表时,张涉嫌违纪为周拉票。

此外,张春贤任新疆党委书记以来,不但追随江、周迫害法轮功,而且采用暴力手段镇压少数民族,导致新疆不断发生暴力流血事件,张也为此多次受到北京的批评。今年两会期间,张还将新疆的高压政策造成的民族矛盾的责任,90%归咎于翻墙传播境外暴力视频的结果。

随着周永康的被判刑,曾依附其的张春贤也度日如年。此次他被排除在王岐山主持的座谈会,或许就是在对外发出暗示,张春贤处境极为不妙。

责任编辑:尚一

陕西省勉县水利局原党委书记高万全遭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陕西省勉县水利局原党委书记高万全极力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五月遭恶报,骨癌死亡。

高万全经常骚扰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向勉县公安局政保科(610)告密,用“末位待岗”、办洗脑班、不给正常上调工资等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为了逼迫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大搞株连,连续一周,每天威胁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领导及法轮功学员的亲属。

二零零零年夏天,高万全拿真相信向公安局政保科诬告,领着政保科七、八个恶警闯到法轮功学员家抢劫、绑架,连续两天非法审讯。高如此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临退休也没有得到升迁,因此愤愤不平。

二零一二年退休不久,高万全就遭了恶报,患上骨癌,靠化疗延缓症状,痛苦伴随了他的余生,于二零一五年五月死亡。

许多中共官员、警察在江泽民的指使下及谎言毒害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可悲的下场。作为法轮功学员,没有记恨与幸灾乐祸,只有对生命没有被救度的惋惜。真心希望其他人赶快了解真相,不再参与迫害,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将功补罪,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华商报》好警嫂的报道抖出的恶报警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中国大陆《华商报》2015年5月7日,刊登了一篇《好警嫂马建慧每天给瘫痪丈夫按摩全身》的报道。

该报道说:马建慧的丈夫来中是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公安局民警,现年55岁。2012年1月的一天中午,来中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地。经医院救治和马建慧悉心照料,来中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但天不遂人愿,2014年9月,来中再度突发脑溢血。脑神经损伤严重,并导致失语、全瘫、进食功能完全丧失,只能在体内插入导管靠灌输流质食物和水维持身体需要。

2015年5月6日,马建慧对《华商报》记者说,来中长期卧床,为了防止长褥疮和四肢肌肉萎缩,每隔两小时要给他翻一次身,做一次全身按摩;来中语言功能丧失不能讲话,只能通过眨眼、喉部发声的简单方式表达意愿和喜怒哀乐,旁人根本无法理解。但该报道未说来中从事的具体工作及他为何走到如今生不如死的地步?

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来中是南郑县公安局国保科科长,南郑县“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机构)当时设在县公安局国保科,来中在具体负责。同时任南郑县公安局政委的齐建文等人,盲目地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命令,不遗余力地参与迫害学炼法轮功修心向善的好人。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至2013年南郑县先后有2名法轮功修炼人被非法判刑;30名法轮功修炼人被非法关押劳教;40名法轮功修炼人被非法拘留;120名法轮功修炼人被非法强制送洗脑班迫害。

他们积极参与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深得中共恶党赏识。来中于2007年5月提拔为南郑县公安局副局长;齐建文于2001年6月由南郑县公安局政委升为南郑县公安局局长,2008年1月再次提拔为汉中市公安局纪委书记。

也正因为他们善恶不分,积极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来中遭恶报还连累家人,其独女出嫁时间不长,就被丈夫抛弃,被打断肋骨住院。2010年9月,齐建文感到心脏不适,到医院检查,查出心脏病。回家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住院,当晚就暴死在家中。2013年3月23日,汉中市“六一零”主任、市委办公室副秘书长芦鹤鸣带上女儿、女婿、小外孙和秘书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车行至西汉高速公路佛坪县境内隧道时,被两辆大货车夹撞,瞬间车被挤撞变形,芦鹤鸣、及女儿、和芦鹤鸣的秘书、司机四人当场惨死。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惨祸呢?“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邪党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非法机构,是一个凌驾于宪法之上的恐怖组织。这些年来全国各地“六一零”头目(主任)由于作恶多端,频繁遭报,又被戏称为“死亡职位”。

《宪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江泽民在接受法国报纸采访时,称法轮功为×教,诬蔑法轮功为×教只是江泽民的个人意愿。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组织并没有法轮功。各级公、检、法人员心知肚明却公然知法犯法。为什么“610办公室”操控公、检、法、司对法轮功修炼人进行迫害时,既不提供法律依据,也不发文件,开会也不准做笔录,采取口头传达?恰恰证明做贼心虚,给自己在留退路。如今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等纷纷落马,各级恶人的恶报彰显了天意,中共西来邪教的本来面目即将大白于天下。现在中共体制内的各级公、检、法人员应冷静的想一想。

