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爆发新萨斯 多数死亡病例为医护人员

1081422621
世界卫生组织本月确认,今年迄今在中东大流行的MERS(新萨斯)确诊病例有32例,并已造成10名医护人员死亡。本图为疫情最严重的沙特阿拉伯一处医疗中心。(AFP PHOTO/FAYEZ NURELDINE)

【大纪元2014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凯熙编译报导)世界卫生组织(WHO)这个月证实,目前在中东地区大流行的MERS,即俗称新萨斯的呼吸道传染病,已出现32个确诊病例,其中有10个在医护中心工作的医疗人员,因感染MERS死亡。

2012年首次出现在中东地区的类萨斯(SARS-Like)呼吸道冠状病毒,已被正式命名为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MERS)。今年中东地区迄今已出现32个感染MERS的病例,其中10名致死案例,竟是协助医治病患的医疗人员。

目前确诊的病例大多出现在中东地区,包括有沙特阿拉伯(Saudi Arabia)、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nited Arab Emirates)和约旦等国。另外在亚洲的马来西亚及菲律宾各出现1个病例,这两个案例都属于境外传入案例,因两人皆曾到过中东,回到国内后病发。

死于MERS的54岁马来西亚男子在13日死亡,当局并未公布他的健康状况,他是第一个MERS致死的亚洲案例。他在本月的假期间,曾到过约旦和沙特阿拉伯参加朝圣之旅,并住过骆驼农场和喝过骆奶。而菲律宾的病例,是一名在中东工作的女护士,她在返国后死亡。

感染到MERS病毒的患者,会出现和萨斯(SARS)一样的症状,患者会出现咳嗽、呼吸急促、高烧、腹泻等,像是一般感冒的症状。患者的病症严重时会造成肺炎和肾衰竭现象,最后导致死亡。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自从在2012年MERS病毒首次被发现至今,全球已有243个确诊病例,并造成93人因病死亡,死亡率高达2.6%。

从目前的病情感染情况看来,与感染者亲近和常接触的人也会受感染,但是专家们还无法确定MERS病源来自何方,不过有人怀疑是潜伏在骆驼身上的病毒。

虽然美国目前还未出现MERS病例,不过疾病和预防当局(CDC)已建议对到中东旅行的旅客,在他们旅游期间至回国的数周内,进行健康追踪监控。

CDC官员也建议最近曾到中东地区旅游的民众,若有出现咳嗽、发烧和呼吸急促等症状时,一定要马上就医。

(责任编辑:毕儒宗)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4/4/20/n4135891.htm

党史办主任和税务干部读《九评》

文/石铭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五年前,一位法轮功学员遇到本地刚退下来的中共党史办主任,问他看了《九评共产党》一书吗?他说:看了,而且是认认真真看的。又问他:您看后的感想是什么?他说:《九评》讲的全是真的!据说他在党史办的位置上已经好多年,对中共的党史研究很深。看《九评》使他彻底明白了真相,毅然退出了中共。

最近,这位法轮功学员又遇到了一位税务干部,他也说《九评》讲的全是真的,一点水份没有。他还说:真佩服撰写《九评》的作者,为咱老百姓提供了这么真实详尽的资料。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了,八九年屠杀学生,九九年又血腥迫害法轮功。人家法轮功讲的“真善忍”有什么不好?那个何祚庥真不是个东西,给人家法轮功胡编乱造,让共产党把法轮功可害惨了。之后他感慨地说:共产党不顶了,用不了几年就完了,是它自己把自己搞垮的!你看《九评》都发表这么多年了,可是共产党不敢反驳,它是理屈词穷啊!他还叮嘱法轮功学员,一定要注意安全。

听到这些话,我不禁在心中说:谢谢你们,觉醒的人。今天,这样的生命越来越多了,不只是勇于抛弃中共的那逾一亿六千万三退的人,还有许许多多虽然没有加入中共邪恶组织也选择抛弃中共的大陆民众和海外民众。《九评共产党》一书在全面揭露中共邪恶本质的同时,也在唤醒着许许多多被中共谎言迷蒙中的世人。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在迫害人民的同时,也在自掘坟墓。正象那位觉醒的税务干部断言的:“共产党不顶了,用不了几年就完了,是它自己把自己搞垮的!”

