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乐合奏”生生为今生”

作曲: 廖真佩  
演奏: 廖真佩  
编曲:廖真佩

正见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s

飞虎队员拍摄的中国老彩照(25图)

这是一组抗日时期美国飞虎队员拍摄的彩照,反映了当时国内的民情风貌,弥足珍贵,此部份为当时中国山水景色的真实样貌,可惜的是在现代中国大陆上却渐渐消失殆尽,因此这些照片可说是当时的美军意外赠送给当今中国人的最美的礼物。


第14航空队和负责美军住宿的人员安在离昆明空军基地几英里外的地方搭建的休息营地。这里有一个美丽的湖泊,可以钓鱼、游泳和享用美食。许多到此营地休假的军人来自前线的前进基地。艾伦在此短暂停留期间,有几个飞行员也在那里。(艾伦.拉森 摄)


昆明护城河边(威廉.迪柏 摄)


发送木材、石料及其它货物的商业活动位于城市附近的一条狭窄的水道上。看到岸边那些堆积如山的木材和那里正从小船上搬运巨石的劳工们,谁都会对他们的力量和敏捷身手产生深刻的印象。(艾伦.拉森 摄)


滇池是昆明最重要的游览地,对当地居民和美国士兵的生活、工作和娱乐都有重要的影响,它是游泳、潜水和划船的最佳场所,大观园是其主要的景点,园内有壮观的大观楼,一座保存完好的木质宝塔,点缀了滇池的湖岸。(艾伦.拉森 摄)


滇池小船提供了舒适的公园水上游览。不少小船上高耸的船帆有点破旧了,但它们却是沿湖游览必不可少的工具。相当一部分小船还被船夫们当作自己的家,其舱身在船的中部,顶上是由竹子和芦苇交织的弓形蓬顶。(艾伦.拉森 摄)


运河上装运稻草的小船(威廉.迪柏 摄)


湖边景色(威廉.迪柏 摄)


昆明的水上交通(威廉.迪柏 摄)


昆明乡村景色(威廉.迪柏 摄)


滇南首郡牌坊(威廉.迪柏 摄)


空军基地附近的土路和马车,这些马车都使用填满黄沙的橡胶轮胎,传说是云南省主席要求的。(威廉.迪柏 摄)


战时日军侵入中国东北内陆和沿海地区时重庆成为中国的陪都,中国民国政府迁至重庆,直至战争结束。战争结束前夕,艾伦就驻扎在附近白市驿基地,一次去重庆 时他拍了一幅总统府的照片……当中国士兵驱赶艾伦和他的飞虎队战友时,这幢巨大的红色官邸噎留在艾伦的镜头里。(艾伦 拉森摄)


重庆郊外木桥上行走的中国士兵(威廉 迪柏 摄)


重庆的居民区(威廉 迪柏 摄)


堆放陶瓷缸的私营小店仓库,小孩在好奇地看我们拍照。(威廉 迪柏 摄)


成都,河边云集的小船(威廉•迪柏 摄)


成都南河(锦江)上(威廉•迪柏 摄)


华西协和大学(威廉•迪柏 摄)


成都的图书馆(威廉•迪柏 摄)


那些战后曾有幸驻扎过杭州的美国人,对那里的优美风光记忆犹新。山丘、宝塔、美丽的湖泊、五光十色的游船、湖边豪宅、多姿多彩的小岛和友善的人们,一切都令人难忘。(艾伦•拉森 摄)


杭州保俶塔(艾伦•拉森 摄)


美丽的西子湖(威廉•迪柏 摄)


美丽的西子湖(威廉•迪柏 摄)


路边的水牛(威廉•迪柏 摄)


在西湖边洗衣的当地百姓(威廉•迪柏 摄)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life/data/2011/0123/article_45327.html
来源:凯迪社区

玛雅文化:失落的高度文明


永久逝去的玛雅遗迹


永久逝去的玛雅文明遗迹


玛雅太阳金字塔


水晶头骨和玛雅文物

  敲不开的“硬壳果”

  十六世纪中叶,西班牙殖民主义者,顺着哥仑布的足迹,踏上中美土地,来到了玛雅部落。玛雅人委派通译者减,向西班牙第一任主教兰多介绍了自己的文明。兰多被玛雅典籍中记载的事情吓坏了,认为这是“魔鬼干的活儿”,于是下令全部焚毁。经过这番浩劫之后,玛雅主人一下子神奇地失踪了,他们灿烂的文化也随之成了哑谜。

