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被定罪 前瑞士银行雇员被罚款

Advertisements

律师炼法轮功被劳教 去年京城160名律师被取消资格

北京的一位律师因修炼法轮功去年被当局处以劳教两年,最近又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而去年北京共有近160名律师,因各种原因被注销执业资格。多位律师指司法当局的做法没有法律依据。有律师说,随着维权案件增多,当地方政府为政绩和法律发生冲突时,干预司法的情况日渐公开。

星期三在北京传来消息,因修炼法轮功去年被劳教的宋美英律师,因此失去自由无法参加年度考核,而北京市司法局又再注销她的律师执业资格。江天勇律师当天告诉本台:“她是劳教,在2010年5月7号被抓的,6月4日被劳教的。最近有这样的一个文件,律师执业证注销。”

记者:是不是法律规定,如果被劳教都要注销的吗?
江天勇:没有。北京市司法局发的有一个注销的一个通知。

另一位因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唐吉田告诉记者:“在北京市司法局的网站上,把她的名字混在其他律师里头,然后就给注销了。从我了解的情况,根本不存在她本人不参加所谓考核,或者说是她所里不给她办的这种可能,这实际上还是司法局、律协在压力之下对她进行的一种报复。”

唐吉田说,宋美英是原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家住北京朝阳区,仅仅是因为练法轮功:“自己在家练,后来朝阳国保和她所在的派出所在他夫妻俩以及小孩不在家的时候对她家进行搜查,包括对电脑采取一些技术措施,后来就把她给带走,最后就给劳教。”

记者登陆北京市司法局网站,看到京司发[2010]703号通告显示,去年北京市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和律师执业年度考核中,陈雷等158名律师,因不参加本年度律师执业考核和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登记。根据司法部《律师执业管理办法》规定,律师执业证书予以注销。其中排名121位的是宋美英,记者致电司法局办公室但对方不接受采访。

对于劳教人员被注销律师执业证书,前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正伟表示:“刑法规定只有被判刑的人才能被吊销或注销执照的,没有判刑的这种吊销法律上没有规定,这肯定是跟律师法规定是相违背或发生冲突,因为她被劳教以后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了,肯定没办法按照现在的考核规定没有办法通过的,因为她本身现在已经被限制了自由,但是律师年年都是要自己去申请。”

董律师说,并非当事人故意不参加考核:“客观上造成因为劳教本人不能亲自去申请,是吧。在他公布你刚才说158名可能就是由于各种原因,有些可能是被处罚,有些是像这种情况没有主动去申请。”

董律师称,最近,律师受到到压力越来越大,尤其受理维权案件,困难重重:“一方面这几年因为拆迁冲突和冲击和群体性事件比较多,当事人花钱我们律师肯定要去参与的,这样的话这里边明显像有些地方政府的拆迁方面的法律,律师参与以后可能对他行政权利的自由度受到了限制,这个时候地方政府的政绩和法律发生了冲突。”

董律师说,在法律面前,律师作为:“民间的一个守护者,对他们的行为起到一个监督作用,但是这个监督和被监督之间他有个对抗性,民间的这个监督力量,使律师权限现在是明显受到限制,这是一个客观状况。”

董律师也感叹,行政干预司法呈现公开化趋势:“行政权利干预司法是比较明显的,因为比如说去年有媒体报道,陕西省国土厅公然向最高院写建议,要求撤销当地法院的判决,因为当地法院判决国土厅好像是一个文件是违法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尸展 疑触犯日本法规被状告

在去年12月4日开始的日本京都市左京区举办的标榜塑化的“人体不可思议展”,日前接到日本科学会议的生命伦理研究委员会成员员宗川提出的诉讼。宗川指出,在其住所附近的京都劝业馆正在展出大量的尸体,令其精神倍感痛苦,并向主办单位索求赔偿损失。日本厚生劳动省早前则以该展览为“尸体的标本”来解释该备受争议的展览。

身兼京都工艺纤维大学名誉教授宗川,作为原告方的代理人表示,会在20日(今日)前往京都地裁处递交诉讼状。京都府警方已经确认,将进行调查该展览有否抵触《日本尸体解剖保存法》。

赔偿是小事控诉是目的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导,目前赔偿金额仍未确定,但原告方面指出,“向社会控诉这种违法行为才是其主要目的。”诉讼状指出,该展览展出的是已经被解剖的尸体,不分昼夜的摆放在会场内,即使在规定展览时段外,也同样放在会场内。这等于抵触了《日本死体解剖保护法》,该法规定,存放尸体标本的只限于大学医学部或医科大学、以及特定的医院。除此之外的存放场所必须作出申请及递交申请书。报导引述宗川的话说,主办方在无作出相关申请前提下展览即是违反法规,原告指展览属于违法行为。

