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混淆了我们的是非观?

作者﹕诚宇

【大纪元2011年02月26日讯】现在的有些中国人真的连好坏都分不清了,其主要原因是中共造成的。这从明慧网上二月二十二日的两个好医生被迫害的案例上可以清楚地看出来。

一个案例是说,原广东省揭阳市红十字会慈云医院的医生杨惜芝,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夜,揭东县城西派出所几个警察来到她家,以“谈话”为名将杨惜芝绑架至派出所,之后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杨惜芝家人,说“惜芝态度没有改变被扣留”。这一“谈话式扣留”将她非法关押在当地的看守所至今。

杨惜芝修炼法轮功前重名重利,和同事关系也不好,可是修炼法轮大法后,她看淡了名利,病人送的红包也不要了,一心一意地工作。用同事的话说:“杨惜芝就像变了一个人。”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院长黄宏汉就曾对她进行威胁、恐吓。只因杨惜芝说了一句“大法好,要坚修到底”,院方就两次将她调离科室,最后被调到医院食堂干最苦而收入又最低微的杂工。黄宏汉甚至对杨惜芝的家属施加高压,并挑拨离间,致使杨惜芝的丈夫经常毒打和辱骂她,并采取多种卑鄙手段逼杨惜芝放弃信仰。

二零零二年,杨惜芝被非法关押在广东妇女劳教所,因她不配合恶警,臀部及脚被拖伤,拖过的路上都是血。受到吊铐、电击、毒打等酷刑。走出劳教所后,黄宏汉以她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为藉口拒绝她回医院上班。

另一案例讲的是辽宁义县善良医生、法轮功学员张殿国及其家人遭迫害与刁难的事。张殿国以前开了个“殿国诊所”在县里很有名气,他收费低廉,医术精湛,很多患疑难杂症的病人慕名而来,连迫害过他的一名警察都多次登门求治。张殿国不但不记恨他,反而耐心地给予诊治,使这名警察从张殿国的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从此善待法轮功学员。

张殿国曾被非法绑架十次,其妻子也被非法劳教四次。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九日,他与妻子又一次被绑架进看守所。第二天早上六点来钟,国保警察逼张殿国等人去洗车,张殿国乘机走脱,至今下落不明。义县公安局遂编造罪名,在全国非法通缉张殿国,并将其妻非法劳教。

他一走,他开的“殿国诊所”自然关张,家里生活十分拮据。两个孩子想出去打工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可是义县“户证办”的警察与义州镇分局派出所的警察互相踢起了皮球,最后“上级”的答覆是:张殿国的案子是大案,子女的身份证不给办,要继续对他全家进行监控。

就这两个案例来说让老百姓怎么认识?谁都知道中共腐败透顶,而医疗腐败是中国人最深恶痛绝的,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人切身的生命和健康,医疗腐败极大地破坏着我们这个社会的道德。当金钱腐蚀了医生的心灵后,病人也就成为医生发财的财源。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多么希望能有一个好医生啊。杨惜芝不是一个好医生吗?人家给的红包她不再接了,工作还比以前认真了,可是她得到的是什么?是紧跟中共的院长将她调离科室和当地公安将她投入劳教所遭受酷刑的虐待。那人们该怎么认识这样的事?说她是个好医生,可为什么不让她行医?还将她劳教?不要说别人不敢把她当成好人,连她的丈夫都分不清好坏地打骂她。

张殿国也是一个良心医生,不但医术精湛,而且收费低廉。更可贵的是他能用善心对待每一个病人,包括曾经迫害过自己的警察,他都一视同仁。他能感化迫害过他的警察,可是中共放过他了吗?他不但被通缉,连他的子女都饱受株连之苦。为什么不给两个孩子办身份证?怎么连出外打工的自由都给剥夺了?这不是在剥夺他们一家人生存的权利吗?

张殿国当然是一个好医生,可他被警察非法关押达十次。警察本来应该是社会正义的守护者,被警察打击就意味着和社会对抗,这十次的关押让老百姓怎么去辨别关于张殿国的是非呢?如果他的子女能理解他的话还好说点儿,要是不理解呢?孩子不会怪罪他吗?