  300年后,年轻的美国外交官斯蒂文写了一本《旅行纪实——中美加帕斯和尤卡坦》激起了人们研究玛雅文化的热潮,于是不少人致力于研究十六西班牙的那场浩劫后,仅留下的三部玛雅典籍和一些石碑、壁画等,然而,玛雅的文字是那样古怪,那样难懂。数百年来,这三部象天书一样的玛雅典籍,吸引着无数想要“打开” 这“硬壳果”的人,但到头来,他们都只能望洋兴叹。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为了研究玛雅文化,美国和苏联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甚至还使用了先进的电子计算机。即使如此,到目前为止,据说也仅仅认出其中的三分之一。

  1966年,有人根据已认出的这些玛雅文字,试译了奎瑞瓜山顶上的一块玛雅石碑,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是,它竟是一部编年史。据透露,编年史中记有发生于九千万年前,甚至四万万年前的事情。可是四万万年前,地球还处在中生代,根本没有人类的痕迹,难怪那些欧洲的宗教狂人要认为通译者减所介绍的玛雅文明是“魔鬼干的活儿”了。

  玛雅金字塔

  在墨西哥及尤卡坦半岛上,耸立着许多气度非凡的金字塔,它们是玛雅人留下的作品。其规模之宏伟,构造之精巧,乃至于情景之神秘,完全可以与埃及金宇塔媲美。

  以太阳金字塔为例吧∶塔基长225米,宽222米,和埃及的胡夫金字塔大体相等,基本上是正方形,而且也正好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塔的四面,也都是呈“金”字的等边三角形,底边与塔高之比,恰好也等于圆周与半径之比。

  它们的天文方位更使人惊骇∶天狼星的光线,经过南边墙上的气流通道,可以直射到长眠于上层厅堂中的死者的头部;而北极星的光线,经过北边墙上的气流通道,可以直射到下层厅堂。

  他们的建塔技术的高趄也是惊人的。以库库尔坎金宇塔为例吧∶塔基呈四方形,共分九层,由下而上层层堆叠而又逐渐缩小,就像一个玲珑精致而又硕大无比的坐日蛋糕。塔的四面共有91级台阶,直达塔顶。四面共364级,再加上塔顶平台,不多不少,365级,这正好是一年的天数。九层塔座的阶梯又分为l8个部分。这又正好是玛雅历一年的月数。

  玛雅人崇信太阳神,他们认为库库尔坎(即带羽毛的蛇)是太阳神的化身。他们在库库尔坎神庙朝北的台阶上,精心雕刻了一条带羽毛的蛇,蛇头张口吐舌,形象逼真,蛇身却藏在阶梯的断面上,只有在每年春分和秋分的下午,太阳冉冉西坠,北墙的光照部分,棱角渐次分明,那些笔直的线条也从上到下,交成了波浪形,仿佛一条飞动的巨蟒自天而降,逶迤游走,似飞似腾,这情景往往使玛雅人激动得如痴如狂。类似的奇观还出现在南美丛林。这种融天文知识、物理知识、建筑知识于一体所造成的艺术幻觉,即使用现代水平来仿制,也是非常困难的。

  l968年,一批科学家试图探测这些金字塔的内部结构,令人费解的是∶他们在每夭的同一时间,用同-设备,对金字塔内的同一部位进行X射线探测,得到的图形竟无一相同。

  美国人类学家,探险家德奥勃洛维克和记者伐兰汀,对尤卡坦进行考察时,发现有许多地道连通的地下洞穴,地道的结构与金字塔内的通道十分相似。他们拍摄了九张照片。但是,能印出来的只有一张,而且,这一张所拍摄到的也只是一片旋涡形的神秘的白光。他们想起了埃及陵墓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法老的诅咒,只好乖乖地停止了探测。

  奇怪的能场

  1968年,一些科学家在探测金字塔内部时,发现了一种令人费解的现象:他们在每天同一时间,用同一设备,对金字塔内的同一部位进行X线探测,但所摄得的图形竟无一类同。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为了进一步弄清这一问题,科学家现在正在有激光来探测和解释这一现象。

