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国际曝光部份迫害高智晟律师责任单位与责任人

zhuichaguoji
追查国际组织8月9日公布部份迫害高智晟律师责任单位和个人名单。(大纪元资料室图片)

大纪元2014年08月10日讯】总部设在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8月9日公布部份参与迫害高智晟律师的责任单位和责任人名单,该组织希望知情者揭露更多的相关个人和单位,最终将这些侵犯人权者绳之以法。

2014年8月7日,被中共当局判三年监禁缓刑五年的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在国内外高度关注下离开了新疆沙雅监狱。一方面,没有迹象表明高智晟律师离开监狱后恢复了自由,到期释放也不表示中国的人权和法治恶化的状态有所改变。

另一方面,尽管当时主导迫害的周永康等已被中共当局立案审查,但迫害法轮功仍在继续,而参与迫害高智晟律师的凶犯并未完全曝光,他们迫害人权破坏法制的罪行也没有得到清算。

高智晟律师,出生于1966年4月20日,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人,1996年开始律师执业,长期替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控告地方政府的侵权行为。2004年12月,高律师不顾中共当局的禁令,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之后四次上书中共最高当局,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高律师与家人因此受到中共当局的骚扰与非法抓捕、判刑、关押。

一、高智晟律师和家人被迫害的情况概述

1. 第一阶段,对高智晟律师实施迫害的主要执行单位:2004底至2005底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和判刑的同时,为掩盖迫害政策的非法性,禁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2004年12月,高智晟律师为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进行辩护。2004年12月31日,高律师给时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写公开信,呼吁中共当局改变司法现状,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2005年10月18日、11月22日、12月12日,高律师三次向胡锦涛、温家宝发公开信,要求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发出给胡锦涛、温家宝的第一封公开信后的第二天,高智晟律师家收到恐吓电话,第三天起,高智晟及家人被便衣24小时监视跟踪。

2005年11月4日,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被非法停业一年。

2. 第二阶段,对高智晟律师执行迫害的主要单位:2006年至2011年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等。

2006年8月15日,在全家被中共便衣警察跟踪骚扰300多天后,高智晟在山东省东营市的姐姐家,被非法闯进的便衣绑架。同时,家人被监视、跟踪、殴打。

2006年9月21日,高律师被拘捕。2006年12月12日,在没有通知其家人、未通知其辩护律师的情况下,北京第一中级法院非法开庭。2006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作出一审判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律师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缓刑期间,高智晟律师屡次被软禁、监控,并绑架。

2007年9月21日,高律师被戴上黑头套,劫持到一处黑监狱。在黑监狱中,受到多种酷刑折磨和性虐待。2009年2月初,高智晟撰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详细描述他在黑监狱所受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在海外发表后震惊国际社会。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高智晟全家被逐出北京,致使高智晟女儿被迫失学。

2009年1月,高智晟的妻子带着孩子们摆脱便衣监视,辗转逃离中国,抵达美国。2009年2月,高智晟在陕北老家又被警方带走,此后中共当局拒绝透露高智晟的去向。直到2010年3月28日,失踪1年多的高智晟突然出现,期间接受了几家西方媒体的采访。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不顾当局的封口令,透露自己在失踪14个月期间遭公安人员反覆施以酷刑。2010年4月20日,高智晟再次被失踪。

直至2011年12月16日,中共新华社报导撤销高智晟的缓刑,高智晟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刑3年。

3. 第三阶段,对高智晟律师执行迫害的主要单位:2011年12月至2014年8月,高智晟律师在新疆沙雅监狱时受到的迫害(详情稍后发表)。

二、涉嫌犯罪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追查国际公布参与迫害高智晟律师的部份责任单位和个人。

中共中央政法委
罗干:书记(1998-2007)
周永康:书记(2007-2012)、副书记(2002-2007)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
陈智敏:局长

北京市政法委
强卫:书记(2004.4—2007.3)
王安顺:书记(2007.3—2012.7)
吉林:副书记(2004.4—2007.5)

北京市公安局:
马振川:局长(2001.09—2010.02)
汤国威(-2006.06)、张明(2006.6-2011.04)、王益春(2011.04-现在):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包括高智晟律师被国保警察骚扰、威胁、迫害、拷打到最后被取消缓刑执行三年刑期期间的三任总队长)
孙荻: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九处处长(长期负责监视、骚扰、殴打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

项明:检察院检察长 (2006年3月至2012年8月15日任职,现已退休)
张荣革: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公诉一处副处长,高智晟案公诉人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
池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2003年至2008年2月任职)
王明达:法院党组书记、院长(2008年2月至2013年 10月任职)
郑卫阳:审判长
贾连春:原主审法官
王贺:法官
柏军:撤销缓刑时任审判长

北京市司法局:
吴玉华:北京市司法局局长(2003.02-2010.03)
董春江:北京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处长(2003-2006.11)
柴磊:北京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处长(直接出面处理高智晟律师事务所的当事人)
戴杉:北京市崇文区司法局局长、此前曾任崇文区“610”负责人(2004年前后)
肖思宁:北京市崇文区司法局律管科科长

北京市律师协会
李大进:会长、王立华:副会长

新疆沙雅监狱
相关涉案责任人待查

追查国际要求中共当局立即恢复高智晟律师人身自由,赔偿一切损失,不得以任何形式再对高律师进行非法拘禁和骚扰。

我们也呼吁中国大陆各界正义人士和良知尚存的司法人员,继续收集迫害高律师和家人的嫌犯的证据,送交追查国际,为即将开始的正义审判提供证据。

我们的原则是: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根据这一原则,所有在组织、单位、系统名义下所犯的罪行最终将落实到个人承担。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被绳之以法。