这两个被当地人公认的好医生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这本身就是一对矛盾。这个矛盾让人在关于一个好人的好与坏上发生了混淆。照好人去做吧,好人都被迫害了,谁还会学好?按照中共警察的路数去做吧,那不就是去迫害好人吗?可是去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是没危险的啊,你说这种情况下还让人怎么去做好人?不要说做好人,人们还真的不太容易分清好与坏了。

所以说,中共对法轮功及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击混淆了人们的是非观。这可真不是个小问题,连是非都不分了,我们这个社会可不就是越来越糟糕了?

可是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杨惜芝不收红包,兢兢业业地工作,就是个好人。张殿国宽厚待人,收费低廉,他同样是个好人。人们可能暂时被谎言蒙住双眼,可是谎言毕竟经受不住时间的检验。中共的腐败与暴虐已经成为世人公认的现实。在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就会去思考,被中共打击的,下毒手非要致之于死地的对象,可能真的就是因为他们的好映衬出了中共的坏,他们的正对照出了中共的邪?

我们不知张殿国的子女对自己父母的态度是什么?父亲被关押十次、母亲被劳教四次的经历,肯定会使孩子越来越明白造成他们一家人苦难的根本原因是谁。杨惜芝的丈夫虽然毒打过她,可是后来,杨惜芝被迫离开工作岗位后,在自家开了个药店,她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感化着来店的病人,也使丈夫对她的态度渐渐好转了。

我们相信随着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和他们本身高尚的言行,以及世人理智的恢复和本性的觉醒,人们会越来越分清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是与非、好与坏。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2/26/n3181799.htm

Advertisements

黑龙江海伦市医生刘德清狱中惨遭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三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海伦市保健院六十岁左右的女医生刘德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二年多的迫害,被摧残得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全身浮肿。监狱怕她过不去年担责任,于2011年2月1日晚11点30分把她送回当地。


刘德清最后被迫害得腹部肿胀,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多年来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监狱采取给包夹人员减刑奖分的手段,纵容、唆使包夹人员任意打骂、折磨大法学员,寒冬腊月把大法学员衣服扒光,用凉水浇,用电风扇吹,用针扎,注射不明药物,给身上通电,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戴手铐,不许睡觉、罚站、罚蹲,更有甚者给法轮功学员饭里放不明药物,关小号、腿被吊起来抻直、二十四小时背铐、有的时间更长,上背吊铐、码坐、用牙签扎眼皮、用塑料尺(宽七、八厘米,长三十多厘米)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不让上厕所,坐在水泥地上,逼看各种邪党的书;野蛮灌食迫害;抬手就打,张嘴就骂等非人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四书”(悔过书、保证书等)放弃信仰。

刘德清1996年修炼法轮功“真、善、忍”后,身心受益很多,她感到今后的人生路有希望了。可是1999年7月后中共邪党疯狂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严重迫害,曾经二次被劳教迫害,2008被非法判刑五年。

强迫躺在看守所里八个月

2000 年3月的一天,刘德清还在上班,突然来几个人找她问话。她只说了一声“法轮大法好”,就被恶党当局人员绑架到看守所里非法关押,她被强迫躺在看守所里八个月,就吃饭、上厕所时能起来。那时迫害她的是“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明亮”。

二次劳教迫害四年

刘德清第二次被恶党当局人员绑架,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她儿子把为了生活买的出租车给卖了,压了一万元钱也不放人(据说抓一个罚款三千)。此时迫害她的有海伦市公安局的谢洪鹏、肖也、兰剑等。

刘德清第三次被绑架劳教迫害三年,由于看法轮功的经文又被加期迫害四个月,三年劳教迫害只给开40%的工资,给一万五千元,又叫恶党人员抢去一万二千元(谢洪鹏要钱撵到单位从院长手里拿走两千元,此事经手人是李敏)。这次迫害她的主要人员是“610”的张小春,政保科的赵云峰。