  另外,美国的人类学家、探险家德奥勃诺维克和记者伐兰汀,对中美的尤卡坦进行考察进,发现了由许多通道互相连接的地下洞穴。起初,他们的考察工作很顺利,发现地道的结构和金字塔内的通道十分相似,同时,他们还找到了古玛雅人的制作。但当他们继续在地道中考察时,却遇到了许多困难,德奥勃诺维克想拍几张照片,但照了九张,只印出一张,而这张照片上所摄下的竟是一片涡旋状的白光。他们顿时意识到危险就在眼前:是不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玛雅祭司留下的保护圣地的能场了?于是探测只好就此停止。

  金字塔内和尤卡坦地道内的这种神秘的能场,不禁使人联想起使飞机和船只经常莫名其妙地失踪的百慕大的三角区。在那里遇难的船只和飞机边一片残骸碎片也没有留下,甚至海面上连一点油星也没有。遇难前,它们差不多都向基地发出噎接近海岸,全部仪器失灵的报告和看到一片“白水”的惊呼,随后一切联系都中断了。那么,在百慕大三角区是不是也存在着和尤卡坦地道中一样的能场呢?特别是去年人们在百慕大三角区海面下发现了一座金字塔,有人就推测玛雅人可能潜居在水下的金字塔内,或许他们就是这个魔鬼三角区的肇事者。

  超越时代的天文、历法

  玛雅人的天文台常常是一组建筑群。从中心金字塔的观测点往庙宇的东面望去,就是春分、秋分的日出方向;往东北方的庙字望去,就是夏至的日出方向,往东南方的庙宇望去,就是冬至日出的方向等等,像这样的天文台有好几处,最负盛名的是奇钦伊查天文台。

  奇钦伊查天文台是玛稚丈化中唯一的圆形建筑物。一道螺旋形的梯道通向三层平台,-顶上有对惟符个星座的天窗。从上层北面窗口厚达3米的墙璧所形成的对角线望去,可以看到春分、秋分落日的半圆;而南面窗口的对角线,又正好指着地球的南极和北极。

  奇怪的是,他们天文台的观察窗并不对准夜空中最明亮的星星,却对准肉眼根本无法看见的天王星和海王星。我们知道∶天王星是178l年,由赫歇尔发现的;海王星是l846年,由柏林天文台发现的。千百年前,玛雅人怎么知道它们的存在?

  他们的历法也是奇特而又精确的。他们把一年分成l8个月,每月20天,年终再加5天为禁忌日,合为365日之数。他们测箕地球年是365.2420天,现在的准确计算是365.2422天,一年的误差不过0.0002天,也就是说,5000年的误差也不过一天。

  他们测算的金星年是584天,和现代的测量相比,50年内的误差只有7秒。

  他们还保留着一种特殊的宗教纪年法,每年13个月,每月20天,称为卓尔金年。这种纪年法不是以地球上所观察到的天体运行情况为根据测算出来的。敏感的人们有理由怀疑,这种纪年法来自他们的祖先,而他们的祖先则来自另一个星球。

  玛稚人还准确地推演出这几种历法的神秘的关系,地球年365天,金星年584天,隐藏着一个公约数∶73。365除以73等于5,584除以73等于8。而卓尔金年、地球年、金星年,又隐藏着一个神秘的公倍数,从而推导出有名的金星公式:

  卓尔金年260天xl46=37960天

  地球年365天×104=37960天

  金星年584天x65=37960天

  这就是说,所有的周期在37960天之后重合,玛雅人的神话认为,那时,神将回到他们中间来。

  水晶头骨之谜

  虽然人们对玛雅文化中种种不可理解的成就早有所闻,但这个1927年在中美洲洪都拉斯玛雅神庙中发现的水晶头颅,却依然不能不令人震惊。这个头颅用水晶雕成,高12.7厘米,重5.2公斤,大小如同真人头,是依照一个女人的头颅雕成的,据玛雅古代传说,这个水晶头颅具有神奇的力量,是玛雅神庙中求神占卜的重要用具,至今一千多年历史,专家们研究过头颅的表面及其内部结构后,肯定其历史非常悠久,确是玛雅时代遗留的文物。

  但令研究者们困惑的却是:这颗水晶人头雕刻得非常逼真。不仅外观,而且内部结构都与人的颅骨骨骼构造完全相符。而且工艺水平极高,隐藏在基底的棱镜和眼窝里用手工琢磨的透镜片组合在一起,发现眩目的亮光。我们知道,近代光学产生于十七世纪,而人类准确地认识自己的骨骼结构更是十八世纪解剖学兴起以后的事。这个水晶头颅却是在非常了解人体骨骼构造和光学原理的基础上雕刻成的,一千多年前的玛雅人是怎样掌握这些高深的解剖学和光学知识的呢?