在此,我们告诫一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成立于2003年1月20日,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 轮功的 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电话:347-448-5790 ; 传真:347-402-1444 ;
邮址:P.O. Box 84,New York, NY, 10116 USA
举报信箱: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387
网址:http://www.upholdjustice.org/, http://www.zhuichaguoji.org

(责任编辑:李缘)

Advertisements

辛素: 让高智晟获得自由

大纪元2014年08月06日讯】8月7日,是高智晟律师三年冤狱刑满待归的日子。当年下令将他立为专案、施以迫害的周永康已经先一周(7月29日)被立案审查。但是,高律师这次出狱能否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还难说。
  
一是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大监狱,中共随时可以抓人、放人,没有法律可言;二是,周永康是落马了,可是中共还在,周永康只不过是中共的一个马仔,好比《指环王》中的萨鲁曼和黑暗魔君索伦,萨鲁曼死了,可是邪恶的索伦还在,索伦不灭,人类难获自由。
  
高智晟被抓入狱,缘起三封致胡温的公开信。公开信中,高律师揭示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施行迫害的血腥手段,这碰痛了中共脆弱的神经。因此,高律师遭受到中共的报复,他和家人、甚至连他的女儿也被跟踪、软禁;他本人更遭受到绑架和酷刑。
  
在他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有这样的描述: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被绑架的)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皮肤完全 呈重度乌黑色。…… “哥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每至(我)饿致眼冒金星时,他们会拿出馒头来。每唱一遍 《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即可得一个馒头……
  
这种看起来可恨又可笑的事情,记录着中共整治中国人民的真实面目。当中共在监狱中通过酷刑和洗脑,强制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后,打人的人也会拉着被打的人一同唱《同一首歌》。这种做法和高律师所经受的如出一辙,中共是侮辱你肉体之后还要侮辱你灵魂,让你在它的淫威下,生不如死,直至灵魂灭亡。
  
“在那里(中共的黑监狱里),人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 看明白中共后的高智晟与妻子耿和,于2005年11月公开宣布退出共产党。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是个让我佩服的女性,当她面对中共显示给她的高智晟乱搞男女关系的“实情”后,她说:“其一,在给高智晟的为人下结论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帮助;其二,若过去纵有其事,在自己眼里,他实在还是那个写三封公开信的高智晟。”
  
的确,高智晟的三封信,显示出他的人品、人格,这种高尚是不容玷污的,这一点,作为妻子的耿和,深以为然。她用自己的坚强守护住了丈夫的尊严。
  
其实,高智晟很像《指环王:双塔奇兵》中的亚拉冈,亚拉冈用自己的力量和勇气帮助哈比人,而看似弱小的哈比人拥有最终毁灭邪恶索伦的力量——真诚、善良、无私。在《指环王:王者归来》中,历尽艰辛、并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亚拉冈最终登上王位,他守护了自己的人民;而在现实的今天,作为中国良心守护者的高智晟仅仅是即将走出监狱,而他所应该获得和拥有的是永远的自由。

(责任编辑:岳怡)

周永康钦定“要案” 高智晟即将出狱(图)

14100631606
2006年初身在陕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师

看中国2014年08月01日讯】(看中国记者路扬帆报导)8月7日是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刑满出狱的日子,但其家人至今仍未接获中共当局有关高智晟的出狱通知。其兄高智义将于8月1日起身前往新疆监狱迎接高智晟,但不知当局是否阻挠,家属对此倍感忧心。外界也不清楚他是否能顺利出狱。政论家指,高智晟所受的迫害来自於周永康。

为中国弱势群众打官司的高智晟律师,曾三度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当局改变对法轮功人士的非法处理,因而遭到国安长期监视、毒打和失踪。2006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在缓刑期间,高智晟曾经有20个月下落不明,受到当局关押和酷刑折磨。2011年12月16日,北京中級人民法院撤销了他的缓刑,宣布将高智晟转移至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3年实刑。今年8月7日高智晟将刑满出狱。

高智晟在沙雅监狱服刑的近3年期间,家属仅获准探监两次;狱方并在有限的会面时间中,严格限制谈话内容。

出狱仍要坐“家狱”?

今年7月初,高智晟的兄长高智义打通了沙雅监狱电话,狱方说8月7日高智晟刑满,但对高智晟刑满获释之事尚未“请示北京”,所以要家属等候通知,不必去接他出狱。高智义决定8月1日启程,前往新疆沙雅接高智晟返家。

曾与高智义联系过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去一趟新疆至少需要3天时间,高智义会先到乌鲁木齐,再转车去800公里外的沙雅。但是那边的情况莫测,高智义担心,到了那里不知能否见到高智晟。

关注高智晟的南京独立媒体人孙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因高智晟的案件涉及到法轮功,这是当局最头痛的,而且凝聚力太强,所以高智晟刑满但不一定能获得自由,区别是继续呆在监狱还是回到“家狱”。

高智晟必须获得自由

对于高智晟否能在8月7日刑满获释,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高智晟原本就不应入狱,唯一能减轻既成损害的方法,就是彻底释放高智晟。”他强调,“在多年来的酷刑和任意拘押后,若高智晟仍无法得到真正自由,这必将受到各方谴责。”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当局应释放高智晟并不得加以任何其他限制。

目前,在freegao.com(自由高智晟)的网站上,已有近20万人签名声援,要求释放高智晟。大赦国际、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等团体都通过捍卫自由的项目来支持世界各地的良心犯,包括高智晟律师。

