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社:美国会外交委员会谴责中共活摘人体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通过一项决议,要求中共立刻停止国家批准的从囚犯身上活摘人体器官的行径。

美联社七月三十一日报导说,人权团体长期以来谴责中共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这个决议现在被送交给国会。决议认为,有持续和可信的指控(中共)国家批准的从未经同意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作法,包括从大量法轮功学员身上和其他宗教和少数民族团体成员身上摘取器官。

该决议也呼吁美国国务院调查发生在中国的器官移植。

决议案发起人、共和党议员罗斯•雷婷恩(Ileana Ros-Lehtinen)谴责中共针对法轮功学员发起“暴力和有针对性的迫害”,并为获取他们的器官而将他们杀害。

该委员会的资深民主党议员艾略特•恩格尔(Eliot Engel)表示,活摘器官是“昧着良心侵犯人权”。他表示,因为信仰或民族而针对一群人这么干是不能容忍的。他说,没有迹象显示中共要终止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用于移植,并且设立一个自愿器官捐献系统。

RFA:法轮功揭示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七月二十七日至三十一日在旧金山举行。从会议开幕之日起,法轮功学员便在会场外揭示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牟利的罪行。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在会场外接受英文和中文媒体的联合采访,指出: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最大受害者。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世界移植器官大会有来自全世界各国大约七千名学者、专家和从事器官移植的医生与会。这是一场学术会议,中国发生的活体摘取人体器官、法轮功学员成为最大的受害者的事实,并非会议的议程,却引起与会者的关注。

会议在旧金山马斯孔尼会议中心举行。法轮功学员每天在会场入口处拉起横幅、举着标语,揭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所有与会者无一遗漏地都看在眼里。

那些被摘取器官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已不能来这里述说。二十九日举行记者会向美国的主流媒体和中文媒体讲述亲身经历的,都是在关押期间被强制验血和检查身体的法轮功学员。验血和检查身体,是活体摘取器官前必须经过的一个步骤。

法轮功学员李女士表示:“我就是被强制采血。采血之前,我说采血我不去,警察说法轮功学员采血一个也少不了。我看见来了一行部队,全副武装,戴着白手套,我当时心里就懵了。到了采血的房间,也很恐怖,见到那些人都是白大褂、白帽子、白口罩,就露两个眼睛。”

法轮功学员李先生告诉记者:“把法轮功学员抓进去,还给你检查身体,还给你验血,是政府关心法轮功学员的健康吗?根本不是,它是把你当作活体标本储存起来,以后哪里需要你这样的血型,它就有现成的。它对外打出广告,说三天就可以给人换肾、一个星期就给人换肝。中共对于器官的来源,它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它说是从死刑犯身上摘取的,可是中国的死刑犯一年有多少个?国际器官移植界都非常震惊,因为国外要等十年八年才能换个肝换个肾,中国只要三天、一个礼拜,就是因为有法轮功学员作为器官的储存。”

二零零六年七月,曾担任加拿大亚太国务卿、资深国会议员的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的大卫•麦塔斯,调查中共当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独立做出调查报告,结论是“曾经发生,且至今仍然继续存在,对非自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量器官摘取。”麦塔斯也来参加记者会,他说:“我到世界器官移植大会来,是为了动员专家们做出更多努力来制止中国的器官移植罪行。他们必须制定移植伦理政策,来向那些从事非法器官移植的中国同行施加压力。”

美国国会也曾对中国发生的活摘器官表示关注,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发布中国人权年度报告,指出:对中共强制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不断;报告引述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观点说:中共军方医院可能涉入器官移植。

中共酷刑:塑料袋套头

文/飞瀑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一个塑料袋再普通不过了,可是放到中共恶徒手中,就变成了一个摧残和杀人的刑具。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黑龙江省北安市石泉镇法轮功修炼者姜秉志被非法关押在绥化劳教所时,因为拒绝放弃信仰,一直遭受严酷的迫害。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恶警打开姜秉志被非法关押的牢房,往里扔了一个方便袋,然后又扔了一个方便袋。包夹姜秉志的犯人,看到警察扔进来的方便袋心领神会,便把方便袋套在姜秉志的头上,用绳子在脖子上勒紧后,几个包夹再围着群殴。由于缺氧窒息,再加上狠毒的殴打,当天姜秉志就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变成了植物人,于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2009-9-3-jiangbinzhi
姜秉志