此外,宗川教授还指出,“展出的标本被摆着各样莆士,即表明死者在死后尸体僵硬前被注入药物固定,这一行为等于亵渎死者尊严,即使当初说为学术的目的,但随后即作为商业用途,这在尊重生命及伦理道德方面存在着非常大的问题。”

报导说,会场内共展出170具尸体,其中十多具是被剥了皮的筋肉及骨骼的男性,其中有的脏器被横切面,露出血管等呼吸器官,更令人惨不忍睹的还有胎儿的标本。

宗川居住在会场附近,他说,在自己的住所附近摆放着这么大量的尸体,令其感觉自己一向安稳的生活权利受到侵害,精神感受到莫大的痛苦。

主办单位背景受质疑

近年尽管来自中国大陆的相关展览在世界多个国家举办,但一直备受争议,该展的展示手法一直被指责有问题,也因此不断有团体及企业取消对该展览的支援或赞助,抗议该展览的事例也常有发生。

日本的该展览实行委19日接受日本产经新闻采访时,曾表示在19日前给予答覆给予进一步详细资料,但无履行诺言。

该展览号称是半永久性新技术的塑化(Plastination)保存尸体的方式,报导还指出,该展览宣称是以学术为目的,却一方面收取1500日元的入场费,还在会场内贩卖一些相关等物品,不禁令人质疑该展览或隐藏的商业目的。

主办方是日本东京都内的专门为团体举办活动的公关公司,对方称展出的尸体标本是由中国大连的研究设施借来。虽然对方扬言尸体已得到死者家属的认可,但却无提供供体的相关资料。

该公司面对媒体的担当者表示,只担任公关方面,有关尸体供体方面的详细情况并不清楚。但媒体询问展览的具体负责人时,对方则称自己是面对媒体的担当者,拒绝进一步采访。

这个被日本官方归纳为尸体标本的展览至今已经在日本多个城市展出,期间也并非一帆风顺。早在四年前该展览在东京附近的横滨市举行时,一名日本市民曾以“代为死者抗议呐喊”而反对该展览。并自费状告主办单位,但最后案子被撤销。

日本人:为死者呐喊

自称代言人的是毕业于著名二松学舍大学中国文化专科的牧聪士昨日表示,四年前,当他发现这些被做了特殊加工的尸体当作材料拿出公然示人时,就非常不尊重生命伦理。同时对展览说明中所提到的标本均获得死者生前同意的说辞表示质疑。他指出,“死者已经不在世,主办方并无拿出任何客观理据,令人相信主办方面单方的说辞。我作为一个死者的代言人反对该展览。”

牧聪士说,当时展开一系列活动,向预计展览城市的各个政府教育部门发送资料,要求停止对该非人道活动的支援,并自费状告主办单位,但法庭不给予支持后被撤下。最后他前往该展览会场外,独自进行无声抗议。他说,“我是为那些被虐杀不能再申辩呐喊的人们代言。”

六年前,该相关展览在各地开始展览,曾得到一些团体或媒体的赞助。但随着展览的争议性不断加大,支援及赞助团体也纷纷退出。目前已经确认,日本京都府警方将介入调查此案。

来源:大纪元时报

三妹在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上谈高智晟

作者:三妹

问题一:高智晟的《我的心声》两年后才发表的经过和高智晟为人权的追求和抗争

问题二:世界的首要问题是人权问题

问题三: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的原则性问题

一. 高智晟的《我的心声》两年后才发表的经过和高智晟为人权的追求和抗争高智晟的文章《我的心声》是他在2009年1月1日完成的一篇手稿,由他妻子耿和于 2009年1月9日逃出中国时带出海外,一起带出的还有一篇众所周知的手稿《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这篇《黑夜》手稿是在早一年的2007年11月 28日完成的。

其实这两篇文章是姐妹篇,第一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专谈高智晟自己所遭受的非法非人性的酷刑迫害,第二篇《我的心声》是个补充,专谈人权问题,原手稿的题目是《补充一点心声》,最近发表时因考虑到离第一篇文章的发表已经有两年之久,我便建议耿和把原稿的题目改为《我的心声》。 2009年一月中旬时,耿和一到泰国就把这两篇手稿都交给了帮她出逃的王耀庆女士,一个多月后,在2009年2月底就先发表了《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发表几天后,王耀庆与我联系,她把第二篇手稿《补充一点心声》通过邮址转给我,让我校对和谈谈印象。很快王耀庆就表示“不发表这篇文章。”我当时以为这个意见是高智晟家属的意见,怕连续发表两篇文章会对高智晟的安全不利。这篇文章就这么搁置下来了,这么一搁就是两年。

今年新年一过,大概就是在两个星期前,耿和突然给我来电话问我是否有这篇文章,她是从别的朋友处听说我可能有这篇文章,又从朋友处打听到我的电话。我这才知道她一直想发表这篇文章,而王耀庆一直借口推托不发表,最后王耀庆就说丢了。知道实情后,我就把文章找出来发给了她,耿和收到这篇文章的第二天就给我来电话,叫了声“三妹”就哭了,说“这篇文章太让我伤心了,高智晟受苦这么大还都想着别人。”我也哭了,两年前我读这篇文章时就流泪不止,这次读还是感动得流泪。