迫害来自政法委

高智晟在2007年与胡佳的电话录音中透漏,他所受的迫害是来自中央政法委,审理他的是由公检法安全部门组成,中央政法委主持。

对於高智晟在“被失踪”期间,所遭受的残酷暴行,中国政论家陈破空认为这全是周永康“亲自拍板”授意公安肆虐施暴。他在〈我曾目睹中共监狱酷刑〉一文中写道:鉴于高智晟的影响力和分量,对他所施的酷刑和虐待,绝非基层公安所能恣意妄为,“收拾”他的方案,定由高层“钦定”,或者报中共高层“钦准”,至少由政法委书记长周永康亲自拍板。

现年50岁的高智晟律师,2001年曾获官方媒体表彰为“全国十佳荣誉律师”;2004年、2005年前后三次上书中共当局,呼吁停止持续酷刑虐待被拘押的法轮功学员;2005年他的法律事务所被勒令停业一年;2006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2007年缓刑期间“被失踪”,遭受残酷殴打、电击阴部、香烟熏眼睛、生殖器插牙签等酷刑,其後又多次“被失踪”;2011年12月,被强制关押于新疆沙雅监狱服刑3年。

唐风:高智晟所拥有的精神财富

唐风

【大纪元2014年07月16日讯】律师本来是一个很庄严神圣的职业,在一些西方国家和从前英联邦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的法官和律师在法庭上都戴着卷弯的假发、身穿法袍,以示其对职业的敬畏和所持法律评判的公正。可是,在中国大陆,律师和法官律师则被视为一个很有“油水”的“肥差”,很多人从事这个职业后,由于跟公检法等部门明里暗里的交易,他们不讲任何原则,什么都敢干。我曾听过一个办案人说,你就是杀人了,我都能给你办出来。所以,他们通常是的“吃了原告、吃被告”,确保“旱涝保收”,钱袋很快就会“鼓”起来。所以很多律师从业后很快就租写字楼或买下豪华门市办公、买下豪华车及豪宅享乐。律师中,年收入在800万元者有之,联系搭桥见一次面10万元“信息费”者有之,一些公、检、法的离职人员,连律师的资格都没有,但他们离职后一年内购置价值千万元写字楼的比比皆是……

可是同样是律师的高智晟拥有的是什么呢?他经常为弱势群体办案,还经常不收或少收办案费,他办公室的房租都常常很难支付,经济很窘迫。高智晟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次二审开庭庭审刚结束,主审法官在我刚走出法庭后即意味深长地嘲笑仍抱着氧气袋、挂着吊瓶的当事人说,你怎么会糊涂地请这种律师,请这样的律师你能打赢官司吗?我的委托人哭着抗议,引来的是更大声的群体嘲笑,这一切就发生于我对他们(法官)人性及良知寄予善意信任的发言刚刚结束之际。我的屈辱及痛苦可想而知!

是呀,高智晟没有钻营幕后的那一套,他秉持着律师应有的正义去办案,他赢得和拥有的是喊冤当事人对他的爱戴,高智晟所拥有的是用金钱换不来的精神财富。

作为一名律师,当得知受访者所遭受的骇人听闻的遭遇时,他难以平静了;特别是当他了解到还有一些申诉者所遭受的酷刑折磨仅仅是为了恪守一个向善的信念,他大声疾呼了。因此,拥有“中国10佳律师”殊荣的高智晟不但没发“横财”,反而获得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饱受了这个红色政权“专政”下血淋淋的“待遇”。

我看过高智晟的许多文字,从他那质朴流畅的字里行间,我知道这是个非常理性和善于思考的人;从他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服务,到为信仰受害者鸣不平,我看到了这是一个拥有明辨是非曲直和非凡勇气的义士​​。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把他称作“中国的良心”。

高智晟从小经历了许多中共强权下民众的苦难生活,他更多的了解和体验了民众的艰辛和强权带给人们的阴影。他自学获得律师资格后,从2003年起,高智晟参与了陕北石油事件的维权活动,还开展了为许多弱势群体维权活动,受到当时民众和司法界的普遍赞誉,曾被中国司法部评为中国10佳律师。渐渐的他清楚的认识到了民众的不公遭遇和社会犯罪率的增高,这一切的根源是中共这个独裁专制体制。

在2005年时,他曾就一个杀人犯的案例,深刻的剖析了之所以现今社会的犯罪率高,是因为“制度”所致,他说:“这种制度一天不作实质的改变,悲剧即不会减少。”当高智晟得知艾晓明教授被打、唐荆陵律师被打、郭燕律师被打、吕邦列代表被打、姚立法代表被打、胡佳被打、赵晰被打、齐志勇等等敢于仗义维权人士被打时,高智晟愤怒的公开录音声明谴责中共,他说:“一个政权黑社会化,它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暴力。暴力是没有正当性的,它不是在战争当中使用暴力,它是针对国内人民和平的这种权利诉求,甚至是在和平的生活状态当中使用黑社会化的暴力,这种恶行表面伤害的是公民的个人,但是真正伤害的恰恰是中国人民的这种基本尊严!同时是赤裸裸的对我们道德价值的一种挑衅、也是对文明普世价值的一个挑衅。”

六四事件后,“平反六四”的呼声不断。就六四的问题,高智晟认为,中共是“六四”杀人的凶手,杀人凶手是断无资格来为被他杀害者进行平反的,这大概是人类亘古以来再简单不过的伦理常识,中国人也不应该认为我们就具有了颠覆人类普世人伦常识及真理的资格。相反,我们有绝对的权力、伦理力量来催逼杀人凶手承认杀人有罪这样的人伦天理常识,让杀人凶手按“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样的常识价值来承担因其非法及错误杀人而所应承担的罪责--即中共应在“六四”的问题上向中国人民谢罪,依法惩办所有参与那次屠杀的犯罪人员,对所有因“六四”而受到伤害的人予以赔偿,作为其承担罪责的诚意及硬性条件,中共更应立即结束一党专权这种随时都会再出现杀人暴行的反文明的专制体制。不结束一党专权的反现代文明的制度,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成为空谈。