“扣大棚”、“戴太空帽”

“塑料袋套头”这种酷刑在黑龙江伊春劳教所被称为“扣大棚”,就是先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反铐在椅子上,然后用好几层塑料袋扣住法轮功学员的脑袋,几分钟不让法轮功学员喘气。法轮功学员曾通过一个渠道给黑龙江省司法局写了一封信进行揭露。后来司法局来人调查,还向法轮功学员了解了情况,连他们都不敢相信这样邪恶的事会发生。但此事过后不了了之,因为迫害是由中共恶党自上而下操作的,其他人明知不对也不敢过问。

这种酷刑在黑龙江牡丹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又被称为“戴太空帽”。牡丹江宁安市东京成镇法轮功学员黄晏林,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左右,被绑架到牡市公安局六楼国保支队,被连续四次施以这种酷刑。

这种酷刑能使人很快窒息,使用的次数越频繁,对人的伤害越大。吉林省德惠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庆春,二零零五年三月将法轮功学员边洪祥关押在德惠宾馆三楼,先使用电击、上大挂、子弹夹手指、灌凉水、冷冻后,再用双层塑料袋套头。窒息后,摘下喘一口气,再套上。连续重复十多次,直至边洪祥奄奄一息。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吉林长春市宽城区光复路派出所及南关区长通派出所将法轮功学员章雪莲从家中劫持到派出所。对她进行非法审讯时,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察往她脑袋上套了两次塑料袋,第一次套了约三、四分钟,第二次套了足有七、八分钟,章雪莲被憋的喘不上气时试图摘掉塑料袋,却被一名四十多岁的警察按住双手。她情急之下将袋子咬破,才得以呼吸。

摸着脉搏施酷刑

河北唐山丰润区丰润镇法轮功学员孙建中,于二零零零年底被劫持到小八里洗脑班。一天下午,洗脑班打手周秋生和一个小个子警察,把他带到一个“办公室”里。屋子里烧着“扫地风”炉子,火烧红了的烟筒足有一米五高。他俩强行给孙建中穿上两件棉大衣,铐在椅子上,又连人带椅裹了一个棉大衣。然后抬到炉子近旁,打开炉盖开始烤他,一会儿孙建中全身湿透。他们却还在加煤不断升温。

约烤了一个小时,孙建中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他们再把孙建中抬到一边,然后在他头上套上了大塑料袋,袋口扎到脖子上再勒紧。他们摸着孙建中的脉搏,看看到了极限就放开塑料袋的一点口。孙建中本能的急促呼吸着,刚有一点缓解,又被扎上了袋口。这样又摧残了他一个小时。结束的时候,他们告诉孙建中:别跟别人说啊,谁也不要说。

塑料袋套头、烟熏

塑料袋套头、烟熏,是中共人员比较常见的两种酷刑的混合使用。中共暴徒如此作,就是为了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

二零零二年十月至二零零三年三月,大庆市林源炼油厂装洗车间职工杜国聪,被劫持到大庆劳教所的小号内,遭到坐小凳的折磨,每天只有半夜十二点到早三点让休息。他被四个刑事犯赵金发、张铁、郎玉柱和赵军民监管着,每天都被这几个犯人折磨毒打数次。四个犯人把塑料袋套在杜国聪的头上,在脖子上用绳捆紧后,四犯人同时各吸几支烟,把烟从细塑料管吐到塑料袋里去,用烟熏他。

吉林省东辽县宴平乡新城六队法轮功学员张顺洪,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同妻子一起遭绑架。夫妻俩被绑架到辽源市东吉公安分局,在那里,被连续刑讯逼供十六小时。恶警江洋不顾张顺洪头上一直流血的大口子,往他身上浇凉水,用电风扇吹, 连血带水,把他的白衬衫染成了粉红色,冻的他浑身发抖。江洋还把五、六支香烟捆成一捆点着系在张顺宏头发上垂到鼻孔处,头上套上塑料袋用烟熏。