非法判五年,在监狱遭折磨

刘德清第四次被绑架,被非法判五年。她于2007年12月10日被绑架,2008年7月23日被劫持到位于哈尔滨的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大队。恶警画地为牢,强制她在一块地砖上站着,不准出线。这个大队在“赵铁霞”管辖中,说一声或一个眼神就会上来几个人打你。赵铁霞穿着鞋,用鞋底踩刘德清的嘴,直到踩够了才走开。十多天不让睡觉,睡觉就用牙签扎,用针扎;用板条打;用刷子打;拽头发往墙上撞;用脚踢;不让大小便,尿在地上用干净衣服擦。三九天只穿线衣、线裤,在地上坐着,休克了就加重迫害,不吃药就灌。

刘德清被罚码坐(塑料小凳子),坐的时间长了,小凳子就会镶进肉里,每天十二小时以上;由于迫害时间长,刘德清年岁又大,身体又不好,她坐不住、来回晃动,就遭到同室犯人包夹丁霞、宋桂梅、司小红等人的羞辱、打骂。刘德清最后被迫害得腹部肿胀,象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一样,弯不下腰。就这样,包夹王亚娟、赵小红还不放过她,逼她转化、写四书;刘德清不配合,包夹每天迫害她到后半夜一点多钟,才让她睡觉。

刘德清找机会跟狱警反映包夹迫害她的情况,狱警见她肚子很大,害怕担责任,就送她到监狱医院去检查,结果被查出是肝硬化腹水晚期。刘德清的女儿看到母亲被迫害成这样,就往九监区打电话说:我妈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健康,现在生命垂危都是你们迫害的;如果我妈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家人跟你们没完。

刘德清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大到上厕所都不方便了,全身浮肿。哈尔滨一大二院诊断“贫血、肝硬化中期”,郑姓大队长怕她过不去年,于2011年2月1日晚11点30分把她送回海伦。监内迫害她的有赵铁霞、赵矿长、丁霞、于丽萍、徐桂梅、王亚娟。


黑龙江海伦市

黑龙江海伦市公安局(恶党党委)
办公室 宅 手机
张晓春(副局长) 0455—– 5764400 0455—–5766198 15344559506
赵平 (局长) 0455—–5750001 13304858888 13844950510
刘宏宇 0455—–5722929 0455—–5728777 13504558777
15904409088
李兴来 0455—–5733099 0455—–5768822 13804861128
王忠德 0455—–5795599 13845579666
毛靖华 0455—–5751333 0455—–5767117 13796589889
车向荣 0455—–5777877 13604859222
宫振学 0455—–5797733 13945553311
陈志斌 0455—– 5729322 0455—– 5767870 15945519727
张春华 0455—–5749993 0455—– 5785268 13555300777
司法局(恶党党委)
戚福祥 0455—–5745001 0455—–5721615 18945348777
周玮 0455—– 5745004 0455—–5724960 13836420002
腾俊宇 0455—–5745002 0455—–5731868
0455—– 8818058
尹治华 0455—–5745002 0455—–5763707 13836444066
薛宝忠 0455—–5745004 15946114444
610办公室

李忠东 0455—–5721050 0455—–5727926 13212858888
高天巍 0455—–5720451 0455—–5763727 13039943626
苏宏娜 0455—–5720151 0455—–5768168
0455—–8652111
冯丽娟 0455—– 5720451 0455—–5733570
0455—–6250065
姜桂华 0455—–5720451 15046579979
向阳派出所0455—–5760314
文明派出所0455—–5722840 13945535034
东安派出所0455—–5733966
建设派出所0455—–5734180
红卫派出所0455—–5765192
红旗派出所0455—–5734181
东铁派出所0455—–5722955 0455—–5766229 13945540607
一看守所 0455—–5766269
二看守所 0455—–5767052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1/2/26/12348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3/236231.html

阿波罗网疑遭特务攻击

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从北京时间2月22日晚上11点开始,直至27日,海外阿波罗网站遭受以多个不同IP,以代理服务器针对特定网页大量读取,导致阿波罗论坛和社区以及新闻站一些功能,时不时无法正常运作。据阿波罗网站责任编辑声明,遭攻击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发表了“号召民众上街革命的呼吁有诈”读者来稿。