高智晟维权活动触碰了当今中国大陆的最敏感神经——为法轮功群体的维权活动。他在受理各类诉讼案件及民众因各类原因申诉的过程中,也同时接到和受理了一些法轮功学员的申诉请求。他经过仔细了解当事人的受害经过,包括走访不同区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查阅大量资料,还包括了解法轮大法的著作等等,高智晟几乎惊呆了,他为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理念的追寻和探索,揭露中共对这个群体灭绝人性的迫害,而遭受的一幕幕悲剧而震惊。他盛赞《九评共产党》一书并毅然公开声明脱离中共的体制。

高智晟以他的经历总结到:“我们不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已经历和见证了世间任何民族都不堪经历和见证的苦难!”

同时,他被这个群体不屈不挠的精神所感染,被法轮功学员非凡的大善和大忍的精神所震撼,并从中看到了历史将出现巨变。他同时说:“我们有幸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我们将经历和见证世间最伟大民族的结束苦难历史的过程!” 他把当今法轮功群体在中国遭受的打压和法轮功群体的和平反迫害称为一场“战争”,他认为,这场“战争”“使用的武器不是枪枝和刀棍,而是道德”。他说,道德能够战胜刀枪吗? !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看到结果,别忘了,这也是一个正在创造神话的时代。

高智晟深知中共极权暴政远甚于“避席畏谈文字狱,著书都为稻梁谋”的时代,那他为什么三次冒险上书力陈法轮功群体的悲惨遭遇并呼吁终结这场悲剧呢?用高智晟的话说,实在不是我本人喜好沉重,但谈到我的文字却离不开要谈沉重,沉重让我思考,沉重让我行动之余拿起了笔,用笔去书写沉重,同时期冀通过书写沉重来渐释中国的沉重。

是呀,他期冀通过书写沉重来渐释中国的沉重,他为了营救那些被锁在铁椅子上的无辜者,自己却被锁在铁椅子上“享受”了“电刑”包括电击身体各部位等的“伺候”,也成了据说是被共产幽灵及蛤蟆精附体的恶警们发泄魔性和取乐的对像。

高智晟之所以被人们盛赞其非凡的勇气,在于他明知道为中共血腥打压的法轮功群体发声这绝不是普通的维权,他很可能会失去他律师饭碗的;很可能妻儿家小都被牵连的;很可能会遭受到如同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迫害甚至很可能被迫害致死的。高智晟多次为法轮功学员鸣不平,特别是他先后三次公开上书胡温,陈述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悲惨遭遇,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在这个过程中,他所遇到的压力和威胁越来越大,这一切没能阻止和吓倒高智晟。

2005年11月29日,他成功摆脱了不下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 在山东济南、辽宁大连、阜新市、吉林长春等地进行了十多天新一轮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真相调查。2005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国当局,他在第三次的公开信中这样写到:

“此时此刻,我用颤抖着的心、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 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道德行为记录,即是“6.10”人员及警察的、完全 程式化的几无例外地针对我们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击的下流行径!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 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 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我们设法说出这个民族持续被血腥迫害的真相,尤其是在这个时刻,也是为了提醒我们的整个民族 ——我们民族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及紧迫性。我们的民族,我们每个个体,是到了一个必须正色面对我们所面临问题的时候啦!任何理由、任何传统的方法及任何的耽延,都将是对我们整个民族价值的犯罪!”他呼吁:“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曾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盛赞高智晟的勇气,他说:“高智晟是清醒的,他主要是以一个公民而不是律师的身份写信给中共高层领导的。作为职业律师,他已经尽力,并让人们看清了中国律师在职业范围内几乎没有能力维护法轮功学员基本人权的事实。”“高智晟是非常优秀的律师,如果他们以犬儒的态度忽略他们所看到的事实,他们会成为现行体制下名利双收的律师”。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曾在2006年3月14日声援高智晟发起的“民间维权绝食运动”时曾说:“他作为一位香港的立法会议员和执业了廿九年的律师亦毅然参加绝食行列,自二月八日开始每星期三我在立法会举行全体会议的日子进行公开绝食二十四小时,既可在有像征意义的立法大楼内抗议,亦可同时履行议员的公职,并藉每一次行动时公开介绍内地每位维权律师为正义奋斗的事迹,以提起香港界和社会人士的关注,至今我已介绍了高智晟、郑恩宠、郭飞雄、杨在新、陈光诚。随着的将是朱久虎、滕彪、许永志、郭国汀等等。”他还说:“今日法轮功和其学员在大陆被完全孤立和异化,普通人民虽目睹法轮功的悲剧和厄运,无人敢仗义执言,因恐惧受其牵连而避之则吉,这是何等悲凉的社会!但高智晟却以无比的勇气和热情为社会最底层的“贱民”“公敌”申张正义,维护权益。他高尚的人格与炎凉社会中很多行尸走肉成为了鲜明的比照!”