塑料袋套头、灌芥末油

芥末油的味道有多刺激,人们都知道,稍微吃多一点,眼泪、鼻涕就都下来了。那要强行把芥末油给法轮功学员灌进去后,再用塑料袋套在脑袋上,那是什么滋味?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曲玉萍,于二零零二年在阳明公安分局被国保用刑。灌芥末油时,把她头发往后一拽,鼻孔朝上直接往鼻孔里灌芥末油,当时她鼻涕眼泪就涌上来了。但他们还是给她套上塑料袋。由于呼吸急促,塑料袋直接糊在鼻子和嘴上,使她窒息。她咬破一层塑料袋,又被套上一层,由于缺氧她身体放挺,昏死过去铁椅子都带倒了。恶警给她打开后,泼了凉水,醒来后继续灌芥末油套塑料袋。然后晕倒,再继续泼水,反复多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牡丹江市政保科恶警在大庆市将法轮功学员叶莲萍绑架,并劫持到牡丹江市铁路看守所。当夜,也就是二十八日夜至二十九日凌晨,叶莲萍被灌进了两瓶芥末油,把芥末油往鼻孔里灌,往眼睛上抹,然后用塑料袋从头套到脖子根部封严,导致她不能呼吸,直到人不行了才松手,如此反复多次。

当然,邪恶之徒摧残法轮功学员时,可不都是那样按部就班的光灌芥末油,有时也采用其它的方式,但是所起的作用基本都是一致的。我们看下面两个例子:

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王晓光,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被绑架,在四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徒酷刑折磨王晓光,灌了辣椒水、芥末油水、辣根和胡椒面水,共约四瓶矿泉水。灌后用塑料袋蒙住头,使其窒息。随后又用冷水浇醒,将香烟插入他两个鼻孔,一个鼻孔一支,使肺部象炸裂一样昏死过去。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塑料袋套头、芥末油、烟熏,三种酷刑结合在一起使用的一种刑罚。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职工侯丽华,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被非法抓捕,遭到爱民分局陈亮等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他们将侯丽华折磨得昏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再折磨。更灭绝人性的是,恶警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又往其鼻子里塞入点燃的烟头,并往其头上套上塑料袋,让其窒息。

塑料袋套头的后果

黑龙江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孔祥柱,二零零二年五月一日晚被绑架,非法判刑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由于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监狱“六一零”恶警李琰等在炎炎夏日把孔祥柱拖到篮球场上, 强迫他坐在发烫的水泥地上暴晒。恶警把塑料袋撒上芥末面,然后套在孔祥柱头上。孔祥柱被憋得脸发紫,整个身体痛苦得扭曲变形,惨不忍睹。孔祥柱被监狱迫害的瘦骨嶙峋、不省人事,于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2010-8-9-kongxiangzhu
孔祥柱

这种酷刑对人的残害非常大。在佳木斯监狱,二零零四年六月,七、八个犯人在恶警指使下,对原佳木斯发电厂职工,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庄实施酷刑大背挂,直到昏死过去。到了晚间将王庄的两腿、两胳膊用绳子反复捆绑,脑袋上套个塑料袋,在脖子处系上,喘不了气。王庄在塑料袋里多次窒息。王庄多次死过去之后,大小便失禁了。这群恶人一看王庄死过去了不敢将他送医院抢救,就用拳头使劲打王庄的胸部,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样的酷刑反复用过五、六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九日,黑龙江海林市火道南法轮功学员孙常顺遭海林市国保恶警姜元涛、金海珠绑架,遭受非法审讯和各种酷刑。最狠毒的是恶人将芥末油灌进其眼里、嘴里、鼻子里、耳朵里,然后再套上塑料袋不准透气,造成孙常顺眼珠经常脱落的严重后果。

黑龙江省海林市朝鲜族老人林春子,二零零二年九月被海林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宋玉敏、恶警姜元涛、金海珠等人绑架。在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被逼坐在椅子上,双手被手铐铐在椅背上,一个恶徒站在椅后用手拽住她的头发,往鼻子里灌芥末油,然后套上塑料袋闷,人快晕过去时把塑料袋拿下来,然后再灌、再套……致使林春子心脏病发作。

用塑料袋套头进行的谋杀

塑料袋套头这种酷刑也常常被当成一种杀人不见血的杀人手段来使用。

2009-2-22-lihongmin
李宏敏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机电公司退休员工李宏敏女士,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日上午被市公安局绑架,十七日即被迫害致死。据悉李宏敏是被强行灌了一瓶芥末油后,再将塑料袋套在她的头上后窒息死亡的,她既是被呛死的,又是被闷死的。