法轮功传出短短几年,就传遍神州大地,一亿人身心受益,道德升华,身体健康。法轮大法福益社会,深得世界各族裔人民的爱戴和尊敬。迄今,法轮功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获各界给予的褒奖、支持议案和支持信函三千多项,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四十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共产党宣扬“假、恶、斗”抹杀中华传统文化,致使中国人道德沦丧,将中华儿女带向灾难深重的地狱。人不治天治。近年来的天灾人祸,接连爆发的恶报就是天谴的警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在觉醒,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党、团、队人数已超过两亿。

人在做,天在看,从善从恶,咎由自取。中共恶党不等于中国,是外来邪教,自称“幽灵”。愿世人都能明真相,辨善恶,做一个真正的中华儿女而不是马列子孙,都能在中共全面遭天谴到来之前退出党、团、队,不做马列魔教的陪葬人。

中共拒发护照 使我无法赴美参加女儿毕业典礼

文: 陕西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我的女儿于二零一二年考入美国加州大学深造。二零一三年该校第一次发出邀请函,邀请我们家长参加孩子的毕业典礼仪式。我和孩子的父亲高兴极了,能够分享孩子人生学业有成的一大喜事是为人父母的荣幸,我们商定同行去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孩子的父亲有出国护照,而我的护照于零九年已过期得从新办理,于是二零一三年四月我去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办理出国护照。当时办理流程很顺利,并告知半个月后给我邮寄护照证件。然而没有想到的是一个星期后我等来的却是一个办证未通过的电话!

我立即赶到公安局出入境办证大厅询问缘由,工作人员很难为情的对我说:不好意思是“上面”没通过,我们也没办法。在我一再追问下,工作人员才勉强把工作电脑转过来给我看,见上面显示“法轮功重点分子”几个大字!当时大厅有很多排队等待办证人员,我当面质问工作人员:炼法轮功怎么了?与我办证有何关系?我对那些还在等待办证的人说:你们今天在这做个见证,不久你们走出国门,包括香港、台湾无论哪个国家和地区请多留意处处都能见到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世界上弘传一百多个国家,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还没等我说完,工作人员一边给我退办证的钱、一边将我往门外送,一再表示说他们都知道是共产党不干好事,“上面”胡整没办法,对我办证未通过这事也过意不去。

当天下午一上班,我又去汉滨区国保大队强烈要求无条件办理出国护照。当时汉滨区国保大队长吴新生、赵思林、邓涛还有两个不知名的警察,听我讲孩子在美国读书,看到我呈上的加州大学邀请函,他们几位互相交换了眼神,意思是孩子不可能出国啊?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在二零零九年曾恐吓我不好好“配合”的后果,明确提到将来限制孩子出国留学的事(当时我就心想你说了不算)。随即他们话题一转以我的“表现”(指不转化、不写三书)不可能给办理护照。我说:“你们也是为人父母,作为一个母亲我只是参加孩子毕业典礼,我给你们表的哪门子态?”我又义正辞严地说:“我作为一个合法公民,你们这样做是非法限制公民的自由权利,这是执法犯法……”最后他们让我先回家,等他们上会研究再说。后来我又陆续去了多次均以“上会研究”搪塞了事。

转眼到了二零一四年三月,校方再次发出邀请函。眼看临近六月份孩子毕业,于是我从四月份又开始着手办理出国护照,从汉滨区国保——汉滨区维稳办(610)——汉滨区政法委三家政府机构来回跑,他们的一贯做法是互相推诿,但不予办理的理由却是惊人的一致:

1、不交保证金不行。我说:零九年缴的到现在还没退?
2、不转化不行。我反问:你们要把好人往哪转化?修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你们天天喊维稳维稳,还怕好人多啊?
3、全省没先例。我说文件在哪?这么多年过去了,到现在我都不知我到底触犯了国家的哪条法律?

他们回答不上我提的问题,后来他们把公安内部颁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这个所谓的“绝密文件”共有六条细则,他们套用其中第五条“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不准出境”,借此不给我办理护照,从而达到限制信仰法轮功人员出国的目的。这一条表明只要是在中国,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被质疑的嫌犯。我对汉滨区国保大队工作人员说:你们天天维稳,现在新疆暴乱,昆明暴乱,处处都是持刀抢劫的,诱骗杀人的,贪污腐败的,哪一桩是你们打压这么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干的?他们个个瞠目结舌!