美国众议院全球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美国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并列主席克里斯.史密斯在2014年4月19日高智晟生日前夕,在集会上打出“寻找高智晟”的牌子并盛赞高智晟,他说,“高智晟与亲人天各一方。中共政府继续惧怕高智晟所奋力维护的自由。”同时谴责中共践踏人权。外媒称高智晟一次次把中共推上了审判台。

是呀,高智晟没有发“横财”,反而他因行使一个律师和一位公民所拥有的职责和权力时,却被迫亲身经历他的当事人们所遭受的苦难,见证了他的当事人们所向他讲述的案例都是真实存在的。这样荒唐到让人想像不到的令人发指的对善良民众的各种酷刑方式就这样在变态政党严酷的“国家机器”的运作下发生了。

可喜的是,面对强权,面对人权遭到的严重践踏,中国大陆的律师界一批批的义士前仆后继,勇敢的站了出来,江天勇、唐吉田、赵永林、王成等上百位律师以不同的形式用法律和道义为武器,互相呼应,对红色恐怖进行着一轮又一轮的抗争。这一定也是高智晟所欣喜的事情。

高智晟为了伸张公义失去了很多很多,但是他人格的感召力却赢得了大陆及海外各界人士的盛赞,在他即将“服刑”期满的日子里,人们期待着他能告别苦难,期盼着他能在自由、安全的氛围中与家人团聚,期盼着他能在继续他的“与神并肩战斗”中结束红色暴政带给世界的浩劫苦难。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6/n4201817.htm

三妹:拥抱高智晟律师回家

三妹

【大纪元2014年07月14日讯】人权斗士高智晟律师终于要把这牢底坐穿了。2014年8月7日是高智晟律师刑满释放的日子,人们正在倒计时地数着日子,西方世界也在关注着这个日子——高律师出狱的日子。

高智晟律师遭受迫害已近十年。身为中国十大著名律师之一的高智晟为何遭到如此长久和惨烈的迫害?因为,他不惜身家性命地坚持维护中国人的人权和自由。

十年前的2004年底,在他得知法轮功学员遭受着非人迫害已达五年之久时,他震惊不已。正义感和良知驱使着他要为法轮功的信仰自由而呼吁,他于2004年12月写了一封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没有得到回音后,他又于2005年10月18日再发表了一封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披露了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遭受当局迫害的令人发指的悲惨情况。这封公开信的发表引起海内外以及国内高层的震动。之后,高智晟本人便接到恐吓电话,并频繁被北京司法当局等部门找去谈话,当局指称高智晟已经越过了底线,并要求高收回他的公开信,遭到高智晟拒绝后,北京司法部门于2005年11月4日下午宣布停止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营业。

2005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当局。这封痛彻心腹的呼吁信如同前两封信一样,仍是石沉大海无回应,而高律师遭到的却是与法轮功学员同样的惨绝人寰的迫害。

在此,我们不妨回顾一下高智晟律师为人权殊死搏斗和惨遭迫害的经历。

在经受了近两年的天天二十几名警察的贴身监督和骚扰后,2006年,高智晟再写出文章《有谁战胜过人性——写在“法轮功”同胞蒙难6周年之际》,再次为法轮功学员的人权而呼吁。他写到:“受到迫害和精神摧残的不仅仅是上亿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眷,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在为了推行镇压而进行的谎言欺骗中受到了无形的伤害。”

2006年8月15日中午十二点,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省东营市的姐姐高艳芳家,被来自北京市国内安全保卫总队的十余名秘密警察暴力绑架,其间没有任何人出示证件、法律文书或者口头说明身份。2006年12月22日,在中共司法当局非法拘捕高智晟四个多月后,他们又非法秘密地审判了高智晟,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决高智晟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服刑期间,在2007年4月20日,高智晟发出郑重声明,揭露中共对他的非法迫害和判刑,并严正做出五点声明,他写道:“我特别对此予以严正声明:一、我完全不承认当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径强加给我的耻辱——罪名。二、我不承认‘悔罪书’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够表达的意思,尽管当事双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虚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开否认。三、2005年12月13日,我退出中共的书面声明是我的真实意思表示,在此再次予以肯定及坚持。四、在此再次对包括三封公开信在内的,2006 年8月15日前的所有文字及这些文字所表达的事实、价值及思想予以肯定及坚持。五、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

2007年9月12日高智晟发出致美国国会议员公开信,呼吁他们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十天以后,2007年9月22日晚高智晟再度失踪,被警察带到了一个秘密地方,在那里中共警察对他进行了近两个月的的肉体和精神的酷刑摧残。这些酷刑包括:轮番暴打,四支电警棍电击全身和生殖器达数小时,牙签扎生殖器,香烟熏眼睛,强灯照射世数天不让睡觉。

2009年1月9日,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带着一对儿女千难万险地逃到美国,并带出高智晟的两篇雄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完稿于2007年11月28日)和《我的心声》(完稿于2009年1月1日耿和出逃前)。《我的心声》是对《黑夜》篇的补充。《黑夜》篇专披露他自身所遭受的酷刑迫害,《我的心声》专谈中国人权。

此时此刻,受到惨烈的酷刑折磨的高智晟并没有陷于受害人自身的悲愤和酷刑的恐惧中不能释怀,而是在《我的心声》中大声为狱中的其他维权人士、政治犯疾呼;仍坚持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他在《我的心声》中对民运和维权人士躲避当前中国最严重的法轮功受迫害的人权问题感到痛心,他说:“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骇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高智晟还在《我的心声》中抨击中共毁坏社会道德和中国的环境;批评西方世界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的投机态度;他还谈及未来民主中国要实行福利制度,要赔偿受专制迫害的受害人,要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他还督促海外民主人士要把中国现在多如牛毛的践踏人权的案例尽量送递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等等等,他在《我的心声》中说了许多他关心的人权话题。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高智晟律师要具备怎样的勇气和胸怀才能这样不惧酷刑为中国人的人权拚死呐喊和抗争?