阿波罗网站也是长期为大陆民众提供讯息的一个新闻网站。阿波罗网站称,这是遭遇建站以来最严重攻击。这次攻击专门针对数据库,导致无法发表新文章,虽然网站可以访问,但论坛和博客瘫痪。

该网站介绍:这是非常强烈的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攻击, 我们本来防攻击的能力很强。(编注 DDOS攻击:联合多个计算机作为平台,成倍的在几秒钟内激活成百上千次代理程序的运行,向受害主机以高速度发送大量的数据包请求合理服务,占用过多的服务资源,从而使服务器无法响应正常的请求而瘫痪或死机。)

27日下午,从东京可以打开阿波罗网的网页。网站介绍,对海外服务的功能正在恢复,论坛和博客还处于不安定状态。

阿波罗网站表示:会持续的增进效能,提供网友更为流畅的网路体验,也请网友多给反馈。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82412-1.asp

安理会通过制裁卡扎菲 新华网刻意回避

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联合国安理会26日招开紧急会议并通过了对利比亚现任总统卡扎菲实行制裁的决议,以惩罚他下令血腥镇压示威民众。这一消息引起国际舆论关注。但中共新华网在相关报道中却刻意回避了将卡扎菲送交国际刑事法庭(ICC)的细节。

新华网报导称,安理会决定对利比亚实行武器禁运、禁止卡扎菲和其家庭主要成员等人出国旅行,并冻结卡扎菲和相关人员的海外资产。

除新华网所报道的内容之外,在26日的会议上,安理会同时讨论了是否将卡扎菲移送国际刑事法庭调查,以及血腥镇压是否违反人道法等问题。

据中央社报导,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讲话中对安理会15个会员国强调称,若不及时采取“具体行动”,将会伤及更多性命。

潘基文表示,利比亚血腥镇压已造成逾千人死亡。武装部队到各个医院杀害受伤的异议人士,拒绝开枪的士兵则会遭到格杀。根据利比亚驻联合国公使之前所透露的数据,已有数千人丧命。

利比亚驻联合国大使沙格翰(Abdurrahman Shalgam)提交了一封言辞恳切的陈情信,希望安理会采取行动,制止卡扎菲的“暴行”。信中强烈支持安理会决议草案,也支持将镇压百姓一案送交ICC调查。

然而,中、俄、印度、南非、巴西和葡萄牙的外交官员对是否要让国际刑事法庭审理卡扎菲一事仅持关注态度。利比亚外交官员之前以为,卡扎菲送交ICC审议的表决要延迟到下周才能举行。然而,卡扎菲效忠分子在的黎波里(Tripoli)对示威人士开枪的暴力行径促使安理会仅用一天的时间便全力通过了决议文。

历史上经由安理会直接送交国际法庭审理的案件,目前为止仅有达佛(Darfur)大屠杀案一例,苏丹总统巴席尔(Omar al-Bashir)被指控犯有战争罪和种族屠杀罪。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82381-1.asp

从美国的研究看遥视功能是否存在

作者﹕许茹

【大纪元2011年02月28日讯】遥视,又称千里眼,即能超越正常视力范围以外看到遥远事物的特殊功能。古今中外,都有关于遥视的记载与报导。在修炼人看来,这是一种超出常人的特异功能,是无法按照现有的人类思维去理解的;而一些科学家则试图通过科学的方法来对其进行研究,以证实其是否存在。

美国对于遥视的研究开始于1972年。由于当时苏联正积极进行超能力兵器的开发,深感危机的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为应对挑战,亦开始着手研究人类可能具有的超能力,并选中拥有一流研究团队的斯坦福研究所(SRI)对特异功能进行研究、开发。担任项目负责人的是物理学家拉塞尔‧塔格(Russell Targ)博士和工程学家哈洛尔德‧巴索夫(Harold Puthoff)博士。他们将超能力者英科‧斯旺(Ingo Swann)作为第一个实验对像。