海外真善忍美展被赞 国内演示酷刑图被判

文/云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有两篇报道,都是有关用图片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可是结果却截然相反,让人深思。

明慧网报道,由法轮功学员举办的“真、善、忍国际美展”从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下午开始,在日本静冈县静冈市政府旁边的市民展厅里,举办了为期五天半的画展。画展展示了法轮功学员创作的三十六幅作品。日本民众参观过程中,不时有人一边流泪,一边观看。更有很多人难以相信,难以承受中共残害法轮功学员及中国民众的残忍场面,不忍心看下去。特别是《我的儿子》作品中老人悲愤、绝望的眼神,和《孤儿泪》中小女孩孤独无助的目光,刺痛了很多参观者的心。

2014-4-14-minghui-falun-gong-japan
一位观赏了全部作品的日本老人说:“从来没听说过法轮功的事,更不知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受的迫害,幸亏这次来看画展才得以了解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知道了中共的邪恶……”艺术家们精湛的画艺给众多前来观赏的日本民众带来了艺术的享受和心灵的震撼。

真善忍国际美展在世界很多地方都展出过,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称赞。这一方面是因为画家们用传统的画艺将信仰与生命的美好、神圣、坚韧与光明注入了人们的心田;另一方面则是传达了在中国正在发生着的迫害是何等的残忍与血腥,这当然就能激起参观者的正义与良知,表达对法轮功的关注,以及对中共的谴责。

在海外,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的绘画作品可以在政府大厅展出;可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大陆就截然不同了,法轮功学员不仅不能在中国组织这样的展出,而且中共为封锁迫害消息,根本就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制作这样的图画。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日,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在青岛市城阳区流亭街道办事处女姑山村法轮功学员杨乃健家,拍摄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中共黑狱酷刑迫害的相片。虽说不是在监狱,也没有现成的刑具,但是毕竟他们亲身经历过那样的酷刑,所以还是能够较为逼真的将中共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酷刑重组出来。这样由亲身经历过酷刑的人重组出来的图片,对于揭露迫害更有说服力。

不幸的是,青岛市公安局的警察,当天闯进杨乃健家,将他们全部绑架。中共警察给出的荒唐理由是“法轮功学员聚会”,后来又改为“破坏法律实施”。到了六月四日,中共央视、新华网高调报道,将法轮功学员模拟演示遭酷刑折磨的照片诬陷为“伪造酷刑图片”。青岛当局据此再次更改所谓的罪名,变成更加离谱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由于编造的“罪名”漏洞百出,青岛市检察院将案件退回。青岛警方竟将这个伪造的“大案”拆成三个小“案件”。到了四月十日,青岛李沧区法院在普东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崔鲁宁、李浩进行非法审判。

这不荒唐吗?法轮功学员只是将自身的遭际用图片的方式反映出来,有什么罪?遭到审判的应该是实施酷刑的中共恶警,和操控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可是在是非颠倒的中国社会中,犯有重罪的恶人,却倒过来对无辜的好人进行审判。

法轮功教人向善,民众揭露酷刑,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因为酷刑威胁所有的中国人,揭露酷刑是保护所有中国人的人身安全,有利国家形象。

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律师们联名写了意见书,指出:“国家政权,由军队、警察、监狱等强有力的国家机器予以保护。几个人拍了几张照片,又怎能具有煽动颠覆政权的力量,又怎能动摇国家政权的稳定?政府形象的好坏,与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的作为有关。况且,政府形象的好坏与政权是否被颠覆完全是两个事情。嫌疑人的批评如果真实存在,就应该及时处理,只有处理公正了,政府形象才会好,政权才会稳定。即使批评错了,对国家的形象和政权稳定又有什么影响呢?相反,只有固守错误,政府形象才会更坏,政权也才会不稳定。”

海外真善忍国际画展中反映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油画与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揭露酷刑的图片,展示的是同一个内容,可是得到的结果却如此迥异。正邪善恶,不言自辨。

十五年前的“四二三”天津事件所见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为了给未来留下更翔实的历史记载,我把我看到的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前、四月二十三日在天津教育学院发生的事件的几个片断写出来。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大约三点我们到达天津教育学院。五点左右,我和一起来的同修去厕所回来,在学院门前的小马路上看到值勤的警察,我们和他们打招呼,警察笑眯眯的,我们跟他们讲炼法轮功怎么怎么好,一个警察就说他让他母亲回家也炼。当时的气氛一片祥和,警察就是在维持秩序。

大约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从葫芦院靠里东西向楼里冲出来五、六个人,为首的四十岁上下,白净脸,一看特阴,看样子是个头头,好象穿绿军装,后面跟着的几个人都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杀气。法轮功学员们席地而坐,他们围着人群转,走到我对面一位七十多岁的大娘跟前,为首的那个“阴沉脸”猫腰问大娘:你是哪个炼功点的?你的头是谁?大娘说:我们是自愿的,没组织。这时“阴沉脸”手下的两个人,上去一边一个把大娘架起来:“说!谁是头?”大娘说:没有头头。