雄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在海外发表后,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再次被警方从陕北老家亲人面前绑架,随之而来的又是长时间的更凶残的酷刑和更难以启齿的非人折磨。

2011年1月10日美联社披露了他在2010年4月对高智晟的采访内容。在这次由中共官方安排的采访中,高智晟没有按照官方指定的话题进行采访,而是披露了他从2009年2月4日直到2010年4月美联社这次采访这段大约十四个月的日子中,他是怎样一直被警方秘密关押和酷刑折磨的惨烈状况。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的2010年4月20日,高智晟律师再次失去消息。

2011年底在高智晟五年缓刑即将期满时,新华社于12月16日发出英文短讯,称高智晟违反缓刑规定,已被送回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但是,没有任何消息透露高智晟在哪个监狱服刑,家人也没有看到裁定书,更没有得到何时可以探视的通知。新华社的报导没有提及高智晟违反了什么规定,也没有提及,在过去20个月里,因何原因高智晟一直处于被失踪的状态。直到2012年1月,高智晟大哥高智义才收到新疆沙雅监狱寄来的关于高智晟的“罪犯入监通知书”。

原来,中共当局把高智晟送到了飞鸟不及的天涯海角。由此可见,中共当局是多么害怕高智晟为自由人权而发的振聋发聩的呼声。

高智晟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人权拚死抗争,他这种勇气和胸怀昭示着什么?他昭示着“人权高于一切”的深刻意义:不同信仰、种族和文化的人们的权利皆平等。他昭示我们,法轮功百姓的人权和尊严也是中国人民的人权和尊严。他还昭示我们,人权没有国界,一个国家中这么大的信仰群体遭受到如此长久和残酷的迫害,是世界和人类的耻辱。

在一次北京家庭教会聚会时,高智晟对一位教友说:“当我认识了基督的公义的时候,我觉得我更应该去替被迫害者仗义执言,我必须纠正你的一个说法,说我替法轮功说话。正确地讲,我是替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社会上遭遇到非公义的受迫害者说话!我是替中国人说话!”

这种胸怀才是真正的大彻大悟大爱。高智晟是名符其实的人权斗士,更是维护世界人权的标志性人物。他遭受的非人酷刑和难以启齿的折磨是整个人类的耻辱。

今天,让我们为了人类的博爱和公义,为了高于一切的人权理念,张开我们的双臂,拥抱我们中国人的骄傲——高智晟律师,拥抱高智晟律师回家!

三妹于芝加哥家中
2014年7月15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14/n4200031.htm

玉清心:高智晟该回家了

玉清心

【大纪元2014年07月05日讯】高智晟律师将于今年8月7日刑满,能否被“释放”,还是个未知数。新疆沙雅监狱答覆高律师的哥哥,不要来人接高智晟,在家等候通知。他们需要与北京沟通。

2006年,高智晟被当局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妻子耿和说,“高智晟缓刑和实刑都坐完了”,他应该获得自由了。也就是说,即使被非法判刑8年,现在刑期已满也该放人了。

刑满放不放人,怎么放?沙雅监狱做不了主,即使他们有司法判决文书,也不敢照章办事。“需要与北京沟通”, 意思是责任在北京,我们说了不算。虽然狱方有撇清自己的意思,但这也是实话,高智晟是著名人权律师,他的案件世界瞩目。高度敏感的大案,肯定要由北京定夺,而非沙雅监狱能做什么。当初抓人是北京高层的决定,现在放人当然也得经北京高层。

高智晟曾被中共司法部评为中国十佳律师。他尤其帮助了那些伤残矿工、失地农民、被强拆户、基督教徒、法轮功学员,常常为这些中国最弱势群体义务打官司。在南疆留下他足迹的地方,老百姓称他是“高青天”。

从2005年开始,高律师和他的家人开始受到当局威胁恐吓。其真正原因,是他帮法轮功说了话。2004年他给中共全国人大发出公开信,第一次正式提出法轮功受迫害的人权问题。他先后三次上书给中共前领导人,以他经手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揭露了中共当局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并呼吁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

前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周永康在任时,指使北京公安对高律师及其家人实施迫害,甚至不惜制造车祸想谋杀他。2006年高智晟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于2009年2月被警方从陕西家中带走,一度失踪。当年一篇标题为《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文章在网上曝光,披露了2007年高智晟被酷刑折磨的50多天里,警察用电棍电他、把点燃的香烟放到他的眼前、用牙签刺他的生殖器、捆住他,用手枪反覆打他的情况。自2010年4月7日,失踪一年多的高智晟被中共安排和外界短暂见面后,再被强迫失踪20个月。2011年12月,就在他缓刑即将期满时,官媒报出,高智晟将执行原判三年徒刑。今年8月7日,三年实刑期满。

下一步高律师的情况会怎么样?深知中共什么都干得出来的人都为他担忧,很多人不乐观。人们难忘2010年高智晟被中共安排与美联社“聊天”出现的镜头,那个“结实、不屈的维权律师”,消瘦憔悴得难以辨认,有时眼眶里噙着泪水……

高智晟是国际社会关注的政治犯,是中国最知名、最勇敢的人权律师。他因批评政府,为法轮功维权,当局就让他生不如死、骨肉分离。他受到的迫害令国际社会震惊。高智晟案是中国人权的一个标志性案件。如果高智晟继续被中共非法关押,当局还以各种藉口刁难限制高律师的人身自由,剥夺他去美国家庭团聚的基本人权,中共必将受到国际社会的讨伐,中共“依法治国”的高调也会再次失信于民而被海内外耻笑。如果北京真的连遮羞布都不要了,继续公然践踏人权,远离普世价值,即便再多撒银子,也难赎自己人权恶棍的臭名。