经过几百次的实验,塔格和巴索夫证实斯旺仅靠地理坐标,就可以将所在的场所透视,并汇出地图。然而,包括众多科学家在内的许多人都对此表示怀疑。

一天,当塔格、巴索夫和斯旺正在研究室研究下一步的研究计划时,突然接到了一个塔格博士认识的科学家的电话。他当场向斯旺提出了挑衅,让斯旺描述出南纬49 度20分、东经70度14分的情况。那是个位于距离澳大利亚、非洲和南极三个大陆几乎是等距离的大西洋上的地方。斯旺闭上眼睛遥视了数十秒后,便将所看到的场景正确地描述了出来。电话那头的科学家顿时惊呆了,他表示:“遥视的内容非常正确。”

1974年,斯坦福研究所还进行了如下两个实验,实验的参与者是帕特‧普莱斯(Pat Price)。一次,塔格博士和普莱斯留在实验室,研究所所长巴纳‧巴克斯在偏僻的道路上随意驾驶,普莱斯要对车行驶半小时后经过的场所进行遥视。结果证明,普莱斯的描述完全正确:科克斯去了当地的港口,港口是避风港兼码头,码头上停泊着小动力船和帆船,从码头往上看的山丘上有东方风格的饭馆。

还有一次,研究人员给普莱斯相应的经度和纬度,普莱斯遥视后称自己看到了“做成像桥那样的巨型起重机,起重机有8个轮子,在轨道上移动”。这个地方事实上是苏联塞米巴拉金斯克绝密的核试验场。而在1977年5月2日发行的《航空周刊杂志》上公开的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的示意图上,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在轨道上移动的桥形巨型起重机。

1978年,美国陆军情报部门开始了名为“康德拉‧沃甚”的遥视研究计划,次年转移到斯坦福研究所,而名称也变更为“星座计划”。当时选出的具有遥视功能的人员有美国FBI官员肖‧马克莫尼格尔等6人。在国防部的监督下,斯坦福研究所进行了多次实验。这些具有超能力之人曾被派往各个政府部门去完成了任务,其中最为出色的是肖马克莫尼格尔。据说,他在18年间共进行了4000多次的遥视,成功率为53%。

仅举一例。1978年,美国军方拍到了苏联在塞米巴拉金斯克附近新建的建筑物的照片,但对于内部一无所知。马克莫尼格尔和另外一人受命遥视。他们“看”到:内部有潜水艇,装配的导弹和苏联从前制造的不同,或许是新型的潜水艇。两人的遥视根据后来的情报得到证实。

实验还显示,这些具有特异功能者还能看到未来。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有遥视者看到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中安装了许多窃听器,这些窃听器被埋在墙壁、天花板等地方中。1993年,美国CIA和国家安全保障局联合对正在修建的美国大使馆进行检查,果然发现了数千个窃听器和巨大的发射天线,结果新大使馆的建设被停止。

事实上,美国军方曾将七千万美元的年度预算投入到特异功能方面的研究上,而从1981年到1995年,五个由美国政府资助的不同的科学审查委员被赋予了核实特异功能现象的证据的任务。这些任务源自于美国政府的担忧:如果特异功能是真实存在的,它可能是影响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

不过,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星座计划”被中止,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军事研究院、国家研究委员会、技术评估办公室和美国科学研究学会(后者受中情局委托)分别对其进行了评估。五个部门的调查报告尽管在细节上存在不同解释,但结论均为:一些心灵现象的实验证据确实值得认真的科学研究。

美国人Jim Schnabel在其撰写的《遥视者—美国心理间谍秘史》(Remote Viewers—The Secret History of America’s Psychic Spies)(1997年)一书中,列举了很多关于遥视用于军事目的的非常可靠的实例,其中包括一位美国总统。

比如:1977至1981年担任美国陆军情报助理参谋长的Edmund R Thompson少将曾这样说过:“我从来不喜欢跟怀疑论者辩论,因为如果你不相信遥视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你根本就没有调查过。”美国前总统卡特在回顾 1978年的遥视事件时说:“她进入出神状态。就在她神游的同时,她给了我们一些纬度和经度数据。我们将卫星相机聚焦在那一地带,然后发现了失踪的飞机。”