  还有,水晶即石英晶体,它的硬度非常高,仅次于钻石(即金钢石)和刚玉,用铜、铁或石制工具,都无法加工它。即使是现代人,要雕琢这样的水晶制品,也只能使用金钢石等现代工具。而一千多年前的玛雅人还不懂得炼铁,他们又是使用什么样的工具加工这个水晶头颅的呢?难道他们早已掌握了我们现在还不晓得的某种技术吗?

  从这个奇异的水晶头颅来看,也许玛雅人掌握的科学技术,比我们所想象的还要高超得多。但他们又是怎样获得这些科学技术的呢?这就更是谜中之谜了。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life/data/2011/0126/article_45410.html
来源:乐途旅游

王岐山、戴秉国给胡锦涛设计金蝉脱壳之计

胡锦涛访问美国之后

作者:魏京生

胡锦涛对美国的访问已经结束了。正如我事先预料的那样:在和美国人的谈判中,他不能不作出让步。但是为了照顾中美两国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仍然紧紧地把住了汇率这道关口。甚至在人权话题上都可以让一小步,但是汇率绝不松口。因为这是中美两国大企业赚取超额利润的根本条件。胡锦涛确实是全心全意为资本家服务的好书记。

胡锦涛这次访问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额订单。声称有一千亿美元,最终谈成了四百五十亿美元。没谈成的一半估计是美国不准出口的国防科技,或者出价太低。看来他们声称的一千亿,事先是已经算计好了最终不会出那么多。给出个数字是为了让美国大企业上钩,为胡锦涛访美出动游说的力量,保证胡锦涛能够在出访期间风风光光地得到最好的接待和足够的面子。

王岐山和戴秉国给胡总算的这笔帐可以称得上是如意算盘。如果顶不住美国的压力,或者真的开始贸易战和汇率战,那么中国损失的贸易额肯定不会少于一千亿美元,而且还会丧失主动权。即使在汇率上让步,也会损失巨额的贸易顺差。所以,事先用这个贸易额来堵住美国议会的嘴,拖延汇率战开始的时间,仍然有可能保住中美大企业的超额利润,仍然可以不必开始调整国内市场,仍然可以维持国内的通货膨胀,依靠搜刮老百姓的腰包来填补国库的亏空。

所以,胡锦涛这次访问美国的真正意义,就在于正式确定了继续通货膨胀和不进行经济政策改革的所谓基本国策。他和华国锋有点儿像。他们的基本国策就是:按既定方针办;既不想搞政治体制改革,也不想搞经济体制改革。让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在一潭死水里迅速地垮下去,直到崩溃的一天。

为什么会这样呢?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如意算盘,其实是自欺欺人。按照胡锦涛所受的共产党的教育,在人权问题上向西方敌人让步,是个原则性的大问题。他肯定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他认为让步已经够大的了。可是在正常人看来,口惠而实不至的几句自我批评,实在算不上是让步。即使事后释放几个著名的政治犯,也不足以平息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因为现在和江泽民、克林顿谈判时的形势完全不同。当年的美国人关心的是别人的人权受到了侵犯;现在的美国人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自己的利益比别人的人权更重要,这也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所以王岐山、戴秉国给胡锦涛设计的这个金蝉脱壳之计,其实骗不了人。美国人不是事后而是当场就不接受。总统先拿下订单再说;而国会已经摆出一副不接受的架势。胡总和他的高参们忘了:美国的体制是国会制定政策,总统执行。所以说他们自以为得计,实际上是自欺欺人。之所以自欺欺人。是因为他们低估了美国人的智商。人民币升值后减少的贸易逆差不会少于这个数字,难道美国人不懂这个简单的道理吗?订单只是单向地减少;公平贸易后是双向地减少。贸易平衡和增加就业的速度会加倍。傻瓜才选择一个而不要两个。当然,先拿到一个再争取第二个更加稳妥一些。这就是美国人装傻的原因。以为把别人骗了的人,其实自己更傻。