王立军事件后,中国政局发生巨变,江习博弈你死我活。当初迫害高智晟的元凶周永康被抓,610头目李东生被法办,罗干也在随着江派的溃败而失势,迫害的元凶和核心要员正在被清洗中。如果现当政者真的不愿背负江派血债,确实要与江泽民集团切割开,就应该无条件释放高智晟。

放和不放,有条件放和无条件放,都说明问题,是对北京现政权的考验。两种可能性折射出来的是中共高层双方博弈力量的消长。

妻子耿和说,7月4日是美国独立日,“我跟女儿要去给他买衣服、营养品,然后寄回去。里里外外为他准备好一套新衣,希望第一时间能给他,现在我们就等他回家了。”

高智晟一次次失踪,人们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安然无恙。现在继续为他祈祷,希望他平安归来。高智晟该回家了,历经了多年苦难的一家人该团聚了。我们祝福这一家人早日团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7/5/n4193798.htm

杨志:高智晟律师,悲自何处来?驳刘荻诋毁

旧文回顾

杨志

刘荻文章让我想起的在中共当局抓捕维权律师高智晟近一月之久仍无消息之时,在所有关心中国民主人权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共同行动抗议中共,救援英雄之时,不锈钢老鼠刘荻不但没有我们这些常人应有的反应,反倒竟写出名为“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这样一篇酸腐至极,逻辑混乱的文章。

全篇的中心意思不外乎题目中的那句话,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高智晟今天被捕入狱是因为没掌握好自己的命运,是自找的悲剧。刘荻所表现的尖酸刻薄令我惊讶不已。

刘荻对高律师的主要指责有两条,一是高律师曾接到一个自称体制内的人的电话,此人支持高律师对他们的批评,说骂得好。刘荻认为高律师是在与魔鬼打交道。二是刘荻认为高律师出身低微却爬到了超出他能力的不属于他的高度,刘荻说“但他忘记了这种高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在这种高度上他已经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了,而只能任人摆布。因此,屈服于非理性的投射,从而失去了自我,也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一种表现。”

刘荻的高律师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这两个推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高智晟律师只不过是把中共高层内部的不满声音和声援高智晟的声音告诉给社会,刘荻就说成“是在与魔鬼作交易,把自己完全卖给对方了”。这叫什么交易?只不过是接了对方一个支持的电话,面也没见过,会也没开过,就把自己卖了?有那么大罪过?

刘荻和余杰一样喜欢引圣经说事儿,刘荻分析高智晟的匿名声援电话自然离不开圣经的故事。我不得不诚恳地在此告诉刘荻,千万别再恶搞基督教和上帝了,笔会的余杰绑架上帝闹的笑话够大的了,这么闹下去,我们这些徘徊在基督教外面犹豫不决的罪人们仰视上帝和基督教时,如何能神圣得起来?

余杰绑架上帝令人反感,刘荻绑架魔鬼同样令人反感。都是一回事,不外乎还是那种我是上帝,你们是魔鬼的可笑心态。这种拿上帝和魔鬼说事儿的恶搞应该停止,因为这不但是低估了高智晟律师的“超人”智慧,也低估了我们常人的普通智慧。刘荻语无伦次地说鬼的那一大段章节,逻辑混乱不说,还好象是一个儿童在给其他儿童讲鬼故事吓人玩儿。

接个匿名声援电话,高智晟律师就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种靠不住的力量上”

了?就“让这种力量来控制你,支配你”了?荒谬可笑至极。高智晟没那么幼稚,支持高智晟的老百姓也没那么幼稚。

刘荻还把心理学上荣格医生分析的一个个例作为理论来套用,来证明高律师把灵魂卖给了魔鬼。那个叫荣格的心理学家分析一个从小村庄出来的爬到校长位置的病人的病因是因为他爬的地位太高了,对此刘荻肯定地说,“荣格还说,这个病人不属于那种在6000英尺高度上生活的人,他属于这个高度以下的人。这样他不再患神经症,只是处境要低下些。”

刘荻由此引伸说,“高智晟恰恰也是那种出身底层,靠自我奋斗取得了很大成就的人;他的雄心大得很,还想继续往上爬,这时人家把他当成‘英雄、伟人和超人’,他当然乐于接受;但他忘记了这种高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在这种高度上他已经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了,而只能任人摆布。因此,屈服于非理性的投射,从而失去了自我,也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一种表现。”

一个心理学家对一个个案的分析怎么能成为理论?可刘荻却把它拿来象理论一样的去套用,还套在了高律师的身上。这般地胡乱类比套用荒谬不可取,属于滥加引用,生搬硬套。

殊不知,正是高律师低微的出身造就了他的伟大。高律师低微的出身培育出高律师对广大底层民众的博大的朴素的关爱之心,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他做律师以来免费为贫苦百姓办案的原动力。在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练者慕名相求时,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高律师拍案而起的原动力,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高律师近三百天来受尽中共迫害围堵暴打暗杀仍不为淫威所动的原动力。高律师这种低微出身,这种草根阶层的草根性所“投射出”的英雄的伟大,是出身“高贵”但浅薄的刘荻本能地不能领会,也不能接受的。

也正是高律师低微的出身突显了他的超人智慧。在中共密不透气的党文化包围压迫中,连与中共有着杀子之痛的丁子霖教授也难于脱离中共几十年误导强化注入在人们血液头脑中的中共式的思维方式,也难免对中共一直规定的“搞政治”这一禁区噤若寒蝉退避三舍。可是高律师对“搞政治”的理解和认识,令我们这些在自由世界生活多年,深深感到政治就象空气和水一样是我们生活不可缺少的内容的海外华人敬佩不已。