2005-1-8-smiles-left-03
李淑花

吉林省榆树市培英街年仅三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李淑花,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劫持在榆树看守所。在看守所里,一群警察开始对她动用酷刑,用塑料袋把她的头套住,用大针扎她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痛得她大声惨叫。恶徒看这一招无效,就恶狠狠地说:“我必须叫你开口说出都跟谁联系,资料的来源。”一看她还不吱声,就疯狂地用拳头猛击她的眼睛,把眼珠子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死过去。恶人们害怕了,因为他们无法向其家属及社会交待,只好请示上级。最后经他们研究决定:唆使死刑犯将其杀人灭口。

一个薄薄的塑料袋,竟被中共恶徒利用来如此残酷的摧残法轮功学员,恶徒之毒,蛇蝎难比!

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完全合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五日上午,湖北省黄梅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戴美霞非法开庭,来自北京、广州的两位律师从法律角度阐明中国法律赋予公民信仰、言论自由,戴美霞修炼法轮功合法,要求法庭无罪释放。一法官当庭昏迷倒地,令在场法庭人员惊恐不已。

或许有人认为是国家不让炼法轮功,国家把法轮功定为“×教”了(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中共不等于中国)。但是查遍中国所有的法律,没有一条明文禁止修炼法轮功或者修炼法轮功违法的;也没有一条法律给法轮功定性,所有与“邪教”有关的法律条文,都没提法轮功一个字。相反,《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所以,按照中国现行法律,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违法。

经过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懈的努力,从二零零七年滕彪、李和平、张立辉、李顺章、黎雄兵、邬宏威六位来自北京的律师为河北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到今天,“在中国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在中国司法界已广为人知,为被中共法院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案例也越来越多,遍布全国。

仅在二零一四年上半年(自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至六月三十日),明慧网就披露了全国147个迫害法轮功案件约320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聘请了约345位律师在法庭上做“修炼法轮功合法”的无罪辩护,比例高达47%,遍布全国26个省直辖市、92个地级市、137个区县,辽宁省最多,其次河北、四川、吉林、广东等地:

2014-7-31-minghui-hire-lawyer-stat
二零一四年元月十七日,江西省抚州市临川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罗建容。在两个多小时的庭审中,律师强有力的无罪辩护赢得了阵阵喝彩的掌声。庭下有人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合法!”审判长和公诉人则满脸尴尬,低头一语不发。最后,辩护律师奉劝各位法官:不要迫害法轮功,要善待大法弟子、善待自己。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四日,四川省攀枝花东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金晓蓉非法开庭。在庭上,律师提出金晓蓉的事情属于信仰问题,没有违法,公诉人起诉行为的本身就是犯罪,法院对信仰问题也没有管辖权。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辽宁大连开发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叶树辉、李淑芬夫妇非法庭审。两位正义律师为他们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指出:两位当事人信仰法轮功无罪,有罪的是无理抓人、编造罪名、严重侵犯人权的公安机关。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山东德州市德城区法院对三位法轮功学员徐世英、刘玉秀、罗宝青非法开庭。法庭上,律师们直接对审判者说:“是你们在违法!是你们在犯罪!”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辽宁大连西岗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语丝非法开庭,律师说:修炼法轮功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公安部公布的14种邪教没有法轮功,用《刑法》300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对法轮功学员量刑是张冠李戴,法轮功学员被判刑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最后,律师郑重向法庭提请:“立即无条件的释放法轮功学员王语丝,以彰显法律的尊严”。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山东青岛李沧区法院在普东看守所对崔鲁宁、李浩非法开庭。崔鲁宁、李浩均是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震惊中外的“酷刑演示”案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两人的辩护律师当庭指出:演示酷刑是为了制止酷刑。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辽宁葫芦岛兴城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曹淑勤非法开庭,公诉人竟当庭拿出薄熙来承认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录音,作为构陷曹淑勤的证据当庭播放,被曹淑勤的律师指出:这恰恰证明了我的当事人无罪。