而参与研究的巴索夫博士的论文《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斯坦福大学研究所启动的遥视研究项目》详细阐述了该项目的综合成果,并声称这些成果为证明遥视能力的存在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1995 年,美国科学研究学会审查了应美国国会请求的遥视研究项目。两位主要的审查员之一、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统计学家Jessica Utts总结到:“很意外,对这些调查的审计结果远远地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认为这些结果可能是由于实验方法上的缺陷所造成的,这样的理由是毫无依据的。类似在政府资助的研究中发现的成果已经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被大量复制。这种一致性是不能随便被解释为缺陷或者欺骗的……”

另一位主要的审查员,同时也是一位怀疑论者的Ray Hyman,也赞同道:“我倾向于Utts教授的看法,这些实验确实取得了真正的成果,而不是无效假说中的巧合。”

美国二十多年对遥视功能的研究证明,任何否认遥视存在的人都不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虽然内中有许多是今天的人类依旧所无法理解的,但这不是值得我们去进一步探讨和深思的吗?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2/28/n3183086.htm

视频:我今年,二十七八歲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明明很想哭,却还在笑…”近日一段名为《我今年,二十七八岁》的短片被大陆网民疯狂转载,单在新浪微博的转发次数就超过3万次。片中讲述了一位80后的迷茫与窘迫,压力与责任,虽感慨岁月的无情以及生活的无奈,却只能在无奈中成长,让众多网民感同身受。

短片以火红的网络文章《我今年,二十七八岁》为本,配上动画图片、文字和读白,当中的80后男主角“轻耷眼睛,却还微露出彷徨的眼神;头发散乱,还没来得及修饰整齐”,为生活而苦困,每天都过得“好累”。

面对各种生活压力的80后对油价、楼价、股价都特别关心。

短片其中一段反映80后无聊时靠上网打发时间。
“真的说到心里去了”

字里行间透露了站在“奔三”门槛上的中国80后所面对的各种问题,“开始感慨,油价、房价涨的有多快,股票是涨还是跌”、“工作中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人, 见到亲戚朋友,他们不再问你考试考了多少分,而是问你工资多少,结婚没有”、“明明知道自己很受伤,却说你不必觉得欠我的”。

“这些心情我也在经历,这些滋味我也在品尝,读着读着就哭了。”许多网民看过后表示有同感,都说“真的说到心里去了”、“太中了”、 “想哭了”,甚至“让人深深地感觉到心寂寞了却无人分享”。而短片触动的不但是80后一代,连70后、 90后也深受感动。

一位花甲之年的网民指自己看过短片后突然理解到儿子的困难,明白“不能光让儿女理解自己”,自己也得理解他们。亦有90后网友说:“ 18(岁)的我就有共鸣,想得很远……”其中一位网民也认为短片“有很大的冲击力,值得大家反思”。江苏《扬子晚报》/土豆网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每天起床的时间从中午12点变成早上7点,睡觉的时间从凌晨变成了晚上11点;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工作中开始接触形形色色的人;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见到亲戚朋友,他们不再问你考试考了几分,更多的是问现在一个月工资多少;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聊天的话题,从各种网络游戏变成汽车、房子,吃饭的时候讨论的往往是他准备结婚,她哪年结婚了;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每天不再感叹学校有多少作业做不完,开始感叹油价、房价涨的有多快、股票是涨还是跌;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不再乱买东西,月底开始算计这个月还了信用卡,还了房贷,还剩下多少钱;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渐渐地讨厌酒吧、KTV,喜欢亲近自然,喜欢健康的生活方式;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偶尔会有寂寞,偶尔会挂念一个人;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我们开始追逐梦想,不会再轻易流泪,不会再为了一点挫折而放弃;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没有了年少的轻狂,把遇到的挫折困难都当成一种人生的阅历,试着去包容,试着去忍耐;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回想起曾经,我们做过了太多的错事,走了太多的弯路,我们总在后悔,可是我们回不去了,回不去那个曾经纯真的年代了。当我们被社会上无形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我们渴望曾经的那份爱,渴望每天下班了能有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我们需要一个人来为我们分担些东西。我们在一条伟大的航路上,我们需要有人为我们鼓劲,也许我们偶尔累到会想放弃,可是当我们想到身边还有一个让我们牵挂的人,深吸一口气,继续向前走,我相信总有一个能够停靠的彼岸。