这个按既定方针办的政策,对中国的经济和政治有什么影响呢?这是国内朋友们最关心的问题。订单给出去了,可是并没有开放贸易。也就是说并没有增加国内市场的商品量。通货膨胀仍将持续下去。银行贷款反倒因为订单而增加,会进一步加剧通货膨胀。因为国内外价格倒挂,进口企业将会赚取超额的利润,老百姓的腰包会进一步被榨取。这就是王岐山的回收货币计划。

如果人民币仍然维持缓慢的升值。外贸出口也仍将维持强劲的势头。国内市场仍将得不到开发;贸易顺差也仍将和最近几个季度一样增长。贸易摩擦不会减少,美国的压力也不会减少。外交形势依然严峻,戴秉国将为此承担责任,如果他还能承担责任的话。这个按既定方针办的政策,使得发放巨额订单后不久,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重新进入到贸易战的集结状态。这就是胡锦涛最后一次国事访问所得到的结果。

其实,事情还没有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假如中共内的明智的一派有能力的话,假如他们可以把巨额订单当作释放初步诚意的话,假如利用这次机会大幅度改革经济和政治政策的话,事情就还有峰回路转的可能。下面几件事情是当务之急:

第一. 释放政治犯,哪怕是几个著名的政治犯。表示胡锦涛的承诺是有诚意的。
第二. 加快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并且开放外币自由兑换。以公平的方式回收货币,抑制通货膨胀。
第三. 减少贸易壁垒,加速市场经济的自动调节功能。可以迅速增加国内市场的商品量,同时加快产业调整的速度。让更多的产能转移到国内市场上来。
第四. 停止玩弄北朝鲜和伊朗的核问题。减少国际政治纠纷。集中精力解决国内的教育,医疗等民生问题。也许可以缓和日益增长的社会危机。

在共产党的政权日益陷入危机的重大关头,是否有能力改弦更张,改革已经过时的错误政策,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关键。希望共产党内的明智之士能够看清形势,开创历史的新局面。

RFA

尹进:郎朗为什么用英语说谎用中文爱国?

作者:尹进

这是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的一段采访:
BLOCK: The film portrays the war as a triumph over U.S. imperialism and has been used as anti-American propaganda. But I when I reached Lang Lang today, he said he had no idea about any of that.

Mr. LANG LANG (Pianist): The truth is, I only know this piece because it’s a beautiful melody. And, actually, I played many times as encore before because it’s, artistically, it’s a beautiful piece. I never thought about, you know, and I never knew about anything about, you know, the background.

郎朗在此的回答中极力否认他知道《我的祖国》的韩战背景(他在美国总统给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国宴上演奏的)。并且一再强调他选《我的祖国》这首曲子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我的祖国》有”美丽的旋律””美好的和平”。
但是,从郎朗在新浪的博客中,我们可以读到:
“能够在众多外宾,尤其是在来自”五湖四海”的元首们面前演奏这首赞美中国的乐曲,仿佛是在向他们诉说我们中国的强大,我们中国人的团结,我感到深深的荣幸和自豪。”

在英文中对美国记者强调的”beautiful melody” “beautiful piece”,在中文中变成”诉说我们中国的强大,我们中国人的团结”。

关 于郎朗是否知道《我的祖国》的韩战背景,郎朗的钢琴老师在介绍郎朗在中国是怎样学习和练习弹奏《我的祖国》的情况时,已经作了很好的解读,郎朗不仅知道而 且他应该比别人更清楚《我的祖国》真实背景,《我的祖国》钢琴曲不仅收录了电影《上甘岭》中的《我的祖国》全部乐曲,还收录了同是韩战背景的电影《英雄儿 女》的部分音乐。

BLOCK: Well, some people, as you know, on blogs in China, are seizing on this, saying that it was a moment for a world famous pianist to sort of drop a note of nationalism, of Chinese nationalism into the States here.

Mr. LANG LANG: You know, that’s the last thing I want to do because, first of all, you know, I grew up as a teenager in America. I mean, I studied at Curtis. And I feel both China and America is my home. And, you know, I have a really wonderful emotions towards American people. And I have a lot of my great friends, my teachers, are all from here.

So for me, you know, to be invited to play at White House is a great honor. And especially, you know, to play for president of my homeland and also the country which I live, which is America. So, I only wanted to bring the best, you know, of the music melodies. And that’s it, you know. I am absolutely say it from bottom of my heart that, you know, I think music, it’s a bridge between our cultures.