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云南省安宁市法院以传播神韵光盘为由对法轮功学员杨木花进行非法开庭。杨木花当庭表示:传神韵弘扬中华文化无罪。辩护律师指出,如果社会真要稳定,就要像法轮功学员这样。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法院以传播神韵光盘等真相资料对法轮功学员宋炳赋、张平夫妇非法开庭。在质证阶段,律师要求当场播放神韵光盘以验证是否是犯罪证据。神韵光盘在法庭当场播放时,在场的所有人均被神韵气势磅礴、流光溢彩、充满灵性,洋溢着传统文化气息的节目所震撼。面对如此精彩绝伦、纯善纯美的艺术演出,法官、公诉人无话可说。律师当庭指出,这是一些精彩的歌舞节目,怎能说是犯罪物品呢?法轮功学员应该无罪释放。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辽宁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再次对法轮功学员张晓丽进行非法庭审。所谓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律师说:法盲陷害良善。

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广东茂名中级法院再次开庭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梁桂芬,律师说,“法律和命令,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人类的良知和正义。目前在我国,某些命令在某些情况下、在某些人那里存在着与法律及人类良知相冲突甚至严重违背人类良知的情形,希望法庭能本着自己的良知和道德,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来维护社会正义,做出正确的选择,还本案梁桂芬一个清白,无罪释放。”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被关押一年半之久的法轮功学员母志太等七人。法庭上,律师说:借用《刑法》第三百条给被告定罪量刑才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法轮功信仰者破坏了哪部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破坏到什么程度?影响多大?危害性多大?没有……。

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到迫害后,到现在十五年了。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审理了多少刑事犯罪案:杀人、放火、抢劫、贪污腐败等等,没有修炼法轮功的。相反,那些犯罪的恰恰是各级领导,迫害法轮功的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也落马了。最后,律师对法官、公诉人等发出肺腑之言: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武汉警察抢走大量真相币 绑架多人

861496615
市面上流通一张真相币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写有法轮功真相的人民币,在湖北省地区比较普及,老百姓普遍知道、接受真相币,能说出真相币上的内容,商家接受真相币也很顺畅。中共对此非常害怕,并蓄意破坏。武汉警察今年奉命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抢劫真相币。

据中共媒体承认,七月二十二日,武汉政法委、“610”、公安局搞了一次统一绑架行动,破坏多处法轮功真相资料点,绑架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警察抢走真相币二万张,面值七点六万元,掠走电脑、打印机等印制设备十四台。

稍早前的四月和六月,武汉警察也两次破坏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资料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武汉市共九个真相资料点被破坏,三十八人被绑架,大量真相币及三十四台电脑、打印机等印制设备被抢走。

另外,武昌区政法委、公安机构还哄骗居民兑换手中的真相币,区内各街道人员从居民手中收走真相币面值近十七万元。

“武汉市防范和处理×教问题办公室”(即“610办公室”,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头目近日声称还要继续对真相币进行加大破坏和加强诋毁力度,并企图发动市民参与这一恶行。

全球关注西非致命病毒 729人亡

【大纪元2014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妮法国报导)致命的伊波拉(Ebola)病毒突袭几内亚、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和尼日利亚西非4国,已引起全球的关注,英国伦敦为此于日前召开处理危机紧急会议,香港因经历过萨斯病的教训,已即时采取相应的卫生保护措施。

根据法国BFMTV电台8月1日报导,第一例感染伊波拉的病例于过去的一周在尼日利亚被发现。当时,一名利比里亚人从蒙罗维亚(Monrovia)乘搭飞机到拉各斯(Lagos),途径多哥的首都洛美(Lomé),在被证实患伊波拉病后,于7月25日死亡。事后,多哥航空公司Asky暂停所有通往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航班。

英国当局获得疫情消息后,即时召开紧急会议。英国外交联邦事务大臣夏文达(Philip Hammond)透过BBC公布说:“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到目前为止,英国还没有出现患病的案例,而且我们可以相信英国没有被触及。”他表示,因为该病毒的危害性之严重,所以英国在获得消息后,必须作出回应并采取相应措施。

在香港,因萨斯病的教训,香港当局毫无犹豫已采取相应的卫生保护措施。即时对40多名来自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并出现发烧症状的旅客进行隔离,作好预防的准备。

在法国,外交部长法比尤斯表示,法方将采取支持行动,开始了一个“移动实验室”计划,在安全的条件下,对靠近伊波拉疫情国的人们进行预防诊断。

欧盟方面对疫情采取了资金援助。据法国媒体透露,目前,由欧盟提供的资金援助总额有390万欧元。

(责任编辑 :德龙)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4/8/1/n4214695.htm

周晓辉:中央巡视组进驻 上海官场要大地震?