我看到这场景酷似电影中侵华日军在打谷场上对手无寸铁的百姓的那一幕,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他们得到上边的指示了,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从他们走出来的表情上就可看出来。现在这伙人好像跟马路上执勤的警察不是一回事的,是进驻到学院的准备在晚上行动的先头部队。我跟一起去的同修说:看来晚上要动真格的,看他们的表现不善哪。

如果说在这之前,江泽民、罗干一伙还伪装着,但在这一刻开始,他们已经撕下了伪装,露出了狰狞。这时,这伙人又溜达到一个也就二十多岁的一个穿军装的大法学员那儿,架起这位学员来推推搡搡地要把他带到楼里去。这时我们好多学员围上来了,问:为什么要带走人?我就站在跟前,那个“阴沉脸”想发作,可能想到还没到时机,晚上才能行动,又强往下压,说:他是现役军人,我们有规定,穿军装的不能炼。学员小伙子一听,立刻把军装脱了,旁边我们的好多学员鼓掌,说好样的。“阴沉脸”恼羞成怒,说:你说还炼不炼?小伙子说:炼!“阴沉脸”憋了半天气了,这会儿狠狠地发泄,用尽了力气说了一句:“带走!”意思是我现在惹不了你们这些人,小伙子是现役军人,我能管他。这伙人是往他们上边汇报情况的,为晚上的暴力清场做准备。

我回想,从“阴沉脸”这伙人当时的表现开始,江泽民、罗干一伙已从阴暗处跳到了明处,已拉开了蓄谋已久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公开迫害的帷幕,如果说在这之前我还有点被邪党的灌输所欺骗的话,在经历了电影上才能看到的打谷场上的那一幕和晚上的暴力清场,我彻底看透了邪党的本质,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下,我没信它那一套,反而让我更加坚定了对法轮功的正信。

我想告诉世人,中共邪党做的事都是他们宣传中的坏人所做的,“七二零”以后单位里搞联保,几个人包一个炼功人,领导找我说,你要是再炼法轮功我们几个人都得扣奖金。我说:好象在你们的宣传中坏人才用这招了,电影什么的里边坏人才用这招了,这是谁出的招啊?领导半天没说出话来。所以说邪党都是欺骗人的,不让大众信神,就是怕大众都不信它的,它就骗不了人了,就该倒台了。

江泽民慌了 被越来越多的政治“墙头草”们抛弃

【大纪元2014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在中共政权濒临崩溃之际,中南海高层的斗争也日趋白热化,而原属江派人马中越来越多的 “墙头草”抛弃主子江泽民。惊恐之下,江派为了遏制这股势头,针对“墙头草”典型人物进行打击,同时拚命揭开其他中共元老的腐败黑幕,藉此联合其他中共元老联手对抗习近平。

中共军头郭伯雄在没有倒向习近平之前一直都是江泽民的人马。1992年郭伯雄为47军军长,随后的11年间郭连跳四级,成为军委第一副主席,军中地位仅次于当时的胡锦涛军委主席之下。

早有媒体报导,1992年,江泽民视察陕西顺便去了47军,因为江睡午觉休息,郭伯雄亲自为江站岗,连厕所也不敢去,深获江的好感,随后一路提拔。47军的人称郭伯雄的是站出来的军委第一副主席。

而徐才厚也是江泽民一手提拔的,媒体曝光其所把持的总政治部早已成了军中最大的肥缺,对军职与军衔都到了几乎可以明码标价的程度了。

徐才厚直接涉江派政变计划,手中掌握江派主要骨干的犯罪证据,包括涉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中共军队医院直接参与活摘器官,徐才厚负责协调军方力量。之前曾有老军官披露辽宁政府官员与军方勾结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近日,海外媒体传出原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清明节后被从家中带走,被关入北京秦城监狱;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疑因患膀胱癌已经去世,但官方没有证实。

但同时有海外媒体披露,据最新消息,郭伯雄没有“被双规”,徐才厚也没有“被双规和癌症死”,相反的是,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做了数次癌症手术却在遮遮掩掩。

资深时政分析家姜平认为郭伯雄、徐才厚等属于被江系舆论打击的其中一类人,“就是金盆洗手的人、与江系渐行渐远的人。”“他们曾经因为巴结江泽民而跟着干过一些坏事,甚至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看到别人干大坏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现在形势变了,他们不愿意再干了,有的站到习近平一边,有的还提供一些外人所不知的对江系极其不利的材料。”

另有分析认为,郭伯雄和徐才厚是典型的例子。江泽民集团不断在海外揭露这两个人的黑幕,原因之一是这些政治“墙头草”已经弃江而去,江泽民需要对这些人重重打击,不然自己阵营就全部投降了。