我对这两篇文章的感觉是,《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揭露出的是中共司法当局的黑暗和邪恶,令人震惊,而《我的心声》所表现出的是高智晟的巨大勇气和胸怀,令人倾倒。

《我的心声》使我们看到,遭受惨烈酷刑折磨的高智晟并没有陷于受害人的悲愤和酷刑的恐惧中不能释怀,而是在《心声》中大声为狱中的其他维权人士、政治犯疾呼;仍坚持抨击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对民运和维权人士躲避这个当前中国最严重的人权问题感到痛心,他说:“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駭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高智晟还在《心声》中抨击中共毁坏社会道德和中国的环境;批评西方世界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的投机态度;他还谈及未来民主中国要实行福利制度,要赔偿受专制迫害的受害人,要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他还督促海外民主人士要把中国现在多如牛毛的践踏人权的案例尽量送递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等等等,他在《心声》中说了许多他关心的人权话题,我一边读一边就想,高智晟要具备怎样的勇气和胸怀才能这样不惧酷刑为中国人的人权拼死呐喊和抗争?

耿和电话里告诉我,高智晟的正义感是深受美国律师丹诺的影响,丹诺在美国政体转型时承担起了历史责任,他以法治精神和对抗姿态“永远站在强大的权力的相反面”。高智晟自学法律时最爱读的书是《舌战大师丹诺》。高智晟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律师界主持正义的突出的代表人物,与他长期对正义的感悟和思考分不开。对高智晟这篇文章我就先谈到这里。

二. 世界的首要问题是人权问题人权是个首要问题。所以我们说,人权高于一切,因为它与和平和自由直接相关。高律师为人权这样一次次地拼死抗争也昭示着这点。人权也是中共的要害,它的罪恶都是践踏人权的罪恶。但是今天的西方世界和美国却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他们为了取得与中共政府的巨大经济利益,偏离了甚至放弃了当初他们的民主先贤们为人权而战的神圣的治国理念。

在中国,对人权问题的认识也在对中共的认识上反映出来,现在中国的民运维权人士已经分成两大派,一派代表是为人权拼死抗争的高智晟律师,他被判刑后于2007年4月20日写出一篇严正声明表示:“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另一派代表人物就是刘晓波,他的《我没有敌人》是典型的为中共人权纪录唱赞歌的文件。他在文中说道:“2004年,全国人大宪法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我们谁都知道中共的宪法只不过是个骗人的幌子,而刘晓波却在国际讲台上为中共的骗人幌子背书欺骗国际社会。

我们中国人要看清楚当前的国际现象,要看清那些为利益丧失人权原则的投机行为。在当前西方世界把利益置于人权之上,为利益而偏离“人权高于一切”的理念的时候,我们中国人千万不要迷信诺贝尔和平奖,要看清诺委会利用演员演的这出戏。我们要明白,西方政府忽视中国人的人权只是想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想转移本国污染源到中国,我们也要认清中共政府搞的这种掠夺式的经济发展对中国人民的人权和中国人民的生存环境的严重践踏和破坏。

三.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的原则性问题

刚才横河先生讲到监狱对某个人有特殊待遇。我感到最可耻的是,在监狱受到特殊待遇的刘晓波还把他的特殊待遇拿到国际讲台宣讲为中共背书,这是非常可笑的,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这个以和平和人权为主题的国际大会上,用个挪威女演员表演朗诵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大篇幅地歌颂和描述中共监狱柔性化音乐和人性化管理,不惜笔墨点名表扬中共司法人员和监狱管教,却只字不敢提众多在监狱中遭受酷刑的政治犯和良心犯,《我没有敌人》满篇都是狭隘的我我我,满纸都是对中共的谄媚之词,可是他对自己应有的人权辩护却是吓不唧唧的一带而过。

他把“没有敌人”的宗教观念带进政治领域加以混淆,用宗教意义上的仁爱之心取代司法对罪犯的审判,取代政治意义上对人权的捍卫。说透了,刘晓波的本意是讨好中共,让世界不要把共产党当敌人。我们这里不妨回忆一下当年苏联的萨哈罗夫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他在颁奖词中列出一个长长的数十个苏联政治犯的名单,他抓住这个国际讲台为苏联政治犯的人权大声呼吁,我们也不妨看看高智晟的《我的心声》,他对中共恶劣人权纪录发出的那些痛心疾首的呼喊,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表现的是对权力的谄媚和软骨。诺贝尔和平奖授给这样一个中共的鼓吹手是腐败堕落的诺委会的又一次堕落。刘晓波鼓吹中共人权纪录的行为带给中国人的是耻辱。

二0一一年一月十八日《热点互动》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