【大纪元2014年08月01日讯】7月30日,业已进驻上海的中共中央第二巡视组召开动员会,巡视组全体成员以及上海党政、司法等领导出席了会议。巡视组组长张文岳在讲话中传递了两大信息:即将坚决贯彻中央和习近平的要求,腐败问题有多少就处理多少;将重点监督检查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人的情况。上述信息清晰的在告诉外界,巡视组将针对上海主要领导检查,这主要领导显然应该包括韩正。

让笔者做出这个判断的原因除了会议中明确提出“将对上海市委开展专项检查”外,还在于张文岳公开了“监督检查领导班子及其成员特别是主要负责人”包括的四个方面:一是发现他们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问题。二是发现他们在执行中央相关规定方面,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打折扣、搞变通问题。三是发现他们是否在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等重大政治问题上公开发表反对意见,是否存在阳奉阴违,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等问题。四是发现是否存在独断专行,是否在用人上存在腐败问题。

如果从上述四方面查韩正,哪一个都会查出问题。首先韩正以权谋私、大肆贪腐在上海早已广为人知。比如他在上海国有企业“机场集团”中拥有数以百万计的巨额股票,早期堂而皇之地写着韩正的本人名字,直到2005年,才改成其亲朋的名字。而其与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等高官的利益交换也绝非空穴来风。

与中共其他大小官员一样,韩正腐化堕落、包养情妇也是不争的事实。坊间曾有他和陈良宇抢夺一名叫钟燕群女子的说法,而陈最终抱得美人归,也让韩正与陈良宇心生嫌隙。

其次,作为受江派提拔的高官,韩正不论是在胡锦涛还是在习近平时期,对于来自中央的指示难免走形式、打折扣。比如在上海自贸区问题上,习近平、李克强都给予厚望,并高调宣传,但在2013年9月29日却低调挂牌,金融投资领域也被限制,这与韩正的掣肘不无关系。李克强也因为自贸区没有达到预期而没有出席挂牌仪式。

而韩正对于习近平提出的“反腐”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的阳奉阴违、不断变脸也是十分明显。在习近平上台后,韩正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就反腐明确表态,甚至在今年1月习近平参加中纪委会议时提出反腐必须用“猛药”解决,并要“落实党委主体责任纪委的监督责任,强化责任追究”后,韩正也以沉默对应。2月大陆有习阵营背景的财新网推出了《京津粤渝等多地政治局委员谈反腐》的新闻,暗示韩正在反腐问题上的不与中央保持一致。同时,中纪委监察网站还刊登了“火药味”十足的中纪委研究室解读监察体制改革创新的文章,其中在对各巡视机构提出的要求中,中纪委研究室首次明确提出了要“着力发现领导干部,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地方党委书记的同志在内”是否存在腐败等问题,似暗指韩正。

中纪委的“曲笔”显然韩正都接收到了,但他还是陪同曾庆红参观了美术馆。在6月底徐才厚被抛出,曾庆红、江泽民大势不妙后,韩正才终于在7月16至17日召开的中共上海市十届六次全会上,发出了紧跟习近平,绝不会出现“方向性失误”的声音。然而,24日,韩正等人却在上海会见了江派地方要员、深圳市委书记王荣一行。就在外界质疑韩正之际,25日,韩正又高调推荐习近平所写的《之江新语》一书。韩正的左右摇摆显示了其处境的尬尴。

此外,韩正在用人上存在腐败问题只要查一查就会清楚,比如原上海市公安局局长张学兵,虽然因贪腐被举报,但据传在韩正的保护上,安然无恙。

无疑,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作为上海一把手的韩正都将是巡视组主要检查的对象,而除了韩正之外,江绵恒力挺的常务副市长杨雄,退休的江泽民姨外甥、原上海政法委书记、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现任政协副主席的吴志明,以及张学兵和党政、司法系统的高官,都或许将是巡视组关注的对象。

据悉,巡视组将在上海巡视两个月(7月30日~9月30日),在巡视之后,上海必将引发大地震。由于政协副主席早已成为了高危职位,或许上海首个落马的高官将是吴志明,而其落马不仅昭示着“上海帮”的末路,也昭示着江泽民的末日为期不远。至于在官场善于左右逢源的韩正命运如何,也只能用“不妙”二字来形容,做了那么多坏事,终究要偿还的。
  
(责任编辑:尚一)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8/1/n421452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