周永康案至今尚未公布,江泽民集团利用其海外嫡系传媒,拚命揭其他官员的贪腐黑幕,欲以把中共元老及离任或在任的高官拉下水,联合来对抗习近平的反腐。近期李鹏女儿李小琳突然成为舆论聚焦点就是很明显的一个迹象。江派媒体放风恐吓中共众元老与众军头们,如果不把习近平拿下,那习近平就会把他们以及他们的儿女都拿下。

江泽民集团近期利用舆论不断制造乱局,被外界认为是彻底慌乱了,步步走得都是臭棋。

(责任编辑:刘晓真)

本文网址: http://epochtimes.com/gb/14/4/20/n4136013.htm

周永康家国师不用投资从中石油年捞6亿 系加拿大籍

0215520392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贪腐案,黑幕愈揭愈多,大陆媒体披露,被称为「新疆三大仙」的大陆特异功能「大师」曹永正,是周永康最信任的人和御用「国师」,负责照顾周永康次子周涵。在周的庇护下,曹永正旗下的「年代能源」公司,不用投资,每年竟然可以在「中石油」旗下的长庆油田坐收逾六亿元(人民币‧下同)的采油利润,他的财富连福布斯富豪也比不上。

财新网报道,一名和曹永正有生意交往的投资界人士称,曹曾告诉他,北京神秘富商周斌(又名周滨)之父(周永康)曾拍着曹的肩膊对别人介绍,「这是我最信任的人」。而曹获信任,是因为二○○○年前后,周斌父母离异,不久母亲死于车祸,周斌的弟弟周涵自此与父疏远,他虽在中石油集团内任职,但性格有些孤僻,曹永正当时对他非常关心,照顾备至,令周斌父亲十分感动。

与李春城郭永祥关系密切

报道称,曹永正曾在新疆以「特异功能」闻名,号称「新疆三大仙」之首。他在一九九八年下海经商,并与多名政法、石油系统的高官结下深厚私交,更与前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前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关系密切。在大陆名流圈,曹被人尊称为「国师」。

三年前,一名文化商人因一项违禁作品陷入极大麻烦,花很多钱疏通关节均无效,绝望之时,有朋友介绍他去找曹永正,曹当时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中央政法委一名官员,半小时后,该官员就出现在曹家,然后当面跟某省市的政法委领导通话,此事后来果然未深究。

曾称福布斯富豪也比不上

报道指,曹永正的「年代能源」公司,不但在四川有诸多地产项目,与中石油集团亦签有合作协议,其中在陕北长庆油田「王台作业区」合作区域,曹根本没有投钱,但该区域每年约七亿元的采油收益,近九成却归「年代能源」公司所有,每年坐收逾六亿元,而他仅派出四名临时工轮流抄采油流量表。曹永正曾向友人表示,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富豪,「不抵我一个小指头。」

据悉,去年七月,警方查封了年代能源位于北京的总部,银行帐号也遭冻结。持有加拿大护照的曹永正一度逃亡台湾,但不久被有关方面扣查。

曹永正简介

1959年:生于山东青岛,原名曹增玉,加拿大籍。

1980年:在新疆以特异功能闻名,位列新疆三大仙之首。

1982年:从新疆大学政治系毕业后,先后当过党校老师、出版社编辑。

1993年:在香港创办世界名人康复谘询俱乐部。

1998年:下海经商,先后担任中国西部衞视董事局主席、香港鲁梅克斯有限公司董事长等。

2000年:因照顾周永康次子周涵,结识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周永康。

2003年:分别在北京和四川成立年代投资公司,涉及石油和天然气开采。

2005年:在香港成立中国年代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中石油签署合作协议。

2013年7月:北京总部年代系公司被查封,曹永正年底被扣查。

来源:东方日报

赵迩珺:军头连续三次集体效忠宣达“军权转移完毕”

【大纪元2014年04月19日讯】4月18日,中共各军区副司令、总政主任助理、总参谋长助理等17位副职将领发表署名文章,向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效忠”。这是上述中共将领在4月8日至13日参加“第三期全军高级干部学习贯彻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研讨班”时的发言摘登。

按照中共中央军委的安排,中共军队高级干部分期分批到国防大学参加“学习贯彻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研讨班”,2月23日至28日为第一期,3月24日至29日为第二期,4月8日至13日为第三期。

中共中央军委对这个班极为重视,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亲自审定办班方案,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作开班动员讲话,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参加听课并听取研讨交流发言。