当记者问到关于中国的民族主义时,郎朗生拉硬扯,始终不敢把他写在他中文博客中的:”尤其是在来自”五湖四海”的元首们面前演奏这首赞美中国的乐曲,仿佛是在向他们诉说我们中国的强大,我们中国人的团结,我感到深深的荣幸和自豪”说出。

事 实上,在出席美国总统给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国宴前,1月19日郎朗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就已经说过:”《我的祖国》是我的想法,因为我想在白宫这样的国 宴上面演奏一曲,能把我们作为中国人非常自豪骄傲的心情表达出来这首曲子,我觉得特别好。另外,这首曲子本身我就特别喜欢,每次演奏的时候我觉得都非常动 感情。”

我不知道郎朗为什么在对美国记者和中国记者的答复中总会有如此大的反差?

BLOCK: The song that you played, in the movie, in the “Battle on Shangganling Mountain,” which came out in 1956, it is a very nationalistic song and it…

Mr. LANG LANG: You know, I never know about that movie. I just learned it afterward. It’s like, 1956. This is when my mother was two years old. I mean, this is 55 years ago. And when I grew up, I only hear this as a beautiful melody. That’s it. And this piece is very popular as a traditional Chinese song.

令人可笑的是,在不到5分钟的采访中,我数了一下,郎朗使用了16个”You know”,如果美国记者全you know,她根本无须采访郎朗。最可笑的是,郎朗为了证明他不知道《我的祖国》的韩战背景,他竟然拿出1956年电影《上甘岭》拍摄时,她母亲才两岁,这 话用英语说,说给一个美国人,似乎可以糊弄一下,讲给中国人不是大笑话么?
我比郎朗她娘小一大节,是否也就证明我就不知道《我的祖国》的韩战背景么?我的孩子也就不知道《我的祖国》的韩战背景么?

事实上电影《上甘岭》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另一个原因是缺水,中国到处停水缺水,一到这时,中国人就会扯到电影《上甘岭》。

BLOCK: Well, Lang Lang, what were your – how did you react when you heard that in China, on the Web, people were adding meaning to this choice thinking you were sort of thumbing your nose at the United States in some way? What did you think?

Mr. LANG LANG: I feel very sad. You know, I very sad. And, you know, and I must say, disappointing. Because, you know, as a person, what I’m trying to do, and what my missions are, you know, making music. And, you know, I’m very honored that people inviting me to play in those great events and to connect us to classical music and to music, to Chinese music and to American music, to, you know, to world music. And once, you know, people use it as a political issue, that makes me really sad because I am a musician. I’m not a politician.

我不知道哪个蹩脚翻译把这段翻译成,”郎朗接受美媒采访肠子都悔青了”,事实上,郎朗从头到尾没有一点歉意,他只是在指责那些批评他的人们让他失望,因为他没有任何政治目的,仅仅是一个音乐家为了”美好的和平”和”美丽乐曲”而演奏。

假如,我们只读到他16个you know的英文答辩,假如让一个不知道中国国情的美国人来看他的16个you know的英文答辩,他或许是很无辜。但是,我们把他的中英文答辩比较一下,我们就可以看到,郎朗不仅是一个政治家而且是一个颇有心计的政治家:
1,为什么对美国广播公司用英文讲的话不用中文公布在他的中文博客?
2,为什么他用中文表达的政治爱国目的不敢向美国广播公司讲?
3,为什么极力掩盖他知道《我的祖国》的韩战背景?

假 如郎朗痛恨美国”豺狼”,郎朗现在完全可以拿起武器到北朝鲜去打”豺狼”保卫”祖国”,假如郎朗真的热爱自己的祖国,郎朗应该知道中国是号称有五千年文明 史的礼仪之邦,何以当”豺狼”端出美酒盛情款待”猎手”的时候,”猎手”在”豺狼”不解其中味的时候,雇用国际知名的钢琴演奏家,在人家的国宴上骂人家是 “豺狼”,这展示的是中国人的聪敏和智慧还是无耻和野蛮?