再后来我去找他们,他们天天都在“开会”,其后连大门都进不去了。最终只好孩子的父亲只身一人前往美国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时至今天,给不给办护照,对我来说已不重要。只是作为一个合法的中国公民的权利没有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我感到很痛心!我常常在想我何罪之有啊?只是因为遵照真善忍的标准要做个好人,只是因为不愿意违心的说谎话。修炼法轮功使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一颗善良的心灵。然而却因为不愿放弃修炼,就失去了行动自由,这样公平吗?

跟随中共独裁专制又有谁能逃过上天的惩罚呢?唯来迟与来早而已!在此奉劝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人员,看看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李东升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因此善用你们手中的权力,在善与恶、正与邪之间,每个人的良心都在时刻面临严峻的考验和选择,请善待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陕西省礼泉县恶警、恶人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在持续十几年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有众多的人跟随中共主动或被动的参与了行恶。上至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下至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宋平顺、武长顺,以及普通警察、社区工作人员和平民百姓等等。这里曝光几例发生在陕西省礼泉县“六一零”、恶警、恶人身上的恶报的实例。

一、罗良秒,男,五十二岁,原礼泉县卫生局副局长;杨建国,男,五十四岁,礼泉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二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悔过书”,配合电视台录制假新闻,诽谤法轮功,多次参与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罗良秒、杨建国均遭恶报,二零零九年五月份,罗良秒遇车祸惨死;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杨建国癌症死亡。

二、苏雷,原礼泉县工商局局长;程海战,原礼泉县工商局副局长,二人敌视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殃及家人,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苏雷年仅十七岁的儿子跳楼自杀身亡。副局长程海战也遭恶报殃及家人,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其父亲遭车祸身亡。

三、张峰,男,三十八岁,原礼泉县公安局恶警,在建陵派出所期间,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敌视大法,多次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多名大法弟子遭其威胁、毒打、非法劳教。而且他口出狂言:“我不怕报应。”并把迫害当地大法弟子当作往上爬的政绩。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猝死在礼泉县公安局,现年三十八岁。

四、董孝先,陕西省礼泉县公安局叱干派出所时任所长,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以来,先后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送非法劳教所,关押看守所、洗脑班。他指使手下抄家、跟踪、监视当地法轮功学员,不分白天黑夜,十分卖力。董孝先后来调任礼泉县拘留所,并在戒毒所任所长,参与迫害了更多法轮功学员,后董孝先遭恶报暴毙而亡。

这一个个悲惨的事实,足以让那些仍然执迷不悟的恶人、恶警惊醒!

法轮大法大慈大悲,会给每个参与迫害者挽回的机会,除了极个别穷凶极恶死心塌地的之外,同样可以得到大法的救赎。要不要悔过,要不要救赎,要不要未来,机会都在自己手中。

天惩的序幕已经拉开,中共及其对法轮功的迫害机器正在走向全面崩溃,迫害者恶报连连,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曾不可一世的迫害者相继落马,江泽民、罗干、刘京、曾庆红等元凶和罪无可赦的迫害者被彻底清算也为时不远。

陕西勉县杜淑慧受迫害 曝光警察胡军建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按:陕西省勉县城建局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杜淑慧女士,二零一三年九月被绑架,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遭汉中市法院非法庭审,期间杜淑慧癫痫发作,脚镣随着双脚抽搐打击着地板。杜淑慧女士现被非法关押在汉中市汉台看守所。

以下是杜淑慧女士控告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胡军建迫害她的事实: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到北京为法轮大法鸣冤,刚到天安门被就胡军建绑架到汉中驻京办,并抢走我身上携带的现金2980元。胡军建当时假惺惺给我打一张白条收据,掩盖抢劫和侵占目的,还说:“你带着不方便,回到勉县交给你丈夫。”回勉县后他将我非法劳教两年,私吞了我的钱财。

勉县国保警察当时绑架了二十多法轮功学员,其中十五人被判刑、劳教。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足不出户,胡硬将大桥上一张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贴按在该学员头上,被非法劳教三年。而另一位学员说是他干的,胡说“你说迟了”,但仍将该学员劫持到枣子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而国保大队因进行这次绑架行动,得到中共奖金十万元,胡军建被提拔。

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找胡军建要钱,胡躲我不见,第四次找到他时,他脸一变说:钱我们没收了,再来要钱就判你三年。当时国保大队的人都在场,有人劝我别要了,说:你要不到的。胡军建把我推到门外。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晚,勉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突然闯入家中,将我绑架到城东派出所,并抢走我的退休工资卡、身份证,手机、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抢走现金两千多元。在城东派出所,警察不管我的癫痫病反复发作、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胡军建还继续迫害我。九月二十八日,我要胡建军还抢走的钱。他却说:你那点钱算什么,我给你?!当天我被胡押送到汉台区看守所。十月初,胡军建来威胁我说:“你的钱办案花了,以后再别要了。”并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