今我们二十七八岁,,,
孤单时我们没有去网吧

我们用手机隐身上QQ看看谁在线呢看见熟悉的人想说点什么究竟又什么也没说,,就这样纠结着,,, 我们把空间刷新了一遍又一遍看看谁更新心情了 谁更新日志了恢复了符号却没有恢复句子,,,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烦恼的时候不再发牢骚···
我们静静的静静的看着听着这很现实又很虚伪的世界,,,

我今年二十七八岁,
明明很想哭,却还在笑。
明明很在乎,却装作无所谓。
明明很想留下,却坚定的说要离开。
明明很痛苦,却偏偏说自己很幸福。
明明忘不掉,却说已经忘了。
明明放不下,却说她是她,我是我。
明明舍不得,却说我已经受够了。
明明说的是违心的假话,却说那是自己的真心话。
明明眼泪都快溢出眼眶,却高昂着头。
明明已经无法挽回,却依旧执着。
明明知道自己很受伤,却说你不必觉得欠我的。
明明这样‘伪装’着很累,却还得依旧……

为的只是隐藏起自己的脆弱,即使很难过,也会装的无所谓,只是不愿别人看见自己的伤口,不想让自己周围的人但心,不想让别人同情自己,只想在心底独自承受,虽然心疼的难以呼吸,却笑着告诉所有人“我没事的!”然后静下来时,自己便笑话自己,何必把自己伪装的那么坚强?好像自己可以承受所有的苦难…呵呵,这好累…好累………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莫名地心情不好,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发呆,怀念着逝去的人和事。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觉得心情烦躁,看什么都觉得不舒服,心里闷得发慌,拼命想寻找一个出口。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发现身边的人都不了解自己,面对着身边的人,突然觉得说不出话。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感觉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你曾经一直坚持的东西一夜之间面目全非。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很想逃离现在的生活,想不顾一切收拾自己简单的行李去流浪。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别人突然对你说:我觉得你变了。然后,自己开始百感交集。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希望时间为你停下来,就这样一直和喜欢的人地老天荒。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在自己脆弱的时候,想一个人躲起来,不愿别人看到自己的伤口。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很想哭,却难过得哭不出来。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觉得寂寞深入骨髓。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走过熟悉的街角,看到熟悉的背影,突然就想起一个人的脸。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明明自己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却不知道怎样表达。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心中有一股无名的火,很想找个人发泄,很想大声喊出来。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觉得自己其实一无所有,仿佛被世界抛弃。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明明自己身边很多朋友,却依然觉得孤单。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很想放纵自己,希望自己彻彻底底醉一次。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自己的梦想很多,却力不从心。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常常找不到事情做,无聊得无所适从。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突然找不到自己,把自己弄丢了。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厌倦”的情绪,觉得自己很累很累。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面对未来,迷茫得不知所措。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发现自己一夜之间长大了。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听到一首老歌,就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希望能找个人好好疼爱自己,渴望一种安全感。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别人误解了自己有口无心的一句话,心里郁闷得发慌。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常常在回忆里挣扎,有很多过去无法释怀。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渴望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很想去做一些疯狂的事。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渴望被人理解,渴望别人的关怀,渴望一份简单的快乐。

你,有没有这样的时候?
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自己却无能为力。
……

熟悉的或陌生的你,如果也有这样的时候,说明你在无奈中一天天成长了。
在无奈中成长起来的,有你,也有我。

来源:苹果日报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93114

首次揭秘中共在藏区大屠杀真相

——记纳仓怒罗先生以及他的书

唯色


唯色

2007年夏天,在西宁,加羊吉夫妇介绍我与王力雄认识了纳仓*怒罗先生。据说他退休之前是玉树州法院的官员,在那之前当过曲麻莱县的副县长。那么,他会写一本怎样的记忆之书呢?几位安多友人都是我族优秀的知识分子,感慨道:那应是境内藏人,透过个人身世来再现藏民族苦难的第一本纪实之书。