同样都生活在那个中共党文化环境中,高律师思想的自由独立,畅通无阻,深邃透彻令我们惊叹。这就是为什么有人称高律师是“超人”的道理。

相相形之下,读过丁子霖教授“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致高智晟先生公开信”后,我们对丁子霖教授的失望难以言表。

高律师向国务院发出为法轮功说话的第一封信后就被中共当局非法停止了营业执照,关闭了智晟律师事物所。以后,中共对高律师的迫害逐步升级,愈演愈烈,以至高律师不得不以绝食来抗议。有人不考虑前因后果,不同意不支持他的抗议绝食,我们都可以理解,可是丁子霖教授写的这封“莫搞政治”的说教似的信让我们太不能理解了。明摆着中共当局严重侵犯高律师的合法权利,丁子霖教授看不到也罢,丁教授怎能反倒埋怨高律师说,“我很难理解您为什么这样轻易地放弃律师职业而去从事政治活动。我觉得您把维权活动与政治活动搅到一块去了。在我看来,把维权行动政治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但是在我看来,那些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放在本职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每一个维权个案的律师先生是值得人们尊敬的。”看到丁子霖教授为儿申冤十七年还满脑子的共产党说教,我们怎能不佩服“超人”“伟人”高律师的独立意志和自由思想。

郭国汀律师说高智晟是“英雄,伟人和超人”很有道理。因为高律师在彻底认清中共的杀人本质后仍不顾身家性命为民维权抗争,在被警察紧锣密鼓地围堵跟踪暴打暗杀迫害威胁达近三百天之久仍不屈服,英雄也。别人受中共迫害数十年还不能摆脱共产党思维方式和党文化,而高律师却是一个完全以自己独立思想思维,以自由人权的独立意识说话的独立的人。在党文化环境中,高律师完全摆脱了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伟人,超人也。

郭国汀律师说高智晟是“英雄,伟人和超人”的道理还在于,高律师是明知道郭国汀律师已经栽倒在这条路上,他却是那个一定还要在郭国汀律师的覆辄上大步迈进并大声疾呼的人。

郭国汀律师比高律师早一年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也早一年遭受中共的迫害。郭国汀律师被中共当局强行非法停业,妻子离婚,郭律师流亡海外。郭国汀律师的悲惨结局清楚地摆在高智晟律师的眼前,他再上去他的结局只会更糟,但这并未能阻止高智晟律师拍案而起,奋起疾呼。

高律师不是横空出世的英雄,谁是?!

相比之下,刘荻对高智晟律师的猜测是多么的龌龊渺小,刘荻说,“据说高律师在被捕前,心里其实还是相信自己不会被捕的。”郭国汀律师和高智晟律师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所面对的入狱结果是明摆着的,与刘荻当初在网上匿名写文章一不小心不明不白地进了监狱的情况截然不同,刘荻用她的投机心态度测高律师面对监狱的坦荡胸怀,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刘荻的“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之说更是荒谬至极。首先,在独裁专制的极权制度下,人民的命运本来就不在自己手中。要掌握自己命运,不批评政府做个听话的奴才再容易不过了。可要说话写文章批评政府又要不被政府抓捕,怎么掌握?只有守住一个不被中共抓住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中共早已确定的尺度,即,你无论是说话还是写文章,你的犯上的尺度应当是比当初不锈钢老鼠刘荻入狱前写文章的尺度还更保守才行。因为当初刘荻仅仅写了几篇文章就没掌握好自己的命运而被中共抓捕入狱,从而一年多“失去了自我,把灵魂交给了权力,把灵魂卖给了魔鬼”。

刘荻这套歪理邪说的潜台词是,出身低微的高智晟更是没有掌握好自己的命运和尺度,他竟然去触动中共最敏感要命的禁区-法轮功这个高不可攀的尺度。

我们不禁提出一个问题,面对中共这个已经完全黑社会化的独裁政府,当大多数人都深通刘荻的“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犬儒韬晦之计时,当人们都只把钱财作为生活目标,甚至反共也成了一些精英的生财之路时,当大多数人们已经把自己的命运掌握的很好很严还改变不了中共的杀人本质时,面对中共仍还不停地迫害残杀老百姓,如残杀法轮功老百姓等这样的惨案不断出现,我们如何看待随之也会仍不停出现的象高智晟律师这样的不顾自己身家命运的社会良心。

殊不知,只有出现高智晟律师这种敢于前仆后继的英雄,历史才能发展进步。我们老百姓感到庆幸和敬佩的是,我们曾经有过英雄林昭,我们又有过英雄魏京生,经过中共如此长期残酷地打压,今天我们仍有英雄高智晟们。现实不断证明,奋不顾身为民维权抗争的良心是越来越多,孤身奋战的林昭时代已经过去。

刘荻如果仅仅是策略见识不同也就作罢,无聊的是,在高智晟律师身陷魔掌的当头,曾因言论入狱又出身“高贵”的刘荻不但只字不谴责中共政府倒行逆施的行为,只字不声援如当初我们为她一样的急如星火的救人行动,反倒对高智晟律师做出如此不近情理,逻辑混乱,以己度人的诋毁。

刘荻的这篇文章无疑地把自己浅薄至极的底儿都彻底露尽。无论是思想的浅薄,还是学术的无知,还是人品的低下都在她的这篇文字不通,逻辑混乱,诋毁英雄的文章中“投射”殆尽,众多读者崇拜“女神”的崇拜之心也必定会在这龌龊的“投射”下彻底失望。高律师看到这些怎能不悲哀?

来源: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