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那是在中国最左的文革时代,江青陪同看的是《红色娘子军》,而没有拿出有韩战背景的《奇袭白虎团》来愚弄美国”豺狼”,尼克松。

退一万步,郎朗真的不知道《我的祖国》的韩战背景,那郎朗现在应该做的是向自己的祖国—-中国人民深深地道歉,向自己的第二祖国—–美国人民深深地道歉,而不是掩盖事实,谴责他人的批评。
美国政府事前不知道事后不追究,不等于事情没有发生。中共政府事前不阻止,事后装不道歉,这于情于理都缺少大国风度。

根据惯例,这种两国元首的国宴,双方是经过认真讨价还价的,特别是中国这种共产国家,更是极为敏感,那么,最终为什么会发生如此荒唐的事呢?

在朝鲜半岛危机的敏感时刻,在美国总统的国宴上演奏有韩战背景的乐曲,对北韩坚定坚持政治立场情有独钟的胡锦涛平时连自己老婆都懒的拥抱,却在郎朗演奏完《我的祖国》之后,破天荒的拥抱了郎朗,这难道仅是偶然么?

一个真实的原因就是,郎朗是在完全清楚这首歌曲的真实背景下,受中共当局指示而演奏的,那我们就要质疑郎朗的人格和中共当局的国格了,如果在中国为美国总统的国宴上,美国的钢琴家也演奏一曲著名的”杀朱拔毛”,郎朗和中共当局会是何种感觉?

无 论如何,郎朗的一曲《我的祖国》没有羞辱了”美帝国主义”,他羞辱的是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礼仪之邦;郎朗一曲《我的祖国》,没有表达出他对自己祖国的爱, 恰恰是表现出的是他的无知和可耻!郎朗的祖国是中国,但,朗朗的成名是他的第二祖国美国成就了他,郎朗五次进入白宫演奏,但是,没有一次进入中南海演奏, 一个国际知名的钢琴演奏家竟然堕落到为一个专制政权充当政治走狗,那不就是一个典型的音乐特务么?

2011-01-26

(送交者: 野岛 2011年01月26日16:00:05 于 [天下论坛] 发送悄悄话 )

阿波罗网编者注:网络查询此文作者尹进,找到如下报道。

拒发护照沦为「人质」 尹进和母亲女儿终团聚

总部设在纽约的中国人权3月15日发布新闻稿:被拒发护照沦为“人质”达十年,在瑞典政府交涉下尹进母亲、女儿终于前往瑞典团聚。

据异议人士尹进向中国人权讲述,中共政府十年来一直拒发他母亲和女儿护照,不允许年近古稀的母亲投靠他这唯一的抚养人,也不允许年幼的女儿到他这个监护人身边生活,目的就是以此报复和震慑尹进在海外对中共政府的批评。尹进为了母亲、女儿可以早日移民瑞典,十年来不断向中国各级政府呼吁,也通过NGO组织无疆界记者协会和中国人权,要求瑞典政府和美国政府予以人道帮助,但是十年的努力并没有使领取护照的希望前进一步。在万般无奈之下,尹进和母亲及女儿决定仿效北朝鲜难民,由尹进的母亲祖孙闯入瑞典大使馆寻求庇护,通过这样的外交事件争取移民瑞典的权利。瑞典政府获知可能形成这种外交事件后,与中共政府紧急磋商,才最终使尹进母亲和女儿得以行使出国的权利。

尹进原是海南经济报驻山西记者站的站长,1989年民主运动中山西太原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六四” 北京镇压学生和市民后,被中共政府登报通缉并判处三年劳改。关押期间尹进遭到非人摧残,曾经导致全身瘫痪。释放后,尹进状告山西省委书记王茂林,并申请游行示威抗议迫害,国际媒体对此多有报导,但也招致中共警方追捕尹进。1993年尹进逃亡海外,获得政治庇护并定居瑞典。

中国异议人士的亲属被非法拒发护照或剥夺出国权利,在中国决不是尹进少数个案,而是有大量的现象存在。许多异议人士、独立知识分子和独立教会信众向中国人权反映类似情况。中国人权呼吁中共政府,不要株连批评政府人士的亲属,非法剥夺他们出国的权利。如果不能依法和本着人道精神处理,尹进的母亲祖孙要闯大使馆的事例,今后一定还会在其他遭受非法对待的人士身上出现。3/16/2004

3/16/2004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0127/article_117680.html

他人是自己的镜子

作者:萧玉笙

人总是容易陶醉于自己的长处,而对自身的缺点视而不见或采取逃避态度。但是对他人,却总是鸡蛋里挑骨头,只看到别人的不足。批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充耳不闻、故步自封甚至怯懦地逃避。

一个真正聪明的人,必定是善于从批评中汲取营养的人。当别人提出建议时,不应该气急败坏的去反驳他,而是耐心的听完,最后再说声谢!不管是不是对的,有没有建设性,听一听,一点损失也没有不是吗?