3月7日,《解放军报》以两个版面跨版通栏标题的形式发表了包括七大军区、空军、海军、二炮、总后、总装、军科、国防大学、国防科大的政委在内的18名中共将领参加第一期研讨班时的发言摘登,表态效忠习近平。这些将领中包括总后政委刘源和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但不包括参加第一期研讨班的范长龙、许其亮、房峰辉、赵克石、张又侠、张阳等中共军委级军头。

4月2日,《解放军报》用两个整版摘登了包括七大军区司令员在内的18名中共高级将领参加第二期研讨班时的发言摘登,表态效忠习近平。

从时间上看,第一期研讨班结束7天后,《解放军报》发表18名中共将领的发言摘登,第二期研讨班结束4天后,第三期研讨班结束5天后,《解放军报》分别发表参加研讨班的中共将领的发言摘登。从节奏上看,《解放军报》发表参加第一期研讨班的中共将领文章稍有延后。这里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中共军方为什么要在“两会”期间突然发表这些将领的内部发言摘登?第二个问题是在发表节奏上为什么有延后?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一样的。

第一期研讨班结束之后,第二天,3月1日,被视为习近平阵营风向标的大陆传媒《财新网》首次证实,用永康的儿子周滨及数位家人已被抓。

周永康所属的江泽民集团立刻做出了激烈的反应。当天晚上21时20分,江泽民集团策划制造了昆明血案,造成32人死亡,140余人受伤。

据悉,江泽民集团准备在5个城市同时策动类似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不过在昆明出现意外之后,其他4个城市的暴力恐怖袭击活动没有进行。江泽民集团的目的一方面是要阻止习近平阵营单方面地公开定性周永康案,另一方面是妄图以杀戮民众的方式,制动社会动乱,发动另类政变,以推倒习近平下台。

江泽民集团精心策划的昆明血案打乱了习近平阵营的部署,在“两会”期间,周永康案并没有被抛出。“两会”之后,中共高层为了掩饰内部份崩,在3月16日还达成了保党妥协,军队统一悬挂中共五党魁的题词。

显然,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习近平阵营为稳住自己的阵脚,同时对江泽民集团进行有力威慑,需要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来展示自己的实力。于是,3月7日,《解放军报》发表了参加第一期研讨班的18名中共将领的内部发言摘登。这原本可能是在习近平阵营计划之外的事情,是在整个局势稍微明朗之后,习近平阵营仔细斟酌考量之后的决定结果,在时间上也就必然带有某种随机性。其时正是中共“两会”期间,中共军方的这一举措并没有引起外界太大的注意。

3月22日至4月1日,习近平外出访问欧洲,江泽民趁机蠢蠢欲动,窜到广东深圳挑动广东茂名血腥事件升级,大有重演昆明血案、发动政变之势。此举在内部引起震动,随即出现4月2日18名中共军头罕见集体发声,效忠习近平之举。而在此期间,习近平阵营在3月31日向外放风称,准备以反人类罪和政变罪起诉周永康,同日,习近平阵营宣布对谷俊山提起公诉。这证明中共内部的厮杀并没有伴随3月16日保党协议的达成而停止,而是暗中以更凶险的方式继续进行着。

第二期研讨班开班时间距第一期研讨班结束时间大约有1个月,而第三期研讨班开班时间大大提前,距第二期研讨班结束时间只有10天。

在第三期研讨班开班第二天,前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开始高调露面。4月9日,胡锦涛参观湖南大学的岳麓书院,4月11日,胡锦涛参观胡耀邦故居,4月14日,胡锦涛参观张家界,4月16日,胡锦涛到湖南凤凰参观游览,4月17日,胡锦涛现身贵州铜仁,和民众闲聊并观看跳舞。

紧接着,4月18日,中共军头第三次集体发声,17名将领表态效忠习近平。

这一次,整个胡习联盟可以说对外呈现一种“内紧外松”的势态。而在中共内部,采用“内紧外松”的策略,通常是针对敌对势力时的做法。显示,对胡习联盟来说,从3月1日到4月18日,中共高层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失控危机。

整场危机的出现,其实是胡习联盟在保党名义下和江泽民集团不断“绥靖”的结果。

通过应对这场危机,胡锦涛向习近平完成了具有实质意义的军权交班,至少通过军头集体效忠的形式,胡锦涛将自己的军方嫡系转移到了习近平名下。同时,胡锦涛也以露面干政的方式表明了自己“下不为例”的姿态,暗示习近平可按照自己的意志大胆施政。

中共军头连续三次集体效忠,向外界宣示:从2014年4月18日起,中共军方开始真正步入了“习近平时代”。

中南海博弈的最后高潮开始到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4/4/19/n41351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