纳仓*怒罗先生将母语著述的书赠与我们。据友人说,文字有着安多民间的口语风格。两鬓斑白的他完全是典型的藏人形象,全无丝毫的”干部”气味,似乎穿上藏装骑上马,就是那独行茫茫草原的牧人。他向我们仔细地讲述着书中内容,有几次,他的眼角泛起泪花。后来我在书中找到相关细节,那是1958年,他的父亲,一个行侠仗义的牧人,一个带着失去母亲的儿子们去拉萨朝圣的信徒,因为被突然来到家乡”解放”他们的”汉军”(阿波罗网编者注:共军)枪杀,惨死在逃亡路上的幼子跟前。以及,他和哥哥与数千名男女老少被关押在地窖里受尽令人发指的虐待;再后来,在有着幸福之名的收养院中,因为断粮饥荒导致不计其数的孩子与老人惨死,而他俩艰难幸存。

此书的藏文原著,于2007年6月由作者自费在西宁出版,藏人们争相传阅,很快再版。2008年在达兰萨拉出版。据悉发行总数达37000册,属十分罕见。读者们纷纷致信作者以示敬意,期待翻译成多种文字,让更多的人了解在西藏的近代史上发生过什么。有评论道:”之所以受到广大读者如此的欢迎和共鸣,是因为作者通过对自己童年的描述,如实地记录了藏民族在中共入侵下所遭受的苦难,而这种记录和叙说在当下的西藏是不被允许的。”

拉萨的一位长者曾与我谈起这本书。他与纳仓*怒罗先生是同代人,除了赞叹作者了不起的勇气,且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世上有’翻身农奴’,纳仓*怒罗可以说是中共口中的’翻身农奴’,可是,声称解放’翻身农奴’的军队竟然连’翻身农奴 ‘的父亲也屠杀,这又如何谈得上是’解放’呢?所以纳仓*怒罗这个’翻身农奴’,即便是后来当上了干部,依然会在晚年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录亲人被杀、族人被戮的历史,而这正是我们整个西藏的历史。”

是的,中共总是声称自己如何将”百万翻身农奴”从那”最反动、最黑暗、最残酷、最野蛮”的”旧西藏”中解救出来,如何使”旧西藏”从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走向光明与幸福的”新西藏”。然而,这本书告诉世人的事实却截然不同,如书中有一段描写当灾难来临,十岁的纳仓*怒罗自述”在似睡非睡朦胧之中,我好像看见塔哇村搬迁的马牛羊群、老人孩子和狗等慌慌乱乱在黄河边上徘徊,有人在我耳朵边说︰’看见世时翻转了吧,看见世时翻转了没有?’眼前似乎看见巨大的佛像一个个倒在我身上,供台上的经卷落在我头上,同时又响起:’现在你看见世时翻转了没?’如此出现一遍又一遍的问话。”

所谓”世时翻转”,即是图伯特近代史上最血腥的一幕,伴随着无比动听的承诺,带来的却是”直接毁灭共同人性”的灾难。汉人学者李江琳依据中国政府所公布的官方资料中的人口数据,在《青海草原上消失的亡灵》一文中写到:”1958-1961四年的战争,导致玉树藏人人口至少减少69419人,超过1953年玉树总人口的一半…… (果洛)州和玉树一样,有近一半藏人人口在那几年里消失了”,”短短几年间,果洛、玉树男女比例成一比七甚至一比十几,这个数字背后的事实是,那些部落里噎没有青壮男人了,部落噎濒临灭绝。那里的藏人所经历的生命损失,用惨绝人寰来形容,也绝不为过。”

纳仓*怒罗先生记录的正是当时当地的事实。而这一切,作为后辈的我们务必铭记在心。

2011/2,北京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