人生难得,要把握住生命的每一个学习;常以人为镜,进而以史为镜,更以圣贤行径为镜。只要从纷扰的世界中静下心,就会很容易发现,别人恰巧是一面镜子,你的一举一动都反映在镜上。这块“人镜”不像普通的镜子般一目了然,要静心,也要勇气,才能面对镜子上的自己。

智慧者,以人为镜,把别人照自己。愚痴的人,以水为镜,在水里照自己的影子;以别人为镜,别人有优点,我们精进学习;别人有缺点,我们检讨自己,有则改之,无则勉之;对别人不要苛责,对自己不要宽容。以原谅自己的心,原谅别人。以责备别人的心,责备自己。

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明君唐太宗,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和敢于直谏的魏征,被公认为贤臣明君的典范,两人之间的君臣之情,在历史上也被广为传诵。魏征对于太宗,不 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只要认为不恰当的地方,都会马上提出纠正。魏征去世的时候,太宗悲伤不已,并说出了那句流传千古的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 镜,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征殂逝, 遂亡一镜矣!”

唐太宗成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明君,不仅是因为有魏征这样的忠直之臣,更因为他有善于倾听的态度和面对错误的勇气。

倾听别人的批评,其实就是一个沟通的过程。没有这样的胸怀和觉悟,是很难集思广益、获得成功的。如果一意孤行,不听从他人批评和意见,肯定会蒙受很大的损失。因此,我们必须认真接收他人的良好建议,时刻反省自己的行为,才能获得更好的成长空间。

这样时时检讨,纵然不能转凡成圣,也可变化自我的气质,一天天地,使自我的气质升华。你会善用这一块“人镜”吗?!

时势造英雄

作者:青松

都说活在世上总要有所作为,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偶尔静数历史上我们熟知的名字,都是极其有限的。岁月的尘埃淹没了那么多的英雄或名流,而真正被记录在册 的只有那些。也许,无论多么亮丽的一生在历史的长河里也不过是惊鸿一现、转瞬即逝,要留下名字绝不容易。

能够将足迹牢牢印在史册的无非有两类人,要么是人人敬仰的贤德高士,要么是人人唾骂的无耻小人。猜想,应该没人愿做后者,人去楼空了还要受后人千年的不齿和辱骂。

总 而言之,要让自己一晃而过的生命能留下些许闪光,有两个必要条件,一是有德,二是有智慧。智慧不同于聪明,因为聪明只能在当时当地起作用,智慧却能清净淡 然地纵观天下,成就的是更大的事。只有那些有德的人才能将个人得失置之度外,看淡世俗的牵扯,从而拥有大智慧。所以,智慧又源于善德。

历史课本上讲,时势造英雄。大人物的出现,总需要一定的时机和条件。天将降大任于某些人,总会让他们经历更多心酸和考验,在大起大落的战乱或风浪中,慢慢坚韧起来。时势造英雄的说法有道理,而课本上对时势的定义却过于狭隘,只涵盖了诸侯乱战或改朝换代的烽火硝烟。

社会的动荡纵然容易造就英雄,而道德上的动荡也有同样的力量。我们所处的年代,算得上是太平盛世。然而,太平的表面下却是道德的冲撞,就像大海平静的外表下 往往涌动着最强的暗流一样。如果说战乱只是夺去人的生命,道德的混乱消磨的却是人的灵魂。不反思往往还自觉良好,稍微观察便能发现如今的世道已是黑白不分、善恶不明。

深陷其中的人看不到自己的滑稽,分辨不出是哪些人在苦苦劝善拯救世人,而哪些人在藉机造势,自私自利,唯恐天下不乱。面对道德的战乱,也许只有能将自己从泥泞中拔出来的人才能分清对错,也才能因而得救吧。但愿每个人都能在自己一生这一现的繁华中找到真理,做一个被上天拯救的善者,做一个在浊流中不被污染的英雄。